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钟汉良

72644浏览    2171参与
sylvia

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兜帽兜里揣汉良
今天又是沉迷小顾的一天

今天又是沉迷小顾的一天

今天又是沉迷小顾的一天

开樽说剑

救我,救我,救我

“蒙着眼睛走钢索,不小心就坠落。”

是很老的一首歌了,当年也并没有流行起来,只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面传播过。男歌手压低了自己的声线,在节奏分明的伴奏里面一下一下地呼救,“有没有人救我,救我。”这首歌情绪拿捏跟感情渲染都十分到位,在男中音的所有唱片里面,算是完成度非常好的一首了。我当然是非常熟悉这首歌的,就熟悉到什么程度。

当我又一次坐在电影院里面看那个大战前抱着生病的女儿仓皇出逃的白脸军官姚哲,他看着女儿落水,他跟女儿被关入监狱,父女从监狱脱身又入敌手,父女跟人误入地雷阵,他开小火轮遇上猛塞燃料的疯子......望一望那张英俊的脸跟笔挺的身形,脑海中飘出来的就是这首歌的旋律,“可不可以救我...

“蒙着眼睛走钢索,不小心就坠落。”

是很老的一首歌了,当年也并没有流行起来,只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面传播过。男歌手压低了自己的声线,在节奏分明的伴奏里面一下一下地呼救,“有没有人救我,救我。”这首歌情绪拿捏跟感情渲染都十分到位,在男中音的所有唱片里面,算是完成度非常好的一首了。我当然是非常熟悉这首歌的,就熟悉到什么程度。

当我又一次坐在电影院里面看那个大战前抱着生病的女儿仓皇出逃的白脸军官姚哲,他看着女儿落水,他跟女儿被关入监狱,父女从监狱脱身又入敌手,父女跟人误入地雷阵,他开小火轮遇上猛塞燃料的疯子......望一望那张英俊的脸跟笔挺的身形,脑海中飘出来的就是这首歌的旋律,“可不可以救我,救我。”

这是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

任何出色的电影故事都有一个任务,就是要娱乐观众,让观众的感情或者情绪产生激荡,使他们溶入电影情节中,和主角共同感受各种喜怒哀乐爱恶欲。

故事的开头,是一场大战即将到来前的战场。成吨的炸药到处开花,老炮手指一个打一个准,拙劣的新炮手永远找不准落点,误差差不多有中学生体育场跑道一圈那么长,好几百米。老炮手百般不情愿地在接受新任务的时候捎带上了新炮手,潜入天津城。

你以为这是一个单纯深入敌后,兵临城下,狙击手的成长故事?显然下一分钟出现的倒霉英俊男子告诉你不是这么简单的。美貌带娃的军装男子不是什么路人甲,导演非常体贴观众地一拉好几个正面特写来明白地告诉你这位一出现就被投入监狱的美男子的自我救亡之路非常重要。故事再转场,刚才还神气十足抓美男子入监狱的军统头子原来是个艺术爱好者,只爱丝竹不爱肉体,惜香怜玉到了被拙劣的业余女杀手刺杀也轻轻放过的程度。但是分明刚才他还一肚子坏水地算计要栽赃给美男子。

观众是非常令人讨厌的一群挑剔鬼,故事总是有戏剧性才能吸引到人。缺乏“机灵性”的主题,只顾说教的主题,不赋予故事戏剧性,也没有潜能使剧情发展为而强烈的斗争的故事是吸引不到群众的。战争题材的故事显然非常容易陷入这样一个困境。太普通性的主题不能刺激观众,而太偏激的主题,又引不起他们的共鸣。主题最适宜单纯,单一而纯粹,主体思想纯粹,就是要集中人物性格,剧情发展,最后解决都是为主体思想服务的,纯粹而集中,一气呵成,依路渐进,条理清晰,否则节外生枝,使人看得累极。

三条线叙事的电影,看起来有点累。还好很快三路人马聚齐了大歌厅,正式重新选择阵营,敌我诚然势不两立,但是临时联合队伍内部也并不平静,暗涌四起。想要带娃单刷去香港副本的姚哲非常勉强地被迫合作,随时随地找机会脱队单刷。然后带队小队长蔡兴福情绪不稳定,随机暴起,大吼一顿,就只有陈长庚埋在天津城底的炸药比他还烈了。倒霉的姚哲还真的是掉入了一个黑洞,谁能救他呢?

戏剧的核心是人物,电影是人生活的缩影,观众追求看到人性,人情,人欲,因为产生共鸣以及兴趣。为什么有“故事”发生呢?就因为有不同的性格,在特定的环境内发生了各种不同的关系,产生矛盾,发生斗争,成就戏剧性。故此,电影情节必须从人物性格里派生出来。                                                                                                     

《射雕英雄传》描写包惜弱柔弱性格,才产生悲剧的情节。《天龙八部》中乔峰刚毅不为色欲所动,始能产生被嫂陷害杀帮主情节。若作者写包惜弱赋予李萍的性格,全书情节马上改写;乔峰的性格变成田归农,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剧情流电影里面人物第一,但是只顾人物性格忽略了情节发展铺垫渲染,容易节奏失当,变成流水账。角色性格突出生动、鲜明活现非要好好安排情节不可,也得演员自己来努力。

良心是什么,能值几个钱?电影里面敲诈的同僚万三对姚哲提醒说“人可不能不讲良心。”发出了这样的回应。

但是姚哲显然是不能不讲良心的,良心是灵魂的声音,欲念是肉体的声音。

人的性格从长远的观察中看得清楚,也从危难困厄之中看得透彻。电影中人的性格,是从各种冲击、考验、试探中显露出来。从他的反应、言论、行为等地方,进一步认识。好几个地方,他都被良心左右做了不利于自己的选择。演员在这些地方特别容易失当。

电影表演具有瞬间性的特点,要求演员是善于创造瞬间的,而不是整体的情绪效果,电影演员的美学追求与运用镜头美学是相结合的。当钟汉良饰演的姚哲通过跟蛮横的军统头子,敲诈的同僚,突然袭击的解放军的几次不同的人接触,他都将情绪处理得平平淡淡,偶尔有一点激动又很快平静。可是在这种平淡之中,却使人相信他对女儿不顾一切的情绪效果。在这些场景的变换中,演员力求每个镜头就是人物情绪的过渡,就像现实生活人中的每一瞬每一秒。

电影表演也要求演员敏捷地表现人物的思维活动。当钟汉良饰演的姚哲被解放军拖离战场,心爱的女儿没有被顾得上,遗落在战场。在仓库里面他一方面说没有小兰他也不想活了,另外一方面还是渴望跟女儿去香港,与蔡兴福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演员是从心里面进入角色,具有角色的气质与内核。在激烈的争吵中,特别表现在演员缩短了内心冲动与外部表现之间的过程。就像一只猫,跳窗台的时候,它跳的愿望更跳的动作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如果演员掌握角色的内心冲动与表现之间拉长了时间,表演延时,就出现了虚假,观众容易出戏。所以,经常说,聪明跟思维迅速是演员取得艺术成功的基本点。

良心是性格的骨架。

电影角色呈现出来那种生活实感,和高度心理属实的演技水平是角色的性格骨架,也是演员的良心。关于演员表演,坊间多有一种误会,演员必须要有强烈的力量感,用力量感来统帅整个表演,就是一定要幅度大到观众察觉到哭与笑,所谓演技炸裂。这个误会太大了。

我所能感受到感染力强的演员表演风格一直有一种特点,就动作细腻,变化频率快,交代清晰,逻辑性强,但是幅度小,呈现了一种“最大限度地向生活靠拢”的核心美学表演风格。更贴近生活的自然形态,表情,动作,说话都不超过生活中应有的尺度。

其实大家都一样,是规规矩矩的老百姓,没有上过战场,没有拿过枪,也没有杀过人。生活过得波澜不兴,眷念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日子,遇到大难来临,第一反应是逃之夭夭,越远越好。银幕上姚哲的畏缩,踌躇,妥协和逃离,我都懂。就蔡兴福的那种激烈,随时随地都可能莫名燃烧起来的情绪令人生畏,下意识远离。他既能弄丢了自己儿子,一心去解放革命,也能突然革命关键时刻想起来弄丢的儿子来拳头打无辜人一顿,还能猛塞一顿燃料以后自己纵身跳下海河,连累众人跟他一起跳河。

到底得罪了什么,谁能救救姚哲。他本来是理想的丈夫跟父亲,对权力秩序变更毫无兴趣,置身于历史进程之外,最强烈的愿望是带着女儿去香港治病。但是真实而酷烈的历史进程把他卷入进来,就无法脱身,令他步入了磨难之中的困境。

但是细细一品,却是姚哲一路在救人,包括暴躁症患者蔡兴福。给解放军小分队提供了军火支持,开小火轮运输地下党撤退,找到关押守军家属监狱里面的暗门在大爆炸之前逃离,开电车带守军家属撤退到百货公司门口,一步步,推动历史进程,走向解放。

千变万化,惟意所适。

情性所至,妙不自得。

新炮手在一轮轮炸弹爆炸中终于准确地学会了核算角度落点,但是也准确地被大反派随随便便的一个坦克炮击中,从二楼挂掉。大反派怎么都打不死,最后的垂死挣扎打向好不容易正常镇定的蔡兴福一枪,连累了刚学会打枪不久的姚哲,他几乎下意识地为身边的“战友”挡了这颗要命的子弹。真的是命运的愚弄,握紧他的手,蔡兴福许下了会照顾他女儿的承诺。要到这个时候,拙劣的业余女杀手终于挺身而出打死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反派boss。大部队终于攻下天津城,冲进来与小分队汇合。

天亮了,解放了。

但是作为观众的我,只觉得跟姚哲一样,好冷。就别人越热闹,越发显得冷。大概是演员之能动人,在于真切吧。就在那种情形之下,所有的炮声跟火光都变成了姚哲这个故事里面的为一道追光照亮的空荡空间,姚哲嘴边那一抹血痕成为了片子最后鲜花遍地锣鼓喧天的黑色衬底,令人加倍失落。如果这是历史延伸向现实的一瞬,那么现实是虽然角色在银幕上嘎然而止了,但是角色却拥有了令人动容的回味空间,好难脱离。

咳,谁能救救我,怎么从姚哲的故事里面走出来。

(ps:弹幕吐槽一下,美男子姚哲说我也很会唱歌,跳舞也不赖,远近闻名,钱卓群你也可以看在这个份上放我跟我女儿去香港)。

开樽说剑

讨厌

讨厌把他跟神兽拉cp,有别

讨厌把他跟神兽拉cp,有别

兜帽兜里揣汉良
跟个风 “太太,先生被您送去学...

跟个风

“太太,先生被您送去学做菜已经二十几年了”

“肯认错了吗?”

“不肯,他说做菜比唱歌跳舞拍戏发自拍营业简单多了”

“?????”

跟个风

“太太,先生被您送去学做菜已经二十几年了”

“肯认错了吗?”

“不肯,他说做菜比唱歌跳舞拍戏发自拍营业简单多了”

“?????”

兜帽兜里揣汉良

向全世界安利这个大可爱!!!

向全世界安利这个大可爱!!!

兜帽兜里揣汉良

嘶…我一点不酸,真的

嘶…我一点不酸,真的

兜帽兜里揣汉良
真的是…怪可爱的…

真的是…怪可爱的…

真的是…怪可爱的…

杨式烧卖

【贤华】不露声色1

       英国的夜晚总是枯燥乏味的。因为冬令时的原因,下午三四点天已经黑了。市中心的大型购物商场都在五点关门,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步伐匆匆。没有热闹的夜市,没有在凌晨营业的路边摊,更没有秦霄贤最爱的烤冷面。

       秦霄贤刚来英国的时候都不知道诸位留学生是靠什么熬过来的。还好英国的酒吧挺有意思,一流的DJ,可口的酒水,绚丽的灯光,high到不行的气氛。当然了,舞池里的人儿,不论男孩女孩,都够漂亮。


       秦霄贤来英国一年了,在M城上学。M城虽然不如伦...

       英国的夜晚总是枯燥乏味的。因为冬令时的原因,下午三四点天已经黑了。市中心的大型购物商场都在五点关门,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步伐匆匆。没有热闹的夜市,没有在凌晨营业的路边摊,更没有秦霄贤最爱的烤冷面。

       秦霄贤刚来英国的时候都不知道诸位留学生是靠什么熬过来的。还好英国的酒吧挺有意思,一流的DJ,可口的酒水,绚丽的灯光,high到不行的气氛。当然了,舞池里的人儿,不论男孩女孩,都够漂亮。


       秦霄贤来英国一年了,在M城上学。M城虽然不如伦敦繁华,但也好歹是英国第二大城市。秦霄贤在国内学校成绩很差,他父母一咬牙就给送英国了,现在刚读完预科。

       预科就是说,国内成绩不够好,需要在英国读一年语言课,然后考试,成绩达标才能正式读大学。

       因为考勤也是评分标准之一,所以预科一年里秦霄贤没逃过课,但也没好好听过课。平时作业都找代写,考前砸钱找学霸恶补三天,成绩竟然也都刚好擦边过。这可给他爸妈高兴坏了,大手一挥,秦霄贤账户上又多了几个零。


       秦霄贤是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钱一到账他第二天就买了辆卡宴,直呼不交税可真便宜。他最得意的就是在校门口,让所有人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来往的师生总会停下脚步回头驻足,真真儿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九月底秦霄贤就正式大一了,狐朋狗友们有的考试没过,得复读,有的没跟他考一个学校,总之再开学他们就各忙各的了。


       秦霄贤除了有钱,长得也不错,接近190的个头,衣品也在线。漂亮女孩喜欢他的不少,男孩也跟他告白。秦霄贤不是吃素的,好看的就搭讪,有趣的就带出去一起玩。

       秦霄贤在英国正经睡过两个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当然了,都是在确定恋爱关系之后。分手也是和平分手,第一个女孩想专注学习,也觉得秦霄贤到处玩让她没安全感,于是干脆利落提出分手。第二个漂亮男孩移情别恋,和另一个更帅更有钱的人在一起了。大家都有自己的追求,比自己优秀的也大有人在,秦霄贤苦恼过一阵,后来也想开了。留学生活嘛,都别太认真。


       今儿是开学头一天,秦霄贤挺开心,起了个大早就开车去学校了。他喜欢热闹,喜欢新朋友。也挺巧,第一天就认识了个北京朋友。秦霄贤在北京上的初高中,对北京人倍儿亲切。秦霄贤一直觉得北京人说话直爽又有趣,眼前这位朋友不仅说话逗,名字也逗,叫郭麒麟。

       三言两语下来,俩人就成了朋友,差点跪着拜把子。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和他预科那帮狐朋狗友不一样,他上课竟然记笔记。虽然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只能听懂教授说的百分之二十。看着郭麒麟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秦霄贤觉得可真有意思,于是主动帮郭麒麟记了点课堂重点。这可是秦霄贤有生以来第一次认真学习。

       至于秦霄贤为什么英语听力这么好,这之后再解释。


       既然是朋友了,那晚上就一起蹦迪吧。结果秦霄贤被郭麒麟直接拒绝。


      “为啥啊兄弟,是酒不好喝还是小姐姐不好看?”这回换成秦霄贤小小的眼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朋友你可能不知道。”郭麒麟仰天长叹,痛心疾首。“敢信么,我不是没订学校宿舍,在外面租的house么,就我那室友,你猜怎么着,是咱学校的教授,周五咱还有一门他的课,我特么得回家预习。”


      “别逗,能当上教授的都什么条件,能跟你挤一破house?”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在扯淡。


       “真的兄弟,哪能骗你!一言难尽啊。”郭麒麟急了。“经管楼楼下大板子上挂着他头像呢,就那个wallace chung,第一个就他,我手机有他照片,你看。”


      “真的假的。”秦霄贤拿过手机,照片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厨房里做饭,明显是偷拍。


      “兄弟真别逗我了,这有三十岁么,还倍儿帅,随便找的照片忽悠傻子呢。”秦霄贤把手机扔回给郭麒麟。


      “我不跟你争,咱去经管楼。”郭麒麟背上包就走。


       五分钟后,经管楼下,俩人看着板子上的照片面面相觑。


       “我去,真是他啊。”秦霄贤抬头看看板子,低头看看照片,抬头看看板子,低头看看照片。“多大了这是?74年的?我算算昂。”秦霄贤掐着手指眯着眼,努力计算。


      “就您这计算能力。”郭麒麟生无可恋。“42了。”


      “我去真一点看不出啊,跟32一样。等会吧,你别是翻人ins了?”秦霄贤还是不相信。


       “我有我也在厨房的照片。”郭麒麟叹了口气,翻出照片,把手机怼在秦霄贤脸上。


        退后两步,对上焦距看清照片的秦霄贤觉得,世界真奇妙。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卡宴发的声音没引来多少目光,大家都着急回家。秦霄贤一边开车一边替郭麒麟叫惨,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大学三年是别想好好玩了。他这整个一老师眼里的重点观察对象啊。


       回家洗澡换了身衣服,秦霄贤把头发吹成了背头。白t,黑色机车夹克,哈伦裤,马丁靴。感觉还缺点什么,秦霄贤从抽屉里拿出了个六芒星的银色吊坠项链。不愧是我,是整条街最靓的仔。秦霄贤照了下镜子,抓起车钥匙直奔酒吧。


       Ficus是秦霄贤和狐朋狗友们最喜欢的酒吧。Ficus在市中心,会员制,有钱人和漂亮脸蛋才允许进。不同国籍的人都有,秦霄贤在这玩的一年时间里,英语口语和听力倒是真提高不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能帮郭麒麟记笔记。


        Ficus今天挺热闹,不知道有什么活动,来了八九个模特一样的人,女生基本180左右,男生个个190+。还别说,一个个的是真好看,气质也绝佳。有几个在舞池里跟着音乐轻摇,也有在卡座聊天的。酒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了。


     “呦,咱老秦来了?今天怎么晚了?”狐朋狗友一号问他。


      “这不开学第一天么,忙着呢。”秦霄贤回头看了看模特们。“饿死了,吃的呢?”


       “点了点了。”狐朋狗友二号说。“瞅小姑娘呢?”


       “不瞅小姑娘瞅你啊?”秦霄贤搂上狐朋狗友二号的肩膀。“今天什么情况,这么热闹?”秦霄贤又回头看了一眼。


      “咱哥们儿刚才去打听了,好像有个什么摄影师过生日,这些都是他拍过的模特,过来给他庆祝的。”狐朋狗友二号说。


      “这当摄影师福利可够不错的,你跟哪个长腿姐姐打听的?”秦霄贤喝了口酒说。“摄影师呢?也大长腿?”


      “这不刚跟他们一姑娘聊了会儿么。主角儿我也一直没瞅见,混人群了吧。”狐朋狗友二号伸直了脖子看向那边。“搞艺术的都有点神经,没准儿是个长发中年发福男。”


      “那不能。”秦霄贤随手拿起颗车厘子塞进嘴里。“要真这样,能有人给他过生日?”


      “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了?长得挺凶的,不好惹。”狐朋狗友一号插话道。

      “哎呦呵,给我好奇的。”秦霄贤又拿叉子挑起块菠萝往嘴里塞。“所以您今晚跟那姑娘?”秦霄贤向狐朋狗友二号挑了下眉。


       “姑娘总共就跟我聊了两句,还爱答不理的,没戏!”狐朋狗友摆了摆手。


      “撩妹小王子惨遭滑铁卢。”秦霄贤歪着嘴坏笑。抬手看了眼手机,八点整。所有灯光在一瞬间全部熄灭,秦霄贤吓了一跳。

       紧接着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和掌声,灯光调亮了一点,一束更亮的柔光投到了今晚主角儿的身上。


      “我去这想吓死谁,生日惊喜还是惊吓啊。”秦霄贤给吓了一跳。狐朋狗友的注意都被灯光吸引了,没人接秦霄贤的话茬。秦霄贤踢了一脚狐朋狗友二号。


      “爷,秦爷,我错了。”狐朋狗友嘴上道着歉,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模特组。


       秦霄贤稳了神,看向那束柔光。柔光里的身影被人群团团围住,秦霄贤只能看到那人的一点头发,银色的。那人估摸着176左右,短发,分不清男女,看不出年龄。嚯,这葬爱家族的发色,不愧是搞艺术的。秦霄贤差点哼出《爱情买卖》的调子。


       模特组一个黑长直姑娘捧着蛋糕走向那人,人群稍微散开一点,敞开个口。啊,是个男生。秦霄贤这回看清了,但也就看了个模糊的侧脸。


      “华哥,这些年真的谢谢你了,我们这群人你也都知道,刚出来闯荡没钱没势,到处被人瞧不起…多亏有你我们才能有现在。别的不说了,你对我们的好,我们会记一辈子,将来有机会,必会报答。”长腿女孩说。


       本来还有些嘈杂的酒吧一下安静了,大家都竖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


      “谢谢大家,咋整的这么官方。”那人开口说。


       这人有点烟嗓,秦霄贤想。


      “其实吧,很多事都是相辅相成的。多的不说,祝大家未来都有更好的发展。”那人说的真诚。


      “华哥,这是你生日,许愿给我们干嘛。”模特组一个男孩说。


      “我也没什么愿望,永远18行么,行我就我吹蜡烛了。”

       挺贫,秦霄贤想。


      “我们唱生日歌,你正经许一个吧。”模特组另一个短发女生说。


       秦霄贤伴着歌声向前走了两步,他想看清那人的脸。


       那人接过蛋糕,低下头,闭上眼睛弯起嘴角。他穿了件白色帽衫,银色碎发遮住了额头,灯光给他描了层金边。

       还怪好看的,秦霄贤想。


       众人唱完生日歌,那人吹灭了蜡烛,Ficus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模特组到底也是二十出头的孩子,大家挨个送完礼物和祝福后,就四散开来喝酒跳舞,和陌生人聊天。


        秦霄贤耐心地等着人群散开,他想过去和那人聊几句。万一是第二个郭麒麟呢,新交个朋友挺好。


      “你们玩,我过去聊会儿。”秦霄贤回头和狐朋狗友们交代了一句。再一回头,刚才还坐着吃蛋糕的人就不见了。


      “我去,溜这么快?”秦霄贤往四周看了看,他该不会是走了吧。


        秦霄贤莫名觉得烦躁,起身就出去抽烟。路过刚才那人的座位,他发现模特组送的礼物堆成了小山,都是些大牌子。秦霄贤一下子乐了,人还在人还在,没溜走就行。


       推开Ficus的后门,秦霄贤熟练的点上了跟烟。深吸一口,过肺,缓缓吐出。M城的夜真冷啊,秦霄贤看着脑顶的月亮,突然没了抽烟的兴致,要不再回去找找他,别等会真溜了。

       灭了烟,秦霄贤转身拉开Ficus的门。这时,街角转弯处传来了声音。


       “尚九熙你烦不烦,一天打五百个电话,正事又过不来。啥都别说了,礼物到位就行,对,就我之前看上的那个摩托。贵个屁,挂了吧挂了吧,下个礼拜别让我看见你。”

       秦霄贤一回头就看见那人迎面从街角向他走来,右手举着手机,左手拿着包烟。那人把卫衣的帽子戴上了,正面看着的确有点凶。


        哦,买烟去了。秦霄贤想。


        那人看了眼秦霄贤,手一撑路边的矮围墙就坐了上去。他点了支烟,低头玩着手机,也没开口搭话。


        “哥们儿,借个火呗。”秦霄贤走过去,抬起手臂,指甲夹着的烟正正好好的出现在那人的眼前。


        那人抬头反应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秦霄贤,没说话。他拿出打火机,啪的一声,跳动的火苗点燃了秦霄贤手里的烟。


      “哥们儿哪个学校的啊,我M城城市学院的。”秦霄贤知道他不是学生,纯属没话找话。


       “弟弟,哥今年30。”那人把烟夹在手里,歪着头看秦霄贤。


       “不像,顶多25。”秦霄贤仰着头朝他笑。


        那人眨了眨眼,也不说话,只是朝秦霄贤回笑了一下,就继续抽烟。

       哎,这笑起来也没那么凶了。秦霄贤想。


      “别不说话啊,咱俩认识一下。我叫秦霄贤,你叫什么?”秦霄贤向前走了一步。“都借我火了,我得请你顿饭感谢一下啊。”秦霄贤的表情看着特真诚。


       “何九华。”那人说。


        还不等秦霄贤开口,何九华就从矮墙上跳了下来。掐灭了香烟,何九华推门走进了酒吧。


         空气中留下淡淡的烟味,秦霄贤突然又想追过去问问何九华,什么牌子的烟,味道这么好闻。


        推门进来的何九华掏出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了尚九熙。


      “我特么刚才遇见一傻子。”


      


兜帽兜里揣汉良

“我想飞到一个你们都找不到的地方”

“我想飞到一个你们都找不到的地方”

伟青2000
二传完毕,重新做了封面,调了色...

二传完毕,重新做了封面,调了色,加了字幕,感觉比较满意,可以跟大家见面啦😁😁😁

最后有兄弟团友情客串,记得看哦

演员表:

(按出场先后排序)

林雨申——杨逍

钟汉良——萧峰                顾惜朝

杨旭文——郭靖

朱一龙——小景               ...

二传完毕,重新做了封面,调了色,加了字幕,感觉比较满意,可以跟大家见面啦😁😁😁

最后有兄弟团友情客串,记得看哦

演员表:

(按出场先后排序)

林雨申——杨逍

钟汉良——萧峰                顾惜朝

杨旭文——郭靖

朱一龙——小景                傅红雪               花无谢

罗云熙——润玉                容齐

肖战——令狐冲                魏无羡

严屹宽——萧十一郎         刘少康

刘昊然——萧平旌             吕归尘               白龙

链接见评论区👇

B站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45467/




开樽说剑

姚哲前传(1)

第四个军需官(中)

“我们营长可是跟过郭将军的,你知道郭将军吧,就是人称“郭鬼子”的,就那当年六少帅都是他的学生,营长可是跟过郭将军打过锦西葫芦岛的人,把日本鬼子都赶跑了。那年冬天,百年不遇的大风雪,零下二十多度,愣是跟着将军从秦皇岛北上,到锦西,沿着海岸线打到连山,打下锦州。”万三像是没有看到他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倒是两手往后面一背,话头一转,不再看人,自顾自地说起闲话来。

“那是民国一五年,打的也不都是日本人,是打的奉系。郭松龄将军已经要打进沈阳了,因军需不足,又是冬天,退回锦州补给。到底差了一着,夫妇两个都折在那里。后来郭夫人慷慨而言‘夫为国死,吾为夫死,吾夫妇可以无憾矣。’天下谁人...

第四个军需官(中)

“我们营长可是跟过郭将军的,你知道郭将军吧,就是人称“郭鬼子”的,就那当年六少帅都是他的学生,营长可是跟过郭将军打过锦西葫芦岛的人,把日本鬼子都赶跑了。那年冬天,百年不遇的大风雪,零下二十多度,愣是跟着将军从秦皇岛北上,到锦西,沿着海岸线打到连山,打下锦州。”万三像是没有看到他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倒是两手往后面一背,话头一转,不再看人,自顾自地说起闲话来。

“那是民国一五年,打的也不都是日本人,是打的奉系。郭松龄将军已经要打进沈阳了,因军需不足,又是冬天,退回锦州补给。到底差了一着,夫妇两个都折在那里。后来郭夫人慷慨而言‘夫为国死,吾为夫死,吾夫妇可以无憾矣。’天下谁人不动容,”木头突然伶俐起来,有点激动,瓷白色脸上绽出点红晕来,添了一点生气。万三这才留意到新来的实在是个眉眼生得特别好的货,就是身形薄了一点。不由自主地咧嘴挤出来一个自以为和气的笑容,只见这人把那眉眼微微往下压了一压,继续说“郭将军确实是一代英豪,出于他的门下,真正是强将无弱兵。”

“你咋比我这东北人还熟呢,”万三愣住了,呆呆地望了又望面前这个浓眉男子,无意识地摸摸脖子“我以为都没有人记得郭鬼子了,听口音你也不是北方人啊。”就不按套路来啊,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倒是真的生得一把好俊的眉毛。

“我是广东惠阳人,不过家里有长辈在东北住着,一年两趟地走亲戚,他喜欢跟我讲东北的事儿,”那人笑一笑,仍然毫无察觉一般地往下说,“所以东北的英雄我总是知道的。知道在英雄的上司下面当差,也真的是很好的。”

“那是那是,”万三想了一想,竟然再也搜刮不出词儿来应对这“热诚”新同僚的清澈眼神,还是头次遇到这种情况。

毕竟前面两次遇到的两货都对这郭松龄一无所知,他就好借着话头把自己顶头上司吹一通,然后顺势提出来下面的。其实他也拿不准这人是不是对奉系将领精熟,就实在不能说后日是郭将军冥寿,要一起表点心意是本营传统。踌躇了一会儿,决心还是观望几天再说,只是回去怎么交差呢,还是先看看廖营长今天心情好不好吧。这样想着,他便虚虚一笑,“那今日不扰你了,明日你记得来营长办公处报道罢,先收拾一下住宿安顿好。”

“那我们不去拜一拜前边那三个前辈了?”那人缓慢了片刻,说了一句跌破万三眼睛的话,他不由扶额,“那你不怕吗,看你这斯斯文文的,大概连枪都没有摸过吧。”

“我可以闭上眼睛。”姚哲认真答道。

“哈哈哈哈哈,”听到自己卫兵转叙这句话,廖营长一如预料中大笑起来,“是个怂包吧,居然害怕的时候要闭上眼睛。你下次带他去仓库转转,去去火气。”

万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最难这关熬出来了。

这一日就这么过了,第四个军需官上任第一日。

钟巴黎流向巴黎
还有几天,就是我喜欢他整整五年...

还有几天,就是我喜欢他整整五年的时间😂😂😂这五年,我从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到现在的大二。我经历了人生青少年时期的两次重要考试,一次中考,一次高考。我知道或许我并不优秀,但是他是我人生路上除了父母最大的向导,他是我最难生活中的坚持。我从一个一直依偎依靠在父母身边自以为是的孩子,背井离乡去外省读书。或许很多人觉得没什么,但是我一开始觉得真的很难。那段时间,他好像成为了我的信念。在之后,对我来说我的生活变得好过是我喜欢上了孟鹤堂,喜欢上了德云社。对我来说相声突然变得鲜活,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但是我仍然爱着他,每次提起我都会说我爱的人是钟汉良,可以爱他是我很骄傲的事情。他和孟鹤堂对我来说都有...

还有几天,就是我喜欢他整整五年的时间😂😂😂这五年,我从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到现在的大二。我经历了人生青少年时期的两次重要考试,一次中考,一次高考。我知道或许我并不优秀,但是他是我人生路上除了父母最大的向导,他是我最难生活中的坚持。我从一个一直依偎依靠在父母身边自以为是的孩子,背井离乡去外省读书。或许很多人觉得没什么,但是我一开始觉得真的很难。那段时间,他好像成为了我的信念。在之后,对我来说我的生活变得好过是我喜欢上了孟鹤堂,喜欢上了德云社。对我来说相声突然变得鲜活,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但是我仍然爱着他,每次提起我都会说我爱的人是钟汉良,可以爱他是我很骄傲的事情。他和孟鹤堂对我来说都有着一种共同的特质,我觉得就是温柔。我喜欢温柔的人和事。温柔又坚韧,理性又浪漫,成熟又纯真。他身上有很多矛盾,但又真的共存的东西。他经历很多,还能保持初心,我喜欢他的笑,像极了一个孩子。仿佛社会这个大染缸对他没有任何影响,纯净是我唯一的形容词。最近他的综艺,倒不是说让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我对他从来都抱有着未知的惊喜。寄明信片的习惯,我真的觉得浪漫。现在社会太过于浮躁了,心灵的交流变得尤为珍贵。他和妹妹,互亲互敬,两个人的关系让我很羡慕,我多想有一位这样的哥哥,或者有一位这样的妹妹。这就是我这种独生子女,永远无法体会的快乐😂😂😂
今天墨迹一大堆,其实也没啥,就是我爱了他五年了,以后也一直会在。健康的偶像,就是他一直给我积极的向导。我爱他,一直都在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