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时

17265浏览    1070参与
浅蓝深处

劫后余生(4)

银时带着神乐和新八赶到了新八家的道场,阿妙已经沉沉地睡去了,家里四零八落地丢着各种器具的碎片,“喏,昨天我回家时就是这样了,好不容易安抚好姐姐……”

新八边说着边拿起扫帚开始扫地,“银桑,虽然姐姐平时也很凶悍,但是从来不会在家里砸东西……基本是只会砸我啊!昨天简直像失了心智一样,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只顾自己发泄。”

“她本来就是大猩猩养大的啊!之前有很关注你的存在吗?”银时揉揉天然卷,“现在看起来很正常啊!昨天请医生了吗?”

“没有,昨天发作时太晚了,后来姐姐终于累了就睡了……”

“还是请个医生来看看……不,还是直接送医院。”

银时背起阿妙,轻轻的放到了定春的背上,突然想起了什么,“...

银时带着神乐和新八赶到了新八家的道场,阿妙已经沉沉地睡去了,家里四零八落地丢着各种器具的碎片,“喏,昨天我回家时就是这样了,好不容易安抚好姐姐……”

新八边说着边拿起扫帚开始扫地,“银桑,虽然姐姐平时也很凶悍,但是从来不会在家里砸东西……基本是只会砸我啊!昨天简直像失了心智一样,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只顾自己发泄。”

“她本来就是大猩猩养大的啊!之前有很关注你的存在吗?”银时揉揉天然卷,“现在看起来很正常啊!昨天请医生了吗?”

“没有,昨天发作时太晚了,后来姐姐终于累了就睡了……”

“还是请个医生来看看……不,还是直接送医院。”

银时背起阿妙,轻轻的放到了定春的背上,突然想起了什么,“眼镜,真选组的跟踪狂局长,最近有段时间没跟踪你姐姐了?”

“对哦!银桑你不说我还觉得奇怪呢,是有好几天没听到姐姐对他咆哮了,还意外的觉得最近清净很多呢!”

“土方前两天和我说江户最近不太平,要我提防着,带你们离开这里,难道和最近人们莫名其妙的暴走有关系?”

“银桑,走不了了”,神乐指着街旁的大屏幕,“江户全面封锁了。”

大屏幕里人的嘴巴一张一合,平静地叙述着这个城市正在历经的劫难,事件缘起已经无从追究,或许是某个天人入境时携带的病毒,也可能是攘夷激进分子的阴谋,一种地下交易的药品可以迅速引发人类的感染,一旦感染这种病毒,人类将会无意识暴动,而更可怕的,是人类之间一旦有了接触,就会迅速传播。为了避免大范围内的传染,幕府决定,封城了。

“银酱,封城是什么意思?”神乐吮着醋海带,含糊不清地问,“爹地不能再来地球了吗?那我能去找他吗?”

银时没说话,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听土方的话,一时大意,连着两个孩子,都陷在了这座城里。

医院里早已全都是患者,有的已经清醒,倚靠在家人的肩头喘息,有的甚至还在暴走,对旁边家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充耳不闻,医生和护士小姐穿梭在这些人之间,忙碌地脚不沾地,终于有一个医生停在了他们身边,嘶哑着问一句:“谁看病?什么症状?”

“我姐姐!她……和那些人一样,昨天突然就暴走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新八手足无措地看着被家人按在地上防止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的患者,心有余悸,“但是姐姐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摔打了一些家具,没有伤害其他人……”

医生揉了揉眉头,“新型躁郁症。肯定和初期患者有过接触,你们先来一个家属和我一起去办理入院手续。”

银时跟在医生身后,看到越来越多类似的患者涌入医院,“医生,这个病是突发的吗?病人好像很多啊。”

“其实几天前已经开始流行了,上面压着不许讲,只派了警察暗处镇压,看来已经压不住了……你的住院手续已经办好了,将病人的手绑起来,一旦抓破你们的皮肤,你们就有可能感染,目前,还没有治愈方法。”

“镇压?”银时心里暗忖,难怪那家伙这几天看起来那么反常,做有违心意甚至是违背自己武士道的事,这种无奈甚至自责的心情真是难以背负啊!


昵称

【银魂乙女】猫咪是用来宠的,和吸的

*OOC注意


*第二人称注意


*不会写乙女文注意


*我是一个正在追银魂的小朋友


正文———————————

         坂田银时

   原本是来找银时的你,一下被沙发上的白色卷毛猫吸去了注意力。

   

   你将外套褪下、放到桌上,接着把jump从白猫脸上移开。

   

   白猫像银时平时那样,不修边幅的躺在沙发上睡觉。 你伸出手,往白猫毛绒绒的肚子摸去。

   

   你一手...

*OOC注意


*第二人称注意


*不会写乙女文注意


*我是一个正在追银魂的小朋友


正文———————————

         坂田银时

   原本是来找银时的你,一下被沙发上的白色卷毛猫吸去了注意力。

   

   你将外套褪下、放到桌上,接着把jump从白猫脸上移开。

   

   白猫像银时平时那样,不修边幅的躺在沙发上睡觉。 你伸出手,往白猫毛绒绒的肚子摸去。

   

   你一手摸着白猫的肚子,回望桌上的外套,决定拍下历史性的一刻。

   

   在另一手终于摸到手机,撇头望去,你的手腕已经被恢复正常的银时圈住。

   

   「摸够了吗?」

   

   「我可是高利贷喔。」

   

   ————————《小姑娘还是比较好摸》

   

   土方十四郎

   土方这辈子不会再吃凭空出现的蛋黄酱了。

   

   「哪来的野猫啊?」总悟一把拎起变成黑猫的土方,「该不会是吃了蛋黄酱变成猫的副长吧?」

   

   看见总悟露出得逞的笑容,土方伸出爪子在总悟脸上留下六道血痕。

   

   「啊,冲田先生。」你正好撞见准备把猫砍半的总悟,「哇啊。」你抱住借着总悟的脸跳到你怀里的黑猫。

   

   你低着头摸着怀里的黑猫,跟在总悟后面,走进了真选组屯所。

   

   黑猫坐在你身边看着训练中的真选组,一脸严肃跟土方有几分相似。

   

   你笑着摸着黑猫的头,悄悄将手往​​耳朵移。

   

   等摸到耳朵后,恢复模样的土方红着脸抓住了你作怪的手。

   

   你茫然的仰头看着土方。

   

   「别碰我的耳朵。」

   

   「……晚上会让你摸够。」

   

   ——————《两个人的耳朵都很敏感》

浅蓝深处

情人节进化论

                         三年前的情人节

银时的场合:

阿银我选择这一天表白绝对不是因为不肯多花心思找一个更合适的时机,也不是看到那家伙居然能在这一天收到那么多玫瑰花,巧克力和女孩子倾慕的目光时嫉妒地心里酸涩,只是因为被卖花的小屁孩纠缠不休就买了一束又无人可送罢了。阿银我好心送花给你只是不想浪费这怒放着炫耀自己存在的花罢...

                         三年前的情人节

银时的场合:

阿银我选择这一天表白绝对不是因为不肯多花心思找一个更合适的时机,也不是看到那家伙居然能在这一天收到那么多玫瑰花,巧克力和女孩子倾慕的目光时嫉妒地心里酸涩,只是因为被卖花的小屁孩纠缠不休就买了一束又无人可送罢了。阿银我好心送花给你只是不想浪费这怒放着炫耀自己存在的花罢了,顺口说出的表白的话根本无足轻重好吗,居然被你拿着刀追着砍了三条街!我脑袋究竟进了多少水居然会喜欢这样一个喜怒无常又暴力的混蛋啊!

土方的场合:

那家伙脑袋里全是水吗?!脑袋放在脖子上有何作用啊直接砍了不好吗?有谁会拿着一束玫瑰跑到别人单位门口告白啊!这是什么羞耻play啊!看到总悟那家伙笑的前仰后合的得意样了吗?就连山崎都敢探头探脑偷笑了!那家伙嘴一张一合在说什么来着,“……多串君,阿银来给你送温暖……不,送花了!阿银喜欢你,想和你从哔哔哔到哔哔哔,想……”想你妹啊!连名字都说错的混蛋就该去切腹啊!总悟已经笑的直不起来腰了,居然还能对那混蛋竖大拇指,那混蛋居然像得到了鼓励一样,那副得意洋洋等着表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看老子不砍了你!

                         两年前的情人节

银时的场合:土方说今天都要巡逻,也真是辛苦他了,阿银无聊到用草莓牛奶做成了草莓蛋糕居然他还不回来,虽然他也没承诺一定会来陪我过节来着,但是爱人之间就是得有这种默契不是么?表面上说我今天工作很忙啦,事实上偷偷请好假给爱人来个惊喜kiss什么的……唉,我到底在幻想什么,那本来就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啊,怎么可能有那种浪漫情调呢!还是阿银去找他吧,什么时候这种一边倒的爱恋可以平衡一下啊!

土方的场合:其实情人节什么的过不过都可以吧,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节日,但是一想到那家伙眼睛里冒星星的期待样子又觉得于心不忍,那家伙总喜欢这种黏糊糊的习俗,像糖一样甜腻。前一天已经找好借口向近藤老大告过假了,为了糊弄总悟就陪他巡逻一圈,已经打算下个街口就借买烟开溜的,居然看到混蛋天然卷提着个蛋糕过来?总悟又开始用那种调笑的眼光看我了,我真是要吐血了,看到他那黏糊糊的眼神像他们家大狗看到狗粮流口水一样,他的即将开口让我充满危机感,“多串君……”“no,别讲话!”我心里咆哮着,接过了总悟递上的加农炮怼到了那混蛋的脸上。

                        一年前的情人节

银时的场合:每年的情人节居然都会有性命之忧,真是痛苦与甜蜜相伴而行,今年最大的阻碍总一郎君和家里小神乐一起去吃自助餐,虽然是老妈我掏的钱,心痛无比,但是小屁孩就应该无忧无虑自己去快活给我们大人留下一点成人世界啊!新八居然选择在自己家里看阿通的演唱会CD,也算和阿通一起过情人节,虽然这种死宅行为阿银我很鄙夷,但是感谢眼镜,感谢阿通!我要做的就是准备好一场烛光晚餐~

土方的场合:呼~今年真是清净啊!虽然白天要替总悟巡逻,但是晚上可以去天然卷家吃晚饭也是不错的,巡逻结束就去买蛋黄酱吧,那家伙做的饭一定又是甜甜腻腻的。如果巧克力打折的话,给那家伙带一份吧……他应该会高兴的。

                          今年的情人节  

银时的场合:翻过身看着旁边人的睡颜,温柔可亲的样子,于是真的就亲上去了,那家伙被惊扰到了一样,嘟囔着表示不爽,但是将柔软的嘴唇迎了上去……

土方的场合:……老子睡得正香……今天又不用巡逻,不要惊了我的美梦!蛋黄酱王国!蛋黄酱精灵!我来了~

浅蓝深处

劫后余生(3)

睡得懵懵懂懂的银时恍惚中感受到了来自爱人的一个轻轻的吻,挣扎着睁开眼就只见着了土方的一个背影。

“今天这么温柔的啊……”银时轻叹,要是每天都能有早安吻就好了。前一天晚上两人肌肤相亲的画面还在脑海里放着幻灯片,家里的两个小孩已经熟睡,土方仍不敢大声,压抑着将一腔热情和快意都锁在喉里,温驯的不像他的风格。

等银时真的从昨晚的美梦中清醒过来,看到了土方留下的字迹,言简意赅,铁画银钩地写着“江户即将生变,速速离去。”

银时想起喝醉时土方的闷闷不乐,再加上这两天的异常反应,知道大概真的要出大事了,警署由幕府直辖,消息自然会比平民们灵通很多,但是如果真的要有大变故,幕府怎么会隐瞒市民们呢?土方的话也...

睡得懵懵懂懂的银时恍惚中感受到了来自爱人的一个轻轻的吻,挣扎着睁开眼就只见着了土方的一个背影。

“今天这么温柔的啊……”银时轻叹,要是每天都能有早安吻就好了。前一天晚上两人肌肤相亲的画面还在脑海里放着幻灯片,家里的两个小孩已经熟睡,土方仍不敢大声,压抑着将一腔热情和快意都锁在喉里,温驯的不像他的风格。

等银时真的从昨晚的美梦中清醒过来,看到了土方留下的字迹,言简意赅,铁画银钩地写着“江户即将生变,速速离去。”

银时想起喝醉时土方的闷闷不乐,再加上这两天的异常反应,知道大概真的要出大事了,警署由幕府直辖,消息自然会比平民们灵通很多,但是如果真的要有大变故,幕府怎么会隐瞒市民们呢?土方的话也是蹊跷,只催着自己走,那他自己呢?留下来独自承担吗?

“今天不去和你的小伙伴一起做早操了?”银时看到小神乐睡眼惺忪的找吃的,觉得好奇,已经坚持一月有余了,天天定着吵死人的闹钟飞奔出去说和小伙伴有约一起做广播操,今天倒是安分的呆在家。

“小滨昨天说家人生病了,要在家里照顾妈妈。”神乐揉揉眼睛,“我饿了,银桑,有吃的吗?”

“醒了就知道吃!话说那个什么小滨来着,他妈妈怎么了?”银时一边吐槽,一边拉开米缸,“又快空啦!我说小神乐,一定要让你的秃头老爸来交伙食费了。”

“小滨很伤心的样子,说妈妈变得很吓人,但是爸爸安慰他很快就能好!但是银桑,伙食费的话,我的工资……”

“工资……那是什么东东?我们万事屋绝对没有这种东西!”

“吵死了!”新八戴上本体眼镜咆哮着,“大清早就开始吵吵嚷嚷,昨天可是很晚才睡的!姐姐昨天突然变得好奇怪,比平时更暴躁了,比煎鸡蛋还恐怖一百倍!”

“……”银时和神乐对视一眼,都不出声了,像是往湖中心投下一粒石子,平静的生活,被打碎了。

浅蓝深处

劫后余生(2)

土方的话含含糊糊,警告的意味却十分明显,虽然是酒后醉言,但是神情严肃,并不像在开玩笑。

“土方君不用担心啦,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阿银给你撑着啦!”银时心里犯嘀咕,面上却嬉笑着扶起土方,“要送你回屯所吗?还是……去我那?”

土方醉意正浓,乜斜着眼,突然却笑了,“去你那儿干嘛?想……”

“是又怎样?也不看看多久了,谁和自己的爱人一天到晚分离着不敢摸不敢亲的啊!”

“什么多久没见了,不是经常一起喝酒嘛。”

银时听土方提起这一茬就来气,“说起来我都快变成你的酒友了,什么时候能履行一下爱人的职责啊!”银时委屈地嘟囔着,架起步履不问的土方,“那还是送你回去吧,你明天又没有假期,我家里两个小混蛋也还在...

土方的话含含糊糊,警告的意味却十分明显,虽然是酒后醉言,但是神情严肃,并不像在开玩笑。

“土方君不用担心啦,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阿银给你撑着啦!”银时心里犯嘀咕,面上却嬉笑着扶起土方,“要送你回屯所吗?还是……去我那?”

土方醉意正浓,乜斜着眼,突然却笑了,“去你那儿干嘛?想……”

“是又怎样?也不看看多久了,谁和自己的爱人一天到晚分离着不敢摸不敢亲的啊!”

“什么多久没见了,不是经常一起喝酒嘛。”

银时听土方提起这一茬就来气,“说起来我都快变成你的酒友了,什么时候能履行一下爱人的职责啊!”银时委屈地嘟囔着,架起步履不问的土方,“那还是送你回去吧,你明天又没有假期,我家里两个小混蛋也还在……”

土方看了一眼声音越来越低的银时,侧过头去,在他耳旁轻语:“天然卷,去你那吧,世情难料,以后大概都没有机会再见了。”

“什么和什么呀?我们不都好好的嘛!”银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土方的选择让他很是窃喜,“无论发生了什么,阿银哪里都不会去哦,一直一直在你身边。就算亲亲不能留在脖子,sex方式由你挑选,阿银也不会介意的哦……”

无边的浪语在耳边渐渐飘远,土方昏沉着脑袋,想着白天屯所里上级传达的秘密指令,更加混沌了,扭头看到平时嫌弃地不行此刻看上去分外好摸柔软的天然卷,终于疏解了眉头,放心的沉睡过去。

嫌麻烦

《松下私塾》

依旧是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3》

一大早松阳就起来悄悄的从卧室里穿过院子走去厨房,慢慢的烧火切菜。

一大早银时就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到了男生宿舍的领域,接着她就走到最近的桂小太郎的床铺边,一脚把桂小太郎踹起来。而桂小太郎一被踹就要嗷嗷大叫,然后其他人也被吓醒了。看着所有人都起来了之后,银时才能安心的帮松阳老师处理早饭,而胧也会紧随其后地进厨房。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银时的生理期。

生理期是银时最烦躁的日子,虽然登势强调过很多遍生理期的好处巴拉巴拉巴拉的,但是银时又不生孩子,要个屁的生理期。

一大早躺在床上就腰酸肚子痛,但是不起床换裤子又不行,银时“哐哐哐”地在房间里闹腾,天还没亮呢就把男...

依旧是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3》

一大早松阳就起来悄悄的从卧室里穿过院子走去厨房,慢慢的烧火切菜。

一大早银时就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到了男生宿舍的领域,接着她就走到最近的桂小太郎的床铺边,一脚把桂小太郎踹起来。而桂小太郎一被踹就要嗷嗷大叫,然后其他人也被吓醒了。看着所有人都起来了之后,银时才能安心的帮松阳老师处理早饭,而胧也会紧随其后地进厨房。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银时的生理期。

生理期是银时最烦躁的日子,虽然登势强调过很多遍生理期的好处巴拉巴拉巴拉的,但是银时又不生孩子,要个屁的生理期。

一大早躺在床上就腰酸肚子痛,但是不起床换裤子又不行,银时“哐哐哐”地在房间里闹腾,天还没亮呢就把男生们硬生生的吵醒了。松阳看着餐桌前坐着整整齐齐的男生们和桌上热腾腾的早饭,就什么都懂了,不出意外的话银时这儿已经在房间里躺尸了,而且她这三天都不会进教室。

银时的突然消失对于这些半大不大的孩子们来说是一件很稀奇的是,每天教训他们最凶的银时姐姐居然不见了!这是件多么奇怪的事啊!于是一个个小鬼一边热身一边叽里呱啦地问个不停,高杉最不耐烦,顺着梯子爬到房檐上去,然后再把梯子一踹,坐观云起时去了,懒得管得房下的小鬼们嚷嚷。

当然下来的时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在松下私塾,开中饭的时候是极其热闹的,因为所有的学生都是在私塾里吃中饭的。一般的情况下做饭都是由松阳银时和胧解决,中饭的时候还会带上辰马,但是银时生理期的时候干不好事儿,所以松阳就得叫上桂小太郎。

开饭的时候,银时才一脸备受折磨的样子进了剑道室,睡的乱乱的头发在门口扒拉扒拉了几下就算好了。看着一上午没见的银时姐姐来吃饭了,孩子们就炸开了锅,对着银时就是巴拉巴拉的问个不停,当然银时把桌子一拍,孩子们就安静了。

“好凶哦。”不知道是那个小孩子奶声奶气的抱怨了一句。

不生气不生气……松阳给了银时一个眼神,银时很快就意会了,然后她偷偷地伸出手来掐住了左右两边的辰马和桂的大腿。

“呜——嗯哼——”

辰马和桂立马面部表情极其僵硬了起来,而为了掩盖他们的痛苦,他们立马端起了碗往嘴里刨饭。

哎,为了不给私塾带来更大的损失,辰马!桂!银时就拜托你们俩了!松阳心里默默的为自己两名徒弟打call。

虽然银时不管在生理期因为烦躁做过什么,生理期过后她都会好好道歉,但是作为银时生理期的撒气桶的辰马和桂二人觉得银时的道歉根本就不够补偿!吃完中饭后两个人躲在宿舍里看着自己大腿上的印子,想哭又不敢哭,看着银时进来了,两人立马收起哭丧的脸开开心心地玩起了拍手游戏,一直到银时回宿舍后才变回了哭丧脸。

银时生理期的最大禁忌——绝对不可以当着银时的面抱怨!

当然,在全私塾上上下下都躲着银时的时候,高杉却不怕死的顶风作案,但其实他只是跟平常一样的态度罢了,只不过在银时的特殊期就显得极其过分。例如——

“银时,天气热喝口水吧。”在教小师弟们剑术的空闲时间里,高杉趴到了银时房间的窗户上。

银时一摸,冰的,然后立马把水泼到高杉脸上:“要死啊你!哪有人大热天喝冰水的!”

“你神经病吧!难道你还喝开水啊!”高杉抹了把冷水,跟着银时横了起来。

一般这种时候都是桂和辰马跑过来拉走高杉,胧负责安抚银时。

“桂,你说你和高杉都是当过大少爷的,怎么你就比他怂一些呢?”晚饭后银时趁着高杉在房檐上看夕阳的空档儿,搭上桂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问道。

“因为桂是当过大少爷的,而高杉是自始自终都是大少爷。”辰马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银时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高杉又来送水,银时一摸,滚烫的。


天青
最近刚刚入坑银魂,迷的不要不要...

最近刚刚入坑银魂,迷的不要不要的,结果今天看了b站上的一个关于银魂完结评价的视频和视频下的评价和弹幕…很难受,想让他一直停留在无忧无虑的日常…无法想象我喜爱的一群人最后悲剧,惨淡的离开

实在睡不着摸个鱼,抒发一下情感,不针对任何,哎。

最近刚刚入坑银魂,迷的不要不要的,结果今天看了b站上的一个关于银魂完结评价的视频和视频下的评价和弹幕…很难受,想让他一直停留在无忧无虑的日常…无法想象我喜爱的一群人最后悲剧,惨淡的离开

实在睡不着摸个鱼,抒发一下情感,不针对任何,哎。

绮遇

论手机推送图片的灵感,黄黄的一下就想到画善逸了

论手机推送图片的灵感,黄黄的一下就想到画善逸了

没人要的纸

5张

啊啊啊啊啊啊啊憋死了想粗去玩!!!             

    已经憋到让纸片人替我出去玩的地步😥😥

        我真的不能在待了! ! !

5张

啊啊啊啊啊啊啊憋死了想粗去玩!!!             

    已经憋到让纸片人替我出去玩的地步😥😥

        我真的不能在待了! ! !

白苏小小

又做了个银时,害,还是一点都没进步。

又做了个银时,害,还是一点都没进步。

没人要的纸
咳咳咳! 虎背狼腰 倒三角 公...

咳咳咳!    虎背狼腰  倒三角  公狗腰  💁这些词语使我情不自禁的拿起我的小画笔来画画小破画🙇🙇🙇

咳咳咳!    虎背狼腰  倒三角  公狗腰  💁这些词语使我情不自禁的拿起我的小画笔来画画小破画🙇🙇🙇

嫌麻烦

《松下私塾》

常回圈看看系列,有啥不懂找目录

《松下私塾——2》

“银时,你要真这么喜欢回来,就干脆住家里得了”登势看了眼摘回来一堆山上野果的银时,就继续低头算账了“免得每天跑上跑下的。”

“如果不是松阳老师又把果子摘多了,谁会下山啊死老太婆。”银时顺势进了柜台里算起了账,野果子就懒洋洋地扔在了地上,等着登势提到后厨去洗干净。

由于时代的进步私塾里的女学生也多了起来,但是她们只学书本知识,不接触剑道,这也不是什么教育规定,而是她们的家长嘱咐的,松阳知道这些家长是不喜欢银时。银时是一名女性武士,在衣服设计上面都是以:便捷,轻快和舒适为主。所以她现在穿的衣服是私人做的,既不像和服又不像裙子,而且还很容易露大腿,根本就没...

常回圈看看系列,有啥不懂找目录

《松下私塾——2》

“银时,你要真这么喜欢回来,就干脆住家里得了”登势看了眼摘回来一堆山上野果的银时,就继续低头算账了“免得每天跑上跑下的。”

“如果不是松阳老师又把果子摘多了,谁会下山啊死老太婆。”银时顺势进了柜台里算起了账,野果子就懒洋洋地扔在了地上,等着登势提到后厨去洗干净。

由于时代的进步私塾里的女学生也多了起来,但是她们只学书本知识,不接触剑道,这也不是什么教育规定,而是她们的家长嘱咐的,松阳知道这些家长是不喜欢银时。银时是一名女性武士,在衣服设计上面都是以:便捷,轻快和舒适为主。所以她现在穿的衣服是私人做的,既不像和服又不像裙子,而且还很容易露大腿,根本就没有女孩子敢穿成这样在大街上乱逛。还有银时的身份,她的母亲是妓院的头牌,登势把她带出来后老鸨也来找过松阳几次,想要把人买回去但是都被松阳回绝了,气得不行的老鸨就把银时的身世说了出去……

银时在学生家长的眼里,是放荡的。

登势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手下,所以很想让银时留下来,但是银时一直不肯。不过登势也没有强迫过她,只是没事说说几句“留下来”的话,她知道银时要真留在山下得多麻烦,几年前红遍一方的头牌妓女的女儿,得多少人每天记挂着想要看一眼,店里的不少酒客也是冲着登势和银时的关系才来的。

“你们好,请问老板在吗?”一个浓眉短发的女人站在了店门口,她穿着一身深绿色的和服,礼貌地敲了敲门“我是来应聘的,这儿是不是找服务员啊。”

银时在思考登势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就算店里再怎么差人手也不能雇一个“怪物”吧!这个凯瑟琳长得跟《JUMP》的《火影忍者》里的迈特凯一样,把她招在酒馆里,难道是想用cosplay来吸引客人吗!太硬核了吧!银时看着勤快的凯瑟琳,一股莫名的诡异涌上了心头,唉算了老太婆爱干嘛干嘛,有个手下也好省得自己每天在私塾里瞎操心,想罢银时就把工作推给凯瑟琳,自己则从柜台下面拿了点钱跑出去了。

今天天气不错,是个适合吃甜品的好日子,银时把木刀插在腰间转身走进了一家冷饮店,要了一杯草莓圣代。

银时爱吃糖,最初她吃糖是为了治疗在妓院里因为营养不良而引起的“低血糖”症状。后来在松阳私塾养好了身体之后,吃糖的习惯也延续了下来,而且现在还因为社会科技的发展,糖也融入了各种各样的食物里。

“哟,银时?”

银时从身后被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叫住,这两男人跟过来,想要把手搭上银时的肩膀,却又因为银时腰间的木刀而迟疑在了半空。

今天银时回来的特别晚,夏天的白天很长,而银时硬是拖到了天黑才回来,松阳还以为她今天不回来了。

“今天怎么回事儿,银时。”松阳的语气里不带一丝音调,那是冷的让人发慌的声音。

“我在山下被人欺负了,就把他们揍了一顿,然后警察就把我抓了,最后是老太婆把我捞出来的。”银时几句话就讲清楚了晚归的原因,于是松阳就更生气了,因为银时在山下打了人还被警察抓了,这是不光彩的事情尤其银时还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走错道儿往往比男孩子更难解决。

“你为什么要打人。”松阳又问。

“他们认识我妈。”

以前银时在妓院里的时候没地方可住,平时只能和母亲一起,来客人的时候她就躲在衣柜里,透过衣柜的缝隙,她记住了每一个母亲的客人,而这两个男人恰巧是母亲的常客。

“哦……”松阳摸了摸银时的木刀,然后把它放在了刀架上“你下次下山的时候,不要再一个人了。”

“我不用下山了,反正死老太婆有了服务员,我没什么好挂念的了。”银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


嫌麻烦

《松下私塾》

搞不清设定的去找目录,女银,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1》

“老师再见!”松阳今天的最后一个学生在家长的陪伴下下了山,这也象征着松阳一天工作的结束,私塾该关门啦。

随着银时的到来一转眼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里私塾算是大变了样。

“私塾的学生越来越多。”晚饭时胧感叹到“原来都是家长看着孩子没地去了才送到私塾的,现在都是钱多没地方花送到私塾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选择做武士了,和我们同届的学生都要走光了,在外面经商闯荡。”

“我倒觉得私塾里的学生少了是好事,住宿生少了,屋子里就有地方给你们闹腾。”松阳很明显是话里有话,再加上他自身的教师气场,让大家连气都不敢出。

“老师我们也不闹腾……我们昨天晚...

搞不清设定的去找目录,女银,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1》

“老师再见!”松阳今天的最后一个学生在家长的陪伴下下了山,这也象征着松阳一天工作的结束,私塾该关门啦。

随着银时的到来一转眼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里私塾算是大变了样。

“私塾的学生越来越多。”晚饭时胧感叹到“原来都是家长看着孩子没地去了才送到私塾的,现在都是钱多没地方花送到私塾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选择做武士了,和我们同届的学生都要走光了,在外面经商闯荡。”

“我倒觉得私塾里的学生少了是好事,住宿生少了,屋子里就有地方给你们闹腾。”松阳很明显是话里有话,再加上他自身的教师气场,让大家连气都不敢出。

“老师我们也不闹腾……我们昨天晚上只是兴致来了而已……”桂小心翼翼的为大家开脱,收到的只是松阳的一记眼刀。

“哦……是吗?那我昨天晚上怎么还在你们房里闻到梅酒的味道啊?”松阳眯着眼露出一副和善的样子“我跟你们说没说过,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昨天银时下山看登势的时候,私藏了几瓶酒带了回来,晚上几个人就在房间里喝酒闹腾,后来被松阳罚站在外面,一站就是一晚上。

松阳的话让所有人身子一僵,连饭都不敢吃了,看着这群熊孩子怕成这样,松阳心里笑开了花,心想着这群家伙只是长个儿没长胆,自己还能教训他们几年。松阳拍了拍饭桌:“好好吃饭!谁最后吃完谁洗碗!”话音未落完,熊孩子们就赶紧往嘴里刨饭,松阳知道这群熊孩子最最讨厌的就是洗碗,每次吃完了饭他们都跑了没影儿,在山里乱逛。

“马上就是夏天了,你们可以去山后的小湖那儿洗一下身体,省得提水上来洗澡。”松阳给了高杉一个眼神示意他带好其他三个家伙,因为在学生里除了胧,就只有高杉管得住人了“还有银时,麻烦你和胧今天再下山一趟,刚刚做饭的时候发现家里米又快不够了。”

“但是我们前天才买来两袋米呀。”

不等银时抱怨,胧就乖巧的拿上了钱:“这次我们再多带点回来。”

家里虽然学生少了,但留的都是能吃能喝的家伙,松阳为了解决粮食问题都在后山找地种菜了。哎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收这么几个倒霉孩子,松阳孤独的洗着盘子,心里还想着明天拿什么喂这么多张嘴。

登势在送走了银时后,没在妓院里干几年就被赶走了,她便拿着钱在外面开了酒馆,而且生意不错,每回银时下山时都要去看看,不过今天登势不在,她去乡下买做酒的材料了,所以银时也没去,直接跟着胧去找米店。米店老班的儿子曾经也在私塾上课。不过银时不喜欢米店老板和他的儿子,所以只让胧一个人进去。

这件事儿说来话长,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了。那天想着松阳因为年纪大了,不能做大的运动,胧就带头接下了带孩子实战的任务,而当银时和米店老板的儿子打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说:“姐姐,为什么你的胖次不是白色的。”

当时气的银时拿着真刀就要把这家伙砍了,幸亏松阳他们都拦着。而这家伙等他爸来接他的时候,居然还说:“爸,我今天看见剑士姐姐的胖次了,居然不是白色的,好奇怪啊。”

而这家伙的老爸跟他一样缺德,他说:“女孩子的内裤也是可以有很多颜色的嘛——”

当时气的银时拿着真刀就要上去把这对缺德父子砍了,幸亏有松阳拦着,不过也是那天放学,松阳把那缺德小鬼开除了。

“这老板记恨我们,每次都想黑我们一笔。”胧把米袋扛回私塾里如释重负般地活动了一下肩膀,这会儿私塾里一个人都没有,所以胧也去洗澡了,银时则躺在床上点灯看《JUMP》。大概半个小时后,高杉就敲了敲门:“银时,洗澡水准备好了。”

银时应了一声,就拿着睡衣翻窗出去了。

银时的房间其实是在原宿舍的基础上只用墙壁隔出来的空间,对外只留了一个窗,门还是开在宿舍里面,这一点是松阳找人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不过这对于银时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她早就跟高杉他们混的死熟,连棍子都见过了,所以没什么很在意的。

当然这只是银时自认为的无所谓,登势可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银时要洁身自好,姑娘大了离男人远点,十六岁的银时已经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好身材,丰胸细腰翘臀。登势很担心银时,也越发不放心松阳私塾里的那几个小伙子。然而每当登势提起要接银时下山住的时候,银时总是千方回避,对于她来说私塾早就成了“家”一样的存在。


嫌麻烦

《松下私塾》

设定见前篇谢谢,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前篇》

银时住进松下私塾时正值仲冬,寒风凛冽雪被三尺。十二岁的银时被登势拉着,带着一些换洗衣服和食物,从山脚爬到了山顶,当时吉田松阳正在带学生操剑热身。

吉田松阳人称松阳老师,三十多岁,靠着这座世代传下来的小山和私塾生活。

“松阳老师,银时来了。”胧轻轻地推开了剑道室的房门,冷风夹着雪花灌进了房间,松阳赶紧护住孩子们,并且示意胧把人带进来。

坂田银时是山下妓馆头牌的遗子,她的母亲死后,妓院的老鸨便打算培养她做下一个头牌,奈何院子里的妓女们一个个都不同意,老鸨的计划也没办法实现,只能通过封锁来阻止银时逃跑,但是百密终有一疏,终于让登势钻了空子,把银时带了出来...

设定见前篇谢谢,常回圈看看系列。

《松下私塾——前篇》

银时住进松下私塾时正值仲冬,寒风凛冽雪被三尺。十二岁的银时被登势拉着,带着一些换洗衣服和食物,从山脚爬到了山顶,当时吉田松阳正在带学生操剑热身。

吉田松阳人称松阳老师,三十多岁,靠着这座世代传下来的小山和私塾生活。

“松阳老师,银时来了。”胧轻轻地推开了剑道室的房门,冷风夹着雪花灌进了房间,松阳赶紧护住孩子们,并且示意胧把人带进来。

坂田银时是山下妓馆头牌的遗子,她的母亲死后,妓院的老鸨便打算培养她做下一个头牌,奈何院子里的妓女们一个个都不同意,老鸨的计划也没办法实现,只能通过封锁来阻止银时逃跑,但是百密终有一疏,终于让登势钻了空子,把银时带了出来。一杯姜茶下肚,登势感觉身体顿时热了起来,书舍里只有她和银时两个人,过了一会儿松阳才来,手里还拿了印台和契约。每一个来私塾上学的学生都要看护人签订契约,因为私塾学生多,出了什么事松阳概不负责。

登势按下手印交好学费,这时银时才算真正的“入学”。这天下午,一群小家伙跟着胧背着大雪趴在门上,静静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声响。直到松阳把门打开,给了一人一个爆栗才算结束。


嫌麻烦

《松下私塾》

《松下私塾》

设定:

1,银时是女生,是登势带去给松阳的,登势是山下的头牌妓女。

2,简简单单的松下私塾,没有战争也不死人,我就讲银时在私塾的甜甜日常,大家都好好的。私塾还是文武双修。

3,银时——妓女的遗子

      桂——曾经的少爷,因为家道没落被追杀,而后被松阳收留

      高杉——富家少爷,但是离家出走被松阳收留

      辰马——无父无母被松阳收留

文前碎碎念:

说起来退all银圈已经有五年了,最近重看银魂的时...

《松下私塾》

设定:

1,银时是女生,是登势带去给松阳的,登势是山下的头牌妓女。

2,简简单单的松下私塾,没有战争也不死人,我就讲银时在私塾的甜甜日常,大家都好好的。私塾还是文武双修。

3,银时——妓女的遗子

      桂——曾经的少爷,因为家道没落被追杀,而后被松阳收留

      高杉——富家少爷,但是离家出走被松阳收留

      辰马——无父无母被松阳收留

文前碎碎念:

说起来退all银圈已经有五年了,最近重看银魂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是个all银时党来着……这个文的原型是我初二在贴吧上的一个坑。现在我把原来的世界观的设定都好好的完善了一下,感觉常回圈看看也挺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