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银河奥特曼

44472浏览    639参与
言晓已经开学下线,这段时间的更新均为定时

8.14绿色情人节24h拉人

想问问有没有胜银圈的——(不要脸打很多tag)

圈子真的很冷啦,旧粮当新粮啃啦,拜托了给点响应吧给各位太太跪下啦(跪倒)

确认可以参加的先放个扣扣号(QQ号)我中考完回来拉人,粮就现在开始准备吧(草一点也没关系的是个粮就要珍惜)

注意是胜银!胜银!胜银!不是银胜的接力,谢绝ky!

真的拜托大家啦(跪下)

想问问有没有胜银圈的——(不要脸打很多tag)

圈子真的很冷啦,旧粮当新粮啃啦,拜托了给点响应吧给各位太太跪下啦(跪倒)

确认可以参加的先放个扣扣号(QQ号)我中考完回来拉人,粮就现在开始准备吧(草一点也没关系的是个粮就要珍惜)

注意是胜银!胜银!胜银!不是银胜的接力,谢绝ky!

真的拜托大家啦(跪下)

杜载界
LED奥特曼的开山鼻祖 来自未...

LED奥特曼的开山鼻祖

来自未来 银河奥特曼

LED奥特曼的开山鼻祖

来自未来 银河奥特曼

夜染不想更新

【银胜】开车还要标题吗?

就是,我破百活动的车,写完了

最近不是严吗?
所以我发群里

欢迎——

QQ群文件自取:

[图片]

微信一进我就发,最底下的银胜的,上面的是其他的:

[图片]

就是,我破百活动的车,写完了

最近不是严吗?
所以我发群里

欢迎——

QQ群文件自取:



微信一进我就发,最底下的银胜的,上面的是其他的:



波霸奶绿加点冰
一个新生代混剪MAD剪辑,历尽...

一个新生代混剪MAD剪辑,历尽磨难终于剪完了

不敢多说,老坟头把我屏了(md

超链接在这里,求个三连 

一个新生代混剪MAD剪辑,历尽磨难终于剪完了

不敢多说,老坟头把我屏了(md

超链接在这里,求个三连 

夜染不想更新

【艾银艾】/【银艾银】甜度百分百

日常甜度百分百,维克特利觉得想打奥——和今日节日无关,单纯想写

亲吻,拥抱和爱

————————————————————————————————


1.kiss


带着喜欢和爱的吻永远是炙/热的。


银河抱住艾克斯,手按着他的头, 吻了上去,两个奥并不是很少亲近,吻只是他们的日常,交换津/液,不断追逐着对方,缠/绵之意,分开时,他们其实还是意犹未尽。


艾克斯看着银河,迅速凑过去亲了一口银河,刚要后退却被一把拉住,银河只是笑,看着他:“只是亲脸,够吗?”艾克斯点点头——毕竟刚刚已经亲亲过了,银河道:“可我觉得不够。”


旁边的几个奥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

日常甜度百分百,维克特利觉得想打奥——和今日节日无关,单纯想写

亲吻,拥抱和爱

————————————————————————————————



1.kiss


带着喜欢和爱的吻永远是炙/热的。


银河抱住艾克斯,手按着他的头, 吻了上去,两个奥并不是很少亲近,吻只是他们的日常,交换津/液,不断追逐着对方,缠/绵之意,分开时,他们其实还是意犹未尽。


艾克斯看着银河,迅速凑过去亲了一口银河,刚要后退却被一把拉住,银河只是笑,看着他:“只是亲脸,够吗?”艾克斯点点头——毕竟刚刚已经亲亲过了,银河道:“可我觉得不够。”


旁边的几个奥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维克特利无奈捂脸——撒狗粮就不累吗?




2.embrace

拥抱是一种亲昵的动作。


拥抱也可以带来温暖。


拥抱喜欢,拥抱爱,拥抱美好,拥抱所爱。


艾克斯很喜欢拥抱,准确的说,不管是被拥抱还是拥抱银河,他都不介意,他所爱的高兴就好,银河并不介意被抱,哪怕有时候觉得怪尴尬的,但他是乐意的,艾克斯开心就好,他会在意别的奥的看法吗?


显然是不会的。


银河有时候急了会直接抱起艾克斯就走,干什么?明知就好。


艾克斯有时候也是这样的,这是两个奥的爱情故事。


有时候赛罗猝不及防就被秀了一脸。




3.love

喜欢,不够长久,爱,则是永恒。


相爱彼此,所以在一起,因为相爱所以互相守护。


“或许是一见钟情,自那时我便对你情根深种,自此无法向往,有时梦里彷徨徘徊,遇见的是你的身影,我所追逐的爱,或许,以后存在的意义便只有你了。”


“爱你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我爱你,不知从何时爱,不过从今往后,我的光都是你的,或许是如此,我们命中注定,是命中注定相遇,也是命中注定相爱——我来自未来,为你而来。”

———————————————————————————————

最后告白瞎编,电脑找东西太麻烦了,“我来自未来”是因为银河来自未来,“为你而来”是想到银河是未来来的,就脑子里自动接下去的,可能是耽/美文里告白的有吧

忆君迢迢隔青天

【银河中心】无心之举

无cp向


银河拥有披风为私设


——————————


佐菲队长还在说些什么,银河从恍惚间回过神来,发现这个任务回复比自己预计的时间长多了。他瞥了一眼身边的赛罗,果不其然,赛罗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他正无意识地晃动双腿,呈现出一副坐在椅子上也不老实的样子。像一只好动的兔子,一个比喻浮上心头,银河不禁发笑。


正当银河试图让自己笑得不那么明显时,队长的长篇大论终于有停止的迹象。“……我会给你们批准一个五天的休假,希望你们能在这个休假中整备状态,调整心态。不要忘了去银十字报备。”佐菲的眼神略过走神的赛罗,停顿了一下,又回到银河身上:“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没有需...



无cp向


银河拥有披风为私设



——————————



佐菲队长还在说些什么,银河从恍惚间回过神来,发现这个任务回复比自己预计的时间长多了。他瞥了一眼身边的赛罗,果不其然,赛罗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他正无意识地晃动双腿,呈现出一副坐在椅子上也不老实的样子。像一只好动的兔子,一个比喻浮上心头,银河不禁发笑。


正当银河试图让自己笑得不那么明显时,队长的长篇大论终于有停止的迹象。“……我会给你们批准一个五天的休假,希望你们能在这个休假中整备状态,调整心态。不要忘了去银十字报备。”佐菲的眼神略过走神的赛罗,停顿了一下,又回到银河身上:“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掐着点,赛罗笑嘻嘻地回神与佐菲队长道别,话里话外都流露出大难已过的意思。他向来不在意礼节,虽然有些不大礼貌,但深知大伯和蔼性格的年轻人不介意利用这一点来为自己开脱责任。佐菲只是略微皱眉,不轻不重地数落了几句。他上前为赛罗整理好披风外翻的衣领,捋顺皱褶的边缘,把这件织物恢复了原本的漂亮面貌。


“其实不用这样,很快它又会皱的啦。”赛罗蛮不在意地说道。


银河在心里附和着,这披风皱成咸菜的样子简直惨不忍睹,打得正上头的赛罗从不怜惜这块布料。他站起身,准备离去。可佐菲队长转向了他,银河疑惑地停下动作,等候补充的指示。


没有指示,没有命令,没有一句话。


只有一双手抚平了他的衣角。就像刚刚为赛罗整理衣物,佐菲也为银河这么做了。


银河突然感到很奇怪,他想开口询问,却不知道怎么问。


为什么要给一个陌生人整理衣物?他们也不算陌生人吧,但也只是上下级关系。


银河也曾见过佐菲队长为授勋者别上勋章,他扶正这枚荣誉的象征,而授勋者往往是激动而又充实地道谢。


但这不一样。银河控制不住地推测。这是亲人之间的举动,不带任何复杂念头,只是一瞬间的爱意如同春风拂过脸庞。


银河随着赛罗离开了办公室,踏出门口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佐菲队长已经回到了办公桌后,拿起下一份报告。压在舌尖的疑惑比起文案不足挂齿,银河犹豫着跟上了赛罗披风翻飞的身影。


奇怪的动机。奇怪的举动。奇怪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的行为。银河试图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脑后,但某种奇特的感情翻腾在心间,让他一次又一次地回味。


这样的举措银河见得多了,当然不会因为看到父母为孩子整理衣物而震惊。但佐菲队长不应该对他这么做。身份的隔阂感与内心的羡慕之情交杂在一起,搅乱思绪万千。银河当然可以找出一个合理合理的解释,挑不出一丝毛病的分析,但他就是莫名其妙地不想,放任自己毫无效率地猜测。


到底该如何对待这个无心之举呢?


这太奇怪了。


但也太合理了。



END




说话算话。
性转避雷!! 是银河姐姐和维克...

性转避雷!!

是银河姐姐和维克特利姐姐~

性转避雷!!

是银河姐姐和维克特利姐姐~

时光荏苒莫负韶华

你们点的哈

开学使我心力交瘁(*꒦ິ⌓꒦ີ)

但是我还是会找机会更新!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你们点的哈

开学使我心力交瘁(*꒦ິ⌓꒦ີ)

但是我还是会找机会更新!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言晓已经开学下线,这段时间的更新均为定时
*图源水印,cp:胜银,艾空艾...

*图源水印,cp:胜银,艾空艾

*总结一下我cp让我着迷(可刀)的地方

*本条为定时发布~


【胜银】

  1. 当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向自己发出了杀掉他的请求时,维克特利早已是条件反射般地服从了,银河的身躯保持着半银半黑的模样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2. 银河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跪倒在巨大的失去光泽的水晶前,封印在里面的黑色巨人的计时器和巨大的水晶林一样,不再发出美丽的光芒。

  3. 他看着维克特利一脸戒备地绕过自己朝他伸出的手,冷漠的话语让他心塞:“我们不认识吧?”

  4. 当维克特利看着银河跨入了时空漩涡时,他违背了本心,并未将银河挽留下来,尽管他知道他自己会把银河的一切都忘却。

  5. “维克特利,...

*图源水印,cp:胜银,艾空艾

*总结一下我cp让我着迷(可刀)的地方

*本条为定时发布~


【胜银】

  1. 当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向自己发出了杀掉他的请求时,维克特利早已是条件反射般地服从了,银河的身躯保持着半银半黑的模样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2. 银河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跪倒在巨大的失去光泽的水晶前,封印在里面的黑色巨人的计时器和巨大的水晶林一样,不再发出美丽的光芒。

  3. 他看着维克特利一脸戒备地绕过自己朝他伸出的手,冷漠的话语让他心塞:“我们不认识吧?”

  4. 当维克特利看着银河跨入了时空漩涡时,他违背了本心,并未将银河挽留下来,尽管他知道他自己会把银河的一切都忘却。

  5. “维克特利,我什么都没有改变……”银河的面庞彻底变成路基艾尔的脸之前,在自己的身躯彻底从维克特利的剑下消失前,他如是绝望般说到。





【艾空艾】

  1. 当艾克斯回来的时候,终端已经因为太久没进行保养而报废了。“大地怎么这么懒了?”艾克斯还视着布满灰尘的房间,背对着黑白照片自言自语。

  2. 2当大地解读出了艾克斯留在他终端里的告白讯息时,他早已在宇宙里化成了光之粒子


夜染不想更新

【艾银艾】/【银艾银】 长久

大大的北极圈唯独我一个     #惨#     互攻,相互暗恋

我过几天码这个的cece?两个,一个银艾一个艾银?

————————————————————————————————

命运在转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缠在了一起,梦里的呢喃声让他迷惘。


他知道人类的情感——“爱”


但他没体会过,但他知道——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悸动,是一种无法自控的情感,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情感。


那是爱吗?


那个奥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他是否只看得见维克特利?


艾克斯不懂。


他...

大大的北极圈唯独我一个     #惨#     互攻,相互暗恋

我过几天码这个的cece?两个,一个银艾一个艾银?

————————————————————————————————

命运在转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缠在了一起,梦里的呢喃声让他迷惘。


他知道人类的情感——“爱”


但他没体会过,但他知道——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悸动,是一种无法自控的情感,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情感。


那是爱吗?


那个奥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他是否只看得见维克特利?


艾克斯不懂。


他不可否认,他想靠近他,他想触摸他,他想和他的关系更亲密。


更亲密?——朋友与伙伴之上——爱人


他想成为他的爱人?


他不知道,但他喜欢他。


喜欢来的快去得也快,这种强烈的感情一直持续着,不是喜欢,是爱。


时间能改变很多的事情,但是有的不可以。


他不知道,梦里的荒谬让他震惊,有时他在上位,有时处于下方。


但他不可否认,他爱他,他不介意这一切,他只是单纯的爱他。


独自一个奥待着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念着他的名字。


“银河……”我爱你……


这是什么爱?无法说出口。


星河流转,时间的光芒和生命的光辉交相辉映。


他不可否认自己爱他,可是自己迟疑了。


情之一字太难解,他想要长久。


银河看着那道让自己惦念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想拉住对方的手终究没有伸出。


他可以接受以伙伴的身份陪着他。


但他也害怕艾克斯爱上别的奥。


“害怕”吗?

也不一定。


他的感情,带着占有,带着他自己都不懂的感情。


那是什么?

告白么?他会答应吗?


不告白是因为不想连朋友和伙伴都做不成。


感情,太难懂了。


“艾克斯……”


他爱他,不可否认,他们对彼此的情感明眼的都看得出。


唯独两个奥不知道。


身在局中,自然不知。


爱使人麻木,也使人冲动。


梦境的虚幻让他们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彼此相爱而无法诉说的心得到了相通。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想和你长久的在一起。”

“我想和你永远的牵着手。”


后来,梦境消失了,爱情成真了。


感谢梦境?——因为梦,他们没错过彼此。


维克特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俩,特想敲几下他们,早告白不就好了,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堆。

——————————————————————————————

奥特可爱
银河挺帅一奥。。 被我画憨了_...

银河挺帅一奥。。

被我画憨了_ノ乙(、ン、)_


银河是真的帅,LED灯亮起来超好看的,身材还特好_(:3」∠❀)_超喜欢他了థ౪థ

银河挺帅一奥。。

被我画憨了_ノ乙(、ン、)_


银河是真的帅,LED灯亮起来超好看的,身材还特好_(:3」∠❀)_超喜欢他了థ౪థ

ゞ暮雪婉儿。

好久都没有见到各位的人间体了,大家是不是很想念鸭?(三)

阿古茹你冷静!!

好久都没有见到各位的人间体了,大家是不是很想念鸭?(三)

阿古茹你冷静!!

呈邺
画布小了他妈的。好糊。

画布小了他妈的。好糊。

画布小了他妈的。好糊。

暴躁型老安

【胜銀】幼化梗

*半夜爽文系列,有错字欢迎捉虫

*OOC注意,感觉自己每次写胜銀双方性格都不一样【……】

*设定是身体以及能力幼化,心智以及精神年龄维持不变

*是 500fol点梗里面 @菌絲 点的胜銀,拖了三个月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

*欢乐风,队友互坑注意


【大V和G

维克特利隐约记得,那是发生在某个疲惫的午后的事。

“维克特利!维克特利!”

休闲时间中,躺下休息的维克特利、被拍醒了。

先是摇晃着手臂,喊着他的名字。

见得不到回应、对方直接爬了上床,毫不客气的坐在维克特利的腹部上试图唤醒人。

维克特利。维克特利。

“嗯……嗯?”维克特利迷迷糊糊的回应着,意识...

*半夜爽文系列,有错字欢迎捉虫

*OOC注意,感觉自己每次写胜銀双方性格都不一样【……】

*设定是身体以及能力幼化,心智以及精神年龄维持不变

*是 500fol点梗里面 @菌絲 点的胜銀,拖了三个月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

*欢乐风,队友互坑注意


【大V和G

维克特利隐约记得,那是发生在某个疲惫的午后的事。

“维克特利!维克特利!”

休闲时间中,躺下休息的维克特利、被拍醒了。

先是摇晃着手臂,喊着他的名字。

见得不到回应、对方直接爬了上床,毫不客气的坐在维克特利的腹部上试图唤醒人。

维克特利。维克特利。

“嗯……嗯?”维克特利迷迷糊糊的回应着,意识徘徊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他眯了眯眼灯努力聚焦着视线,遥远记忆里的人影如梦似幻地变换成了同室兼战友的模样。

四肢短短的、身上有着在阳光下尤其亮眼的水晶。

“维克特利!”对方见维克特利没理他,哭丧着脸又喊了声,小小的手搭在他双肩上摇晃着。

不对。他的理智告诉他。

那家伙虽然可以随意改变体型大小,但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己变成小孩般的大小。

大概是在做梦吧。

继续睡吧。维克特利半梦半醒的想着,丝毫不打算理会坐在身上的那个小屁孩几乎快急哭出来的表情。

“不好了!我好像遭遇了不得了的事!”

“体型突然变小了还无法变回去——“

“维克特利?你有在听吗?”

“维克特利——“

对方措手无策的模样让维克特利有那么一点的动容,不过他并不打算插手一瞬即逝的梦境。

一段时间后,维克特利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醒了过来。

刚走出客厅,维克特利一眼便看见了难得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的银河。

“我刚刚梦见了和你长得差不多的小孩、”思索着如何安抚对方,维克特利没头也没脑的途中冒出了这句话。

回应他的是银河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以及因为心情复杂而开始仿如圣诞彩灯一样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水晶。

“所以你以为你那是在做梦吗???”


【大GV

“维克特利前辈,这样真的好吗?”欧布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忍不住抬起头问坐在他房间许久的小“不速之客”

维克特利艰难的抱着对现在的他来说又如手腕一样粗的弹珠汽水瓶扭过头试图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老实说他实在不太想让银河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

虽说银河也不是那种会嘲笑弱小甚至给现在的他补刀的奥,倒不如说就算银河现在从几个宇宙外赶回来也于事无补。

就算羁绊真的能引发奇迹,维克特利也深深的知道银河的霸者并不是神这个简单道理。

“伙伴就是互相扶持的存在阿、“欧布见小前辈不理人,便开始了自言自语。“银河前辈在的话

,我想他肯定会这样说吧。“

“那的确像是那家伙会说的话、”维克特利缓缓开口认同。“但唯有这种事我实在认为没有让他知道的必要、而且再过几个小时就会恢复了不是吗?”

知道维克特利因为手快而不小心吃掉了仿似威化饼模样的缩小魔药的人只需要三个就够了。

不需要再多一个人,千万别。

而知道此事的第三人——艾克斯亦刚好走进了房间,在察觉到房间那一股异常的尴尬自闭的气氛后便很是贴心的开口:

“放心吧、刚刚我已经通知银河了。”

……。虽然知道艾克斯那行动完全是毫无恶意且不知情,但维克特利至少还是感觉到了世间对他的恶意。

“银河前辈他有说什么吗?”

“他说好的我现在就——“维克特利——!!””艾克斯的声音被身后暴起的声音所掩盖,原本应该在好几个宇宙外出任务的来自未来的战士却意外的出现在了这里,一手挥着ginga saber,剑尖似乎还残留着上一场战斗所留下的痕迹。

如此速度,真不愧是、银河的霸者呢☆


方格布

心血来潮剪了个小视频,能不能把整个剪出来就不知道了


选材来自爱奇艺,侵删


本意还是想剪银胜的

心血来潮剪了个小视频,能不能把整个剪出来就不知道了


选材来自爱奇艺,侵删


本意还是想剪银胜的

忆君迢迢隔青天

【银河&路基艾尔】此刻月影

无差cp,ooc


有(很多)个人解读和修改,时间点在银河tv大结局后


——————————


“你变强了。”


路基艾尔突然说道。


“嗯?”


银河用一点漫不经心的鼻音回应他。


考虑到他们正互相角力以便于把剑捅进对方的喉咙,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说话也许会导致一些出乎意外的后果,银河能抽空回应他已经义尽人慈了。


白与黑的剑刃稳如磐石,只有角力者知道这是因为势均力敌,短时间分不出胜负。


银河再次施压,企图把路基艾尔的废话连同右臂一同斩断。


先前礼堂光漂亮地打赢了路基艾尔——当然也有银河最大限度地将意识投射到这个时空,三分钟之内礼堂光都...


无差cp,ooc


有(很多)个人解读和修改,时间点在银河tv大结局后



——————————



“你变强了。”


路基艾尔突然说道。


“嗯?”


银河用一点漫不经心的鼻音回应他。


考虑到他们正互相角力以便于把剑捅进对方的喉咙,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说话也许会导致一些出乎意外的后果,银河能抽空回应他已经义尽人慈了。


白与黑的剑刃稳如磐石,只有角力者知道这是因为势均力敌,短时间分不出胜负。


银河再次施压,企图把路基艾尔的废话连同右臂一同斩断。


先前礼堂光漂亮地打赢了路基艾尔——当然也有银河最大限度地将意识投射到这个时空,三分钟之内礼堂光都是拿着全副力量的缘故。再加上降星镇居民们和泰罗的支援,足以成为压垮路基艾尔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他在战斗中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同体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理由。与人间体道别后,他为确保万无一失再次来到月球,发现了废墟里再度爬起的同体。


再接着,他们打起来,就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没有留手,没有退路,每一次都是生死决斗。


但路基艾尔今天真的不太对劲。他竟然开始聊天,用同样的嗓音,用同样的语调(他竟然放弃了那副反派的腔调,说实话银河有些意外)。如果不是在战场上的话就好了,银河有些可惜,过去的几千年间他很少有与同体心平气和聊天的机会。


“我原以为我们会一直僵持下去,再不济最后赢家也会是我,”路基艾尔猩红的眼眸紧锁对手,犹如一匹走投无路的猛兽对上落单的猎物,“可你竟然变得更强,更强,超出我的想象。”


“是吗?很荣幸能得到你的夸奖——我该这么说吗?”银河在过招拆招时抽空插了句。


路基艾尔却是笑了,虽然不怎么明显,但银河辨认他就像在辨认自己,开卷考试的难度。


银河对此有些不解,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发笑的。这是什么新的嘲讽方式吗?


路基艾尔将剑刃上的金色血迹甩掉,点点金芒落于月尘上,仿佛太阳的金辉亲吻着银色的月亮。


但就算是太阳也不能温暖月亮的阴影,路基艾尔冷冽的视线从未因银河的炽热目光灼痛退却。他镇定自若地迎向他的太阳,拥抱死亡和新生。


银河不再谨慎周旋,直接欺身而上。刚才的一番试探让他确认:路基艾尔已是强弩之末,就算不和银河战斗,他也会因为自身核心状态的不稳定而再次爆炸。支撑他战斗至今的力量尚未确定,银河也不打算追查,将路基艾尔再次击败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路基艾尔也冲上前,无需多言,他自然懂得银河的想法——他们本就是一个整体,除去观念不同、理想不同、路途不同,他们毫无区别——银河能想到的路基艾尔肯定也能想到。


银蓝的圣剑再次与暗红的魔剑对撞,兵器铮鸣,剑光残影锐利至极。双方不再避让闪退,卖血求进,不记损伤,势必要用剑技来分出胜负。


残余的羁绊仍灼灼燃烧于心头,银河趁着这股热劲,将力量尽数灌输到剑身,冷若冰霜的表层下是炽烈踊跃的烈火,几乎要将魔剑熔化成散开的暗能粒子。


支撑路基艾尔的不明力量似乎将要枯竭,银河感到对方的手臂明显一松,虽然很快又发力抵上,也足够银河抓住这个破绽乘胜追击了。再次角力,两把剑在空中停滞片刻,瞬间圣剑光芒大亮,轻而易举地斩碎了魔剑,势如破竹,直接捅穿了路基艾尔的胸膛,破碎的能量核心不堪重负地发出“咔嚓”声。


路基艾尔却笑得更明显了。——这让银河更加困扰,但他依旧毫不犹豫地加深了力度,绷紧神经提防路基艾尔的意外举动。


然而这个意外举动着实让人不知所措。路基艾尔一把扯过银河的右手腕,将银红巨人拥入怀中,这个姿势让剑尖彻底突破他的胸膛。银河使劲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仿佛刚才的脱力是幻象,路基艾尔紧紧拥抱着银河,力道大到几乎要捏碎银河的右手腕骨。


他们现在就像一对亲密的伴侣,正悄悄谈论着什么私事。路基艾尔的吐息吹拂在银河头侧,银河克制住想要扭头观察的冲动。


“你赢了。”路基艾尔的语气甚是轻快。“朝着你的道路走下去吧,直到你的终焉,像我一样粉身碎骨,死在理想的黎明。”不等银河开口,路基艾尔继续说道:“你现在会感到兴奋吗?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影子,宿敌,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还是说感到恐惧?被我预言结局的同位者,注定迎来相同的终结。”


银河道:“你恨我?”


路基艾尔松开了束缚银河的左手,抬手蹭过了银河的脸庞,直到停在唇角。银河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已经分不出是谁的血,两人的血因拥抱混杂融合,一如最初的整体,同样的血液流淌在同一副身体。


“那怎么能叫恨呢?”路基艾尔的声音愈发模糊,就像是几百万光年外传来的音频,“看来你还是没变,还是不懂这些。这个是我赢了。”


银河再次使劲,这次顺利地挣脱了。


他看着面前的路基艾尔逐渐崩坏成光粒子——没错,光粒子,像奥特战士一般——这证明什么?路基艾尔仍然是我的一部分吗?银河把疑问压至心底。


猩红色的能量核心掉落在地面,带着骇人伤痕。


银河不再留恋,转身飞向宇宙。


路基艾尔的最后一句话艰难地传递到了银河心里。


——那怎么能叫恨呢?这份感情刚才超越了恨意,便是爱了。



END



——————————



在儿童节写了刺激又劲爆的东西


可能会有真正的kiss的后续(也许)



佛系赛车手【呆叽】

【光翔/微空艾空】银河

大地预知了自己的死亡

  “我会成为宇宙中的粒子,散落在每一个角落”

 温存过后的两人四目相对,大地深情的看着艾克斯人类时精致的眉眼,拇指在对方脸颊上轻轻摩擦。人态艾克斯凑上去堵住他的唇,眷恋又悲伤。

  

  这一天来的很突然,刚刚取得驾驶资格的大地在宇宙中遭遇了银河海盗的袭击,在毁灭光线下成为了粒子

  当时艾克斯还在另一时空,对此一无所知。当他回到地球时面对着的是明日奈的哭吼以及神木队长的叹息。

  “抱歉”

艾克斯冷静的令人害怕,没有哭泣没有悲伤,他处理好了大地的后事,接替了爱人在Xio的工作,继续为火花玩偶实体化与人类和平共处而研究

  

  作为与他们关系最亲密的...

大地预知了自己的死亡

  “我会成为宇宙中的粒子,散落在每一个角落”

 温存过后的两人四目相对,大地深情的看着艾克斯人类时精致的眉眼,拇指在对方脸颊上轻轻摩擦。人态艾克斯凑上去堵住他的唇,眷恋又悲伤。

  

  这一天来的很突然,刚刚取得驾驶资格的大地在宇宙中遭遇了银河海盗的袭击,在毁灭光线下成为了粒子

  当时艾克斯还在另一时空,对此一无所知。当他回到地球时面对着的是明日奈的哭吼以及神木队长的叹息。

  “抱歉”

艾克斯冷静的令人害怕,没有哭泣没有悲伤,他处理好了大地的后事,接替了爱人在Xio的工作,继续为火花玩偶实体化与人类和平共处而研究

  

  作为与他们关系最亲密的人,礼堂光和翔来这个时空看望过几次艾克斯,化名为天空艾的奥特战士看起来很好

  “他真的没事吗?”

 礼堂光担心的问道,翔没有回答。

  

 在他们临走前的夜晚,三个人都喝的烂醉。翔躺在恋人的腿上睡的正熟,礼堂光握着他的手也昏昏欲睡。艾克斯看着两人,在昏黄的灯光下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但又很快消失。他喝掉了最后一口酒,自言自语说道

  “阻隔我们的从来不是寿命,未来是会改变的”

  

礼堂光听到了,他想了想却还是不太明白,脑子里乱乱的。银河来自未来,未来就是银河

  第二天,他们离开了这个时空,恍惚间礼堂光好像看到了大地半透明的影子

  

  时间过的飞快,岁月的痕迹开始出现在翔的身体上,他开始会因为陈年旧伤而在风雪的夜晚痛的睡不着觉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已经学会温柔的翔安抚着依旧年轻的恋人,时间仿佛遗忘了礼堂光

  他开始害怕,开始迷茫,他会在夜晚握紧翔的手生怕他消失,也会在战场上挡在维克特利身前。

  

  【阻隔我们的从来不是寿命】

  

  礼堂光开始慢慢懂得了

  

  幸运的是翔没有战死,但多年来身体的损耗几乎掏空了他,在礼堂光眼里他还那么年轻就闭上了眼睛。

  礼堂光嚎啕大哭,完全不再顾忌形象

  

  没有了翔的维克特利又回到地底继续沉睡,礼堂光告别了朋友们独自在宇宙时空中穿梭流浪。

  【或许有一天,我会在尽头消失】

 他到达过许多星球,有的纯净美好,有的邪恶污秽,他开始思考善与恶

  

  【你叫什么名字?】

 所到之处的居民问他

  【我是银河】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样称呼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遇到艾克斯。两个许久不见的朋友有些生疏了,但能再次遇到彼此依旧很开心

  “早就听说一个戴着耳机的奥特曼在满宇宙收集宇宙灰尘,没想到是你”

  银河注意到艾克斯腰间的粒子收集器,柔和淡蓝色光辉在里面跳动,像一颗生命的心脏。

  艾克斯露出爽朗的笑容

  “很快就会收集好了”

  

  

  银河又开始了旅程,这次他来到了一个与地球很相像的行星,这里还没有进化出智慧生命,银白色的脉络遍布土地,特有的荧光植被生生不息

  银河将这里当成了长久居住点

  数万年过去了

  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小东西从水中爬上陆地,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面前这个巨人

  【这个星球开始进化了】

  他突然意识到

  在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和预感的促使下,银河开始观察这颗星球上的智慧生命。他们是那么小,那么脆弱,却又是那么聪明。他们很快就学会了,直立又学会了使用工具,渐渐的发展出了语言和文字,在之后就是部落和国家。

  【好像在哪里见过】

 银河在自己漫长的岁月记忆中寻找

  【算了,不重要了】

 他继续观察

 随着这些生命的发展进化到达了鼎盛,这颗星球也逐渐走向衰落。为了得到永生,战争武器科技消耗着这颗星球的生命,银河听到了它的哀嚎,银白色的光芒挣扎着不想逝去。

 他开始介入这颗星球的发展,他想阻止星球的灭亡,他告诉这里的居民“如果你们再不停手,这颗星球即将毁灭”,他也多次阻止了战争,武器在他身上留下了道道伤痕

  这颗星球最终还是毁在了它的人民手上,像一个感激着银河的孩子,虚弱的在他手上散开,银河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说【谢谢】

  银河埋葬了这颗星球上最后一株荧光植物,离开了。

  

  【这个宇宙真的需要生命吗?永恒是暂停还是延续?】

  在银河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缕黑暗在他的体内滋生着

  

  他开始成为了一个观察者,一个探索者,他在无数的宇宙中穿梭。

  

 直到一个头上带了个V字的奥特战士叫住了他

  “请问您是银河吗?”

 这个奥特战士的声音意外的年轻

  “我的祖先曾有一个人和我一样能够使用维克特利之力,他曾与您一起战斗过,您还记得吗?”

  

  银河摇摇头,时间对于他来说太过漫长,记忆中很多事情都消失了。

那个奥特战士遗憾的叹了口气,向银河道歉后前往他应去的战场

  

  【维克特利?】

  银河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在宇宙中的m78星云有一群杰出的奥特战士,银河早就有所听闻。

  他们的队长是一个很奇怪的奥,在见到银河的时候听他讲起这是他第一次来到m78,那个队长表情奇怪但又没有说什么

  

  银河又在一颗小星球上看到了与人类生活幸福的另一个奥特战士,他对银河的态度与那个队长一样,同样是错愕但没有说什么,只有那个人类站在奥特战士的手上,看着他的眼睛说:

  “期待下次见面”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银河将自己分成了两半,那半属于黑暗的扰乱了宇宙秩序,银河不得不穿越时空追捕

  在过去的时空里他遇到了一个叫做礼堂光的年轻男孩

  他活泼自信善良友爱,他永远带着笑容,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打倒他

  银河很喜欢他,每次看到礼堂光对待家人对待朋友的样子,他都由内而外地感到熟悉喜悦。

  这种熟悉是银河所困惑的

  

  【你忘记了他】

  

  这个念头有一瞬间在银河脑海中闪过

  

  我忘记了谁?

  

  银河抓住了一丝尾巴,他仿佛在辽阔的宇宙中找寻线索,毫无希望

  

  【维克特利】

  

  金色的光和笛声就像一把利剑从天空破开,银河捂住脑袋痛苦的嘶吼

  

  他忘记了维克特利,他忘记了翔

  

  他渴望再次见到他

  

  但银河的意识开始涣散他不能在过去的时间里待得太久,他必须要回去

  

  【想要见翔】

  【想要见他】

  

 银河拼尽全力,化成一道光芒飞入地底

  

  “银河?”

礼堂光疑惑的看着银河火花失去了光彩

  “他回去了吧”

泰罗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现在也没有怪兽了,那我就继续旅行了”

  

  礼堂光笑着,背上了自己的行囊

  

  他不知道的是接下来他会遇到一个来自地底的年轻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