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银骑士

1913浏览    43参与
LRAD
  回去刷耳朵的路上

  回去刷耳朵的路上

  回去刷耳朵的路上

只是当空气啦
  两只在城墙上看风景的小银

  两只在城墙上看风景的小银

  两只在城墙上看风景的小银

Carl·Ryou
明日方舟X黑暗之魂 干员 猎龙...

明日方舟X黑暗之魂

干员 猎龙银骑士


明日方舟X黑暗之魂

干员 猎龙银骑士


鹫乙己
试试(瑟瑟发抖*) 原图推肯定...

试试(瑟瑟发抖*)

原图推肯定有 wb说不定有 

以及评论区我待会试着粘一下privatter地址(不用科学冲浪

试试(瑟瑟发抖*)

原图推肯定有 wb说不定有 

以及评论区我待会试着粘一下privatter地址(不用科学冲浪

我的茶杯呢
一觉醒来发现小翅膀缩水了

一觉醒来发现小翅膀缩水了

一觉醒来发现小翅膀缩水了

坠koko_

【黑魂3/摸大鱼】尘埃

尘埃


——

猎龙战争时期,银骑士和环印骑士的造谣

环印城的这样那样

考据不全一定有误,如有不适应的内容请立即退出界面

是给朋友的赠文٩(ˊᗜˋ*)و

——


环印骑士还记得那天的火焰与光。


时间是流逝的光,光是时间的锁。环印城从那一天起就停滞了,风会吹拂,水会流动,但是吹落的叶片在风拂过后还会回到原处,水带走的泥沙在水流平静后又会攀上岩石。唯一变化的是深渊,环印骑士还记得哈兰得的战士不知从何处寻得了来路的那一天,深渊像是暴走的雷鸣,从他的身旁掠过。

寻求黑暗之魂的战士被黑魂所爆发的人性侵蚀,坚不可摧的盔甲膨胀扭曲,战士们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就被他们所求的王魂吞没了......

尘埃


——

猎龙战争时期,银骑士和环印骑士的造谣

环印城的这样那样

考据不全一定有误,如有不适应的内容请立即退出界面

是给朋友的赠文٩(ˊᗜˋ*)و

——


环印骑士还记得那天的火焰与光。


时间是流逝的光,光是时间的锁。环印城从那一天起就停滞了,风会吹拂,水会流动,但是吹落的叶片在风拂过后还会回到原处,水带走的泥沙在水流平静后又会攀上岩石。唯一变化的是深渊,环印骑士还记得哈兰得的战士不知从何处寻得了来路的那一天,深渊像是暴走的雷鸣,从他的身旁掠过。

寻求黑暗之魂的战士被黑魂所爆发的人性侵蚀,坚不可摧的盔甲膨胀扭曲,战士们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就被他们所求的王魂吞没了。

环印骑士站在他面前看着这一切发生,火烧空的心里感觉不到任何情绪。


而他们已经被深渊识别为同类了。


印在胸口燃烧的火之封印夺走了记忆和情感,空空的胸腔与关押在牢笼中那些干瘪的活尸没有什么两样,若是脱去火烧的盔甲,他们的内里大概也是那般模样了。可惜盔甲早已与空荡肉躯融为一体,摘下手甲也只是看到火的虚影。

于是他们蒙上双眼,不再去感受火的明亮。隔着黑纱那雾蒙蒙的视野中,走进沉淀的黑泥也与平常行走的道路没有差异,仿佛世界本就如此。

或是人本就如此。

矮人群王已经不会回答骑士们的呼唤了,他们的王座被掩埋在光封印的尘埃里,乌拉席露的武者被束住灵魂,坚守在神族公主的寝宫前。在留下公主,刻下封印前,光之王曾说他们的模样即是拥有黑暗之魂的人们本来的样子。

手持雷电与长枪的侍女也被留了下来,还有一头漆黑的古龙后裔。她曾向他伸出手,试着撩开漆黑的头巾,解下蒙住双眼的黑纱。他不知道这胸中仍旧铭刻神族荣耀的女子想要看到什么,她至今仍以公主的骑士为名,哪怕深陷沉睡来维持光的锁的公主已经听不见她的任何话。哪怕即使是她也不被允许再靠近公主,只因光的封印脆弱易碎。

他试着询问她,许久未张开的干瘪的嘴像是岩石开裂,有些陌生的发声时,还有皮肤的碎屑掉下来。

“因为我仍以费莲诺尔的骑士——希拉之名为傲。”骑士笑着回应,“太好了,你还会对此抱有疑问。我以为你们也都成为那些被深渊取代思想的傀儡了。”

可环印骑士还记得,抱有疑问是不被允许的。

“你还记得这种事啊,你明明都不记得那把剑了,却还记得这个。”

剑?

环印骑士拿起自己的直剑,漆黑的剑身一如既往。

希拉轻轻摇了摇头。

“可别成为贺弗莱特那种只会响应召唤而动的人了啊,虽然那家伙多半是故意平时不理巨人法官的。你去米狄尔那里看看吧,就当是我多管闲事,我觉得这种事不该被忘记。”说完,重视礼仪的骑士向他行了一礼,而后用她那斩杀群王的长枪向身后砸下,将每日在城内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和杀戮的哈兰得战士打趴,便转身离开,回到她那阴暗的小房间中。


米狄尔,不朽古龙的后裔。

古龙……环印骑士仰起头,天好像不再是那没有变化的假象,而是铺天的尘埃,世界过去的主人振翼在高空中飞舞,向争夺大地的军队喷去焚尽一切的火焰。

不存在的骨肉还记得烧灼之痛,他伸出手轻轻握拳,确认那疼痛如今已不存在。

曾有过那样的战事么?在还不明亮的天空下,所有人明明向着太阳的方向瞪大双眼,却看不见光亮,只有体格庞大的古龙张牙舞爪,每一击都可以削去战士们的血肉,踩死蚂蚁对它们来说太容易了。

他头脑有些不清醒地走进了有着螺旋楼梯的塔,手握长枪的同僚什么也没说,只是背靠墙壁,将不够宽阔的道路让了出来。如希拉所说,他们好像都要变成没有召唤的指示就不会行动的家伙了,但又好像还记得在什么样的时候该如何行动。火之封印夺去的记忆里似乎不包含这些领先累月攒下的本能和习惯,他走过同僚身前,没来由的,他突然停下脚步,抬起手来,向同僚挥动。


“早啊!今天怎么样?”

他突然听见了声音。

同僚略带疑惑地看着他,看他突然转过头去,看向空旷的塔中央。

环印城里没人有这种声音,但确实有人和他说了这句话了。

环印骑士慢慢放下手,加快脚步往楼梯上走了。


一切似乎都符合希拉对自己所说的话,那就只有快点,更快些到她所说的地方,才能找到答案。

拉开铁门,他踏上升降梯。升降梯到底,诉说过往的雕塑还刻着光之王的模样,向前,抱着两把大剑的骑士长靠着巨大的石碑坐在地上。

不是这里。环印骑士没来由的如此笃定。

骑士长看到了他,没有说话,但他明白骑士长大概希望他走上前去。于是他现做了,他将自己的直剑收回腰间,在骑士长面前站定。


“来了。”骑士长的声音同他的脸庞一样枯槁。

来了哪里?

骑士长似乎也记得希拉说的事情。

“银骑士。”骑士长的解答到此为止。


银骑士。

环印骑士从哈兰得战士暴走的刀锋间走过,淌进深渊的泥沼,爬上某座建筑物的二层。这间建筑物紧挨着山脉,他突然想起来,好像有名战士曾坐在山路旁纵酒高歌,在荒芜的泥沼间挥洒最后的豪爽。

他在这样的豪爽中迎来生命最后一刻,在成为他的代表符号的沉重盔甲中寿终正寝。

环印骑士走进堆放他遗物的房间,银骑士的红灵果然出现了。


银骑士。

银骑士名为雷多,就像是贺弗莱特由巨人法官的契约束缚灵魂一般,雷多也将自己的灵魂留在了这间房间里,不允许任何人染指那位战士的遗物。

见来人是环印城的骑士,雷多从临战的姿态中放松,将那比他的体格还要庞大的大锤砸在了地上。他已是灵体,到环印骑士仍旧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强大震慑力。

并不是他。环印骑士想道,雷多没有带着剑,但他或许能知道。

于是他询问灵体:银骑士,剑,他究竟遗忘了什么事情?

雷多花了些时间去理解环印骑士支离破碎的言语,他思考了片刻,回答:

“猎龙战争。”


他听见弓箭破风的声音,可这里没有人使用弓箭。

雷多没法回答他更多事情了,他低头道谢之后,银骑士的红灵便消失了。他走出战士曾经的住处,在深渊的泥沼中行走,喋喋不休的人脸虫子趴在山崖上说着诱人沉没的话语,环印骑士充耳不闻,只是觉得他们挡路碍事时挥剑将他们驱散。然后他找到了一把白弓,被丢在了深渊里。

他收起剑,拉满弓,弓弦弹回原状时的声音却和他听见的不同,差些力道,也不够沉重。也许因为他不是弓的主人。

他又去了骑士长所守石碑处,走进本不应当靠近的教堂,找到了被束缚的灵魂。


“虽然我很感谢你帮我捡回来……”乌拉席露的武者笑着接过的白弓,“嗯,拿到实体的感觉确实更趁手了。也不是多余的事情吧,只不过成为教堂之枪时,这些生前的武器也都作为灵体和我绑定了。”贺弗莱特是环印城少有的生动的人,环印骑士觉得自己这样形容没什么错。毕竟还拥有这般外表的人在环印城里都只有他和希拉,再就是许久未见的神族公主了。而比起希拉,贺弗莱特没什么执着的荣耀之类的东西,他不断试着找到能和这座城和谐相处的生活节奏。

贺弗莱特拉开白弓,射出破风的一箭。


还是不对。环印骑士摇了摇头,便准备走了。


“呜哇真过分,你这反应好像是我有什么问题一样。”虽然早已习惯这些骑士的冷淡,贺弗莱特的抱怨仍是每次都不缺席。

环印骑士停住脚步,又向着他摇了摇头。

“行了我知道,你别特意又转过来……”

乌拉席露的武者向他连连摆手,赶人一般回应道。

他走出教堂的时候,骑士长似乎也正好从什么地方回来,他慢慢放下大剑,靠着石碑坐下,随后就低下头,好像是要休息了,也可能只是不想看他。环印骑士走回那个电梯间,看到电梯的边缘放着一块七色石。

哦,米狄尔,那头漆黑的古龙后裔。希拉也确实说起了这条龙,他似乎是有意忽略掉了,因为他想起了有些可怕的古龙,又听雷多提起猎龙战争,他有意没去米狄尔那里,骑士长大概是以为他连这都忘记了。不会忘记,刻下封印之后的记忆就像流水一般,偶尔会被带走,又因为停滞的时间会兀自回来。

比如说城中央那块巨大的碑,曾有陪伴深渊魔女的骑士为寻求解咒而来,石碑的力量对环印骑士们那源自王魂的封印没用,但对其他因为人性的流失而日渐失去记忆的不死人们仍然有用。环印骑士曾一度想忘记那名骑士最终未达成目的的模样,但过不了多久这份记忆就还会找回来。他就会又去那片花丛中,看那名骑士执念的红灵阻拦靠近过去的一切存在。

若是这个时候不去米狄尔那里,或许下次还是会想起来。于是他踏过骑士长放置的七色石,在升降梯还未到达终点时就走了出去,走进那个窄窄的道路,到达了隔间。

银骑士。

银骑士的雕像,手持长剑,包围着隔间。他伸出手,伸向唯一一尊未持剑的雕像,那扇墙后藏着去米狄尔那里的通道,为何将没有持剑的雕像作为墙壁的记号?环印骑士还记得,那份记忆格外的鲜明,却像是被火烧过的灰烬埋起来,摁紧又压实了一般,张开嘴却卡在喉咙的声音,抬起手却不知道伸向何处,明明风卷起尘埃,却一层比一层更厚重,像是吹出的气不可能翻动土壤。

他后退几步,看向其他雕像,剑,银骑士的剑。不是雷多,还有过其他的银骑士么?


“没事,直到回去我大概也用不上了。战得这么惨烈,少一把剑也没什么的,你拿着留个纪念,等我们稳定了,我去环印城找你。”


环印骑士低下头,展平的双手被放上一把银色的长剑,他努力想要看清,手中却又一无所有。他急迫地想要知道这声音的来源,他掀开头巾,扯下蒙眼的黑纱,重新目视光明的瞬间,光是那盔甲上不灭的火焰就让他觉得双眼刺痛。

他找到了,在一尊银骑士雕像的后面,有银色的闪光。他伸手向那光芒,拿出了那把剑,银色的长剑被收在鞘中,剑鞘上有可怖的利爪抓痕,拔出剑,剑身却光亮锋利。


“我当然是认真的,你看我本来也不怎么用剑啊。你放心吧,就算路上再有什么残留下来的龙啊什么的攻击过来,我们还有这么多人,给我个机会我投一发阳光枪都比拔剑好用。啊,不过这剑鞘确实不太好看,正常损耗正常损耗。这可是向古龙发起的战争,有点龙留下的伤痕才对味。”

睁大眼睛,越过火,越过封印空荡胸腔的火。捕捉,去抓住那火星泯灭的尘埃。破风的箭飞进浑浊的天空,古龙的咆哮响彻云霄,火焰烧向地底的人们,王魂的拥有者们联手,猎龙的战争。


他在刺目的火中看见银骑士了。


那是猎龙战争的末尾,光之王与矮人王的队伍最后有机会能坐在一起,连伊扎里斯的魔女们都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向来矜持的魔女放声大骂着古龙终于让出生存的大地,她们要在某个早就看中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城市。而那也是他和银骑士最后一次见了,抛却神族与人族之间那么多的不同,一次一次在战斗间隙溜进他们的营地,分别的时刻正式到来,环印骑士有些不适应。

惯例说着没营养的日常对白,像是没有变化的天气话题,没有变化的盔甲话题,没有变化的武器话题……然后他们都沉默,没有更多的话题可说了,他们打赢了这一战,已经没有需要防范的古龙,没有需要担心的在下一次战斗前治疗不好的伤。

“火之时代要开启了。”最终是银骑士先开了口,惯例是那般轻松的语气。

“嗯。”他其实还想说更多的话,可是突如其来的放松带来了无限的疲惫。为了不被觉得敷衍,他尽可能露出最用力的笑容回答了银骑士。

然后银骑士将自己的佩剑交给了环印骑士,环印骑士应当很熟悉那把剑的,毕竟那是他们一同作战时留下的抓痕,那也是环印骑士第一次看到银骑士挥舞起银剑,明明是犹如舞蹈般的动作,却没有一剑多余,雷电的奇迹在剑刃上收放自如,时而伴着雷霆劈在小型飞龙的头顶,时而以最朴实的斩击切下飞龙的趾爪。最终的结果却不够帅气,当发现长剑切在龙鳞上甚至会被弹开后,银骑士一把拉住还想再试一次的环印骑士,全然不顾葛温王麾下骑士的脸面扭头就跑。

分明当他们一口气跑上另一座山头的时候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在银骑士才想起面子这回事,开始嘴硬说些要是没被打坏大弓这时候就能吃龙肉了时候,环印骑士捂着已经岔气疼得不行的肚子,在山上大笑了起来。


枯槁的嗓子已发不出那样的笑声,环印骑士抱着那柄剑,慢慢在小隔间里坐下。


这把剑是他们再会的约定。


而环印城如今在时间停止的缝隙中漂流,在火的封印将一切掩埋的时候,他几乎都要忘记了,环印城以外的路,曾走过的漫漫长路。他们坐在山崖上,畅想着未来建起怎样的城,他们去彼此的城池里,再一起享受战争夺得的未来。

而他刻意忘记了,任由火烧的灰烬一层又一层堆叠,将那个约定彻底掩埋。他亲手将约定的银剑塞进雕像后的角落,忘记猎龙战争的事情,忘记已无法实现的话语。

现在他也打算继续这样做,把剑放回原处,跳下升降梯的井,重新回到城里去,回到那片深渊中去,在停滞的时间里永不停息地漫步。继续这样就好,无法脱出光的锁,属于他们的城也早已过去无限久远的时间。时间是流逝的光,而环印城的光锁住了时间。记忆也与时间一同停滞,若是不掩埋掉,便永远也忘不了那场大战之后的全部话语。


我走了。

他试图对那把剑说。


把剑放回原处,跳下升降梯的井,重新回到城里去。

把剑放回去就好,再从窄窄的通道口跳下,重新回到城里去。

把剑放下,重新回到城里去。


他紧紧抱着剑,坐在升降梯半途的隔间里。流水卷走尘埃,尘埃又会回来。一会,一会就好。实现不了的约定,破不开的锁,再回忆一次,在火烧空所有心的残渣之前,回忆最后一次。


FIN.


坠koko_

【黑魂3/摸鱼】夜歌谣

夜歌谣


——

猎龙战争时期,银骑士环印骑士造谣

一点战时的小意外

考据不全一定有误,如有不适应的内容请立即退出界面

也是给朋友的文✧٩(ˊωˋ*)و✧


——


灰烬在破败沙城里挖出了一根弓弦,他当然认得这是哪种大弓的弦,在整座城都被时间碾成沙砾的情况下仍旧锋利得能割伤手指,不愧是亚诺尔隆德所打造出的猎龙大弓。环印城化作沙土之前,他也在城里见过不少那些拉动猎龙大弓的银骑士的雕像,或许是某位骑士的遗物吧。时间终点的城里每一件物品都值得珍藏,灰烬将弓弦收进盔甲,继续在黄沙之间漫步。

荒芜的大地,若是有歌声就好了……


1.


“这么做真的好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

夜歌谣


——

猎龙战争时期,银骑士环印骑士造谣

一点战时的小意外

考据不全一定有误,如有不适应的内容请立即退出界面

也是给朋友的文✧٩(ˊωˋ*)و✧


——


灰烬在破败沙城里挖出了一根弓弦,他当然认得这是哪种大弓的弦,在整座城都被时间碾成沙砾的情况下仍旧锋利得能割伤手指,不愧是亚诺尔隆德所打造出的猎龙大弓。环印城化作沙土之前,他也在城里见过不少那些拉动猎龙大弓的银骑士的雕像,或许是某位骑士的遗物吧。时间终点的城里每一件物品都值得珍藏,灰烬将弓弦收进盔甲,继续在黄沙之间漫步。

荒芜的大地,若是有歌声就好了……


1.


“这么做真的好么?”

“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啊,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啥,看看烤透了没,烤透了赶紧把火熄了,不然引头古龙来咱俩都得完蛋。”

箭头粗大的两根猎龙大箭上插着两条肥美的鱼,鱼的品种已经看不出来了,因为捕捉的手法太暴力,只剩下鱼腹可怜巴巴地被插在大箭上烤火。黑铠的骑士坐在火堆旁边,看着这用特殊金属打造的大剑面对火烤毫不变色。另一边银甲的骑士念叨完便起身抓自己身后的披风,掉进河里的时候弄湿了,走路时总觉得被湿漉漉的披风拖着脚步。


激烈的猎龙战争中本不会有这种宁静的场景,占据地表的古龙不会轻易将地盘让给突然攻来的人们。葛温王率领着银骑士们日夜征战,同时与葛温王合作的矮人王的骑士——环印骑士们也整日浴血。与神族骑士那精致的头盔不同,矮人骑士们都戴着黑色的纱,自踏上战场起便于故乡诀别,留下终将丧生龙口的遗书便冲向战场的最前端。

这场战场将为困于地底的人们争得光亮的未来,就算长剑被坚硬的龙鳞折断,长枪被吞于龙口,黑铠的骑士们也不曾退缩半步。银骑士们的猎龙大箭有时能正好掩护他们,有时也不能及时到达。葛温艾薇雅的奇迹来不及追上每个人的步伐,黑纱是环印骑士们早已接受结局的象征。


而如今围坐篝火旁烤鱼的景象是场意外,说来也滑稽,那些低级的飞龙看准了银骑士们为了拉开沉重的大弓动作会慢上半拍,便成群结队企图用数量压制来击溃银骑士的队伍,不少银骑士便拔出随身的长剑与飞龙近身交锋。前锋的环印骑士们立刻分出人来回头协助银骑士,现在坐在篝火旁抱膝思考环生的环印骑士也是其中之一,在他接近银骑士的阵地后,他听见了熟悉的呼救声。

这位银骑士私下与环印骑士们相当熟悉,神族骑士与矮人骑士间的差异他向来不在意。

于是当发生头盔上的翅膀装饰被挂在飞龙的足爪上时,他想都没想就大叫着向赶来的环印骑求救。

环印骑士懵了,就算剑技精湛如他也一时没想到解救银骑士的办法,话又说回来,头盔被飞龙的爪子勾住这得是几率多小的事件?显然飞龙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疯狂甩着爪子试图将银骑士甩下去,结果只是银骑士像个挂件一样在半空中摇摇晃晃。

一旁已经脱困的另一名银骑士立刻叫住了环骑,同时放平自己的大弓,弓弦朝上。环印骑士理解了他的意思,助跑几步踩住弓弦一跃而起,在飞龙身影交错的混乱天空下,环印骑士一剑刺穿了飞龙的后足,炸裂开来的血液沾湿了他的黑纱与银骑士的披风。恰好银骑士的头盔从飞龙的足爪间滑出,失重同时光顾了两名骑士。

环印骑士只想着这种危险的情况下绝不能和同僚失散,在下坠的半空中一把抓住了还没反应过来的银骑士抱紧在怀里。

两人一起摔进冰冷的海中。


“我们都没缺胳膊少腿也是命大……”拧干披风之后银骑士也坐下来,拔起插在地里的猎龙大箭啃起了烤鱼。

“你考虑换种样式的头盔么?”环印骑士终于把憋了半天的这句话说出口了。

“严格来说,”银骑士严肃道,“想更换铠甲样式起码得长子殿下和葛温王都同意,但是明显现在大家都没空管这个。另一方面,我自己还挺喜欢的……”

环印骑士不回答,大概懒得理他。

“别悲观嘛兄弟,你看多幸运,你的剑我的剑都没丢,我的大弓也还在,箭也有剩。我们能撑到和大部队汇合的!”

“你的大弓还在是因为坠海的时候它挂在了我的腿上,我差点因为浮不起来淹死……”

“我不是马上就来救你了嘛,它只是把弓你不应该苛责它……”

“亲爱的银骑士,我确实没在责备你的猎龙大弓,我是在责备你。”

“哦我亲爱的环印骑士,作为一名战士我和我的大弓是一体的,我有立场为我的弓和我自己辩护。”

环骑抓起了刚刚捡来固定火堆的石块,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这位银骑士没这么能贫嘴,他也不会天天跑到环印骑士的营地里来和他们东拉西扯。于是环骑也拔起一根大箭,这临时架起的火堆烤的鱼虽然少些调料没什么滋味,但总比湿透后又饿着肚子过夜好。刚从海里爬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从铠甲里倒出了不少水来。

也拜这位银骑士和谁都能贫上两句所赐,矮人王的队伍和那群神族的骑士战场以外的交流日渐增加,神族的骑士们未必都想与他们划清界限,抛开这层身份与战斗方式的差异,很多人都期望着能和同一战场的战友痛快谈笑。

凡人的战士们总有一天都会逝去,血与死亡笼罩的战场上能稍微有些色彩点缀,也会是些值得高兴的回忆。


“我喜欢听哄孩子睡觉的童谣。”夜色下只剩火堆噼啪作响,不怎么需要睡眠的神族骑士喃喃道,“会让我觉得一切期望的事情都会有好结果。”

浅眠着的凡人骑士没有回应他,远远的夜空下传来一声龙的咆哮。


2.


飞龙扑灭了火堆,尖啸着挥动翅膀,寻找周边的痕迹。银骑士和环印骑士躲在不远处的巨石后,手都抓上了长剑的剑柄。山谷能将声响放得很远,始终身处猎龙的战场让他们的感觉都格外敏锐。在龙的咆哮声传来的下一秒,本在浅眠的环印骑士便猛地起身,与正准备熄灭篝火的银骑士相对眼神。

最终他们没有熄灭火堆,而是躲在不远处观察飞龙的动静。

那一声咆哮绝不是这种低级的飞龙,长久的战斗中那些古龙也习得了战术的智慧,这几只飞龙只是探路的杂兵。

环印骑士观察着四周,距离更适合隐蔽的森林还很远,山崖上虽然有不少坑洞,但如果贸然进入就可能在死路被围住。

龙的咆哮声再次传来,同时巨大的影子压了过来。古龙飞得很低,在巨石后恐怕躲藏不了太久。

环印骑士听见身旁剑刃缓缓出鞘的声音,他深呼吸一口气,按住了自己的剑柄。


古龙在火堆上方盘旋着,双眼在夜晚的阴影下寻找着目标的踪迹,飞龙们在它耳边叽叽喳喳报告着没有寻得任何踪迹的无效信息,古龙猛地振翼扑灭火焰,又向着远处飞去了。


等到古龙的声音彻底听不见,巨石后的黑影才散开来。环印骑士呼出一大口气,额角满是冷汗。

“还能这么用啊,你的法术……”银骑士低声说道,刚才差点就要演变成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和多名敌人的战斗了。环印骑士能使用大块灵魂沉淀物这样的法术,刚刚那黑色的法术在环印骑的操纵下包括住两人,与夜色的阴影融为了一体。

“混过去了就好,那条龙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它扑灭火焰就是为了骗我们回来找路标也方便飞龙藏起来。交给你了。”

“嗯,我来解决这些藏起来的飞龙。”银骑士拎起大弓,一脚踏上巨石。


当古龙听见雷声飞回原处的时候,熄灭的火堆周围都是被大箭刺穿的飞龙和插在地上还未彻底消失的阳光枪。


“我这辈子没射得这么准过。”跑进森林银骑士才得意地自夸道,一击毙命没有一声多余的声响,他觉得自己回去能和骑士长好好吹嘘一番了。

一旁才被银骑士那高调的阳光枪吓出一声冷汗的环印骑士则无奈道:“你掩护我们的时候都射得不准是么?”

“一码事归一码事……”银骑士决定吹嘘的时候绝不能被任何一名环印骑士听到。

跑到阔叶遮天的森林深处,几乎看不到夜空两人才停下来,森林深处一片漆黑,但还有令人安心的虫鸣。

“啊……这地方真适合睡觉。”银骑士坐倒在地上,长叹了一口气。拎着大弓跑路相当耗体力,但考虑到古龙马上会察觉到阳光枪的声响,他也没空去把弓背好再跑。

“才被那么刺激的追杀我可没心思睡着了。”环印骑士扶着额头叹道。

“没事,随便唱首什么催眠曲就能睡着了。”

“你还真放得下心啊……”

“我当然放不下心,我的意思是你给我听。你刚刚睡过一觉了吧,现在该我了,这叫轮班休息。”

环印骑士一愣,而刚说的头头是道的银骑士则立刻回味起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简直太有道理了,他自己都为之折服。

环骑愣了半天,看到银骑士真的就地躺下了才意识到他可能是认真的。

“你就不怕再把古龙引过来么?”

“放心吧,以我的经验,这森林的茂密程度我唱首葛温王的赞美歌都不会有人听得见。”


银骑士很享受那个夜晚并不舒服的睡眠,他听着骑士有些沙哑还走调了的歌声,回想起不少早就抛到回忆最底层的孩童时代。满满都是幻想的天真的儿歌歌谣,所期望的事在温和的歌里全都能实现。


3.


最终两人都是被自己队伍的骑士长救回去的,穿着狮子铠甲的骑士长拍着银骑士的后背说着还好没死的话,扛着两把特大剑的骑士长只是松了口气没多说些什么。

“我的人没给你添麻烦吧?”两边骑士长几乎同时问道。

“没有,没他可差点死了。”银骑士连连摆手。

“帮大忙了。”环印骑士也叹了口气。

还没等两边再说些什么,找了一晚上的古龙终于发现了目标,咆哮着冲向四人。


“真有胆啊,小子,掩护交给你了。”狮子铠甲的骑士长为手中的猎龙枪附上雷电,严阵以待。

扛着特大剑的骑士长只是沉默地看了身旁的骑士一眼,两人皆握紧武器做足了准备。

银骑士深呼吸一口气,将大弓的一头踩进地面固定好,搭箭,用力拉满弓。


清脆的断裂声。


猎龙大弓的弓弦在这个时刻突然崩断,搭好的大箭可怜巴巴地弹出了一点距离,尴尬地落在了众人之间。

“我……我我……”银骑士看着三个人的视线都投向自己,就地埋了自己的想法都有了,“对、对不起——骑士长我这两天可能我磨损太多了没时间保养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真冒失啊……”扛着特大剑的环印骑士长笑了一下,而后踏步跃出,冲向了古龙。环骑也即刻跟上,双手握住长剑捅向古龙肉质的脖子。

“希望你还记得阳光枪怎么放。”狮子铠甲的骑士长叹了口气,也提枪冲了上去。

混战以古龙的失败结束,两边骑士各自回到阵营,继续这场宏大的战争。


这场猎龙的战争持续了数年,直到一度占据地表的古龙几乎没了任何踪影,神族的城池建起,崭新的火之时代开启。

走在崭新的王城里银骑士还想念着那些黑铠的凡人骑士,不知为何,那之后再没有听葛温王提起他们。他们似乎也建起了自己的城,组织了自己的秩序,但为何战争之后就再未听见任何声息了?


他决定去找找看他们,和那些环印骑士们再一起聊聊天。该找些什么理由去看看他们?他突然想起那天的混战。

“我想起好像有根弓弦掉在那里了,我去找找看。”


而那城自那时起,便只是在时间流逝之外的沙地中飘摇。


FIN.


我的茶杯呢

大人请食黑骑牌巧克力甜筒!葛大爷热情推荐,银骑吃了都说好!

大人请食黑骑牌巧克力甜筒!葛大爷热情推荐,银骑吃了都说好!

鹫乙己
出征的银骑士,双手沾满恶魔的鲜...

出征的银骑士,双手沾满恶魔的鲜血。

如今还在短暂的休息中清理盔甲的骑士们,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就懒得这样做了吧。血迹将会层层叠叠地堆积,在烈火的锻造中彻底渗入他们的盔甲,永远无法擦除……

出征的银骑士,双手沾满恶魔的鲜血。

如今还在短暂的休息中清理盔甲的骑士们,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就懒得这样做了吧。血迹将会层层叠叠地堆积,在烈火的锻造中彻底渗入他们的盔甲,永远无法擦除……

どうやら鬼のお出ましか

黑騎士,銀騎士相關

*涉及哈維爾x雷多x哈維爾

黑騎士,銀騎士相關

*涉及哈維爾x雷多x哈維爾

养猪专业户风土爱

银骑士的四次元披风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银骑士的四次元披风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