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钤离

13.6万浏览    978参与
墨清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在见到人之后,便一眼认出了慕容离,因为此事甚大,不好明说,只能暗戳戳的刺激,外加试探,后无果。

——

 作罢,也不好多​说啥,陵光挥袖而去。公孙钤见人走远,关门宛言“慕容莫要见怪,王上只是有些借人忧思罢了”又想到刚刚陵光所说的那些传言又表歉意的“我的缘故给慕容你造成的困扰,我难辞其咎。”...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在见到人之后,便一眼认出了慕容离,因为此事甚大,不好明说,只能暗戳戳的刺激,外加试探,后无果。

——

 作罢,也不好多​说啥,陵光挥袖而去。公孙钤见人走远,关门宛言“慕容莫要见怪,王上只是有些借人忧思罢了”又想到刚刚陵光所说的那些传言又表歉意的“我的缘故给慕容你造成的困扰,我难辞其咎。”

     慕容离摇了摇头“公孙兄何必这样说,要说应当是我感到歉意才是。”两人客套一番,随后来到茶桌旁对座“刚刚与国主所说的之事,皆由公孙兄做主。”话落饮茶,公孙钤手指磨着茶口,思索两秒询问“那慕容想要何职?”慕容离没有答话,只是从棋筺中,拿出一颗棋,放于盘上,公孙钤虽不懂为何,但也从身旁的筺中里拿出一颗黑子而落。

没过一会儿,公孙钤便懂了慕容离的意思​,看着棋盘落下那最后一子,道“如此倒好”慕容离微微点头,随后莞尔。

​天权边境——

     莫澜坐在回天权的马车上,看着身旁的搜来玩意,唉声叹气。听着马车里不停叹息声,一个侍从忍不往的碎碎念“大人叹什么气啊,不就是没请到一个怜人嘛...”莫澜摇摇头,道“此伶人非彼伶人啊。”​​回想那幅清秀的面容,又是连连叹气。

     刚踏进天权王宫的门,便听到有人求饶的声音,这使得莫澜身边的侍从身子一颤,执明看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人,翻了个白眼道“也太无聊了。”眼神随意一漂便瞅到了,在门口满脸忧愁的莫澜,将手中把持的茶杯一扔,随后高兴的站起,跑到莫澜面前道“这一次出使那个什么天玑国,有没有给本王带什么好玩的回来?”

莫澜缓缓张口道“都是些俗物。”虽是这样说,还是让人呈上来,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不易多得的宝贝,但在富饶的天权,这些都不足为奇,再贬低点随便赏赐了一个人都可能。执明一看,又是这些,抿了抿嘴“没意思。”,看到莫澜那副愁容的表情,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变得更糟了“莫澜,你可知罪!”人跪在地,面色慌张,端礼道“微臣知罪!”,执明本想再多说些什么,就被刚好赶来的太傅拦住了“太....”,刚从嘴里憋出一个字,就听到那熟悉的语气“王上!你要让老臣如何是好啊!”

    莫澜见状,铁定不妙啊。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小厮,示意待会儿让他借机帮他开路,心里一阵无语,只得点了点头。“王上,您不能总是终日玩乐,你是一个王,你应该承担一个....!”

“哎呀,本王知道了。这些道理太傅,你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耐烦的摆手,深皱眉头,翁彤看着面前的执明,不经心叹口叹,最终决定退一步“至少王上应该把这些奏折看了吧?”,“本王看什么?这种事情太傅自己决定不就好了吗。”执明没好气道,随后,一把绕过翁彤,愤怒离去。这时的小厮看这形势,悄咪咪的开口“大人,好像不用小的帮您开脱了。”,刚想点点头,却不料翁彤火气一上头,把矛头对准了莫澜,“莫郡主,你好歹也是将门之后,王上玩了就罢了,你怎么能跟他一起胡闹,你...”,眼神带有慌张,四处张望,随后找了个借口,脱身离去。

     独留翁彤在殿,看着这两个活宝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连连叹气,自语道“要是能有人劝劝王上就好了啊。”

  天枢——

  仲堃仪手持纯钩,声色平静,无喜无悲,地走在庄院外围,来到一扇门前,用手轻拍门,一位老者开门,看清人顿时展眉,侧身让路,待人走到院亭中央,前方从两边匆匆赶来几个身穿,绿色服装的学徒,有条不紊地端袖跪地。这时,只见那名老者,笑道:“大人,小人喜福,奉王上之命,从宫里挑了几个手脚麻利的,到您府上当差。”​

  仲堃仪嘴角上扬着,听此一言,微微点头“甚好,甚好。”随后又微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学徒,语气中夹杂了一丝冷俐感“学宫里送来的东西,你们都不用管了,都下去干活吧。以后宅子里的事情,都听福伯吩咐吧!”

“都下去吧。”​,几人应声起身,端礼退去;福伯手向前一伸“大人,请吧。”​,随着二人走进屋内,绿色的串帘给两人的身影添加了一丝短暂的朦胧感,随意扫视几下周围,福伯见仲堃仪没有多大的情绪,心里觉得自己布置的应该还算不错。随后询问“大人,这大门外还没有挂上门匾,您看?”

仲堃仪疑似了一会儿,随后回道“门扁就不用了吧,挂两个灯笼便是。”

“是,大人。”​

——

墨清

如果他们在另外一个剧相遇(片场花絮)

注:本篇文中所说的另外一个剧为虚构,所出现的名同为虚构,只有演员们的名字是真,本片为伪官方片场花絮,ooc有,如有不适,左上角;人并不是全部。

视角:(可代入自己)

参与人员:查杰,赵志伟,熊梓淇,易柏辰,冯建宇;(对话中提到/友情客串)吕鋆峰(大峰),李孟羲(小梦)

——(1)

涉及CP:钤离,仲离(微向)

前提:刺客列传三在前不久收官,天璇副相公孙钤一角,在第三季中重新出现,还有以往第一季双白的一些回忆杀参演,引来许多老粉观看;再接着,剧情的颠簸起伏反转,以及重新回归于权谋点上,收视率突破第一季,创新阶高,刺客列传大火。

  紧接着,因为热度,一部分的主演们被邀请进了一部名为【...

注:本篇文中所说的另外一个剧为虚构,所出现的名同为虚构,只有演员们的名字是真,本片为伪官方片场花絮,ooc有,如有不适,左上角;人并不是全部。

视角:(可代入自己)

参与人员:查杰,赵志伟,熊梓淇,易柏辰,冯建宇;(对话中提到/友情客串)吕鋆峰(大峰),李孟羲(小梦)

——(1)

涉及CP:钤离,仲离(微向)

前提:刺客列传三在前不久收官,天璇副相公孙钤一角,在第三季中重新出现,还有以往第一季双白的一些回忆杀参演,引来许多老粉观看;再接着,剧情的颠簸起伏反转,以及重新回归于权谋点上,收视率突破第一季,创新阶高,刺客列传大火。

  紧接着,因为热度,一部分的主演们被邀请进了一部名为【明日之辰】政律片中。

     “【明日之辰】电视剧独家花絮采访,这次的演员阵容呢,有一部分是我们大家瞩目期待的刺客列传中主演们”说完,你对着镜头从容一笑。随后,慢慢的走进片场,边走边说道。

  “具体有谁,还请跟着我去片场一一探查”走进拍摄场地,穿过一条条挤满人群的走廊,在走进某个场地,环顾四周后。你终于找到了一个你自己认识的演员,你很有礼貌的示头是道“志伟老师

[网剧刺客列传的主演人物,饰演其中天璇国副相公孙钤的赵志伟。]

       此时他身穿行政人员的衣服,背身于你,听见声音,转过头和你打了招呼,开启了正常流程采访“志伟老师,你现在有什么感受吗?”

  “有啊,当然有啊”边笑边摆了摆自己身前这身黑袍的衣领“这衣服一穿气质就上来了”你和一旁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你大部分的印象只是,他是饰演公孙钤的演员上,但不得不承认,这张脸是越看越好看。这时一旁前来的粉丝,递了一张刺客列传公孙钤的照片,请他签名。在签的时候,粉丝说他是第一季的老粉,之前入坑过钤离,但是因为第二季的原因退了,在看了第三季之后重新回了坑,你听着,在心里想正巧也替你省了一番绕梁苦,在他签完名,以笑谢过之后。

  你借机采访他“志伟老师对于刺客列传3的官配钤离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吗?”肉眼可见的他有一丝丝的慌张“感想...”你在旁边也有些尴尬,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

  “对于这个CP,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大家喜欢磕就好。”对于这个回答,你其实是有点小小的不满的,毕竟要你来采访的负责人是要你挑住重点访,好吸引流量。你在心中默默骂道“万恶的资本主义!”

  此时被你唤作志伟老师的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之后,越过你走了过去“哎——”你边走边向他前面望去,仔细一看,是查杰和熊梓淇。两人有说有笑,在你前面的赵志伟忽然停住,你把镜头给向他,他沉思两秒,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笑着走过去拍了拍查杰的肩膀,说道“慕容,你还记得那年杏花微雨,你和我说的来世再还吗?”

  “昂?”迟疑一两秒,查杰随后笑“你还没脱戏呀”

  赵志伟摆了摆手,满面笑容“不是,不提戏外也不提戏里,你上辈子欠我的,总得还吧?啊?”

    熊梓淇思量两秒,眼神从查杰和赵志伟的身上来回转,眼神微眯,感叹道“前世今生....?哦...前来讨债的呀”

  “什么?来讨债的,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一言,三人都笑逐颜开。

  你将这一幕录了下来,查杰将手放在赵志伟搭在他肩膀上的一只手上顺下,并双手握住眸中含着笑意回答“来呀来呀”,这股你CP在现实生活中成真了的美好事情,你终于体会到了,同时也有那种上天的感觉。

  熊梓淇假装嫌弃的后退两步“哎呦,你俩注意点儿!”查杰将手伸向那边“来呀,仲大人跟我再续前缘呀——”

  再续前缘?no!

  再世为敌?yes!

——

纯属虚构,为了满足我自己那无处安放的混蛋脑洞,抱歉,让各位受罪了!

墨清

脑洞: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孤王立慕容先生为瑶光郡主如何?”​此言出,两人皆惊;这是实摆着的试探,公孙钤看到本想替人说两句“王上!”却被陵光一个眼神止于口,只得干张口,眸看向慕容离,眼神多有些无奈。心叹一句,道“陵光国主,何必为难公孙兄,在下唐突。”​端行一君,缓缓道“在下只不过一介乐师,只因棋艺有幸得公孙先生赏识,于理...

如果第一季阿离随公孙去了天璇,会怎么样?

注:作者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脑洞和如果,如有不妥,还请左上角,ooc有,观看慎重!!

前言:天璇宫中不知何日起了传闻,说那位得丞相赏识的公孙先生,从天玑带回了带了一件乐师藏于府中,终日声乐相伴,朝中议声甚多,本就在情绪崩溃临界点的哭包,听言准备一探究竟!

“孤王立慕容先生为瑶光郡主如何?”​此言出,两人皆惊;这是实摆着的试探,公孙钤看到本想替人说两句“王上!”却被陵光一个眼神止于口,只得干张口,眸看向慕容离,眼神多有些无奈。心叹一句,道“陵光国主,何必为难公孙兄,在下唐突。”​端行一君,缓缓道“在下只不过一介乐师,只因棋艺有幸得公孙先生赏识,于理郡主之职在下担不起。”

好一个担不起,陵​光心冷哼道。

公孙钤看气氛不对​,心知何然。顾不得礼,辩解“王上,慕容与我确是如此,郡主一事请王上三思。”

对于这种情况,慕容离不是没预料到,只是近些日子过的太顺,以至于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在屏后,看到陵光身影的那一刻,忍住想拔出萧剑一了拼死的想法,细想,他与陵光,裘振是小时候的玩伴,陵光必悉然他的貌和性习,只怕来者不善,若贸然冲动行事,岂不恐着了道?

众人皆知,瑶光王室被逼殉国,他天璇如此早已成为众人的悠悠之口,此来想必也只是试探罢了,就算一眼认出想来也不好正面指出,如此想来紧握的手,这才缓缓从萧上放下。

陵光答非所问,惋惜道“孤王与裘振在小时候有个玩伴,孤王与他十分要好,还曾许下过誓诺”语气中带有几分悲痛,眼神是直勾勾的盯着慕容离“只可惜时光荏苒,孤王再也找不到他了。”见状,公孙接话“王上,您若是想念派人寻去,便是”陵光故作姿态,漠然“孤王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他死了。”此话一出,公孙愣住。他没想到,陵光居然如此直白,深知自己现无能为力,也只能了表歉意的看了一眼慕容离。后者接过眼神,却并无言语,而陵光嘴角上扬,干脆直接点明道“慕容先生和孤王的那位玩伴极其相似,让孤王有些产生错觉,仿佛人就在这里一样。”语气中夹杂的肯定,仿佛就在说我认出你了。

“一路走来有听说我与那瑶光王子长的相似,在国主之前,有不少人错认。国主之所以产生错觉,也应当理在。”认出我来了?我若不承认,又能拿我何。心里扬起一抹笑,表面色平淡;经一番试探下来,也无果,只好摆了摆手道“如此想来,倒是孤王认错了,还请慕容先生见谅?”心里暗暗想道哼,早晚把你逮住。

公孙钤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这空气中夹杂着的火药,是个人都能觉查,但无奈自己不知道从何下口,便只能干巴着眼看着。虽说陵光所想,他之前也有想过,但那日依丞相所说,吴将军亲目所睹瑶光王子殉国,难不成这人还能起死回生不成?云梦泽偶遇,解人围,与之对棋,这几日交谈往深,虽说不上知己,但也多番欣赏此人。

走到门口,又回之对望,道“今来传闻众多,慕容先生若还只是个乐师或是待棋的身份,怕是多有不妥。孤王所说一事,还请先生多有考虑。”还未等他先出言,公孙抢先道“王上有心了,等慕容来日想好,臣再进宫禀言也不迟。”从容一笑,使得那人也无话可说,慕容离借此机会,巴不得赶紧加把力,把这座神送走,说到底还是应了那句,伴君如伴虎,若是时间长谁又能知接下来又会怎样试探,端行一礼道“国主一言,我已知,还请给我时间,思量一番,在做答复。”

钧天小剧场(伪)——

​陵.丧偶人士.阴阳怪气.光:公孙副相,你的礼不可废呢?这么快就慕容慕容的叫上了?

公孙钤:王上臣也是一时心急​!

​陵.丧偶人士.阴阳怪气.光:一时心急啊——(拉长尾音)

慕容离:.......​

少帅夫人

【钤离】达拉崩吧

极度ooc!慎入!!!


感谢 @-冰冻希鲮鱼- 友情出演(日常坑闺蜜


准备好了吗?!


分配角色:

公主:慕容离

年轻人:公孙钤

巨龙:仲堃仪

国王:陵光


友情客串:

齐之侃,蹇宾,执明,孟章


演唱:雁子,淑芬

下面正文————————


雁子: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方方土(比耶)

淑芬:带来灾难带走公主又消失不见

小齐:哦,慕容先生被仲大人绑架了!!

包子:关我P……啊,不是,快!!派人!去救公主

雁子:王国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淑芬:他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

极度ooc!慎入!!!


感谢 @-冰冻希鲮鱼- 友情出演(日常坑闺蜜


准备好了吗?!


分配角色:

公主:慕容离

年轻人:公孙钤

巨龙:仲堃仪

国王:陵光


友情客串:

齐之侃,蹇宾,执明,孟章


演唱:雁子,淑芬

下面正文————————


雁子: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方方土(比耶)

淑芬:带来灾难带走公主又消失不见

小齐:哦,慕容先生被仲大人绑架了!!

包子:关我P……啊,不是,快!!派人!去救公主

雁子:王国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淑芬:他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雁子:国王非常高兴(才怪),忙问他的姓名

包子:What's you name ?

公孙:我叫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包子:是不是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公孙:啊对对对,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煎饼:6


雁子:天璇副相公孙,骑上最好的马,带上大家的希望从天璇出发

公孙:沃日!

执明:一定要把阿离带回来——

公孙:站着说话不腰疼——

淑芬:战胜……emmm……战胜遖宿来袭,获得十二金币

毓埥:???

雁子: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执明:应该是无数口红印吧

公孙:???

雁子:偏远美丽天枢,打开所有宝箱,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葱:……内个,宝箱里是仲上大夫的纯钩。。

方方土:你不是有墨阳吗?!

公孙:再多拿一把也算好事

雁子(拉开快要打起来的两只):你们再出戏我就不唱了!!!

淑芬:闯进一座山洞,公主和可怕的巨龙!英雄拔出墨(纯)阳(钩)

雁子:巨龙说

方方土:我是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公孙:???

方方土: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公孙:是不是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雁子:……这么说……

煎饼:好像也没问题……

淑芬:继续继续!

雁子:于是,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砍向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方方土:???不是爱喝假酒,会跳极乐净土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吗?

执明:但是这么说更真实。。

雁子:继续继续,然后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咬了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公孙:挖槽!!仲兄你咬轻点!!!

方方土(紧咬):……

公孙(拿剑猛戳):……

方方土:卧槽,我的纯钩!

葱(捂脸):……

雁子:……且看我在台上敏捷的左躲右闪~


淑芬:最后,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他战胜了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

雁子:救出了高冷美丽热爱搞事的天权兰台令慕容离

淑芬:回到了虽然王上颓废但国力还是很强盛并且原为钧天附属国的天璇

雁子:国王听说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打败了喝完假酒就耍酒疯还薅葱的天枢上大夫仲堃仪,就把高冷美丽热爱搞事的天权兰台令慕容离嫁给了为人正直撩遍钧天还有挑染的天璇副相公孙钤!

包子:……孤王甚是欣慰,带着孤(劳)王(资)的祝福结(滚)婚(蛋)吧

雁子:公孙副相仙女阿离性福的像个童话,他们还没有孩子更别提长大,所以我不造孩子叫啥。。。


。。。。。。一片寂静。。。。。。


陵光:歪,错别字。。

孟章(默默鼓掌)……


完。。。

END。。。

敬请期待《白雪公主》



少帅夫人

  但是这不是你虐我的理由。。。

  怎么感觉钤离给逆了。。。。啧啧啧。。。

  

  所以钤离只能是be美学了是吧。。。

  但是这不是你虐我的理由。。。

  怎么感觉钤离给逆了。。。。啧啧啧。。。

  

  所以钤离只能是be美学了是吧。。。

如初絮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合我朋友开了个合集,接刺客列传的二

 指路→刺客列传三 

  @墨清 问我对于总章cp有没有什么想法?我俩都是杂食,但我是比较偏向权谋的,CP什么的是副的。所以就很难让人抉择,之后我就抽了转盘,写上几个,我俩之前磕过的,其中包含原创人物“晟”x阿离的,然后第一个就抽到了钤离,君子与美人✨

 由于是后续,在写文之前又重刷了刺客列传,之后我看花絮磕了钤离,该说不说这就是缘分?

  就连后文CP也是钤离,副cp的位置给了晟离,微向cp骁离。

  然后就是还有结局里的be或者是长相守,其实这俩都是一个结果,就是双嘎😂

 入了刺客圈也有几年了,最近联合我朋友开了个合集,接刺客列传的二

 指路→刺客列传三 

  @墨清 问我对于总章cp有没有什么想法?我俩都是杂食,但我是比较偏向权谋的,CP什么的是副的。所以就很难让人抉择,之后我就抽了转盘,写上几个,我俩之前磕过的,其中包含原创人物“晟”x阿离的,然后第一个就抽到了钤离,君子与美人✨

 由于是后续,在写文之前又重刷了刺客列传,之后我看花絮磕了钤离,该说不说这就是缘分?

  就连后文CP也是钤离,副cp的位置给了晟离,微向cp骁离。

  然后就是还有结局里的be或者是长相守,其实这俩都是一个结果,就是双嘎😂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1(刺客现代文)

        慕容离劝说道:“阿钤,你听我一句劝,阿陵生性倔强,倘若你执意要带他回来的话,怕是会适得其反,倒不如按照原先约定好的那样,让他照顾执明一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为止,再说了,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你就算把他带回来又怎样,你总不能把他关起来吧!”

  “阿离,你的话言之有理,就听你的,按照原先说好的让阿陵照顾执明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慕容离的劝说让公孙钤改变了原先的主意。

  慕容离宽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阿陵已经成年了,他的决定我们也不能过多的干涉。”

  公孙钤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是在我...

        慕容离劝说道:“阿钤,你听我一句劝,阿陵生性倔强,倘若你执意要带他回来的话,怕是会适得其反,倒不如按照原先约定好的那样,让他照顾执明一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为止,再说了,脚长在他自己身上,你就算把他带回来又怎样,你总不能把他关起来吧!”

  “阿离,你的话言之有理,就听你的,按照原先说好的让阿陵照顾执明直到他的圣诞假期结束。”慕容离的劝说让公孙钤改变了原先的主意。

  慕容离宽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阿陵已经成年了,他的决定我们也不能过多的干涉。”

  公孙钤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是在我心里,阿陵永远是小时候那个跟在我后面喊表哥的小男孩。”

  ————————————————————分割线————————————————————

        这天下午,毓骁收到了朋友寄来的两张音乐会门票,于是他决定邀请子煜一起去看,但是又不知如道何邀请他。

        ……

        “我应该用什么理由邀请子煜,才能让他答应和我一起去听音乐会呢?”毓骁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两张音乐会的门票很是烦恼,他既想邀请子煜一起去听音乐会,又担心这样做会让子煜被公司里的其他员工说闲话。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0(刺客现代文)

        公孙钤回答道:“临时有事就取消加班了。”

  “什么事情啊?”慕容离一脸好奇的看着公孙钤,他顿了顿又询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刚刚我去天枢医院了,”公孙钤边回答慕容离边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但是医院前台的护户员说执明昨天就出院了。”

        慕容离反问道:“难道你是为了去天枢医院而特地取消加班的吗?”...

        公孙钤回答道:“临时有事就取消加班了。”

  “什么事情啊?”慕容离一脸好奇的看着公孙钤,他顿了顿又询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刚刚我去天枢医院了,”公孙钤边回答慕容离边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但是医院前台的护户员说执明昨天就出院了。”

        慕容离反问道:“难道你是为了去天枢医院而特地取消加班的吗?”

        公孙钤点头承认,他顿了顿又说道:“而且阿陵也不见了,我打他手机也没人不接,我觉得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慕容离说道:“阿钤,我看是你想多了。”

        公孙钤说道:“那个名模莫澜去酒店找我,要我好好留意阿陵,要是别人我还可以不相信,但是莫澜喜欢执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想他之所以会这么说,一定是因为阿陵跟着执明一起回天权农场了。”

        慕容离说道:“就算是又如何呢?阿钤,既然你已经答应让阿陵照顾执明,那么在他的圣诞假期结束之前,你要是反悔的话就会被阿陵说你言而无信了。”

  公孙钤斩钉截铁的说道:“就算被说言而无信我也要去把阿陵给带回来,阿陵心思单纯,他不是执明的对手,再加上那个莫澜,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我怕阿陵到时候吃亏。”

少帅夫人

钤离相性一百问(下)

嘿嘿嘿,没想到吧,我更了~

 @黎晚缚荆 


极度ooc,唯粉慎入


(在钧天众人的支持下,雁子小盆友继续来当主持~)


另:文中出现的英文自己翻译,不然审核不允许。。。

还有省略的我觉得同志们你们应该能看明白


————————————我叫分割线————————————


正文开始!!!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公孙:我是攻,无异议

慕容:我也想当攻。。。

公孙:第一季都说好的,不能改。。。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公孙:因为我比他大


(台下)

仲:公孙兄老牛吃嫩草啊

齐(白眼):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嘿嘿嘿,没想到吧,我更了~

 @黎晚缚荆 


极度ooc,唯粉慎入


(在钧天众人的支持下,雁子小盆友继续来当主持~)


另:文中出现的英文自己翻译,不然审核不允许。。。

还有省略的我觉得同志们你们应该能看明白


————————————我叫分割线————————————


正文开始!!!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公孙:我是攻,无异议

慕容:我也想当攻。。。

公孙:第一季都说好的,不能改。。。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公孙:因为我比他大


(台下)

仲:公孙兄老牛吃嫩草啊

齐(白眼):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蹇:就是,天枢王才16岁。。。

执:你就把葱薅了

众人:禽兽!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公孙:满意

慕容:不!

雁子:来自小受的傲娇~


54 H is first place?


仲:这题我会,是浮玉山!

钤离:......


55 当时的感觉?


公孙:这是能说的东西吗?!作者你不怕被屏?!

慕容:为什么要去管那个

雁子:……6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公孙:家美不外传~这是家事

陵光:家事(是)国事(是)天下事

执明:同理+1

慕容:......歪理十八条。。。

雁子:没有真理


57 当时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公孙:慕容 I Love You~我们在一起叭~【飞吻】【飞吻】

仲(微笑):这不是我认识的公孙兄

光:孤王正经的副相去哪了?!


58 H times per week?


公孙:emmm......如果我说一年做不了几次你信吗

雁子(蜜汁微笑):我信,我当然信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Several times a week?


公孙:每周多来上几次

雁子:......

慕容:作者你确定审核能通过?

乱入的某作者:......mmp!


60 So, what kind of H is it?


公孙:......我是君子......

雁子:不,你不是

慕容:你猜~

雁子:......不,阿离这不是你的人设!


61 自己最min gan的地方?


钤离:这是可以说的吗?!下一问!!!


62 对方最min gan的地方?


钤离:.....


(台下)

蹇 · 搂着小齐得意洋洋 · 宾

孟章:......咱收敛一点,天玑王

艮墨池(抱着先生的假酒暗自垂泪):妈的死给!

执明:其实我觉得,你跟你师弟凑合一下也不是不行

艮墨池(华妃式白眼):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63 Describe the other person in H in one sentence.?


公孙:面若桃花,娇羞动人,嗯,好吃!

雁子:......

仲堃仪:......公孙兄你清醒一下,再这样审核就过不去了。。。


64 坦白的说,Do you like H?


慕容(傲娇脸):怎么可能

公孙:还(我)可(喜)以(欢)

雁子:好呗,你们说啥就是啥


65 In general, the place of H?


慕容:客栈

仲堃仪:因为客栈隔音不好所以都走光了

齐之侃:我可以作证


66 The H place you want to try?


慕容:。。。我觉得只要不是太离谱的地方应该能接受

公孙:嗯,客栈比较刺激。。因为隔音效果不好所以慕容只能强忍着,那个表情很带感


(台下)

陵光:......公孙钤你今天究竟被什么附体了!!!

执明:这车开的都快赶上天枢了。。。

齐之侃:哦,终于有人帮仲大人分担禽兽的罪名了

孟章:......???

蹇宾:天枢也终于不再是”节操掉光的国家了“

孟章:你食不食油饼

执明:他自己就是个饼啊


67 Is the shower before or after H?


慕容:做完之后。我有洁癖。。


68 有什么约定么?


慕容:一晚上不许超过四次

雁子:......你们再这样就真审核不过了。。。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关系么?

钤离:没有


70 对於「f you can't get the heart, you must at least get the body」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慕容:反对

公孙:但仲兄是会同意的

仲堃仪:???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qj了,您会怎麽做?


公孙:杀了他

慕容:......我想应该不会,除了仲大人

仲堃仪:???我除了葱其他的都不吃!!!


72 Will you feel embarrassed before H? Or afterwards?


慕容:会有一点


73 If a good friend said to you, 【I'm lonely, so it's only tonight, please …】 and asked for H, would you?


雁子:怎么莫名想到了天璇的那个侯爷。。。

陵光:......

慕容:会先给他来上一棍

公孙:礼貌拒绝,并表示,劳资是有家室的人了,你有我媳妇长得好看吗?!


(台下)

齐之侃:先为天璇王掬一把辛酸泪

孟章:你们天璇真。。富有激情。。。

蹇宾:你们天枢不也是吗

孟章:。。。你们天玑还好意思说?!本王都忍不住心疼单身狗国师!整天被迫塞狗粮!

蹇宾:呵,本王也替你们心疼一下苏上卿,整天被怼就算了还要看你们秀恩爱!

若木华&苏翰:这个时候我们到底该不该说话......

苏严(蹲在角落默默吃瓜):有幸观看国主们的撕逼现场......

同样蹲在角落吃瓜的艮墨池:妈的死给


74 Do you think you are good at H??


慕容:不╭(╯^╰)╮。。。。

公孙:还行

雁子:嗯,还刑


75 那麽对方呢 

【同上】

76 What do you want the other person to say at H?


公孙:我还要

雁子:。。审核真不过去了。。。


77 您比较喜欢对方的哪种表情?


公孙:害羞

慕容:我反正看不到无所谓


78 Do you think it's OK to be H with someone other than your lover?


钤离:达咩!!


79您对S///M有兴趣吗?


慕容:没有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了,您会?


公孙:不可能

慕容:那就是他外面有人了,给他几棍!

公孙:QAQ嘤嘤嘤


81 您对qj怎麽看?


慕容:雨我无瓜

公孙:国防不周到

雁子(瞟向方方土):......


82 The more painful thing in H is that?


公孙:只让做一次


(台下)

齐之侃:公孙副相什么时候这么会开车了

陵光:肯定是让你们天枢的假酒熊教坏了

蹇宾:小齐,以后离他远点


83 在迄今为止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慕容:兴奋到没有,如果说焦虑的话......好像也没有。

雁子:《说了又好像没说》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吗?


慕容:没有。。。

公孙:慕容,你说说你,怎么跟个x冷淡一样

慕容:给你睡就不错了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请自动脑补】

86 攻方有过qiang bao的行为吗?

公孙:没有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慕容:他要是敢我就先给他几棍

孟章:本王觉得这办法不错


88 对您来说,「As an H objectAs an h object」的理想是?


公孙:这个就很理想,长得好看身材也好,脾气也很好

仲堃仪:这不是我认识的公孙兄(微笑)

陵光:这不是我认识的公孙副相(微笑)

雁子:裘振——一个完美诠释沉默是金的男人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公孙:肥肠符合

慕容:符合


90 Have you ever used props in H?

钤离:......没有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慕容:浮玉山结盟那会儿,当时可能才17,8岁吧

公孙:还好成年了。。。不然就跟仲兄一样了

雁子: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台下)

蹇宾:你们天枢的假酒熊真是。。。

孟章:我不认识此人,栓Q

执明:哦,气氛突然好压抑

陵光:what are you doing?

执明:说实话本王并不是有意针对你们,但之前本王刷b站(???)看到一堆邪教把本王吓得不轻

蹇宾:就比如?

执明:萧然和孟章。。。

仲堃仪:???慕容离快把你们瑶光的人领回去!!!

陵光:再比如?

艮墨池:公孙钤跟孟章

仲堃仪:......你这是要气死为师!!!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钤离: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慕容:额头吧

公孙:嘴($b゚3゚b$)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公孙:让慕容主动是不可能的


95 The best thing to please each other when H is?


公孙:少做几次

慕容:多做几次

公孙: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96 当时会想些什麽呢?


公孙:今晚做几次

慕容:今晚要做几次

某作者:完了审核别想通过了

雁子:这车开的和天枢一样明目张胆


97 一晚的次数是?


慕容:两三次吧


98 H, do you take off your clothes yourself, or do you want the other person to help you take them off?


公孙:我帮慕容脱,他容易害羞


99 For you, H is?

公孙:只要是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

雁子:歪,ooc了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公孙:清浅流年,唯爱相依,唯你相依。褪尽风华,我依然在红尘深处守望你。慕容,吾心悦你。

慕容(大概可能是害羞了):公孙兄,吾亦如此。

雁子:……嗯,鼓掌


(台下)

陵光:开了这么多次车,终于正经一会了

仲堃仪(幸灾乐祸脸):不知道审核能不能过

作者:......啊啊啊你们不要再说了!!!

毓埥:对了作者,下一次能不能给本王也找个对象?

作者(瞟):天璇有个姓艮的单身dog,你要不要?

慕容:不仅是单身狗,还是个灭国吉祥物

陵光:仲先生的弟子,算天枢的!!

仲堃仪:这徒弟我不要!!!不要!!



小剧场——帮助单身dog找对象

作者(看):对了,天枢苏上卿有个侄子你要不要

苏严:......达咩达咩!

毓埥(突然沉默):......还有别的选择吗

陵光:啟昆呢?

蹇宾:有没有一种可能,啟昆他喜欢的是裘振。。。。。。

陵光:......就苏上卿的侄子!你爱要不要,劳资才懒得伺候!!

作者:艮艮要不你和你师弟凑合一下?

陵光:遖宿王不是还有个弟弟吗,就他了,

骆珉:那我呢?

仲堃仪:你跟天权那小胖过去!

作者:但我还是觉得骆珉和艮墨池更好嗑。。。

众人:......

作者:。。同人文看多了,报意思,呵呵。。。。

毓埥:所以本王的对象到底是谁啊!!!




麻痹,老福特你要是再屏我就祝你命丧图钉之手!!!

就酱吧,我尽力了。。。心累。。。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3(刺客现代文)

  “不用了,就是场面上形式主义一下,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在家休息就好,”公孙钤接过公文包之后在慕容离的右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我忙完会尽快回来的,晚上见!”

  慕容离微笑着叮嘱道:“开车小心!”

        “我知道!”公孙钤微笑着答应慕容离,接着他便向外走去。

        ……

        “阿煦,要去寺庙里祭拜的东西都准备好...

  “不用了,就是场面上形式主义一下,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在家休息就好,”公孙钤接过公文包之后在慕容离的右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我忙完会尽快回来的,晚上见!”

  慕容离微笑着叮嘱道:“开车小心!”

        “我知道!”公孙钤微笑着答应慕容离,接着他便向外走去。

        ……

        “阿煦,要去寺庙里祭拜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在目送公孙钤离开之后,慕容离这么询问刚从厨房走出来的阿煦,因为今天他要去寺庙替家人祈福。

        阿煦回答道:“都准备好了,夫人!”

        慕容离说道:“那我们走吧!”

  “那我去把东西拿来。”说罢,阿煦转身走向厨房。

        ……

  “阿煦,我跟你一起去拿。”慕容离随后跟随阿煦走进厨房。

        ————————————————————分割线————————————————————

        与此同时,执明一行人刚刚抵达天权农场。

  “哇!这里的景色好迷人,好像仙境一样!”陵光透过车窗观赏整个天权农场的风景,因为现在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所以他可以看到一串串紫色的葡萄垂挂在葡萄架之下仿若一颗颗紫色的钻石长在葡萄架下面。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2(刺客现代文)

  与此同时,莫澜刚刚抵达天枢医院,当他走进执明的病房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护工在整理病床。

        “执先生呢?他去哪里了?”莫澜直接询问那个护工。

        “执先生已经出院了!”护工刚整理完病床。

        护工话音未落,莫澜便急忙向外走去。...


  与此同时,莫澜刚刚抵达天枢医院,当他走进执明的病房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护工在整理病床。

        “执先生呢?他去哪里了?”莫澜直接询问那个护工。

        “执先生已经出院了!”护工刚整理完病床。

        护工话音未落,莫澜便急忙向外走去。

        ————————————————————分割线————————————————————

  再说公孙钤和慕容离,他们还不知道陵光跟执明一起回天权农场的事情。

        陵光是因为担心公孙钤知道他要跟执明回天权农场之后会不允许,所以便没有告知他们。

        “阿离,今天下午酒店有个会议要召开,所以晚餐你就不要等我一起吃了。”在天璇酒店上班之前公孙钤这么对慕容离说。

  而身为天璇酒店董事长的慕容离,除了每个月一次的董事会议那天会去上班,其他时间都不用去上班。

  慕容离边帮公孙钤打领带边询问道:“要很晚吗?”

        公孙钤回答道:“可能吧,毕竟这是我继任天璇酒店总裁以来的第一次正式召开股东大会,不可太过轻率了。”

        “也对!”打完领带之后,慕容离又把公文包递给公孙钤,“不过既然是股东大会,那我这个董事长是不是得出席一下?”

束戈

燃尽一夜的灯

  【钤离篇】

  这些时日不太平,我这小店门口鬼来鬼往,却偏偏似见不到这里一般,都像是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逃走了。嘿,倒真是稀奇,往常只有我嫌弃别人的份儿……


  那些鬼魅究竟在害怕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本店近来为了维持生计,决定要去接人间的请求了。想来这是件大事,得好好将消息散播出去,也免得我怀中这只不安分的猫想要弃我而去。


  早早地搬了张椅子坐到店前,也预料到定没什么生意,却不曾想有个路过的短命鬼偷了我的铃铛,我气冲冲地过了奈何桥去告状,告了一天一夜,那管事的也不长眼睛,一口水都不让我喝。我慢...

  【钤离篇】

  这些时日不太平,我这小店门口鬼来鬼往,却偏偏似见不到这里一般,都像是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逃走了。嘿,倒真是稀奇,往常只有我嫌弃别人的份儿……


  那些鬼魅究竟在害怕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本店近来为了维持生计,决定要去接人间的请求了。想来这是件大事,得好好将消息散播出去,也免得我怀中这只不安分的猫想要弃我而去。


  早早地搬了张椅子坐到店前,也预料到定没什么生意,却不曾想有个路过的短命鬼偷了我的铃铛,我气冲冲地过了奈何桥去告状,告了一天一夜,那管事的也不长眼睛,一口水都不让我喝。我慢悠悠垂死般回了店,就看到位公子站在店内,眼睛紧盯着我的藏画,似乎很是欣赏。


  “在下叨扰了。”


  这人甚是懂礼,我点了点头让他坐下,正准备问他有何贵干?他却径直走到画前问我:“敢问此画是何人所作?”


  我瞥了一眼没好意思说,咳了咳嗓子希望他识点趣儿,那人就笑笑退到一旁坐下。


  “画上的是我的一位故人。”他轻轻地开口,似乎在怀念着什么。


  我心道又来了,果然主动寻到此处的人都是为了那个人。我想不明白,自然也不会告诉眼前人这画是某年我去瑶光有位公子送我的,那人是瑶光有名的画师,只是听闻生了重病,我接了他的画,也知晓了这人的结局。


  画上之人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是何人?直到遇到了那个人,他一找到我就与我做了一个约定,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某些因缘从开始就注定了。


  “你想见他?”我反问这个人。


  他轻轻笑道:“在下公孙钤,只是为了消除一个约定。”


  我没有问他是何约定,大抵就是一个“情”字。


  “你想看些什么?”


  “一些我不曾知道的经历,寻至此处皆是因为有所耳闻,你听了我的名字总该想起的。”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公孙钤竟不是一无所知,只是我受人所托,什么因种什么果,我不敢轻易改变。


  炉子里的熏香袅袅飘散到那幅画上,我点燃了那盏琉璃灯,耳边回响起那人说过的话。


  画师描摹着山水,山水深处有人家,却不见一丝烟火气。名士风流要如何绘于纸上?画师蹙着眉看向远方。远方山清水秀,有人抚琴,有人弄箫,有人高声歌唱。瑶光的小王子捧着书卷在前面跑着,脸上红扑扑一片,直撞进画师的怀中。


  “先生。”小王子抬起头,揉皱了衣裳,怯生生地不知所措。


  “莫要摔了,这是何处讨来的书?这般迫不及待?”


  慕容黎一下子笑了,接过画师手中的书道:“今日父王赏我的,先生你看看,阿黎是不是可以讨个奖赏?”


  “你呀,是想讨得什么奖励,可莫惹恼了兄长。”


  “才不会呢,今日兄长定是高兴。”慕容黎捧着书行了一礼就连忙跑向正在树上休憩的人。


  许是那人早知道慕容黎来了,从树上一跃而下道:“白先生定是在父王面前称赞你了,阿黎讨得什么书?怎么就认定了我会奖赏你呢?”


  “全是各种兵器介绍,这可是我亲自去挑的。”慕容黎打小聪慧,对于兄长们的爱好了如指掌。


  那人有些意外,摸了摸慕容黎的头笑着道:“小阿黎想要什么?”


  “出宫,去玉衡!”


  父王定是不会允许他去的,但是兄长可以偷偷带他去,慕容黎很久以前就很想去玉衡看看,总被父王以各种理由拒绝。


  公孙钤看到画布上颜色变化,转而变成了一轮孤月,他与慕容离并肩而行。公孙钤记得那日他曾问过慕容离是否愿意随他去天璇?而今想来,最不该说这句话的人是自己。


  孤月在不断地变化,折射出一湾水色,湖心亭中他看见了慕容黎的笑脸,对面坐了一个蓝衣公子,正在为慕容黎煎茶,茶香氤氲,也不知究竟说了些什么,慕容黎转而有些生气地偏过了头。


  相似的亭中,亭外雨声淅沥,水面漾起波纹,他与慕容离在此手谈。初见慕容离时公孙钤就认定了此人绝不平凡,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吸引着他,不论是天玑开国大典的惊艳还是慕容离独自一人立于水榭边的孤冷,明明不同的身份合该远离,他却在这之中感受到了那么一些被慕容离隐藏起来的名士风流。


  光风霁月,确是配得上慕容离的。


  他不自觉地靠近,不自觉地在意,心里却蒙上一层疑虑。公孙钤的身份就注定了他行事不能任性,即使是君子之交,合乎礼数也就罢了,若是与国家大事扯上联系,那才是他的罪过。


  公孙钤不得不承认,一开始他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想帮一帮慕容离的。只是这举手之劳中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意思,他只当他是乐师,是个可怜人。这样从小灌输的阶级思想早已在他心中埋下种子,慕容离的才情,欣赏之余难免可惜。


  这样的私心他本不该有,偏偏动了心思就忘不掉。后来慕容离去了天权,公孙钤甚是不解。那时的他总觉得这人是被胁迫了,总之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否则怎会不愿与他去天璇。天璇,他总能庇护得了慕容离的。


  可笑的想法让公孙钤摇摇头轻叹,又忍不住抬头看着画布上的变化。他记起来了,他已是一缕残魂,路过的判官道他执念太深,让你了解了心愿,无牵无挂后投个好胎。他一生两袖清风,是真正为民为国的好官,功过都记载得一清二楚,既容不得改变又容不得抹杀。


  慕容离的毒又怎能真正杀死他呢?公孙钤想到了这个事实又觉得实在不值。人的肉体固然要消弭于世间,灵魂却可以游荡百年。可惜他并没有时间去见证历史的变迁,他要消去那些执念,消去与慕容离的约定,如此才算是不相欠。


  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不知怎的公孙钤就想到了这句话。画布上是慕容离在告诉他真相,慕容离对他许下了来世,可公孙钤却不敢接。这般沉重的约定,既困住了他,又害了慕容离。


  公孙钤游荡人间的这些时日,也曾去过浮玉山,他记得那时他与慕容离并肩站在浮玉山头,俯瞰着瑶光的断壁残垣。他说着胜利者的话语,却从来没有体会过真正遭难的那一方是何感受?谅他为国为民,却不能真正体会到百姓疾苦。


  百姓何惧那些贫苦?一时本就改变不了的事实,才需要统治者去治理。战争呢?战争是彻底摧毁希望,让那些清贫的生活都成了奢望。


  公孙钤这辈子是体会不到国破家亡的感受了,他也看到了,画布上渐渐呈现的是天璇灭国的场景。原以为会伤心,会痛苦,公孙钤认真感受着自己的每一丝情绪,才发现这是麻木。


  或许他一早就看透了天璇的未来,又或许是他心中明白,乱世里没有亏欠一说,他的私心却让他觉得终究是天璇欠了瑶光。成王败寇,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他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画布上见到了那些他不曾见过的光景才会惊讶。


  慕容离这样的人,即使落魄了也终究与那些俗人不同,他在那时已被吸引。如今见到慕容离治理瑶光的场景,竟有些恍然,原来慕容离终究是被他小巧了。这样一个人,又何必要与他定下来事之约呢?于公他们不再相欠,于私,公孙钤看着百姓们言笑晏晏的样子,倒觉得这才是天命所归,他本不信命的。


  他越看越舍不得离开人间,他想自己为何不敢去看那历史变迁呢?公孙钤究竟在害怕什么?明明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知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却姗姗来迟,错过了很多年。这些年里他浑浑噩噩在人间边境游走,复杂纠结的情绪几乎要让他魂飞魄散了。


  黑影掠过,一阵风吹灭了灯火,公孙钤睁开眼,脸上虽是笑着却泪流不止。


  “你还要消除约定吗?”我看着他有些害怕,料想此人莫不是疯了。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最后见了什么光景,灭灯的罪魁祸首却在一旁舔着手指装无辜。


  我这小店的规矩便是顺其自然,今日却多嘴想知道眼前这缕残魂的选择。其实当年慕容离告诉过我的选择,但如今我却希望能多一个。


  “消除,当然要消除了。”


  “不后悔?”


  “不后悔。”公孙钤看着这幅画,手指忍不住抚上画中的人。


  “若是消除了,或许你们几世轮回都不得相见。”我小声提醒道。


  “那便是最好的结局。这画可以送我吗?”他虽是问我,眼睛却一刻都没离开过这画。


  “你若是喜欢,我就割爱了。”我故作大方,装作不在乎。


  公孙钤朝我道谢,拿着画走了。我站在门口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知道这个人再也不会到这儿来了。有一瞬间我脑海里闪现了一个场景,那是一方庭院,院中人躺在椅上看着花叶凋落,抚着怀中的画,微笑着闭上了眼睛,结束了此生。


  公孙钤不知道的是,那画实际上是我顺手牵羊从画师那里得来的。画师生了重病,时日无多,我原想要救他的,可那时瑶光灭国的消息传到了这浮玉山中。那人看着我道:“瑶光已是成为历史,他是瑶光的人,又怎么能在天璇过得舒心呢?”


  我一气之下烧完了他的画作,偏偏舍不得这一幅。直到慕容离找到了我,我才知道,我与他本就要见面,不是我选择了慕容离,而是一开始我就被这个人,不,这幅画所吸引了。


  约定啊!我却一点也不想消除和那个人的联系,尽快我无能为力,尽管我还在坚持信守承诺。


  小黑猫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叼起琉璃灯就挂到了檐铃旁,黑压压的怨气来了又散,我站在门前看了又看,下一次开张是何时啊?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0(刺客现代文)

  “阿陵是我的表弟,我自然是相信他,可是执明呢,我没有办法信任于他。阿离,或许你会认为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凭我跟他这种敌对的关系,不得不使我这么想。”公孙钤还是放不下对执明的芥蒂,但是比起过去已经好很多了。

  “相信我,执明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以他的实力,如果要报复的话,三年前他就可以行动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等待。”慕容离握住公孙钤的手给他自信。

  然而慕容离错了,他不知道其实三年来执明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公孙钤报仇的机会,只是这一次的意外让执明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公孙钤...

  “阿陵是我的表弟,我自然是相信他,可是执明呢,我没有办法信任于他。阿离,或许你会认为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凭我跟他这种敌对的关系,不得不使我这么想。”公孙钤还是放不下对执明的芥蒂,但是比起过去已经好很多了。

  “相信我,执明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以他的实力,如果要报复的话,三年前他就可以行动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等待。”慕容离握住公孙钤的手给他自信。

  然而慕容离错了,他不知道其实三年来执明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公孙钤报仇的机会,只是这一次的意外让执明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公孙钤微笑着说道:“阿离,谢谢你一直不离不弃的陪在我身边,我公孙钤这辈子能够娶到你,夫复何求。”

  ————————————————————分割线————————————————————

        另一方面,毓骁正开车和义务一起送执明和陵光回天权农场。

        子煜坐在副驾驶座上。

        执明和陵光一左一右坐在后车座上。

        ……

  正在开车的毓骁询问道:“表哥,你的车预备怎么办?是我帮你开回你的花园洋房还是让裘振过来帮你开回天权农场?”

  “你明天帮我开回花园洋房吧,反正现在我也用不到了。”执明的语气里有些许的失落感。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9(刺客现代文)

  “真是的,浪费我这么多时间!”一走出时装发表会现场的大门,莫澜就这么抱怨刚才那群记者,接着他就开着自己的轿车向天枢医院赶去。

        ————————————————————分割线————————————————————

        再说公孙钤,自从那天答应让陵光继续留下来照顾执明之后,他就一直不放心。

  虽然公孙钤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身为妻子的慕容离却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

  “阿钤,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

  “真是的,浪费我这么多时间!”一走出时装发表会现场的大门,莫澜就这么抱怨刚才那群记者,接着他就开着自己的轿车向天枢医院赶去。

        ————————————————————分割线————————————————————

        再说公孙钤,自从那天答应让陵光继续留下来照顾执明之后,他就一直不放心。

  虽然公孙钤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身为妻子的慕容离却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

  “阿钤,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去看看阿陵的。”正在陪公孙钤视察天璇酒店的慕容离突然这么对他说。

        “阿离,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听到慕容离的话之后,公孙钤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慕容离接着说道:“阿钤,虽然你没有说,但是这几天我看得出来,你很担心阿陵,而且你其实不太愿意阿陵留在执明那里的。”

  “阿离,你把我看得这么透彻,让我连一点伪装的余地都没有,”公孙钤顿了顿又说道,“不过,阿陵留下也只是尽一份心意罢了,当然不会有事了,我只怕他一时任性会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慕容离安慰道:“你放心,阿陵虽然有时候会有点任性,但绝对不是一个会闯祸的人。”

江月芷

【钤离】【钤堃】浅整一个活(纯玩梗无恶意)

  仲堃仪:“慕容离,如此行事,以后你可别后悔。”

  慕容离:“我连自己心爱的人都可以亲手毒死,有什么可后悔的。”

  公孙钤:“...还是装死吧”

  仲堃仪:“慕容离,如此行事,以后你可别后悔。”

  慕容离:“我连自己心爱的人都可以亲手毒死,有什么可后悔的。”

  公孙钤:“...还是装死吧”

少帅夫人

钤离相性一百问(上)

cp:钤离    

主持:雁子(我oc)


雁子(一本正经):额,大家好,欢迎各国国主能有时间来看我们的钤离相性一百问,下面欢迎我们今天的主角入场!!!

乱入的某作者:诶我为啥老打错拼音呢???

(BGM:溯洄)

慕容离(面无表情):......

公孙钤(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叫我分割线————————————


正片开始!!!


1、请问您的名字? 


公孙:天璇副相公孙钤

慕容:天权兰台令慕容离

雁子:这对可以,直接跨国恋

钤离:你当我们愿意啊!!!...

cp:钤离    

主持:雁子(我oc)


雁子(一本正经):额,大家好,欢迎各国国主能有时间来看我们的钤离相性一百问,下面欢迎我们今天的主角入场!!!

乱入的某作者:诶我为啥老打错拼音呢???

(BGM:溯洄)

慕容离(面无表情):......

公孙钤(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叫我分割线————————————



正片开始!!!


1、请问您的名字? 


公孙:天璇副相公孙钤

慕容:天权兰台令慕容离

雁子:这对可以,直接跨国恋

钤离:你当我们愿意啊!!!


2、年龄是? 


公孙:22

慕容:18

(其实我也不造他俩多大于是就随便编了个数)



3、性别是? 


钤离:男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慕容:不爱说话

公孙:自认为完美。吧......

5、对方的性格? 


公孙:我是愈发捉摸不透慕容了

慕容:温文尔雅,挺好的


下面那群人:

仲堃仪:意料之外一点都不滑稽

孟章:这才刚开始你想怎样?!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天天开车!

忍不住乱入的某作者:为啥我光打错拼音?!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公孙:天玑云蔚泽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公孙:清纯善良不做作

慕容:温文尔雅

雁子:。。。。。。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公孙:慕容哪点都是好的

慕容;温文尔雅

雁子:打个赌,后五十问绝对不会出现温文尔雅这个词

仲堃仪:我赌苏上卿八百年单身,后二十问就出现不了了

苏瀚:???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公孙:慕容哪方面都好,并没有讨厌之处

慕容:......

雁子:肾太好了是么?

孟章:节操何在......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公孙:那是自然

慕容:还行


台下:

(仲上大夫和苏上卿撕逼中,勿扰)

孟章:这俩傻子又打起来了。。。

执明:可明明我和阿离才是官配啊

陵光:不是我说,你看看你跟慕容离的对话有超过十句的吗?

执明(绝望.jpg)

仲堃仪(继续捅刀):而且慕容离还给公孙兄吹过曲子,你呢?

执明:......我就想问问,为啥你知道的那么清楚???

仲堃仪:呵,因为公孙兄的温柔都给了慕容离。。。

齐之侃:为什么仲大人的语气这么酸???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公孙:慕容

慕容:公孙兄

雁子:就这???

钤离:不然你还想怎样啊!!!

雁子:我觉得这还不够基,副相放下你的君子架子。好吧其实你也不是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慕容:这样就挺好的啊

公孙(莫名害羞):夫君。。。

雁子:。。。君子架子说没就没。。。


台下:

仲堃仪:王上,你......

孟章:想都别想,滚

蹇宾:小齐,有没有对本王更亲密的称呼?

齐之侃:王上???

蹇宾:更亲密的(期待脸)

齐之侃:属下想不出。。。

蹇宾:......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慕容:孔雀

公孙:emmm......狐狸?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突然沉默)

雁子:咋地不说话了?没想好?

公孙:主要是我送啥慕容基本上都是一个反应......

雁子:啥

公孙:微微一笑,吹曲子。。。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慕容:不知道

公孙:不知道

雁子:???不带这么水的吧???


台下:

执明: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前五十问都是浮云~

仲堃仪:后五十问车能上天

陵光:嗑瓜子舌头起泡了。。。疼。。。

裘振:王上多喝水,咱天璇最不缺的就是水

执明:有一半是他的泪水

齐之侃:剩下一半的一半是公孙副相的口水

陵光:。。。

执明:妈的太真实了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公孙:并没有

慕容:要说有的话,那应该是......

雁子:太会撩?

慕容:国籍不符

公孙:TAT


17 您的毛病是?


慕容:没有

公孙:我同慕容

仲堃仪:不得不说你们的回答真是有趣加好玩极了


18 对方的毛病是?


钤离:没有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慕容:浮玉山上那番话。。。

公孙:没有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公孙:浮玉山上那番话

慕容:大概是......我杀了他吧

公孙:慕容,我对你就像天枢王临死前对仲兄一样啊

孟章:。。。


台下:

陵光: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齐之侃: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仲堃仪: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噢不对,我好像已经知道了

孟章:为什么本王要来看这个玩意......

苏瀚:......臣附议......

仲堃仪:臣也附议

蹇宾:你们天枢难得统一战线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雁子:睡过没有?

慕容(点头):已睡

雁子:黎主霸气

仲堃仪:又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公孙:算是浮玉山吧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慕容:清净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公孙:朋友

雁子:所以就是当时表了白顺便还睡了?

公孙:佛曰,不可说~

仲堃仪(痛心疾首):公孙兄,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雁子:恋爱使人降智这话没错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慕容:因为是异国恋,所以地点不固定

雁子:四舍五入等于在哪都能搞起来?

公孙:这都是跟谁学的......

齐之侃:节操掉光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慕容:送礼物

公孙:我同慕容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公孙:我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公孙:我对慕容,心意如初

雁子: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爱执着的伤~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见上问】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雁子:我发现这题目是越来越难搞了

慕容:没有


台下:

齐之侃:气氛越来越凝重了......

仲堃仪:越来越难搞了

执明:越来越不滑稽了

雁子:你们以为我愿意啊!!!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公孙:我觉得应该不会

雁子:毕竟钤离是个双箭头

台下:

执明:本王要告发钤贵妃私通,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公孙:???

陵光:这没毛病

苏严:臣妾要告发仲贵妃私通,没有秽乱后宫但同样罪不容诛!

孟章:......什么玩意儿......

仲堃仪:苏上卿能不能好好管管你家侄子了!

齐之侃:说实在的我认为苏公子说的没错

仲堃仪: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齐将军。。。

陵光:看来今年的枫叶还不够红啊

孟章:那便赐苏常在一丈红吧

苏严:QAQ王上饶命啊——

雁子:下面那堆演甄嬛传的还有完没完了!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公孙:不能

慕容:同样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慕容:但每次都是公孙兄比我先到

公孙:你说,我要是迟到一小时以上我还能泡到慕容吗

雁子:言之有理。。。

陵光:我竟无言反对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公孙:还是那句话

仲堃仪:佛曰

执明:不可说~

雁子:几位人设崩坏了吧?!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公孙:慕容给我吹箫的时候

仲堃仪:戳重点,给你吹箫

雁子:这个吹箫是否有第二个意思

慕容:。。。没有!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公孙:以作者的性格,肯定会说。。。

仲堃仪:XXOO

慕容:把思想堕落的作者从电脑前拖出来打打


39 曾经吵架么?


慕容:没有

雁子:公孙妻奴的养成

执明:其实我想说阿离吵架向来只动手

雁子:哦,懂了,公孙打不过

公孙:......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此题没必要】


台下:

蹇宾:太水了吧。。。

仲堃仪:前五十问都是浮云~

孟章:后五十问呢?开车上天?!

齐之侃:为什么裘将军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说话

裘振:我说啥?我已经被他们无语住了

执明:咱们还是继续玩甄嬛传吧

孟章:仲贵妃,你到底有没有私通?!

仲堃仪:臣妾不敢

孟章:苏贵人,你既说仲贵妃私通,那奸夫是谁啊

苏严:


齐之侃:......6

陵光:赶紧赐他一丈红

仲堃仪:嘤嘤嘤这里有坏银~


41 之后如何和好?

【此题没必要】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公孙:当然,慕容已经答应把他的下辈子给我了

慕容:这你倒记得很清楚。。。

公孙:那是,万一下辈子叫人给拐了咋整

雁子【流汗黄豆】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又是乱入的某作者:完了我写不下去了

【下面开启放水模式】

公孙:任何时候,就连他杀我的时候也是

齐之侃:nb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公孙:默默的爱

慕容:喜欢就是不告诉你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钤离:没有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公孙:曼珠沙华

慕容:君子兰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公孙:没有

慕容: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公孙:大概是我没他漂亮???

慕容:......没有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公孙:以前是秘密的

慕容:自从上了这个节目就不是了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钤离:当然!

公孙:就算我死了我也依然爱着慕容

雁子:来自副相的狗粮。。。


台下(依旧在玩着甄嬛传):

裘振(沉默鼓掌)

陵光:公孙的情话都给了慕容离。。。

执明:嬛嬛,朕的嬛嬛!

众人:......执明王今天喝药了吗

陵光:很显然,没有


雁子:嗯,完美





最后为大家献上甄嬛传小剧场!

仲堃仪: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

雁子:你到底是祺贵人还是叶澜依......

仲堃仪:那我是祺贵人好了

陵光:那我当华妃

雁子:你们谁自愿出来当夏常在?

众人:......他→(指艮墨池)

艮墨池:......滚!!!

雁子:艮常在。。。对了,天玑王你愿不愿意当皇后?

蹇宾:我就想问问皇上是谁?

雁子:emmm.......啟昆??

啟昆:???

蹇宾:不愿意。。。

啟昆:裘爱卿行吗?

陵光:不行!滚!!

雁子:裘振是要当年羹尧的

啟昆:(╥╯^╰╥)

雁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仲堃仪:臣妾要告发黎贵妃私通,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慕容:......跟私通过不去了是吧?!

蹇宾:宫规森严,祺贵人...啊不,仲贵人不得信口雌黄!

仲堃仪:臣妾以苏氏一族担保,若有半句虚言,全族无后而终!!

苏瀚:???

(苏上卿和仲贵人撕逼中,勿扰)

蹇宾:你既说黎贵妃私通,那奸夫是谁啊

仲堃仪:



众人:......


另一边


艮墨池:华妃娘娘赏的东西再好,也不如皇后娘娘的

陵光:看来今年的枫叶还不够红啊~

艮墨池:???

陵光:随便来个人来当一下孤王的贴身宫女

雁子:我来。听说这枫叶要鲜血染就的才好看

陵光:既然如此,那便赐艮常在一丈红吧

艮墨池:???有病吧???





第一次写,不造怎么样,后五十问我会加速更的~非常栓Q~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54(刺客现代文)

  陵光赌气似的说道:“执先生出车祸还不是因为你和表嫂的关系,要不是你当年夺人所爱,他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放肆!”公孙钤二话没说,直接就打了陵光一巴掌,这也是他第一次打陵光,可想而知他是真的气坏了。

        陵光捂住被打到的地方之后,用委屈的眼神看着公孙钤。

        慕容离扶着陵光反问道:“阿钤,不管怎样你不...

  陵光赌气似的说道:“执先生出车祸还不是因为你和表嫂的关系,要不是你当年夺人所爱,他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放肆!”公孙钤二话没说,直接就打了陵光一巴掌,这也是他第一次打陵光,可想而知他是真的气坏了。

        陵光捂住被打到的地方之后,用委屈的眼神看着公孙钤。

        慕容离扶着陵光反问道:“阿钤,不管怎样你不能打阿陵呀,而且你不能先听他把话说完吗?”

  陵光继续说道:“我知道表嫂爱的人是表哥你,但是他也的确伤了执先生的心啊,我做一点点小事作为补偿也是应该的嘛,表嫂,你说对不对?”

        “其实阿陵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是我们对不住执明,对他做出点补偿也是应该的。”慕容离也同意陵光的提议。

        “阿陵,那你想怎么办?”公孙钤开始做出退步。

  “我想好好的照顾执先生一直到我的圣诞假期结束为止。”其实陵光的本意是想照顾到执明痊愈为止,但是又担心公孙钤会不答应,所以就退了一步。

  “这样吧,阿钤,就让阿陵照顾执明两个星期,两个星期之后就让他返回云蔚泽!”慕容离也出来帮陵光向公孙钤说情。

  公孙钤无奈的妥协道:“既然阿离你也赞成,那我也只好答应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53(刺客现代文)

        “他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他?”公孙钤疑惑的看着陵光,他觉得陵光的反应很是莫名其妙。

        此时,慕容离走了过来。

  ……

  慕容离询问道:“大老远的就听到你们表兄弟俩在吵,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公孙钤回答道:”我决定让阿陵不要照顾执明了,但是他不同意,阿离,你快帮我劝劝他。“...


        “他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他?”公孙钤疑惑的看着陵光,他觉得陵光的反应很是莫名其妙。

        此时,慕容离走了过来。

  ……

  慕容离询问道:“大老远的就听到你们表兄弟俩在吵,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公孙钤回答道:”我决定让阿陵不要照顾执明了,但是他不同意,阿离,你快帮我劝劝他。“

        慕容离看了一眼陵光之后又询问道:“阿陵他想留下来?”

        “是呀,表嫂,我想要继续留下来照顾执先生。”陵光抢在公孙钤之前把话说出口。

  公孙钤吐槽道:“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人家,再说了,医院有那么多护工可以照顾他,你就不要瞎掺和了!”
        陵光反驳道:“就是因为我不会照顾人,那我就更应该趁此机会学习一下咯,而且边哥你不是总希望我可以真的长大吗?”
        “阿陵,你不用找借口了!”公孙钤继续拒绝陵光的要求,他是铁了心不会答应这件事情的。

  “执先生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吗?”见公孙钤一再的拒绝,陵光也来火了。

        “没大没小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我说话!”公孙钤也有些动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