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临

13816浏览    1140参与
东邻

「衍生」裁梦为魂 ②

  「我时常想起过往的很多事。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笑过,闹过。那时就想,如果一直能这样下去就好了,从没敢奢求些什么。」


  小的时候,父亲常常说我像个小子。姑娘家学的琴棋书画,品茶插花,我却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反而对那些奇闻怪谈、鬼怪故事特别好奇,从小混迹于客栈酒楼,爱听说书。两个哥哥也时常提醒我要像个姑娘样子。说来也奇怪,家中祖上多是经商,个个都是板正板正极其严肃的正经人,从没听说过哪一辈出过像我这么个“纨绔子弟”。


  在我认识的朋友里,薛梦梅算是最特别的一个。我与她相识并不是在客栈酒楼...

  「我时常想起过往的很多事。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笑过,闹过。那时就想,如果一直能这样下去就好了,从没敢奢求些什么。」




  小的时候,父亲常常说我像个小子。姑娘家学的琴棋书画,品茶插花,我却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反而对那些奇闻怪谈、鬼怪故事特别好奇,从小混迹于客栈酒楼,爱听说书。两个哥哥也时常提醒我要像个姑娘样子。说来也奇怪,家中祖上多是经商,个个都是板正板正极其严肃的正经人,从没听说过哪一辈出过像我这么个“纨绔子弟”。

  

  在我认识的朋友里,薛梦梅算是最特别的一个。我与她相识并不是在客栈酒楼里,或是市井之地,算得上是我第一个正经的朋友。她是唱青衣的。前些日子,薛家班在漠城表演,连上《浮屠记》半月有余,引得无数人前来。此前,我从未见过唱戏唱的这样好的人 ,无论是唱腔,念白,扮相,一招一式,皆是一流水准。可谓是“青衣凝眸一展神,神魂俱荡虎度门。”


  那天表演完后,我约她到城中一家很有名的茶楼——无话阁里坐坐,称赞了她的戏,而后又问她是否愿意教教我——毕竟我也很喜欢听戏。

  她似是诧异地抬了一下头,随即掩唇笑道:“看你这样一个小姐,怎么爱学这些呢?”

  “是了,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就跟一般的姑娘小姐不一样,我爹说我就像个小子,一般的琴棋书画不学,偏偏对那些奇闻逸事感兴趣。”我了然的道。

  “哦?”她眼神一亮,“说起来我也很喜欢这些,我有个朋友,他家里有很多藏书,我读过不少,能记住的也不少。你感兴趣的话,哪天有空,我把它写下来送给你?”

  我高兴地道:“好啊!难得遇到个和我喜好一样的人,以前爹还总骂我,骂我没个正形儿。现在好了,你这么一说,我就不怕我爹骂了。”

  

  喝过了茶,吃过了点心,我们就去街上逛了逛,买了些首饰,我俩都很高兴。分别时,她对我说:“刚才我答应你要帮你抄些文章,后日你来茶楼里拿吧。”“好。”我答道。


  此后的许多日子里,她就这样一篇一篇的帮我抄着文章,会叫他们戏院的小菊把文章送到无话阁,我再拿回来细细品读。有时我或于文章、戏中有所心得,会与她再次在茶楼里喝茶、谈论。

  在许许多多次的交谈中,我发现她不仅文采斐然,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清贵之气,不像是普通戏园儿里唱戏的,反倒像是……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曾经问过关于她身世的问题,但是她只说她来自京城,其他一概闭口不提。


  她所寄来的文章中大多是谈狐鬼花妖或奇闻怪谈,内容荒诞离奇。有一个故事中的一个情节我看了很感动。故事大体是这样的:一个人救了一只狐狸,经历了很多很多年之后,狐狸修炼成人来到人间,想要报答这个救他的人的恩情。他们成了婚,婚后很幸福。但是不幸的是一个道士出面要降妖,狐狸被他杀死了。临死之前,她要求把自己的一根银簪留给丈夫做个念想。但是她丈夫的家人十分狠心,不允许家里有一点儿妖邪的东西,把簪子砸碎埋了。她的丈夫为了纪念自己的妻子,亲手雕刻了一支粗糙的木钗,上面刻着她的名字。

  “这位丈夫自己极不擅长手工活,更别提做木钗了,有好几次把自己的手都砸破了,可是他仍然坚持着把木钗做完。足以见他的痴情,”我把纸上的话念完,抬眼看了一下坐在对面的薛梦梅。“怎么样,我写的怎么样?”

  这张纸上是我昨夜写出来的,想着今天能跟她好好地谈论这个故事,于是就提前写了一些自己的感想。

  她轻抿了一口茶,不急不缓的点了点头。

  “唉,那只狐狸也真是可怜,明明是报恩,却反而因此而死。”我可惜地摇摇头。

  “我不认为那只狐狸很可怜,”她缓缓地道,“相反,我觉得她很幸福。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死了,如果有人能记住她,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而且那个人还那么爱她。”

  她忽地又自嘲般的笑了笑,望着我道:“要是我死了,有人能给我雕只木钗,我都会很感动的吧。”

  说完这话,她的眼神望向窗外,神情不像往日的轻快愉悦,面色哀郁,眼神凄凉。那一瞬间,她像变了个人。


  但窗外,已然是初春了。






——————————————————————

“不要问我为什么茶楼的名字起的那么奇怪。”文笔超烂的作者讪讪地道。


下一次更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啦❤

感谢喜欢❤

  

  

  

  




  

陆远
我生似蚍蜉。他人笑我,讥我,讽...

我生似蚍蜉。他人笑我,讥我,讽我,嘲我,阻我,挡我,怒我,憎我。我生于尘埃,长于泥土,也万不敢忘记,我生而有翼,长而有骨,我的归途在海对岸。

我似蚍蜉脆弱,但不愿如蚍蜉,终其一生匍匐。


这几天又在听银临的蚍蜉渡海专辑。

我生似蚍蜉。他人笑我,讥我,讽我,嘲我,阻我,挡我,怒我,憎我。我生于尘埃,长于泥土,也万不敢忘记,我生而有翼,长而有骨,我的归途在海对岸。

我似蚍蜉脆弱,但不愿如蚍蜉,终其一生匍匐。



这几天又在听银临的蚍蜉渡海专辑。

陆远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自在。...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自在。”


今天阳光很好,是个写字的好天气。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自在。”


今天阳光很好,是个写字的好天气。

陆远
「练字2020 007」 [试...

「练字2020  007」


[试笔  05]


“你是我身外,任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练字2020  007」


[试笔  05]


“你是我身外,任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殷梨阁阁主青殷儿

临子「流光记」所有单人写真合集~

(在这里羡慕一下我临精致惊人的锁骨)

临子「流光记」所有单人写真合集~

(在这里羡慕一下我临精致惊人的锁骨)

东邻

【衍生】裁梦为魂 ①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还是有她,有那漫天飞舞的大雪,还有那一饮而尽的热茶。」


  下雪了。

  天地间一片,银白之色,颓墙圮土,枯草朽木,愈显凄凉。

  茶馆里走进来一行人,约莫20来个,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有男有女,但都很年轻。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听出来了他们是戏班子,这次专门到漠城来表演。

  说实话,我很喜欢听戏,尤其每当父亲做寿时,都会请戏班子来家里唱那么几折戏。时间一长,我对唱腔、念白、行头等都很感兴趣。这次在茶馆里碰到他们,我便忍不住好奇地多瞥了几眼。...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还是有她,有那漫天飞舞的大雪,还有那一饮而尽的热茶。」






  下雪了。

  天地间一片,银白之色,颓墙圮土,枯草朽木,愈显凄凉。

  茶馆里走进来一行人,约莫20来个,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有男有女,但都很年轻。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听出来了他们是戏班子,这次专门到漠城来表演。

  说实话,我很喜欢听戏,尤其每当父亲做寿时,都会请戏班子来家里唱那么几折戏。时间一长,我对唱腔、念白、行头等都很感兴趣。这次在茶馆里碰到他们,我便忍不住好奇地多瞥了几眼。

  刚一回头,对桌的一名身披红斗篷的女子也正好看过来。

  四目相对,齐齐都愣了。

  我迅速转过头来,不敢再望。这是我第一次偷看别人还被发现了的,心下砰砰乱跳,假意扭头望着窗外,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姑娘,大雪天的,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喝茶?”

一个极温柔的声音从我对面传来。我猛然扭头,只见那名女子正坐在我在对面,一双笑盈盈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我。“啊…啊是啊。”许是被吓到了,又或许是刚刚偷看别人,心里羞愧,我回答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一丝犹豫和胆怯。

  “你是从别的地方到这儿来吗?”我问道。“是的,”那女子缓缓地道,“我们这一行人,是从京城来的,游走四方,唱戏为生,如今正要往漠城去。你呢?下雪天还在这荒山野岭的小店喝茶,你家人不担心吗?”“我……我是漠城人氏,家父姓董。”我道。“你比我小,我便唤你一声小妹,”那女子俏皮的眨眨眼,道,“我姓薛,名梦梅,你就叫我……薛姐姐吧。”她说着,我起身便为她杯中添满了热茶,“这壶茶算我请你的,别客气,在外面遇到个像你这么和我聊得来的人不容易,哪天到漠城再请你吃饭。”“好啊,我等着。”她微笑着,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

  第一次更,作者码字太慢(T_T)第二篇可能会长一点,不定期更新


  

  

东邻

【衍生】裁梦为魂 序

   故事发生在某个未知年代,百合向,BE,主角是董小妹和薛梦梅,第一人称(董小妹)视角,短篇(极短极短)

  故事文案我就不放了,太长(是根据歌曲文案改编的故事)

   开了坑就应该会更,不定期更吧,可能会鸽掉,毕竟我是个很懒(划掉)的人。

  最后安利一下我银临女神的《裁梦为魂》鸭

   故事发生在某个未知年代,百合向,BE,主角是董小妹和薛梦梅,第一人称(董小妹)视角,短篇(极短极短)

  故事文案我就不放了,太长(是根据歌曲文案改编的故事)

   开了坑就应该会更,不定期更吧,可能会鸽掉,毕竟我是个很懒(划掉)的人。

  最后安利一下我银临女神的《裁梦为魂》鸭

醨筼筜

《寄思》(cover:银临)

曲:《浮生辞》 词:醨筼筜 


窗外寒蝉鸣尽凉夜的凄切 

流云拂桂魄盈缺 

清风冷庭院,有疏影横斜 

林下漏月如残雪 

窗内灯花掩抑着金虬呜咽 

顾视灯影人自怜 

执笔试叙离别 

只恐音信绝 

落笔又觉无可写 

流光回溯荒野 

长亭门外山重叠 

只闻阳关却未有三叠 

七弦泠泠声歇 

不诉心中千千结 

回首万里人长绝 


阴云掩月,庭下凉槐枝轻曳 

骤雨初落...

曲:《浮生辞》 词:醨筼筜 

 

窗外寒蝉鸣尽凉夜的凄切 

流云拂桂魄盈缺 

清风冷庭院,有疏影横斜 

林下漏月如残雪 

窗内灯花掩抑着金虬呜咽 

顾视灯影人自怜 

执笔试叙离别 

只恐音信绝 

落笔又觉无可写 

流光回溯荒野 

长亭门外山重叠 

只闻阳关却未有三叠 

七弦泠泠声歇 

不诉心中千千结 

回首万里人长绝 

 

阴云掩月,庭下凉槐枝轻曳 

骤雨初落何时歇 

搁笔轻封信笺 

剪烛挑珠帘 

天淡银河孤灯灭 

若是梦中相见 

执手痛咽声难言 

又恐秋风细雨惊孤眠 

怎知华胥难见 

只听韶华临风咽 

终是相思自暗写 

 

秋寒浅,恨与闲花俱谢 

几多怨,夜深更添三分切 

眼泪盈睫,无关风月 

骤雨歇,愁肠百结 

 

原是驰隙流年 

来不及留云借月 

空对伏羲伴一缕沉烟 

憔悴月眠迟倦 

问君何筑千秋业 

写入琴丝聊自解 

 

琴曲寄思无人觉 

 


锦君啊

我竟然在老福特看到了我的歌!!!!每一首都有!!!!

我竟然在老福特看到了我的歌!!!!每一首都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