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河

41019浏览    7623参与
沐风

圣斗士同人(双子主)Saint第二部 银河 三九上

这一章要讲的东西多,先发上吧,下部分我慢慢写

过了十二点就是年三十儿,祝各位春节快乐,身体健康!


三九    帮手

“你是不死鸟?”

加隆·吉米尼打量着眼前化装成电工的男人:“亚历士·奥伯赛特让你来找我?”

“是的,按照他的指令,还有给的证件,我进入了亚斯格特,在加拉尔城附近见到了一个红头发女人,她告诉我来瓦尔哈拉。”一辉也打量着他,“利维坦·奥伯赛特?你和那个黑头发的亚历士是兄弟吗?他说这个名字就能够让你相信。”

“哦,那不重要,你应该清楚,这都是化名。”加隆说道,依然用的那口标准流利的帝都腔调...

这一章要讲的东西多,先发上吧,下部分我慢慢写

过了十二点就是年三十儿,祝各位春节快乐,身体健康!


三九    帮手

“你是不死鸟?”

加隆·吉米尼打量着眼前化装成电工的男人:“亚历士·奥伯赛特让你来找我?”

“是的,按照他的指令,还有给的证件,我进入了亚斯格特,在加拉尔城附近见到了一个红头发女人,她告诉我来瓦尔哈拉。”一辉也打量着他,“利维坦·奥伯赛特?你和那个黑头发的亚历士是兄弟吗?他说这个名字就能够让你相信。”

“哦,那不重要,你应该清楚,这都是化名。”加隆说道,依然用的那口标准流利的帝都腔调。

“的确,”前杀手目光落在他伪装的容颜上,“你们俩长得不太一样,但仔细看很有相似之处——我和我弟弟才真的相貌完全不同。”他黑色的眼睛闪动着,却没有露出悲伤的神情,“我欠亚历士·奥伯赛特一个人情,但他只是安排我来到亚斯格特,让我找到你的另有其人。”

“能够知道这个内线电话,想必是希路达女王的人接到了你?”加隆沉吟了一下,“我明白了,是城户纱织小姐。”

“我也欠她人情,”不死鸟点点头,“无论亚历士还是纱织都让我来帮助你……真奇怪,利维坦先生,你究竟是什么人?”

“既然只是为了还人情,那么我究竟是什么人就和你没关系,”加隆笑了笑,“不过你应该清楚纱织小姐和Saint组织是什么,你帮助他们,罪名可比死亡皇后岛的黑帮杀手要严重多了。”

“我高兴了或许真的加入抵抗组织也说不定,毕竟给泰坦王朝找麻烦,实在没有比这更合我心意的事了。”一辉盯着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和讥诮又锋利的眼神,目光忽然一闪,“我是不是……从前在哪里见过你?”

“是啊,”海龙锐利目光落在他眉心的伤痕上,“我也有这个感觉,曾经和你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一旁的卡萨·隆耐迪斯咧了咧嘴,他觉得两个男人之间这样的对话实在有点奇怪……

“我现在的确需要人手,”加隆说道,“虽然我相信亚历士·奥伯塞特……”他脸上有种古怪的笑意,“但今晚的事非同小可,你要怎么证明,自己不会拖我的后腿?”

“你知道,我从叶尼塞军校毕业,之前做过强盗,也做过杀手。”

“哦,如今在银河帝国同时干这两样活计的,怕不下几万人?”加隆哼道,“我还知道你刺杀过第三战区代理司令官撒加·吉米尼,不过……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军令司总长‘雪鹰’艾亚哥斯·霍克不久前在星云群岛被杀了,”一辉继续道,语气平静毫无炫耀,“我干的。”他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上一道军用匕首的伤痕。

“干得不错!”加隆挑了下眉毛,一点也没露出质疑的态度。

“我不在乎什么‘不错’,”一辉说道,“是为我弟弟报仇。”

“很好。”加隆扫了他一眼,“来吧不死鸟先生,我们有一小时时间熟悉下地图,接着你就去准备趁手装备吧,今晚我们的活计还有得忙!”

 

“我想起来他是谁了。”一辉离开后,加隆转向一脸疑惑的卡萨,“呵,原来他就是‘不死鸟’。”

“呃……不会是您从前?”避役把“黑吃黑”这个词咽了回去。

“就是你猜的那样,已经快四年了,”海龙点点头,“在那场海啸之前两个多月,你还记得黄金三角号在火焰群岛附近那次行动吗?”

“剿灭那伙儿不听话的黑帮枪贩?”卡萨讶道,“据您说他们很嚣张,并且雇佣了帮手。”

“其中就有这个男人,我对他有印象,记得他颇伤了几个水兵,有着相当出色的战斗力,还有生命力,”加隆说道,“当时黄金三角号配备了有近炸引信的127MM口径火炮,最终将走私贩的两艘船都撕成碎片,我以为,不会有人能在那样的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真没想到……”他吸了口气,“我当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以至于不久前撒加跟我提起参与刺杀他的死亡皇后岛杀手‘不死鸟’时,完全没有把这绰号和那个人联系在一起,想不到他居然还活着,并且能够成功除掉艾亚哥斯·霍克!”

提到哥哥被一辉刺杀时,他语气里闪过怒意,然而接下来的话又不乏某种并不掩饰的欣赏,卡萨知道,这对于生性骄傲不羁的海龙来说颇为难得。

那时的加隆·吉米尼是无数走私贩和海盗眼中的恶魔,能从黄金三角号下逃生的人,微乎其微。

“您就这样带他去阿鲁贝利西那里,真的没问题吗?”然而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毕竟这个人之前……”

“他身手和意志力都相当出色,而且是个死神也退避三舍的家伙,强悍和幸运,这两样素质兼备在如今很难得,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加隆说道,“何况,城户纱织小姐相信他,还有……亚历士·奥伯赛特。”

“这个亚历士·奥伯赛特究竟是谁呀?”卡萨一头雾水。

“哈,就是吉米尼将军——我哥哥的化名!之前他从未真正用过,也只有我们俩才知道这件事,所以撒加清楚只用这个名字不死鸟就能够取信于我。”加隆笑起来,戴着膜片的眼睛中闪过真实的愉快,“说起来,奥伯赛特这个姓氏还是少年时代开玩笑时我起的,代表着镜像般的反面,当时撒加点头说,再没有比这更合适我们兄弟的假姓了!”

 

拉希尔夏宫。

希度·斯密顿中校带着几个卫兵匆匆转过长廊,脸上神色有些沉重。

一个小时前,夏宫收到了王都瓦尔哈拉遭到“天狼”匪帮袭击的电报,电文中是留守的卫戍部队军官发来的,说王宫附近的街道发生了爆炸,匪徒趁着防御相对松懈,抢劫了两处营房,抢走了不少武器,甚至还向围墙内投掷了炸弹,将王宫外围的一处庭院毁坏,伤亡情况暂时不明。

希路达女王对此大发雷霆,招来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将军,严令他立刻返回王都率队清剿“这一次,你要么把那个菲路·芬里尔的人头带给我,要么就把你荣誉的双头龙徽章留在那里吧!”

此事非同小可,捷克弗里德只能按照旨意立刻赶回瓦尔哈拉,临走前将夏宫的安全都拜托给了自己的同伴和好友,希度身上的担子骤然变得十分沉重。

虽然名义上的职位是为贵族子弟晋身铺路的“近卫骑士团长”,但希度和那些在这里混日子攒资历的纨绔子弟截然不同,他生性温和,却是个严于律己的出色军人,连日来的事情,无论是女王的性格大变,还是王都的暗流骚动,都让他在疑惑中嗅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捷克弗里德走时带了一部分亲卫,但还是留下不少精英,希度带着他们严密巡视了夏宫周围。他走上台阶,一面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下午一点二十五分,按照习惯,女王此时应该在午后小憩。

“长官!”一个亲兵从外面气喘吁吁跑来,“有一辆车来了,找您!”

“谁?”希度皱了皱眉,跟着亲兵走到一边,这是他从贴身家仆中提拔出来的心腹,平日私下里会唤他“少爷”。

“是……是巴度少爷!”家仆觎着他神色,“他说有急事找您!”

 

巴度·奥克斯坐在吉普车内,神色复杂地看着双胞胎弟弟绕过巨大的雕花铁门和围墙,走近自己。希度的脚步很急,脸上神色在疑惑之余似乎还有那么点惊喜——从重逢以来,巴度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你怎么来这里了?”希度走到车门边,“进夏宫需要女王的旨意,有什么事吗,巴度?”

“我有要紧事要报告女王,”白剑齿虎抿了抿唇,“非常要紧,所以我来找你,立刻带我去见陛下!”

“出什么事了?”他的神情令希度皱起眉毛,“巴度,陛下这次并没有命令情报局派人跟随,她最近……有些小恙,不喜外人打扰,你清楚她是不会轻易见你的。”

“如果事关叛 乱呢?”巴度盯着他,“陛下也不见我吗?”

tbc

虽然是清水故事,既然过年,借着一辉再度出场的情节,给我们双子兄弟也发一点糖^_^

砍鬼的Onimaru君

看完官方泰迦剧场版新形态预告后:

一时ooc一时爽,赛罗怎么可能忘了自己表弟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笑死我了师承欧布


银河奥特曼冲回新生代宿舍

恰好遇上无所事事的赛罗和捷德

赛罗:哟!银河!发生了什么?

银河:我要说的事……(咽口水)你们千万别害怕

赛罗&捷德:我们是奥特曼,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银河:我刚才看见了泰迦新形态预告

(肃然起敬、战术后仰)

赛罗:这是哪一位

银河:不是哪一位,是泰迦奥特曼

(捷德画——):【托雷基亚】

银河:不是这个蓝族,是头上长角的,红族

(画——):【肯】

银河:不,角没有这么大,小一点,胸大一点

(改小):【欧布爆炎形态】

银河:不,不是债王

(画——)...

一时ooc一时爽,赛罗怎么可能忘了自己表弟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笑死我了师承欧布


银河奥特曼冲回新生代宿舍

恰好遇上无所事事的赛罗和捷德

赛罗:哟!银河!发生了什么?

银河:我要说的事……(咽口水)你们千万别害怕

赛罗&捷德:我们是奥特曼,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银河:我刚才看见了泰迦新形态预告

(肃然起敬、战术后仰)

赛罗:这是哪一位

银河:不是哪一位,是泰迦奥特曼

(捷德画——):【托雷基亚】

银河:不是这个蓝族,是头上长角的,红族

(画——):【肯】

银河:不,角没有这么大,小一点,胸大一点

(改小):【欧布爆炎形态】

银河:不,不是债王

(画——):【奥特之母】这个胸大一点

银河: 这?……他是男的!

(赛罗抢过画,画——):【泰罗】角小一点,男的

(银河打飞画)

银河:泰迦啊!泰迦奥特曼有没有看?就是那个,出场就被反派反杀了,胸很大,角小,有两个小伙伴的皇太孙啊!

赛罗&捷德:明白了,您继续说。

银河:刚刚官方出新形态预告了,这次我们在剧场版不是都会出场吗?我们将自己究极之力借他——结果!他加起来几乎借了二十多份力量!格罗布有我的力量,欧布三位一体有我的力量,还有我自己银河维克特利形态的银河力量,他一共借了三份!!——我就像……

捷德:(噗嗤——)

(沉寂)

银河:你在笑什么?

捷德: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银河:什么高兴的事情?

捷德:我只借了一份

(赛罗:hhhh)

银河:你又笑什么?

赛罗:emm,我也没借那么多

银河:你们借的同一份力量?

两人一起:对对对…… 

(hhhhhhhh)

两人:不是,是给同一个奥特曼

银河:(拍桌子)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在开玩笑!

两人:(hhh)对对对……

银河:喂!!!

赛罗&捷德:哎,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才说的那个奥特曼,厉害么?

银河: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他真是的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胸特别大,还有两个帮他的一个特别壮硕一个速度特别快,合体之后打了托雷基亚……

(噗嗤——)

银河: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赛罗:我没有。

银河: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赛罗:银河,我们是奥特曼,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赛罗:不如这样银河,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看到预告后通知你。

银河:行,你们赶紧做好准备,好吗,借这么多我会虚的好吗。

银河转身准备去地球一趟

(哈哈哈哈哈哈!)

银河折返

赛罗:银河,你有事吗?

(啊哈哈哈哈!)

赛罗&捷德:?怎么了


 

Young_blood_
装作那一颗是流星,许愿病毒尽快...

装作那一颗是流星,许愿病毒尽快消失。(ง •̀_•́)ง

装作那一颗是流星,许愿病毒尽快消失。(ง •̀_•́)ง

ruyisu

去年8月底的银河 靠近英仙座流星雨时期

去年8月底的银河 靠近英仙座流星雨时期

程一

李易昀x许肇彦 《踽踽》

写了一个宇航员与玫瑰的故事。

献给我两位高中同学 李易昀 和 许肇彦

他们俩是真的🔒


这是Y19QB25号载人航天器动力系统损坏的第三天。

三天前,这架备受瞩目的探测器在降落行星RKS57895时遇上了直冲而来的小陨石群,动力系统彻底报废,宣告了此次探测行动的失败。

而不必言说的,也宣告了航天员李易昀的绝望处境——既无法回到地球,又无法得到接应,人类短短百年的寿命框在那里,就算是NASA又派出一艘载人飞船来接应他,在氧气和食物只够维持三个月的情况下,他也等不到了。

在这个没有生命没有大气没有水的小行星上,铝灰色的探测器和其中的李易昀是唯一孤独的例...

写了一个宇航员与玫瑰的故事。

献给我两位高中同学 李易昀 和 许肇彦

他们俩是真的🔒


这是Y19QB25号载人航天器动力系统损坏的第三天。

三天前,这架备受瞩目的探测器在降落行星RKS57895时遇上了直冲而来的小陨石群,动力系统彻底报废,宣告了此次探测行动的失败。

而不必言说的,也宣告了航天员李易昀的绝望处境——既无法回到地球,又无法得到接应,人类短短百年的寿命框在那里,就算是NASA又派出一艘载人飞船来接应他,在氧气和食物只够维持三个月的情况下,他也等不到了。

在这个没有生命没有大气没有水的小行星上,铝灰色的探测器和其中的李易昀是唯一孤独的例外。

众星之间,这无疑是一具铝灰色的棺材。

这三天里,李易昀尝试过无数种修复动力系统的方法,可无奈主能源系统被完全毁坏,苟延残喘的维持空气循环和地球通讯是这艘探测器唯一的功能。

哦,甚至不能说是地球通讯,因为地球收到这里的信号要耗费不少时间,不多不少四十年整。

所以充其量是李易昀向地球发出漂流瓶,等一个永远等不到的回音。

李易昀自诩是不后悔的,他是那么深爱着头顶这一小片星空,何况他早在选择进入宇宙之前就已经安顿好了父母亲友,只是辜负了那个他永远不可能安顿好的人,他的爱人,或者说,仅次于星空的挚爱。

他轻轻摩挲着那枚金色的玫瑰胸针,他还记得他的爱人带着怎样的神情把它别在自己的白衬衫上的。

可惜宇宙里不能穿白衬衫。李易昀想,还是白衬衫配金色的胸针好看,不像宇航服,又笨重还显胖。

地球方面大概已经知道我的动力系统失灵了吧。

啊。

那他大概也知道……我回不去了。

如何把可用的消息传递给地球呢……属于宇航员的大脑这样想着,可是又有一个突兀的想法一遍遍闯进来,“他会不会伤心呢?”由于闯入次数过多,李易昀不得不停止思考把信息传递给地球的方式,开始专心分析“许肇彦会不会因为自己无法回到地球而伤心”这个问题。

经过了精确的模拟和演算,伟大的宇航员无数次得出同一个结论。

唉……正面撞上陨石群都面不改色的李易昀先生皱起眉捏了捏额角。

这可麻烦大了。

他开始录下一段又一段影像寄给四十年后的地球,猜想许肇彦收到这些录像的表情,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逗笑,又被苦涩的现状抚平了上勾的唇角。

他们始终在茫茫宇宙中,错开了。

三月的期限一天天临近,氧气的储存量慢慢见底,李易昀知道,能源枯竭的那天,就在他触手可及处。

而他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缺氧充血着狼狈的离开呢。

四十年后。

新闻头条是标黑加粗的大字“宇航员与玫瑰——四十年前的载人探测飞船”

“四十年前,一艘载人探测飞船在降落途中不幸遇上小陨石群,飞船动力系统受到重创……宇航员仍对此行星进行探索,为如今的我们提供了最真实的地质样本……该飞船被回收时发现宇航员牺牲于驾驶舱中,神情平静安和,胸前有一枚金色玫瑰胸针”

隔着遥遥四十载,许肇彦终于透过录像屏幕,跑过了四十年的光阴,再一次看见了他年轻的爱人。

“这里是Y20QB25号载人航天器,我是李易昀……奇怪,听得到么……”

“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咳咳,我的飞船在降落过程中动力系统受到重创,无法进行继续的探索任务……”

“……不对,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你们肯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那应该说什么来着?”

“啊。”

“……阿彦,我很想你。”

李易昀的神情一下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好像从那个肩扛着任务和使命的宇航员,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简单甚至纯粹的爱人。

他抬起眼看过来,对上屏幕那头、岁月那头、生死那头——他那不再年轻的爱人,泣不成声的脸。

那双早已阖上的眼睛里是冻结的时间,是刚化的春水,揣的是一汪溺死人的温柔。

“还记得那句话吗?我去宇宙啦,回来带星星给你。”

“以后你看到的每一颗星,都是我。”

这些神秘的录像没有公布于世,被那个许姓的男人保留了下来。

有人猜测这是人类生命尽头的哀歌,有人猜测这是宇航员最后一次对地球的回眸。

然而只有许肇彦知道。

这只是他化为星尘的爱人…给他的最后一封情书。

Fl1ppe1d

醉后不知身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醉后不知身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沐风

圣斗士同人(双子主)Saint第二部 银河 三八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八    夏宫

在传信给猎鹰示警之后,冰河在客栈停留了半天,没听到什么骚动的声音,但楼下的莱米几人一直都没有再回来。

少年心中有狐疑担忧,但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于是结清了店钱,带着弗莱娅离开客栈,继续向南方的海鸥镇港口而去。之前的行程他都是一站一站租短途马车,这次也一样去车马行找了一辆干净又不起眼的车子,按照正常时间计算,两天之内就能到达目的地。谨慎起见,他只是租了马车并没有雇佣车夫,车马行给开出了租金收据,到下一站的店铺归还就可以。...

双子主角、SS群戏的谍战故事。 撒隆以及各位帅哥们的感情线完全清水兄弟情和友情,配角BG会有一些。


三八    夏宫

在传信给猎鹰示警之后,冰河在客栈停留了半天,没听到什么骚动的声音,但楼下的莱米几人一直都没有再回来。

少年心中有狐疑担忧,但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于是结清了店钱,带着弗莱娅离开客栈,继续向南方的海鸥镇港口而去。之前的行程他都是一站一站租短途马车,这次也一样去车马行找了一辆干净又不起眼的车子,按照正常时间计算,两天之内就能到达目的地。谨慎起见,他只是租了马车并没有雇佣车夫,车马行给开出了租金收据,到下一站的店铺归还就可以。

出镇子时正是中午,尘土飞扬的大道上设有路卡,穿着灰色制服的边防军在检查过往车辆,一路上冰河已经遇上两三次检查,并不太担心,他和弗莱娅的证件都是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亲自命人制作的,不是以假乱真,而是就是官方的真证件——当然,除了姓名。

马车按照次序前进,到拒马处有个中士示意停下,走过来让冰河掀起车帘,弗莱娅坐在车厢里,头上戴着连面纱的帽子,但一看就是个妙龄少女,中士并没有多看,检查了一下两人的证件,便挥手命令放行。

“谢谢长官。”

少年说了句客气话,挥起鞭子赶着马车前行,一面松了口气,看来这一趟行程虽然略有耽搁,总体来说还算顺利。

他不知道的是,在岗哨大约十来米处停着的一辆吉普车内,一个人正手拿着望远镜看着自己,一面轻哼了一声。

“长官。”刚才盘查的中士来到车旁,敬了个礼,小声回报,“那人的证件名字叫‘希格尼’,车里的确还有个女孩子。”

“希格尼?那是‘希纳斯’的变音,哼,绕来绕去总是天鹅座!” 吉普车里穿着上尉军服的青年哼了一声,“当年我就说这小子是死脑筋!”

这个年轻军官正是冰河在叶尼塞分校的同学“亚雷古沙”,实际身份是亚斯格特布鲁格勒德的贵族子弟阿列克塞。

布鲁格勒德不算什么大贵族,但有祖上传下来的庄园和土地,上一代勋爵是个严肃谨慎的领主,独生儿子却是相反的性格,颇爱闯荡,一心想要扩大家族势力。阿列克谢十几岁时,亚斯格特老王当政,和银河帝国北境战区正是龃龉冲突不断的时候,野心勃勃的少年想要从军但尚不够年龄,又被父亲一直阻拦,竟然赌气离家出走,找了在情报系统的朋友做了份证件,越境进入银河帝国边陲叶尼塞省,刚好北方陆军军校的分校在招募学员,因为大多是贫家子弟,审查并不严格,便让他混了进去,在那里受了近三年的培训。阿列克谢性格坚韧,对艰苦训练甘之如饴,成绩相当不错,但他终究是贵族子弟,颇有暴躁骄横的时候,与小他两级的冰河曾有过几次冲突殴斗,因此对彼此印象相当深刻。

回到亚斯格特后,十七岁的阿列克谢隐瞒履历正式踏上了军旅生涯,在边防军中也算如鱼得水,二十岁时已是上尉军衔。那段在银河帝国军校受训的经历他以为已经是无人知晓的秘密,却不料在不久前和冰河相遇。虽然现在两国已不再交火,但始终关系微妙,平静之下暗流不断,阿鲁贝利西·米格瑞兹参与对第三战区代理司令撒加·吉米尼的刺杀行动,便是例子。

这段经历如果被翻出,年轻上尉恐怕难逃叛国的嫌疑,前途会尽毁。因此得到“珍珠商人”携公主私逃的消息,他就在通往港口的要道上多加留意,毕竟别人不清楚“希纳斯”是谁,他却知道底细。

“如果你仅仅是银河帝国反叛组织的成员,毕竟同窗一场,我也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你一马,”阿列克谢在心里想着,虽然骄傲暴躁,但他并不是多么恶毒的人,少年时代那点龃龉远远不到置一个人于死地的地步,“但是冰河,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就算为了家族前途,我也不能留你活命了!”

“大人,要动手吗?”跟随多年的管家悄声问道。

“用不着,”阿列克谢摇摇头,“我并不想要杀他的功劳,把消息马上通知哈根·米拉卡中校,他正在怒火万丈地寻找弗莱娅公主,是绝不会容许这小子活命的。”

 

“那个菲路·芬里尔的事,您告知希路达女王了?”

临时居所内,卡萨·隆耐迪斯刚刚摘下耳机,他之前一直在熟悉阿鲁贝利西等人的录音。

“是啊,不过我确信女王知道这件事比我要早。”加隆坐在椅子上,“我倾向于之前几次所谓‘无功剿匪’的行动,卫戍部队已经得到女王命令或者暗示,和菲路达成了某种……协议。”

“如果我是‘极北食人狼’,想要恢复家族荣誉,为什么不找现在的女王,而要把宝压在一个不知道有几成胜算的叛臣身上?”避役说道,“可是您还是给了他钱……”

“钱是小事。”加隆不在意道,“现在的问题是人手太少,在王都目前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更远的猎鹰他们还有其他任务——不过两个人有两个人的做法,夏宫那边,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已经明确表示不需要我插手。”

“他似乎一直不信任您。”

“呵,那倒是对的,我要是他,也顶好不要相信。”加隆挑挑眉,“这种话,就算是对着海皇大人,我也说过太多次了。”

卡萨没有立刻说话,他是跟随加隆加入抵抗组织的,早年间是半商半盗的航海者,长期的漂泊生涯中练就了出色的易容术,以及洞察人心的圆滑性格。作为旧相识,卡萨一直记得数年前加隆的样子,面对黑暗的世道露出利齿报以邪气笑容,野心勃勃地言称自己会靠力量成为高高在上的弄潮者——他最初接近朱利安·梭罗亲王,也几乎完全是利用的心态。

黄金三角号曾经一度是各处奸商和海盗的噩梦,吉米尼上校……那时是少校,经常顶着皇家海军走私和剿匪的任务名头,做各种黑吃黑的行当,也乐于借此收拢扩展人脉力量,卡萨便是因此到他麾下。那时的海龙常以“恶魔”自诩,但擅长揣度人心的避役,却能感觉到在那邪肆外表下,他面对泰坦王朝越来越深的厌倦和对抗,那些黑暗腐朽他看得太过清楚也太多,而稍有良知者都无法与其同流合污。

直到,那一场改变太多人命运的大海啸——卡萨·隆耐迪斯亦是其中一员。也许比起朱利安·梭罗,城户纱织才是加隆真正尊敬并愿意为之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但他却并没有加入Saint组织,而是向朱利安言明身份,成为了海啸组织的王牌特工和实际上的二号负责人。

“海龙”——加隆·吉米尼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航向,但他的所谓“改邪归正”却似乎与性格完全无关,那些胆大包天的冒险,狡黠多变的伪装,还有如现在般对自己也毫不客气的锋利言辞,总能让避役回忆起那个站在白浪滚过的甲板上,眼神锐利笑容邪气的“恶魔”。

加隆也没说话,他脑子里转着捷克弗里德给他看的几份建筑平面图。这场叛乱与平叛将是军队间的对抗,也是亚斯格特新旧势力的交锋,然而希路达女王虽然勇敢果断,却不愿血 腥镇 压,她希望能够最小范围内控制事态,并且尽可能降低影响和破坏。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君入瓮,并且擒贼擒王。”他在心里想着,菲路·芬里尔袭扰王都之后,女王会遣走身边的捷克弗里德——夏宫的侍卫队已经被阿鲁贝利西渗透,并且调换成大半支持他的旧贵族势力,他会借防卫薄弱之际,调动人马攻击夏宫,意图挟制女王。 

但女王的病和捷克弗里德的离开都是演戏,直升机已经准备好,希路达将会从宫殿的秘密通道迅速撤离,双头龙将军会和已经秘密等待的杜鲁·鲍尔率领的边防军,完成对夏宫叛军的反包抄。

计划总体来说很周密,加隆清楚阿鲁贝利西已经毫无胜算,但国土情报局会同旧贵族的实力盘根错节,不可小觑,尤其在穷途末路之时……紫水晶不知会做出何等行径来。

一旦事端扩大死伤惨重,尤其如果波及太多平民……这绝不是女王希望看到的代价。

“您什么时候去贝尼特庄园?”

听到卡萨在问,加隆看了看表:“下午三点。”特使“奥伯塞特”此次亦是稳定阿鲁贝利西的棋子,“七点左右,或者我,或者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会给你电话,模仿阿鲁贝利西或者他两个高级部下的声音,调动那边的人。”

“明白。”避役简短地应了一声,但他并不十分放心加隆一个人进入贝尼特庄园,这里不是第三战区,没有加隆亲兄长的可靠支援与保护,就算希路达女王会顾及海啸组织二号人物的安危,但平叛战斗本身就复杂危险自顾不暇,一旦出现疏漏,就算海龙多么身手出众,也不能孤身面对成百上千敌人。

电话铃忽然响了,加隆走过去,这里是女王亲自安顿的秘密居所,电话是专线,号码他也只通过捷克弗里德掌握的电台发给了猎鹰。

卡萨看他接起电话,刚应了一声,那边说了句什么,加隆立刻竖起眉头:“你说你是谁?”

“亚历士·奥伯塞特。”那边的人声音低沉而有力,“他的人要我来找你。”

 

拉希尔夏宫位于亚斯格特王都西南,车程大概两个小时,占地面积300公顷,是亚斯格特历代王室在郊外休养的离宫,有饲养着珍禽的花园、郁郁葱葱的森林、笔直的林荫大道和各式喷泉,景色十分优美。主宫殿并不太大,位于花园的前方,像张开的翅膀,正中是庆典厅堂,左右分别是礼宴厅和王家宫室。从希路达女王的曾祖父开始,几任国王都生性不喜奢华,因此很少对宫殿本身进行装修,内部也是典雅风格为主,弃绝了金碧辉煌的富丽。

希路达女王于昨天傍晚驾临了这里,这是她第一次以君主的身份来夏宫。护卫王驾来夏宫的,除了卫戍司令官捷克弗里德·法弗尼尔将军,还有承袭自历史悠久的贵族骑士团名号的近卫军希度·斯密顿中校。

女王携带的侍从近臣并不多,御医倒跟随了数位,其中最受宠信的,是一位名叫安德烈·里瑟的年轻医生,他所调配的药水,令连日来饱受失眠和烦恼困扰,性情大变的女王得到些微缓和安静,也因此成为极少数还能被陛下和颜悦色对待的人。

女王的小客厅中,里瑟医生此时正躬身在沙发旁,用托盘献上药水和调了一勺蜂蜜酒的清水。

希路达斜倚在沙发上,一袭殷红长裙蜿蜒而下,华丽中透着如血的浓郁,和她原本最喜爱的白色和蓝色迥然不同,支在头侧的纤手上戴着一枚黄金指环,在中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她一向最为信赖的将军正侍立一侧,英俊脸孔上带着焦灼神态:“陛下,您不能再继续戴这枚戒指了,都说……”

“我听够了你的喋喋不休,捷克弗里德,还有那些愚蠢的流言蜚语!”女王的声音相当冷淡,“你觉得黄金和我不相称?还是一个女人终究配不上冰雪之国流传千年的至宝呢?”

“请您原谅,陛下,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青年单膝跪下,“我只是敬爱与担心您,用我的生命起誓。”

“那就真的替我分忧,尽你的职责把弗莱娅找回来!”女王拧了下美丽的眉毛,“好了,下去吧,将军,我这里不需要你了。”

她冰湖般的眸子微微睁开,和对面的年轻将军对视一瞬,又以毫不客气的态度合拢了睫毛。

 

PS:阿列克谢那里前面写过,来自车田的番外《冰之国的娜塔莎》,阿列克谢是冰之国领主的儿子,野心勃勃,跟冰河有一段战斗。亚雷古沙是不同版本的译音。

安德烈·里瑟来自《黄金魂》,被邪神洛基附体的亚斯格特御医安德烈亚斯,不过这里只是借用一下人物名字。



Whitch_婉婉弯弯汪
“即使尽我所能也无法画出那天那...

“即使尽我所能也无法画出那天那片震撼人心的星空,和那条银河。”
19年12月14日有幸参加了云南石林星空大会,那天看见的银河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抬头的那一刻,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明明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星空,我却花了那么久才看见她的美丽。
然而以我渣到极致的画工,根本画不出来那种震撼的感觉。
电脑上看和手机上看完全就是两张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丑。

“即使尽我所能也无法画出那天那片震撼人心的星空,和那条银河。”
19年12月14日有幸参加了云南石林星空大会,那天看见的银河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抬头的那一刻,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明明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星空,我却花了那么久才看见她的美丽。
然而以我渣到极致的画工,根本画不出来那种震撼的感觉。
电脑上看和手机上看完全就是两张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丑。

何小囧
《夜深人静时》,夜深人静时,微...

《夜深人静时》,夜深人静时,微微烛火,点亮世界…

《夜深人静时》,夜深人静时,微微烛火,点亮世界…

zc( ≖_≖​)

昨天晚上的象仪座流星雨是2020年的第一场流星雨也是21世纪20年代的第一场流星雨,就为了这个跑了160多公里去清迈北边的山里面看,虽然历尽千辛万苦,不过还是有收获的,整个晚上一共看到了43颗流星,拍到了8颗

昨天晚上的象仪座流星雨是2020年的第一场流星雨也是21世纪20年代的第一场流星雨,就为了这个跑了160多公里去清迈北边的山里面看,虽然历尽千辛万苦,不过还是有收获的,整个晚上一共看到了43颗流星,拍到了8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