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钳南

971浏览    51参与
自论自驳

作为题箱回答的克罗地亚的详细国拟设定,在这边复刻下

关于克罗的详细设定,这个,虽然我很喜欢他,也认真的思考并建构过他的这样那样的性格啦,但是因为想得太多又不好简单的表述出来,如果是小论文我就又觉得啊我懒了,所以一直都没放他的详细出来(哎…)嗯,那我试着先放点基本的吧!

(※性格纯粹基于作者喜好和角色设定的角度,请千千万万不要与现实中的果家历史和果家形象相混淆!!!千万别二代三,千万别,千万别)

*

比起称呼名字更多地被称呼为霍瓦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接触的样子。

总是打着一条红白棋盘格的领带,修齐的低束发非常显眼。

发色接近dirty blonde。端正的五官,镉绿的虹...

作为题箱回答的克罗地亚的详细国拟设定,在这边复刻下

关于克罗的详细设定,这个,虽然我很喜欢他,也认真的思考并建构过他的这样那样的性格啦,但是因为想得太多又不好简单的表述出来,如果是小论文我就又觉得啊我懒了,所以一直都没放他的详细出来(哎…)嗯,那我试着先放点基本的吧!

(※性格纯粹基于作者喜好和角色设定的角度,请千千万万不要与现实中的果家历史和果家形象相混淆!!!千万别二代三,千万别,千万别)

*

比起称呼名字更多地被称呼为霍瓦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接触的样子。

总是打着一条红白棋盘格的领带,修齐的低束发非常显眼。

发色接近dirty blonde。端正的五官,镉绿的虹膜和脸颊上的美人痣都很有魅力,从外貌来讲相当迷人的青年。

但与之相对的是,个人性格就是在巴尔干也排得上是非常差劲的程度。不只是脾气很差嘴还很臭。虽然带着教养良好的气质却往往表现得缺乏耐心和礼貌。在论战和争吵方面称得上是天赋异禀,准确点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天生的反对派。

但是仅仅是这样恐怕会待不下去的,更何况他实际在牵扯到个人利益的语境下相当精明,因此他对自己有求之人的态度可以说是惊人的彬彬有礼。

相对的,如果没被他放在眼里的话,便不会施舍什么好脸色看。讲作势利……也算没什么错,但那倨傲的态度,也算是他的本性。

虽然这样说了,但他绝不是没有温柔细腻的一面。他拥有典型斯拉夫式的感情激烈的内核,以至于在想法与表现上间或显示出不协调的矛盾……事实上,他所抱持的那冷漠尖刻的态度,可能正是被他当成了保护内心炽热感情和强烈自尊的盾牌也说不定…不过本人肯定不打算这么同意就是了。

究其作为国拟的人格构成,应当在自我的认知方面相当冲突且薄弱。也因此,作为他的一个侧面的乌斯塔沙由之有了长期存在的土壤,他也更多地追求反对的过程而非对所求目标的深入建构。听上去很盲目,不是吗?但事实就是,长期作为强国的一个从属的霍瓦特看不到独立的自我,才选择以与他者割离(比如与塞维)的方式寻找自我认识和自我认同。

事实上,他的才智和应变的能力显然高于钳南的平均水平。之所以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与其说是情商能力的问题,不如说是完全出于他个人的意愿。总之,比起理系他更接近文系,对艺术和音乐方面也很有热忱。

  另一方面,由于长期作为战争边疆而征战,在那之后也频频在战场上兵刃相见,虽然武德没有塞维那么充沛,但在钳南内部确实也是数一数二的水平。枪械以外他比较擅长使用手斧(perun的战斧?)作战。(我是私货,独立后小克的枪械产业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相当有样,不像某个吃zas老本的老塞)另外运动能力也很强。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足球。对克罗万能宝具。

  对前南的其他家伙的评价很低。尤其是塞维,在他的面前提塞维的好=免费出国航空游。现在在努力勾搭德国。独立时的金主嘛。

唯之爱🕊

又搞了自论老师家的设子x。

钳 南 专 业 团 队。

用的QQ一个转发可用模板。💦

又搞了自论老师家的设子x。

钳 南 专 业 团 队。

用的QQ一个转发可用模板。💦

自论自驳

终于产了点图,科普下人类最古吸血鬼猎人——斯洛文尼亚的库雷什尼克,前基督教时代的血猎老祖宗,不得不说巴尔干民真的很钟情这种民间传说啊hhh

他的名字kresnik一说源于“krst”即十字架一词,可能是体现了某种前基督教时期的十字架崇拜,另有说法是源于斯拉夫语中的复生一词(比如塞语中的vaskrsenje)。同时,krsnik在斯拉夫神话中也是一位象征风暴的神,然而吸血鬼猎人库雷什尼克的传说是更多地源于斯拉夫神话,还是本地的独立萨满教传统,这已经难以界定。

据传说被白色的羊膜包裹而出生的人会成为库雷什尼克,他的灵魂在夜间会化成动物之形与其不共戴天的仇敌,吸血鬼库德拉克(kudlak)相战。...

终于产了点图,科普下人类最古吸血鬼猎人——斯洛文尼亚的库雷什尼克,前基督教时代的血猎老祖宗,不得不说巴尔干民真的很钟情这种民间传说啊hhh

他的名字kresnik一说源于“krst”即十字架一词,可能是体现了某种前基督教时期的十字架崇拜,另有说法是源于斯拉夫语中的复生一词(比如塞语中的vaskrsenje)。同时,krsnik在斯拉夫神话中也是一位象征风暴的神,然而吸血鬼猎人库雷什尼克的传说是更多地源于斯拉夫神话,还是本地的独立萨满教传统,这已经难以界定。

据传说被白色的羊膜包裹而出生的人会成为库雷什尼克,他的灵魂在夜间会化成动物之形与其不共戴天的仇敌,吸血鬼库德拉克(kudlak)相战。同样是文学作品中吸血鬼最初原型(包括大名鼎鼎的德古拉)的库德拉克是引发灾疫、歉收等所有不幸的吸血鬼,本体是黑魔术师之伦,同样要用山楂树的木桩钉进身体才能消灭。在这种永远的二元对立中,库雷什尼克是光明和美善的代表,因此总能战胜象征黑暗的库德拉克。

虽然名气方面确实够小众的,但是库雷什尼克的确算是斯洛文尼亚最大的传说英雄,总之让off glass ver的小斯冒名顶替了一下(你这)

最后,我已经在脑他和罗尼的联动了

这里ECHO
今天去livejournal的...

今天去livejournal的Latin hetalia论坛上翻几年以前的LH官方设定看。

然后看到了智人设里居然有这句话。

我一开始用机翻看还以为是翻译错了(事实上国名没那么容易翻译错误),调出原文看了一下结果真的是小克克。

和路德还能理解,和克就感觉很微妙

双 厨 呆 滞

随后

双  厨  狂  喜

打劫海岸线组的创作提上日程(?)

今天去livejournal的Latin hetalia论坛上翻几年以前的LH官方设定看。

然后看到了智人设里居然有这句话。

我一开始用机翻看还以为是翻译错了(事实上国名没那么容易翻译错误),调出原文看了一下结果真的是小克克。

和路德还能理解,和克就感觉很微妙

双 厨 呆 滞

随后

双  厨  狂  喜

打劫海岸线组的创作提上日程(?)

竹子

重发,后面是我还没来得及回复的评论,我爱你们´д` ;)


把原来写的又写长了一点。


1.胡斯战争之后捷被押到神罗面前问罪。我只是想试一下捷的惧颜,因为事实上她是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另外撩女孩子头发这个动作好流氓。

2.以前翻的一篇1815独捷文里的画面,子独对着很矮的波西米亚大姐姐发愣。

3.是子独和神经过敏的普。曾经有想过捷会不喜欢独,特别是长过了神罗年纪外貌的独,因为她“不想见到顶着这张脸却不是神圣罗马的家伙”。但是如果是神圣罗马长大了,她也是不想见到的。捷对神罗的感情一定非常复杂。你瞧,他还撩女孩子头发,臭流氓。她对独就简单很多了,因为独太...

重发,后面是我还没来得及回复的评论,我爱你们´д` ;)




把原来写的又写长了一点。


1.胡斯战争之后捷被押到神罗面前问罪。我只是想试一下捷的惧颜,因为事实上她是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另外撩女孩子头发这个动作好流氓。

2.以前翻的一篇1815独捷文里的画面,子独对着很矮的波西米亚大姐姐发愣。

3.是子独和神经过敏的普。曾经有想过捷会不喜欢独,特别是长过了神罗年纪外貌的独,因为她“不想见到顶着这张脸却不是神圣罗马的家伙”。但是如果是神圣罗马长大了,她也是不想见到的。捷对神罗的感情一定非常复杂。你瞧,他还撩女孩子头发,臭流氓。她对独就简单很多了,因为独太年轻了。

4.本来想画花花写的1938捷,但是画得好难看。短发捷真的特别显年幼。这张真的太小了。

5.扑克洪,她好帅,帅哥就是帅哥还分什么男女。梅花国的军神就是他们的王后。这个笔刷画动态真的很爽,但是我不会画。

6.一战后的犬猿,花花写一句话我直接昏厥。那么哪里有尖牙犬和女主人文学看呢?

7.我的永动机。被杀的重生不会让伤势清零。我严正怀疑我不会画面对面瞪眼以外其他构图的露洪。

8.已经没人记得西斯拉夫激烈的两姐弟也有过这样的时候。

9.他们一辈子都没见南笑过。

南是私设南,我好爱她。

自论自驳
我呼唤,亚德里亚海上炽热的风雷...

我呼唤,亚德里亚海上炽热的风雷。

我呼唤,亚德里亚海上炽热的风雷。

自论自驳
最近开的坑实在太多画不完了,我...

最近开的坑实在太多画不完了,我得悔

打算认真分享一个斯洛文相关的有趣冷知识,但是这手画起来就没完了,怕鸽得没边先发出来瞅瞅

猜猜这是什么梗🤔

最近开的坑实在太多画不完了,我得悔

打算认真分享一个斯洛文相关的有趣冷知识,但是这手画起来就没完了,怕鸽得没边先发出来瞅瞅

猜猜这是什么梗🤔

自论自驳

啊,这个,虽然劲没有很大,但我最终还是发有一丶丶g的图出来了,别搞我别搞我(拜L某F)p3是感觉真的有点那味的滤镜

在群里聊到克罗姓克所以他应当也是克系(胡扯),我觉得这个脑洞搞g大有可为啊,所以就摸嗨了,大家不要较真,爽,爽就完了

本质上果家人这种(多数设定上)又能打又不死又能复活的东西,也不像是正常的地球生物啊。如果他们也是某种外太空高级存在的话,倒是更能解释得通了,我一直有这么想过

啊,这个,虽然劲没有很大,但我最终还是发有一丶丶g的图出来了,别搞我别搞我(拜L某F)p3是感觉真的有点那味的滤镜

在群里聊到克罗姓克所以他应当也是克系(胡扯),我觉得这个脑洞搞g大有可为啊,所以就摸嗨了,大家不要较真,爽,爽就完了

本质上果家人这种(多数设定上)又能打又不死又能复活的东西,也不像是正常的地球生物啊。如果他们也是某种外太空高级存在的话,倒是更能解释得通了,我一直有这么想过

Videre

废稿

*我又来用垃圾污染tag了。


米尔科被冻醒了。

他先是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意识从混沌状态中挣脱。已经凉透了的水漫过胸膛,但米尔科不去管它,只是他一部分的生命力似乎也已流入这冷水中。

升温、沸腾,水蒸气,不知道源于哪里的钝痛,接着他发现那不过是错觉。

没有征征地盯着天花板、露出怀念着什么人的柔软神色,千百年来一直不肯低头的米尔科,没有什么使他缄默,不会有人使他毫无尊严,温情也只是一瞬。

塞尔维亚,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人的,最初的和现在的。

和谐的女神轻盈地来过,但既然无法浇灭怒火,那就让密涅瓦流泪去吧,理智开始下坠,疯狂升上人间。

没关系、没关系,他们罪有应得,他们合该如此。...

*我又来用垃圾污染tag了。


米尔科被冻醒了。

他先是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意识从混沌状态中挣脱。已经凉透了的水漫过胸膛,但米尔科不去管它,只是他一部分的生命力似乎也已流入这冷水中。

升温、沸腾,水蒸气,不知道源于哪里的钝痛,接着他发现那不过是错觉。

没有征征地盯着天花板、露出怀念着什么人的柔软神色,千百年来一直不肯低头的米尔科,没有什么使他缄默,不会有人使他毫无尊严,温情也只是一瞬。

塞尔维亚,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人的,最初的和现在的。

和谐的女神轻盈地来过,但既然无法浇灭怒火,那就让密涅瓦流泪去吧,理智开始下坠,疯狂升上人间。

没关系、没关系,他们罪有应得,他们合该如此。

于是,完全清醒的米尔科隔着雾气、隔着斑驳的玻璃窗,去看另一端的自我发疯。

南斯拉夫,南斯拉夫。

升起的白烟遮挡住视线,他感到疲惫。

Yugo,南。抵挡南北,震慑东西。


——“你将我一半的生命一并带走。”

——已经逝去的,不会再来。

自论自驳

南联盟大使馆事件21周年的图看上去是不想画了,只有钳南没品memes改图可以吗😢

※p2尬舞塞克舞到脸上注意,如果你觉得雷也不要骂我毕竟这是tan90事件大赏

圣诞老人:我可以送给你一个礼物

我:我想要一只恐龙

圣诞老人:这不太现实,换一个吧

我:塞克睡觉/南南诈尸

圣诞老人:你喜欢三角龙还是霸王龙

南联盟大使馆事件21周年的图看上去是不想画了,只有钳南没品memes改图可以吗😢

※p2尬舞塞克舞到脸上注意,如果你觉得雷也不要骂我毕竟这是tan90事件大赏

圣诞老人:我可以送给你一个礼物

我:我想要一只恐龙

圣诞老人:这不太现实,换一个吧

我:塞克睡觉/南南诈尸

圣诞老人:你喜欢三角龙还是霸王龙

Videre

*很久以前写的书信体,算是黑历史,应该算是克拉约瓦组相关吧(……)

*还是女体,自信爆棚(也许

*很久以前的私设人名,现在大概会弃置不用:耶尔卡(马其顿)萨妮娅(黑山)

*不太清楚该打什么tag的我


上次见面时没梳好头发呆毛乱翘的米哈伊:

展信佳。

不久前上司找我谈话,说要和赫里斯托结盟。我觉得他可能忘了一段时间前我们还认为斐迪南的结盟提议无聊透顶。唔,但确实,我需要一个盟友,不过可别忽略了身处巴尔干的大家也都如此。赫里斯托勉勉强强算是合格,那家伙总是说些不中听的话,让人非常恼火想往他脸上来一拳。哎,可这毕竟不是文明人所为,算了,以后找个机会嘲讽回去。

前些天应上司的要求私人...

*很久以前写的书信体,算是黑历史,应该算是克拉约瓦组相关吧(……)

*还是女体,自信爆棚(也许

*很久以前的私设人名,现在大概会弃置不用:耶尔卡(马其顿)萨妮娅(黑山)

*不太清楚该打什么tag的我


上次见面时没梳好头发呆毛乱翘的米哈伊:

展信佳。

不久前上司找我谈话,说要和赫里斯托结盟。我觉得他可能忘了一段时间前我们还认为斐迪南的结盟提议无聊透顶。唔,但确实,我需要一个盟友,不过可别忽略了身处巴尔干的大家也都如此。赫里斯托勉勉强强算是合格,那家伙总是说些不中听的话,让人非常恼火想往他脸上来一拳。哎,可这毕竟不是文明人所为,算了,以后找个机会嘲讽回去。

前些天应上司的要求私人访问,想着毕竟多年邻居(一堆的新仇旧恨先放旁边)空着手未免不妥,就随便拿了束花,不是红的,结果一见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求婚现场,而且你家的玫瑰长得也太让人痛心了,恕我拒绝。”

???什么玩意。仗着自家的玫瑰和酸奶一样有名了不起哇……好吧,确实了不起,咱比不过(这是客观事实,但是我没有输给他。)

斐迪南的态度比起上一回冷淡了些,结盟的事看来还要磨段时间。但也在意料之中了。

不成也无所谓!我自己一个人对上塞迪克或者那个谁谁谁也可以。Remove kebab!!

还有就是,我的一个普通人女友找到了她的Mr.Right(我为什么要用英文……显得好蠢,算了,涂改不美观。)

有点点惆怅,她应该不会再有时间和我在一起聊天了。为什么没人注意到他们的祖国大人其实也算是个孤寡老人呢,这还能怪我外表年轻吗。

之前某个女友问我“在漫长的时间里有没有真正地爱过一个人”这样的问题,啊,根本没办法诚实回答嘛,说“有”违心,“没有”又怕这个好姑娘为我的情感生活伤心…我不清楚其他的家伙是怎么想的,但我想要的绝非爱情,而是他人的尊重(刚刚是谦虚点的说辞,实际上我觉得所有意识体都是这样想的!)

这种事情应该深有同感吧……?你我都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国。被忽视,被质疑,被小看,不值一提的小角色,仿佛不是同一个物种。说得都让我感到厌烦了哦?野蛮人之类的。

我讨厌压迫感,讨厌不得不服从,被撺掇着挑起一场愚蠢的战争更是令人反胃,就像是被戏弄了一样(或者说就是。)那对夫妻现在貌似把我看做假想敌了,啧。

想起你好像对罗德里赫的好感度还挺高?好巧,我比较讨厌他,对马扎尔人倒是无感。

此外,耶尔卡还是不愿意跟我走,好在她对赫里斯托和海格的态度一样冷淡,所以说果然不是我的问题!!萨妮娅就很喜欢我,人缘这方面我还不至于到了被周围的家伙都讨厌的地步……

难道不是吗。

我以为会说“你被大家讨厌了”这种瞎话的只有赫里斯托。

晚冬将逝,米哈伊。甚至能嗅到隐约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了,联盟是必要的,和塞迪克的战争也终会到来,无法阻止(假如不会再来个柯克兰给他续一命)正经点说的话,我这是为了民族解放而战,合乎正义。

最近写信的次数有点多,上司建议我直接打电话,因为更方便,行吧,下回试试半夜骚扰赫里斯托,希望他不要赶过来给我一枪爆头。

就这样吧。

真的感觉很无聊的

巴尔干名副其实最强

反驳无效

维利卡

1910.2

 

(后续

维利卡:昨晚掐掉电话线的是你?

赫里斯托:你打国际长途不心疼钱吗?啊?

维利卡:让你气到爆炸我觉得很值。)

这里ECHO
提问箱要求的论文,以前就在打算...

提问箱要求的论文,以前就在打算写了可是一直到现在才搞。

发现了一些错句但是应该不影响阅读?实在看不懂请放心大胆来问我我在写啥

——不算分析但是有分析意味分割线——

在乙女游戏里经常有用花(代表花或者是剧情中出现的花)来暗示角色性格和剧情的传统,这是我以前看一个什么乙游剧情解析视频的时候知道的小知识。

于是就试着分析了一下克克的国花(大概也算是代表花?):

克罗地亚的国花是鸢尾花,和仏仏撞车了。(别信百度百科!百度百科上面是天竺葵可是在外网查资料的时候我从没看到过这个说法!)

鸢尾的名字Iris,源于希腊语,是希腊神话中彩虹女神伊里斯的名字。古代的人认为,彩虹是连接天和地的,故伊里斯...

提问箱要求的论文,以前就在打算写了可是一直到现在才搞。

发现了一些错句但是应该不影响阅读?实在看不懂请放心大胆来问我我在写啥

——不算分析但是有分析意味分割线——

在乙女游戏里经常有用花(代表花或者是剧情中出现的花)来暗示角色性格和剧情的传统,这是我以前看一个什么乙游剧情解析视频的时候知道的小知识。

于是就试着分析了一下克克的国花(大概也算是代表花?):

克罗地亚的国花是鸢尾花,和仏仏撞车了。(别信百度百科!百度百科上面是天竺葵可是在外网查资料的时候我从没看到过这个说法!)

鸢尾的名字Iris,源于希腊语,是希腊神话中彩虹女神伊里斯的名字。古代的人认为,彩虹是连接天和地的,故伊里斯就被认为是神和人的中介者,她负责将人的祈求、幸福、悲哀、怨怒、祝福传递给神;同时,她亦将神的旨意传递给人,被认为是神音的传递者。伊里斯不仅是奥林匹斯山的信使,也为人类服务,她通过彩虹将信息传递给人类,并将善良的人的灵魂,经由彩虹桥送达天堂。

鸢尾花常见的花语有好消息、使者、想念你(不同颜色的有不同寓意,好奇请自行度娘)。

这些传说和寓意也许可以理解为克对美好未来的期望?

另外,蓝紫色鸢尾的花语还有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而易逝。


吹着亚得里亚海的风,跨过古罗马的石阶,在强权的杀伐决断中求生过,也被集体主义的平庸压抑过。

克克“宿命中的游离”指的也许是他追寻自由的过程,但最后又成了“破碎的激情”。而他,则是“易碎而易逝的精致的美丽”吧?

(我在说什么orz)

——2020.5.23更新内容,一些杂谈——

其实我一直在想:克究竟是如何看待“命运”的。

他可能早就已经意识到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命运有的只是弱肉强食是规则而已之类的说法,毕竟克从最初便在残酷的国与国之间的斗争中生存着。不过这一点被他清楚的认识到应该是在十二世纪初期与洪合并开始。我认为这是克国生的最大转折点。从此,克大部分时候都是弱势群体之一,很多行为也显得很被动。

但至少这个时候对塞还抱有一点希望的克克还是有一些不认命的要素在里面。但直到克发现塞还是更多倾向于利用自己时,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选择和所相信的自由是否真的存在。在ww2之后,他从一开始对命运的简单抗争变成了顺从,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认识到自己在世界中的弱小,只能顺从时代的大流。而从这里开始,克和作死王者杠精塞的思想已经完全不同了,再加上各种内外因素,两人已经无法去放下自己的骄傲理解和接纳彼此了。

克这时追求的已经不是自由了,而是他从莽撞单纯到迷茫疯狂再到现在的成熟势利这一过程在他人眼中的认可。于是他选择被利用着独立,生活。

虽然上述过程过于现实,但实际上克从未丢弃过自己内心中的狂傲不羁。所以说克每一次在战争状态下的表现总是看起来那样的疯狂——甚至到了“可怕”的境界(乌斯塔沙可是nc多说恐怖的东西)。

以及他一定是讨厌自己注定被利用这样的命运的——于是他把那些对命运的仇恨全部丢在了塞身上发泄。

自论自驳

承接@这里ECHO 的脑洞,为了证明塞克是真的好嗑,摸了两张p&s的改图

啊,虽然我也知道他们好假,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是竞争对手关系,在历史上他们两个之间从来就没停止过猜忌、怨恨和绵绵仇意……现实从来就没给过他们两个什么相互理解和温柔担待的机会,无休止的新仇旧恨早就绞杀了哪怕一点点爱意的空间……但是,阋墙,就是,真的!就是!尊い!

(半夜乱嚎)


承接@这里ECHO 的脑洞,为了证明塞克是真的好嗑,摸了两张p&s的改图

啊,虽然我也知道他们好假,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是竞争对手关系,在历史上他们两个之间从来就没停止过猜忌、怨恨和绵绵仇意……现实从来就没给过他们两个什么相互理解和温柔担待的机会,无休止的新仇旧恨早就绞杀了哪怕一点点爱意的空间……但是,阋墙,就是,真的!就是!尊い!

(半夜乱嚎)


自论自驳
山的女儿,洛夫琴的鲜红杜鹃。

山的女儿,洛夫琴的鲜红杜鹃。

山的女儿,洛夫琴的鲜红杜鹃。

这里ECHO

【APH乙女向】Just Croatias?Just Croatia!

标题是毫无新鲜感的neta产物(也许应该加上点乱码更加有灵魂)。

庆祝克罗地亚分隔号tag参与破二十的产物!

本文是有字面意义上的许多克克的克厨天堂。

顺便诚邀大家一起来厨克,厨一国得N个国家意识体非常划算(?

灵感来自一时好奇的人口普查(什么东西)。很少有APH角色可以做到在有了本家人设的情况下还能有一大堆迷人的私设,这就是克克的特别之处(有种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感觉)。

文中出现的所有设定(一共三个,多了写不好)在文中都会解释出处(本来还想带着kita克玩的但是不了解设定),喜欢可以去支持太太们(我就不配支持了)。本家克为了方便使用我设名字。

乙女向注意,梦女要素有,沙雕注...

标题是毫无新鲜感的neta产物(也许应该加上点乱码更加有灵魂)。

庆祝克罗地亚分隔号tag参与破二十的产物!

本文是有字面意义上的许多克克的克厨天堂。

顺便诚邀大家一起来厨克,厨一国得N个国家意识体非常划算(?

灵感来自一时好奇的人口普查(什么东西)。很少有APH角色可以做到在有了本家人设的情况下还能有一大堆迷人的私设,这就是克克的特别之处(有种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感觉)。

文中出现的所有设定(一共三个,多了写不好)在文中都会解释出处(本来还想带着kita克玩的但是不了解设定),喜欢可以去支持太太们(我就不配支持了)。本家克为了方便使用我设名字。

乙女向注意,梦女要素有,沙雕注意,多结局注意。

疯狂ooc有(?)(主要是有些写设定的太太没有写详细的文字设定性格我全靠图猜)

预警完毕,正文分割线

1.

       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睁开眼睛。人类常识。

       然后你就看到同时也听到——

      “醒了吗?早安。”

       本家设定克/罗/地/亚的国家意识体,马可·莫霍洛维奇正抱着你床上的那个靠枕侧着身躺在你边上。他正用海蓝色的双眸慢慢地打量着头发乱糟糟的你。

      “我一定还在做梦……”你试图冷静下来。

      “不是做梦哦,笨蛋。”一双手突然从背后环抱住你,“看到我们三个就这么不可能吗?”

       你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看向身后。

       是隔壁自论太太设定的克……名字是尼古拉·霍瓦特。

       他噘着嘴,那双浅绿色的眼睛似乎有些不满地看着你。

      “等等,你说‘三个’?”你迷惑地问。目前为止你还没有看到第三个人。

       但是下一秒就理解了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你们两个够了没有啊?请该起床了哦,小姐。”

      德拉森·库里泽站在床尾,满脸都写着不满,但语气还是尽量保持着礼貌,那是外网相当通用的tix设定的克/罗/地/亚拟人。

      你混乱的修罗场一天开始了。


2.   

       借着换衣服和洗漱的空隙你可算接受了三个我推一起出现的事实。并且猜测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好啦。”你坐到餐桌边,三个野男人已经把这儿当自己家似的开始吃早餐了,“那就一起吃早饭吧。”

      “真慢……”德拉森小声说。

      “话说你也太淡定了吧……”尼古拉随手重新扎了一下可能是刚刚不知道抽什么风非常ooc地跑你床上调戏你时搞乱的浅棕色中长发,“你没有抱着我们中任何一个或者所有人大喊大叫就很奇怪了。”

      “好吧,”你点点头,“最近各种奇怪的事情都发生过,比如说别人家猫猫成精啦壁纸里的海格破了次元壁啦……总之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习惯就好。”

      “那也还是太淡定了吧……”尼古拉看向马可,“你说呢?”

      “啊,什么?”看着窗外的马可转过头来。

      “什么啊你没在听吗?”尼古拉一脸无语,“你在搞什么?窗外有斯洛文飞过去吗?”

      “我还在想那个什么猫猫的事情……”

      “你是被塞族人影响得降智了吗?”德拉森白了一眼马可。

      “你是被塞族人影响得刻薄又暴躁了吗?”马可反问。

      “要不我给你看看那篇,马可?”你打开手机,“先别吵了哥哥们……”


3.

      “话说,吃完早饭就该进入正题了。”德拉森严肃地说。

      “什么题?我不要做题。”你下意识回答。

      “我们三个之间……”

       尼古拉还没说完,马可就接了下半句:“你更喜欢哪一个?”

       害,你就知道这是躲不过的。

      “所以说……早上你们两个非常不符合形象地调戏我就是为了在这个环节博取我的好感?”你问。

      “才不是!笨蛋!你在想什么?”尼古拉否认三连。 

      “并没有哦,你觉得我有那个必要吗?”马可歪着头,眼神里似乎还有几分嘲讽的感觉。

      “回归正题好吗?”德拉森生气地打断。

      “哦哦哦哦……”你紧张地低下头开始思考,“该怎么说呢?”

       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两双绿色的眼睛正催促着你做出选择。


4.

      “啊,我说你们这样比来比去似乎没什么意思吧……”你突然想到了解题的新思路,“是这样的,我喜欢的是国家对吧?你们三个同时作为这个国家的拟人化,我当然都一样喜欢啊!”

      “可是你今天必须三选一哦,出于某些原因。”尼古拉凑到你面前。

       德拉森推开他:“这不是很难,对吧?”

       马可推开德拉森:“太贪心可不好哦。”

      “你们有脑子搞这些有的没的怎么不去想想怎么让塞维不要再来和你们抢墙头了好吗?”你想转移话题,“你们的人设数量要比塞维多吧。”

       “不要转移话题。”三人异口同声。


5.

       还真是贪心一点都不可以啊,就算三个人本质上是一个共同体。你想。得罪哪个都不好。

      “我觉得你们都很帅都很惹人喜欢……”你叹了口气,“抱歉,你们三个我都很喜欢,但我还是要选第四个——”

      “嗯哼?”尼古拉并没有说话,闷哼一声后挑起你的下巴。

      “你是不是不太清醒啊小姐?”德拉森“友善又礼貌”地问,一边牵起你的手。

      “搞什么呢……你知道我很容易吃醋的对吧?然后做出什么疯事情可就说不准啦……”马可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你身后,轻轻地摸着你的后颈,下一秒他也许就会掐着你的脖子了。

      “冷静一点啦诸君,我开个玩笑。”你故作镇定。

      “那就请快回答吧嗯?”

      “别让我们等太久哦。”

      “我可是有点着急呢。”

       三个人的姿势丝毫未变,场面仍旧很危险。


END1

       “哈哈……我感觉你们三个真的好可爱,怪不得除了我之外我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们。”你笑着说,“但是,似乎喜欢德拉森和尼古拉的更多呢……你俩还是去比起马可来说更加喜欢你们两个的人那里去吧?”

      “说得好像谁会留下来陪你似的……”德拉森松开你的手,“我们只是问问。”

      “但你要当真的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哦。”尼古拉也终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你们两个,输就输了还说那么多干嘛,本来就是要当真的啊。”马可招牌性地露出嘲讽的笑容。

      “赢你个头啊,这不就是被挑剩下了吗?”德拉森炸毛。

      “就算是被挑剩下——她喜欢就好。以及,你们终于可以走了,去没有挑剩下的地方去吧。”马可拍拍两人的肩,“再见。”

END2

      “我更喜欢……”你迟疑了一下,最终决定,“尼古拉·霍瓦特。”

      “哈哈,我赢了哦~”尼古拉突然亲了一下你的侧脸,“那么剩下的二位,该走了吧?”

      “好好好……”马可放过你的脖子,不屑地说,“赢了自己人有什么意思,又不是赢了塞族人,那么高兴干嘛?”

      “就是——好吧,我们走啦。再见。”德拉森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放弃了。

      “等等……”你注意到些什么,“你赢了要做什么?”

      “笨蛋,都已经这个局面了还不清楚吗?非要我说出来吗?当然是……”

      “可是我真的猜不到。”你老实交代。

      “是……和你交往……”他突然转过头去,似乎是为了掩饰发红的面颊。


END3

      “我选德拉森……吧?”你小心翼翼地问。

      “自信点,我的小姐,请把疑问词去掉。”这是德拉森今天语气最好的一次。

      “我选德拉森。”你照着他的说法重新说了一遍。

      “哦,”马可似乎意外的淡定,并没有掐住你的脖子或者做出其他什么事,“那我们走了,再见。”

      “再见,挑个人都不会的笨蛋。”尼古拉小声说。

      “怎么这么说呢尼古拉?”马可反驳,“明明德拉森虽然有点暴躁,但总体来说还是幽默风趣的老男人不是吗?”

      “你才老呢!”德拉森笑着回怼。

      “啊啊别走啊再玩会儿!”你突然说。

      “不不不,接下来是你和他的时间了。”马可摇摇头,“一直都是哦。”

      “毕竟你选了他。”尼古拉笑了笑,“哈,希望你别后悔。”

If END

       “我今天就是都要!”你大喊,“小孩子才做选择!”

       “不是吧……”马可放开手,挠了挠一头乱毛。

       “居然真的这么玩……”德拉森捂脸,“不愧是你,小姐……”

       “嘿,既然选择了都要的话就不许再发表爬墙头言论了啊!”尼古拉笑着说。

       

Bad END(雾)

     “我选塞维可以吗?”

Videre

[APH乙女]不oo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OOC、污染tag预警

*因为明天是愚人节所以放心沙雕了

*早就想祸害巴尔干的我


|塞维|

米尔科正蹲在角落里抽烟,一根又一根。

你盯着把手上挂的牌子,“不摸☆胸就不能出去”,又看了眼米尔科,无语凝噎。

“不要害羞嘛。”你试图靠近,他的反应倒是很激烈,以你无法理解的速度移动到另一个墙角,“呃呃,mita你是贞节烈女吗?摸一下而已不至于吧。”

“……才不是。”米尔科终于抬眼,扶墙站起来踩灭烟蒂,“有问题的是你的反应吧。”

“好吧,等出去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你碰了一下米尔科的胸部。

“哎,胸肌挺硬的。”你背对着仿佛石化的...

*OOC、污染tag预警

*因为明天是愚人节所以放心沙雕了

*早就想祸害巴尔干的我

 

 

|塞维|

米尔科正蹲在角落里抽烟,一根又一根。

你盯着把手上挂的牌子,“不摸☆胸就不能出去”,又看了眼米尔科,无语凝噎。

“不要害羞嘛。”你试图靠近,他的反应倒是很激烈,以你无法理解的速度移动到另一个墙角,“呃呃,mita你是贞节烈女吗?摸一下而已不至于吧。”

“……才不是。”米尔科终于抬眼,扶墙站起来踩灭烟蒂,“有问题的是你的反应吧。”

“好吧,等出去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你碰了一下米尔科的胸部。

“哎,胸肌挺硬的。”你背对着仿佛石化的米尔科,意思意思安慰一下,没忍心告诉他是软的*,“不要一副鬼见了你似的表情……啊,掫开了,走吧。”

女人真是可怕。

米尔科征然,流下了两行屈辱的泪水,不禁回想起当初被知名不具支配的恐惧。

“等等我还有其他地方更硬的你要试试吗——”最后他又追了上来。

谢邀,不试。

 

|保加|

“不接吻就不能出去?谁设定的鬼房间?玩宁大爷的愚人节,看我出去后淦不死他。”你现在处于极度暴躁的状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赫里斯托默默抱头,忍住瑟瑟发抖的冲动。

你突然调头,有些羞赧,“那赫里斯托你牺牲一下?放心我会替你暴打罪魁祸首的。”

赫里斯托闻言,浑身一凛,“毕竟影响不好!想想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吧!”

但你握住他的手腕,仿佛视死如归“对不起请务必原谅我”,赫里斯托下意识闭上眼,又是紧张又是羞涩。

——结果下一秒天旋地转硬生生撞塌了门。

“啊?你刚刚想的啥子。”你甩甩手,一脸迷惑地对他的上句话作出了反应。

原本以为只有知名不具中东欧女人才是妖怪的赫里斯托,躺在地上,流下了生无可恋的泪水。

“这门也忒不牢固,罗尼那家伙居然骗我……”

 

 

*①:由烟卷提供的冷知识w一般男性在放松状态下胸肌是软的。

此时应配竹子姐姐的图(??

Videre

已授权转载,授权在p4

如果喜欢这组图,并有相关app,请到tumblr上支持ei497太太。太太的地址 

p.s.第三张没看到脸的也是塞维。

已授权转载,授权在p4

如果喜欢这组图,并有相关app,请到tumblr上支持ei497太太。太太的地址 

p.s.第三张没看到脸的也是塞维。

Videre

论塞维的性别造成的相处区别

随手摸的克拉约瓦三人组的无良段子。

塞♂名字沿用自论家设定,塞♀是我家设定。

弗拉德(罗尼)赫里斯托(保加)


米尔科:我是罗马正统。

弗拉德:……算了,你高兴就好。

赫里斯托(假装拨电话):喂,警察吗,这边有人犯病了。

/

维利卡:我事罗马正统哈哈哈哈哈哈

赫里斯托(调头和弗拉德说悄悄话):当年也就一仆从国,哪来的勇气啊。

弗拉德(小声):咱好歹占个名儿。

——

听说塞维有自称过自己是罗马。

不过当时的塞维国王确实有拜占庭贵族血统。

随手摸的克拉约瓦三人组的无良段子。

塞♂名字沿用自论家设定,塞♀是我家设定。

弗拉德(罗尼)赫里斯托(保加)

 

米尔科:我是罗马正统。

弗拉德:……算了,你高兴就好。

赫里斯托(假装拨电话):喂,警察吗,这边有人犯病了。

/

维利卡:我事罗马正统哈哈哈哈哈哈

赫里斯托(调头和弗拉德说悄悄话):当年也就一仆从国,哪来的勇气啊。

弗拉德(小声):咱好歹占个名儿。

——

听说塞维有自称过自己是罗马。

不过当时的塞维国王确实有拜占庭贵族血统。

Videre

笑话

*黑历史重发(原2019.8.8) 

*私设的塞维女体注意 ,名字“维利卡”意为“伟大的”。

*通篇塞居多 

*一战前和一战中 


00. 

『“你要衣着得体、言辞得体,假装自己的出身足够高贵。”』 

『“……可我的出身有什么不对吗?”』 

眼沉静地垂着,她深茶色的发落在肩头,一言不发,也看不出轻佻和好动,完全满足人们所期待的淑女模样。 

绀色,蓝花鸢尾一样的霁青,有豔丽的光华在瞳珠里流转。 

这是最初重新获得国家身份的时候。 


01...

*黑历史重发(原2019.8.8) 

*私设的塞维女体注意 ,名字“维利卡”意为“伟大的”。

*通篇塞居多 

*一战前和一战中 

  

00. 

『“你要衣着得体、言辞得体,假装自己的出身足够高贵。”』 

『“……可我的出身有什么不对吗?”』 

眼沉静地垂着,她深茶色的发落在肩头,一言不发,也看不出轻佻和好动,完全满足人们所期待的淑女模样。 

绀色,蓝花鸢尾一样的霁青,有豔丽的光华在瞳珠里流转。 

这是最初重新获得国家身份的时候。 

 

01. 

『Bonjour.』 

『Au revoir.』 

上流社会将法语与高雅联系在一起,歌剧是日常调剂。制度在效仿狭义上的西欧诸国,试图遮掩过去曾属于东方的痕迹、得到一个基督教国家应有的地位与体面。 

 ——可那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历史与空间带来的隔阂从未消失。 

 

 02. 

“这个年轻的国家没有继承任何好的方面,反而有了所有老旧国家的肮脏与卑劣。 

只有日俄战争后穷途末路的沙俄与她联盟。” 

 “又是一次完形填空——塞尔维亚,(暗杀,炸弹袭击,枪击,游行),死人。” 

 

03. 

她的处境可悲又愚蠢,危机四伏,一切因为自作自受,人人皆知。 

挣扎、祷告、咒骂,所有的话语都一样浅。泥土崩塌、重组,每个路标都在说谎,人们漫步在街上,唯一活着的只是灵魂。 

“奥地利下最后通牒了。”上司说。 

“指使普林西普他们的又不是我们。”无意义的辩解,那对夫妻又不会因为她本不需要负责任就此罢休,“……想让我放弃政治独立?是这个用意啊。” 

“德国和奥地利很快就会来敲我们的门。” 

“显而易见,他离他那固执的南方堂兄仅有一步之遥。”维利卡克制住想叹气的欲望。 

“难道我现在挑起战争会有什么好处?不讲理的奥地利人和永远支持他的伊丽莎维塔,真见鬼。” 

她怎么就被这对夫妻当假想敌。 

 

04. 

她看到窗外几个面露激愤的学生在烧英国国旗。 

回头再看看也是怒气冲冲的首相,维利卡还是忍不住叹气,“你们是不是才意识到。” 

当初的柯克兰听说伊万和罗德里赫要因为“塞尔维亚问题”打起来时就差点笑出声,外交大使更是明明白白说“英国人不愿为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在哪的国家而流血牺牲”。 

“何况费里西安诺他能不能从我这里划到地还不一定,不要太焦虑嘛。”维利卡很轻微地笑了下。 

要是她哪天阔了,科科,“但抗议还是要抗议的。而且我真的不介意和伊丽莎维塔和解。” 

 

05. 

“下午好啊维利卡,亚瑟说只要我加入协约国对罗德里赫宣战,你家莫拉瓦河以东的地就是我的啦,现在你看到这行字心情如何?”罗马尼亚寄给她的信。 

“……等我阔了。”她给罗尼的回信。 

英国佬卖队友一绝。 

 

06. 

唯独坏名声和笑话纷至沓来。 

闹剧在这里上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