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钻石王牌

92.8万浏览    10828参与
阿九

鸣御我的爱!!!我除了尖叫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阿鸣好A呜呜呜!miyu吃瘪也太可爱了吧!

鸣御我的爱!!!我除了尖叫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阿鸣好A呜呜呜!miyu吃瘪也太可爱了吧!

瑜啊瑜啊瑜

【御泽】但为君故「其二」

今日份甜文已送达!


虽然保证不了准时更新但还是会尽量把时间段调节好昂!


————————但为君故(2)————————


“啊......真是伤脑筋。”御幸一也拿着个邀请函看了又看,确认是那个当红综艺节目的邀请后,又是叹了口气。


御幸一也叹的不是参加节目的麻烦,他叹的是泽村荣纯也收到了同样的邀请函。这说明什么?这档综艺想要炒作一下他们这对明星cp的榜首。


虽然不是第一次和泽村荣纯一起上节目,但和以往不同,这档名叫《HAPPY》的大型真人秀节目是目前全日本收视率第一的的综艺,它...

今日份甜文已送达!

 

虽然保证不了准时更新但还是会尽量把时间段调节好昂!

 

 

————————但为君故(2)————————

 

 

“啊......真是伤脑筋。”御幸一也拿着个邀请函看了又看,确认是那个当红综艺节目的邀请后,又是叹了口气。

 

御幸一也叹的不是参加节目的麻烦,他叹的是泽村荣纯也收到了同样的邀请函。这说明什么?这档综艺想要炒作一下他们这对明星cp的榜首。

 

虽然不是第一次和泽村荣纯一起上节目,但和以往不同,这档名叫《HAPPY》的大型真人秀节目是目前全日本收视率第一的的综艺,它主要的内容是什么呢?答案是三个字——撒狗粮。

 

每期节目只请两位嘉宾,最奇特的是这两位一定是当时十分受欢迎和吹捧的当红明星情侣,节目内容也是十分无厘头,是一些令高中女生尖叫不已的亲密互动。

 

节目进行到中途,特邀嘉宾就会上场,这位嘉宾一般是那对情侣的亲朋好友,会变着法的让这两位感情升温,在电视荧幕前大撒狗粮,因此,特邀嘉宾被观众亲切地称为:助攻王。

 

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也知道这档节目的大火程度,看了几期之后总觉得电视上那两位脸上的尴尬都要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在心里庆幸谢天谢地没有被邀请。

 

这档节目摸清了当代年轻观众的口味,凭着坚硬的后台,一步步登上全国热度最高,就连NHK也曾在电视上提起过它。

 

它还被赋予美称——“巨无霸无情撒糖机”。

 

御幸一也固然不会怕这种大场面,但是为什么这种综艺节目是全网直播?

 

御幸一也:不好意思,有被吓到。

 

一旁的泽村荣纯就把那冠冕堂皇用大金字印刷出自己姓名的邀请函扫了两眼直接丢御幸一也怀里叫他收好,跟没事人似的甩胳膊抖腿练自己的专辑,御幸一也有时候对泽村荣纯的临阵不乱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泽村,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晚上六点要开播。”御幸一也将两张请帖收在书桌桌洞中,推开椅子转头向那正在录音室激情弹唱的泽村荣纯喊道。

 

果然没有听到。

 

于是御幸一也悄悄溜过去,将门开了个缝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泽村荣纯盘坐在榻榻米上读着精装限量版少女漫画,哭得稀里哗啦好不痛快,电脑还在放他那首专辑的BGM,在这样充满激情和热血的BGM中,泽村荣纯哭哭啼啼地来了句:“太感人了。”

 

结果是脑袋上忽然挨了一记手刀,被抓去洗碗去了。

 

 

–次日下午5:30–

 

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坐在后台一人一个蓝色塑料凳,吹着冷风,看工作人员在台上乐此不疲地忙活,御幸一也转头问旁边那人:“冷不冷?”泽村荣纯回眸大笑,称自己年轻气盛身体健康,被御幸一也无奈拿来围巾裹上了嘴。

 

“一也,多久结束?”

 

“大概九点左右,怎么,笨蛋终于有时间观念了?”

 

泽村荣纯听不得御幸一也骂他笨蛋,在他眼前挥挥拳头,示意自己是拉练过的,然后揉揉肚子望天,像是在回味什么:“没,就是想吃关东煮了。”

 

“那回去再买?不知道那卖关东煮的婆婆关门没有。”御幸一也揉了揉人棕栗色的头发。

 

“是吧是吧?婆婆做的整条街第一好吃!”

 

个子很高的主持长得十分漂亮,高跟鞋在地上踩得嗒嗒作响,她带着商业笑脸走到后台和两人一一握手问候过,笑道:“两位真的十分受欢迎呢,自从你们官宣后一定收到了不少祝福吧?我也诚心祝两位幸福。”

 

御幸一也暗地里拉住了泽村荣纯的手,同样笑着说是。那女主持客套话讲完,笑眯眯的神情都变得有些阴森,泽村荣纯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好基友小凑春市的哥哥小凑亮介那十分出名的“笑里藏刀”,没打过几次照面,但印象深刻,似曾相识的感觉出现在了这位女主持的身上。

 

“两位了解节目流程了吧?那我们可以录制了。”女主持拍拍手示意摄像机准备,理理刘海整整衣冠,接过话筒容光焕发地走上舞台,面对一片黑压压的摄像头开始新一期的录制。

 

两位还没露面弹幕已经炸了,观众人数从女主持走向镜头的那一秒疯长到了十五万,然而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还躲在后台看剧本瑟瑟发抖。

 

“御幸先生,泽村先生,可以准备上台了。”旁边一个身材矮小的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提醒,于是两人草草地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型和衣领,随着女主持甜美的“有请两位”响起,御幸一也拉住泽村荣纯走上了台。

 

忽然BGM响起了婚礼进行曲,吓得御幸一也顿了顿脚步,勾起的那抹微笑变得有些僵硬,不禁拉紧了泽村荣纯。

 

这都什么鬼,我就不该来。

 

在四面八方都是闪光灯的舞台上站定,御幸一也又是被网络的先进惊艳了一番,巨大的屏幕呈现的是网友的弹幕。

 

「草草草今天的也哥怎么这么帅???荣纯好可爱啊!!!在和摄影师招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爆炸他们牵手上来的!!!太甜了吧?!」

 

「婚礼进行曲!!!对不起你们太会了!!!四舍五入他们有孩子了我不管!」

 

「御泽杀我杀我杀我我今天就是天边一朵烟花都别拦着我」

 

「酷狸和二柴在看大屏幕!!!二柴脸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这个男孩」

 

「楼上御泽看大屏幕我能不能理解为他们在看我(被群殴」

 

......

 

总而言之,御幸一也被震撼了。

 

旁边的泽村荣纯还好,作为超人气偶像,公司花招多的很,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他经常见到。

 

主持人走过来向泽村荣纯招招手,待泽村荣纯一脸茫然地走过来后,十分热情地道:“现在我们将开始第一环节!「你说真心话」!”

 

了解到大概规则,一方站在舞台,另一方被拉到小房间里接受问答,问答方看不到其他人,但是另一位却看得到问答方,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告自家那位黑状的游戏。

 

泽村荣纯直到走进去也是一脸懵逼,出题人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笑着告诉他这些问题都是粉丝讨论下来热度最高的四十道题,他和御幸一也一人二十道。

 

“好——泽村先生准备好了。第一题,”

 

“请问多久和御幸先生结婚呢?”

 

 

 

当天下午六点整,LINE的榜首变成了《甜掉牙!御泽上HAPPY被催婚》

 

 

 

-tbc-

 

#以后便是隔日更新!一三五七晚上八点更新昂!今天有事来迟了1551

 

#这个上综艺是重点篇幅,我会多花几章来写

 

#后面会更甜

 

#小可爱们要是有什么想要问御泽的咱们评论区见!我一定会把它们采纳进文章(明明是你不想思考这个问答题)


#武汉的宝们一定要注意身体昂!!!

 

#明天见昂,爱你萌

只是个萝卜

【仓春】白日幻想

*做不到像其他太太那样用平凡的日常和默契传达爱意,便只能用最俗的办法了

*我流仓春,邻家哥哥设定,没有青道

*希望看到这篇的小伙伴们都注意身体,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仓春】白日幻想


“诶?!”

仓持洋一看着面前的人,发出了一句无意义的声音,此时夕阳正如烈火一般晕染着大地,而他则突然意识到,自己正遭遇着人生的重大危机

眼前的男孩,或者说应该是男人,前一秒在他心里还是脑海中的那个小孩子,可现在却气场全开的站在他面前,不容分说的把他逼到了角落里


如果仔细回想的话,小凑春市第一次遇见仓持洋一时,天空中正飘着零零星星的雪花


那是一个清晨...

*做不到像其他太太那样用平凡的日常和默契传达爱意,便只能用最俗的办法了

*我流仓春,邻家哥哥设定,没有青道

*希望看到这篇的小伙伴们都注意身体,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仓春】白日幻想


“诶?!”

仓持洋一看着面前的人,发出了一句无意义的声音,此时夕阳正如烈火一般晕染着大地,而他则突然意识到,自己正遭遇着人生的重大危机

眼前的男孩,或者说应该是男人,前一秒在他心里还是脑海中的那个小孩子,可现在却气场全开的站在他面前,不容分说的把他逼到了角落里

 

如果仔细回想的话,小凑春市第一次遇见仓持洋一时,天空中正飘着零零星星的雪花

 

那是一个清晨,太阳正闪着微弱的光芒,半遮半掩地躲在云彩后面,天亮之前刚下过一场大雪,静悄悄地铺满了白茫茫的一片

小凑春市是被哥哥的敲门声叫醒的,家里因为重新装修,难得把兄弟二人分房而睡,5、6岁的孩子正是怕黑的年纪,脑海里天马行空的,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再加上兄弟二人从小就爱看各种各样的恐怖故事,关了灯后只有一人的小房间更是显得阴气森森

千万别闭眼,闭上眼就会有怪物跳出来的想法一直萦绕在脑中,赶也赶不走,男孩睁着眼睛直到困意来袭,上眼皮与下眼皮开始止不住的打架,这才沉沉睡去,梦里是一片光怪陆离的土地,男孩化身巫师与怪兽在海天间交战,正当小巫师准备一个大招把怪物压了下去时,一阵敲门声瞬间就把他拽回了现世

 

“雪?”小凑春市迷迷瞪瞪的只听见这么一个词,便一下子清醒过来,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小小年纪就笑的像只小狐狸,正拉开窗帘的一角,试图引诱弟弟一起跟他去外面一探究竟

 

彼时5、6岁的孩子年纪还太小,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一双眼睛,看起来又软又好欺负,兄弟俩选了个离家近的路口堆雪人,就在出门左转一点点的位置,小凑亮介滚了个大雪球,又滚了个小雪球,摞在一起充当雪人的身子,他刚准备去捡根树枝,就被妈妈叫回家帮忙,临走前,小凑亮介特意让春市不要乱走,帮他在附近捡两根树枝,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群孩子嚷嚷着从他面前跑过,而他们跑开的地方,一个不认识的男孩正弯腰卷起一个大雪球,一边嚣张的笑着一边朝他们扔去

 

小凑亮介笑意逐渐加深,想想都知道在他离开的这点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个比他高出一头的男生,满脸写着“我是孩子王一点也不好惹”,或许是因为总爱在外面疯跑的原因,鼻间被冻的红红的,脸上似乎还贴着个创口贴

 

“我也许应该感谢你帮了我弟弟”小凑亮介走过去,看了眼这个脸上洋溢着嚣张笑容的男生“我是小凑,我们家就在那里”

他想了想,继续歪头询问下去“你是刚搬来的?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

“喔,我叫仓持洋一”男孩回头,毫不犹豫的将自家情况一股脑抖了出去“我们家其实在千叶,但神奈川这边有个老房子,家里老头子放不下,于是一起搬过来打算住上一段时间”

他边说边把身后的小凑春市推给小凑亮介“弟弟还你,我走了”

他挥挥手,看了眼兄弟俩,就往道路的另一头走去,可才刚走几步,便突然停下身来,转头问道“你几年级,我春天就会转学过来,我们也许会上同一所小学”

小凑亮介道“3年级”

“啊”仓持洋一愣了一下,随后忽然笑了起来,小凑春市跟在哥哥旁边,颇为惊奇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又立刻准备消失的人,仓持洋一摸了摸后脑勺,最终大声道“我好像比你低一级”

 

其实小凑春市在高中之前,都与仓持洋一没有什么接触,或者说,那时的仓持洋一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哥哥的后辈兼好友

 

来年春天,仓持洋一果然转学进了兄弟俩所在的学校,每到放学时分,小凑春市总能看见他与一群男生嘻嘻哈哈的跑出校门。仓持洋一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小凑春市在他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适来

那时小凑亮介开始打起了棒球,几番选择之下,最后在町里组织的儿童队里当二垒手,小凑亮介似乎天生对这个位置有着天才般的适应能力,无师自通的守得住打过来的每一球。每到周末,小凑春市总会跟着父母来到离家不远的空地处看哥哥打球,而每当小凑春市表现出他也想跟哥哥一起打棒球时,父亲便会跟他说,等再过两年,等你跟亮介现在一样大时,你也能过来打棒球了

于是小凑春市开始盼望着自己长大,结果还没盼多久,就先在家门口盼来了特意等在那里的仓持洋一

原本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男孩此时突然正经了起来,说什么也要和小凑亮介组成搭档,成为队里的最强防守,小凑的母亲看着男孩子笑个不停,小凑亮介却笑眯眯的扔下一句“你得先赶得上我”后便扬长而去

在小孩子的眼里,投手永远是最帅气也是最受欢迎的位置,十个孩子里九个都想站上那个位置,小凑春市不知道小凑亮介为什么会选二垒手这个位置,追着他问来问去也只得到一句“因为很帅气”的回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仓持洋一会选游击手这个位置,但当他再在空地里看见他们时,小凑亮介确实向他展示了二游防守的帅气

那一瞬间,小凑春市心里追逐的亮光仿佛有了雏形,在那片亮光里,有两个身影

只可惜年少时光过得太快,仓持洋一还没来得及升上六年级,就转学回了千叶县,他就像来时一样,走也走的很突然

 

 

再见与初遇好像没什么不同,那年小凑春市刚上国中三年级,正是仓持洋一离开的第四年,去年小凑亮介凭借着在少棒优秀的表现,被离家不远的一家高中指明录走,今年已经高二的他成为队里的正二垒手,正式开始他为期三年对甲子园的征程。

仿佛命中注定般,那也是一个冬天,小凑春市结束部活回家,正巧遇上一群不良拦路,冬天太阳下山的早,就算时间并没有多晚,天色也是黑蒙蒙一片

小凑春市看着那群嬉皮笑脸拦在路前的不良,心里暗自掂量着自己一根木棒能不能赶走他们,毕竟以前都是亮介帮他摆平,真要是自己动手还不一定能赢得胜利

木棒啊,小凑春市摘下背着的棒球包,沉默的拉开拉链,木棒打架太容易断,父亲貌似说过木棒价格有点贵的样子,用它打架得不偿失,看来还是得备着根金属球棒

原本你一句我一句的不良在看见小凑春市拉开球包拉链之后更是爆发出一阵震天的笑声,什么柔柔弱弱的男孩子,像女孩子一样的话语一下子砸到了春市的身上

“柔柔弱弱的男孩子这种话,我其实也早就听得多了”小凑春市握住木棒,缓缓的把木棒抽了出来“总得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嘛”

不良们对视一眼,相互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嘲讽之意,其中一人刚上前几步,连一句“混蛋”都没说出来,就被一个硕大的雪球糊了脸

那雪球似是团的结实,硬度极硬,被糊脸的人愣是缓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春市”

来人颇为拉风,地上的雪还没化开呢,就骑着一辆摩托一路漂移而来,一点也不怕下一秒一个操作不稳摔倒在地,那人摘下头盔,是一张面熟的脸,配上一头黄毛

小凑春市看了片刻,谨慎开口“仓持…..前辈?”

“啊”仓持洋一应了一声,从后面抽出一根真正的金属棒子来“喂!对面的,谁再敢上前一步,可就不止一个雪球这么简单了”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但站在身前的人却又跟记忆中的背影千差万别

仓持洋一不知有着怎样的气场,竟真把那群不良震慑了下去,他扛着棒子,直到那群不良彻底转过弯去消失不见,这才回头把目光放在了春市身上

“好久不见,仓持前辈”

小凑春市放好木棒,上前两步站在了仓持洋一身旁,三年不见,他比小凑春市想象中还要高出许多,只是这摩托,这黄毛,这周身的气质,说他比刚才那群不良还不良也不为过

“春市”仓持洋一再次开口,叫了小凑春市的名字“棒球棒是用来打棒球的,不是用来打架的”

“诶?”

“走了”仓持洋一下车,目光在小凑春市身上绕了一圈,看向前方“这么晚还不回家,小心你哥骂你”

小凑春市愣了一下,忍不住笑道“他才不会”

“那就小心他等急了”仓持洋一立马改口

他更不会,而且他不在家,小凑春市无奈的没有继续接下去,但还是紧走两步跟上了仓持洋一的步伐

 

四年没见,他们其实有很多话可说,但却一路无言

 

仓持洋一侧头看着身旁的男生,他比以前高了很多,但还是小小的,围着件毛茸茸的浅色围巾,很容易害羞的样子,他曾在小时候见过两兄弟的双亲,明明父母都有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可他们俩个却一个成天眯着眼,一个用厚刘海挡住眼睛,谁都不肯露出半分

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仓持洋一想起刚才的小凑春市,虽隔的有些远,但他身上隐隐露出的气质,已经和原来那个小孩子大不相同了

“前辈就先送到这里吧,麻烦前辈了”小凑春市开口,拉回了仓持洋一逐渐飘远的思绪,他抬头,果然已经走到了熟悉的路口,只要再转一个弯,就是小凑家了

“喔,嗯,不用客气”仓持洋一停住步伐,示意小凑春市快点回去

“仓持前辈”小凑春市道“这次回来,是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

仓持洋一带上头盔,调转车头“高中决定来这边上了”

鬼使神差的,他放缓了脚步,临走前又加上一句“以后或许能经常见面了”

 

仓持洋一的出现只是小凑春市平凡人生中的一点小插曲,丝毫不影响时光的照常流逝,儿时如此,现在也如此

 

几个月后,终于放假回家的小凑亮介说新来的下一届里有很多嚣张的后辈,其中一个还是老熟人

那时兄弟两人正走在前往春日祭典的路上,四周的景色也一扫前几日冰冷的模样,焕发出勃勃生机,小凑春市想到几个月前遇见的人,一下就知道了哥哥说的“老熟人”是谁

“啊,刚说到他他就出现了”

小凑亮介微微上扬的语调在耳边响起,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小凑春市闻声抬头,顺着亮介的视线看去,果然隔着往来的人群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仓持洋一站在树下,不知是在等谁,正乖乖地拎着一盒包装精美的点心盒,他的头发已经染回了原来的颜色,衣服也看起来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款式,那个骑着摩托的黄毛不良仿佛是小凑春市白日里一闪而过的幻影,只在记忆中留存片刻,便立即随风消逝

那天依旧是仓持洋一送的他回家,虽然是小凑亮介的要求,但短短的几个月内被送回家了两次,怎么着也得表达一下谢意

“不用了”仓持洋一撑着门,让小凑春市进到城铁站的大厅里“本来也是部里的前辈拜托我帮他带东西,小凑前辈正好也想跟他们聊聊,关于部里的事”

两个人进到站台,正巧一辆列车驶了进来,初春的风轻轻柔柔,伴随着列车扑向了候站室内旅人们的心房

小凑春市跟着仓持洋一上车,因为祭典的缘故,车上的人本就比往常多了许多,此时又一波人挤了进来,车厢里一下子便拥挤了很多,虽然没有人出声抱怨,但还是有许多人逐渐站不稳了,短短几秒间,小凑春市就消失在仓持洋一的视野中

“春…市”仓持洋一艰难回头,借着车辆启动摇晃的空隙,一把拉住小凑春市的手,借着扶手的力把他拉回了自己身前,小凑春市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在人海中穿梭了一遍

“好险”仓持洋一指了指一旁的把手,示意小凑春市扶住他,所幸这个位置比较靠外,两个人肩并肩,被迫看起了窗外的景色

窗外是山,是阳光,是房屋,是和平时别无二致的景色,小凑春市刚想开口询问仓持洋一上高中后的事情,列车便哐当一下进入了山间隧道里,车内的小灯尽职尽责的一盏盏亮起,映入眼帘的便成了玻璃上两人共握一个扶手并肩的身影

 

自这之后,两人遇见的次数日渐多了起来

 

因为离家近的缘故,小凑春市每个周末都会回家住,学校不远处就是一个轻轨车站,往返加起来都只有几站地的距离

第一次遇见仓持洋一的时候,小凑春市正思考着前一场比赛自己挥棒的时机和球落点的位置,因为车上人数较多,他只找到个背对行驶方向的空位置,这个位置的体验感很是奇妙,一切事物都隐藏在你的后面,世界仿佛变成了一台倒放的影像机,你明知道前方会有什么东西,却不能丈量你们之间的距离

思绪飘向了遥远的地方,等再回过神时,对面位置上的乘客早已换了个人

“仓持前辈?”小凑春市没想到这样也能遇见仓持洋一,对面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竖领校服,背着个棒球袋,正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

两人隔着根扶手杆,小凑春市能看见他半侧被阳光照耀的脸

“呦”仓持洋一简单的打了声招呼,算是回应了小凑春市的惊讶

“仓持前辈怎么也回家了?”

“嗯……”对面的男孩沉默了片刻,想转头看外面,却被阳光刺的眯住了眼,他伸手,遮住了一缕阳光,最终无奈道“家里的老爷子硬叫我回去的”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第二次,小凑春市站在车门口,亲眼看着仓持洋一挥别同行的男生,背着包上了这辆列车

第三次,他坐在那天仓持洋一坐过位置,如愿以偿的在同一站等到了盼望中的人

第四次,车上没有空位置,但随着与站台距离的逐渐拉进,小凑春市心里隐约有个声音告诉他马上就会见到想见的人,车门开了,果然是仓持洋一,他拎着包,几乎是径直走到了小凑春市的旁边

我觉得能遇见你,仓持洋一转头,笑着冲小凑春市道,果然就看见了

 

那次之后,便进入了新一季的赛期,小凑春市练习时间增长,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仓持洋一,再遇见时,是一个下雨天,没撑伞的人顶着棒球包,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踏着水,抢在关门前冲上了列车,小凑春市站在门口,看着好久不见又湿乎乎的前辈,福至心灵的开了口

“恭喜前辈,上垒成功~”

 

“垒”是成功地上上了,但那天雨下的太大,还是把仓持洋一浇了个底朝天

 

小凑春市打着伞,想尽办法把两个人都罩进去,可奈何人太宽,伞太窄,怎么打都打不到一块去,仓持洋一想劝小凑春市放弃,毕竟两家距离也不算太远,以仓持洋一的速度,一小会便能跑回去,可小凑春市不让,路上又遇见了小凑春市的母亲,仓持洋一就这样被拐到了小凑家里去

仓持洋一也算是在这边长大,与小凑家里的人都很熟悉,兄弟俩的母亲算是从小看着他长大,自然对他是亲切有加,留在家里又是换衣服又是吃饭,直到外面雨势渐小,才把仓持洋一放出家里去

因为大儿子常年不在家的原因,小凑春市的母亲可算是找到个可以询问的人,仓持洋一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刚从敌国回来的卧底,事无巨细的把亮介的情况跟我方汇报了一遍

“仓持前辈还真是了解呢”小凑春市撑着伞,奉命把仓持洋一送回家里去,小凑家里的伞很富裕,两个人一人一把,无形之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啊?”仓持洋一跨过水坑,听着小凑春市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语“亮介前辈的事情吗?”

“嗯”小凑春市点头“怎么说呢,感觉自从哥哥上高中后,我们两人单独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有时候”他停顿了一下“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仓持前辈呢,能有这么多时间跟哥哥相处”

“对于一个外人来说,亮介前辈也是很可怕的好不”仓持洋一道“一上来就跟我说‘怎么这都接不住,渣渣’,这也太过分了吧!”

小凑春市歪头,想了会道“他小时候也跟我说过,为什么别人欺负却不还手的话”

“那他小时候还跟我说过‘要想进队就得先追得上我’”仓持洋一道“你那时候就在旁边”

“哥哥小时候还跟我说过我又小个头还矮,想用木棒根本不行”

“亮介前辈还跟我说要是不行不如下场”

“哥哥还经常扮鬼吓我”

“亮介前辈曾经还干过故意告诉错我课表的事情”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无形之中带上了一股比拼的劲,脚下的步伐也从快走变成了静止,噗的一声,小凑春市率先笑出了声音,仓持洋一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已然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春市,男孩撑着把透明伞,披着长袖外套,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要不是微微上翘的嘴角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其实外人根本猜不透他的表情

世界忽然安静下来,只剩雨滴滴落在水坑所留下的细微声音

他刚才在干嘛,吃醋吗?仓持洋一默想到,虽然小凑春市看似在“胡闹”,说到底也只是个常年不见哥哥有点想他的小孩子罢了,可刚才自己却任由他牵着走,跟着他一起说这些孩子气的话,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仓持洋一回身,示意小凑春市越过地下的水洼“算了,说说你吧”

“我?”

“是啊,听说你收到几家高中的邀请,其中也包括我们学校吧”仓持洋一道“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哥哥告诉你的吧,帮哥哥问?”小凑春市见仓持洋一止步,便也跟着停了下来“是有你们高中,不过……”

“不是帮他问”仓持洋一出声,打断了小凑春市接下来的话语“是我自己,是我想问你的”

小凑春市诶了一声,看着他没有了后续

“我不仅从小跟亮介一起长大,还有你啊,春市”仓持洋一去掉敬称,直直看向小凑春市的眼底“我有时候帮你,不是因为亮介前辈,是出自我自己”

小凑春市忽然笑了起来,他道不明白这一瞬间自己心里的感情,只觉得四周虽然阴雨连绵,却又光芒万丈

“你们学校跟我说,如果我要去的话,可能会转去守备其他位置”小凑春市径自接上了方才的话题“我再想,其实内野守备都差不了多少,要不要放弃二垒守备的位置”

“下周你要跟我打球吗,真的‘野’球”仓持插着兜,前向迈了一步“我知道学校不允许部员私自跟外校比赛,不过就咱俩,你不说,我不说,应该没问题”

“好”小凑春市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仓持洋一

“什么啊,答应的也太快了吧!你倒是给我个机会劝说啊!”

仓持洋一伸手,拍了下对面的伞顶,滑落的水珠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带起了地下水坑里的一片涟漪

 

小凑春市陷入了深深的梦境

他梦见自己离开家乡,去到了东京,小凑亮介站在那里,笑眯眯的非要自己喊他前辈,他还梦见两个人一齐努力,成功的从都内打进了那片黑色的土地

次日醒来时,晨风凉凉的,小凑春市昨夜贪凉,临睡前忘记了关窗,他慢慢爬下床,轻手轻脚的收拾东西,赶在父母醒来前离开了家门,仓持洋一约他在附近的空地上见面,那里有个略显陈旧却还算规范的场地

小凑春市赶到时,仓持洋一已经开始热身运动了,他穿着棒球队的训练服,只是把外面的衣服换成了自己的宽松T恤,正在那里进行折返跑的练习

“呦,春市”仓持洋一放缓速度,仍在原地进行高抬腿,小凑春市放下背包,也跟着他一起准备练习

“其他守备我不敢说多好,但游击手我还是敢称第一的”仓持洋一拿起球,冲着小凑春市忽地扔去“二游选手可以交换守备位置,如果愿意,我可以教你打游击”

小凑春市想过许多仓持洋一叫自己过来的目的,可唯独没想到他会教自己打游击,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一道身影伴随着声音迅速蹿到两人跟前

那是个一看就很阳光的少年,隐约间还带着一股莽劲

“在玩投接球吗?就你们两个?”

少年边说边围着二人转圈,小凑春市怀疑如果在他身后加条尾巴,都能被他甩到天上去

“我叫今井,位置是捕手”少年双眼放光的看向他们“你们呢?”

“仓持前辈打游击,我是二垒手”小凑春市见仓持洋一没有回答的意思,便主动回应了这个少年

“啊,二游搭档啊”今井丝毫不怵仓持洋一的眼神,转身朝后面挥手到“这边这边!”

仓持洋一回头看去,只见一群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出现在球场的边缘,他们一个个拎着背包和球棒,就像一群集体出游的棒球队队员

“小远!”一个男生脱离了队伍,急冲冲地朝三人跑了过来,他一把拉住今井,仿佛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这个名叫小远的少年下一步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来

队友这么想,不代表今井也这么想,他看向二人,眼中充满了坚定:“如果打扰到你们了实在是抱歉,我们是平塚市私立高中一年级生,今年刚建的硬式棒球部,趁着周末来这边和附近的学校进行友谊赛”

“我们见这边有个公用场地,便想着练习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少年神色一转,满脸都是想到好主意的得意表情“我们来一起进行一场练习赛吧,正好我们只有16个人,想自己跟自己打都不行”

“好啊”今井话音刚落,仓持洋一就同意了他的请求,转而去问小凑春市的想法

“我是没什么问题”小凑春市缓缓道“毕竟——”

——“你们不说,我们不说,应该没人会知道”

小凑春市与仓持洋一同时开口,今井愣了一下,随即立刻笑了起来,他似乎是球队的主将,其他人也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练习没什么意见,于是在温暖的晨曦中,一场比赛就这么静静降临

 

今井带好护具,三步并两步地蹦到了捕手的位置,他们队里的投手是个慢慢悠悠的慢性子,只要有空就会找个角落把自己团起来,今井站在那里,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套准备练习,他才慢慢地走到投手丘上去,一幅天生和今井性格相克的样子

仓持洋一主动请缨,担任了第一棒的位置,他让小凑春市站在自己后面,说队里练习时小凑亮介就是这个位置,小凑春市是第一次和仓持洋一一起打球,以前他一直站在外面看着哥哥和仓持洋一,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和他站在一起

呼喊声渐渐的在球场上响起,仓持洋一站在打击区里,仔细观察着守备的位置,今井换了个蹲姿,给出一个尽管放心投来的暗示

对方的投手缓缓的抬腿起臂,他虽然看起来懒洋洋的,但球打过来的气势却和普通的投手别无二致,他的球速微妙,还带着点变化球的趋势,仓持洋一盯了两个球,才在第三次挥棒出击

球棒与球碰撞的声音在球场响起,仓持洋一扔掉球棒,快速地朝一垒跑去,场上守备的位置也随之开始变化,这是个二垒滚地球,对方二垒手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形式,赶在仓持洋一踩到垒包前把他送出了局

“什么啊”

仓持洋一遛回本垒,捡起了地上的棒子,小凑春市站在打击区,成功的吸引了对方一队的注意

“是木棒啊”今井蹲在那里,还不忘和对手表达自己的赞叹之情

小凑春市红着脸,但挥棒却挥的毫不犹豫,白色的小球直直地朝投手飞去,投手丘上的人似乎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一个顺势下蹲,球便又进入了对方二游防守的位置

“2 out”今井快乐的冲对面喊着,守备的同伴也纷纷出声回应

“他球速不快,控球却是很好”仓持洋一站在一旁,等着小凑春市,小凑春市压了压护肘,嗯了一声便开始思考守备的事

小投手再投四球,把三棒也快速地打了下去,换边时,他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让位的意思,今井不得不无奈的找人把他一起拽了下去

小凑春市换好手套,不禁有些担忧一会的守备能不能行,他们从没有搭档过,他不敢保证跟着仓持洋一能打出原本的水平,他几乎是忐忑着,站上了二垒手的位置

“为什么要换来换去,好麻烦的”小投手被一群人拖着,走走停停的拉下了场地,他路过小凑春市时忽然停了下来,缓慢道“你比我想的要厉害很多”

下半局,这边的投手多用了点时间,对方一人上垒,但最后也是稳住了局势,虽然小凑春市与仓持洋一守的密不透风,但两人配合的机会却几乎没有

从小时候起,小凑春市就会忍不住去想,小凑亮介站在这里时,心里是种怎样的感情,在他心里,哥哥一直是个遥远又厉害的背影,他一直追着追着,想着早晚有一天自己也能追上他的身影

后来,仓持洋一出现了,小凑春市亲眼看着他一步步的追上小凑亮介,他发现,仓持洋一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努力

八局下来,双方各自都得了好几分,小凑春市也获得了好几个和仓持洋一打配合的机会,球到手的瞬间,小凑春市几乎是本能的扔给了仓持洋一,仓持洋一接球,转身,稳稳的把对方打手送出了局

九局上半,是他们最后的进攻机会,小凑春市与仓持洋一凭借着他们还算看得过去的打击,前八局都打出了几发还算不错的成绩,此时正好九名打者轮了一轮,再次从第一棒打起

仓持洋一站在左边的打击区,这球虽不好打,但几局下来,他已经大致摸清了投手变化球的轨迹

撤步,挥棒

铝制球棒划过空中,就像剑斩断了前方的荆棘,仓持洋一在球飞出去的瞬间就扔下球棒冲了出去

小凑春市想起了年幼时那个奔跑在球场的身影,那时候仓持洋一虽然与同龄人相比个头还是较矮,但速度却是极快,因为崇拜松井稼头央的原因,从开始打棒球起便左右开弓,走帅气的二刀流打法,任谁说也不听,小凑春市曾经跟在哥哥后面,听他讲过无数次松井稼头央的事迹,直到现在说起知名球员,他脑海中蹦出来的第一个人还是松井稼头央

他像是一只猎豹,是的,他曾远远的听过他的队友们戏称他为猎豹,自由又随心的奔跑在那片属于他的战场上

“哥哥站在这里时,心里到底是种怎样的感情”小凑春市拎着木棒,远远地看着一垒旁的仓持洋一“大概就是,不仅只有我,是大家共同组成的铜墙铁壁吧”

但对于仓持洋一,小凑春市想到,如果可以,想成为他的队友,他的依靠,助他毫无顾虑的向前奔跑下去

 

九局结束,意外的打了个4比4平

少年间总是相熟的很快,有时候只需要一场比赛,赛后,平塚私立的大家纷纷围了上来,仓持洋一与小凑春市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谈论的焦点

“什么?国中三年级”今井远发现小凑春市刚刚国三时,一脸不敢置信“这么说你还没上高中?!要不要考虑我们学校!”

“你们学校太远了,完全不考虑”仓持洋一拉住小凑春市,想也不想,瞬间回答了今井

“什么嘛,我问的是春市,不是你”今井鼓着脸嘟囔道“你能代表他回答吗”

“我是他哥,怎么不行”仓持洋一一把锁住了今井的脖子“还有春市叫谁呢,你们有这么熟悉吗?”

后来,仓持洋一与小凑春市又随着他们去了一旁的商业街,年轻的教练听说他们私下打比赛后,当即连着仓持两人一同教育了一顿

当天傍晚,他们挥别了众人,从平塚私立下榻的民居返回,忽然发现路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是夏日烟火表演”小凑春市惊讶道“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他们走在河边的堤防上,俯瞰河面,忽然意识到时间竟已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夏天,莹莹的灯光如萤火般星星点点的铺洒在河上,身着各色鲜亮衣裙的少女们三三两两坐在河边,岸对面的街边每家铺子都敞着大门,屋檐上火红的灯笼连成一线

仓持洋一慢了片刻,这才后知后觉的说道“上了高中就更不记得这种事情了,满脑子都是学习和比赛,除非有人约你”

小凑春市笑了起来“仓持前辈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怨念”

“才没有啊!”

仓持洋一伸手,自然而然的捏上了小凑春市的脸,小凑春市嘶了一声,仓持洋一这才如梦初醒的放下了他的手

骤然间拉进的距离使得两人显得格外亲密,小凑春市觉得于理自己应该后退一步,可于情他却一步也不想动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不动,连风都逐渐轻柔了起来,世界静悄悄的,唯有两人的心跳声在交织着,欢唱着

“我决定了”小凑春市在这片宁静中开口“去竹山”

仓持洋一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哥哥很厉害,仓持前辈也很厉害,我想,追上你们,然后打败你们”小凑春市默默道“我想一直站在二垒的打下去”

“我还以为你想跟亮介前辈在一起”仓持洋一道“不过你能想清楚,自然是好的”

小凑春市退后一步,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狡黠的笑意“毕竟我可不想被哥哥整,故意告诉错我课表~”

“什么!?”仓持洋一一时语塞,好半晌才回答道“毕竟我也不会被亮介前辈扮鬼吓到”

“我还不会被他叫渣渣”

“我也不会被他说矮”

小凑春市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想起刚才无意间的接触,内心忽然也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想触碰,想触碰眼前的人,他怀着满腔的悸动的心,第一次体验到何为“心里的感情仿佛满的就要溢出来”,他想大声的表达此时的心情,最终却只能站在原地

那日回去后,两人都对傍晚微妙的氛围闭口不提,那年夏天,仓持洋一第一次进入正选,小凑春市则结束了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确定了入学竹山

 

小凑春市果然如那晚他说的那般,以对手的身份站在了小凑亮介与仓持洋一的面前,他像是一条小鱼,穿过急湍暗流,只为努力追赶上前辈的尾迹,他还背着家人悄悄剪去了刘海,那底下果然藏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虽然有时候是有点不适应,这条路也比自己想的困难”他垂下眼眸,双颊微微发红“但自己选的路怎样都要勇敢的走下去”

 

至于他们的感情

 

小凑春市原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仓持洋一常年以哥哥自居,怎么看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他怀着对自己的一腔愤懑,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在仓持洋一毕业那天找到了他,不容分说的把他逼到了角落里,仓持洋一从没想到自己会被人,被小凑春市这样表白,一时竟愣在了原地

“你刚刚说什么”仓持洋一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凑春市,仿佛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般重复了一遍“你刚才说,喜欢”

小凑春市不明白自己这句喜欢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便又轻声说了句喜欢,随后想起什么般突然笑了起来,转头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人

“我,可以抱抱你吗”仓持洋一道

“又不是女孩子,干嘛抱一下也要问我”小凑春市眼里充满了笑意,随即一闪,温柔了下来“我是真的喜欢你,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他话音刚落,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随即头上传来了一句“我也是”

说着,仓持洋一便在小凑春市的震惊中亲了上去

 

小凑亮介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情的人

那天,他难得从大学回家,刚一进门就看见小凑春市坐在屋里,单曲循环的歌曲出自某知名女团的新专辑,小凑亮介怎么想都想不到春市会喜欢这种东西

又或者,他想到前不久某个后辈分享的单曲,是同一首他以前并不曾涉猎的歌曲

 

 

“你有想过别的世界吗”

“别的世界?”

“怎么说呢,就像是平行时空吧,轻小说里不总是这样写么”小凑春市歪头道“在另一个时空里,在你我也许是队友的时空里,我们会怎样相遇,怎样相处呢”

仓持洋一静了片刻,缓慢道“嗯,也许会是搭档吧”

 

 

也许在那个世界里,我还依旧爱你

                                                                    


白脸小生

新年计划和总结(咕?)

1.娱乐剧本
今年能完结吗?沉思.jpg


2.迷宫
难写又没人看系列,我当初为什么要开坑?
沉思.jpg


3.御泽仓
关于守备位置,大概是试图文艺


4.御泽仓
两人互相牵制,最后双双翻车,是沙雕:)


5.in市大三
天久:我的前辈不可能那么可爱!


6.降泽春
降古:我喜欢他笑
春市:我喜欢他哭


7.降泽
新年的朝拜,老夫老妻组了


8.仓泽
黑手党黑帮paro


9.御泽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同名电影改编


10.话说这真的是乙女游戏吗?(论坛体)
又名,我的攻略对象是我情敌???
如题,是沙雕hhh


11.泽村财阀
是被一年级宠爱的前辈呀!


目前大概就这么...


1.娱乐剧本
今年能完结吗?沉思.jpg


2.迷宫
难写又没人看系列,我当初为什么要开坑?
沉思.jpg


3.御泽仓
关于守备位置,大概是试图文艺


4.御泽仓
两人互相牵制,最后双双翻车,是沙雕:)


5.in市大三
天久:我的前辈不可能那么可爱!


6.降泽春
降古:我喜欢他笑
春市:我喜欢他哭


7.降泽
新年的朝拜,老夫老妻组了


8.仓泽
黑手党黑帮paro


9.御泽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同名电影改编


10.话说这真的是乙女游戏吗?(论坛体)
又名,我的攻略对象是我情敌???
如题,是沙雕hhh


11.泽村财阀
是被一年级宠爱的前辈呀!


目前大概就这么多,还有部分写在置顶里面了,不一定会写,只是记录(。)毕竟在脑海里面爽就完事了hhh

大家新年快乐!
总之,新的一年也要加油呀!(咕?)

予安

来自各位队友的神助攻(二)

ooc注意!

小学生渣文笔

小甜饼

御泽已交往,仓亮双向暗恋

设定时间:御幸仓持高二,高三已隐退。

“叮咚!”青道棒球部的男儿们除了旧二游手机同时响起。

   泽村荣纯已加入群聊。

恶鬼学长(伊佐敷纯):呦,泽村你来了!

少将军(结成哲也):(将棋)

我爱布丁(增子透):唔噶!

弟弟君:荣纯君终于来了呢。

白熊:……

荣纯看着群的名字就已经震惊到嘴保持一个“O”型再一看群内的个个熟悉的人眨巴着大眼睛指着手机屏幕,头在御幸一也和手机间不停转动。

御幸看着泽村可爱的样子眼...
ooc注意!

小学生渣文笔

小甜饼

御泽已交往,仓亮双向暗恋

设定时间:御幸仓持高二,高三已隐退。

 

“叮咚!”青道棒球部的男儿们除了旧二游手机同时响起。

   泽村荣纯已加入群聊。

恶鬼学长(伊佐敷纯):呦,泽村你来了!

少将军(结成哲也):(将棋)

我爱布丁(增子透):唔噶!

弟弟君:荣纯君终于来了呢。

白熊:……

荣纯看着群的名字就已经震惊到嘴保持一个“O”型再一看群内的个个熟悉的人眨巴着大眼睛指着手机屏幕,头在御幸一也和手机间不停转动。

御幸看着泽村可爱的样子眼里带笑,“千万别告诉哥哥大人,要为了他的 性 福着想哦。”御幸恶趣味的咬了重音,带着青道招牌:池面捕手坏笑,望着泽村不住点头的柴犬样。

熄灯……于是这一晚我们一直以来仓持的乖弟弟泽村小盆友愉快的进入了梦乡。

【不要以为会有车 哼(ˉ(∞)ˉ)唧】

泽村起的绝早,大概天还没完全,只是远处有阳光透过云入了他的眼亮。泽村在御幸耳边小声?的喊“嗯哈哈哈,御幸一也快起来接本王牌的球!”。这让御幸很是绝望:自己昨晚怎么就没有让人下不来床呢!?

同寝室的前辈轻咳了一声:开什么玩笑?怎么会有人一大清早还没睡醒就被人从梦中拉出来还要被塞狗粮???

泽村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向前辈90°鞠上一躬,“前辈放心!鄙人马上就把这个混蛋眼镜带走!!!”说罢还超标准准的敬了个礼。

喂!怎么搞的好像是自己的错?御幸腹诽了一句。

“嗡…”

两个还在打闹(tiaoqing)的人对视一眼,默默抓起手机,能让两个人手机同时响起通知声的只有一个:仓持亮介催婚助攻组

各位可爱的队友你们够了!大早上,天都没完全亮!

看着手机屏幕上奇怪的1和捕手手套,御幸有点懵…

泽村看着一直大大的柴犬也有点懵…

两个人对视一眼,手忙脚乱满脸通红的换回手机。

弟弟君:明天哥哥生日,听说有个哥哥的初中同学特意来给哥哥过生日哦~女孩子哦~

春市只用了这一句话,瞬间点燃了整个青心寮

 



(弱弱的)我来了?还有人记得么……?

一句话预告:下一更各位队友助攻猎豹哥哥和女孩子的修罗场。

各种欢脱,我就是一个么得感情的撒糖天使♡
東山老芝

gzz合志的图可以解禁了~

更新一下👋

肥肠感谢支持gzz合志的大家👾luv you~


(好多喜欢的老师🎤太喜欢大家的画了55我能参加真是2019中很好的回忆👾希望能吃到老师们的更多光舟泽饭んんん)

我居然负责狼♡柴!此生无憾

gzz合志的图可以解禁了~

更新一下👋

肥肠感谢支持gzz合志的大家👾luv you~



(好多喜欢的老师🎤太喜欢大家的画了55我能参加真是2019中很好的回忆👾希望能吃到老师们的更多光舟泽饭んんん)

我居然负责狼♡柴!此生无憾

UU

[御澤]追到地獄我都去!02

前文:01


「不要太勉強自己。」片岡監督看著御幸暖身特地提醒他。


「是。」


“該怎麼做?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對十五歲的澤村下手太犯規,當時可是高三才告白的,而且...我這隻小蝴蝶會對這個世界造成什麼影響?這麼自信的說追到地獄都可以,現在到底在幹嘛啊?”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夠了!御幸一也!不要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是老頭子嗎?你都嘆氣一整天了!」倉持一腳踹在御幸屁股上,害他差點把手裡的飯往川上臉上砸。


「Nice!」


「踢的漂亮。」


「你們真的很過份......一點隊友愛都沒有!」


御...

前文:01


「不要太勉強自己。」片岡監督看著御幸暖身特地提醒他。


「是。」


“該怎麼做?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對十五歲的澤村下手太犯規,當時可是高三才告白的,而且...我這隻小蝴蝶會對這個世界造成什麼影響?這麼自信的說追到地獄都可以,現在到底在幹嘛啊?”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嘆氣。


「夠了!御幸一也!不要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是老頭子嗎?你都嘆氣一整天了!」倉持一腳踹在御幸屁股上,害他差點把手裡的飯往川上臉上砸。


「Nice!」


「踢的漂亮。」


「你們真的很過份......一點隊友愛都沒有!」


御幸此話一出,整個食堂陷入一片寂靜,前園連筷子都握不住任由木筷滾到桌子底下,伊佐敷嘴裡的飯因為嘴巴張大全掉了出來。


「前園把筷子撿起來,伊佐敷嘴巴閉上,很髒。」亮介各給他們一個手刀,轉頭看著御幸。


「御幸,去請監督帶你去醫院檢查腦袋吧,你太不正常了。」


「啊!都是鄙人的錯!!御幸一也,我帶你去找Boss!」


「好噁心。」


「肯定是澤村砸破你的腦袋,御幸這種事不能拖。」哲一臉認真的看著御幸。


御幸覺得想哭,但御幸不說。


夜晚,御幸靠在陽台上,一隻白色的蝴蝶慢悠悠的飛到眼前,下意識把右手伸出來,蝴蝶短暫停留在指尖,再次飛起時化為人形。


銀白色柔順的頭髮,同時擁有男性以及女性美的臉蛋,彷彿能看透人心的眼睛清澈的刺眼。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二天就不行了嗎?』


「欸?」御幸看著憑空出現在眼前的人愣在原地,自己知道澤村很怕鬼,但現在真的遇到,御幸發現自己也很怕。


『我不是鬼,是神,放肆的人類。』神皺起眉頭。


「……抱歉。」


『你不有趣,另一個人類比你有趣。』


「有和我一樣的人?回到過去?」


『原本的命運罷了,反正你不會知道。』


「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你是我看過最垃圾的人…』


『啊……因為命運………算了,原本要用漂亮話來騙你,但很麻煩。』


「今天我是犯太歲嗎?」


『不有趣的,你已經很好了,有趣的那個比你慘。』


「可以問是誰嗎?」


『不行,你記住,沒成功,我就把你丟進地獄。』


御幸還想提問時,就發現神已經消失了。


「地獄嗎?」


「御幸前輩,你真的不用去檢查嗎?你一個人在這裡自言自語很可怕欸!」澤村特地拿著御幸愛喝的飲料上樓慰問他。


「吶,澤村你……喜歡男人嗎?」


「說什麼啊?當然是女人啊!」御幸突然一臉錯愕的看著澤村。


“不對,上一世試探澤村,他是回答只要喜歡是男是女有關係嗎?這難道就是蝴蝶效應的影響?”


「是哦,沒想到澤村也長大啦~」御幸故作鎮定的揶揄澤村,果不其然得到對方炸毛反應。


『忘了說,你的代價就是這個。』澤村一離開神就出現。


「澤村不喜歡男人?」


『準確來說是不能理解同性相戀,畢竟他笨。』


「你明明是神,但嘴上完全不饒人……」


『你這個人類沒資格說我。』


「所以我改變歷史了嗎?」


『夢醒時,蝴蝶會回來。』


「什麼?……又不見了。」


To Be Continued.


\閒話/

我絕對不會說前面這麼多嘆氣是為了湊字數〜(꒪꒳꒪)〜

以後絕對不說自己會晚點發後續……說完就覺得一定要產出什麼,幾乎在日更( ╹▽╹ )

總之,神是一個嘴巴很壞的角色

接下去看御幸會有多少阻礙吧~(敢欺負小天使的,我都不會讓你們好過ಠ∀ಠ

想看以後會寫什麼文可以去看置頂的目錄~

最近一直吃粥,已經連續五餐了吧,如果吃有料的還好,吃白粥真的是要我的命_(:з」∠)_

現在看到粥就想吐的孩紙希望大家會喜歡!歡迎留言~

难成大器

可以投出内角球的荣纯 


TV85话这里处理的也超级可爱 'ω'

可以投出内角球的荣纯 


TV85话这里处理的也超级可爱 'ω'

煎饼君

解禁了,是光泽合志的图!现在再看画面毛病真的很多……😣

真的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和各位老师们一起出本,也谢谢购买了合志的各位!!

解禁了,是光泽合志的图!现在再看画面毛病真的很多……😣

真的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和各位老师们一起出本,也谢谢购买了合志的各位!!

王兰花大方

最新话!!!!大家都好宠啊(谁会不宠睡着的小天使呢(*/∇\*))

最新话!!!!大家都好宠啊(谁会不宠睡着的小天使呢(*/∇\*))

十五号
出道 都可以出道

出道 都可以出道

出道 都可以出道

青道填土工
本子图解禁啦~一晚上赶出来的,...

本子图解禁啦~一晚上赶出来的,还是太粗糙了(╥╯^╰╥)

本子超棒!老师们都超棒!光舟泽也超棒!

本子图解禁啦~一晚上赶出来的,还是太粗糙了(╥╯^╰╥)

本子超棒!老师们都超棒!光舟泽也超棒!

华翎

本周更新
投手收割机√
小天使又双叒叕在撩别队投手(?!

本周更新
投手收割机√
小天使又双叒叕在撩别队投手(?!

四四九四四

cp25光舟泽合志的图,我是浑水摸鱼派👌🏻

cp25光舟泽合志的图,我是浑水摸鱼派👌🏻

一期一会

立花兄弟的钻a之旅(2)

        “啊~我想吃美音做的意大利面。”立花投马一大早就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和我抱怨也没用啊,还不如多练习投球,争取第一年就进甲子园,这样说不定就能早点回去了。”立花走一郎拿着报纸坐在桌前。“真的不想去青道吗?青道是东京名门里最适合我们的学校。”
      “不一定要去名门吧,明青也不是什么名门。”投马起身从桌上拿了块面包,嘴里叼着面包含糊不清...

        “啊~我想吃美音做的意大利面。”立花投马一大早就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和我抱怨也没用啊,还不如多练习投球,争取第一年就进甲子园,这样说不定就能早点回去了。”立花走一郎拿着报纸坐在桌前。“真的不想去青道吗?青道是东京名门里最适合我们的学校。”
      “不一定要去名门吧,明青也不是什么名门。”投马起身从桌上拿了块面包,嘴里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回答着,“比起队友更想和他们成为对手。”

      “是因为我吗?我就算当不成正捕手,你也能安心投球吧。”立花走一郎的声音顿了一下,“如果是那家伙接你的球。”

     “当不成投手,我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三垒手。”投马并没有正面回答走一郎。

       晚饭后投马接到了高岛礼的电话。

     “是立花兄弟家吗?”“是的,我是投马。”

     “立花弟弟真的不考虑我们学校吗?”高岛礼在电话中如此询问。

       “就像他想让我成为1号一样。”投马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也想看到那家伙穿着2号,在同一个队伍里。”



        并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但立花兄弟最终在众多名门中选定了并不怎么有名的药师高中。

        要问原因的话,按投马的话来说,药师不是和明青很像嘛。

        而真正的原因,不过是因为那天夜里打动了立花兄弟的破空挥棒声。

        只剩下蝉鸣的漆黑夜里,伴随着立花兄弟咽下汽水的咕嘟声,只剩下唯一的念头伴随着墙后的两人。

        没有什么比这更适合的队友了。



作者的话:

久违的更新
没想到吧,不去青道23333

写的有点乱,今天清手机翻到的大纲,有时间会修改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