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铜钱龛世

26.6万浏览    739参与
谨也Soga

【铜钱龛世】是夜


听了主役版《一吻无恙》的深夜产物


眉目只一刹,云水却泱泱。


唯你落我心上。


——————————————————————————————




“秃驴,问你个事。”


薛闲趴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头,一手盖上了还没剥完的熟栗子,嘴角一咧——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起的小心思?


玄悯估摸着真龙又是白日里两人在街上,自己去给他买栗子,他确跑到人家小摊上去听人家唱小曲时,乱七八糟学来的话术。毕竟自打这真龙开了窍...


听了主役版《一吻无恙》的深夜产物

 

 

 

眉目只一刹,云水却泱泱。

 

唯你落我心上。

 

 

 

 



 

 

——————————————————————————————

 



“秃驴,问你个事。”

 

薛闲趴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头,一手盖上了还没剥完的熟栗子,嘴角一咧——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起的小心思?


玄悯估摸着真龙又是白日里两人在街上,自己去给他买栗子,他确跑到人家小摊上去听人家唱小曲时,乱七八糟学来的话术。毕竟自打这真龙开了窍,总是要拉着玄悯去街上买些人间情爱的画本子,或听点什么爱情故事,美其名曰学习经验。

 

玄悯本无意回答,可身体却老实的做出反应——

 

执笔的手抖了抖,墨汁顺着兔毛笔尖滴在了细腻的竹纸上,仿佛一片雪白荒原上开出了一朵漆黑的梅花,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黑龙难得问一个正经问题。

可玄悯却被难住了。

“横竖不是你那破纸皮身子的时候。”

玄悯只抛下了一个肯定句,便离开了书桌,又从架上取了一张新纸,重新展开。

薛闲其实并不在乎玄悯的回答,早在他用红线从大泽寺内套出玄悯的时候,就斩钉截铁的认定——

“兴许他太想见我了,亦或太想被我瞧见了呢!”

一定是玄悯太不好意思了。

薛闲哼哼笑了两声,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便瞧了会玄悯的独自返回坐在灯下的背影。


攒动的烛光照在玄悯那身洁白的僧袍上,纤长的睫毛微颤,眼神专注着盯着面前那张信纸,拟好让黑鸟送给天机院的谏书。

这张骗吃骗喝的脸,倒是骗到了我身上。

摇了摇头,起身下榻,从柜子里提出前日里去大泽寺,找同灯要来的秋露白,独自跑了院外,找院前扑腾个不停的黑鸟吵架去了。

 

 

 

灯芯燃尽。
室内突然一片漆黑,玄悯这才意识到已经亥时了,便借着月光把案牍上的笔墨纸砚统统归位,将信封放在窗前的竹篓内,明天一早黑鸟就会衔着信封送到太卜手里。

 

他朝窗外看了一眼,黑鸟已经回到自己的窝内,咕咕的打着盹。院前的木桌上趴着一个人影,后背一高一低的动着,似是睡着了。

 

玄悯放轻了脚步来到院中,借着月光,他这才看清桌上是副怎样的景象——

 

白瓷瓶里的秋露白已经见了底,黑衣人还是抱着瓶深不撒手,脸上两坨红晕,有些薛闲像当初江世宁那纸皮身子脸上的样子,怪不得画起来得心应手,保不齐是照着自己的脸画的。

 

玄悯突然为自己这乐呵的想法有些差异,果然是近墨者黑,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脑子里有了这些扯气扯八的怪话。

 

用指尖戳了戳薛闲的脑袋:“薛闲,薛闲。”

 

那人只是将头从左边偏向了右边,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着。玄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虽是不担心真龙会染上风寒,可这么趴着,明早起来又腰酸腿痛定要哼哼唧唧大半天。

 

他拿开了薛闲抱在怀里的瓷瓶,一边将头搂进自己的怀里,一边抄起膝弯向屋内走去。

 

薛闲的龙骨长好后,玄悯就没有这样抱过他,一来是那人好面子,另一方面则是两人有其他更舒坦的相拥方式。

 

 

 

 

许久没有这样抱过薛闲,似乎是重了些。

 

薛闲的手突然挥了挥,像是要赶走些什么。

 

“明天我不想吃果子。”

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玄悯有些想笑,梦里都还在和黑鸟吵架,两个家伙应当是相处的不错。

 

 

进了屋,薛闲轻轻的被放在床上,玄悯拍着他的背给他宽衣解带,又用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和手。收拾妥当后,玄悯正准备稍作整理,突然听见薛闲在唤他——

 

“秃驴!”

 

玄悯朝床上的方向看了一眼,人好好的躺着,估计又是说梦话了。

 

“我明天要吃板栗烧鸡!”

 

说罢还抬起了一只手指向天花板,又突然一软落在被面上,翻了个身继续昏睡。

 

玄悯被他这么一闹睡意也消散了许多,不禁坐在床沿想起了薛闲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起的小心思?

 

情何时起?

 

或许是失忆醒来后朝着宁阳县走时,就冥冥中注定要遇见这个人。

 

注定路过九味居……

注定去那间鬼宅“铲”走纸皮人……

注定在围墙上见到真身……

注定同路去找陆十九……

注定祖宏算不出劫期……

 

“我记得我该寻一个人,亏欠了那人一些事,一日不还,一日不得心安。”

 

世间之事哪有这么多因果定法,翻来覆去不过也就是互相亏欠。

 

不过幸好,第三世心安。

 

睡吧。

 

 

低缓深沉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不似以往的冰冷沉重,有些尘埃落定的释然。

 

“以前没想过别人,现在只念你。”

 

 

 

 

 

 

 

 

 

 

 

 

 

——完——

 

 

 

 

 

 

——————————————————————————————




我真的好喜欢悯闲啊!!


太太们有粮吗??

柯珂子
orrrrrrrz我好菜 啊写...

orrrrrrrz我好菜

啊写作业写到炸裂_(:з」∠)_

orrrrrrrz我好菜

啊写作业写到炸裂_(:з」∠)_

路过人间

“玄悯 你是不是很爱我 爱我到死的那种。”

“嗯 是的。”


“玄悯 你是不是很爱我 爱我到死的那种。”

“嗯 是的。”


钟意

我最近爱上了古耽!!!真好看啊!!!

我最近爱上了古耽!!!真好看啊!!!

洛十九

当木家崽收到疫情通知时

一个临睡前突然窜出的脑洞


薛闲:“疫情?蝙蝠惹的祸??我一条真龙怕这个?”

玄悯:“我…”

薛闲:“你什么你,你与真龙同寿,你也不怕!”


龙牙:“疫情疫情呗,能把我一把刀怎么着?”

齐辰:“我…”

龙牙:“你什么你,你个长生不老的神仙你怕啥?”


秦究:“爆发疫情了。”

游惑:“哦。”


顾晏:“看看新闻,中国疫情挺严重的好像。”

燕绥之:“那怎么办,薄荷精不怕不怕。”

顾晏:“我才不怕!”


萨厄.杨:“长官,地球疫情有点失控了。”

楚斯:“所以呢?跟你有关系吗?老老实实干活去。”

萨厄.杨:“我就想…”(不你不想)


江添:“望仔,咱们小区发现...

一个临睡前突然窜出的脑洞


薛闲:“疫情?蝙蝠惹的祸??我一条真龙怕这个?”

玄悯:“我…”

薛闲:“你什么你,你与真龙同寿,你也不怕!”


龙牙:“疫情疫情呗,能把我一把刀怎么着?”

齐辰:“我…”

龙牙:“你什么你,你个长生不老的神仙你怕啥?”


秦究:“爆发疫情了。”

游惑:“哦。”


顾晏:“看看新闻,中国疫情挺严重的好像。”

燕绥之:“那怎么办,薄荷精不怕不怕。”

顾晏:“我才不怕!”


萨厄.杨:“长官,地球疫情有点失控了。”

楚斯:“所以呢?跟你有关系吗?老老实实干活去。”

萨厄.杨:“我就想…”(不你不想)


江添:“望仔,咱们小区发现三例新冠,被封了,那我们…”

盛望:“没事,电脑上也能工作。”

江添:“我才不是说这个!!”


写到最后发现只有添望需要居家防护哈哈哈哈哈

大家在家都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身体健康最重要啦

over








添哥的罐装望仔

木苏里的情话它就是又甜又动人。他们都说:“我很爱你。”

木苏里的情话它就是又甜又动人。他们都说:“我很爱你。”

南山
除了撒娇和沙雕,原来路知知还可...

除了撒娇和沙雕,原来路知知还可以如此温柔~

喜欢路知行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很会撒娇,很嗲,很摇滚,很放的开,很欢脱,很精分,何沙雕。

但是!原来他还可以如此温柔!

原来温柔如此撩人,我觉得满满的温柔和感动,自己的烦躁都被安抚了,好爱好爱啊!

与你同窗下,娓娓道过往,《铜钱龛世》的主役合唱,路知知的高音虽然没有完全释放,却让我收获了一个分外柔情的路知知,真的是太可了,单曲循环起来!

除了撒娇和沙雕,原来路知知还可以如此温柔~

喜欢路知行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很会撒娇,很嗲,很摇滚,很放的开,很欢脱,很精分,何沙雕。

但是!原来他还可以如此温柔!

原来温柔如此撩人,我觉得满满的温柔和感动,自己的烦躁都被安抚了,好爱好爱啊!

与你同窗下,娓娓道过往,《铜钱龛世》的主役合唱,路知知的高音虽然没有完全释放,却让我收获了一个分外柔情的路知知,真的是太可了,单曲循环起来!

我欢喜喜欢你

再一次听一吻无恙

好想哭😭

路知知大宝贝

也太深情了

薛闲闲和秃驴的爱情

太可了

疯狂表白

《铜钱龛世》广播剧

再一次听一吻无恙

好想哭😭

路知知大宝贝

也太深情了

薛闲闲和秃驴的爱情

太可了

疯狂表白

《铜钱龛世》广播剧

籽儿

盘点让我哭死的配角们

盘点让我哭死的配角们

*序号非排名*


1.陆廿七x陆十九

他俩我看哭了!尤其是廿七捡到十九的转世的时候说的那句:“会饿肚子么?”廿七答“不会,这辈子都不会。”的时候,莫名的揪住了我的老心啊

然而,小十九最后好像是跟着包子跑的……


原文:


【人世间最深重的怀念和不舍,大约就是你不在了,没关系,我会变成你,带着你。从此岁月不扰,千山共路,万水同舟……


【十二年黄泉相隔,远远乡的故人终于还是回家了。

我认为感人的地方就是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感情的兄弟,背地里却十分的在意对方,以至于十九想尽办法的廿七续命,最后廿七活成了第二个十九,带着他的影子活下去。


2.唐熠x桑菡

他俩超感人,真...

盘点让我哭死的配角们

*序号非排名*







1.陆廿七x陆十九

他俩我看哭了!尤其是廿七捡到十九的转世的时候说的那句:“会饿肚子么?”廿七答“不会,这辈子都不会。”的时候,莫名的揪住了我的老心啊

然而,小十九最后好像是跟着包子跑的……



原文:


【人世间最深重的怀念和不舍,大约就是你不在了,没关系,我会变成你,带着你。从此岁月不扰,千山共路,万水同舟……


【十二年黄泉相隔,远远乡的故人终于还是回家了。

我认为感人的地方就是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感情的兄弟,背地里却十分的在意对方,以至于十九想尽办法的廿七续命,最后廿七活成了第二个十九,带着他的影子活下去。









2.唐熠x桑菡

他俩超感人,真的!桑菡告白〔坦白〕那段儿,它不香吗?小桑被枪抵着脑袋说出我是一个警察的时候,它不甜吗??!




原文:


【伯母,您放心,我会努力好起来,无论他们把他带到天涯海角,我都会亲手把他带回来。”

我是你的阿尔法啊……


【—如果唐辉有罪,唐熠不可避免会受到伤害,桑菡选择以这种方式守护在他的身边,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换了另外一个卧底,很难设身处地替唐熠着想

可能这么做会不利于他们的感情,但能最大程度地保证唐熠的安全。

桑菡做出了对自己最冷酷的决定,同时也最大程度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情。

这对儿他不甜吗?当然甜了,互动还是很有爱哒,









3.曹蔚宁x顾湘

这个…不悲伤的请站出来,你是个汉子,猛汉啊,原由应该不用我多说了,不过番外里结局还是很好滴


原文:


【纯爷们儿,就是要在老婆不高兴的时候哄着她,要在她生气的时候挨她的打,要在她不明白的时候站出来给她条理分析

另:我觉的孟婆和胡鬼差可以凑一下









4.童如x韩木椿

看正文的时候就觉得他俩有一腿,其实我觉得那种自己偷偷把所有苦难和责任揽下来保护对方不让另一方知道的超级感人,没有吗





原文:


【不过纵然千刀万剐,童如也十分甘之如饴,他有些诚惶诚恐地接受了自己受刑于天地、魂飞魄散的下场,因为和某人同生共

死,简直是求而不得。


【甜是百花酒的甜,苦是他三魂附在铜钱中,看扶摇山野草萋萋,再无人种花时的苦。

每次想起的时候,都感觉有个站在锄头上的少年在说:看,我给你种了一山的花,一个爱种花的孩子却背负了一个门派,我看着都心疼









5.程一榭x程千里

他俩我哭死,我就说偷偷保护对方的都好感人,我好喜欢千里那种别人觉得他傻,事到临头却什么的知道,能力不足,却努力提升想要保护他哥的人。请让我暴风哭泣一下:呜呜5555555






原文:


【程千里说:“就能变成我保护我哥啦!”他挺起胸膛,一副得意的模样。


【那个小傻子这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可偏偏就这一次,便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     他笨了一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


【他努力的张了张嘴,叫出了一声,“哥”,然后用尽了全部力气,挤出了几个字:“不……难过。”


【他眸子里的星星全部坠落,只剩下一片无尽的黑暗


【本被分开的灵魂在此时终于重新合二为一,如同他们在母体中初生的那一刻,程一榭露出满足的笑容,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看着窗外的太阳,缓缓的落入了地平线。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现在,他终于再也不用长大了。程千里,永远也过不了他的十八岁生日,他的时光停留在了这一刻,无法往前推进一分一秒。

55555555……还好,最后啊一榭留在了门里,还能陪他再长大

这里的还有小玫啊,箱女那么恐怖,我竟然被感动到了……




当然啦,还有陶然、沈易和盛遥这种乐呵的









以上,皆我个人意愿

剩下的都在标签里啦


年再

《摽有梅》

 


——真的是我自己超喜欢的一个可爱的画面~


——“摽”字念biao第四声,如果嫌麻烦,把它读作“抛”字也是完全可以的。

 

 ——本来想存着过几天再发的,但是广播剧剧组实在太给力了!两位老师唱得太好了!我一没忍住,就把这个小故事抛出来啦啦啦


——抛黄梅果是古代女子向自己心仪的男子示爱的一种方式哦,就跟抛绣球差不多。《诗经》里的原文放在文章最后了~


立夏一到,春寒就算是彻底被赶跑了。


这林子奇怪得很,明明萦着雾瘴不得窥见丁点天光,可树上的果子倒是结得一点都不寒碜,一颗...

 


——真的是我自己超喜欢的一个可爱的画面~


——“摽”字念biao第四声,如果嫌麻烦,把它读作“抛”字也是完全可以的。

 

 ——本来想存着过几天再发的,但是广播剧剧组实在太给力了!两位老师唱得太好了!我一没忍住,就把这个小故事抛出来啦啦啦


——抛黄梅果是古代女子向自己心仪的男子示爱的一种方式哦,就跟抛绣球差不多。《诗经》里的原文放在文章最后了~



 

 

 

立夏一到,春寒就算是彻底被赶跑了。

 

这林子奇怪得很,明明萦着雾瘴不得窥见丁点天光,可树上的果子倒是结得一点都不寒碜,一颗颗金黄饱满的小圆球硬是将不算细枝桠给坠弯了。若是在其他地方,必然是能招来许多鸟儿和乡民来采摘的。可是这雾瘴里进不来人,而鸟又只有玄悯养的那黑鸟崽子一只,所以这林子的所有果子便理所当然地被那黑鸟据为己有了。

 

当然啦,它毕竟不是个没良心的,所以也总爱叼着篮子飞过来分给薛闲和玄悯满满的一箩筐。而且还善解人意地为了不让他们吃腻了,每天换着花样来,第一天是杏梅,第二天是青梅,第三天是李子……甚至连荔枝山竹这些较为罕见的果子,黑鸟也能替你寻来满满一箩筐。

 

黑鸟每天不知疲倦地献殷勤,却苦了薛闲吃果子吃得快吐了。

 

玄悯经不住薛闲哭爹喊娘般的闹腾,这日晨起之后,见薛闲还迷迷糊糊地熟睡着,便独自去镇上替他买吃的去了。

 

 

 

 

 

薛闲醒来时,玄悯还没回来。

 

薛闲赖在床上唤了好几声却没人应,便只好自己起身,揉着杂乱松软的头发踱步到窗边,想看看玄悯是不是在院子里。

 

刚走到窗边,却见一个黑影俯冲了过来。刚睡醒尚愚钝着的脑子没来得及转弯,薛闲竟是一动不动地呆愣在了原地。再认真一看时,距离鼻尖一拳不到的地方,悬着一个沉甸甸的果篮子……

 

得,黑鸟又一大清早的摘了一满篮子的果子回来。

 

薛闲有些崩溃,但耐不住黑鸟一番好意,不情不愿地接了过来。

 

黑鸟见薛闲拿走了篮子,开心地“嘤嘤”叫着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又扑腾着翅膀飞回林子里去,继续找果子去了。

 

薛闲将篮子搭在窗沿,懒懒翻着里面的果子。

 

“黄梅果……”薛闲用细长的手指翻挑着那些果子,喃喃道,“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心绪不知随着哪阵风飞远了。

 

 

 

 

 

直到玄悯的身影隐隐地现在雾瘴中,薛闲才将思绪拉回了笼。

 

薛闲的嘴角一勾,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手抓起五六个黄梅果,远远地便朝玄悯抛过去。

 

玄悯刚一走出来,小腿上便冷不丁便被砸中了一个,一时滞在了原地。

 

玄悯抬头,发现是竹楼二层站在窗边的薛闲扔过来的,投去了些许疑惑的目光,可后者却歪了歪头,嘻嘻笑着,全然没有一副砸了人会理亏的自觉性。

 

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玄悯抬脚继续往竹楼走。

 

可薛闲却玩心大起,抓了一把黄梅果继续抛过去,玄悯不理会他,他便一直抛。

 

薛闲当然不会真的砸到玄悯,那些黄梅果都只是轱辘到玄悯的脚边,偶尔有几个会落到他的腿上。只有一次,薛闲没控制好力道,有一个果子砸到了玄悯肩上。玄悯扫了他一眼,后者伸了伸舌头,表示自己有些抱歉。而后便……继续抛。

 

 

 

 

 

玄悯走到竹楼下的时候,篮子里只躺着最后一个黄梅果了,而其余的,则在玄悯身后散散地铺开了一条路。

 

黑鸟恰巧摘了果子飞回来,见到这一幕,惨绝人寰般地嘶叫了一声,似是在斥责薛闲暴殄天物。它本想冲向薛闲跟他打一架,却被后者瞪了一眼便怂了,只好气急败坏地绕着自己的尾巴追来表示愤怒,而后又远远地啐了薛闲一口,便扑棱着飞远了。

 

黑鸟离开之后,这周遭才总算有清静了些。

 

玄悯叹了口去,抬头问道:“为何要扔果子?”

 

薛闲不去答他的问话,把篮子丢到地上,自己一屁股坐到窗沿上,捏着最后的那一个果子在手里掂了掂,说道:“秃驴,这可是最后一个果子了。”

 

“我倒要看看你接不接!”说着,便将那果子朝着玄悯的胸口丢了过去。

 

玄悯稳稳地伸手包住了那个黄梅果,他摊开手掌,低头定定地凝着那颗静躺其上的黄梅果,低声自语道:“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玄悯眼角浮起柔意,他抬眼去看薛闲,后者嘻嘻笑着,扬声说道:“既然接了我的果子,那便是我的人了!”

 

玄悯笑了,笃笃答道:“嗯。”

 

 

 

 

 

 

 

 

《诗经·召南·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

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

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风纪迷茫

1,2,3:全球高考

4:一级律师

5:铜钱龛世

6:摩诃

7:天官赐福

8:子夜鸮


我懒。攒了一个月的才发。嘿嘿。

1,2,3:全球高考

4:一级律师

5:铜钱龛世

6:摩诃

7:天官赐福

8:子夜鸮


我懒。攒了一个月的才发。嘿嘿。

胖虎.

【铜钱龛世】有感

石头张一副胆小如鼠,但在经历过生死,大家似乎都变成彼此特殊的人。

说不定轮回过后,薛闲玄悯遇见他仍会被他吵的头疼。


人世间最深重的怀念和不舍,大约就是你不在了,没关系,我会变成你,带着你。

从此岁月不扰,千山共路,万水同舟……

陆十九用自己这条命还了养育之恩,倒是决绝,连生魂都不曾在这世间多徘徊一刻。

陆廿七也会带着那孩子悉心教养。

往后的路谁知道呢,有身边人足矣。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十二年黄泉相隔,远远乡的故人还是回来了。


同灯还会每年为大泽寺点灯,即使那雷是命定的劫数,却将自己困身于此,替他受轮回流转之苦。

枯坐总有时,知己终相逢。

他想以后的日子...


石头张一副胆小如鼠,但在经历过生死,大家似乎都变成彼此特殊的人。

说不定轮回过后,薛闲玄悯遇见他仍会被他吵的头疼。


人世间最深重的怀念和不舍,大约就是你不在了,没关系,我会变成你,带着你。

从此岁月不扰,千山共路,万水同舟……

陆十九用自己这条命还了养育之恩,倒是决绝,连生魂都不曾在这世间多徘徊一刻。

陆廿七也会带着那孩子悉心教养。

往后的路谁知道呢,有身边人足矣。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十二年黄泉相隔,远远乡的故人还是回来了。


同灯还会每年为大泽寺点灯,即使那雷是命定的劫数,却将自己困身于此,替他受轮回流转之苦。

枯坐总有时,知己终相逢。

他想以后的日子不再漫长无聊了。


江世宁一家行医做善一辈子,却被诬陷烧家。

投胎转世总也落得个好福相。

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玄悯失忆时曾道:“我记得我该寻一个人,亏欠了那人一些事,一日不还,一日不得心安。”

以佛骨相抵,私自将他的劫难全揽了,最后用手轻盖他眼,落下一吻。

谁道薛闲念他极深,以他捅天掘地的性子,自是要将玄悯拉来,与他绑上永生永世。

以后薛闲总是想起那日清晨,他坐在树枝上,能看见远处天际之交处,晨光半露。

玄悯正在树下打坐,肩上站着只老老实实的黑鸟。

以及那句还没说出口的话,

“等你恢复了记忆,若没什么大事,干脆跟我搭个伴吧。”

等他从回忆挣脱,看见枕边人眉眼温柔。

岁月漫长,无心忧虑,反正人都是我的了。

想着便贴上了那人的唇。





只听远处“嘭”的一声,估摸着是那黑鸟崽子撞树的声音。

韪之

白月光集合

安利安利

排名不分前后,每一个我都吹爆

全员he请放心大胆的品尝


1.【一级律师】by.木苏里

“对外不管碰见什么,总是很有风度。但十有八九是装的”

“真话不多,瞎话不少。”

“擅长气人,挑剔至极。容易亲近,但只是表面而已,事实上固执、冷淡又被动......”

他停了一会儿,说:“但是我喜欢。”


顾燕神仙爱情呜呜呜,剧情也很棒,车尾气也很棒,乔和柯谨这一对的爱情我爆哭。


2.【铜钱龛世】by.木苏里

“你从此以后,可就和真龙同寿了。反悔也来不及,你大约是要跟我搭伴活上百年千年甚至更久了,即便某一天厌烦了,也无可更改。”

“求之不得”


和尚攻✘真龙受。门外...

安利安利

排名不分前后,每一个我都吹爆

全员he请放心大胆的品尝


1.【一级律师】by.木苏里

“对外不管碰见什么,总是很有风度。但十有八九是装的”

“真话不多,瞎话不少。”

“擅长气人,挑剔至极。容易亲近,但只是表面而已,事实上固执、冷淡又被动......”

他停了一会儿,说:“但是我喜欢。”


顾燕神仙爱情呜呜呜,剧情也很棒,车尾气也很棒,乔和柯谨这一对的爱情我爆哭。


2.【铜钱龛世】by.木苏里

“你从此以后,可就和真龙同寿了。反悔也来不及,你大约是要跟我搭伴活上百年千年甚至更久了,即便某一天厌烦了,也无可更改。”

“求之不得”


和尚攻✘真龙受。门外众生满肩红尘,门里高僧一身云雪。闲闲是什么人间大可爱(蹬鼻子上脸警告),刘大善人那一章我爆哭:

你来听,我便来唱,一诺千金,生死不顾。


3.【全球高考】by.木苏里

不知哪个季节哪一天,又是因为什么事。已经是考官的秦究对他说:“别对我闭上眼睛大考官,不用对我避开什么,永远都不用。”

我不会怕你,不会疏远你,不会觉得你是什么令人不安的怪物。

我这么爱你。


失忆三次,每次都再次相爱上,这就是爱,这就是爱,系统都要被气死了哈哈哈。双A。922和154我的意难平

超喜欢木苏里的文,每一个人就是小小的配角都有一个好好的结局,风格治愈温馨,对于我这种吃不了虐的人来说,爱死。


4.【烈火浇愁】by.priest

“我想努力活久一点,等你修出实体,”盛灵渊眯起眼看着他,“到那时候,大概我已经胡子一把,头发都白了,早先的妄念也该淡了,再见你,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我想象不出人老了会变成什么样,只能胡乱揣测。”

他对未来,也是有过不分巨细的期待的。

“可是思量不祥。”盛灵渊的声音几乎离开嘴唇就湮灭了,轻得听不见,“再不敢了。



p大出品,必属精品。谁能想到我攻气十足武力值爆表伟大的人皇陛下是在下面那个呜呜呜。盛灵渊真的让人心疼,还好在三千年后再次遇见了叽叽


5.【社交温度】by . 卡比丘

宋远旬还是对自己承认了。

是想抱的,是想碰的,是想拥有的。

是希望方昭暮可以对宋远旬也露出依赖的情态,说若有似无抱怨

宋远旬帮他挑东西,想方昭暮伸出手抱住宋远旬的脖子,脸贴住宋远旬的肩颈,软声软气地让宋远旬带方昭暮回家。


网恋有风险,每天都在期待宋同学的掉马现场,暮暮也太软了啊真是受不了,就是很短小,但非常过瘾,广播剧我强烈推荐姐妹们去听一下(免费哦)


6.【不死者】by. 淮上

“我们怀揣火种走过黑暗长夜,跨过战友的遗骸,踏过荆棘和深渊,最终在累累尸骨上重新点燃了种族延续的火炬。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不需要历史来记载功勋,也无谓那些空虚华美的称颂;只要山川河流、千万英灵,见证过我们前仆后继的跋涉,和永不放弃的努力。”

周戎遥遥举杯,随即将最后一杯酒泼洒在地上:

“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


是末日丧尸文,ABO 设定,真真全员装b互相嫌弃,掉马现场必须有的 ,司小南是什么人间大宝贝,好A一O。谈到周戎的少年维特的烦恼时真是又心疼又好笑。虽说是ABO,也只有两次车尾气,但我看的很爽(不是)


7.【AWM绝地求生】by.漫漫何其多

于炀垂眸,眼泪突然流了下来。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

遇见了祁醉,遇见了hog……虽只有短短数月,但于炀已经变了。

他舍不得死了。

于炀将头埋在手臂里,压抑着哽咽。

他放弃。

他不会再后悔没能亲手处决那个牲口。

如果所有苦难都有他的意义,那十几岁时辗转苟活的这些岁月,大概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运气,让他遇见他的这束光。


人畜文(不是),于·人前帝国狼犬·床上有求必应·烊,烊烊在祁醉面前也太软了吧,啊脱敏计划真的好甜。每天问一遍祁醉今天做人了吗?没有他做了于烊。同情花落三秒钟。


8.【穿成校草前男友】by. 连朔

你十七岁那年喜欢过的人怎么样了?

赢骄转头。

景辞正在看书,侧脸干净清俊。时不时地翻一下书页,表情严肃又认真。

赢骄的目光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

“宝贝儿。”赢骄扔了手机,叫了他一声。“嗯?”景辞抬眸,刚想要说什么,赢骄忽然抽走他手中的书,将他压在沙发上,低头吻住了他。

景辞先是怔了一下,随即配合地微微分唇,任由他的气息将自己完全包裹住。

怎么样了?

赢骄轻轻抚摸着景辞的头发和脸颊,心里软的几乎要融化。

他现在住我家里、在我怀里、且将永远扎根于我的心里。

我爱他,他爱我,一如当年。


其实不是穿书,后面作者会有解释,两人原本就是一对。当初说打死都不会喜欢景辞,现在真香嗯,是爽文,让我这个学渣看的热血沸腾。


9.【默读】by.priest

这本来只是一句信口而至的调情,可是在说出口的瞬间,却突然在费渡心里卷起了轩然大波,像莽莽雪原中惊破了冻土的不速春风,无中生有,席卷而至,巨大的回响在他肺腑中激荡,震颤不休。

就好像他不经意间吐出了一块带血的真心似的。


真的剧情我爆吹,我当入坑之作,太棒了写的,费事儿每次回忆小时候都时候我真的好心疼,还好有骆闻舟在,设定好鲨我,人民警官✘霸道总裁哈哈哈,舟渡神仙爱情。




会持续编辑的,在家太无聊了,另外,武汉加油!





路过人间

杂七杂八

原著向

————————


1


薛闲这条真龙吧,要优点一大把,说到小缺点吧,就是有点太好面儿。但是在玄悯面前没皮没脸的一日复一日,他也就忘了面儿了。


可好景不长,两人翻云覆雨后果就是薛闲大清早的晕过去了,且晕了直到红日高悬。


从醒来到得知此时此刻是未时,开始还不信,颤着两条腿出门求证了一番,当时就想把自己来个胸口碎大石,卒。问了苍天半天,垂头丧气地进了屋后。


“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

“嗯?什么?”

“去洗漱一下,过来吃饭。”


玄悯自己虽然说不食大荤大肉的,但是对于这祖宗每日可是好吃好喝的大鱼大肉地供着的,薛闲一醒他便开始准备吃食,就怕薛闲饿,不...


原著向

————————


1


薛闲这条真龙吧,要优点一大把,说到小缺点吧,就是有点太好面儿。但是在玄悯面前没皮没脸的一日复一日,他也就忘了面儿了。


可好景不长,两人翻云覆雨后果就是薛闲大清早的晕过去了,且晕了直到红日高悬。


从醒来到得知此时此刻是未时,开始还不信,颤着两条腿出门求证了一番,当时就想把自己来个胸口碎大石,卒。问了苍天半天,垂头丧气地进了屋后。


“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

“嗯?什么?”

“去洗漱一下,过来吃饭。”


玄悯自己虽然说不食大荤大肉的,但是对于这祖宗每日可是好吃好喝的大鱼大肉地供着的,薛闲一醒他便开始准备吃食,就怕薛闲饿,不及时准备又得闹半天,关键还是怕饿着吧。


薛闲正襟危坐地坐在一旁,一脸思索地看着自家和尚,他不累吗?很显然不累。再看看自己,算了,没眼看。


祖宗挑剔这不准备了琳琅满目的一桌,有荤有素有瓜果有甜点,薛闲对吃食格外的挑剔了,所以各种好吃的都备上点。还有一罐金黄飘香四溢的鸡汤,并放了一堆上等的滋补食材。盛了满满一碗汤,一切就绪了。


只是平时这个时候应该是围着桌子,开始偷食闹腾的薛闲,此时可是不知为何,坐在一旁安静极了。


玄悯走过去,牵起手“吃饭了。”


薛闲坐下后捶着个眼一声不吭地一手撑着个脸,一手拿着筷子,在碗里巴拉巴拉半天,还时不时地叹气一番。


摇头“吃不下。”


玄悯看了他然后又看了今日菜色,说道:“怎么了,不合口味?这些都是你平时爱吃的头牌菜。”说完,又夹了一只大鸡腿放他碗里,又夹了几块扣肉。他面前的碗都快赶上小山了。“还有你最爱的鸡汤,整个都是你的,趁热吃。”


摇头“不想吃。”


玄悯卷起袖子,端过鸡汤,边轻轻吹着边搅动着,然后伸向薛闲嘴边,“喝点汤,不烫了。”


然后不为所动,薛闲摇了摇头接着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双手捧着个脸,就一动不动地看着玄悯。


玄悯看着如此的薛闲,又看了看菜,放下手中的汤碗。被人夺舍那是不可能的,难道是病了?立马伸手捂住薛闲的额头,然后又握住他的手把脉了一番,反复了几次,片刻收回来,确定了没有生病。


起身去与薛闲同坐着,轻揉地抱住薛闲,吻了吻。


“到底怎么了,出声。”

“不想吃这个菜?那我去换?嗯?”

“还是没有休息好?那再睡会,晚点吃。”


不说这个休息还好,一说薛闲就气就不打一处来。当然他气的是自己而已。紧拽着自家和尚的衣襟委屈巴巴道。


“玄悯,我好难过。”

“嗯。我知。”

“我体力真的是太差了!!!!”

“嗯?体力?”

“嗯!我大白天的居然被你给肏晕了!还一睡睡到了未时!我真的没脸活了!!!!”


“嗯…”玄悯心间一宽,原来闹了半天,就是为了这个事,他此时此刻可谓是哭笑不得的表情,但是他收敛得不留痕迹。又听着 “平时你还吃得少,还不吃肉,净吃那烂菜叶子,而且也不见着怎么训练自己,我还天天得上天入地地活络筋骨,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想不通这个问题,玄悯我是不是不行啊?”


玄悯摆出极其认真地表情,听着自家祖宗一口一口吐出委屈,心道本质不在于吃食不在于他活络筋骨,而是在意他是一个承受者而已。


“其实我也很累的,我今日就比你早起一刻钟。”

“啊…我晕过去后……你也昏睡了?”

“嗯,我们相拥入睡的。所以我现在很饿,你饿不饿?”


薛闲一听自家和尚饿了,也忘了自己还在生气纠结问题呢,“我其实早就饿了,那我们吃饭吧。”


“嗯,你多吃点,多吃肉多喝汤,才有力气。”玄悯自然地说道,又夹了几块肉放他碗里。


“是的,我也觉得吃饱了全身都很舒服。看来我得多吃点肉,才有磨砺好的体力。”


“嗯,锻炼身子首先得吃肉吃饱。”


“好!我要多吃!”边说边吃。


玄悯看着这般如此的薛闲,眼里一片柔情。嘴角一弯,只不过只埋头苦干地某个人并没有瞧见。


只剩下,碗筷碰撞声,那个薛闲又回来,大快朵颐地吃却又不失雅正,就是看着他吃就两字真香。


“慢点,都是你的。”又夹了几块筷子肉到他碗里。又给他盛了一碗鸡汤肉。

“玄悯,你也多吃点儿,来,你最爱的豆腐。”

“好。”


薛闲最终吃不惯青菜叶子,吃不饱又不好吃,最后两人都放弃了。

最终不论如何锻炼自己,该晕还是晕,因为谁叫自己是承受的那个呢。




————————————————————











红林
不管是哪种形态走路都好难呢闲闲...

不管是哪种形态走路都好难呢闲闲W

不管是哪种形态走路都好难呢闲闲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