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钟无寐

19635浏览    314参与
潇湘雨陌

【周温】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01他和以前一样挺可爱的

改自广播剧《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

龙非夜:楚霄

钟无寐:谢云

郝果子:青九


【周温】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01他和以前一样挺可爱的

改自广播剧《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

龙非夜:楚霄

钟无寐:谢云

郝果子:青九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8(寐夜,俊哲衍生,生子)

8

雨,一连下了好几天,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钟无寐一直在龙非夜买的那个宅院里,他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水洼,心情异常烦躁。

龙非夜有孕。

天宁的人在找他。

自己这边没有半点消息。

张稷穿着蓑衣,带着斗笠,骑着马儿,从雨中赶回来,到了门口,甩掉身上的蓑斗,推门进去。

“王爷。”

钟无寐转过身,听张稷汇报。

“有查到一些消息,根据店小二的说辞,我去查了几家医馆,有一名大夫说了一下他接诊的人中,确实有一位和龙公子的情况符合,一开始大夫不肯说,天宁那些人直接杀上门,属下救了他们,才肯说实情。”

大夫也是个勇敢有义气的。

钟无寐没有说话,张稷抬眸看了一眼他,面露担心道:“王爷,那位...

8

雨,一连下了好几天,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钟无寐一直在龙非夜买的那个宅院里,他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水洼,心情异常烦躁。

龙非夜有孕。

天宁的人在找他。

自己这边没有半点消息。

张稷穿着蓑衣,带着斗笠,骑着马儿,从雨中赶回来,到了门口,甩掉身上的蓑斗,推门进去。

“王爷。”

钟无寐转过身,听张稷汇报。

“有查到一些消息,根据店小二的说辞,我去查了几家医馆,有一名大夫说了一下他接诊的人中,确实有一位和龙公子的情况符合,一开始大夫不肯说,天宁那些人直接杀上门,属下救了他们,才肯说实情。”

大夫也是个勇敢有义气的。

钟无寐没有说话,张稷抬眸看了一眼他,面露担心道:“王爷,那位大夫说,龙公子是怀孕了,但是……”

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钟无寐心里很慌,追问道:“怎么了?”

“龙公子中毒了。”

钟无寐一惊,“什么?”

他怀孕,还中毒,身体得有多糟糕。

“大夫说,龙公子体内本就有毒,怀孕以后,身体虚弱,并不适合孕育孩子,而且他身上有很多旧伤,都在要害处,月份大了以后,会伤及身体,随时会要了他的命,大夫还说……”

张稷像是在想措辞,说话很慢,钟无寐急了,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找到人。

“还说什么了?快说。”

张稷看着钟无寐着急的样子,他一字一句道:“龙公子自封内力,现在比普通人都不如。”

钟无寐只觉得自己半个魂魄飞出了身体,他不敢想象,一个中毒的身体,怀着孕,手无缚鸡之力,是怎么躲过那些人的。

“找人,快点找人,快。”

钟无寐慌了,他原来已经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这么在乎对方了。

山洞。

龙非夜站在洞口,一只手贴在肚子上,另一只手按在了后腰处,他的脸色很难看,唇也苍白无色,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

裴云天坐在火堆旁,扒拉着火堆,熬汤。

他已经无数次佩服倔强的站在洞口的人,对方也很多次想把他赶走了。

“大哥,汤好了,过来喝两口吧。”

龙非夜好似没有听到,其实他不搭理他,他也习惯了。

“这天不好,你身体还虚弱,要是不吃点东西,身体熬不住,对孩子也是不好的。”

龙非夜听到孩子二字,才微微动了动身体,一提到孩子,才能说的他听话一些。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身体一滞,体内毒血逆流,冲的眼睛都红了。

“唔!”

裴云天见状,赶紧从一旁的针袋急抽出一根银针,快速过去,扎在了他的后颈处,他那红如兔子眼的眼睛,瞬间正常了许多。

他有些站不住,要不是裴云天扶着他,此刻怕是已经跪在地上了。

“大哥哥你这样不行,马上就要月中,若是毒发之前不喝两次药,压住体内的毒,你的身体撑不住的。”

龙非夜能不知道吗?

“你不用管我,等……等雨停了,你……你就走,或者现在就走,我……怕我到时候控制不住,会杀了你。”

龙非夜忍着身体的疼痛,说话间,呼吸一下,身体都是疼的,他断断续续说完,还想推开对方。

裴云天现在的力气比他大多了,而且是真的‘关心’他,怎么可能被他推开。

“别说那些没用的,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的条件,我一定尽心尽力为你研制解药。”

“不可能。”

裴云天看他又是果断的拒绝他,也没什么态度,毕竟是他过分了。

龙非夜还是推开了对方,他会对自己好,不过是想要他的孩子,而且还得让他把毒转入孩子身上。

他要他毒入脐带,他要研究他的孩子。

这天下哪有毫无目的的好心人?

裴云天看他拒绝自己,叹了口气。

“你说说你这是何必呢?你体内的毒,已经毒入骨髓,就算扁鹊在世,想要解了你身上的毒,也要愁死了,更何况你还怀着孕,现在孩子还在你体内,吸允着你身体的养分,要是现在就将毒过渡给他们,孩子最多是生来带毒,不会死,你也能活着,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再说了,孩子就算死了,你身体好了,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留下他们呢?”

裴云天还在说,龙非夜的气息有些不稳,但是他的眼神依旧很凌厉。

“再说一次,我让你去见扁鹊。”

“……”

裴云天就想不明白,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个了,可是对方护犊子心态,根本不听。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们过去喝汤,我帮你针灸,我看这雨快停了,到时候我们一起走,我给你抓药。”

裴云天还想扶着龙非夜,却被躲开了,他看着他朝着火堆走过去,叹了口气。

“就没见过你这么倔的人。”

他哪里懂这两个孩子对龙非夜有多重要,他都坚持了五个多月了,孩子在他的肚子里,都能动了,现在让他放弃,怎么可能呢。

这两个孩子可是他现在活着的精神寄托,是让身处黑暗中的他,看到了一丝光明,是能让他活下去的勇气。

他这一生很苦,也知道这两个孩子被他生下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可是他真的很想留下他们,很想把自己曾经不能得到的亲情和宠爱,都给了他们。

即便是他有可能会死在他们出生前,可是现在让他放弃他们,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等一会儿雨停了,你自己走吧,我不跟你走。”

龙非夜知道自己犯倔的后果,也知道他对裴云天的防备,没有用。

毕竟自己再怎么警惕对方,他喝了对方煮的汤,还被对方针灸。

“为什么?你再有两天就要毒发,必须得喝药,我身上的药,能用的,都用了,已经没有了,得去抓现成的。”

龙非夜在裴云天收了针最后一针后,用衣服遮住了凸起的肚子,所以仔细一看,他肚子上的那些旧伤疤,都已经被撑平了,还冒着红血丝。

龙非夜不是不想走,而是他走不了那么久的路。

这里地远偏僻,路上泥泞,再加上天宁的人在找他,要是他去了人多的地方,肯定会被发现踪迹。

“不用你管。”

“你……唉!你怎么死活说不通呢?”

裴云天并不觉得对方不珍惜自己的身体,而且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他越发觉得龙非夜是个有故事的人。

龙非夜才不和他废话,他说话,都牵动着身上的疼,而且他对他也无话可说。

他才没有把自己曾经受得苦与难说给别人的习惯,毕竟别人根本体会不到自己的苦楚,只会当做是茶余饭后的笑料。

他曾是天宁的战神,下嫁盛元,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孤家寡人,就已经被人笑话了五年之久。


念lady

《拾夏》04 时空的轨迹 结局 (温周 钟晋)

念小声叨叨:之前抓人欠了小伙伴 @秋天的风真凉爽 的欢乐he,(捂脸)欠了三个月,不好意思!!!希望你会喜欢~

《拾夏》04 时空的轨迹 结局 (温周 钟晋)

念小声叨叨:之前抓人欠了小伙伴 @秋天的风真凉爽 的欢乐he,(捂脸)欠了三个月,不好意思!!!希望你会喜欢~

念lady

《拾夏》03 夏日的秘密 舟泯 温周 


和悠悠 @小君悠悠 一起,祝伴伴 @客行伴子舒 生日快乐呀~

《拾夏》03 夏日的秘密 舟泯 温周 


和悠悠 @小君悠悠 一起,祝伴伴 @客行伴子舒 生日快乐呀~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7(钟无寐x龙非夜,俊哲,生子)

7

裴云天是个自来熟,看着龙非夜对他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以后,那对满是小算计的眼珠子来回的转动。

外面的天空彻底黑透了,雨下个不停,洞口刮进来的风,特么的阴冷。

龙非夜只觉得浑身有些烫,呼吸不匀称,他手里拿着木棍,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火堆,企图转一下注意力。

就这么干坐着,他腰疼的厉害,可是让他对裴云天完全放下防备之心,也是不可能的。

“那个,大哥哥,你好像发烧了吧?”

龙非夜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是行医的,是元国的一名小大夫,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乐意帮你……”

裴云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非夜打断了,“闭嘴,休息,明天离开。”

裴云天那还没说完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以他...

7

裴云天是个自来熟,看着龙非夜对他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以后,那对满是小算计的眼珠子来回的转动。

外面的天空彻底黑透了,雨下个不停,洞口刮进来的风,特么的阴冷。

龙非夜只觉得浑身有些烫,呼吸不匀称,他手里拿着木棍,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火堆,企图转一下注意力。

就这么干坐着,他腰疼的厉害,可是让他对裴云天完全放下防备之心,也是不可能的。

“那个,大哥哥,你好像发烧了吧?”

龙非夜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是行医的,是元国的一名小大夫,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乐意帮你……”

裴云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非夜打断了,“闭嘴,休息,明天离开。”

裴云天那还没说完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以他平时话篓子的性格,他还想说点啥,可他感觉出对方就是不愿意搭理他。

“大哥,你要是病了,对自己不好,对你肚子里的那个也不好,何必逞强呢,我跟你说……”

裴云天还想套近乎,可还没靠过去,就被龙非夜的犀利眼神给劝退了。

“额……好吧,我闭嘴。”

夜,如此的漫长。

阴雨天气,让后半夜更加的潮湿阴冷,裴云天睡觉不老实,他有点冷的打哆嗦,迷迷糊糊间听到了断断续续压抑的呻吟声。

他的单手撑着身体,微微睁开一只眼,借着火堆照射出的余光看过去,就见龙非夜身体虚软的靠在大石块那边。

“大哥?”

裴云天叫了一声,对方没有反应,他最先看到的是被龙非夜拿在手里的匕首,已经掉落在地上了。

“大哥。”

龙非夜嘤咛了一声,便又没了动静,裴云天赶紧过去,手在碰到龙非夜手背的时候,被对方身上惊人的烫度惊呆了。

“这么烫。”

他赶紧为其诊脉,谁知龙非夜的神智恢复过来一瞬间,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想去拿匕首,匕首却被裴云天一脚踢飞了。

“你现在病成这样,就别逞强了,你想让孩子出事吗?”

龙非夜这短暂的一生,都在警惕的防备中度过。

突然有个人,用这么关心的口吻吼他,内心深处,好像闪过一丝暖流。

他脑子一片浑浊,听不太清楚对方说的话,可是听到了孩子二字,用力的手,松开了裴云天的手腕。

“你除了发烧,还有哪里不舒服?”

龙非夜眼神有些涣散,他看着裴云天为他诊脉,手贴在抽疼的肚子上,却不敢用力按。

“肚子……肚子里的孩子,动的厉害,踢的肚子疼。”

“你能躺着吗?我帮你看看。”

龙非夜的呼吸特别重,他的手撑着石头,想起来,裴云天眼疾手快,扶住他。

他不说话,用行动证明了,他可以躺。

裴云天都无语了,他要是像对方一样许久不说话,会被憋死的。

“你慢点。”

龙非夜是可以躺,只是躺着,后腰疼,还会起不来,好似高位瘫痪了一样。

裴云天无所顾忌,直接上手,解开了龙非夜的腰带,还一边说,“腰带用粗的,不要用这么细的,容易勒住肚子。”

龙非夜没说话,明明很冷的天气,浑身滚烫,他却出了一身的汗,还有点打哆嗦。

他有些分不清是冷还是热。

“几个月了。”

“嗯?……五个多月了。”

“五个月?你这是双胎啊。”

在裴云天声音落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摸出来了。

“嗯……是。”

裴云天的手触碰到的地方,不用按,都疼。

“……”

裴云天再次为龙非夜诊脉,面色凝重,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从随身的行囊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子,倒出来一颗药丸。

“先吃了。”

他本以为龙非夜会像之前防备他一样不吃,却没想到对方接了过去,问都不问,就吃进了嘴里。

“唉?你都不问问吗?”

“问什么?”

裴云天:“……”

龙非夜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害他,但是他若是拒绝了对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里阴雨连天,都是泥土路,他走不了几步路,就有可能会摔倒。

后果更不敢想象。

“这是解毒丹,虽然不知道你中的什么毒,但能压制一下,你身体会发热,也是因为毒快发作了。”

裴云天说着,把水囊递给龙非夜,“药很苦,喝两口水漱漱嘴巴。”

龙非夜摇摇头,他现在没力气坐起来喝水,也没想着让对方帮忙,反正这点苦,对他来说,也……就那样。

他习惯了。

裴云天也不强求,把水囊丢在一边的草丛上,看到龙非夜要把肚子遮起来,忙道:“等会穿,我帮你扎两针,孩子这么小,胎动这么强,不是好事。”

龙非夜的手停顿了一下,就老老实实的躺着了。

针灸,不疼。

只不过龙非夜的意识,好像飞走了一样,完全不受控,他双眼无神的睁着,让裴云天看着难受。

这人倔强成这样,怀着孕,呆在这种破地方,身上肯定有故事。

“熬不住,就睡吧。”

不知道是裴云天的声音太温柔,还是龙非夜真的熬不住了,等他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他有多久没有睡的这样沉了。

躺了一夜,腰硬的像一块石板,他侧身,双臂撑着身体,借助一旁的石头,站了起来。

腰带松松垮垮的,裴云天也只是帮他盖住,并没有系住。

他想一如从前,用腰带拖住肚子,可一想到裴云天的话,也就把腰带松了松。

他走了两步,好像真觉得身体轻松了不了,摸摸额头,也不烫了,肚子也不那么疼了。

“你醒了?我找了一些野根草,熬点汤,等下你喝了暖暖身体。”

龙非夜一直没说话,他没有了昨晚凌厉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乖巧的不得了,他坐在那里看着裴云天忙前忙后。

“我昨天给你诊脉,发现你这身体的毒,是埋在体内多少年了,怎么没想着把毒解了呢?”

龙非夜动动嘴唇,就在裴云天以为对方不会说话的时候,他才张口说道:“以前一直是按月服用解药,后来……解药没了,我……被关在一个地方很久,毒入骨髓,就没得解了。”

裴云天一听,眼睛不受控的瞪大了,他皱着眉,斜睨着对方。

“你是某个官家逃出来的侍卫嘛?”

龙非夜摇摇头。

“那……是某个达官贵人圈养的男宠?”

龙非夜听他猜的,都跑偏了,不禁看了他一眼,又摇了摇头。

“你不用乱猜了,知道我的底细,对你没好处。”

“……”

裴云天心里犯嘀咕了,他觉得龙非夜少言寡语还有他说的那些事情,多半和大富大贵的人家有关系。

主要是平常老百姓,也没有那个条件和能力。

他看龙非夜的那几套衣服,非富即贵人家出来的。

“那就不说这个,你知道你中了什么毒吗?虽然你自封内力,是为了防止运行内力时候,毒入脐带,可没有安胎药的辅助,只能让你身体更加虚弱,一旦停药,就是昨晚那样遭罪,而且安胎药喝太多,对身体也没什么好处。”

“……”

龙非夜又沉默。

裴云天觉得对方上辈子可能是个哑巴,他就不会说话。

裴云天寻思了一会儿,看着龙非夜手捧着那碗汤,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他这好奇的心里就更重了。

他怎么不担心一下自己呢?

“毒发有日子吗?”

“每个月月中。”

裴云天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错路了,这不是一个现成的药人给他做研究吗?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6(俊哲衍生,钟无寐x龙非夜,生子)

6

天徽帝意欲开战,不知缘由。

这也是盛元皇帝派钟无寐来边疆镇守的原因,有查到边疆守卫官员做了一些有损国体的事情。

钟无寐万万没想到,龙非夜也在边疆,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天徽帝的人在找龙非夜,而且消息比自己这边更灵通。

店小二被张稷带着来到了龙非夜所买的宅院,他以为下了马,就能找到人,急匆匆的推门进去。

先前房间就没住过人,桌子上就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现在看过去,也就桌子上有放过东西的痕迹。

人呢?

钟无寐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他去了里间,根本就没有住过人的痕迹。

店小二还傻眼了。

“客官,这……这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把人送过来了。”

钟无寐冲出房间...

6

天徽帝意欲开战,不知缘由。

这也是盛元皇帝派钟无寐来边疆镇守的原因,有查到边疆守卫官员做了一些有损国体的事情。

钟无寐万万没想到,龙非夜也在边疆,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天徽帝的人在找龙非夜,而且消息比自己这边更灵通。

店小二被张稷带着来到了龙非夜所买的宅院,他以为下了马,就能找到人,急匆匆的推门进去。

先前房间就没住过人,桌子上就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现在看过去,也就桌子上有放过东西的痕迹。

人呢?

钟无寐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他去了里间,根本就没有住过人的痕迹。

店小二还傻眼了。

“客官,这……这怎么回事?我明明是把人送过来了。”

钟无寐冲出房间,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住过人的痕迹,他猛的转身,凛冽的眼神下的店小二往后退。

“客……客官。”

“你确定把人送到这里了吗?”

“对……对啊,我真的把人送过来了,他都大着肚子呢,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的能住人的地方,他……该不会是去天宁了吧?”

以天宁那些找人的气势,龙非夜也不可能回天宁了。

店小二胡乱猜测着,钟无寐刚想在说什么,却被张稷压住了胳膊,眼神示意他闭声。

“有人。”

店小二被点了哑穴,三个人一跃从后窗出去了,藏在了房顶上。

他们的马在不远处的树下,显然是被发现了,那些人拔刀,小心翼翼的靠近。

钟无寐和张稷相视一眼,看向店小二,小二他也认出那几个人是找龙非夜的,疯狂点头。

他们比自己只是慢了一步找过来,说明他们也没有龙非夜的消息。

好事。

他们的马已经暴露行踪,那这些人就不能放过,他对张稷做了个手势。

二人包抄,杀了他们。

张稷点点头,又在店小二身上点了一下,这下他彻底动不了了,瞪大了眼珠子,害怕的都尿裤子了。

那些人翻遍了房间,没有找到人,但是他们知道周围有人,便更加小心翼翼了。

刀光剑影下的血,溅的哪里都是。

钟无寐收起刀的那一刻,脸色并没有好多少。

“王爷,看来有人盯着龙公子,甚至有人盯着我们渊政王府,我们的一举一动,怕是被人都知道了。”

“嗯。”

张稷不说,钟无寐也猜到了,只是现在有了龙非夜的消息,可不是好消息。

他现在怀孕了,还很危险。

“加派人手找人,必须在他们之前把人找到。”

“是。”

天徽帝,你到底要干什么?

钟无寐对于龙非夜的以前,只是听说过一些,但都是关于他战功的事情,个人的事情,钟无寐就没那个耐心听,导致现在他一无所知。

现在想想,堂堂一国战将,护国将军,下嫁他国,什么排场都没有,就值得怀疑,偏偏几年前,无人在意。

“咳咳……咳咳……”

虽说已经靠近天宁,但是春天的天气,还是乍寒乍冷,龙非夜没有内力护身,就是个普通的孕夫,受冷受寒,很容易生病,更何况他身体底子较比平常人,更弱一些。

他咳嗽过一阵儿以后,抬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额头,轻轻的叹了口气,苍白的脸色,在篝火的映射下,格外的难看。

这个山洞是他找到的,山上利于隐蔽,而且开春后,就会有很多吃食,这样就不用去人多的地方买吃食。

可是……

龙非夜抿抿唇,嘴巴里没有什么味道,瞥了一眼被他处理好的野鸡,愣是没有半点食欲。

他从有了孕期反应后,就不怎么能吃肉食,可是他听闻怀孕时候,多吃一些肉食,孩子会健康很多。

他这身体带着两个孩子,都在吸允着他体内的营养,要是不吃饭,身体只会越来越虚弱,可他真的没胃口。

他不会做饭,只会胡乱的把东西弄到一块,煮一煮,烤一烤,怎么方便怎么来。

安胎药没了,来的匆忙,也怕泄露行踪,没有多抓几副汤药。

他体内的毒,没有药物压制,随时会复发,而且才两天没喝安胎药,肚子就会抽疼,不严重,能忍,但是这样对孩子好不好,龙非夜心里有答案。

他得去抓药了。

“轰隆隆”

外面的天气变的阴沉,甚至还打起了雷,狂风肆虐,从山洞口吹进来的风,还是那么的凉。

龙非夜的手扶着身侧的大石块站起来,一手拖着后腰,一扎一扎的疼,让他直不起腰,只能挪到大石块上坐着,等缓过那一阵疼痛,他才站起来。

他把放在洞口的木棍往里面拿了拿,要是都被雨淋湿了,晚上没得烧,会更不好熬。

“烦死了,怎么天黑了,下起了雨。”

龙非夜虽然内力被封,但听力还是很好的,一道十分不满的青年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的手贴在腰间,那里有一把短而锋利的匕首。

“唉?山洞有火光,真是谢天谢地了。”

声音中的喜悦,是因为发现了有山洞,还有人,这让裴云天高兴坏了。

他只不过是想要抄近路去找元澈,结果迷路了,朝着反方向走,到了盛元,还被雨淋了。

裴云天顾不上脚下的泥泞,快速的跑了过去,谁知刚到洞口看到火堆,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绽放,就被人用匕首锁住了喉。

“不许动。”

裴云天惊了,“大哥,我是好人,你可别杀我,我只是路过躲雨的。”

裴云天并不害怕对方,因为他撇到了对方的肚子,甚至还听出了他的呼吸很乱,作为一名专业的大夫,他能精准的判断。

一名孕夫生病了。

龙非夜打量了一下对方,并没有放松警惕,“这里人烟稀少,什么都没有,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迷路了,本来打算去元国边疆找人的,后来走反了,想着都已经出来了,就去盛元玩几天,就……”

裴云天过于镇定,好似架在脖子上的匕首不存在一样。

这人不简单。

正常人都不会是他这个反应,就在龙非夜想再问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

“嘿嘿……大哥,我饿了,我看你也不是坏人,我也是好人,要不咱们坐下边吃边聊?”

龙非夜:“……”

这人的心是有多大,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他看出对方并没有恶意,也就收了匕首,方才要不是身体靠着墙,他怕是站不住这么久。

腰疼的厉害,后腰处,曾受过伤,伤及骨头,现在可遭罪了。

“过去吧。”

“好嘞,不过,大哥,用我扶着你过去吗?看样子你走不了路。”

裴云天心有余悸,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在赌而已。

事实上,他运气不错,赌赢了,对方放过了他。

龙非夜的警惕心还没有放松到让人近身,摇摇头,“不需要。”

“哦,那我过去了。”

裴云天眼观四周,闻着空气中的味道,再看山洞里的东西,挑了挑眉角。

这人是把这里当家了吗?


潇湘雨陌

【周温】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预告

我又来挖坑啦😄,感谢@悠揚綠海 帮我做的封面❤️

改自广播剧《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

一个一集完的小甜剧

钟无寐/温客行:谢云

徐晋/周子舒:楚霄

【周温】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预告

我又来挖坑啦😄,感谢@悠揚綠海 帮我做的封面❤️

改自广播剧《小侯爷和他的世子殿下》

一个一集完的小甜剧

钟无寐/温客行:谢云

徐晋/周子舒:楚霄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5(钟无寐x龙非夜,俊哲,生子,追夫火葬场)

5

“客官,马车来了。”

见过龙非夜面容的,没有几个人,面前的店小二,便是几人之一。

“嗯。”

龙非夜绕过马车,避开了那些人的视线,上了马车。

他身形不臃肿,但是腹大碍事儿,再加上他自封内力,身体力气较比普通人,更不如……

小二一心顾着龙非夜,没有分心干其他的,他们上了马车,与那些人错了过去。

龙非夜心中泛着寻思,透过晃动的帘子,看着小二的侧影,眉宇间有些凝重。

他的手贴在肚子上,身体微微倾斜,靠着木壁,另一只手贴在后腰处,用力的压着疼痛的地方。

他有些坐不住。

“大概还有多远?”

他说话的气息不太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把肚子里的孩子拿出来,怀孕后所受得罪,比身上挨几刀...

5

“客官,马车来了。”

见过龙非夜面容的,没有几个人,面前的店小二,便是几人之一。

“嗯。”

龙非夜绕过马车,避开了那些人的视线,上了马车。

他身形不臃肿,但是腹大碍事儿,再加上他自封内力,身体力气较比普通人,更不如……

小二一心顾着龙非夜,没有分心干其他的,他们上了马车,与那些人错了过去。

龙非夜心中泛着寻思,透过晃动的帘子,看着小二的侧影,眉宇间有些凝重。

他的手贴在肚子上,身体微微倾斜,靠着木壁,另一只手贴在后腰处,用力的压着疼痛的地方。

他有些坐不住。

“大概还有多远?”

他说话的气息不太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把肚子里的孩子拿出来,怀孕后所受得罪,比身上挨几刀后的养伤更加的难受。

眼不瞎的人,都能注意到龙非夜的异常,更何况是看人脸色的店小二,他侧过头,“客官稍等,翻过这个山头,再走一段,这边境别的不多,都是高山,路难走了一些。”

“嗯。”

龙非夜撩开帘子,看着外面的树木,天宁四季无东,感觉不到有冬天,盛元则是四季分明,不过现在开春快三月了,也和天宁靠近,野草树木也有了春的迹象。

此刻盛元的都城,还是有些冷的。

他望着远处的跌宕起伏的山头,心中有了决定。

“客官,您看,这里满意吗?我那亲戚上个月才搬走,东西都没带走,您要是买了,只要买点吃喝的,能立刻做饭。”

店小二尽心尽力,生怕白跑这一趟。

龙非夜根本没有多看一眼,进了房间,把东西放下,就给了店小二一块银子。

“小二哥,辛苦你了,我就在这里住下了,你去和你的亲戚沟通一下,房子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店小二看到银子,心里乐开了花,这一趟没有白跑,又能留下银子。

“好嘞,客官放心,那客官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小的还没离开,可以帮您搭把手。”

“不用了,不过,我想和你……”

龙非夜想着那些找他的人,多半是天徽帝那边得到了什么消息,虽然他现在什么都没了,但是天徽帝不会让他好好活着的。

他说了一半停顿了,小二也不催他,身在边疆,有些事情,见多了。

龙非夜不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会不会把他出卖了,但是也得做好准备。

若是店小二回去,看到有人悬赏找他的话,为了银子,可能会带人寻过来。

“我没事了,多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一路好走。”

“那得嘞,小的就走了。”

店小二看得出龙非夜的纠结,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龙非夜是在纠结什么。

“嗯。”

龙非夜不会无缘无故杀人,看着远去的马车,他叹了口气,想着刚才差点把人杀了灭口,就有些无奈。

他要是早点买个地方住下,少接触一些人,是不是比现在要好呢?

可惜,那些错过的事情,不会重来。

他在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这里虽然买下来了,但他不会住在这里,毕竟那些人随时会找过来。

他把桌子上的行李拿上,出了院门,眺望了一下远处的山,看着很近,也得走上一段距离。

山上利于隐秘行踪。

只是他不太会做饭……

客栈内。

钟无寐和张稷在大厅喝茶,商量着接下来该做什么,就看到那几个人都进了客栈,脚刚踏进门槛,就开始叫嚷。

“小二,来两壶茶水,快点的。”

店小二熟络的跑过去,用搭在肩膀上的布襟擦桌子,笑呵呵的招待着。

“几位客官,只要茶水吗?店里还有许多其他吃食,要的饿了的话,可以点一些,垫补垫补空虚的肚子。”

那几个人怎么可能不饿?

“上点包子馒头,拌两个凉菜,弄点散茶,怎么快怎么来。”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来。”

钟无寐本来没有在意这边,可就在这时,店小二转身收起布襟的时候,碰到了他们放在桌子上的画轴,滚落到了地上,里面的内容一清二楚。

“客官,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捡起来。”

店小二特别的机灵,赶紧弯腰捡东西,可是他看到了上面的画像。

“这不是……”

他意识到自己差点秃噜嘴,赶紧把画像卷起来放好。

“对不起啊,客官。”

“你见过这个人吗?”

店小二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快速摇头,“没有没有,没有见过。”

那个人也没有什么反应,摆摆手,“赶紧去弄菜。”

“好好好,客官稍等。”

那人也没有注意到店小二的异常,把画卷接过去,放在了桌子上。

店小二面色有些凝重的转身去拿东西,他几次回头看着这些人。

钟无寐背对着这些人,也不在意他们的事情,可是张稷眼神撇到了龙非夜的画像,猛地一惊,站了起来,后来又坐下。

“干什么?一脸的惊慌失措。”

钟无寐确实没心情注意其他的,说完,也没想着听答案,便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张稷凑过去,小声道:“王爷,那几个人拿着龙公子的画像,看穿着不像我们盛元的。”

“什么!”

‘嘭’。

钟无寐的茶杯猛的落桌,转头看过去,就见那些人已经狼吞虎咽了起来,快速的吃完,就带着东西出去了。

钟无寐要跟出去,却被张稷拦住了,“王爷,我去。”

钟无寐抿抿唇,点头,“一定要查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钟无寐除了情商欠了点,并不傻,在看到那一波人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某些猜想。

还有什么人来这里找龙非夜,难道龙非夜就在这里?

店小二从看到龙非夜的画像后,就有点魂不守舍,甚至还打坏了两个杯子,被掌柜的骂了几句,他一反常态的受着,让掌柜的都觉得不对劲儿。

“你怎么了?”

店小二一脸纠结,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真不觉得龙非夜是坏人,可是他和他并不熟,“掌柜的,刚才那些人好像在找人。”

“找就找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

店小二摸了摸怀里得银子,他前几日从龙非夜那里得的银子,今天打算休工带回去的。

“可是什么?吞吞吐吐的。”

店小二凑上钱。小声道:“可是我看到有人拿着他的画像,再找他。”

“他?谁?”

“就是前段时间,在我们这里住了两个月的客官,前几天刚走,还怀孕了。”

“什么?是他!”

店掌柜对龙非夜也有印象,闷不吭声,还整天带着面纱,只不过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

“难怪把自己遮的这么严实,原来是怕人认出来。”

龙非夜本来从窗户看向外面,听到店掌柜的惊呼后,注意力也就转了过去。

“掌柜的,小声点,要被听到了。”

掌柜的看着店小二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太在意,“听到了,有又何妨,他不是走了吗?”

“可是……怎么办?看样子像个通缉犯,我前几日还给他找了个住的地方,要真是的坏人,我这不是助纣为虐嘛!”

“你什么意思?”

店小二垮着脸,叹口气,道:“我帮他找了个地方住下了,还是我亲戚的房子,他要真是坏人,我会不会遭殃啊。”

他的话音刚落下,钟无寐就冲过来了,急道:“他在哪里?”

“客官,你说什么呢?”

“废话少说,带我去找人,不然杀了你。”

“客官饶命,我真不知道他是坏人,求你别杀我。”

“闭嘴,他不是坏人,带我去找他。”

张稷这个时候也回来了,看到他抓着店小二的手腕,一时不清楚怎么了,贴到钟无寐的耳边小声说。

“主子,他们真的在找人。”

“嗯,他知道人在哪里,我们先去找人,再说其他。”

钟无寐把人甩给张稷,转身又看向被吓得躲在柜子旁边的掌柜的,厉声道:“有人再找,不许说出来,不然弄死你们。”

“好好好,小的知道了。”

“客官,小的也只是个打杂的,小的……”

“不想死,闭嘴,带我们去找人,否则你现在就得死。”

“找找找,小的这就带你们去。”

钟无寐希望他们能把人找对了。

他的心里有说不清的情绪,他虽然不确定对方说的是不是龙非夜,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龙非夜。

可是店小二说他有孕了,那他那天看到的人,就不是错觉,是他没有认出来对方吗?


肥猫蹲坑

《指尖流逝的爱》by肥猫蹲坑(一集完,俊哲衍生,be)

重发的,之前那个被锁了。

《指尖流逝的爱》by肥猫蹲坑(一集完,俊哲衍生,be)

重发的,之前那个被锁了。

肥猫蹲坑

《梦灭》by肥猫蹲坑(上)(俊哲衍生,钟无寐x龙非夜,王爷受生子)

本集主题:是追夫火葬场。

《梦灭》by肥猫蹲坑(上)(俊哲衍生,钟无寐x龙非夜,王爷受生子)

本集主题:是追夫火葬场。

念lady

《拾夏》01 惊喜和意外

赵泛舟+张泯 钟无寐+徐晋

素材限制,角色混用,更期不定。

《拾夏》01 惊喜和意外

赵泛舟+张泯 钟无寐+徐晋

素材限制,角色混用,更期不定。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4(俊哲衍生,钟无寐x龙非夜)

4

他为什么会来到边疆?

龙非夜想不通这人的目的。

夜夜不能好眠,他脑子蒙的厉害,想不通钟无寐的事情,便不再想了。

反正钟无寐和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看到自己签下和离书,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说好的,别让自己再思考钟无寐的事情,可是大脑不受控制。

龙非夜摇了摇头,叹息一下,就听到门口传来小二的声音。

“客观,药熬好了,我给您送过来了。”

龙非夜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起身,走过去,开门。

小二笑脸嘻嘻的端着刚熬好的药,微微躬身,递过去。

“客观,药,好了。”

龙非夜看着冒热气的药,味道瞬间飘满了整个走廊,嘴里都倒着苦水。

“嗯,有劳。”

他让开门口的位置,让店小二把药......

4

他为什么会来到边疆?

龙非夜想不通这人的目的。

夜夜不能好眠,他脑子蒙的厉害,想不通钟无寐的事情,便不再想了。

反正钟无寐和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看到自己签下和离书,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说好的,别让自己再思考钟无寐的事情,可是大脑不受控制。

龙非夜摇了摇头,叹息一下,就听到门口传来小二的声音。

“客观,药熬好了,我给您送过来了。”

龙非夜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起身,走过去,开门。

小二笑脸嘻嘻的端着刚熬好的药,微微躬身,递过去。

“客观,药,好了。”

龙非夜看着冒热气的药,味道瞬间飘满了整个走廊,嘴里都倒着苦水。

“嗯,有劳。”

他让开门口的位置,让店小二把药端进去,他转身的那一刻,钟无寐带着张稷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愣是从开着门的这个门口走过去,就是没有瞥到背对着门口的龙非夜。

不过他闻到了难闻的药味,还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你们继续寻人,我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钟无寐是被皇帝派来边疆做事情的,也是看不惯他成天醉生梦死的,没有半点人气儿。

人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

人不在了,又魂不守舍的。

其实钟无寐不是良心发现以及有多喜欢龙非夜,而且他觉得,他得把人找出来,当面对峙一番,为什么这人走了,反而让他魂牵梦绕的?

他的声音好像一记锤子,听的龙非夜以为出现了幻觉。

他只是侧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张稷的刀鞘尖,他转身去了窗口出,从窗户看过去。

小二看他警惕的样子,不免有些疑惑,不过见多了各种事情的小二,也没有多嘴,而是悄悄的想要离开。

龙非夜再次看到钟无寐,从客栈门口走出去,心里不免有些犯寻思。

他来这里,是找人的。

找谁?

不过肯定不是来找自己的,除非,是渊政王府丢了什么东西,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

龙非夜心里有这个想法以后,觉得很可笑,他居然有这么幼稚的想法。

“唉,看来,这里是待不了了。”

天下之大,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龙非夜挺喜欢这里的生活的,天宁位于偏冷的北部,吃辣,会让身体暖和,饭菜上每道菜都有辣椒,就连汤水上,差不多都放辣的。

龙非夜常年在外征战,饮食不规律,肠胃招受不得辣的,可他硬是在盛元吃住了五年。

渊政王府没有开小灶的规矩,龙非夜没有带一个侍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备一碗清水,过一遍,才吃的,去宫里吃饭,他就只是吃两口他不喜欢的的甜食垫补一下。

现在虽然每天生活在客栈里,但是这里的饮食习惯和天宁差不多,他感觉挺好的,毕竟也就一条国界线的距离。

天宁,他回不去,若是暴露了行踪,天徽帝也会派人暗杀他,总之,天徽帝是不可能让他活着回天宁的。

想到这里,他的手贴在了腹部,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在自娱自乐,一直动的不停,五六个月的孩子,胎动的太频繁,不是好事儿。

他转身,把店小二放在桌子上的安胎药一饮而尽,随即又转身,去到床边,把少有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钟无寐既然住在这里,那他就得离开了,毕竟对方一直就不想看到他,更何况现在自己这副模样,本就是满眼鄙夷和嫌弃的目光里,会更加的嫌弃吧。

他虽然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看他的,可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也有一颗砰砰跳动的心,怎么可能没感觉呢。

“客观,你这是要走了吗?是有新的地方要去了吗?”

店小二舍不得让龙非夜走,他没少从龙非夜这里得到好处,而且据他的观察,龙非夜是个特安静的人儿。

他有一次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嘴,“客观,你这是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啊?都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了,也没见你去别的地方啊?”

龙非夜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因为没有地方去,所以不知道去哪儿?”

小二似懂非懂,直到后来,他看到龙非夜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就有了各种猜测,不过他也没有再多嘴。

他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故事,肯定很精彩,所以才会有这种淡漠无所求的性子,就好像他没有在乎的人和事儿,又或者是……被谁伤了心吧?

毕竟谁会大着肚子,来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客栈住着,还一连住了好几个月。

龙非夜听到店小二的问题后,微微一愣,随即嗯了一声,“嗯,这里不能住了,该走了。”

“哦,那好嘞,我去让掌柜的给您算房钱,把多余的定金给您退了。”

“……不用了,也没多少,你留着吧。”

店小二一听到多余的房钱归自己了,眼睛都发亮光了,早知道他从龙非夜这里得到的好处,都够他一年的工钱了。

“那就谢谢客观了,您还有什么事情交代,小的一并给您安排了。”

店小二脸上都笑开了花,可见是多开心,龙非夜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袱,看着桌子上还没有熬过的药。

“我想……劳烦您给我找个宅子,距离边界越近越好。”

“啊?这……我们这里不是已经很近了吗?还要再近?那不得住天宁去了吗?”

小二只是本能的随口一说,也没有多想,不过脑子转的快,笑嘻嘻的说道:“客观,还真是巧了,我表亲有个小农院,不住了,您要是不嫌弃,就买了住下?”

“嗯,好。”

龙非夜的爽快,让店小二有点没反应过来,连忙问道:“客观,你不先去看看吗?要是不满意的话,那……”

“能有个落脚睡觉的地方就好。”

“哦,那好,我这就休假,带您过去,不过有点远,走路要大半天,要不我去请一辆马车吧,两个时辰左右就到了。”

龙非夜:“……”

坐半天的马车,他不得难受死了,可是走路……

“嗯,好。”

龙非夜甩给店小二一块银子,后者高高兴兴的去安排事情,他也是拿着包袱去了客栈外面等着。

他带着纱帽,一般人注意不到他,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行四五个人,手里拿着画像,正在询问。

“喂,有见过这个人吗?身高这么高,面色清俊,眼神凛冽,很有杀气。”

“没有,没有。”

……

他微微撩开面纱,看清了那些人手里的画像,就是他身穿战袍的样子。

看穿着打扮,不是盛元,反而是天宁的。

是谁在找他?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3(俊哲衍生,钟无寐x龙非夜)

3

三个月过去了,说长不短,年过了,都已经进入农历二月份了。

盛元的冬天长,这都春天了,还冷的让人伸不开手。

钟无寐不知道发过多少次火,都无心上朝。

龙非夜没有半点消息,天宁那边更是查不到龙非夜的事情,一切都停留到五年前。

战神龙非夜下嫁到盛元,自此再也没有回过天宁。

“王爷,龙公子是个有本事的人,他既然走了,还留下了和离书,那……肯定是不想再回了,而且他没有回天宁,盛元又找不到人,会不会去了其他的国家?只是我们找人完全没有方向,胡乱找人,也不是办法。”

张稷说的是事实,龙非夜既然走的悄然无声,那必定是早有打算,而且天大地大,真的不好找。

钟无寐阴沉着脸,手里拿着的是龙非夜平时......

3

三个月过去了,说长不短,年过了,都已经进入农历二月份了。

盛元的冬天长,这都春天了,还冷的让人伸不开手。

钟无寐不知道发过多少次火,都无心上朝。

龙非夜没有半点消息,天宁那边更是查不到龙非夜的事情,一切都停留到五年前。

战神龙非夜下嫁到盛元,自此再也没有回过天宁。

“王爷,龙公子是个有本事的人,他既然走了,还留下了和离书,那……肯定是不想再回了,而且他没有回天宁,盛元又找不到人,会不会去了其他的国家?只是我们找人完全没有方向,胡乱找人,也不是办法。”

张稷说的是事实,龙非夜既然走的悄然无声,那必定是早有打算,而且天大地大,真的不好找。

钟无寐阴沉着脸,手里拿着的是龙非夜平时闲来无事写的字薄,也没什么内容,不过看得出龙非夜在写字的时候,下笔不够稳,有些字的笔画,像是颤颤悠悠写的。

“他既然是个人,就一定得生活,继续给我去找,直到找到人为止。”

钟无寐的执着,让张稷都感觉到震惊,以前人在的时候,也没见钟无寐那么‘在乎’人家,现在人走了,还就得把人找出来。

这是什么毛病?

“王爷,属下斗胆,问一句,龙公子离开,不是挺好的吗?王爷为何非要找到人呢?”

钟无寐看了他一眼,攥紧了手中的纸箱,抿着嘴唇,没说话。

忽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王爷,宫里传话来了,让您进宫一趟。”

“嗯。”

某一药房。

龙非夜头戴面纱,坐在大夫的桌前,伸出手腕,让大夫给诊脉,从后面一看,他的身形越发的消瘦,但走近一看,却腹大如鼓。

“你这双胎的情况,都不是很好,而且体内还有剧毒,压制剧毒的药,对胎儿不好,可是不喝,对你和胎儿都不好。”

“这我知道,现在都五个多月了,我不想放弃他们,求大夫给我开药方,我体内的毒,伴随我多年了,也就这几个月了,我能控制好,不喝了。”

一个求字,是龙非夜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他只想这两个对他来说的至亲,好好的。

天宁的母妃,并不是他的亲生母妃,他只是一个被母妃抱养回去的一个替身儿子,虽然对他很好,但是……他终究不是亲的。

“唉,这不是你喝不喝的事情,你这是双胎,现在都这么遭罪,让你夜不能眠,浑身疼痛,越是到后期,身体行动不便,处处受限制,我看你身边也没个人照顾着,要是控制不好,毒发了,你想过后果吗?”

龙非夜沉默,他的手贴在肚子上,就算隔着衣服,他都能感受到胎动,孩子在和他互动。

他多少次做梦,梦到孩子对他招手,对着他喊爹爹,他好希望能顺利生下他们,哪怕是用他的命换。

看他不回答,大夫也不强求,只是手中的笔,迟迟不肯落下。

“这两个孩子对你来说,就是催命的,男子有孕,本就不易生产,你还身中剧毒,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你怕毒发,自封内力,可没有真气游走全身,孩子拖着你,你现在就是提个东西的力气,都费劲儿,而且以你现在的情况,想要等到孩子足月生产,可能性很小。”

“嗯,我知道。”

大夫看他那么淡定,也不知道是自己担心有些多余,还是对方真的不怕。

“唉,罢了,我也不劝你了,毕竟这都五个月了,两条鲜活的生命,都还顽强的活着,你也执着,那就再忍耐几个月吧,不过这后面的几个月,尤为重要,你要当心点,不能毒发,不能运功,否则毒入脐带血,孩子也会中毒,到时候就麻烦了。”

“嗯,劳烦大夫了。”

大夫是个好心的,在龙非夜就诊那么多家医馆里,也就这个大夫敢接他的诊,还处处照顾他。

“还是老样子,一日喝两顿的药,饭后一小时喝,药方我稍微改了改,带了一些压毒的药,可能会有点腹痛,你且忍忍,只要不是疼到直不起腰,就没事,喝三天的,然后再过来看看,换药方。”

“嗯。”

大夫说完,把药方给了药童抓药,示意龙非夜躺到一旁的床上。

龙非夜越过屏风,把纱帽摘了下来,平躺到床上的那一刻,他感觉腰都快断了,他调整了忍痛的呼吸,努力让自己放平身体。

“这两个孩子胎气不好,都不让你躺着,平时都怎么睡的?”

大夫的手,在龙非夜的肚子上按压了几下,疼的龙非夜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这种疼,真的好难忍,比身上挨两刀还疼,而且根本没办法缓解。

“我……坐着,靠着……椅子,睡。”

龙非夜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放在身侧的手,皮肤都攥成青白色,额头上更是出了一层浅浅的汗珠。

他特别能忍痛,现在能成这样,可见是很疼很疼。

“也真是遭了罪了,熬着吧,能再坚持两个半月,就能催产,早点生了,早点好。”

大夫收了手,龙非夜身体放松下来,也没了力气,想起来都困难,大夫搭把手,他才坐起来,拢了拢衣服,遮住了肚子。

“你肚子上越来越大,皮可能会撑的有裂纹,你肚子上先前的刀疤,太大,可能会撑破流血,你注意着点。”

“嗯。”

龙非夜的脸色惨白,唇色更是白的和皮肤一个颜色了,他戴上面纱,从药童手里接过药,告别了大夫。

可他刚踏出医馆,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里是和天宁交界最近的镇上,已经到目的地了,先找个地方住下,你先去安排。”

“是,主子。”

龙非夜转身,走到一旁的的小摊上,假装在买东西,注意力却在说话人的身上。

他们边走边说,从他的身后走过去。

钟无寐!

他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老板?要买什么?我这里可都是上好的玉佩,戴上养人气的,您这是怀孕了吧,那可真是巧了,怀孕的人,带上这玉佩,可是……唉?老板,别走啊?我给你便宜点。”

商贩的嘴巴不停,龙非夜在钟无寐从他身后走过去以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去,不听商贩的叫嚷声。

“走那么急干嘛?挺着个大肚子,我又不是豺狼虎豹,不就是想让你买个东西嘛,嘁。”

商贩嘟嘟囔囔的,出于人本能的好奇心,钟无寐转了个身,看了一眼龙非夜,双眸一震,随即释然。

“不过是背影像,但是他怎么可能怀孕?”

他不可能想到龙非夜会怀孕,也就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02(俊哲,钟无寐x龙非夜)

2

“去通知龙非夜,皇兄让我们去宫里吃晚宴,让他准备好。”

距离那一天晚上,都过去三四天了,钟无寐因为有了其他事情,就把和离的事情延后了。

在他的心里,他们会和离,早晚的事情。

“是,王爷。”

张稷动作挺快,吩咐了丫鬟去给龙非夜通知一声,可谁知道不大一会儿,丫鬟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张侍卫,不好了。”

在屋内的钟无寐听到了声音,注意力也就朝着门口听了听。

张稷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是龙公子生病了吗?”

张稷不叫龙非夜秦王,尊称一声龙公子,而且从他的话中,听出龙非夜经常生病。

丫鬟跑的气喘吁吁的,站定了脚步,看了一眼房间门口的方向,小声道:“秦王不在他那个院子里,而且......

2

“去通知龙非夜,皇兄让我们去宫里吃晚宴,让他准备好。”

距离那一天晚上,都过去三四天了,钟无寐因为有了其他事情,就把和离的事情延后了。

在他的心里,他们会和离,早晚的事情。

“是,王爷。”

张稷动作挺快,吩咐了丫鬟去给龙非夜通知一声,可谁知道不大一会儿,丫鬟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张侍卫,不好了。”

在屋内的钟无寐听到了声音,注意力也就朝着门口听了听。

张稷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是龙公子生病了吗?”

张稷不叫龙非夜秦王,尊称一声龙公子,而且从他的话中,听出龙非夜经常生病。

丫鬟跑的气喘吁吁的,站定了脚步,看了一眼房间门口的方向,小声道:“秦王不在他那个院子里,而且院子里积雪那么厚,像是一直没有打扫过,而且我进了房间,空荡荡的感觉,像是从来没有住过人一样。”

“胡说,前几天晚上,龙公子的房间里还有烛光,是不是打扫卫生的小厮又偷懒了,居然没有给龙公子打扫院子。”

张稷就知道府中的这些下人狗眼看人低,他们觉得钟无寐不给龙非夜好脸色,所以他们就可以不把龙非夜当回事儿,各方面都很敷衍。

“张侍卫,是真的,而且我还看到秦王房间里的桌子上放了一封信。”

丫鬟把信拿出来,张稷一把拿了过去,看清楚上面的字后,急道:“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

渊政王亲启。

是渊政王,不是钟无寐,也不是其他的名讳,就只是渊政王。

多么有距离感的称谓。

钟无寐看他们在门口小声嘀咕,心里不知道什么样的好奇,起身走向门口。

张稷急忙转身,就看到钟无寐已经走到了门口,他那着急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对于钟无寐对龙非夜的态度,钟无寐一直很冷漠,很无情。

“王爷。”

钟无寐的视线扫过张稷手中的书信,内心疑惑。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那是谁的书信。”

张稷赶紧递上去,躬身道:“王爷,是龙公子的留下的,他……好像走了。”

“什么?”

钟无寐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接过信,看到信封上的字迹,确实是龙非夜写的。

龙非夜的字迹很有特点,最后落笔的地方,总喜欢勾起来,很好看。

打开后,入目的便是和离书三个字。

钟无寐的瞳孔扩张,脸上闪过差异,脑海中想着自己准备的那封和离书,还在书桌上放着,他怎么会……

提前,也不是提前,是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写和离书离开呢?

和离书的内容,他没看,他看到了另一张信,上面只有几个字。

此生不复再见。

就这么几个字,钟无寐感觉到对方下笔的时候,是很决绝的。

张稷看他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和身侧的丫鬟互看了一眼后,最后落在愣住的钟无寐身上。

钟无寐想过自己拿着和离书,是会说出多难听的话,从而逼着龙非夜签下和离书。

可是现在呢?

对方连个影子都没有,直接留下信,就离开了,什么都没说,却也说明了一切。

他不想再看到他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

张稷看了一眼丫鬟后,摇头,“属下……不知。”

其他几个下人和丫鬟,也跟着摇头。

龙非夜在王府,还不如门口的两头狮子有存在感,没人会在意他。

钟无寐披风都没有披,朝着龙非夜宅院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龙非夜一直乖乖的,很听话,这让一直有主导权的钟无寐,感觉到了失控。

“王爷,天冷,唉!”

张稷回房拿上披风,赶紧追了过去。

当他们来到龙非夜的院子时,站在几天前他们站定的位置,看向院子里,只有两排小脚印儿,雪上的鞋底印花,看出不是男人的鞋底印出来的。

“昨天雪都停了,为何无人打扫?”

跟在后面的下人,被吓的唯唯诺诺的,不敢回话。

钟无寐甩甩袖子,踏进院子,走到门口,用力推开门,里面清冷的气息,感觉比外院还冷。

进了房间后,屋内的陈设和摆饰,感觉不到半点人气,除了床上有一床叠的整齐的被子,角落里有一个煎药的一套东西外,其余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让人怀疑这房间里住过人。

龙非夜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一朝离开,竟让人感觉他好像从来没有在这里住过。

他走了。

他走的悄然无声。

他走的决绝又……利落。

“哼,走了就走了,省去了我来找他?”

钟无寐忽略内心别扭的情绪,依旧死鸭子嘴硬,甩甩衣袖,出了房间,看着院子里没有被打扫的雪,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气。

“把之前负责这院子的人赶出王府,把这里的雪打扫干净,再偷懒,全都给我滚。”

他怒气冲冲的说完,也不等下人回应,直接甩袖离开。

张稷看看钟无寐离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眉头微微皱起,叹了口气。

“王爷会后悔的吧?”

钟无寐回到房间后,依旧很生气,龙非夜的离开,打乱了他的心。

在当年两国联姻的时候,他是极力抗拒,却也不得不从。

龙非夜只带了几名贴身侍卫来到了盛元,后来,那些侍卫也陆续离开了,只剩下龙非夜一个人在那个别院里。

二人大婚之夜,钟无寐是宿醉在花楼的,是龙非夜一个人被媒妈子带着完成了拜堂。

钟无寐醒来回府后,听闻龙非夜在新婚那一夜,坐在床边等了他一夜。

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让龙非夜的处境过的很艰难,大多都是钟无寐的原因,因为他就是看不上龙非夜。

要不是他同意联姻,那他一定已经把林洛景娶回王府当王妃了。

钟无寐越想越气,越是生气,就越想当面和龙非夜对峙,他凭什么悄然无声的离开,还让自己心烦意乱。

“张稷。”

他的语气很冲,这让张稷有些疑惑,人都走了,王爷生什么气?

“王爷,属下在。”

“去,带人,把人找回来。”

“啊?找谁?”

张稷有点不敢相信,呆愣的样子,让钟无寐瞪了他一眼。

“把龙非夜找回来,本王要他当面重新签和离书。”

张稷:“……”

人家主动签了,王爷还不服气,是怎么回事儿?

“还愣着干嘛!快去。”

“是,是,属下这就去。”

张稷领命,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停下,回身,面露难色。

“王爷,刚才我问了一下侍从 ,龙公子离开王府少说三天了。”

钟无寐看着张稷,后者的话,也就只能说到这里,然后就快速出去了。

钟无寐盯着那两封信发呆,他内心别扭着,想着自己为何执意让人去找龙非夜。

他都离开三天了,这天大地大,去哪儿找?

就是回天宁,这会儿也快到了,更何况龙非夜不可能回天宁,因为天徽帝不可能让他回去的。

天徽帝巴不得龙非夜死了,这不是秘密。


肥猫蹲坑

《许你一生》by肥猫蹲坑 01(钟无寐x龙非夜,俊哲)

01

人这一生有很多个五年,五年时间能做什么事情呢?

龙非夜居于这个宅院,五年了,除非必要,少有的进出。

当年他被盛元王朝的渊政王钟无寐救下一命,自那以后,二人便有了纠缠。

九大洲,几大国,比邻而坐,常年有征战,而实力最强的两大国,就是天宁和盛元,此二国相邻,只差一条境界线,与其它国相比,天宁和盛元的关系,交往甚好。

两国友谊长存的方法,无外乎,经济,联姻等一切可以促进发展的事情。

龙非夜在天宁是战神一样的存在,但是天徽帝生性多疑,即便是他知道龙非夜并无夺权之意,可龙非夜的威望,在天宁百姓口中人人称赞。

况且龙非夜掌握天宁军权,势力滔天,这让天徽帝心有不安,总觉得自己的位置会不保...

01

人这一生有很多个五年,五年时间能做什么事情呢?

龙非夜居于这个宅院,五年了,除非必要,少有的进出。

当年他被盛元王朝的渊政王钟无寐救下一命,自那以后,二人便有了纠缠。

九大洲,几大国,比邻而坐,常年有征战,而实力最强的两大国,就是天宁和盛元,此二国相邻,只差一条境界线,与其它国相比,天宁和盛元的关系,交往甚好。

两国友谊长存的方法,无外乎,经济,联姻等一切可以促进发展的事情。

龙非夜在天宁是战神一样的存在,但是天徽帝生性多疑,即便是他知道龙非夜并无夺权之意,可龙非夜的威望,在天宁百姓口中人人称赞。

况且龙非夜掌握天宁军权,势力滔天,这让天徽帝心有不安,总觉得自己的位置会不保。

在龙非夜班师回朝的时候,圣旨便在秦王府门口等着了。

他被联姻了,与素未谋面的盛元渊政王联姻了。

听到圣旨以后的龙非夜,虽然很诧异,内心深处还有几分生气,可他还是安安静静接了圣旨。

天宁的皇帝,是天徽帝,他,不过是一个臣子,仅此而已。

正所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若是反抗,那就是谋反。

龙非夜还有母妃,被天徽帝圈养在了别院,他们母子二人,已经有两年未见过面了。

龙非夜唯一的软肋就是母妃。

不少人疑惑,龙非夜这么有本事,为何不造反,为何不自己称帝,为什么要被天徽帝拿捏。

对比,龙非夜从来没有过回应,有什么困难和委屈,他都一一受着。

渊政王府。

“又入冬了,再有一个月,便过年了。”

侧立在窗前的龙非夜,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轻声呢喃着。

院子里的雪,下的很大,厚厚的一层,没有被踩踏过的痕迹。

龙非夜拢了拢披风,撇了一眼早就灭了的炭火盆,谁说有内力的人,不怕冷?

龙非夜自幼上了战场,身上的刀伤无数,常年的身体亏损,导致他的手脚在炎热的夏天,都是冰凉的,更何况在这严冬下雪的日子。

“过了年,就……五年了。”

他嫁入渊政王府五年了,一直居住在王府最偏远的院子里,深居简出,府中新来的下人,有很多都不知道龙非夜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龙非夜叹息了一口气,转身来到了书桌前,执笔,对着桌面上的和离书三个字发呆。

他与渊政王钟无寐没有任何情感,哪怕是成婚了五年,他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也就是在宫廷宴上的那几回。

距离上一次在一块吃饭,还是在中秋节的时候,他们一同入宫,本以为和平时一样,吃个饭,便回了,可是那一天,皇上下旨赐婚。

钟无寐心爱的女子,林洛景,成了靖远王的王妃,而且二人面上的幸福模样,不难看出是两情相悦。

钟无寐本就是单相思,可也难受至极,便喝多了酒,龙非夜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身侧,并无任何的情绪。

也就在那一夜,是他们成婚四年多以来,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龙非夜只觉得那一夜过的额外漫长和难受。

在行床事之前,龙非夜有要派人去给钟无寐去花楼找一位女子,来帮他解了这股子带着怒火的欲望,可是钟无寐等不及,甚至还说了很多话,又哭,又骂,还特别的委屈。

想起那一夜的荒唐,龙非夜又是长叹一口气,他的笔终于落下了,写了和离书,他是时候离开了。

“咳咳……”

龙非夜的面色并不太好看,时不时的咳嗽两声,他最近吃什么都没有胃口,王府没有开小灶的规矩,他这院子里,没有特定的下人,也没人在意他吃没吃饭,有没有吃饭。

他感觉今年的冬天额外的冷,和离书没写完,笔头都冻出了冰碴子,可见是真的很冷。在他终于落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又长叹一口气,紧接着便是一阵止不住的咳嗽。

“咳咳……咳咳……”

钟无寐撑着伞,来到了这个院子,刚到院门口,就听到龙非夜的咳嗽声,抬眸望去,只见一抹微弱的烛光摇曳着,龙非夜印在窗户上的影子,也跟着晃动着。

不过就在钟无寐抬脚进去的时候,屋内的烛火灭了。

跟在钟无寐身后的张稷,小声的说了句话。

“王爷,这都半夜了,这和离书明天让秦王签字,也是一样的。”

钟无寐沉思了片刻,眼神略带不耐烦的看着屋门的方向,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门口被他们踩的两排脚印,被天降的大雪,很快就掩盖住了,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离开后不久,龙非夜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雪的白,让黑夜没有那么的恐怖,放眼望去,都是白色的。

夜,并不漫长,龙非夜走的潇洒,在得知自己有孕的那一刻,他知道这里不再是他的栖身之地了。

龙非夜走的决绝,留下一封按了手印的和离书,只要钟无寐签上他的名字,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大米唉呦喂

大型接力:《紫藤萝》——第二世——《君不见》

最好不相见,免得我牵念。最好不相知,免得我相思。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第一世指路: @momo 《心之所愿》 @慕哲 《心之所愿续》

第三世催更指路: @慕哲 

520快乐啊兄弟们

大型接力:《紫藤萝》——第二世——《君不见》

最好不相见,免得我牵念。最好不相知,免得我相思。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第一世指路: @momo 《心之所愿》 @慕哲 《心之所愿续》

第三世催更指路: @慕哲 

520快乐啊兄弟们

星月滿盈

鐘無寐x徐晉(不再更新)

前陣子在忙著準備韓語考試,

原定考完試要來把這篇文補完,

只是準備考試期間也許是心思沒放在這上面,

很多文思都斷掉,加上最近的一些事,

讓我無法再把這兩個主角寫在一起,

所以決定就不再更新,不管是否還有人在等待填這個坑,

還是想說上來告知一下,

雖然不再綑綁,

但我對那明亮少年的愛意還是一如既往,

不管那個可愛的少年現在如何,

我還是一樣在遠方默默祝福著,

話說,畫圈自萌不好嗎? 

希望之後文中,能讓那些少年喜愛的人物,

反過來愛著他,周子舒強大又脆弱,如同我愛的少年,

讓他們相遇不是更香,

構思中,也希望我自己不要再挖坑不填了~


前陣子在忙著準備韓語考試,

原定考完試要來把這篇文補完,

只是準備考試期間也許是心思沒放在這上面,

很多文思都斷掉,加上最近的一些事,

讓我無法再把這兩個主角寫在一起,

所以決定就不再更新,不管是否還有人在等待填這個坑,

還是想說上來告知一下,

雖然不再綑綁,

但我對那明亮少年的愛意還是一如既往,

不管那個可愛的少年現在如何,

我還是一樣在遠方默默祝福著,

話說,畫圈自萌不好嗎? 

希望之後文中,能讓那些少年喜愛的人物,

反過來愛著他,周子舒強大又脆弱,如同我愛的少年,

讓他們相遇不是更香,

構思中,也希望我自己不要再挖坑不填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