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银造

375浏览    5参与
酸梅

【all造】神说

人物极度ooc,短打,一发完,神性与人性结合,疯癫理智与漠视一切并存,毛子是令人着迷的大美人啊啊啊啊!自产自吃!


最初的时候,天使们信仰着祂,追随着祂。


——————


那是他所信仰的主,俯首称臣的神明。...



人物极度ooc,短打,一发完,神性与人性结合,疯癫理智与漠视一切并存,毛子是令人着迷的大美人啊啊啊啊!自产自吃!


最初的时候,天使们信仰着祂,追随着祂。


——————


那是他所信仰的主,俯首称臣的神明。


                                       ——梅迪奇


命运没有终点,他等待着他主的归来。


                                      ——乌洛琉斯


空想并不能为我带回祂。


                                      ——亚当


我可以窃取一切,也无法窃取一切。


                                      ——阿蒙


祂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我便是低进泥沼里的虔诚信徒。


                                     ——A先生


最后,祂们背叛了祂,分食了祂。


克莱恩最后一笔落下,他透过真实造物主透过亚当,仿佛看见当初那个浑身光芒的神明被拉下神坛,坠向陨落的深渊。


蜜月
快进到父嫁!(仅指成年形态

快进到父嫁!(仅指成年形态

快进到父嫁!(仅指成年形态

蜜月

又来发我的画女硬说男丑图了😢祖国母亲新长一岁我cptag也要加一

又来发我的画女硬说男丑图了😢祖国母亲新长一岁我cptag也要加一

蜜月

造物主的蔷薇花园

p2大概是重启的15岁大蛇和造

虽然乌贼说真造不养孩子但我觉得白造应该不会不管吧,想看造带孩子啊!!想看造生蛇

个人是银x造注意,左右虽然没有体现出来但是必须带

造物主的蔷薇花园

p2大概是重启的15岁大蛇和造

虽然乌贼说真造不养孩子但我觉得白造应该不会不管吧,想看造带孩子啊!!想看造生蛇

个人是银x造注意,左右虽然没有体现出来但是必须带

瀼瀼

【银造】Dei anguis (Fin.)

*想哪写哪的短篇,已补全 

 

     乌洛琉斯醒来了。他睁开眼,静静地望着他的神。造物主睡在他的身边,一缕晨风从高窗外吹来,拂起的白纱轻轻地抚过了祂的脸。
  祂神色宁和,呼吸轻微而悠长,乌洛琉斯安静地听着,这道声音永远能让他安心。或者说,祂的面容、声音与气味都像他的安神剂。每当他在重启前赶到主的身边,疯狂与躁动都会一扫而空。主会将手按在他的发顶,他则像一条真正的小蛇那样蜷缩起来,衔住自己的尾尖。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进入沉眠,这是他最脆弱的时期,会像母体中的胎儿那样能被轻易扼于人手。但他从不为此担忧。
  “睡吧,”他的主低声说,他总是觉得,...

*想哪写哪的短篇,已补全 

 

     乌洛琉斯醒来了。他睁开眼,静静地望着他的神。造物主睡在他的身边,一缕晨风从高窗外吹来,拂起的白纱轻轻地抚过了祂的脸。
  祂神色宁和,呼吸轻微而悠长,乌洛琉斯安静地听着,这道声音永远能让他安心。或者说,祂的面容、声音与气味都像他的安神剂。每当他在重启前赶到主的身边,疯狂与躁动都会一扫而空。主会将手按在他的发顶,他则像一条真正的小蛇那样蜷缩起来,衔住自己的尾尖。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进入沉眠,这是他最脆弱的时期,会像母体中的胎儿那样能被轻易扼于人手。但他从不为此担忧。
  “睡吧,”他的主低声说,他总是觉得,那声音是十分温柔的,“我在这里。”


  现在乌洛琉斯抬眼望着祂。晨光中,祂淡金色的长发几乎与日光融为一体,他想到蜂蜜、黄油、雏菊,一切美的好的东西。如果旁人知道他的想法,恐怕会大吃一惊。好在他从来沉默寡言,旁人——譬如梅迪奇,偶尔攀谈两句后就会扫兴败退。于是他那些关于主的心思始终安稳地不为人知,一滴一滴地积攒着,在心中酿造。主似乎仍在沉睡。他怀念祂浅色的眼睛,像日光下的琥珀,看他时曾有似有若无的笑意。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远在萨斯利尔出现以前。现在的主依然完美无缺,但极少数、极偶然的时候,他会在心里偷偷怀念从前的时光。
  他看着主光洁的脖颈。他想起第一次重启后的那段时间,主允许他变成一条细细的小蛇,将尾巴尖挂在那里……他还记得那天主颈间的温度。
  主睁开了眼睛。他在乌洛琉斯醒来时便立刻清醒了,此时才终于打算看看他的小蛇正在做些什么。乌洛琉斯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神情依然宁静如初,很难分辨他是不是知道造物主早已醒来。祂一抬手,一截柔软的蛇尾就爬上了他的手腕,轻柔地绕了一个圈。
  造物主将他冰凉的尾尖握在手心。他轻轻地笑了一下,神情和煦,但乌洛琉斯很快读懂了他的暗示。他眨了眨眼睛,游入被褥之中,伏在了造物主身下。


  *


  很久很久以前……主曾经喜欢倚着他的尾巴入睡。他将下半身化作蛇形,将他的主圈在其中。他们很快开始习惯分享同一张床榻,也很快开始做了更多其他的事。乌洛琉斯不会将自己视为主的“情人”,尽管他对这个词的内涵并不十分了解,也明白它指代的关系不止于私密与亲昵,也包含着浓烈的爱、性/冲动与独占欲。他对主的感情与这些词汇有相近之处,但远不足以被它们概括。
  尽管受神话生物形态影响……他的性/欲称得上强烈,甚至会有类似“发情期”的阶段。他会控制不住接近祂的欲/望,渴求主身上的气味,往往无意识地用尾巴绞缠主的身体。他还记得第一次发情时的情形。他趺坐在主的王座前,尾巴却已不知不觉地攀上了主的手腕。直到议事结束,其他天使之王退出殿外,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尾巴都做了什么——主握着他的蛇尾,轻轻地捏了捏。


  他的尾端格外敏感。乌洛琉斯很久没有体会到类似“困窘”的情绪了——长久地注视命运消磨了他的情感波动——他猛地一抖,想把尾巴抽回来,但主没有放手。祂专注地注视着他,像是觉得他的反应很有趣一般。“天使也会迎来发/情/期,”他若有所思地说,“这也是人性消退的表现么……”
  乌洛琉斯逼迫自己接受祂的审视。他静静地伏在造物主的王座下,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欲求。但接下来,那双熟悉的手就捧起了他的脸。
  “那就来吧,”造物主的食指温柔地擦过他的眼睫,“让我看看,‘怪物’这时能做到什么程度……”
  
  “命运之蛇”拥有漫长无匹的生命,但乌洛琉斯没有比那一天更快乐的记忆。到最后他变得很激动。他伏在主的身上,剧烈地抖动着,他的体温一向很低,此刻却仿佛滚烫了起来。他此刻才明白自己只是一座长期沉寂的火山。而他的主比他冷静得早得多,此时正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祂的手顺着他的脊椎向下滑去,他不由自主地蜷了起来,尾巴满足地圈住了祂的腰。
  大概是累积了一千年的幸运,才让他换来了这一刻。
  
  回过神之后,他向主道谢。造物主只是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他说“不必”,然后露出了乌洛琉斯熟悉的沉思的神色。他静静地趴在主身边,想起主从前讲过的话语,为了拯救世人,神可以献出祂的血、肉与独生子。他想,主这时也是在“奉献”么?祂对序列提升对人性造成的影响一直很感兴趣。
  但他想,他愿意为主奉献更多、所有、一切。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
  他一定是不自觉地把这些话说了出来。他的主微笑着说:“你已经是我最好的战士之一。”
  “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这是写在造物主圣典上的句子。他或许不是最强大的那一个,却最谦卑、最虔诚。为了捍卫主的荣光,他可以流尽最后一滴血。“无论何时,我都会守在您身边。”他承诺道。
  奇异的,这句话像是终于拂动了造物主。他从他的思绪中抽离,看向了乌洛琉斯:“无论何时?”
  “无论何时。”
  祂看着他:“哪怕我模样大变?跌落位格?众叛亲离?”
  “我会在。”他低头吻主的手背。
  造物主挑起他的长发:“哪怕我疯狂,混乱,完全失去人性——哪怕我不再是我?”
  乌洛琉斯想要微笑。早在他最初遇见主、决心要追随这位伟大存在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些绝不会动摇他的决心。他轻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你知道你可能会付出什么代价吗?”
   尽我所有,尽管拿去。我的力量、信仰、理性、生命……
  “无论何时,无论怎样。”他承诺道。
  造物主凝视着他的天使,依然是那种专注、柔和、无瑕的目光。他们彼此望了一会,祂俯下身,吻了吻乌洛琉斯的眉心。
  “如你所愿。”


END


*标题Dei anguis为拉丁语,意为“神之蛇”

*“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圣经·传道书》10:8

此外圣经中关于蛇的句子还有:

 “于是耶和华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蛇就咬他们”
 “看哪,我必使毒蛇到你们中间,是不服法术的,必咬你们”
 “也不要试探主,像他们试探的,就被蛇所灭”

就……神和蛇的关系,真的很有趣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