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锋面

384浏览    21参与
取个名字好麻烦
lof不能分享视频了。。。打个...

lof不能分享视频了。。。打个广告,高秋养儿子(石头养爸爸) 的ooc后续。

b站链接AV94210384 


@极地东风 迟到的🎁😘😘😘

lof不能分享视频了。。。打个广告,高秋养儿子(石头养爸爸) 的ooc后续。

b站链接AV94210384 



@极地东风 迟到的🎁😘😘😘

取个名字好麻烦

[烟仔x阿庙]雏妓

警告⚠️⚠️⚠️

雏妓!阿庙

未成年性行为描写


“烟仔,叫哥哥。”女人推了一下扒着她裤腿的男孩,对着眼前穿着娃娃裙留着长发的人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儿。”他蹲了下来,视线与才到他腰一般高的男孩对视,扯了扯才结痂的嘴角,温柔的摸着男孩软软的发顶。“烟仔,我是你的新邻居。”

  他的脸上画着浓厚的妆,劣质的亮片缀在他的眼睑上,跟着他扇动的睫毛反射出刺目的光线,艳的太过的口红衬着他的皮肤更加的苍白,却掩盖了他嘴角的伤口。如此成熟的妆在他青涩的脸上不伦不类,可是烟仔早已习惯,庙街什么都少,只有鸡不少。

  他阿妈是鸡,他这位新邻居也是,只是他太小,十一二岁的年纪正是那些在家中受...

警告⚠️⚠️⚠️

雏妓!阿庙

未成年性行为描写



“烟仔,叫哥哥。”女人推了一下扒着她裤腿的男孩,对着眼前穿着娃娃裙留着长发的人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儿。”他蹲了下来,视线与才到他腰一般高的男孩对视,扯了扯才结痂的嘴角,温柔的摸着男孩软软的发顶。“烟仔,我是你的新邻居。”

  他的脸上画着浓厚的妆,劣质的亮片缀在他的眼睑上,跟着他扇动的睫毛反射出刺目的光线,艳的太过的口红衬着他的皮肤更加的苍白,却掩盖了他嘴角的伤口。如此成熟的妆在他青涩的脸上不伦不类,可是烟仔早已习惯,庙街什么都少,只有鸡不少。

  他阿妈是鸡,他这位新邻居也是,只是他太小,十一二岁的年纪正是那些在家中受了气的男人最喜欢的。他们需要这种这种能够掌控的,垃圾一般能够随便丢掉的小娼妇来满足他们空有的男性自尊。




ao3被墙。。。转移阵地,指路置顶

魔夜影

蒋英同人 结缘

★赠极极的礼物。


(注意有私设!)


(相关篇 予取


【魂魄唔齐/中华英雄】


一根小巧玲珑的暗金色长烟杆,被夹在骨节分明的指间细细把玩着,金属制的烟管处,雕刻的图腾简洁大方中透著精致的贵气,蒋浩风习惯性的用手指去抚摸那凸起的纹路,他整个人仿佛生来就没有骨头的模样,脑袋枕着温香暖玉,身旁伴着莺莺燕燕,闭着眼睛听着耳畔的娇声软语,咬著烟嘴开阖唇瓣吞云吐雾,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快活姿态。


而此刻被无数男人所羡煞的蒋家二少爷,心里却跟嘴里吐出的白烟一样,轻飘飘,软绵绵,找不到方向,寻不到依靠。他仰躺在镜花...

★赠极极的礼物。

 

(注意有私设!)

 

(相关篇 予取

 

【魂魄唔齐/中华英雄】

 

一根小巧玲珑的暗金色长烟杆,被夹在骨节分明的指间细细把玩着,金属制的烟管处,雕刻的图腾简洁大方中透著精致的贵气,蒋浩风习惯性的用手指去抚摸那凸起的纹路,他整个人仿佛生来就没有骨头的模样,脑袋枕着温香暖玉,身旁伴着莺莺燕燕,闭着眼睛听着耳畔的娇声软语,咬著烟嘴开阖唇瓣吞云吐雾,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快活姿态。

 

而此刻被无数男人所羡煞的蒋家二少爷,心里却跟嘴里吐出的白烟一样,轻飘飘,软绵绵,找不到方向,寻不到依靠。他仰躺在镜花还是水月的膝上,睁著一双黑溜溜的无神眼睛,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蒋浩风放空般的盯着天花板上的装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耳边的嘻闹声将他飞走的意识拉了回来,蒋浩风才从木头人状态中恢复些许生气。

 

他轻轻瞥了一眼聚集到他身边几个人,蒋浩风的目光第一时间放到她们所好奇的小笼子里,那只从到自己手上后,精力充沛的不像牠同类那样,一只白色又柔软、活泼又好动的小老鼠,蒋浩风知道这是商人驯养后繁殖的家养宠物,最近在上层社会里也很流行,本来是温和乖巧又安静漂亮,用来供人赏玩、打发时间的生物,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他手上这只看起来是突变种。

 

“二少爷,这孩子好可爱啊!”

 

“哎!他会乖乖爬楼梯,但又会皮一下摔进食物堆里。”

 

“感觉牠跟小波应该可以处的很好耶!”

 

“是啊是啊!牠跑轮子会摔倒跟着转几圈飞出去呢~”

 

“二少爷有帮牠取名字了吗?”

 

听着女人们看见新奇东西后,你一句我一句地问著,像是发现好玩东西的小雀鸟一样叽叽喳喳的模样,蒋浩风不知为何想起了这只小老鼠的前主人,那个看起来一骨子江湖术士味道的盲眼老头,突然一根拐杖伸过来拦住路过的蒋浩风,然后硬拉着他说要来场对赌,谁不知道蒋家二少爷对赌这个字十分热衷,甚至可以说是成了瘾,就算拼了生命、输了身家,赌局开始便是认真对待,无论如何也绝不反悔。

 

结果老头儿这么气势汹汹的找他对赌,输了却也干净俐落的把全部家当给了蒋浩风,一只老鼠,一根拐杖,几锭银钱,再留下几句神秘兮兮的话,就头也不回的从他眼前离开,潇洒地如若下凡的仙师那样。

 

‘你身在福缘鼎盛之家,但你命里红鸾星有异,除姻缘浅薄之外,今生顺遂,家人安康,每事必有贵人相助,遇险必能逢凶化吉,无灾无难,无病无痛。’

 

‘而这只灵鼠,能帮你克服命中的缺陷,带你找到此生的圆满。’

 

蒋浩风伸手将小白鼠掏出来,他用指腹轻轻搔了搔小小的脑袋瓜,看着小老鼠在自己掌中绕着圈圈,这里嗅嗅,那里蹭蹭,甚至还趴下来打了个滚,蒋浩风凝视著那软软的小肚子,眼里的情绪复杂又难明,似望不见底的深潭,似触不到边的汪洋,也不知道蒋家二少爷到底有没有相信那个算命师的话语。

 

“牠叫小克。”

 

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地抓着腿上的丝滑布料,一双澄净清澈的浅淡色眼睛张得大大的,僵直著身体整个人坐的笔挺,任由好奇心旺盛、喜欢调皮捣蛋的小克在自己身上到处爬来爬去,他看着小宠物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在对方华美秀雅的轻薄旗袍上,刮刮划划,抓抓挠挠,轻颤的眼帘,紧闭的唇瓣,微小的动作,蒋浩风忍不住开口,低沉的嗓音散落在安静的房间里,空气的波纹传递出莫名的情愫,很容易就吸引了一人一鼠的注意。

 

他想,自己应该是相信的。

 

蒋氏在这个地方也是家大业大,要不是上面有个大哥替蒋浩风扛了繁琐又麻烦的事务,身为二少爷的他怎么可能有时间到处玩到处赌,在女人堆里流连,在赌场局上通杀。所以偶尔的交际应酬对蒋浩风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看他愿不愿意而已,而这次蒋浩风见的也是最近名头很盛的人,背景神秘,势力未知,手段却十分高超,刚来就懂得要结交能做主的蒋家,暗中建立的人脉也是非常厉害,也不知道对方是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本来就兴致缺缺的蒋浩风,不过是顶了自家大哥的名,打算帮最近忙的抽不开身的蒋大少,随便见一见人、探一探风,交差了事后就可以回去继续玩捉迷藏,他没想到自己闲来无事晃到附近,想提早一个小时上楼进去休息休息,在厅阁中理所当然的没有看见易默成的人,却在里面见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而平时被蒋浩风养在笼子内,却总是喜欢在他出门时,找到方法逃出来,明目张胆躲在他衬衫口袋中的小克,在蒋浩风一只脚踩进房间里刹那,迅速的钻出来跳到室内另一个人身上,对方的惊呼声不过一瞬间,然后就像是被习惯压抑住的哽在喉咙里,牙齿轻轻咬住唇瓣,锁住了那让蒋浩风产生几秒钟失神的嗓音,稚气却沙哑,青涩却隐忍,让他本该平静无波的内心,产生了以前从没有过的变化。

 

蒋浩风感觉自己的胸膛下方,在血液激烈流窜之处,有某种声音在强势的跳耀着鼓荡著,躁乱的节奏像是在催促着他,赶快去抓住什么东西的悸动和澎湃。

 

捧著乖乖跳回自己掌心的小克,蒋浩风迎著对方那会说话的琥珀色瞳孔,带点感激,带点无措,带点慌张,少年仿佛不习惯面对别人释放的善意,那愣愣的纯良表情倒映在他漆黑的眼底,蒋浩风忍不住微微弯起眉眼,将手里的小克伸到对方眼前。

 

“初次见面,我是蒋浩风。”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仿佛在面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那样紧张。

 

 

~~~~~~~~~~~~~~~

 

PS.感觉后续已经蠢蠢欲动


魔夜影

缺欢賀文 良宵

(中秋节群贺文。)


(关键字:兔子。)


(注意!有私设!)

--------------------

【小鱼儿与花无缺/新楚留香】


防和谐内容0※0


(中秋节群贺文。)

 

(关键字:兔子。)


(注意!有私设!)

--------------------

【小鱼儿与花无缺/新楚留香】





防和谐内容0※0


魔夜影

双欢同人 欲醉(上)

【无极/新楚留香】


金碧辉煌的宫殿,座落在极北之处的酷寒地域,纷飞的霜雪与无尽的严冬无法掩盖那份由主人赋予的尊贵与华丽,富丽堂皇却又冰冷空寂的教人望而生畏,因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知道,那至高的绝岭之巅上,存在着统治这里的唯一君王,掌握着他们所有人的生命与思想,不允许有谁生出任何背叛与冒犯之心。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有这么一个人,不会惧怕喜怒无常的主人,总是无情的拒绝被给予的恩赐,哪怕受到再残忍的惩罚与对待,也依然能无动于衷面对他们的王。


毫无任何瑕疵的雪白色羽袍,从初生的雏鸟身上获取最洁净的绒羽,镶嵌著西域的楼兰古城进献最华美的...

【无极/新楚留香】

 

金碧辉煌的宫殿,座落在极北之处的酷寒地域,纷飞的霜雪与无尽的严冬无法掩盖那份由主人赋予的尊贵与华丽,富丽堂皇却又冰冷空寂的教人望而生畏,因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知道,那至高的绝岭之巅上,存在着统治这里的唯一君王,掌握着他们所有人的生命与思想,不允许有谁生出任何背叛与冒犯之心。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有这么一个人,不会惧怕喜怒无常的主人,总是无情的拒绝被给予的恩赐,哪怕受到再残忍的惩罚与对待,也依然能无动于衷面对他们的王。

 

毫无任何瑕疵的雪白色羽袍,从初生的雏鸟身上获取最洁净的绒羽,镶嵌著西域的楼兰古城进献最华美的宝石,由深海的寒铁精晶淬炼最柔韧的丝线编织而成,纯粹美丽的不似人世间的珍贵之物,此时却被弃之不顾的披挂在精致的镶金兽首横架上,置放在房间中远离床铺的最偏僻角落。

 

室内弥漫着奇异的薰香,烛光摇曳中,飘缈的白烟与窗上的剪影相互辉映,偶尔传出几声低低的轻嗽,仿佛被极力压抑在喉咙深处,微沉的尾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衬托出阁楼内那单薄的身影,越发孱弱的让人忍不住怜惜叹惋起来。

 

无奈的阖上手中的书册,李寻欢忍不住揉了揉有点抽痛的眉眼,他其实已经很习惯这过于浓烈的香气,从最初会因为不适应而难受的嗽喘个不停,引起某人戏谑欣喜的表情,到现在能从容应付这种高调入侵他感官神经的东西,李寻欢也不知道这中间,他到底在那个宛如小孩子脾性、喜欢变着花样来回折腾的人身边,被迫锻炼出了多少自己也不知道的耐心和容忍。

 

然而李寻欢发现今日还是有些不同。

 

他的身子虽然因为一年多的囚禁生活,明显已经大不如前,骨节分明的手也极少能接触到利器,好去刻个什么石雕木雕冰雕,来维持双手的稳定度,以致于迟钝了不少,但听力仍是不容别人小觑——世人皆知,对于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李寻欢来说,小李飞刀能做到例无虚发,甚至名列天下兵器谱第三,靠的可不是只花了三个时辰就打造好的小刀而已。

 

那沉重的脚步带着明显的杂乱无章,越过无欢宫空旷死寂的大厅,急切的朝这宫外小楼前来,被大力推开的门扉撞击声才刚刚落在李寻欢的耳畔,夹带着厚重酒气的冰凉怀抱便占据了他的五感,阴柔的嗓音掺著少见的沙哑,缱绻的透著一种蛊惑人的柔靡和旖旎,从身后紧紧环绕着包围住李寻欢整个人。

 

“寻欢。”





防和谐内容0※0

魔夜影

缺欢同人 朋友

○ TO  @极地东风  ○


【小鱼儿与花无缺/新楚留香】


也许这世上就是有种难以捉摸的东西,那东西可以称为缘份,也可以称为命运,它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将你与素昧平生的人联系在一起,一个眼神,几句话,就让人恨不得把酒言欢,肆意畅谈;但有时候又可能与你擦身而过,仿佛那一刻某种空虚遗留下来,在心底悄悄落下几颗遗憾的种子,然后开出令人惆怅一生的花朵。


这时候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的花无缺,还不到明白这件事的年纪,他现在只是个初入江湖的稚嫩少年,第一次离开养育自己的移花宫,听从他两位严厉师父的命令,前往京城将那所谓的负心人带回宫内处...

○ TO  @极地东风  ○


【小鱼儿与花无缺/新楚留香】

 

也许这世上就是有种难以捉摸的东西,那东西可以称为缘份,也可以称为命运,它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将你与素昧平生的人联系在一起,一个眼神,几句话,就让人恨不得把酒言欢,肆意畅谈;但有时候又可能与你擦身而过,仿佛那一刻某种空虚遗留下来,在心底悄悄落下几颗遗憾的种子,然后开出令人惆怅一生的花朵。

 

这时候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的花无缺,还不到明白这件事的年纪,他现在只是个初入江湖的稚嫩少年,第一次离开养育自己的移花宫,听从他两位严厉师父的命令,前往京城将那所谓的负心人带回宫内处置。

 

由内而外透出的清冷气质,与周遭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寒入骨,冷入魂,仿佛一汪冰封亘古的湖水,看似清澈见底,却让人无法将最深层的情绪挖掘出来,剖析个明白透彻。毫无任何瑕疵的容颜尽得上天宠爱,犹如远离尘世的谪仙,清雅绝尘,不食烟火,无欲无求的教人心折心碎。

 

然而此时那眉眼间的一丝困惑,却让那玉石般雕琢的冷漠添了些人气。

 

原来是个迷了路的少年郎。

 

不知道在冰冷刺骨的风雪中站了多久,花无缺最后打算先随便选个方位,相信自己总会遇到人,那时候问好路直接去京城即可,不会耽误了大师父二师父交代的事情。

 

然而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花无缺停下了脚步,那声音夹杂在风雪中,从不远处逐渐接近他,马蹄踏过积雪,车铃清脆响起,吆喝与嘶鸣声交织,最终停靠在花无缺身边。

 

“小兄弟。”

 

他最先听到的是一道带点困倦的嗓音,透著一股沧桑的寂寥,却有种莫名吸引人的慵懒韵味。用貂皮制成的廉子被微微掀开,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手臂,仿佛比外面纷飞的雪色还要苍白几分的肌肤,让花无缺整个人愣了神,以至于当他望进那双饱经风霜,却依然温润清澈的眼睛里时,耳边的风雪声完全遮盖不住,对方那让人难以拒绝的真诚邀请。

 

“上来吧,我可以载你一段路。”

 

马车里很温暖很舒适,身下是柔软的貂皮,难怪这个看起来身体就很不好的男人,喜欢将他那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在毛毯上尽量伸直,闭着眼斜倚著车厢,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却掩盖不了车内有点怪异的气氛。

 

坐在马车里的花无缺莫名的沉默,虽然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但对于自己这么轻易上了陌生人的车这件事,他还在仔细琢磨、反复品味。花无缺无法理解自己如此行事的原因,他更加无法理解的是邀请自己上车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邀请他上来后,既不攀谈也不闲聊,就只是静静的在那里拿着把小刀,雕刻着什么,男人的神情专注、手法熟练,像是早已重复了几百次,甚至几千次那样纯熟,却仍然全神贯注的不容一丝一毫的差错。男人认真的模样仿佛送花无缺这一段路程,对他来说不过是件小事,花无缺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就是心血来潮的一个念头,比不过对方手中那个无脸的雕像。

 

那看不出性别的雕像,在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下,锐利的刀锋将雕像的轮廓和线条刻画的那么分明,脸部却处理的特别模糊,生平来的第一次,花无缺不禁对其他的事物感到有些好奇,还有一丝莫名的有些嫉妒和委屈。

 

“花无缺。”

 

李寻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年开口后就微抿著唇,眼睛却紧盯着自己,他像是知晓少年的意思,微微勾起嘴角,浅浅的笑意滑过眼角,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许多东西,化为一条一条深刻的痕迹,填满了属于他生命中所有甘与苦的皱纹,将李寻欢那温柔淡雅的气质,增添了让人想仔细探寻的魅力。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但这少年跟他不同。

 

从平稳的车厢角落摸出了酒瓶,李寻欢大囗的将里面的液体灌入喉咙,也许是他的动作太过迅猛,李寻欢突然大声呛咳起来,透明的酒液顺着他的唇角溢出,浸湿了他的前襟,那双疲惫的浅色眼睛在生理反应下,湿润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不停的咳嗽使得他的脸庞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让那显得过于苍白的肌肤渲染出一种迷惑人的艳丽。

 

如瀑的墨黑长发肆意披散著,有几缕青丝因为李寻欢的动作,沾附在对方的嘴角与眼梢末端,这形象根本谈不上狼狈,反而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你该下车了。”

 

停顿的马车与耳边的叹息唤醒了花无缺,等他回过神来,马车早已缓缓前行,到了花无缺的目光难以企及之处,徒留几声难以辨别的马儿嘶鸣声,随后渐渐离他远去。

 

男人没有告诉他名字。

 

这个念头不知道为什么,让花无缺有点不开心。

 

然而这个情绪也只不过维持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人生何处不相逢。

 

李寻欢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最开始的愕然换上了些许兴味,对着理所当然坐在自己对面的花无缺,好笑的摇了摇头,让店小二多准备一副碗筷和酒杯,将瓶子里剩下的酒液倒进去,拿起自己早已酌满的杯子,举杯敬酒。

 

“我请你喝酒。”


看着对方望着放在他面前的酒杯,动作缓慢又迟疑,却像个倔强的少年不想认输,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仰头将透明的液体一滴不剩的喝尽,有趣的望着呛得整张脸通红的花无缺,努力的平复仿佛要将内脏全部咳出来的激动。

 

“花无缺。”

 

李寻欢迎上对方执著的眼神,听着花无缺沙哑的嗓音缓缓散在空气中,这次他没有避而不答。

 

“李寻欢。”

 

轻松的笑着饮下清洌,李寻欢的眼底漾着明显的笑意,让他眼尾处的那些痕迹都变得温柔缱绻许多。

 

“我想跟你交个朋友。”

 

某种悸动顺着对方的话语,静静的流淌过花无缺的身体,那不曾因外物跳动过的一颗心,仿佛从沉眠中被唤醒,噗通,噗通,噗通,跳着欢欣愉悦的节奏。

 

“好。”

 

花无缺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回应。



-------------------

PS.这对肯定还有后续的....车(。

魔夜影

剑英同人 孤煞

前篇:孺慕


--------------------


【中华英雄】


(警告!警告!警告!)


(父子年下请注意!)


(再次警告,请慎入!)


乌云密布的天空上响起一声又一声的闷雷,隐约间有银芒划过天际,浓厚的云层酝酿着某种沉重某种阴郁。


远处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喊。


华剑雄冷漠地抽离插进对方胸膛里的剑,随意丢弃在一旁的残骸堆上,炙热的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让他不悦的皱起眉头,一滴滴顺着剑锋滑到地面的艳红仿佛一...

前篇:孺慕

  

--------------------




【中华英雄】

 

(警告!警告!警告!)

 

(父子年下请注意!)

 

(再次警告,请慎入!)

 

 

 

 

乌云密布的天空上响起一声又一声的闷雷,隐约间有银芒划过天际,浓厚的云层酝酿着某种沉重某种阴郁。

 

远处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喊。

 

华剑雄冷漠地抽离插进对方胸膛里的剑,随意丢弃在一旁的残骸堆上,炙热的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让他不悦的皱起眉头,一滴滴顺着剑锋滑到地面的艳红仿佛一个信号,顷刻间,雨丝串联成一大片帘幕从天上垂落。

 

冰冷的倾盆大雨漠视著满地的狼藉,无情的带走了失败者尸体上仅存的温度,冲散了残留在他们身体上的所有讯息,一洼又一洼混合著沙土与鲜血的小池,随着雨滴激起一波又一波深红色的涟漪,如同在悼念著这场突如其来的截杀中死去的所有人。

 

华剑雄神情淡漠的跨过其他人的尸体,毫不在意的踏过地上的坑洞,一片片污浊的淤泥随着他前进的步伐不断溅起,墨色的布料被血弄脏被水弄湿,衣服鞋子在行走中全都被染成红色黑色,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华剑雄却不管不顾的只想走回那个人身边。

 

站在屋簷外远远看着窗户内的身影,华剑雄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污,他伸出手迎接冰凉的雨水,想让它清理那些污秽、冲走那些不洁,那虔诚的姿态仿佛盼望着上天能将自身都洗涤干净那样。

 

华剑雄看着掌心积聚的深红转为浅色,然后变成带着血丝的透明,放下手甩了甩自己稍微僵冷的手,就算是如今这个时节站在雨势中太久也容易受到风寒,华剑雄可不敢在此时让自己的身体拖累了另一个人的希望。

 

“阿爹。”

 



防和谐内容0※0


魔夜影

欢生同人 囚笼(上)

○TO  @冷面 ○


【无极/蜀山奇侠之仙侣奇缘】


世人皆知北公爵无欢向来喜怒无常、捉摸不定,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找一个人,让他们披上自己最喜欢的羽袍,成为他的奴隶。


他是最挑剔的收藏家,越美丽的他越要占有,越强壮的他越要征服,在无欢面前其他人的骄傲和自尊什么也不是,更何况是那些没什么用处的坚持和倔强。


“欢迎,欢迎。”


“喜欢我的金鸟笼吗?”无欢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异域少年,声音轻柔缠绵的如最细腻的丝绸那样滑顺,像是对着最亲密的爱人那样温柔缱绻,然而看在石生眼里却是那样让他感到厌烦憎恶。...


○TO  @冷面 ○


【无极/蜀山奇侠之仙侣奇缘】

 

世人皆知北公爵无欢向来喜怒无常、捉摸不定,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找一个人,让他们披上自己最喜欢的羽袍,成为他的奴隶。

 

他是最挑剔的收藏家,越美丽的他越要占有,越强壮的他越要征服,在无欢面前其他人的骄傲和自尊什么也不是,更何况是那些没什么用处的坚持和倔强。

 

“欢迎,欢迎。”

 

“喜欢我的金鸟笼吗?”无欢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异域少年,声音轻柔缠绵的如最细腻的丝绸那样滑顺,像是对着最亲密的爱人那样温柔缱绻,然而看在石生眼里却是那样让他感到厌烦憎恶。

 

这样富丽堂皇的地方却被无欢施行荒唐用途,真是可笑又可悲的人。

 

“别碰我!”用力挥开抓着自己下巴的手,石生狠狠瞪着眼前人,无欢脸上那刺眼的笑容让他觉得对方是在嘲弄著自己,他狠狠撇开头不愿回应,双拳紧握著像是在维护自己那仅有的尊严。

 

而现在他却身处这样的环境无法逃离……

 

“收回你这套。”一抹冰凉触碰在自己的眼睑处,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引起一阵阵让石生颤抖的刺激,被迫仰起头的他看着无欢那似笑非笑的眼睛,里面像是藏着无尽的温柔和满意的疼惜,抵着他咽喉的金手指却带着使人发寒的锋利,连带着对方说出的话语都犹如掺著刀片的尖锐:“你知道一个奴隶,连命都不是他自己的。”

 

看着石生猛然睁开的眼里满是破碎的情绪,无欢笑的就像一个最单纯也最残忍的孩子,用着既委屈又难过的虚伪语调,将他所有自欺欺人的想法全部血淋淋的挖出来,明明白白地展现在石生面前:“我以为你会感谢我呢……”

 

“你那些族人对你也没有很好。”

 

毕竟在无欢给予那些人选择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位站出来答应自己的请求,他还想这么无情和残忍的种族还是不要存在好了,却没想到一个偷偷摸摸的老头儿能给他带来一个不错的好奴隶。

 

呵呵……族人?那些人有把他当过一次族人看待吗?

 

在那个地方只有一个人真心对自己好,所以刚从山底艰难爬上来的石生,身体里余毒未消、疼痛难耐,他却不忍让水伯担心自己的状况,小心翼翼地回到那个被自己视为家的地方,在水伯又心疼又难受的语气里,石生笑着被迫休养身体。

 

然而无欢的到来打破了石生幸福的小天地。

 

村里被军队包围的景象纷乱不堪,水伯听着族人们在无欢的话语里窃窃私语,看着那些人暗地里相互交流的眼神,他紧张的快速环顾现场,没有发现那个让自己担心的人时松了口气,水伯趁著没其他人注意到,绕着路跑回去想警告石生,他那个命苦的孩子。

 

却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反而让石生陷入了危险。

 

“我来做你的奴隶!”

 

石生不是英雄主义发作或是同情心泛滥,这地方没有人值得他的任何善意,除了那唯一一个让自己放心不下的人,石生看了一眼被村民们逼迫,却仍然紧拉着他衣袖不愿他离开受苦的‘父亲’,抬起头看着不断把玩着金炳弯刀的无欢,石生无畏的再次强调:“让我做你的奴隶!”

 

“看来我找到了那个幸运的人。”看着被手下强压着走到面前的石生,无欢听着村民们的碎言碎语,有趣的看着这个将要做自己的奴隶,还敢这么无所畏惧、充满傲气,连请求听着都像是在命令的人,他觉得石生那仿佛燃著亮光的眼睛,里面的感情太过直接也太过纯粹。

 

——非常耀眼,非常炽热,让无欢很想用一切手段将那不屈给磨平。

 

“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会很适合。”将架子上的赤红羽袍小心翼翼的拿起,无欢用脸颊轻轻磨蹭著,享受那纤柔与自己皮肤接触的感觉,瞇着眼勾起一抹孩子般天真单纯的笑容,然后拿给身后等待着他的部下,很自然地无视了石生满脸的嫌弃:“给他穿上。”

 

“我想你会很喜欢的。”

 

然而石生可不这么认为。

 

——所以他尝到了忤逆无欢的代价。





防和谐内容0※0


--------------------

感觉(下)不太适合放出来,我就放群里了0V0

魔夜影

绝风礼物 秽骨

○TO 阿鞘○


【风云2】 


(警告!警告!警告!)

(CP洁癖者,慎入!)

(再次警告,请慎入!)


防和谐内容0─0

防和谐内容0※0


○TO 阿鞘○


【风云2】 


(警告!警告!警告!)

(CP洁癖者,慎入!)

(再次警告,请慎入!)





防和谐内容0─0

防和谐内容0※0


月亮帮帮主
回家后就是阴雨绵绵的日子每天总...

回家后就是阴雨绵绵的日子
每天总是看着太阳与雨水你追我跑
丝毫不愿停下来喘息

回家后就是阴雨绵绵的日子
每天总是看着太阳与雨水你追我跑
丝毫不愿停下来喘息

魔夜影

剑英同人 孺慕

【中华英雄】


(警告!警告!警告!)


(父子年下注意!)


(再次警告,请慎入!)


从小就时常听说爹爹的事情,生奴叔叔总是喜欢闹自家爹爹,却始终向他诉说着某人的英勇事迹,周围的人对那人的描述生动的彷佛历历在目,让他对从没见过面的那个人,产生无比的钦慕景仰。


他静静地细数着时日,终于到了可以远行的年纪,跟着生奴叔叔踏上了异国的大地,寻找着那个人的踪影。


那天他终于亲眼见到那个人,看着那道带着绝世孤寂的身影,剑雄心头瞬间被那抹寂寥浸满,下意识地喊了出声。


“阿爹。”


然而对方只愿意给他一个背影...

【中华英雄】


(警告!警告!警告!)


(父子年下注意!)


(再次警告,请慎入!)





从小就时常听说爹爹的事情,生奴叔叔总是喜欢闹自家爹爹,却始终向他诉说着某人的英勇事迹,周围的人对那人的描述生动的彷佛历历在目,让他对从没见过面的那个人,产生无比的钦慕景仰。

 

他静静地细数着时日,终于到了可以远行的年纪,跟着生奴叔叔踏上了异国的大地,寻找着那个人的踪影。

 

那天他终于亲眼见到那个人,看着那道带着绝世孤寂的身影,剑雄心头瞬间被那抹寂寥浸满,下意识地喊了出声。

 

“阿爹。”

 

然而对方只愿意给他一个背影,满腔的委屈让他忍不住质问对方,望着静静走在前方的那人,剑雄眼中带着他也不理解的感情,渴望着对方的关心和注意,偏执的希望那人知道自己从小以来的感受。

 

“你为何不认我啊!”

 

他一直知道他爹爹心中的伤痛,爷爷奶奶,娘亲,还有许多与他爹爹有关的人,最终都得到惨淡的下场,让他爹爹心中的伤口越来越大,最后不再希望与任何人有所交集。

 

然而他不相信,他绝不相信那什么天煞孤星之命。




防和諧內容0V0

防和諧內容0※0

先喆FUN
一层又一层,一卷又一卷

一层又一层,一卷又一卷

一层又一层,一卷又一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