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钻石王牌a

2745浏览    21参与
日安在否

2018秋冬季的鱼,补档一下;v;

钻石王牌a

2018秋冬季的鱼,补档一下;v;

钻石王牌a

半宛夜朝
御幸生日快乐呜呜呜!!赶个末班...

御幸生日快乐呜呜呜!!赶个末班车(他好难fa)

御幸生日快乐呜呜呜!!赶个末班车(他好难fa)

双口中串

瞎填一下相册,虽然都是老图和作业。୧( ⁼̴̶̤̀ω⁼̴̶̤́ )૭

瞎填一下相册,虽然都是老图和作业。୧( ⁼̴̶̤̀ω⁼̴̶̤́ )૭

双口中串

做一个印调!!大概一个25r!!是找代理网上贩售哒。先感谢每一位点进来的小宝贝呜呜呜
画了可可爱爱的荣纯,柴犬真的太像了太可爱了呜呜呜
主要是看看大家比较喜欢p1还是p2!!都喜欢的话都印,数量应该比较少大概20个这样的。
本来是想放cp上的,但申请摊位时填错东西了(是傻子)于是就线上啦!!

做一个印调!!大概一个25r!!是找代理网上贩售哒。先感谢每一位点进来的小宝贝呜呜呜
画了可可爱爱的荣纯,柴犬真的太像了太可爱了呜呜呜
主要是看看大家比较喜欢p1还是p2!!都喜欢的话都印,数量应该比较少大概20个这样的。
本来是想放cp上的,但申请摊位时填错东西了(是傻子)于是就线上啦!!

MariaMLD

[哲纯]if(上)

[哲纯]if(上)


最近补完了甲子园的纪录片,感觉东筑高中的经历和青道非常相似,比青道还好一些进了甲子园,很可惜在第一轮就大比分输给了济美

特别讲到了东筑高中之前毕业的学长们去给东筑应援的故事 学长们在地方大会八强赛被淘汰,现在已经参加了工作四年多 看着其中的一位在东筑比赛当天还要忙着跑业务,连看比赛的时间都没有 只能偷偷用手机看文字直播 想想如果青道三年生们如果大学没有选择继续打棒球的话,大概也是会过着普普通通的职员生活了吧 今年的夏天...

[哲纯]if(上)

        


最近补完了甲子园的纪录片,感觉东筑高中的经历和青道非常相似,比青道还好一些进了甲子园,很可惜在第一轮就大比分输给了济美

特别讲到了东筑高中之前毕业的学长们去给东筑应援的故事 学长们在地方大会八强赛被淘汰,现在已经参加了工作四年多 看着其中的一位在东筑比赛当天还要忙着跑业务,连看比赛的时间都没有 只能偷偷用手机看文字直播 想想如果青道三年生们如果大学没有选择继续打棒球的话,大概也是会过着普普通通的职员生活了吧 今年的夏天也是真正的结束了啊 哲纯这个cp的话大概这篇完结之后还有一篇警官paro的小短文就不会再写了

全是假设 全是如果 所以叫if


        伊佐敷纯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掉入不知名的海里,尝尽一切方法也无法阻止自己下沉。从小就运动神经发达而且身为玩伴中的小头目,他没少和同伴们往河边跑,然而现在不管是他在无数次呛水后练成的野路子还是后来在游泳班学习的标准动作都无济于事。水面折射的阳光闪动着,晃得他头晕目眩。伊佐敷纯开始感到缺氧,嘴巴条件反射地大张,海水像是发现猎物的饿兽一般肆虐地闯进他的口腔,苦涩而又腥咸。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四肢胡乱地扭动,因水流产生的气泡大声地嘲笑着他那显得可怜的挣扎,一窝蜂地朝远处奔去。目光所及之处正在被黑暗悄无声息地蚕食着,伊佐敷纯不再试图去记住他人生中最后的画面,任由看不到尽头的海洋深处和越来越膨胀的黑色融为一体。

        在他最后的一丝意识即将消失殆尽之时,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往上拉。他的脑袋被海水冲击着满含着不情愿地向上抬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团人形的黑影。然而他已经无力推断,甚至是无力感谢救了他命的恩人——要放在平时他大概会来一个标准的土下座——他所渴望的只有氧气。氧气。还有呼吸。海平面就在眼前。他突然觉得日常生活中能呼吸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伊佐敷纯从梦中惊醒,大口地喘着气,他觉得自己此时的呼吸方式可以用“贪婪”来形容。空气好甜。他不由得砸了咂嘴,抹掉头上的汗。刚才梦中的窒息感实在是太过于真实,想到这,他又深呼吸了几口,然后倒下头沉沉地睡去。


        醒来时的天空还是和昨日一样的阴沉,雨滴重复着二十四小时前的演奏,就像他自己一样重复着24小时前的人生,确切地说这样的生活他已经重复了十年。那场比赛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活着的人生结束了,后面的日子只是充其量的“还没死”。十八岁的他在输了球之后哭得那么伤心,二十八岁的他在被公司开除之后心里也没有一丝波动。

伊佐敷纯站在镜子前寄领带,领带拴紧的一瞬间昨晚梦里那种黏腻的窒息感突然涌了上来,他猛得扯开领带用手撑着洗手池用力地张嘴呼吸。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捧起一捧水洗了把脸。镜中的自己疲惫而又无精打采,大概没有一个面试官会愿意把这样的臭脸招进公司。想到这他狠狠地往墙上锤了一拳,指节呻吟着发出脆响。他觉得他昨晚做那样的梦不是没有理由,他随时可能在现在的生活中溺死过去。

        不过好像有一个人把他拉出了水面。毛巾的绒毛弄得他直想打喷嚏,他把罪魁祸首甩在架子上走出门。哪个人能拯救得了自己啊。伊佐敷纯苦笑。即使是那个人也没做到吧。不,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或许现在的自己也……

        做什么年代的美梦,他们已经六年没联系过了。伊佐敷纯走出出租屋,门在他的身后发出巨响。


        他想到的那个人是结城哲也。

        那场比赛之后他哭了很久,但他没想到的是结城哲也也会流泪。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结城哲也的眼角有泪滴,在这之前,那个永远都不会倒下的男人,即使前方有任何困难都能冷静分析局势的男人,一上场就能激起所有人士气的男人——居然流泪了。就差一个出局数。那个男人即使流泪了声音里也没有颤抖,甚至听起来比平时还显得更加有力。事实证明结城哲也的心理素质果然非常过硬,按理说队伍没能进甲子园,心理上最过不去的应该是队长。然而在伊佐敷纯一次又一次被最后的那个球折磨着时,结城哲也已经开始教导起了新入学参加夏训的一年生们。“我会在明治大学进入正选位置”——那个男人那样坚定地回答着片冈监督。结果最后跨不过那道坎的只有我自己吗,伊佐敷纯苦笑。在大学会打棒球的,大概吧。然而最终还是放弃了。青道?就是那个六七年没进甲子园的队伍?哦,今年好像进了啊。队伍里满是全国各地名校来的选手,竞争比原来更激烈,而他已经不再能像十五岁那年一样骄傲而又信心满满地喊出自己的目标。长大了再谈梦想真是件羞耻的事,何况他仍然不知道梦想究竟是什么,他希望青道能进甲子园,能夺冠,甚至春夏连霸,然而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站在场外喊喊加油,真正能实现的只有场内的那些人,要是没能实现也不能怪他们。事实上要是实现了也只是了却了自己的遗憾,完成的终究还是别人的梦想。于是伊佐敷纯把梦想改为在大学联赛中夺冠,但是每当他站在外野就会想起那颗永远接不到的球,那个满心希望的早早结束了的夏天,还有那个离得那么近却触碰不到的人。于是他高中用了三年多的外野手手套的归宿是安静地躺在宿舍的墙角吃灰。


        他和结城哲也之间仿佛隔了一道打破不了的透明的墙,两个人隔着墙看得到彼此,却永远也无法再走进彼此的内心。事实上这是伊佐敷纯自己造成的,结城早就发现了伊佐敷始终忘记不了那场比赛,连着很多天都主动找到自己。“没有人不遗憾,纯。”结城认真的目光炯炯有神,“重要的是之后的路,我们都还有未来。”

        “是‘你’有未来,早早就被好大学选中的人才有资格在这里谈‘未来’。”伊佐敷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得到结城哲也被明治大学录取的消息,他打心底为他高兴。话一出口他便开始觉得后悔,居然对自己最亲近的人说出了那样的话,他想用头狠狠地撞墙。但他不知道心底从哪来的想法,偏偏想看这时结城的反应,什么也没有说。

        “对不起,纯。”结城哲也的道歉让伊佐敷纯的心隐隐作痛,他觉得他的胃搅在了一起,眼泪只要稍一眨就会决堤。“没事。”他的声音颤抖又沙哑,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他低下头回避着结城哲也的眼睛——那双从来都充满着希望,三年来一直激励着他,信任着他的双眸。“不管你以后到哪里做什么,如果是纯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结城哲也说道,每一个字都扎痛自己的耳膜。

        “谢谢。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好。”结城哲也正准备转身离去,“纯,真的非常抱歉。”他又补充道。

        “够了,不要再道歉了。”伊佐敷纯把“又不是你的错”狠狠地咽回肚子。远处的结城哲也又停留了一会,这才留下他一人站在原地。

        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伊佐敷纯缓缓地蹲下,把头埋在双臂间。



MariaMLD

[哲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哲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上一篇居然被吞了……这么点描写连肉渣都不算吧……lof真的很严格 重发一次……

        私设注意。我就是想让大学的假放这么久(喂

        8102年了我终于入了钻A的坑,要不是因为这个番我大概一辈子不会看也看不懂棒球...


[哲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上一篇居然被吞了……这么点描写连肉渣都不算吧……lof真的很严格 重发一次……

        私设注意。我就是想让大学的假放这么久(喂

        8102年了我终于入了钻A的坑,要不是因为这个番我大概一辈子不会看也看不懂棒球

        最喜欢两位前辈了,对三年级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了OAD后更是如此

        青春总要有遗憾吧。

        祝好。


        



他们的爱也终于冲破了那层朦胧的雾气,拨云见日,炽热而滚烫,仿佛太阳一般温暖着彼此。





        “去旅行吧!”

        “哈——?”结城哲也说这句话的时候,伊佐敷纯正拧开一瓶冰可乐。可能是因为从超市买回来的路上颠了几下,大量的白色的气泡瞬间涌到了瓶口。这些新生儿们享受着刚刚诞生的激情,冲破了瓶盖的束缚,直到伊佐敷纯的衣服裤子上才喘了口气。

        伊佐敷纯觉得他上一秒还趴在床上看着藤井老师的新刊,下一秒就已经坐在了去奥地利的飞机上。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一起出国旅行——确切地说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出国。从初中到高中的假期基本上都奉献给了训练,难得的新年假期也用来和家人团聚。大学的暑假长了许多,夏训和比赛结束之后,距离开学还有两周多的时间,而关西更是要等到月底才开学。得知这个消息后,结城哲也在电话中对伊佐敷纯说道:“去旅行吧!就我们两个!”

        “突然间说什么啊你?害我可乐洒了一身!”电话那头传来伊佐敷不满的嘟囔。

        “纯,准备好资料,明天就去办签证。”

        “签证?!”伊佐敷纯正在用纸巾擦着被可乐弄湿的衣服,听到结城哲也的话差点又把剩下的可乐碰倒,“要去哪啊?”

        “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一大早到了维也纳,又坐火车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镇,伊佐敷纯从来没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不间断的赶路,被时差折磨得睡了一路,直到火车快到站时才迷迷糊糊地醒来。结城哲也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上的地图,又不停地往记事簿上写着什么。两个人第一次出去旅行,还是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国,要操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伊佐敷纯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嗯……我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洗手间在那边。”结城哲也笑着看着伊佐敷纯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觉得他更像一只丝毛犬了。

        “啊……清醒多了。”车厢门被拉开,随之飘进一股熟悉的香气,结城哲也不由得停止了手头的工作。伊佐敷纯拿着杯子,不自在地摸了摸后颈,把水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你一路没怎么休息吧……我去冲了点大麦茶。”

        “喔,是日野的大麦茶啊,谢谢。”结城哲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伊佐敷纯觉得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颗几百克拉的钻石。

        “去谢将司吧,他说这是你最爱喝的牌子。”

        伊佐敷纯经常夸结城哲也很会照顾人,大概是结城从小就当了哥哥的缘故。“有人在身后看着自己啊”,结城哲也常常这样想着,努力地担当起身为哥哥的责任。后来结城的人生目标又多了“当个好队长”——这方面他也做的很好,也对自己有信心。现在将司进了青道,自己也从队长一职卸任,结城哲也只想“当个好恋人”,却有些手足无措。然而在和伊佐敷纯的相处过程中,那个表面上凶巴巴内心却比谁都要细腻的男人教给他很多在他以前的经历中从未学到的东西。在照顾爱人这方面,伊佐敷纯的一些小细节总能让自己感动很久。在他二十年的人生中,结城哲也第一次感受到爱情的美妙。






        火车又晃晃悠悠了半个多钟头,终于停在了只有一个站台的小镇火车站。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红色的瓦房顶在薄雾之中若隐若现,远处的城堡也被贪心得吞去了尖尖的塔顶。

        “这个场景,让人想到童话故事里所说的,城堡的深处住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伊佐敷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感叹道。

        “公主被一条恶龙囚禁,恶龙用雾气包围了公主住着的城堡,许多人为了救出公主而迷失在了路途上。”结城哲也仿佛在自言自语。

        “后来出现了一个超乎常人勇敢的王子?”

        “那个勇敢的王子一路披荆斩棘,他遇见砍伐着第二天就会重新长出来的树的伐木工,遇见在草地上沐浴阳光的半人马,遇见月色下唱着魅惑的歌谣的湖中妖精,遇见搅动着咕嘟咕嘟的大锅子的老巫婆,遇见会说话的爱吃红苹果的梅花鹿,但他从未停下脚步,他不停得走。”

        “因为他有必须要前进的理由啊。”

        “他翻过山谷,越过小溪,穿过森林,一次又一次迷路但一次又一次冲破屏障,终于找到了公主被囚禁的城堡。”

        “然后他杀死了恶龙,解救了公主,勇敢的王子和美丽的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在旁人看来好像是这样的。但或许是王子横刀夺爱呢。”

        伊佐敷纯皱眉,嘟哝着“哈这是什么故事啊”,转过头疑惑地看着结城哲也,但结城哲也脸上的表情一点没有像是在开玩笑。他认真地凝视着远方在雾气中渐渐隐去的城堡。雾气一点也没有要消散的样子,不断地吞噬着远处静穆的森林。

        我想要一直独自占有你的这份感情,是否也是像囚禁公主的恶龙一样。

        结城哲也这样想着,握紧了伊佐敷纯的手。伊佐敷纯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轻轻地叹了口气,顺着结城哲也的目光向远方眺望,浓郁的雾气从山谷深处不断地升腾而起。

        事实上他们彼此也看不太清未来的模样。伊佐敷纯进入大学之后没有继续再打棒球,将来大概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每天过着早八晚八的加班生活,为了房子和车子的费用而奔波。自己最珍贵也最珍惜的,和青道好友们一起度过的日子,或许也会沦为酒后饭余用于助兴的谈资吧。伊佐敷纯想着,在悲伤之余更多的是无奈。

        结城哲也在明治大学的棒球之路还算顺利,大一结束后进入了一军,随即便在大学联赛中大放异彩。“在毕业之前当上队长吧!”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大学四年决定继续打棒球,但以后要加入职棒吗,要把打棒球作为自己的职业吗——结城哲也到现在还未对这些问题有明确的答案。倒是媒体一直非常关注这位正选新秀的动向,有一次,结城哲也和伊佐敷纯在一起的时候被不知道躲在哪里的记者给拍了个正着,还加上了“明治大学一军新星结城哲也和青道时期的好友伊佐敷纯同行”这种标题。伊佐敷纯对于偷拍的记者的碎碎念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结果那份报纸上的照片在两人整理伊佐敷纯房间的少女漫画时从一本初回限定版的《心跳回忆》里掉了出来,还被剪裁得非常整齐。

        还好因为两人高中时期是队长和副队长的关系,那些娱乐记者没有想得太多。但那次被拍之后伊佐敷纯多少还是变得有所顾忌。自己顶多是被同学们私下调侃,但万一因为这种事情影响到哲也在联赛的出场,他一定会自责到死掉——特别是文章的主笔用了“非同寻常”来形容两人的关系。伊佐敷纯挠了挠头支吾着说要不我们以后还是不要那么经常见面了吧,万一被人看出来了可能会影响到你。听到这番话结城哲也一把将伊佐敷纯按倒在沙发上,俯视着他说道咱们俩的关系本来就非同寻常。

        他们还没到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太多后果的年纪。

        

        或许公主也深爱着恶龙,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被世人所承认,只得匿身于浓雾和层层陷阱之中。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透露给了青道时期的好友们。御幸一也一脸毫不意外的表情,眼镜的反光亮得只晃人眼;仓持洋一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感慨他们终于修成了正果;小凑亮介仍然是笑眯眯的表情,不过微笑中多了一丝狡黠;克里斯和丹波相视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增子学也满意地“呜嘎”了一声。比较震惊的只有小两届的那三位,泽村“倏”得站了起来一脸认真地问道谁在下面,旁边的春市手忙脚乱得阻止着他在众人面前的继续追问,而降谷则是像石化了一样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等到两人确认了对对方的感情,面对的却是两地的分离。在新干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伊佐敷纯才意识到他们在大学四年甚至以后的日子里再见一面要隔得很久。列车刚刚启动结城哲也就跟着跑了起来,他们隔着车窗望着彼此,伊佐敷纯的眼泪毫无知觉得不断地顺着脸颊滑下。结城哲也不断地说着什么,但传入耳中的只有列车运行时轰隆隆的响声。他努力地看着结城哲也,想要辨别结城哲也在说什么,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却什么也看不清。结城哲也的身影不断地向后退着,直到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小点,最终消失在了站台的尽头。



        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日子总是结束得那么快。回东京的路上,面对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伊佐敷纯便开始怀念两个人在小镇时的宁静。他们昨天登上了城堡塔顶,俯瞰着雾中小镇的全景——河流悄无声息地流淌,把整个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小镇温柔地抱在怀里,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们的言语声或是车辆的鸣笛,唯一相伴的只有觅食的鸭群尖利却不恼人的鸣叫。那是一种远离喧嚣与热闹的,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宁静,仿佛从繁忙的世界中隔离出来了一样。还没回到家,伊佐敷纯就不由得开始期待起下一次的旅行。两人站在站台边,屏幕上显示着东京开往神奈川的新干线即将进站。原本浓厚的云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明亮起来,一角鲜明而又久违的蓝色从阴郁的乌云中探出了头。两个人难得的外出,结果一周都是阴雨连绵,连回到东京也不例外。虽然在旅途的过程中两人都在念叨着祈求太阳的出现,不过缠绵的阴雨也并未营销到两人第一次出游的兴奋。太阳终于在伊佐敷纯即将回神奈川的时候眷顾了一下他们。

        “啊,新干线进站了。”伊佐敷纯拍了拍结城哲也的肩膀笑着说,“那我上车了。”

        “等一下。”

        “怎么——”突然被结城哲也叫住,伊佐敷纯回头,却迎面遇上了结城的吻。结城哲也在伊佐敷纯的嘴角轻轻啄了一下,接着又意犹未尽地迅速地舔了一下伊佐敷纯的上唇。

        “这是离别的小礼物。”

        “你,你这家伙!这么多人都在看着——”

        “再不上车就要留在东京了哦。”

        “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我会一直等你的。”

        “偶尔也去关西看看我啊你这家伙!为什么一直是我往东京跑啊!”伊佐敷纯故意有些不满地说道。

        “啊,好像是这样哦!”结城哲也愣了一下,认真地思考着伊佐敷纯刚刚说的话。

        这家伙上了大学还是一样的天然呆!伊佐敷纯一边偷笑一边揉乱结城哲也的头发。事实上他在内心深处偷偷希望结城哲也能把这份天然和认真一直保持下去。

        “行啦,我走啦,你乖乖在东京等我就是了!”

        “到家了跟我说一声。”

        “不会有人对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想法的。”

          新干线的门关上了。结城哲也目送着列车离开,和原来一样,直到列车的影子消失在视野尽头,他才转身朝车站外走去。乌云已经散去了大半,夏末久违的阳光明亮却少了炎热,如同流水一般细腻地穿透树叶交织着的空隙,在林荫道上投下满地斑驳。 

        “下次见面的话,应该会是个大晴天吧。”

        结城哲也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明亮。



差 馆 の 咖 啡
澤村 [你的領帶只由我打&mi...

澤村 [你的領帶只由我打····]


跟汣汣的總裁文互動的腦洞圖(////艸艸//// )

澤村 [你的領帶只由我打····]


跟汣汣的總裁文互動的腦洞圖(////艸艸//// )

差 馆 の 咖 啡
弄了个透明挂件·...

弄了个透明挂件><····数量是20个~8月CW蹭摊玩······

弄了个透明挂件><····数量是20个~8月CW蹭摊玩······

差 馆 の 咖 啡
@かぜ 太太点的御沢的膝枕&...

 @かぜ   太太点的御沢的膝枕><··虽然好像跑题了233333

 @かぜ   太太点的御沢的膝枕><··虽然好像跑题了233333

差 馆 の 咖 啡
覺得這樣靠著好舒服wwww

覺得這樣靠著好舒服wwww

覺得這樣靠著好舒服wwww

差 馆 の 咖 啡
我整個腦子都還在cafe&mi...

我整個腦子都還在cafe··········OTL·····

我整個腦子都還在cafe··········OTL·····

苞谷Kongu
我 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我 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甜甜圈 

我 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甜甜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