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铃木入间

83463浏览    1097参与
空中劈叉

情侣配色太会了,射射西老师孩子饱了(´▽`ʃ♡ƪ)

情侣配色太会了,射射西老师孩子饱了(´▽`ʃ♡ƪ)

瑞瑞瑞瑞瑞瑞瑞娅
\伊 露 米/\伊 露 米/\...

\伊 露 米/\伊 露 米/\伊 露 米/

画了入间的印象花风铃花🥰

送给伊露米激推bot@薄暝玫瑰 ~~


\伊 露 米/\伊 露 米/\伊 露 米/

画了入间的印象花风铃花🥰

送给伊露米激推bot@薄暝玫瑰 ~~


净画些丢人玩意
基友点图之恶入间,勿用 这孩子...

基友点图之恶入间,勿用

这孩子两面性真绝~

基友点图之恶入间,勿用

这孩子两面性真绝~

薄暝玫瑰
入间的方舟AU 先腿腿线稿 晚...

入间的方舟AU

先腿腿线稿 晚点上色


入间的方舟AU

先腿腿线稿 晚点上色


易萧

【入兹】prove7

     魔王入x色首兹


      当 入间结束了 一天工作的入间推开了家门,熟悉的氛围还是能让他放松下来,忘掉一整天的疲累。

     虽然继承了魔王之位,也去见过前任魔王奇美拉高耸入云,庄严肃穆,让人心生敬畏的超级气派的城堡。但也仅仅是在里面开了一次问题儿童派对,便再没有用过。那个屋子尺寸太大了,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他的家,天花板很高很高,一嗓子下去,甚至还能有回声。虽是华丽的装点,但让入间感觉那不像是一个...

     魔王入x色首兹


      当 入间结束了 一天工作的入间推开了家门,熟悉的氛围还是能让他放松下来,忘掉一整天的疲累。

     虽然继承了魔王之位,也去见过前任魔王奇美拉高耸入云,庄严肃穆,让人心生敬畏的超级气派的城堡。但也仅仅是在里面开了一次问题儿童派对,便再没有用过。那个屋子尺寸太大了,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他的家,天花板很高很高,一嗓子下去,甚至还能有回声。虽是华丽的装点,但让入间感觉那不像是一个被名为家的地方,反倒像是旅游景点了。

       所以一直还是跟爷爷和欧佩拉住在一起,娶了阿兹以后便是四个人一起住。为了保留两口子的隐私,还特意把卧室安排在城堡的两端;难道这就是晚上无论叫多大声都无所谓的意思吗?

       “入间大人,您回来了”阿兹微微的躬了躬身,笑容洋溢着温馨的滋味,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他挺着孕肚有些娇羞的轻轻道:“您是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先……吃我呢?”

        “阿兹…还是吃饭吧,然后洗澡…”他顿了一顿低声耳语道“阿兹在被窝里等我…脱光。”

          “是”


     某卧室内

   “阿兹这已经有7个月了吧!”入间用掌心搓摩着阿兹的孕肚。“/ru/房也有点发/yu育/了呢。”

    “是,已经让母亲来看过了,该是为身体在为孩子出生做准备。”

    “哦,是这样………那睡觉吧”入间一个翻身盖上被子,阿兹却是没有动“入间大人…不做些什么再歇下吗?”

      “哦!阿兹想做些什么呢?”入间坏心眼的调起阿兹的下巴,看他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然后轻轻道“卡鲁取格老师嘱咐过月份大了行房多少有些风险……阿兹可能还要忍耐”

      “但是入间大人…您已经/ying/了”

       入间有些吃惊的看着腿间撑起的小帐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阿兹君帮我用手解决好吗?”

        

     次日清晨

  “入间大人,到起床时间了”敲门的是欧佩拉。入间迷迷糊糊应了一声,过了半晌后,套着制服出来了。

    “阿兹还没醒,别叫他,让他多睡一会儿。”入间小声说道。

      “是”欧佩拉还是面无表情,静静的盯了盯他后道“入间大人就算精力充沛也不该在这个时期让阿兹莫德君如此辛劳的服侍。”

         “可是昨晚只是用手而已啊……”

         “…………”


 to  be  continued~


ps:在尽力写甜啊,其实我一开始有打算写的故事线有阿兹流//产/的剧情。但是某年某日的某一天突然良心发现,阿兹那么可爱,我不能虐他……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写后续。

      

          

    

阿Z

【入间同学入魔了】空腹之欲【奇入】

深夜短打,一发完狂想。

关于因为两种欲望困扰的奇里欧。

有ooc,有g向描写注意

无入间登场。


你真是食欲旺盛。

  某个重要的兄长这么评价过他,不过奇里欧用微笑回应,搓搓自己的指甲没有回话。

  当时的状况有点复杂,返祖恶魔们藏在基地里讨论了不得的邪恶计划,几人畅所欲言,说了种种天马行空般的疯狂计划,搞得他一个旁听者都想鼓掌表示赞同。

  窗外寒风呼啸而过,他面前蹦跳猴子似的同伴说到计划时兴奋的扭曲面容,热烈气氛好像燃烧的火苗般跳动,奇里欧发现他们的领导者从最初的倚靠椅子偶尔变换姿势,他的坐姿总对应自己对事件的...

深夜短打,一发完狂想。

关于因为两种欲望困扰的奇里欧。

有ooc,有g向描写注意

无入间登场。



你真是食欲旺盛。

  某个重要的兄长这么评价过他,不过奇里欧用微笑回应,搓搓自己的指甲没有回话。

  当时的状况有点复杂,返祖恶魔们藏在基地里讨论了不得的邪恶计划,几人畅所欲言,说了种种天马行空般的疯狂计划,搞得他一个旁听者都想鼓掌表示赞同。

  窗外寒风呼啸而过,他面前蹦跳猴子似的同伴说到计划时兴奋的扭曲面容,热烈气氛好像燃烧的火苗般跳动,奇里欧发现他们的领导者从最初的倚靠椅子偶尔变换姿势,他的坐姿总对应自己对事件的看法和支持度,哪怕他不说话,他们也知道他的想法。

  所以一片和睦,返祖恶魔没有规矩,这也不是规矩,只是服从老大力量的心照不宣。

  其中有几个计划他很喜欢,可是奇里欧听了一阵后却没想发表计划,他继续搓自己的手指,在几次声音起来时把它抬起来,奇妙的食欲在光从指缝照向眼睛时一并浮现,他开始舔自己的嘴唇,想到过去和自己分道扬镳的恶魔铃木入间。

  啊,这话也不对,他想着就开始笑,这次奇里欧把抬起的手指压在脸上。

  铃木入间不是恶魔,而是个人类呢~

  想到这里,奇里欧又笑了,他的视线完全从面前的桌子上移开,眼下热闹的场景正在扣是囚禁还是勒索的细节。

  奇里欧只对最后的绝望环节有兴趣,现在几乎连听都不想听了。“……他盯着四周漫无目的的观察,贴靠在脸上的手仍在不断摩擦他自己的嘴唇。

  干涩感就在指心,他的舌尖舔舐嘴唇时碰到了它,咸味稍微唤醒点奇里欧的性质,可是他刚刚移开手指去看同伴就失望起来,招来混乱的事件具体早就提过,现在再说的话和他的任务无关,连领导者都没法强迫他听。

  他会让他继续听吗?他看向王座上的恶魔,高大的成年者此时用一只手撑着头在听,他从举动中读出漫不经心,奇里欧索性笑着鞠躬,对着那边台上的【哥哥】虚晃手臂,随后露出翅膀转身离开。 

  “你去哪里?”有人问。

  “我有点饿了。”他回答。

  然后再没人拦着他了,奇里欧走到门边推门出去,那些风一开门就往屋里灌,他听到背后有争辩,多数是冷淡的音节,看上去这次是六指之一接过维持秩序的工作,在他带来的小小麻烦中雷厉风行解除麻烦。

  真不错,他一边赞叹一边起飞,奇里欧顺着风朝前飞,他出门前本想回去,现在却又没了那点性质,面前的世界离了基地就是无尽蔓延的荒野,他往前飞了很久都不会遇到任何恶魔,一切的安宁在四周回荡,让他有点遗憾没了加餐。

  不过这也无关紧要,他看到荒野有片营地,就朝那儿降了下去。

  一个废弃的营地,垃圾和生锈的工具随着风呜呜吹拂,奇里欧低头时对几件小东西起了兴趣,他从泥里捡起了它们,轻轻一拨便看清真身。

  一对刀叉,他惊喜的眯起眼睛,拿着这对生锈的宝物走进了营地的帐篷,这些腐朽的地方散发着尘土和杂物腐烂的臭味,他闻了下就咳嗽,维持自己病弱的模样开始观察四周。

  没有任何特别的东西,他径直走着走着,撞上一样空白的金属餐桌,被丢弃在这儿的废弃品上只有个空盘子放着,而他拿着那对捡来的刀叉落座,交叉磨蹭着把手放在了盘子里。

  他真的饿了,可是这里没什么吃的东西。

  奇里欧有点遗憾的叹气,他把左手放在盘子里,右手玩弄着小刀,钝刀子割肉的自残他现在不打算坐,四周没有镜子和反射物让他看到自己的痛苦和愤怒表情,也没有任何观众能因为他的表演露出愤怒的表情说斥责的话,一点意思也没有。

  也就是说,他需要的东西完全不存在在这里。

  “如果是入间君,会做些什么呢~?”奇里欧哼着歌自言自语,他和刚刚在大厅的时候一样,开始思考过去和自己在一起行动的人类了。

  对他来说,那可真是快乐的时候,他当时还不知道入间是个人类,只知道对方是个过于纯粹笑容灿烂的后辈,奇里欧笑眯眯的当自己的好好先生,怀揣破坏学校的巨大梦想隐藏自身,有不少次因为入间的话和举动觉得意外,然后被他吸引目光。

  平放的左手也去摸索刀叉,奇里欧的视线随着记忆看向盘子,那张肮脏的镜子勉强能看到他的模糊倒影,那点含糊不清的影子能当任何东西处理,于是他当那是入间,想着他蓝发的触感和回过头的笑容,还是靠近时闪着光一样让他着迷的眼睛。

  铃木入间是不可思议的恶魔,他当时就是这么想。

  他又开始舔自己的嘴唇,奇里欧视线恍惚的看着空盘子,他盯着倒影好像在看入间,可是人类不在他面前。

  他还没有落到他手里,没在他身边,没被粗长的锁链限制资源,没被烧红的烙印刻上印记,没被他牵在手里,也没听到他的自言自语。

  他当然不在这里了,奇里欧可怜的守着自己的空盘,他想到,入间现在还在恶魔学校呢。

  他一个人类,隐藏身份,作为伟大恶魔的孩子在魔界的学校上学。

  胆大妄为的让他想鼓掌,奇里欧手中的刀子抬起来又放下,他用刀尖碰到了盘中的影子,在反复思考中反复吞咽唾液,觉得自己比之前更饿。

  铃木入间不属于他,奇里欧在离开学校前的计谋被他打破,那个人类用一场不管不顾的烟花秀粉碎了他多年的计划,又在他这个罪魁祸首面前毫无顾忌的躺下昏迷了。

  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用叉子尖锐的那面捅了捅盘子,想着要是当时的自己知道入间是人类就好了,他幻想现在面前的盘子中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入间,他正和他两人独处,有太多时间让他实验那些让人兴奋的探索把戏,有太多东西值得他在和铃木入间的相处中诉说,奇里欧边想边兴奋的笑。

  他这次低下头去靠近盘子,刀也好,叉也好,两种餐具在面前交叉,对着盘中影做出切割的举动。

  他一定会是无比鲜美的。

  他不去看也能感觉到嘴边控制不住的湿润感,奇里欧觉得胃和心脏都在跳动并叫嚣。

  他一定会是美妙的。

  如果他就在这里,他想到了太多切割方式,不知恐惧的入间对亲近反而无所适从的话,也许他会给他一个吻。

  对~他为这个想法快活,奇里欧想,他会去亲这个人类,然后用刀叉分割他的躯体。

  那是如此柔软如此瘦小的碎片,他的表情可能会因美味崩坏,那些碎片像蜜像糖像最棒的糕点,只是一小块就能让他满足到爆肚,成了吃多少漏下多少的怪物。

  只有入间能让他如此满足。

  交叉的刀叉分开,他张开嘴把其中一把塞入嘴里,品尝的举动虚空做着,没有实感,可是幻想还是让奇里欧得到了某种满足,他甚至有些没控制住滴落的唾液,擦拭都赶不上分泌,更别提他正着迷切割用餐。

  一次一次,一块一块。

  啊啊,只是这样就觉得兴奋到要死去。

  混乱让他开始发笑,废弃营地中哪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他继续坐在那里完成自己的切割和品尝,奢侈的用餐持续许久,奇里欧觉得愈吃愈没法缓解欲望,他盯着四周却根本无心去看,只是和过去的很多次一样,最后完全被入间填满。

  入间,入间,等着我的入间君,我命运的入间君。

  “啊啊,这可糟糕了。”他困扰的说着。

  恶魔丢下了刀叉,把它们留在填不满的空盘中,他拿那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笑的连腰都弯曲下去,像个愚蠢的土拨鼠。

  “啊啊,这可糟糕了。”奇里欧呢喃自语。

  “我好想见你啊,入间君。”

  他不知道这是多少次低声自语了。

热水器

【奇入】秘密

*史密斯夫妇au,下一棒军服paro!

*奇入520快乐

*垫底选手不请自来


“你就是新晋的杀手,铃间?”被狼狈击倒在地的男人看向眼前的少年。

少年眯着眼睛淡淡一笑:“虽然有些抱歉,不过您猜得确实挺对的,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快点把我要的密码告诉我,我还有些赶时间。”

“喂喂,难道是赶着送死吗?”男人掏出作为最后底牌的左轮手枪指着眼前的杀手少年,“没想到吧,我还留了一把枪。”

少年松了松领口看起来颇为色情的锁骨链,依然带着诡异的笑着说:“有些麻烦了呢,真是不想杀人啊~”

“可恶!你他妈居然还敢小瞧老子!”男人怒火之下连发两枪,一发堪堪擦着少年清俊的脸而过...

*史密斯夫妇au,下一棒军服paro!

*奇入520快乐

*垫底选手不请自来

 

 

“你就是新晋的杀手,铃间?”被狼狈击倒在地的男人看向眼前的少年。

少年眯着眼睛淡淡一笑:“虽然有些抱歉,不过您猜得确实挺对的,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快点把我要的密码告诉我,我还有些赶时间。”

“喂喂,难道是赶着送死吗?”男人掏出作为最后底牌的左轮手枪指着眼前的杀手少年,“没想到吧,我还留了一把枪。”

少年松了松领口看起来颇为色情的锁骨链,依然带着诡异的笑着说:“有些麻烦了呢,真是不想杀人啊~”

“可恶!你他妈居然还敢小瞧老子!”男人怒火之下连发两枪,一发堪堪擦着少年清俊的脸而过。

“一”。

“二”。

少年扔出几把看起来和他一样显得有些纤细的匕首,其中一把与射向他的子弹轨道重合,两者相撞,发出一声轰鸣,子弹射到了少年的脚下,而匕首则与男人的发顶擦过。

“三”。

少年速度极快,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前,一把匕首脱手而出,扎向了男人的手,鲜血直流的一刹那,男人手指的痉挛引发了一枪走火,子弹射到墙壁上,留下一个焦黑的小洞。

“可恶!”

“四”。

“我要杀了你!”男人又打出一枪。

这一枪擦着少年的肩膀而过,但是少年却不管不顾地再次靠近他。

“五。”

下一秒少年就出现在男人的面前,男人摁下枪的手被少年的肘击打歪,子弹射向天花板。

“六。”

反应极快的男人在下一秒就又将方向指向了少年,他愤怒又自信地摁下枪,却没有听见意料之中的响声,还没等他愤怒,就听见少年在他耳边色气的低笑。

“你,已经没子弹了啊~”

匕首刺穿了男人的四肢,将他牢牢地钉在地上,恐惧的男人身下流出了可疑的黄色液体,少年,居高临下蔑视地看了他一眼,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脚,以免踩到那滩溢散的液体。

少年在男人肚子上方转着刀,锋利的刀片在他细长的手指中像是一只赏心悦目的蝴蝶,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却是随时会落下的虎头铡,少年慢悠悠地说:“密码是?”

吓到已经失禁的男人再也撑不住,涕泗横流地报出了一段数字。

少年打开保险柜,心满意足地取走了自己被委托的任务目标,对着躺在那里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大出血的话,能不能活下去,就要靠运气了呢。”

然后转身走出发出血腥味和尿酸味臭气的房间,恐惧的男人在他身后大喊大叫,扭动着四肢想要逃离。

笨蛋,愚不可及。明明不动的话还能保存体力多活一点时间,现在这副蛆一样的姿态只会徒耗生命。少年嗤笑一声,在电梯里理了理在战斗中凌乱的头发。

可惜没有摩斯,毕竟等下要见的,可是他即将结婚的同性恋人。

离刺杀地点不远的雅致餐厅里,吊顶的水晶灯切割出细碎的光芒,奇里欧老远就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小少年,和他对视一眼后不出意料地收获了少年满怀喜悦的可爱笑脸。

“奇里欧前辈!”蓝发的少年向他小跑而来,奇里欧朝他张开双臂,铃木入间略显矮小的体格让他被奇里欧完全拥入怀中,奇里欧的下巴抵在入间的头上入间在他怀里挣扎一下以示对这种身高压制的不满,奇里欧低笑一声,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低头舔了一下入间精巧的耳垂。

“前辈!”入间瞬间打开了害羞开关,因羞涩而脸红的样子让奇里欧恨不得现在就带他去楼上宾馆开间房。

“入间君,好久不见。”

“前辈,明明都要结婚了,为什么还要加敬语。”入间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奇里欧却没回答他,他看着脸红还未褪去的入间和他眼里自己的小小倒影,他说:“那么,入间君又是为什么还在喊我前辈呢?”

“诶诶诶??!”入间连呆毛都立正了,他顿了顿说,“那么叫前辈什么好呢,学长,不不,已经不在学校里了……”

“入间君如果很喜欢这个称呼的话,以后也可以喊,只不过要看看时间。”

“欸?”

奇里欧弯腰再次吻上他的耳朵:“在做~爱的时候。”

入间脸红着慌慌张张地转移了话题,奇里欧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为什么还在用敬语?

因为在我心里,你永远高高在上。

奇里欧抿了抿唇,被还在害羞的入间拉到了餐厅里。

两人甫一落座,入间就惊疑地发现了奇里欧手臂上的伤,之前因为角度问题和过分害羞,都没有注意到奇里欧受了伤?

“前辈!你受伤了?!”

奇里欧看了一眼,笑了笑,随便想了个说辞解释道:“来的路上蹭到路边一块破瓷砖上了,都没什么感觉了,乖,点菜吧。”

奇里欧看着入间思索的样子,随口说:“要么入间君就喊我奇里吧。”

奇里欧眯了眯眼睛,这个名字,还是他杀手榜上一名的业务竞争对手,本来只是想逗一下入间,却不料入间却好像认真了起来,他侧开头,眼神颇有些晦暗。奇里欧看着恋人不爽的神色,打着其实只是开玩笑的圆场摸了摸他的头。铃木入间,他的恋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杀手身份,恋爱提倡给彼此留一点空间,作为奇里欧最大的秘密,他并不想要可爱的恋人知道自己笑容之下的血泊。

两人的晚餐很愉快,从高中开始的爱恋让两个人对彼此的饮食习惯知根知底,奇里欧正在盘算着等下带着入间去酒店里来上一晚干柴烈火,两个人的电话就同时响了。

“大哥……”

“阿兹……”

“入间君,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事。”

“那前辈去忙吧,我就去找阿兹和克拉拉了。”

入间走后,奇里欧看着手机短信里那条任务的雇主备注,冷笑一声:

“终于要见面了,奇里。”

推开餐厅剔透的玻璃门,奇里欧摘下眼镜,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除了入间,也只有这位素未谋面却又强悍无比的对手,才能让他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兴奋。真希望能够欣赏,他被自己打败时绝望的脸。

奇里欧握住锁骨链上的吊坠,他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因为兴奋而产生的口水,转身没入了黑暗里。

任务目标是个赫赫有名的黑帮老大,背地里的军火生意在这片根系繁杂的黑暗世界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奇里欧摸了摸袖口里的细刀,比起热兵器的飘散不去的灼热,他还是更加喜欢冷兵器,哪怕有些落时。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不希望入间能闻到自己身上的硝烟味。

他的恋人,从他们高中开始,就被他在掌心里呵护着,朋友们也是,家长也是,他被善意拥抱着,温暖着,奇里欧希望他能够一直这样,活在棉花糖罐里。

一声枪响响彻了码头,火光一瞬间亮起,燎完了无尽夜色,奇里欧转身没入火光里。

啊啊,这位相似名字的杀手可真是个急性子,他避开坍塌的的集装箱。

果不其然,这位杀手还留在火里,火和烟雾是他们最好的伪装,在暗藏军火的码头点火,不仅仅可以一次性解决任务目标里的摧毁对方货物的目标,也能方便自己的行动。

奇里欧远远看见那个身影就呼吸一滞,那个看起来较显矮小的身影,和他的恋人居然如此相似。

他生起难言的恼火,扔出一把匕首射向他。

对方轻而易举地躲过,好像也稍微一愣,奇里欧快速靠近他,离他越近,越觉得不对劲。

对,不对劲。

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像啊?!

他动作一僵,烟雾中的NO.1杀手的长刀划破烟雾,两人在烟雾中对视了一眼。仅仅是一眼,奇里欧就认出了这位NO.1杀手。

要问为什么?

谁会认不出自己爱情长跑八年的恋人啊!

怪不得不想喊自己奇里,原来是早就暗戳戳拿恋人的名字的当了杀手代号,奇里欧不无甜蜜地想,连思考方式都一样,自己取铃间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入间。谁能想到其实枕边人畜无害的恋人也是个杀手呢。

入间的刀停在奇里欧的脖子边,划出一小道血痕,他明显已经懵了,不止他,饶是奇里欧自认为这些年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也没有想过这个被自己看作宿命对手的人会是自己一直从高中开始的初恋情人。

入间一时忘记收起刀,他看着奇里欧被火光映照的脸,终于弱弱喊了声:“前辈。”

奇里欧被他这句话拽回因为震惊而四散的思绪,他看着入间略带张惶的脸,握住那只拿刀指着他的手,将人猛地拽入自己怀中。

而后他吻上入间的嘴唇,封闭了一切花语。

他们不需要解释,因为这一切既不合理却已经注定,但是没关系,无论身边这个人究竟埋藏了什么样的黑暗人生,他们都会相信彼此,并且一辈子相信彼此。

他们在四周燃烧的火焰里接吻,烈火围绕着他们,就是拥簇着他们的红玫瑰,远处的警报声像是遥远的钟塔,四周开始响起惊呼,奇里欧全当这是这场闹剧的观众,他们一吻完毕,奇里欧单膝下跪,在火光里向入间求婚,他眼神里是从未有过的痴迷。

他说:“入间,请你和我共享这个糟糕的人生吧。”

 

 

这次任务完成之后没多久,杀手铃间正式退出了暗杀界,与此同时,杀手榜单上第一名的杀手变成了奇里夫妇。

知情人士说,奇里还变了个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整容了,不过整容还长了身高,实属有些难得。

个中细由,他也没说,只是神秘地笑了笑,赞叹了一句,真甜蜜啊。


びん坊

接的是吊針老师点的制服

就画了刑服和普通的校服【挠头


请大家期待下一棒江江妈咪的美图,是我点的蛇x仓鼠嘿嘿

接的是吊針老师点的制服

就画了刑服和普通的校服【挠头


请大家期待下一棒江江妈咪的美图,是我点的蛇x仓鼠嘿嘿

瑞瑞瑞瑞瑞瑞瑞娅
~~入兹520贴贴限定~~ 主...

~~入兹520贴贴限定~~

主题花仙子穿袜子哈哈哈

~~入兹520贴贴限定~~

主题花仙子穿袜子哈哈哈

空中劈叉

一点放不下的四格,本篇 →点这里

狗粮画腻了就摸下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的两个人w

P3是最后一p的去字版,很喜欢所以放一哈ヾ(´∀`。ヾ)

一点放不下的四格,本篇 →点这里

狗粮画腻了就摸下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的两个人w

P3是最后一p的去字版,很喜欢所以放一哈ヾ(´∀`。ヾ)

空中劈叉

入兹520活动的第三弹!这次没有咕咕咕!(抹泪

选题是学会你擅长的事,命题作文太难了画完我已经跑题八百公里远,不过和520还是很契合的!收下我最后的少女力吧!ヽ(゚Д゚)ノ

lof只能发十图只能把最后两张拼一拼了,还有点小四格放下一条 →点我


顺便一说最开始想画的学会擅长的事,其实只是“la fire”这个火焰魔术(……)谁想到最后加加减减变成求婚大作战啦2333щ(゜ロ゜щ)

入兹520活动的第三弹!这次没有咕咕咕!(抹泪

选题是学会你擅长的事,命题作文太难了画完我已经跑题八百公里远,不过和520还是很契合的!收下我最后的少女力吧!ヽ(゚Д゚)ノ

lof只能发十图只能把最后两张拼一拼了,还有点小四格放下一条 →点我


顺便一说最开始想画的学会擅长的事,其实只是“la fire”这个火焰魔术(……)谁想到最后加加减减变成求婚大作战啦2333щ(゜ロ゜щ)

蓝啵er鸡泥
jk入间亲! 个人的一点小爱好...

jk入间亲!

个人的一点小爱好!入间那么可爱当然要女装啦~咳咳…/////


PS:终于在520之前搞定了

jk入间亲!

个人的一点小爱好!入间那么可爱当然要女装啦~咳咳…/////


PS:终于在520之前搞定了

冲神君
摸了恶周期的入间 ۹(・༥・&...

摸了恶周期的入间

۹(・༥・´)و ̑̑

摸了恶周期的入间

۹(・༥・´)و ̑̑

四十七块方糖

是西修老师新出的指挥服...超可爱啊!

是西修老师新出的指挥服...超可爱啊!

城饼饼

【兹入】他如此闪耀(7)

【兹入】他如此闪耀(7)


*ooc

*当红炸子鸡&佛系艺届金砖

*娱乐圈


入间窝在自己家的大床上扭的和泥鳅一样,他新磕cp还没满一个月,要是比作恋爱,那就刚好是热恋期中的热恋期,腻腻歪歪的不行,满心眼里都是萨伯诺克和阿兹莫德两个人波波嘴的模样。


一般来说,这种甜蜜期爱看的一般都是一辆辆高铁、要不就是甜蜜的婚后小夜曲之类的,但是入间骨骼惊奇,总喜欢看点萨伯诺克疑似带绿的作品,最好是他爱他,他爱他,他爱他的那种。


大三角懂吗?...


【兹入】他如此闪耀(7)

 

 

 

*ooc

*当红炸子鸡&佛系艺届金砖

*娱乐圈

 

 

 

 

入间窝在自己家的大床上扭的和泥鳅一样,他新磕cp还没满一个月,要是比作恋爱,那就刚好是热恋期中的热恋期,腻腻歪歪的不行,满心眼里都是萨伯诺克和阿兹莫德两个人波波嘴的模样。

 

一般来说,这种甜蜜期爱看的一般都是一辆辆高铁、要不就是甜蜜的婚后小夜曲之类的,但是入间骨骼惊奇,总喜欢看点萨伯诺克疑似带绿的作品,最好是他爱他,他爱他,他爱他的那种。

 

大三角懂吗?

 

很大很大、很绿很绿的那种。

 

入间贼爱那种一看就很惊奇的大三角,他收藏夹里十个有八个是王鸩强娶了绿娉后,‘王’把王鸩杀了后再娶回来,然后谈恋爱;剩下两个,一个是绿娉被王鸩强制性产子,‘王’一边坚强的带着绿帽一边杀了王鸩,然后谈恋爱;一个是绿娉已为人‘妇’的某一天,王鸩出外有事,绿娉对街上匆匆一瞥的‘王’有所想法,于是抛夫弃子,给王鸩喝药后,然后谈恋爱......

 

反正看上去都不是很健康的的样子就对了。

 

入间收藏的大三角都是王鸩非要整整齐齐、老老实实的做个名义上的三,受遍所有读者的唾弃才能下场,到最后连磕粮无限制的助理有一日看了入间发来的收藏夹,都不知道入间到底是在磕cp还是在克cp。

 

她只记得,入间爱的大三角那爱恨交织的味道过于酸爽,而入间的磕粮的口味更加酸爽。

 

 

助理看了看有些扭曲微笑的看着自己磕着同一组cp的入间,突然觉得入间是个我方黑粉,而且是五彩斑斓的那种黑粉,她突然就有点怀念起当初忙碌在片场背剧本、磕绿鸩的入间了。

 

艺人一般是忙一阵子歇一阵子,属于来活了风风火火,没活了冷冷清清,所以现在入间瘫在床上,磕着‘毒粮’幸福的不可思议。

 

有一说一,入间是那种做事很认真的人,他演戏很投入,磕粮也很投入,甚至是过度投入,入间会带着一种藏在骨子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咬死了要看一件事情完满的成功、结束。

 

和她这种从一开始就磕情丝绕的表面粉丝不一样,入间身上很显然还带着王鸩的思考,入间他就没办法放下王鸩和绿娉的感情就那样被作者草草结束,画下一个带着一点污渍的圆。

 

粉丝都以为入间总是忙一阵子就休息一阵子,是因为经纪人不当人,工作室没能力,不想让入间红,其实并不是,没有哪个娱乐公司是为了搞慈善才在娱乐圈混的,大家都是来赚钱的,而只是整个孙子工作室赚钱的对象就只是为了入间一个人而已。

 

至于为什么要叫孙子,可能这年头当孙子的人还挺多吧?

 

 

说起做孙子这事,没的脑袋的魔芋老师以前也有吐槽过【入间大人天下第一】挺狗的,能舞到蒸煮面前不带喘的推销108式cp组合,但是她绝对没想到其实【入间大人天下第一】其实还能更狗一点,例如——

 

——到所有退圈的参与者面前舞,顺带打call喊恰粮。

 

磕粮这件事最烦的莫过于对家舞到你面前,还要按头让你恰他们家的粮,阿兹莫德这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正经的,不说话那就是行走的贵公子,穿一声站哥打扮都挡不住从发梢传出的迷人,可是他现在披着小号的皮狗的不行,下定决心要活拆情丝绕(萨兹),卖安利卖的一人当关万夫莫开。

 

看的血袋一姐徐徐都忍不住摸着自己逐渐稀少的头发,发自内心的佩服一下——

 

——不愧是自己从1个T里一帧一帧扒出来的某个粉毛怪,真实起来磕cp的本性和磕他自己的血袋姐妹们一样磕的一马当先(贬义夸奖ing)

 

舞过期粮这种事,血袋一姐徐觉得自己不可以,老实人一哥兹觉得自己很可以。

 

于是阵亡的彻彻底底的绿鸩党入间,在弃坑半年外加入对家坑快一个月的某天清晨,被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天下第一,叮叮叮的接着敲起来虎了一榔头:

 

——‘绿鸩确实不是真的’

 

——‘但是’

 

——‘鸩绿可以是真的呀!希望太太能够多多支持鸩绿呀!’

 

入间挠挠头,被虎的莫名其妙:

 

【伊露米】:?

 

【入间大人天下第一】:#鸩绿好真,我在鸩绿等待姐妹们一起看鸩绿长长久久!快来给你喜欢的cp投票吧(鸩绿看清再点击选票哦),姐妹这把pick鸩绿没毛病~❤️

 

【入间大人天下第一】:伊露米太太也是入间大人的粉丝吗!请敬请期待我们一直走花路的绝佳爱豆铃木入间饰演的王鸩吧~我有看过太太写的王鸩小传哦,太太的论证写的真的很棒很棒!!!只是太太和我磕的不一样呢,不是绿鸩,是鸩绿啦~

 

【伊露米】:天下第一桑,真的不好意思啊,我现在也不磕绿鸩和鸩绿了,我现在在磕情丝绕......

 

入间等了有好一会,对面挂着粉色萝莉发色的头像许久没说话,入间窝在被子里,试图把自己卷的更像一只蝉蛹,他似乎都能闻到被窝里藏在最深处的某团菌体不断的吸收着热度,然后在一块块废弃的人体脱落物中蚕食下一顿的晚餐。

 

入间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快要又睡过去的时候,手机叮的一声穿过被窝唤起了他零星的意识:

 

【入间大人天下第一】:没有关系!

 

【入间大人天下第一】:我会像太太证明鸩绿is rio!太太只要相信我一点点,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好!!!

 

入间打开消息栏打了字又删了,来来回回握着的手机都变得有些烫手。

 

入间点开自己的搜索,在一片灰色中终于找到了鸩绿Tag,在一片沉贴中看见了新冒出来的小苗,带着熟练的饭圈和粉色少女的大标题:

 

——pick pick 鸩绿love!

 

脸皮看起来并没有粉丝厚的铃木艺人捂着嘴,脸不自觉的有点冒红...

 

次元壁破了果然......

 

好...好羞耻啊……

 

【入间大人天下第一】:(群发提示)pick pick 鸩绿love!温馨提醒,今天晚上有演艺大赏哦,让我们一起期待铃木入间大人和阿兹莫德获奖时刻吧~

 

事实证明,消息群发会让一些人不适,无论是被粉的还是粉人的,例如被迫加入天下第一群发的某个思考着人生意义的一姐,她就觉得次元壁果然应该越厚越好。

 

 

 

 

 


Ann
入间同学入魔了 艾利(已着色)

入间同学入魔了 艾利(已着色)

入间同学入魔了 艾利(已着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