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铃千

84132浏览    245参与
绝味薯条

🌝建议改成:包揽家务的宠妻大龙跟她一旁有恃无恐的打瞌睡老婆千千

(阴阳师你让我天天在庭院扫空气,来了铃鹿山指定妹有你好果汁吃🌚)

🌝建议改成:包揽家务的宠妻大龙跟她一旁有恃无恐的打瞌睡老婆千千

(阴阳师你让我天天在庭院扫空气,来了铃鹿山指定妹有你好果汁吃🌚)

二月二十一

阿妈:霸主,把你脖子遮遮。就这样去音乐会也太不像话了!

霸主:?

阿妈:没事了。


----------------------------

p.s.吉祥颜彩真不错,白群这色真漂亮,好适合搞她俩~而且毫无臭味,快被mg熏死的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

霸主画得比较敷衍是因为我真的看不清那张卡.....


阿妈:霸主,把你脖子遮遮。就这样去音乐会也太不像话了!

霸主:?

阿妈:没事了。


----------------------------

p.s.吉祥颜彩真不错,白群这色真漂亮,好适合搞她俩~而且毫无臭味,快被mg熏死的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

霸主画得比较敷衍是因为我真的看不清那张卡.....


满脸写着无敌

【铃千】失常(八)

 #架空,大将军铃鹿御前X皇女千姬

#河里,全都河里,贞德河里,别问


        月色撩人,寂寥无声,万家灯火终归于无边夜色。

        雨止,风起。

        铃鹿御前以伞为剑,手腕翻飞,在身侧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伞尖晶莹的雨滴,折射出幽幽月光。...


 #架空,大将军铃鹿御前X皇女千姬

#河里,全都河里,贞德河里,别问

   

        月色撩人,寂寥无声,万家灯火终归于无边夜色。

        雨止,风起。

        铃鹿御前以伞为剑,手腕翻飞,在身侧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伞尖晶莹的雨滴,折射出幽幽月光。

        她立于红墙之下,眺望着远方高高的塔楼。

        好静,真的好安静,没有连绵的号角声与无尽的悲鸣。她侧耳听着,在寂静之下晚春的虫鸣更显悦耳。

        这是一座远离战争的城市。

        铃鹿御前想起她第一次看见京城外派来的皇族时的情形。那咄咄逼人的王爷,趾高气扬地蔑视着所有战士的皇族,草芥人命的皇室子弟,也会颤抖着双腿跪在她的面前,哆嗦地乞求她保他周全。

        当时她是怎么想的呢?啊,原来这就是皇族吗,除了一身愚蠢的傲慢,也不过如此。倘若皇室上下全都如同他这般,那如今的一切也就有了答案。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那草包成功带回了消息,名声、权利都如所想的一般,汇入她的手心。

         一切本该很快终结,如果没有那位皇女……


        “何事?”铃鹿御前突然冷声问道。

        “我以为那次女皇的出现会让你明白,不要把她牵扯进来。”一人自阴影中显形,斗笠遮住了面庞,只是那声音嘶哑如从喉咙中艰难挤出。

        铃鹿收起伞,抖了抖上面的水,漫不经心地回道:“但她是最快的途径。你这么不情愿……你们有什么关系不成?”

        黑影沉默了一瞬,回视着那冰冷的视线,“……我给你提供了那么多途径,你想要的我也都帮你拿到了,唯有她不行,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们的合作就结束了。”

        “嗯?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铃鹿御前收回视线,歪着头,仿佛听了什么笑话,嗤笑一声,“这个所谓的合作关系,不是你求着我才达成的吗?就算没有你的协助,拿到这一切都不过是时间问题。而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你——!”

        “我可不是你,我对那位置可没兴趣。不过,我看你也没兴趣,只是对那位置上的人感兴趣罢了。”她耸耸肩,“也不知道是多大仇多大怨,我都替那人感到惋惜。”

        那黑影深吸一口气,才逼得自己没有失态,语气软了下来,“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将她牵扯进来……求你……”

        良久,那人听见前方的女人啧了声,抛给他一物,黑影连忙伸手去接,打开袋子,一个半块精致的银制镶玉蝴蝶显露出来,“簪子的一部分,找到这个的来源,想办法处理掉卖家。”

        “有什么关联吗?”黑影问。

        “身份不清楚,只知道这人入宫了,宁可错杀。”

        “有必要……做这么绝吗?”

        “绝?你同我说做的太绝?怎么,你想在那囹圄之地度过后半生?”铃鹿御前撇了那人一眼,金瞳带着冷漠与疏离,与往常那言笑晏晏的模样判若两人,“你别忘了自己在做什么,你的行为,和谋反有什么区别?”

         “你若是心软便趁早把自己摘出去,可别拖累了我。”

         那黑影抖了一下,沉默着将袋子塞进怀中才继续问道:“计划多久开始?大家都准备就绪了。”

         “……再等等吧,就快了。”铃鹿御前回头看了眼皇宫方向,轻笑一声,“这天下,就快变了。”

        黑影压了压帽檐,向后退着重新隐于黑暗。

        铃鹿御前仍伫立在原地望着远方的高塔,半晌,才抬脚继续往前走。

       【至于千姬,我会保护她,我会让她安稳度过一生,我会送她坐上皇位,我会效忠于她,我会让她成为受人爱戴的好女皇。】

       【没有人能伤害她。】


         那天之后的时候,两人就仿佛封存了这份记忆一般,都没再提起,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却又多了些不同。

         铃鹿御前撑着脑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一双眼睛却是专注地盯着眼前人。

        千姬坐在一旁,面前放着从铃鹿御前那薅来的兵书,阳光打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投下一片阴影,明眸善睐又皓齿红唇,发如青烟。

        瞧着确实赏心悦目,就是稍微……有点弱。

        她暗自捏了捏拳头,一时不敢肯定千姬能不能……算了,至少被歹人威胁时,能不能跑的过。

        “千姬,你要不要……”千姬从书中抬头,疑惑地转头看着她,“要不要跟着我学学武?”

        “……啊?”

        “就当强身健体,你想跟着我学几招吗?”

        千姬眼皮跳了又跳,扫了眼一旁的武器架,刀枪剑戟闪着寒光,眼皮又狂跳了几下,“要不……学两招?”

        铃鹿御前将头发竖起,又找来扎带将衣袖扎起,随手从武器架中抽出一把剑,手腕旋转,长剑出鞘,青剑如同游龙般划过,在空中留下一道月弧,剑过之处,习习生风。

        那人身姿翩翩,衣袂蹁跹,足尖轻点,似纤柳摇枝,欲乘风归去,又长剑如芒,银光乍起,矫若群帝骖龙翔。

        她轻挑开纷飞落叶,干净利落地按剑在手,略屈上身,掌心向上,朝着石桌旁的千姬伸手,神采熠熠,“请,我的皇女殿下。”

        “哼,花里胡哨。”千姬娇嗔一声,克制住内心的躁动,矜持地将手放了上去。铃鹿御前的手带着老茧,硬硬的,但掌心却又炽热非凡,平白将那茧的坚硬柔化了几分,徒留痒意在千姬指尖。

       那炙热转瞬又从指尖溜走,带着余温的剑柄被交到她手里。

       “握着这里,手腕使劲,像这样。”那温度又贴上手腕,操纵着她的手腕挽了个不伦不类的剑花。

        “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腰部,以腰部的力量,去驱动你的身体……”那握着手腕的手向下游走,温度顺着往下移动,停在了手臂中,另一只手却是攀上了她的腰部,贴在她的小腹侧旁,为了方便指导,身后人的胸膛贴了上来,千姬感受到了从身后人胸腔传来的振动,而那过于灼热的温度透过衣服,直直地烧上她的皮肤。

        今天真的好热……是夏天要到了吗?

        耳边还响着那人蛊惑般的声音,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左耳畔。

        好烫……她猜自己脖颈肯定红了一片。

        身后的身体太烫了,她做不到将注意力集中在剑上。

        “千姬,放松点,你太僵硬了。”铃鹿御前左手拍了拍她的腰,想让她别那么紧张,结果那人却是短促地喘了一声,挣脱了出去。

       “怎么了吗?”铃鹿御前问道,“你很热吗?脸好红。”

       “抱、抱歉……”千姬擦了擦左耳,企图忽略耳朵的温度,结巴地找着借口,“我……我、我太笨了,我可能学不会!”

        说罢,她还胡乱将手中的汗往裙摆擦了擦。

        铃鹿御前却将她的动作与神态误会为了认为自己资质愚钝而感到害羞,她摇头轻笑了声,“没关系,可以慢慢学,毕竟习武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毕竟只是想你学几招防身,若你当真遇到危险,我会立刻赶来的。”

        她朝千姬走近了些,“你很有天赋,不用担心,我会好好教你的。”

        千姬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看着铃鹿不断鼓励她的样子,于是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握紧了剑。

        然后弱弱地问:“要不然……换种武器?”

        “嗯……也行,要不试试这些?弓,枪,刀,锤,锤还是算了,还有那边那些,你挑挑看?”铃鹿御前认真思考了一番,蹲着在一旁的武器匣里翻找了起来,“不过剑是除了暗器以外最方便携带的了。除了家里有的兵器我都会一点外,其他的我倒是不太熟。我还是比较推荐学剑,就算不会,别在腰间也能吓唬吓唬人。”

        “那算了吧,还是学剑吧。”毕竟配剑的人很常见。

        “也行。”说完,铃鹿起身拍拍手,又想来握着千姬的手指教,却是被她躲过去了。

        千姬眼神躲闪,“我、我自己练练看!我先把这几招练熟了再学新的!”

       “那好吧。”铃鹿御前欣慰于她这么快重振旗鼓,于是拍拍衣服,去旁边石凳上坐着休息,“我看着你练,遇到哪不会了再问我吧。”

       “好。”


       铃鹿御前坐在树下,重新端起茶盏,茶已经凉了,但并不妨碍她继续喝。随着茶水送到嘴边,一股异香窜入鼻腔。

       她怔楞了一下,放下茶盏,拇指与食指轻捻,随后放在鼻尖嗅了嗅。

       好香啊。

       她抬头看了眼前方认真舞剑的少女,姿势虽是不标准,但终究还算有模有样,不由得欣然一笑,而后后知后觉地想起:

      【她真的好香啊……】

困困
我的美丽CP 落泪 虽然zen...

我的美丽CP

落泪

虽然zen很傻逼但我的cp我的崽老婆们是美好的

我的美丽CP

落泪

虽然zen很傻逼但我的cp我的崽老婆们是美好的

。
海国姐妹的八成是过不了审,假如...

海国姐妹的八成是过不了审,假如有想看的去微博搜铃千tag吧,(应该能搜到吧

海国姐妹的八成是过不了审,假如有想看的去微博搜铃千tag吧,(应该能搜到吧

二月二十一

是之前的校霸×音乐老师pa

---------------------

“铃,家里没有鸡蛋了。”

“好的,我下了晚自习去超市买。”

“晚自习......怎么气喘吁吁的?”

“哦,体育晚自习。”

是之前的校霸×音乐老师pa

---------------------

“铃,家里没有鸡蛋了。”

“好的,我下了晚自习去超市买。”

“晚自习......怎么气喘吁吁的?”

“哦,体育晚自习。”

五月的永生之海好冷
主观臆断了一下HPpa 看看能...

主观臆断了一下HPpa

看看能不能补个设定出来

主观臆断了一下HPpa

看看能不能补个设定出来

五月的永生之海好冷
22:00 作品由这个半公用号...

22:00

作品由这个半公用号代为发出,作者:千枝葵

22:00

作品由这个半公用号代为发出,作者:千枝葵

啊梦
二月二十一
520铃千12h 18:00...

520铃千12h

18:00

----------------------------

[神龛02]

请配合神龛01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神龛01传送门:https://liangchengniunai.lofter.com/post/1ea7ffc0_1cc4d6bd9

520铃千12h

18:00

----------------------------

[神龛02]

请配合神龛01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神龛01传送门:https://liangchengniunai.lofter.com/post/1ea7ffc0_1cc4d6bd9

连怜怜怜
16:00! 是晚上出来约会的...

16:00!

是晚上出来约会的小情侣www

16:00!

是晚上出来约会的小情侣www

花炁媱
来点姐姐妹妹贴贴——

来点姐姐妹妹贴贴——

来点姐姐妹妹贴贴——

披雪渡河梁

520铃千12h  13:14  沈园外

“我也想要回到,有你的梦中啊......”


520铃千12h  13:14  沈园外

“我也想要回到,有你的梦中啊......”


冥海之月

千姬和铃鹿御前的520!

给冷圈加点粮


(哪位大佬告诉我咋画褶皱😥)


千姬和铃鹿御前的520!

给冷圈加点粮


(哪位大佬告诉我咋画褶皱😥)


唐团绒

Perfect illusion

“大小姐,二小姐预计今天下午到达。”


办公室冷凝的气氛让管家下意识的用精准而又概括的一句话总结了和夫人的一堆嘱托,并十分想要隐形的站在一边。


“知道了。”


埋头在文件里的人甚至都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他却反而觉得他连站在这里都是多余,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立在这。


“还有事?”


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管家硬是从这三个字里面听到了不耐烦以及隐含的「没事赶紧滚」的语义。


“夫人交代……”


埋在文件里的人终于抬起了头,蔚蓝色的眸子瞬间盯住了他。

“……夫人交代,让您亲自去接二小姐。”


在大小姐的目光下,管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已经不是多余了,自己是根本就不应该出现......

“大小姐,二小姐预计今天下午到达。”


办公室冷凝的气氛让管家下意识的用精准而又概括的一句话总结了和夫人的一堆嘱托,并十分想要隐形的站在一边。


“知道了。”


埋头在文件里的人甚至都没有抬起头看他一眼,他却反而觉得他连站在这里都是多余,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立在这。


“还有事?”


语气没有丝毫变化,管家硬是从这三个字里面听到了不耐烦以及隐含的「没事赶紧滚」的语义。


“夫人交代……”


埋在文件里的人终于抬起了头,蔚蓝色的眸子瞬间盯住了他。

“……夫人交代,让您亲自去接二小姐。”


在大小姐的目光下,管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已经不是多余了,自己是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好了,知道了,你下去吧。”


盯着他的女人又重新埋头到手里的文件里,管家才如蒙大赦一般的退出了总裁办公室,并体贴的关上了门。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坐在办公桌前的女人终于放下了一直被拿在手里的笔,笔直的坐在那里。


“三年了,终于要回来了……是吗?”


像是一个问句,而空荡的办公室根本没有人会回答她。


“可是我呢?”


千姬自言自语的摘下了眼镜,像是放弃一样的靠在了椅背上。


“这三年来……”


说话声戛然而止,一旁拿着眼镜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连靠进椅背的人都开始抖动。女人放下眼镜,撑起身子,俯身打开了办公桌下面的指纹锁抽屉。


抽屉里赫然放着一盒标签已经撕的干干净净的药盒。千姬打开盒子,却发现里面只剩下最后一颗。


“倒是连你也算计着我。”


千姬半嘲笑半讥讽的把药倒在了她不停颤动着的手心里。


她合上抽屉,把药放进嘴里,然后稳下声音,按着自己颤抖着的手给总裁办拨了电话告诉他们今天下午一律不见客,不要让任何人靠进办公室。


做完这一切,千姬才又靠进了椅子里。一直颤抖着的手逐渐平复下来,千姬闭上眼睛回复着自己的气息。


“已经三年了吗?”


距离自己亲手把她送出去,竟也已经有三年了。


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这三年她是如何过来的,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别人眼里完美无瑕的永生之海第一顺位继承人,实则早就已经无可救药。


从第一次发病开始,到现在的四年里。她把自己活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甚至还要把那个人从自己身边送走。


可是她是真的想让她走吗?


她一点都不想。


她甚至想要让她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边。


“姐姐。”


熟悉的称呼让千姬的身子一僵。


“不要叫我姐姐!”


这个称呼似乎戳到了千姬的禁忌,千姬几近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睁开的蔚蓝色眼里竟全是泪水。她侧脸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面露痛苦的重新闭上了眼睛。


“千。”


千姬眼眶里一直打转的泪水终于掉落下来,千姬甚至像是在劫难逃一样的用掌心盖住了眼睛。


“我回来你不高兴吗?”


那个人的气息缓缓落在了千姬的肩膀处,一点点掰开了盖住她双眼的手。


“千。”


金黄色的眸子,银白色的长发,桀骜不驯的脸,还有她一直带在身上她曾经送的挂饰。


这是她熟悉到骨血里的铃鹿御前。


她的妹妹。


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像她这样日日肖想着自己的亲妹妹,却又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对方送到那么远的亲姐姐了吧。


可是她就是想要这个女人。


想要到被迫清醒的荒唐着。


“铃。”


千姬声线不稳,手指蜷缩在一起,克制的掐着自己的掌心,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要回来了,所以你不要我了是吗?”


铃鹿御前的呼吸洒在千姬的肩上,她靠近她,连声线的细枝末节的情绪都如此清晰的传到了千姬的耳朵里。千姬忽然就想到当年她是如何亲自把黏在自己身边的铃鹿御前送走的。她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甚至连任何人都不敢知道的原因,亲自送走了她最不可言说的秘密。她不齿于自己的欲望,又无法挣脱这种难以启齿的束缚。她是自愿的。


她自愿单方面沉迷铃鹿御前。


紧闭着的眼睛开始颤动,温热的液体落在了她精致的妆容上。

她当然知道今天铃鹿御前要回来。


她甚至可耻的起早化了全妆,连衣服都是精心搭配。


可是。


“可是她是你的亲妹妹。”


身侧的声音妖娆如鬼魅,却直接戳到了千姬的心里。


“她永远不会知道,她的亲姐姐。对她抱有什么可耻的想法。”


铃鹿御前舔吻上千姬脸侧的泪痕。


“你说。”


铃鹿御前绕到她身前,双手撑在千姬的肩膀上。


“她如果知道的话,会怎样看待她从小到大,一直以来,倾慕不已,的。亲姐姐?”


千姬霍然睁开眼,蓝色的眸子里是全然的悲悯。


她怒视眼前的铃鹿御前,却不能说出一个字。


“大小姐。二小姐到了。”


通报声很快打散了门内沉默的对峙。撑在她身前的铃鹿御前笑的邪魅。


“这么迫不及待。你说,她会不会跟你一样。”


“龌龊。”


她趴在她的耳边细声细语。


千姬紧抿着的唇却丝毫不动。


千姬无视身前的铃鹿御前,直接站起身。


她走到门前,甚至能听到门外人的躁动。


千姬眸子里全是寒冰,她抬眼看着这扇门,久久才叹息了一声。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千姬手指用力,按下了门锁的把手。


那双熟悉灿然的金眸,一如最晴朗的阳光射入了千姬心里。


“她会拥有最美好的人生。”


“即使代价是你永远消失?”


铃鹿御前从背后拥上了面前的千姬。看着对面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眼神却灵动天真的铃鹿御前。铃鹿御前不无刻薄的想,至少她知道她现在拥在怀里的人是怎样的美好。


“祝你美梦成真。”


“我最亲爱的。”


“姐姐。”


铃鹿御前最后一句称呼与对面的铃鹿御前重合。


千姬有些恍惚,却抬手抱住了往自己怀里冲的铃鹿御前。


有泪落下。

安非塔_

这是一个关于倾慕的故事——

”我许了一个愿望,要将月光盛入潮汐中,送给我最爱的姐姐“

……

“我想找到她……”

“会是你吗?铃”

……

“我多想和她在一起,可是,我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深渊啊……”

“对不起……“

”为什么!你不可以!不可以再丢下我了……“

……

人鱼的泪破碎在浪尖,依稀折射出那彩虹般的身影融入大海,化为了金色的泡沫

————————————————————————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漫画,是《海的女儿》的故事的改编,是铃鹿和千姬双线同步推进的,旁白50%以上来自永生之海的剧情,是be又不全是be(我真的不是故意520发刀子😭,但我真的感觉她俩的感情很...

这是一个关于倾慕的故事——

”我许了一个愿望,要将月光盛入潮汐中,送给我最爱的姐姐“

……

“我想找到她……”

“会是你吗?铃”

……

“我多想和她在一起,可是,我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深渊啊……”

“对不起……“

”为什么!你不可以!不可以再丢下我了……“

……

人鱼的泪破碎在浪尖,依稀折射出那彩虹般的身影融入大海,化为了金色的泡沫

————————————————————————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漫画,是《海的女儿》的故事的改编,是铃鹿和千姬双线同步推进的,旁白50%以上来自永生之海的剧情,是be又不全是be(我真的不是故意520发刀子😭,但我真的感觉她俩的感情很适合这种be美学),有ooc,有剧情bug(为了同时契合阴阳师人物设定和海的女儿原著),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最后祝铃鹿御前生日快乐,铃千520快乐!

早睡早起身体好
520铃千12h 08:00...

520铃千12h  08:00  

于指尖绽放深海之花


青春逃课少女不会梦到水族馆人鱼

520铃千12h  08:00  

于指尖绽放深海之花


青春逃课少女不会梦到水族馆人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