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锁神灵阵

29浏览    1参与
三千古

【千古】48

    而另一方。


    深陷意识之中的五加,虽然受到了惊吓,但并不多慌张。因为他相信千古不会让他置身于险地。


    他打量着四周,只见红绿蓝青黄五色充斥空间,而五色交错又成新的颜色,使得这片空间映照成一片瑰丽的所在。高空之上,一团白光飘飘摇摇,上下飞舞。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五加静静待着。


    白光突然发出敦厚慈祥的声音,“拥有良心的人,才有办法与我交谈。”...

    而另一方。


    深陷意识之中的五加,虽然受到了惊吓,但并不多慌张。因为他相信千古不会让他置身于险地。


    他打量着四周,只见红绿蓝青黄五色充斥空间,而五色交错又成新的颜色,使得这片空间映照成一片瑰丽的所在。高空之上,一团白光飘飘摇摇,上下飞舞。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五加静静待着。


    白光突然发出敦厚慈祥的声音,“拥有良心的人,才有办法与我交谈。”


    “……”五加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接话,这句话的意思是千古和玄奘法师没有良心?明明是因为他触摸了石人的缘故吧。“呃,我不知道我为何出现在这里,前辈。”不是你拉我进来的吗。“前辈是施术者吗?”


    这回是白光接不下去了,摔,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拥有良心的人,才有办法与我交谈。”


    五加顿悟,试探性地接下去,“人心本就是善良的。”


    “傲慢,嫉妒,贪婪,虚伪,人心何曾善良。”


    这是什么考验。五加决定不装了,直接摊牌,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傲慢,嫉妒,贪婪,虚伪,总有一个始端,他们因何而起?在变故之前,他们又是何模样?再退一步,纵然有他们这些人,也有谦逊,宽容,无私,真诚之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更何况,佛国还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说。”


    白光如同烛火般跳动两下,如同生锈的机器,卡壳了几下,似乎在理解思考,最终还是顽强的接了下去,“初始的力量,是最单纯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名叫善良。人因为善良而反抗,人也因为善良而愤怒。运用善良的力量,便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初始力量……,善良的力量……”五加喃喃重复。


    “锁神灵阵不止是封印原晶,也是封印着我的遗志。”


    “遗志?难道…前辈你…已经死了。”


    白光纵然虚弱极了,随时有消散的迹象,但仍倔强地把最后一句话吐出:“传承遗志,莫忘初心。”


    “前辈!前辈!等等……”不顾五加呼喊,如同蚌壳吐沙般,把五加扔了出去。



    “唔。”五加悠悠转醒,一脸茫然。


    『醒了。稍等』千古把五加暂交由玄奘搀扶。


    白光苟延残喘,如同风中残烛,阵法再也撑不住,一一崩裂,其余柱子摇摇晃晃,整片地界都逐渐垮塌。千古睁开双眼,借力飞起,临空而立,飞快掏出怀中物什打入地下,手中掐诀不断,口中咒语不停。


    “敕!”千古清冷的声线发出一字震颤,久违的声带如同钢琴奏曲,生涩而美妙。不再是腹语之术,为布阵,他再次张口发声。


    言出法随,破碎的柱子恢复原状,锁神灵阵重新布下,甚至由于新的初始力量与法则之力加持,比原先更加牢固圆满。


    千古缓缓落地,重新闭合眼眸。『好了。』


    石人怪物重新聚集,『我们走吧。』


    在它冲向众人前,三人踏离阵法。


    由于阵法的修复,白光也再次聚集,甚至更加耀眼,生机勃勃。白光感受着身体的力量,意识到什么,“混账!”


    “千古!!来了就给我进来啊!!”白光不复平缓稳重的声音,暴躁喊道。“你进来啊!敢不敢见我一面!啊啊啊!!!”


    “哇靠!胆小鬼。快给师兄我滚进来呐!!”


    “滚蛋家伙,原来你还平安活着。平安就好,平安就好……”白光声音中透着欣喜与释然,灵魂都发出愉悦的呻吟。



    “我……”出去之后五加主动开口。


    『怎样?感觉如何?』千古询问。


    五加闭眼内视察看了一番,“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


    “很温暖。”他补充。


    『果然,那家伙认可你。』千古笑着说。


    “千古认识那位慈祥的老前辈?”


    『慈祥的,老前辈……』千古重复一遍不禁笑出声来,『哈哈哈,不好意思,哈哈。』


    五加心中暗想,这一趟来的值,从他第一次见到千古至今,千古并非没笑过,冷笑、微笑、嗤笑、似笑非笑,但他知道他开心的不彻底,心中始终紧绷着一根弦。他不知是什么,但这一趟落殒之谷,千古暂时松了松这紧绷的神经。


    『咳咳。』千古干咳两声,止住笑意。一本正经讲解,『世界之初始,自然而成,自然而然,人心之初始,自善而成,自善而善,这就是初始力量的含意。』


    『看看你的手。』千古提醒。


    五加伸出左手,“嗯?有个印记。”


    『那就是了。初始力量的印记。』千古接着说,『初始力量的创造者,也就是你口中的老前辈,是想要将这份的术能,传授给心存善良的人。所以拥有善良之心的人,才能得到初始力量的术能。』


    『他想传授给人因为善良而愤怒,以及因为善良而反抗的意义。而要使用术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口诀。』


    五加肯定地开口:“千古很了解这个力量。也很了解那位前辈。”


    『是。』千古拍了拍五加肩膀,『以后由我来教你术能。』


    “嗯好。”五加拿出一个深绿色的盒子,上面勾勒着金色花纹“这个是……”


    『还真是他的审美风格。』千古吐槽了一下,『这是古燐原晶,给了你就是你的,收下吧。』


    既然千古现在是暂代术能的老师,五加顺势询问一个令他困惑的问题:“那古燐原晶和初始力量的关系……?”


    『嗯~~他俩相辅相成、相依相附,但又彼此独立。』


    『初始力量源自古燐原晶,但不只是古燐原晶,是师兄用自己的毕生力量激发并融合古燐原晶,找到了古燐原晶力量存续的另一种形态,便是初始力量。而师兄的灵魂又因古燐原晶作为能量源泉的锁神灵阵而得以延续。两者属于共生共存关系,没有古燐原晶,师兄便不存在;没有师兄,古燐原晶无法爆发出初始力量,这一庞大的力量。』


    五加似懂非懂。


    『简单讲,师兄把初始力量灌输给你,而古燐原晶也以本态在你手上。这就是彼此独立。』


    “哦哦。”五加大概明白了。


    “你师兄……前辈先生……”五加有点迟疑。


    千古僵住身形。玄奘佛法高深,千古自有办法,而自五加拥有初始力量之后,虽然不能完全激发,但只显现十分之一,也令三人行进速度极快,再加上不是治病救人那样走走停停,纵然边聊边行进,这时也已出了落殒之谷。


    “如果你不想讲……”


    千古这次打断了五加,『我想讲,这次,我想讲了。』几乎是咏叹,又是悲愤。阴阳家不能也不该因已灭亡为由而不去寻找那残酷的真相。世人可以笑谈不论,因为世人不会在意,因为世人认为阴阳家已灭绝,一个灭绝的学派,追责与真相不重要,因为世上无人在意、亦无人与其有关。


    但千古在意,与千古有关!


    『我是阴阳家的最后一人。』一旦开了头,千古发现有些事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讲。


    再次听闻,五加仍是心里一沉。


    『我师承墨家,后转入阴阳家。』千古抬头,面相玄奘,即使闭目,也仿佛见到咄咄目光,『玄奘,对于诛魔之利,你知道多少。』


    “不多,略知一二。”玄奘作为佛子出生,在佛国的地位不低,可接触典籍众多,纵然密辛他也能瞧见一二。“这是始帝为了预防未来魔世入侵的一项准备,融合阴阳术与咒术、立大誓愿、血咒传承,是对抗魔世最强的兵器。”


    『是。』千古点头,『诛魔之利由‘渡世大愿’、‘血之禁印’、‘护世之兵’组成,是上古始帝为了对抗魔世入侵中原人世,组织墨家、阴阳家、鲁家联手创造的专门克制魔世中人的武学,又名止戈流。』


    『顺便再说一下前情,史书不会记载的内容,详细听。』千古娓娓道来,『人族战朝起,七雄争。当年得气者乃鳞族,因此鳞族人才辈出、盛世辉煌,而中原失气,战乱频繁,而魔世却也得气,魔流横溢,冲击人魔分界,随时可能突破而来。先代的鳞王惊觉魔世之现可能动摇天下。  』


    『他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集合群力,在中原土地之上,完成一条绵延千里的镇魔龙脉,镇住魔世地气,封住两界通道。』   


    『于是,时任鳞王派公主赵姬入中原,同时资助始帝的祖父,赵姬嫁给七雄之首生下人鳞混血始帝,继承雄盛之国,得到鳞族暗助、重用墨家传人、得到与墨家相善的鲁家后人设计的机关相助,方能攻城掠地,以寡击众,无所不克,遂一统天下。』


    『……』千古可疑地停顿了一下,似是略过什么,『始朝建立,墨家要求始帝让他们隐身幕后,甚至不惜让墨家式微。而表面上,始帝横行暴政,重徭役,建抵抗蛮兵的万里边城;实际上,为墨家收天下之兵,为鲁家定度量衡,建造镇魔龙脉,镇压魔世。』


    『始帝为了应对魔世,一则镇魔龙脉,二则诛魔之利。五加,你发现问题了吗?』


    千古的提问猝不及防,就像上课时,夫子突然点名叫人回答问题。


    “啊?”五加听得正起劲。


    玄奘想帮忙,但看千古态度,欲言又止。


    “呃,”五加摸了摸头思考,“按照你讲,墨家、鲁家和阴阳家都为诛魔之利出过力,墨家与鲁家都得到了奖赏,而阴阳家……反而灭绝了。”


    玄奘开始下场指导,有意和千古一起培养五加的大局观与辨析意识,“说不定是阴阳家没有帮助始帝征战沙场的缘故。”


    五加摸了摸自己下巴,“有可能。”


    “……”玄奘。


    “……”千古。


    『……如果我说阴阳家曾派出一人辅佐始帝征战呢?』


    玄奘侧目,这是连佛国密辛也未曾记载的。而最有可能的人选便是——千古。


    “那为什么阴阳家会是那个下场?没道理哇!”五加更加不解。


    『仔细想想。』千古循循善诱,但坚决不肯直接讲述原因。


    于是,三人集体沉默地边赶路,五加边思考。


    一柱香后。


    “我想到了!莫非是诛魔之利出了什么问题?墨家负责‘渡世大愿’,鲁家负责‘护世之兵’,阴阳家负责‘血之禁印’,莫非是血之禁印出了问题?”


    虽然是想诱导五加往这个方面想,虽然答案也很接近,但,『是也不是。是也不是。』千古连续讲了两次是也不是。


    “究竟什么意思哇!”五加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使得红色的头毛更加凌乱。


    千古想了想,算了,这种培养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时间,能想到这个地步差强人意,就不为难五加了,『是因为血之禁印,却不是它出了问题,虽然现在看来血之禁印仍有缺陷,但当时的血之禁印的确很完美的符合要求。』


    就像医者把重病患者医好,五加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那为什么啊!”


    『这些东西你不能把它当作非黑即白来简单看待。』千古看出五加所想,给他划重点解析,『正是因为血之禁印太过完美,反而使阴阳家成了一种不得不毁灭的存在。』


    这种说法,颠覆了五加的认知,“为什么?做对的事情,反而是错误的……”


    千古也想问为什么,当年的他经历尚浅,不知这些弯弯绕绕。后来,见得多了,便一一想通。但即便想通,他仍想问一句为什么,不为自己,只替阴阳家问一句为什么。


    玄奘看千古情绪低落,便替他讲下去,“这件事可以反推,‘渡世大愿’需要墨家传承,‘护世之兵’至今尚未完成,仍需鲁家继续。而血之禁印已经完成,便不需要阴阳家了。不仅不需要阴阳家,更进一步,不能让血之禁印的创造者造出第二个血之禁印。”说到这,玄奘瞥了一眼千古。


    “更何况血之禁印的创造者竟然能完成血之禁印,这本身便是令人忌惮的事情。”虽不知征战如何,但依凭千古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不该藉藉无名。而事实上,千古的名字早就被潜藏湮没,正史野录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在玄者的《异经同录》中有所记载:……天下大乱,祸星降世。所至之处,战乱四起。


    只这四句,便定下千古罪行,当朝者容他不得。此书后面一段也印证了结局:……彼时墨家钜子,以‘祸星乱世,不可不除’为名,率墨众诛杀祸星。然,祸星难灭,恰逢镇魔龙脉建成,遂封入魔世,永镇于龙脉。


    唉~~!玄奘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就是这本《异经同录》也有失偏颇。


    『过河拆桥,他们玩得很好。』这么多年了,千古自己也没料到,他能以如此平淡的口吻叙述,『血之禁印完成,他们不再需要你。你便是下一个威胁。』果然对于他来说,终究还是过去了,经过这么多人的安抚开解,灵尊、达摩祖师、飞鸿、弋破墨等等,还有……鬼伞。而当时被打入魔世的他,现在想来也没有多少恨意,只是满满的疑惑不解与难以置信。因此,才在修养恢复后,不顾劝阻,只身硬闯魍魉栈道,受到了再一次的当头一棒——阴阳家的灭亡,如同浇了一盆冷水,让他彻底清醒。如果说自己是罪有应得,那么阴阳家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斩草除根!他恨的是这点,他为阴阳家鸣不平!!


    『最终,阴阳家还是灭绝了。』千古咬牙切齿,自责道,『如果不是我再次回到阴阳家……』后面的话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哽咽无声无息。


    那年,千古甫出来,人间早已改朝换代,一切物是人非。他花费了很大时间寻找阴阳家,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还是让他找见,但熟悉的人早已亡故。他怀着不知怎样的心情,重新加入阴阳家,不,是回归阴阳家。凭借着熟悉与天赋,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进入书林宬的资格,他拒绝了拜师,独自一人沉浸书海,某次外出做任务,搭档就是师兄。师兄一上来便喊师弟,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起来。后来才知晓,真相由历任宗主口口相传铭记。第一面时,宗主便看破一切,见千古孤身一人,便派他得意弟子来劝慰。


    那是一段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可惜,消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