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星

1391浏览    21参与
代号227

[家々のともしび]


萬家燈火時

[家々のともしび]


萬家燈火時

章知贺

且不说银星小腿建模狗一样了,就说银星放大之后,我透,漂亮姐姐放完大招变魔鬼新娘呜呜呜

建模师没上班吗

且不说银星小腿建模狗一样了,就说银星放大之后,我透,漂亮姐姐放完大招变魔鬼新娘呜呜呜

建模师没上班吗

『红牛神』
『红牛神』
E·翼·亦·E

【银星】【the flashing silver star】【第四章】

最后一章的包子男主
终于可以写长大后的伊安了(跪地)
当然,继续汤姆苏
——————————————————————————————
远处的烟火还在夜空中绽放,整个城市还要过很久才能进入平静。相比之下,夏里海莫家的住处因为一家之主的沉默变得过于沉静。埃莫希并没有责怪埃尔莩德,他刚和萝希妮娅谈过国王的决定,现在他觉得疲惫极了。看到伊安没事他就已经很欣慰了。他匆匆打量了一下那个陌生的男孩,不由地感叹他明亮的眼睛。
萝希妮娅把伊安拉走之后,他把两个男孩带到了书房。
“你救了我的儿子?”埃莫希在说到“儿子”的时候有一点犹豫。他看着眼前这个暗金色头发金色眼睛的男孩。
“不胜荣幸,大人。”他带着一点东方海民的口音。他表...

最后一章的包子男主
终于可以写长大后的伊安了(跪地)
当然,继续汤姆苏
——————————————————————————————
远处的烟火还在夜空中绽放,整个城市还要过很久才能进入平静。相比之下,夏里海莫家的住处因为一家之主的沉默变得过于沉静。埃莫希并没有责怪埃尔莩德,他刚和萝希妮娅谈过国王的决定,现在他觉得疲惫极了。看到伊安没事他就已经很欣慰了。他匆匆打量了一下那个陌生的男孩,不由地感叹他明亮的眼睛。
萝希妮娅把伊安拉走之后,他把两个男孩带到了书房。
“你救了我的儿子?”埃莫希在说到“儿子”的时候有一点犹豫。他看着眼前这个暗金色头发金色眼睛的男孩。
“不胜荣幸,大人。”他带着一点东方海民的口音。他表现得有一点拘谨,他第一次走进如此豪华的居室,他觉得自己有些破败的着装在这里显得很可笑。他在试图用冷漠的面孔掩饰内心的不安。
“你叫什么名字?”深谙世事的埃莫希当然知道男孩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冷静。
“夏塔洛克。”他的回答明显带有自豪,“萨尼亚的夏塔洛克。”
“你知道你名字的含义吗?”埃莫希笑笑。
“锐目。”男孩金色的眼睛闪现了光芒,“是我曾祖父的名字,他参加过萨尼亚的海战。他是个弓箭手,一个人射杀52个敌人。”
“你有没有继承你曾祖父的本事呢?就像你继承了他的名字一样?”埃莫希想起来那一场惨烈的海战。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反叛的贵族勾结海盗,洗劫沿岸的村落,当海盗到达萨尼亚的时候,当地的士兵进行了艰难的反抗,来之不易的胜利扭转了整个战局。
“不。”他的眼睛暗淡下去,他看着地面,“战后财政拮据,很多功勋士兵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奖赏。我们家和其它士兵一样,战后被遣散,然后成了渔民,而我们,只是渔民的儿子。不过,我会打弹弓的……”男孩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的拳脚功夫跟谁学的?”角落里的埃尔莩德忍不住插嘴。
“市井间练出来的。”夏塔洛克抬起头,看着埃尔莩德,“没有人保护你,只能自己保护自己。”毫无疑问,渔民的聚居地少不了男孩们包含恶意的角斗。
“为什么会来亚希安?”埃莫希问。
“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后人仍然是渔民的儿子。”夏塔洛克看着埃莫希,“我们应该是战士的后人。”
“人们都渴望出人头地。”埃莫希严肃地看着他,“你会做什么,男孩?”
“我不会做什么。但我会是一个好士兵。然后……”
“你见过伊安了是吗?”埃莫希打断他。
“谁?”
“我的,儿子。那个小男孩。如果我说,我要你的剑为他挥舞,你会怎么回答?”
“我不会用剑。我只愿意为我的国家战斗。”夏塔洛克用冷漠掩盖他的失望。
“你会成为亚希安的城墙守卫,如果你愿意成为伊安的骑士的话。”
“……”男孩咬咬嘴唇,抬起头,“听候您的差遣。”

营帐外喧嚣震天,人们在为夺魁的勇士欢呼。爱兰迪亚斯不甘心地握着腰间的剑柄。埃尔莩德拍拍他的肩膀:“还有机会,你再长几岁会比他厉害的。”
“这场比武能说明什么呢?”夏塔洛克平静地看完了比赛,却不知道人们为何欢呼,“战场上的实力才是真正的实力。”
“战场上的实力不仅仅是武力高低,士气很容易影响战局。这样的比武是彰显家族荣耀的时刻,荣耀是士气的支撑。”埃尔莩德解释,“你会明白,家族的荣耀,就是你的荣耀,你的荣耀为家族添彩。”
“耍手段赢得比赛也是荣耀吗?”夏塔洛克冷冷地说。
“锐目的名号到不是吹的,哈?”爱兰迪亚斯牙咬得咯咯响,“你也看到他的剑突然变长了不是吗?”
“可是埃菲,并没有规则说不可以使用改造过后的武器。”
“他并不是凭实力。”夏塔洛克看着埃尔莩德。
“可是结果只有输或赢,换在你所信奉的战场上,只有生死。这就是结果。”埃尔莩德说,“不过,当菲利帕以聪慧著称的时候,我们可以以忠实被尊重。我想后者比前者赢来的声誉更可靠。”
“他不是黑色头发吗?”夏塔洛克突然说。剩下的两个男孩立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刚刚嘉奖过夺魁的菲利帕的高台上,国王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
“不,他一直都是银色的头发。别误会,不是你的眼睛的错。”埃尔莩德说。
“我听说只有维利亚特家的人才会有银发银瞳。”夏塔洛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身穿白衣的小男孩。那孩子的衣服上绣着孔雀,各种细微的装饰都表明他的身份,这与昨晚完全不同。虽然月光昏暗,但是夏塔洛克确定,昨晚男孩的衣着没有任何标志性装饰。
“哦,如你所见,我们家的小少爷不是银瞳。”爱兰迪亚斯耸肩。
那男孩有一点胆怯地打量着台下的人山人海,然而显然,拉着他的这个留着漂亮小胡子的男人并不能成为让他安心的依靠。他扭头去找埃莫希和萝希妮娅,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而国王发话了。
“我很高兴诸位能够前来为我和王后祝福。”艾伦微笑着看着他的臣民,“我很高兴看到我的骑士们如此英勇,我相信艾斯利亚将会迎来她的辉煌。我为英勇表现的骑士们祝福,特别是获得冠军的菲利帕。以及,我看到了各家族新一代年轻而充满活力的面孔。看我那英勇的侄子凯雅西恩,尼凯梅特家的尼尔森,已及……在那荣耀之战重出生的,夏里海莫家的阿塔尼安。”他笑着把不知所措的男孩抱起来。
高台下的人们欢呼着,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王是喜悦的,而他们应该助长这种喜悦。
“阿塔尼安啊……倒是,配得上这个名字。”埃尔莩德喃喃道。
“诸王之子啊!好名字!”爱兰迪亚斯垂着口哨,“不过,我头一次知道伊安的大名呢!”
“小声点。”埃尔莩德狠狠掐了一把爱兰迪亚斯。
“也就是说他以前不是这个名字。”夏塔洛克淡淡地说,周围的喧嚷让他很不舒服。
“鉴于阿塔尼安出生的特殊意义,以及夏里海莫家镇守北境的功绩,我将会成为他的教父。而阿塔尼安,将留在亚希安,知道成年,享有王子的地位。”艾伦如此宣布。
欢呼声震耳欲聋,人们鼓掌,喊着阿塔尼安的名字,为国王祝福,为这个幸运的男孩祝福。
“所以我是要为一位王子效命?”夏塔洛克皱眉。
“是我们!”爱兰迪亚斯笑着,“我,还有埃尔莩德都会留在亚希安。”
“只为了一个男孩!?”夏塔洛克叫着,欢呼声完全掩盖了他的声音。
“不,是为了一位王子,为了一个国家。”

阿塔尼安不知道人们为什么带着笑容朝他招手,他听到无数人喊着他的名字,无数陌生人,一股股热浪涌上来。他感到不安,他仍然看不到埃莫希和萝希妮娅。他本能地向抱着他的艾伦寻求安慰。
艾伦轻抚着他的银光闪闪头发,低声说:“你不应该害怕,相反,你应该享受万民为你欢呼,你应该表现出,你作为他们的领导者他们应该感到荣幸的姿态。”
阿塔尼安又一次听到了声音。“你想成为国王吗?”
那不是艾伦的话。但是他看着艾伦的眼睛,勉强地说:“我不是国王。”
“哦,当然!”艾伦朝他笑了,“你当然不是国王。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如果你想成为国王,你会是。”那个声音说。
“我不想成为国王。”阿塔尼安依旧是看着艾伦。
“呵,”艾伦被男孩奇怪的敏感逗笑了,“很好,真的很好宝贝。如果你想成为国王,我会很苦恼的。”
声音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却又像尽在耳边,充满着宠溺与包容,那声音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你可以反悔我的伊凯贝兰斯,任何时候。”
“我知道了。”男孩笑了。

E·翼·亦·E

【银星】【the flashing silver star】【第一章】

烨安纪    512年    夏
而今距离荣耀之战已过去五年,维利亚特家族的势力已经完全退到宁若希尔大河以西,被科迪埃和尼凯梅特压制,几乎完全没有了什么动作。国内局势也逐渐稳定了,国王在此时准备迎娶临国的公主,并为此而在王城亚希安举办了盛大的比武。各地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也逐渐恢复了繁荣安定,各位领主将会齐聚王城给予他们的国王祝福。
王的信使在耀月初到达最北方的默尔比亚,此时正值盛夏。
北境的盛夏,并不比隆冬温暖很多,但是还是有不少植物变得欣欣向荣,背阴的墙面已经爬满了爬山虎,整个海德沃克庄园都蒙上绿茵。
院子里,几只白孔雀昂着头散步晒着太阳。...

烨安纪    512年    夏
而今距离荣耀之战已过去五年,维利亚特家族的势力已经完全退到宁若希尔大河以西,被科迪埃和尼凯梅特压制,几乎完全没有了什么动作。国内局势也逐渐稳定了,国王在此时准备迎娶临国的公主,并为此而在王城亚希安举办了盛大的比武。各地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也逐渐恢复了繁荣安定,各位领主将会齐聚王城给予他们的国王祝福。
王的信使在耀月初到达最北方的默尔比亚,此时正值盛夏。
北境的盛夏,并不比隆冬温暖很多,但是还是有不少植物变得欣欣向荣,背阴的墙面已经爬满了爬山虎,整个海德沃克庄园都蒙上绿茵。
院子里,几只白孔雀昂着头散步晒着太阳。北境的阳光清亮,照得孔雀的翎羽闪闪发光。
“如果要去的话,过两天就要启程了。”埃莫希坐在罩着暗金色绒布的座椅上看着尽显奢华的请柬,“毕竟要半个月的路程。”
“就这两天,选几个精壮的小伙子和漂亮姑娘……可不能给咱夏里海默家丢脸,哈。”他把请柬放在桌旁。房间里的干爽温暖令他心生喜悦,窗帘都拉开了,整个房间都亮堂堂得,红木的家具都闪着油光,映着他两鬓斑白的头发以及略显年迈却温和健康的面孔。
“嗯,好的。”莱纳德笑笑应下,“大家会很期待去王城,竞争会很激烈呢……这几天庄园里要热闹起来了。”
“啊……你说我还能不能上竞技场?”埃莫希摸摸下巴,他记起年轻时自己也是竞技场上意气风发的人。
“您哪,还是不要跟着年轻人凑热闹了。”莱纳德笑了,“我看爱兰迪亚斯说不定能夺魁哦。”
“是吗……”埃莫希想着那个卫队里年轻的男孩,和他父亲相似的模样,乌黑的头发,好胜努力却又懂得收敛。荣耀之战,并不曾染指默尔比亚,却有不少战士投身前线战斗,爱兰迪亚斯的父亲就在那时牺牲,年幼的男孩励志成为父亲那样的优秀的战士,他的天赋很快在同龄人中崭露头角。一个不错的孩子……
“先生!”充满喜悦的呼喊,阻断了埃莫希本来不由露出的赞赏的微笑。
“天哪,小少爷你在干什么!?”莱纳德一个健步上去把在窗户外探头探脑的小男孩抱进屋来,这可是三楼啊!
“你在干什么?”埃莫希从管家怀里接过小男孩,放在腿上,“希娅知道了又会唠叨你。”
“瑞嘉可以,小龙也可以,连鲁鲁也可以。”男孩扯着埃莫希的领巾,来回摇晃着,撅着嘴。他蓝色的眼睛放着光,小脸因为这么折腾热得红扑扑的,原本柔顺的银发也就缠着泥土草叶。
“可以什么?爬墙?”埃莫希无奈地刮刮男孩的鼻子,“功课做完了吗?又逃课了吧。”
“对啊!”理直气壮的回答。
“好吧,宝贝,去洗洗干净,你看你把衣服弄得脏的……看这小花脸。”他擦掉那孩子脸上的灰,然后抬头,“汉娜,带伊安去洗洗。”然后他压低声音笑道:“记得换上干净衣服,不要被夫人发现了。”
男孩咯咯笑着跟着女仆走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莱纳德知道小少爷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年幼又长得可人,整个海德沃克都惯着他,他总是让人意外。
“龙家的孩子嘛,随他去吧。”埃莫希宠溺地笑笑。
“会惯坏的。你看他一天天跑来跑去……”
“功课最终也都做完了,没事的。”埃莫希打断管家的数落,“再说,他才五岁。”
“也是,”管家放弃了,“这次去王城带他吗?”
“啊……带着吧……”埃莫希想了想,不由地笑了,“如果把一个五岁的小恶魔和一条小龙留在庄园,等我回来,就只剩废墟了吧……”

默尔比亚的夏季就好像南方的春季,并不很热但是也确确实实暖和起来了,女孩们终于可以把做了一个冬天的裙子穿出来了,萝希妮娅夫人虽然已经没有了小姑娘们炫耀漂亮衣服的心情,却也换着花样穿起屯了一个冬天的裙子,连带着给伊安换上了宽口的上衣灯笼裤白袜小皮鞋,毫不意外每天回来原本精致干净的小衣服总是被撤掉了蕾丝,划破了口子,锃亮的皮鞋或许直接就掉了搭扣。
夫人和亲王一样,都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她保养得很好,脸上皱纹不多,虽然没了年轻时的俊俏却也端庄美丽,头发总是盘得很高,戴一点钻饰,胸前总是有孔雀纹饰的胸针。
“伊安!伊安!”萝希妮娅坐在看台上朝竞技场围栏边缘的小男孩招手。那孩子还没有围栏的扶手高,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从围栏栏杆的间隙钻进去,他也的确表现出了这种愿望,而萝希妮娅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伊安!过来。”看男孩只是回头看看自己而并没有行动,她又唤道。
男孩失落了一瞬间,然后就蹦蹦跳跳跑到萝希妮娅身边。脚边跟着一条漂亮的白色小龙。
“不要离那么近宝贝。”萝希妮娅俯身把男孩抱起来放在腿上,小龙扇扇翅膀,轻轻落在男孩头顶上,摇晃着小脑袋。
“我想给爱兰加油。”男孩看着萝希妮娅的绿眼睛,有一点不开心。
“你在这里爱兰迪亚斯也能听到你给他加油。”她摸摸男孩的脑袋,“但是你离得太近,会影响他发挥。”她不会告诉男孩她怕竞技场上的男孩子手滑伤到这个小东西。
“是吗……”男孩抠着手指,然后又抬起头,“爱兰会赢吗?”
“嗯。”萝希妮娅笑着摸摸男孩的脑袋。
埃莫希过了好一会才过来,他刚刚安排了一些去亚希安的事宜。他吻了男孩的额头,妻子的脸颊,然后在高一阶的看台上坐下。庄园里的人们看到他们的领主已经就坐,便渐渐安静下来。埃莫希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希娅,你今天真漂亮。”埃莫希握起妻子的手,“王城的那些夫人肯定都会嫉妒你。”
“这么大年纪了还油嘴滑舌。”萝希妮娅一边嗔怪丈夫,一边留意着蹲在一边和小龙玩的伊安。
“哪有,我说真的。”埃莫希笑笑,他并不是很在意这场竞技,“我还想带你去和那些老家伙炫耀一下。”
“我不去亚希安,你知道的。父亲死后那里对我来说就只有悲伤。”萝希妮娅皱皱眉头,“况且还有伊安……”
“一起去。”埃莫希带着期待,“我们带着伊安一起去亚希安。”
“可是……”
“我们不可能像藏着什么东西一样把他永远拴在海德沃克庄园里。”埃莫希安慰,“而且,陛下也想见见他。”
“可是,伊安的模样实在是……”
“龙家的眼睛不是蓝色,你想办法把他的头发染成深色就是了。然后穿着上留意一点……”
“哦,我的大人,即使是这样,吉尔怎么办?那条小龙只跟着伊安,你难道要带着一条龙去亚希安还不想让人知道你收养的是个维利亚特家的男孩?”萝希妮娅觉得她的丈夫一定是疯了。
“所以你要告诉伊安让他的小朋友乖乖藏好。”埃莫希轻声说。
伊安在给小龙吃糖果,男孩咯咯地笑着,完全忘了还要给爱兰迪亚斯加油,那小龙喷着小火花逗男孩开心。
“一定要带他去吗?”萝希妮娅朝回头眨眼睛的男孩笑笑,然后向丈夫露出为难的神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事态平静下来有人有闲心闲言碎语了。”埃莫希淡淡地叹道,“我上午收到请柬,下午就送来了追加的陛下的亲笔信,意思表达很委婉,因为他知道我不能拒绝。”
“还能有谁参你和维利亚特勾结不成,哦,天哪,这里可是默尔比亚,我毫不怀疑伊安是第一个踏上北境的维利亚特家的男孩,就好像没有几个夏里海莫的家臣会跋涉千里去梅尔福利亚的洛岩城……”
“希娅,希娅!”埃莫希安抚妻子,“清者自清,无需惧怕什么。带他去就是了……哦,看,这小伙子是谁!”他无意间看了一眼竞技场,与爱兰迪亚斯交战的人居然与爱兰迪亚斯不相上下。
“哦,伊安回来!”萝希妮娅并没有成功拦住那个扑到围栏旁的小东西。白色的幼龙展着骨翼在他头顶上低低地飞着。
“爱兰!爱~兰!”男孩兴奋地叫着,踮着脚尖。
爱兰迪亚斯并没有听到小男孩的呼喊,连着几场打下来他有点疲惫,但是斗志燃起来之后他应该感觉不到疲惫才对,除非他是真的感到吃力了。
盾牌上没有家徽,盔甲上也没有家徽。虽然爱兰迪亚斯知道这场比赛谁都可以参加,但他没有想到居然真的会遇到野生的骑士。对方戴着铁面具,他不知道那是谁,但他总觉得对方似乎很了解自己的招数,以至于他的每一次进攻都落了空。
终于,他看到了破绽。他一个健步上去挑飞了对手的剑,后者脚步不稳连连后退,最后举手认输。
“嘿,你是谁家的孩子?”埃莫希走下看台。
铁面具下一声轻快的笑声,男孩取下了面具,柔软栗色头发松松散散落在肩上,他把碎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兼领书房和档案室的埃尔莩德,大人。”
“埃菲!”伊安灵巧地钻进围栏,不顾萝希妮娅在后面懊恼地叫着诸神。
“你好,伊安。”埃尔莩德有点局促地低头看着抱着他的腰的小男孩。
“你是怎么做到的?”爱兰迪亚斯对于挚友一直在瞒着他练剑感觉有点不爽,虽然他的确为埃尔莩德的本事惊叹。
“我又不会一整天窝在书房里。”两个男孩愉快地击掌,“恭喜你取得胜利。”
“爱兰好棒。”伊安拉扯着爱兰迪亚斯的衣服。
“是爱兰更棒还是埃菲更棒啊?”埃莫希笑着问。
“都很棒……”男孩想了想,“但是好像爱兰更棒一点……”他小心翼翼看了看埃尔莩德,有伸出手朝埃莫希比了一个长度,“就一点点。”

龙定国

12美丽莲3密叶莲4女美月5女美月、银星、马库斯、白牡丹6碰碰香7玉蝶、霜之朝8伪明镜

12美丽莲3密叶莲4女美月5女美月、银星、马库斯、白牡丹6碰碰香7玉蝶、霜之朝8伪明镜

LuckyMar.
银星,不晓得小红尖尖会不会恢复...

银星,不晓得小红尖尖会不会恢复哦😂

银星,不晓得小红尖尖会不会恢复哦😂

仙珍乐园
  1. 皮氏石莲 12每棵 有
  2. 凝脂莲 50每盆 有2盆 有单棵15
  3. 银星 30每盆 有5盆
  4. 松虫 12每盆 有3盆

长期有效

联系电话:13603722567    QQ:740557126   李


长期有效

联系电话:13603722567    QQ:740557126   李



我们抓不住的光阴

银星赋

       两年来,银星煤业荒原创业,戈壁奋战,可歌可泣,感人至深。富饶宁东,美丽滩原,白云蓝天,莽莽草原,令人神往。庚寅初秋,夜深人静,不能入眠,突发感想,遂成此文。

贺兰巍然,长河不息,挺塞北之脊梁,揽聚宝之玉盆。宁夏之东,几度沧桑!物华天泽,人杰地灵,西夏水洞①,文化悠长。亿万年朔方史,八百里宁夏川,太西②产地,乌金放光。西部开发勇立潮头,实业兴区发电当先。斯是银星,灵州之地③,承西夏之遗风,启银星之煤仓!壮哉!谁战马家滩荒原?我以七尺之躯拓疆!沙漠戈壁,春月飞沙,腊月铺雪何所惧!风餐露宿,冰霜雪雨,开采光明辟战场。栉风沐...

       两年来,银星煤业荒原创业,戈壁奋战,可歌可泣,感人至深。富饶宁东,美丽滩原,白云蓝天,莽莽草原,令人神往。庚寅初秋,夜深人静,不能入眠,突发感想,遂成此文。

贺兰巍然,长河不息,挺塞北之脊梁,揽聚宝之玉盆。宁夏之东,几度沧桑!物华天泽,人杰地灵,西夏水洞①,文化悠长。亿万年朔方史,八百里宁夏川,太西②产地,乌金放光。西部开发勇立潮头,实业兴区发电当先。斯是银星,灵州之地③,承西夏之遗风,启银星之煤仓!壮哉!谁战马家滩荒原?我以七尺之躯拓疆!沙漠戈壁,春月飞沙,腊月铺雪何所惧!风餐露宿,冰霜雪雨,开采光明辟战场。栉风沐雨,黄沙当粮④,积家矿区地作床,挑灯夜战驱豺狼;车辙颠簸,王洼流芳⑤,马家滩原送阳光,筑我银星地久长。泛舟沧海缚乌龙,立马滩原小六盘。斯是银星,塞上儿女,伟哉!顶天立地银星人,铁骨铮铮傲苍穹!

曾记否?狂沙暴雪人无恙,“四型” ⑥矿井品牌创;雨雪风霜拓原疆,艰苦创业美名扬。金戈铁马,征战八荒⑦,“发电” ⑧精神铸铿锵;精细管理亮剑“五害” ⑨,“四型”理念永传唱。塞上明珠,熠熠生辉指航向;滩原英雄,代代传承领头羊。斯是银星,创业之基,勇哉!壮士远去有来者,威震四海名远扬!

看今朝!上下同心鼓斗志,众志成城创新高。主副回风三斜井,矿井建设有新招。进场公路,单身公寓,矿区和谐新气象。井下巷道,工程范榜,标准化工作显成效。信息系统,全面监控,安全生产有保障。诚信银星,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私则宽。斯是银星,高山仰止,高哉!塞上江南创伟业,煤矿队伍展风采!

展未来,岂止百亿元企业,跨越千万吨矿山。“银星”信念⑩唱高歌,马家滩原放异彩;精品“四型”,发电招牌,马兰花开更鲜艳。循环经济,煤炭火电,锻造绿色产业链;文化引领,统筹发展,勇创一流更妖娆。优秀团队,科学发展,激情奉献到永远;体面劳动,快乐工作,高雅生活谱健康。斯是银星,无以伦比,美哉!神奇宁夏树大旗,塞上银星奏华章!

 

注:

①西夏水洞:西夏是党项族建立的封建王朝,都城为兴庆府(今为宁夏银川市),开国君主是李元昊;水洞沟地区是三万年前人类繁衍生息的圣地,通过发掘,出土了大量石器和动物化石,水洞沟因此而成为我国最早发现旧石器时代的古人类文化遗址。

②太西:指太西煤,因产地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汝箕沟,因出自太西镇而得名。它有三低(低灰、低硫、低磷)、六高(高发热量、高比电阻、高块煤率、高化学活性、高精煤回收率和高机械强度)的特点,是国内之冠的优质煤,远销亚欧美10多个国家。此处指宁夏是我国著名的煤炭产地。

③临州之地:银星煤业公司地处灵武市白土岗乡,灵州现灵武,是唐朝抑制西方吐蕃、回鹘的军事重地,镇守长安。

④栉风沐雨,黄沙当粮:银星一井煤矿创业阶段异常艰苦,生活条件极差,生活物资都要从山上下到110公里外的银川市采购,进场道路为大漠荒滩,崎岖难行,碰上阴雨天气,道路翻浆,从矿上下来一趟常常需要半天时间。建矿初期矿上同志们可谓风餐露宿,吃水都要用车从马家滩镇拉上山,春季几乎每天都是风沙天,一出门便是一嘴的沙子。

⑤王洼流芳:银星煤业公司初期只有从王洼煤矿调来的五六名管理人员艰苦建矿,正是王洼人凭借他们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才造就了银星煤业从无到有的壮举。

⑥四型:银星一井以建设高效、安全、和谐、一流的现代化矿井为目标。

⑦八荒:又称八方。最远之处,荒远的地方。《关尹子·四符》:“知夫此物如梦中物,随情所见者,可以凝精作物,而驾八荒。”《汉书·项籍传赞》:“并吞八荒之心。” 颜师古 注:“八荒,八方荒忽极远之地也。” 唐 韩愈 《调张籍》诗:“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

⑧“发电”精神:指宁夏发电集团“植根宁夏山川,造福各族人民”的企业精神。

⑨“五害”:水、火、瓦斯、煤尘、顶板号称煤矿五大灾害。

⑩“银星”信念:银星煤业“明确目标、统一思想、坚定信念、加快发展”的企业文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