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锡勋

1716浏览    20参与
咻咻ʘʚʘ嘎

锡京上学记

  锡京和锡勋已经在幼儿园呆了一周了,锡京已经开始慢慢的适应了过来,没有怎么哭闹不止了,朱丹泰和申秀莲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他们很是高兴。


结果没几天,锡京就因为调皮,在沙发上面直接蹦着玩耍,没想到她一打滑,从沙发上面蹦了下来,直接把头磕在了离沙发不远处的桌角上,额头瞬间磕了一个洞,血流不止,模糊了锡京双眼,疼得直接喊叫了出来。


听见哭喊声,秀莲赶紧跑出来看,结果发现锡京满头是血的样子,这下子把秀莲吓坏了,她赶紧抱起锡京,边哄锡京:“不怕……不怕……妈妈在呢!”边着急的让管家让司机开车过来。


锡勋看见妹妹这么可怕的面容,也急得和秀莲一起坐进了车里,秀莲不停的用...

  锡京和锡勋已经在幼儿园呆了一周了,锡京已经开始慢慢的适应了过来,没有怎么哭闹不止了,朱丹泰和申秀莲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他们很是高兴。


结果没几天,锡京就因为调皮,在沙发上面直接蹦着玩耍,没想到她一打滑,从沙发上面蹦了下来,直接把头磕在了离沙发不远处的桌角上,额头瞬间磕了一个洞,血流不止,模糊了锡京双眼,疼得直接喊叫了出来。


听见哭喊声,秀莲赶紧跑出来看,结果发现锡京满头是血的样子,这下子把秀莲吓坏了,她赶紧抱起锡京,边哄锡京:“不怕……不怕……妈妈在呢!”边着急的让管家让司机开车过来。


锡勋看见妹妹这么可怕的面容,也急得和秀莲一起坐进了车里,秀莲不停的用纸巾按住锡京的伤口,一路上提心吊胆的担心着,恨不得立刻到达医院。


朱丹泰听见锡京摔倒磕到的消息也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还好不是太严重,缝了几针,打了消炎针就好。就是锡京哭累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秀莲也是心疼坏了,抱着熟睡的锡京自责不已。


这次锡勋也老老实实的待在妹妹身边,只要有需要的,他都屁颠颠的跑来跑去的帮忙。因为这次受伤了,秀莲就想着先不去幼儿园了,等锡京伤好了再说。


在家里休息的这几天,众人都围着锡京转,生怕她再出意外,简直都快把她宠上天了,朱丹泰也怕锡京再次磕到,所以他命人把所有有尖角的地方都给围上了。


锡京小可爱知道这一点,倚仗着众人的宠爱,直接霸占秀莲的所有作息时间,不然就撒娇卖萌装可怜,秀莲完全有求必应的,这简直苦了朱丹泰和朱锡勋,因为活都让他们两父子干了,这让父子俩非常的无语,尤其是锡勋,他也还是孩子啊,怎么和别人完全不一样。


就这样,锡京在家里无忧无虑的待了两周伤虽然没有完全好完,但是秀莲觉得锡京该去幼儿园了,结果锡京不愿意了,好说歹说就是不依。便开始了哭闹,这次秀莲任凭锡京怎么闹,都没有答应,其他方面都可以,唯独这件事情,秀莲很强势,没有由着锡京胡闹。


虽然锡京哭得非常凄惨可怜,但是秀莲知道此时不能心软,所以她把锡京送到教室交给老师就狠心的走了,但走之前她非常仔细的叮嘱锡勋好好照顾妹妹,其实她的心里也非常难受。毕竟看着锡京那么可怜的模样,她差点就妥协了,只是她的理智占了上风,她不能害了锡京。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去接锡京了,秀莲到了才知道锡京一直都在哭,现在直接哭的睡了过去,这下把秀莲心疼坏了,她小心翼翼的抱着已经睡着了的锡京,叹了一口气,无奈又内疚的说着:“wuli乖女儿啊!妈妈该拿你怎么办呢?”




咻咻ʘʚʘ嘎

一家四口的小趣事

  又是某一个夜晚,朱丹泰实在是受不了天天守活寡,他便决定今天晚上怎么都要把这两个小兔崽子先哄睡,然后把秀莲给办了。


当然,锡京简直就是小恶魔,前世他朱丹泰绝对欠了她的,不止不是他的小棉袄,还专门和他抢秀莲,完全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而且那个占有欲简直不要太吓人。


而他又相当的宠着自己的女儿,以至于锡京简直有点无法无天的地步,他又舍不得打骂她,毕竟他真的很爱这个女儿。很多时候,朱丹泰想亲近锡京都会被鄙视加嫌弃,弄的他苦笑不已。


两个孩子,锡勋真的很好收拾,粗养就好!可是锡京这个小坏蛋,真的总让他们哭笑不得😂😂,不仅调皮捣蛋的,还是一个小机......

  又是某一个夜晚,朱丹泰实在是受不了天天守活寡,他便决定今天晚上怎么都要把这两个小兔崽子先哄睡,然后把秀莲给办了。

 

当然,锡京简直就是小恶魔,前世他朱丹泰绝对欠了她的,不止不是他的小棉袄,还专门和他抢秀莲,完全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而且那个占有欲简直不要太吓人。

 

而他又相当的宠着自己的女儿,以至于锡京简直有点无法无天的地步,他又舍不得打骂她,毕竟他真的很爱这个女儿。很多时候,朱丹泰想亲近锡京都会被鄙视加嫌弃,弄的他苦笑不已。

 

两个孩子,锡勋真的很好收拾,粗养就好!可是锡京这个小坏蛋,真的总让他们哭笑不得😂😂,不仅调皮捣蛋的,还是一个小机灵鬼,总装成小大人的模样,完全不像才4岁的孩子。

 

终于等到秀莲把锡京哄睡了,朱丹泰二话不说,拉着秀莲就往房间跑,两个人干柴烈火的烧起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又听见了锡京奶奶的声音:“偶妈~你们在干什么?你为什么和爸爸在这里亲亲?你不是陪我一起睡吗?阿爸~偶妈只属于我的”说完就拉着秀莲离开了,还不忘对着🐷丹泰做了一个鬼脸😜

 

……

……

 

朱丹泰他欲哭无泪啊,可怜他只能又苦兮兮的独自一个人睡😭😭😭

 

一个人睡太孤独,于是乎他把小锡勋拧到自己床上和自己睡,锡勋很是拒绝,他要和欧妈一起睡,结果就是被硬扯进自己怀里睡了……

 

 

 

咻咻ʘʚʘ嘎

小剧场2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便到了锡京上幼儿园的时候了,结果锡京一听说要去幼儿园怎么都不依,直接坐在地上哭闹不止。


秀莲连忙抱起了锡京拍着她的背,小心翼翼的哄着她说:“锡京啊~怎么能不上幼儿园呢?别的小朋友都会去的,锡京可是最棒的宝宝了!而且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的。”


“5555…… 我不要……我要天天在家里……我要偶妈天天陪我……”  结果越说哭的越伤心,眼泪简直像决了堤一样,越来越多。


朱丹泰见状直接严肃的说:“不行的,必须去,要不然以后不许和妈妈一起睡觉了,其他事情可以依你,这件事情绝对不行。秀莲啊!你也是,这孩子都给惯坏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便到了锡京上幼儿园的时候了,结果锡京一听说要去幼儿园怎么都不依,直接坐在地上哭闹不止。




秀莲连忙抱起了锡京拍着她的背,小心翼翼的哄着她说:“锡京啊~怎么能不上幼儿园呢?别的小朋友都会去的,锡京可是最棒的宝宝了!而且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的。”




“5555…… 我不要……我要天天在家里……我要偶妈天天陪我……”  结果越说哭的越伤心,眼泪简直像决了堤一样,越来越多。




朱丹泰见状直接严肃的说:“不行的,必须去,要不然以后不许和妈妈一起睡觉了,其他事情可以依你,这件事情绝对不行。秀莲啊!你也是,这孩子都给惯坏了,这样是不行的……”




听到这里,秀莲无语了,“呀!就我一个人惯了?宠了?你不也一样嘛,好意思说我,哼💢,以后睡书房……”




说完这些,秀莲边哄着锡京回房间,边对着锡京温柔又可亲的说着,“你爸爸说的对,其他地方可以惯着你,这件事情不行……”  听到这些,锡京还是收敛了一点,毕竟要是真的不能和妈妈一起睡,那就遭了,她也害怕妈妈不理她,所以她只能可怜兮兮的答应了下来。不过她又调皮的让妈妈亲亲自己才行,秀莲笑着搂着锡京,还不停的亲着她的小脸,锡京被逗得“咯咯咯……” 笑个不停,母女俩的欢声笑语只传出好远。




独留下朱丹泰气呼呼的站在原地,他头疼的捂住自己的额头,心里无语极了,为什么母女俩总是喜欢欺负他啊🥺🥺🥺也委屈惨了。




锡勋看着这样的爸爸,只能耸了耸肩,同情的看着自己的爸爸,还偷偷的嘲笑了一下,结果这一幕刚好撞进了朱丹泰的眼里,结果可想而知,“锡勋啊~爸爸现在心情坏极了,你得给你阿爸我降降火……”

Hi

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锡勋向)

“锡京小姐,请登机吧!”

锡京回头望着拥挤的人流,发现始终没有自己想见的人,心里想着“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真是可笑”准备登机时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锡京,锡京”

“哥哥,是哥哥的声音。”锡京看着远处向自己跑过来的人,眼泪不自觉地留了下来。

“锡京,你不能走,不能去意大利,赶忙跟我回去。”锡勋说着话忙去拉锡京的手。

“哥哥不是说不来了吗?现在这又是做什么,你们已经不是不要我了吗?。”锡京向锡勋吼道。

“抱歉,锡勋少爷,锡京小姐不能和你回去,会长吩咐过必须要把锡京小姐安全送到意大利。请不要让我为难。”周秘书毕恭毕敬地说到。

“你给我闭嘴,无论如何我都要带锡京回去。”

“那锡勋...

“锡京小姐,请登机吧!”

锡京回头望着拥挤的人流,发现始终没有自己想见的人,心里想着“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真是可笑”准备登机时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锡京,锡京”

“哥哥,是哥哥的声音。”锡京看着远处向自己跑过来的人,眼泪不自觉地留了下来。

“锡京,你不能走,不能去意大利,赶忙跟我回去。”锡勋说着话忙去拉锡京的手。

“哥哥不是说不来了吗?现在这又是做什么,你们已经不是不要我了吗?。”锡京向锡勋吼道。

“抱歉,锡勋少爷,锡京小姐不能和你回去,会长吩咐过必须要把锡京小姐安全送到意大利。请不要让我为难。”周秘书毕恭毕敬地说到。

“你给我闭嘴,无论如何我都要带锡京回去。”

“那锡勋少爷,对不起了。”说罢,一群保镖蜂拥而上,钳制住了锡勋。

“放开,赶紧放开我。”

“你在干什么啊!赶紧放开我哥哥。”

申秀莲接到锡勋的电话后就赶忙来到机场,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锡勋在电话里说的“妈妈,赶快来机场,现在能救锡京的只有你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申秀莲看见远处在争执的三人,赶紧跑了过去。

“锡京,锡勋”

争执的三人听到申秀莲的声音后都停了下来

“妈妈” 锡京,锡勋同声说到。

“锡京,你要丢下妈妈去拿哪里,就算不是亲生母女,难道都要连离开这里了也不愿给妈妈打个电话吗?是不是锡勋不给我打电话,你又要一声不吭地逃走了。”申秀莲看着眼前的女儿,心里有些难过,明明以前是那样乖巧懂事,如今为什么和自己这么疏远了呢?

“妈妈,你不是说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了吗?不是已经把我赶出家门了吗?妈妈不是只喜欢裴露娜、只喜欢慧仁吗?不是只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女儿吗?那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锡京看着眼前的妈妈倔强地不愿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向申秀莲吼道。

申秀莲还想要说些什么,锡勋赶忙说道“妈妈,我们先把锡京带回去好不好。”继而转头向锡京说“锡京,先跟我们回去,回去后哥哥再向你解释好不好。”

“谁要和你们回去,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没有温暖的家吗?回去和裴露娜住在一起吗?那样我会发疯,会死掉的。”锡京和申秀莲,锡勋对峙道。

“那就对不起了锡京,哥哥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带回去的。”锡勋说着一记手刀砍向了锡京,打晕了她。

“锡勋”申秀莲震惊地看向锡勋。

“妈妈,日后我一定会向你解释的,但是现在如果不这样做,锡京一定不会和我们回去。所以,帮帮我好吗?”

“好的,锡勋,虽然妈妈现在有很多疑问,但是只要这样做有益于锡京,妈妈就一定会去做的。”

“周秘书,锡京、锡勋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请让周丹泰直接联系我。”

周秘书还想多加阻拦却被申秀莲带来的人直接拦下,只能心有不甘地看着周锡京被带走

“锡勋啊!你到底瞒着妈妈什么呢?”申秀莲看着前方的锡勋想道。

“锡京,幸好,这次还来得及, 你放心,哥哥这次一定会护住你,会保护好你的。”周锡勋看着怀里的女孩暗自发誓。




土豆队长!

“向阳而生”

十、

像是时间被加速了一般…

这一天是锡京的高中毕业典礼

锡勋因为许多原因高中肆业了

自从朱丹泰去世后锡勋就没和锡京一起住了

他也离开了秀莲自己生活

他虽然离开了锡京对锡京说恨话

但是他依旧还是爱锡京的

他这样做是怕锡京瞧不起现在的他

毕竟以前的锡京目中无人,可是他不知道她变了

得知秀莲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后锡京变得温柔了

她卸下了自己的刺,接受秀莲给她的爱

锡勋走后,锡京很孤独,她去找他,可他不愿意见她

后来,锡京把毕业典礼的时间给锡勋说

希望锡勋能去

那天毕业典礼结束后锡京也没能看到锡勋

她…失望了

但没想到在她晚上的毕业晚会里她看到了他

她作为优秀毕业生独...

十、

像是时间被加速了一般…

这一天是锡京的高中毕业典礼

锡勋因为许多原因高中肆业了

自从朱丹泰去世后锡勋就没和锡京一起住了

他也离开了秀莲自己生活

他虽然离开了锡京对锡京说恨话

但是他依旧还是爱锡京的

他这样做是怕锡京瞧不起现在的他

毕竟以前的锡京目中无人,可是他不知道她变了

得知秀莲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后锡京变得温柔了

她卸下了自己的刺,接受秀莲给她的爱

锡勋走后,锡京很孤独,她去找他,可他不愿意见她

后来,锡京把毕业典礼的时间给锡勋说

希望锡勋能去

那天毕业典礼结束后锡京也没能看到锡勋

她…失望了

但没想到在她晚上的毕业晚会里她看到了他

她作为优秀毕业生独唱歌曲

当钢琴声一响起锡京惊了一下

因为这熟悉的钢琴声是以前锡勋的拿手

锡京猛的回头看到了锡勋

许多同学也十分惊讶,没想到锡勋回来了

演奏结束后锡京问了锡勋很多问题

锡勋没多说什么,一把抱住了锡京

紧紧的…紧紧的抱走了一起

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了…

我爱你锡京…


十一、

锡京锡勋婚后的生活过的很甜蜜

俩人一起去了许多地方旅游

锡勋继续宠着锡京,把锡京宠成了公主

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 morning kiss 

每天都会做许多不一样的食物给锡京

锡勋知道锡京有自己的许多事可做

锡勋为了锡京把公司许多事情都交给了其他人

只为陪伴着锡京

秀莲让锡勋别这么做,怕把锡京宠坏了

锡勋对秀莲说道:

如果被宠坏了那我就继续宠呗

谁叫我那么爱她呢?

秀莲对于锡勋的话无法反驳也不好说些什么

然而对于这一切的锡京公主来说她还是怕的

锡京从小缺钱许多的爱,所以她怕这一切消失

无时无刻都会问锡勋有多爱她

锡勋每次的回答都会让锡京感受到幸福

记得在十几岁的时候锡勋说:

我是锡京所有的,这辈子只保护她一个人

当时说这句话时谁也没想到

在几年后就成真了

或许当时锡勋这句话是真心所说的

我们谁也不知…


十二、

由于露娜的原因,锡京大学选择了一个人出国深造

所有人都不支持她唱歌

秀莲也反对她学习唱歌

连哥哥也成为了露娜的男朋友

她用朱丹泰以前给她的钱独自一人去了国外

换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让身边人都找不到她

在国外她孤独一人所有的一切都要她自己来做

记得后来锡京回忆起那几年只能用孤独来形容

她褪去了大小姐的身份,踏实的读书学习

没钱就去便利店打工兼职

那几年的日子她过的十分的苦难

不过有苦必有甜

后来她在学习上的天赋逐渐被挖掘

她遇见了一个良师,让她走进了另一片天地

她第一次凭自己的努力在音乐上获得了大奖

后来她的名声逐渐变大,许多国内外人邀请她去演唱

后来的她来到了韩国演唱

她发现台下多了许多眼熟的人

但是锡京已然装作不认识

现在的锡京不需要别人的依靠,她有自己想要的

不再是以前的锡京需要靠别人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

后来演出结束后秀莲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用结束就是慰问过得怎么样

锡京敷衍的回了过去就离开了韩国

后来也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十年又过去了

在韩国有一个著名的音乐学院又迎来了开学季

听说今年开学,院长会亲自来举行开学典礼

露娜和锡勋的孩子也在这所音乐学院里

这所学院覆盖了从幼儿园到大学

一般能读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读出来后最差也能成为一个音乐教授

所以收取的选手都是经过严格选拔出来的

这天以前顶楼里的孩子们都带领着他们的孩子们来上学

他们也不知道这所学校到底是谁开的

但是知道这所学校堪称韩国最好的音乐学院

所以就纷纷送孩子们来这所学校读书

没多久开学典礼开始了…

到开学典礼快结束院长才出来

当院长出来时在场的所有家长都震惊了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周锡京

许多人纷纷热闹起来,此时的锡京也没有一丝慌乱

因为锡京熄影许久了所以人们看到她的还是为此震惊

锡京说了一下她为什么要开这所学校以及其他问题

在开学典礼结束后以前顶楼里的孩子都去把锡京拦住了

他们希望锡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锡京这次答应了他们,他们回到了顶楼

叫上了父母们

秀莲看到锡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或许是保养的好的原因锡京对秀莲说:

你还是这么好看

接下来众人们听着锡京说这熄影后发生的事

锡京熄影是因为她怀了身孕而熄影

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她一样那么长大

所以从怀孕那一刻开始就放掉了所有的工作

当然她的钱是够她花一辈子的

而且她的老公也是世界上著名音乐学院的年轻校长

她家也不缺钱,她老公也支持她的选择

后来随着女儿的出世,锡京也没有缺席过女儿任何一秒

锡京的老公也很爱她,怕她在家里无聊让她回韩国生活

锡京思来想后就想着再韩国建一所学校

她老公也答应了

锡京的老公也在首尔买了一栋大房子给锡京住

后来他们一家三口都搬到了韩国

锡京的老公因为工作原因要长年奔波

锡京心痛,就让老公在首尔大当院长

果然现在的锡京自己是自己的人脉

大家听着锡京说的这些都特不可思议

没想到锡京真的长大了而且比各位都还有出息

没多久锡京的女儿和老公也来了

大家也很吃惊为什么她老公也能找到这里

但是大家都没有过多参与

锡京的老公看到锡京立马问累不累等甜言蜜语

女儿则一下扑在锡京的怀里

一家三口的颜值可以说是超标了…

众人们看见他们一家三口,想到了以前的锡京

感觉她又变了…但又没变

只有她自己知道…





土豆队长!

“傲娇 冷酷 温暖”

七、

如果说锡京做过最对的事是什么?

那就是“和露娜一起抢锡勋吧。”

当时她喜欢的哥哥没能和她站在一起

当时的她为了争取哥哥的爱努力了许久

当时的她被秀莲赶出家门

或许锡京不懂得怎么爱自己只懂得爱别人

后来压抑许久的她最终爆发了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人也是

锡京开始了努力学习音乐的过程

当时她身边的人都不看好她,包括她的母亲

后来她赢得了比赛的大奖,大家都为她高兴

她知道,许多东西都要自己得来,不管是什么

再后来的她和锡勋一起出国留学

一去不复返

他们俩在出国的那几年名气暴增

一个实力派女高音家和实力派钢琴家的故事流传着

许多人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

七、

如果说锡京做过最对的事是什么?

那就是“和露娜一起抢锡勋吧。”

当时她喜欢的哥哥没能和她站在一起

当时的她为了争取哥哥的爱努力了许久

当时的她被秀莲赶出家门

或许锡京不懂得怎么爱自己只懂得爱别人

后来压抑许久的她最终爆发了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人也是

锡京开始了努力学习音乐的过程

当时她身边的人都不看好她,包括她的母亲

后来她赢得了比赛的大奖,大家都为她高兴

她知道,许多东西都要自己得来,不管是什么

再后来的她和锡勋一起出国留学

一去不复返

他们俩在出国的那几年名气暴增

一个实力派女高音家和实力派钢琴家的故事流传着

许多人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没过多久,锡京锡勋举办婚礼的照片被许多媒体曝光

虽然他们很低调举行,但是还是逃不过媒体的眼

记得在曝光新闻后锡勋在ig上发了几个字

“从前,未来,以后,下辈子都会是你”

这句话下面配了一张他和锡京的合照

许多人也因为他们的爱情而深陷其中

后来锡勋发的这句话被广为流传

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八、

这一天锡京突然嗓子唱不出歌来了

大家很担心她的情况,因为过几天就要演出了

秀莲找了全世界最好的,专家给她治疗

但都没有办法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因为不能唱歌的样子很心痛

锡京对秀莲说没事

锡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锡京

每天都会陪着她,让锡京开心起来

但只有锡京才知道她的嗓子好不了了…

几年前锡京就被查出嗓子有问题

不能再这样唱下去

可是锡京为了她自己的以后没有想太多

当时的她要为自己争取许多东西

没错,她从小都要得到第一,被别人认可

现在的她拥有了以前的她没有过的爱

她觉得不能唱歌也不能是遗憾

毕竟失去一样东西就会得到一样东西

后来的她嗓子一直没有好

她也再也没唱过歌了

大家都以为她会为之感到遗憾

可是她却开了一个美术馆

她用自己的话去感染别人

她总是能用着各种方法的爱去感染别人

可是对自己却很不上心

但…她一直都是一个温暖的人儿啊…

她也值得被爱…


九、

这天晚上是锡京婚礼的前一晚

秀莲和她一起睡的

秀莲抱着锡京给她说了许多话

关于锡京小时候、长大后的事也说了

秀莲知道很对不起这个女儿,但她也一直在弥补

锡京很少感觉到这种爱,一不小心就哭了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一般是不会哭的

秀莲紧紧的抱着锡京给她说了许多

现在的秀莲想把一切的爱都给锡京

想弥补以前缺失的爱

锡京这晚在秀莲怀里哭了许久,像个小孩一样

“她终于得到爱了”

这是她在很多年后回忆起来总结那晚的一句话

那晚上也是锡京蜕变的一晚上

她得到了失去已久的爱也终于回来了

她身上的刺也终于可以消失了

以后她也是有人爱的了…


土豆队长!

“在爱里繁荣生长”

四、

在得知锡京是自己的女儿后

秀莲对锡京无比疼爱

她让锡京上了全世界最好的音乐学院

动用自己所有的人脉让她得到了最好的专业老师

也给了锡京最好的资源

也把公司许多财产偷偷转到锡京名下

秀莲在锡京身上弥补了许多事情

锡勋也向锡京表达了他的爱意

他们也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五、

从悉尼剧院走出来一位女歌唱家

在她身边有一位钢琴家陪伴着她

锡京自从来到美国后逐渐找回了自己

秀莲对她的爱也让她的性情变了很多

锡勋和她一起来美国,继续深造钢琴

在锡京二十岁那年学校安排她和锡勋去演出

此次演出的地方是在悉尼大剧院

锡京作为歌唱家去唱歌

锡勋作为她的独家伴奏...

四、

在得知锡京是自己的女儿后

秀莲对锡京无比疼爱

她让锡京上了全世界最好的音乐学院

动用自己所有的人脉让她得到了最好的专业老师

也给了锡京最好的资源

也把公司许多财产偷偷转到锡京名下

秀莲在锡京身上弥补了许多事情

锡勋也向锡京表达了他的爱意

他们也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五、

从悉尼剧院走出来一位女歌唱家

在她身边有一位钢琴家陪伴着她

锡京自从来到美国后逐渐找回了自己

秀莲对她的爱也让她的性情变了很多

锡勋和她一起来美国,继续深造钢琴

在锡京二十岁那年学校安排她和锡勋去演出

此次演出的地方是在悉尼大剧院

锡京作为歌唱家去唱歌

锡勋作为她的独家伴奏去弹琴

后来…表演很成功,大家也因此知道了他们

在这场表演不久,锡勋对外宣布和锡京谈恋爱了

俩人收到了许多人的祝福

锡勋也对外承诺他对锡京的爱

一定会比一辈子多一天的…


六、

时间回到十年前…

这一年的锡京锡勋刚好是举行婚礼的一年…

他们的婚礼办理的很简单,锡京说一切从简

秀莲看见自己的女儿眼里泛了泪光

原来给她一点爱她真的就会变得不一样

原来以前她都是用外表让自己更加的坚强

这一天锡勋给了锡京许多承诺

锡京不需要锡勋的许多承诺

她只希望锡勋能一辈子和她在一起

那次的婚礼很浪漫

秀莲把两个孩子从小到大的视频给翻出来放在vcr上了

锡京和锡勋看见视频后留下了眼泪

原来他们在一起分分合合经历了那么多

先苦后甜,他们也最终走到了一起…





土豆队长!

“高傲、孤独富有感情的玫瑰花”

🚫以锡京为中心,西米露请绕道

    设定可能会不太靠近现实,不喜勿扰

    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

二十年后的顶楼…

现在的顶楼和二十年前的不一样了。二十年前因为朱丹泰


的爆炸案使得顶楼沦为废墟。锡京和锡勋用秀莲留下的钱


在原位置建立了一个音乐和美术一体的学校,所有孩子们


都可以免费入读,锡京负责美术方面,锡勋负责音乐方面


俩夫妻把这所学校建立的特别好,升学率也很高,每年有


成千上万的人来报名,也有数不清的学生考上了世界一流


的音乐学院,后来有人问他们俩为什么会...

🚫以锡京为中心,西米露请绕道

    设定可能会不太靠近现实,不喜勿扰

    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

二十年后的顶楼…

现在的顶楼和二十年前的不一样了。二十年前因为朱丹泰


的爆炸案使得顶楼沦为废墟。锡京和锡勋用秀莲留下的钱


在原位置建立了一个音乐和美术一体的学校,所有孩子们


都可以免费入读,锡京负责美术方面,锡勋负责音乐方面


俩夫妻把这所学校建立的特别好,升学率也很高,每年有


成千上万的人来报名,也有数不清的学生考上了世界一流


的音乐学院,后来有人问他们俩为什么会这么做,锡勋回


答说“以前我爸爸做了许多错事,希望人们能原谅他,他


现在也不再世了,我会用这种方式来弥补我爸做的许多错


事。”锡京回答说“以前妈妈在世的时候很喜欢画画,可是


我学了音乐,没能走画画的道路。可惜在妈妈在世的时候


没能让她看看我认真画的画,现在我成为美术老师,妈妈


应该在天之灵会看到吧。”锡京说完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天


空,眼角落下了眼泪,锡勋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紧紧的


抱住了…他承诺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她也承诺会一辈子在


他身边…


二、

秀莲知道锡京是自己女儿后立马动用了自己身边所有的关


系找到了锡京,锡京也因为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对秀莲也不


像从前那样了…秀莲带着锡京,洛根李,锡勋去到了美国


定居…


就这样在到美国的第十个年头,锡勋向锡京求婚了,秀莲


在这十年间也放心把女儿交给锡勋,锡勋也是自己一手带


大的孩子,秀莲也十分放心。此时的锡京不再像之前的锡


京一样了。她落落大方,履历优秀,也成为了著名的美术


家,锡勋也一样,从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后继续深造,在


钢琴方面的天赋也慢慢被挖掘出来,成为了有名的钢琴


家。没多久他们结婚了,结果的排面特别的大,来了许多


知名人士,秀莲和洛根李感到十分欣慰。锡京和锡勋俩人


在别人的形容里就是“配一脸”…


记得曾经在他们读高中时姜玛丽说“那对双胞胎才是黄金


人脉”而现在他们不仅仅是黄金人脉那么简单了…


三、

记得在学生时代,锡京和露娜抢锡勋,她们俩之间来了一


场赌博,谁在清雅艺高艺术节大赛得第一名锡勋就是谁


的,输了的一方再也不能干扰对方。锡京对于这一赌博表


面上从容淡定,实际上很恐惧。因为她不爱音乐,但是被


逼着学音乐,虽然音乐能力不错,但总是在露娜后一名,


再加上秀莲让她别学音乐以及让她退学的事压在一起,她


倍感恐惧。但是为了她喜欢的人,她拼了。自从下了赌博


的那天起锡京从早到晚开始练唱歌,不为别人只为她爱的


人。再此之间秀莲叫她别唱了,怕她嗓子坏掉了,她没有


停止,她心里清楚,如果哥哥不在身边就没有人爱她了…


就这样到了艺术节的当天,锡京以比露娜多一分的分数赢


过了露娜,露娜没想到自己会输因为一直以来自己是第一


名,除了输给过雪雅,从没输给过任何人。她不服气的想


要重新比较,但说到则做到,锡京立马挽着锡勋的手在露


娜面前出现,看了她一眼就走了…锡京内心是高兴的,她


终于战胜了自己的仇人,也再也不用怕爱的人被抢走了…

未完待续,先试下水,写三章看看反响怎么样


希望锡京能找到爱自己的方式,在我写的文里她一定会找到的。

星池stapuru

【锡勋×锡京】窗户纸

*(时间线大约在第一、二季左右)

*ooc致歉

1.

周锡京坐在窗边已经一个下午了。她的房间一如既往地奢侈敞亮,看见挂在桌上的钥匙扣还能回想起某个讨厌的家教老师。

窗外的天气算不上有多好,微弱的阳光被云层遮罩,时隐时现。

她在想什么呢?

在想她的哥哥。

在想周锡勋。

锡京一直觉得,自己跟哥哥锡勋是命运的双胞胎,命中注定就该在一起。

可直到裴露娜的出现,令她稍微察觉到了……

危险感。

好像蚂蚁在觊觎属于她的美味珍馐一样,虽然不足一提,但无法忽视。

这份无法忽视的感觉最终演变成了厌恶。

恨?说不上。她周锡京,顶楼的黄金人脉,高高在上的公主,用得着施舍半点恨意给微不足道...


*(时间线大约在第一、二季左右)

*ooc致歉

1.

周锡京坐在窗边已经一个下午了。她的房间一如既往地奢侈敞亮,看见挂在桌上的钥匙扣还能回想起某个讨厌的家教老师。

窗外的天气算不上有多好,微弱的阳光被云层遮罩,时隐时现。

她在想什么呢?

在想她的哥哥。

在想周锡勋。

锡京一直觉得,自己跟哥哥锡勋是命运的双胞胎,命中注定就该在一起。

可直到裴露娜的出现,令她稍微察觉到了……

危险感。

好像蚂蚁在觊觎属于她的美味珍馐一样,虽然不足一提,但无法忽视。

这份无法忽视的感觉最终演变成了厌恶。

恨?说不上。她周锡京,顶楼的黄金人脉,高高在上的公主,用得着施舍半点恨意给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么?

但哥哥的行为却使她愈发焦虑。

心里总有不祥的预感。

2.

“今天怎么吃这些?是给狗吃的饭吗?”

“周锡京。”

锡勋正眼都没给她,只是喊了她的全名予以警告。

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最近的餐桌只有她和哥哥两人。

就是这样的原因,厨师就把饭做的那么令人作呕么?

锡京越想越气。

哥哥的态度也让她更加恼火,锡京径直冲入厨房拎起厨师的领子:“喂!我问你,桌上的那些饭是给狗崽子吃的吗?”

厨师被吓得瑟瑟发抖:“非常抱歉,非常抱歉!今天的菜肴都是进口的最新鲜食材做成的,刚刚空运过来……怎么可能会是狗食呢?”

“锡京。”

追来厨房的周锡勋拉住了她的手。

锡京放下了厨师,狠狠地剜了厨师一眼,出了厨房。

两人重新坐在餐桌上,然后便是久久的沉默。

锡京觉得哥哥是想她主动认错,可是她有什么错?

望着这经过锡京坏心情滤镜而变得一片恶心的菜肴,周锡京还是食欲全无,心情更差了。

她瞄了一眼锡勋,他已经吃好,低头用餐巾纸优雅地擦拭嘴唇。

哥哥的唇形很好看,粉色的,有些干燥。

锡京突然就有了想要吻在那唇上的欲望。

“锡京。”锡勋突然抬起头来,把想入非非的锡京吓了一跳。

“怎么?”锡京不自然地摸了摸脖子,语气不善。

“你最近似乎火气很大。”

3.

“你最近似乎火气很大”,这句话不停地萦绕在锡京的脑海里。

锡京想,到底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火气很大的?

啊……答案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当然是——

裴露娜。

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她和哥哥完美无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对于哥哥,锡京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哥哥是她的——当然应该是她的。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周锡勋、周锡京……啊,连名字都那么般配。

自己的生日也快到了,得给哥哥准备个大惊喜才行——锡京那么想。

裴露娜只是哥哥图一时新鲜的选择,绝对不会长久。

锡京攥紧了拳头。

就算长久,自己也有办法能让他们分开。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份等待不会太久的。

4.

锡勋在书房里学习,门却并没有被关上。锡京微笑敲了敲门。锡勋看了心情很好的锡京一眼,嘴角也不禁上扬:“进来吧。”

锡京坐在锡勋旁边,开口便是一个深海炸弹:“哥哥和裴露娜在交往吗?”

锡勋写作业的手顿了顿,沉声道:“没有这回事。”

“可我却听说,哥哥很喜欢裴露娜呢?”锡京一边拉伸着一边走到窗边。

锡京回头瞥了一眼哥哥,他攥紧着笔,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

“我喜欢的人是谁,难道你不清楚吗?”

放下笔,锡勋把椅子向后转去,正视着锡京。

锡京被锡勋的眼神吓了一跳。

那眼神,有冰冷,有更多复杂的她看不懂的东西。

不过很快锡京就回过神来,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不管哥哥喜欢谁,最后都会为了我分开的,不是吗?”

锡勋走近几步,挑起妹妹的下巴:“是啊,为了你。”

锡京呼吸一滞,自从裴露娜出现后还从未与哥哥那么亲密过。

哥哥审视着她的脸,似乎想从上面找到什么。

锡勋放了手。

5.

生日当晚。

在外面跟人喝酒喝得烂醉的锡京被朋友搀扶回来,锡勋把她接回家,一到家里锡京便喊着要哥哥。

真的是喝醉了。锡勋心想。

“哥哥就在这里。”锡勋把锡京温柔地放在沙发上。

锡京努力睁开眼,视线里只有一个嘴唇在开开合合动个不停。鬼使神差地,锡京吻了上去。

锡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无视了这个吻:“锡京,你喝醉了。”

“我没喝醉!”这句话刚好激起了锡京的反抗欲,借着酒劲也许能说些什么,锡京意识模糊地打着小算盘。

“喜欢……”

“什么?”锡勋没听清,凑近了锡京的脸。

“喜欢哥哥……”

锡勋像是早就意料到了这个回答一般,向来冷淡如霜的脸罕见地出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

“刚才的吻是故意的?”

“……是。”醉意汹涌地袭来,锡京只得承认。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她想。

“你确定吗?喜欢哥哥?”

“我……确定……嗝。”锡京不小心打了个酒嗝,酒气冲天。

“算了,”锡勋看见妹妹醉成这样,公主抱着她到了她自己的卧室,“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说吧。”

看见哥哥要走,锡京几乎是立马脑中一片清明,她一个激灵抓住了哥哥的衣角:“不要走!”

“醒酒了?”

“醒了!”

“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锡勋把妹妹的乱发撩到耳后。

“对,是真的,没有错。”锡京就算是表白也依然是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表情。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锡勋认真地望着眼前的妹妹,好像要望进她的灵魂深处。

“你确定吗?”

这句话,问得不是当前,而是更遥远的以后,锡京愿不愿意把自己托付给他。

是作为哥哥,也是一个男人的再三警告。

“我确定。”锡京拉过锡勋的衣领,重重地吻在了锡勋的唇上。

吻技青涩的少女与她朝思暮想已久的哥哥唇齿交融,锡勋的吻像他本人一样内敛、深重,但愈发令人沉醉不已。

锡京脑子里只能想到锡勋。

好爱他,好爱他。

脑子里像中了毒般,满脑子都是好爱哥哥。

现在她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我喜欢的人是谁难道你不清楚吗?”

“那个人,是周锡京我啊。”

END

桃桃青禾

【顶楼双锡】熄灭

不喜欢裴露娜

设定罗爱乔去世

学暴会锡京被送到改造机构

BE向


“好像...真的很冷...”

十二月的首尔,周锡京被锁在改造学校的阳台

一身单薄的病号服裹在她身上

淤青和伤痕也裹在她身上

最后,雪花和眼泪都落在她身上

好冷啊...真的..好冷啊

赫拉宫殿里

周锡勋搂着裴露娜烤着火炉

申秀莲在一旁的沙发翻着美术杂志

没有人会不快乐

离开周锡京

他们都觉得生活无比清净


被冻了快两个小时

周锡京想着这样死去也不错

“周锡京”

“跟我一起读”

“我是罪人”

“我是罪人...”周锡京抱着膝盖小声地重复

“我该为我的罪行受到惩罚”

“我该为我的罪行.....

不喜欢裴露娜

设定罗爱乔去世

学暴会锡京被送到改造机构

BE向


“好像...真的很冷...”

十二月的首尔,周锡京被锁在改造学校的阳台

一身单薄的病号服裹在她身上

淤青和伤痕也裹在她身上

最后,雪花和眼泪都落在她身上

好冷啊...真的..好冷啊

赫拉宫殿里

周锡勋搂着裴露娜烤着火炉

申秀莲在一旁的沙发翻着美术杂志

没有人会不快乐

离开周锡京

他们都觉得生活无比清净


被冻了快两个小时

周锡京想着这样死去也不错

“周锡京”

“跟我一起读”

“我是罪人”

“我是罪人...”周锡京抱着膝盖小声地重复

“我该为我的罪行受到惩罚”

“我该为我的罪行...受到惩罚...”

眼泪顺着脸颊淌,风一吹过去,刀子割一样疼...

“周锡勋,只是我的哥哥,我支持他和裴露娜在一起”

周锡京不在吭声,身子都被冻僵了

“我...我他妈不同意!”红着眼睛的兔子又一次发怒,咬着牙不肯说出教导老师给的台词

习以为常的殴打如期而至

她抱着头,绝望的倒在地上被人用鞭子抽打

拳脚落在她身上,她不喊疼

她是周锡京

落下来的公主

也是公主

“喂”

“你他妈真当你还是万人宠爱的周锡京啊?”

“你不过”

“是个扔给人随意敲打的弃子”

她早就看不清是哪个混蛋在讽刺她

她突然笑起来

像是第一次看裴露娜和夏恩星打起来一样

意识逐渐模糊

她好像..

看见了李民赫

那个男孩把她抱起来

再多的,都看不到了


醒过来了

她的意识醒过来了

她听见李民赫叫她的名字

转过头,她仔细的盯着李民赫的脸

“民赫啊”

“我的世界怎么没有颜色了...”

崩溃一般

眼泪稀里哗啦的掉下来

“在说什么啊锡京?”民赫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

“我...”周锡京攥紧了拳头

“看不到颜色了...”


周锡勋攥紧了手机

锡京被送走之后,民赫这小子一直没联系过自己

看到他发来的监控视频之后

周锡勋好像真的呼吸不上来

自责...愧疚...心疼..通通爬上来

那个傲气逼人的周锡京被人按在地上虐打

六个月..锡京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他想去那个锡京向他表明心意的瞬间

下一秒

那个小公主就被塞到通往改造学校的车里

他不敢面对的...

妹妹喜欢自己

他告诉指导教师

要让周锡京认为他只是哥哥

让她放弃那些奇怪的情感

不惜一切手段

今天这局面...不就是他说的那种手段吗?

他没时间

更没资格后悔

捞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周锡京!”

“起来训练!”

又要练习那些六个月之前就编排好的台词了

尽管周锡京发着烧,遍体鳞伤

还是被扯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

“人都要被打死了还要这样?”

民赫死死护住周锡京,面对着几个粗犷的男人

看起来毫无胜算

“民赫啊...”周锡京拉了下他的衣袖

“没关系的...他们不敢打死我...”

她笑起来,就像之前那个小恶魔


周锡勋的到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民赫...李民赫!锡京在哪里?”

李民赫只是侧过头看了眼那间传来周锡京惨叫的房间

不好的预感在周锡勋心头绽开

他奋力的拍打着那扇铁门

敲不开的

“锡京啊...锡京!是哥哥...哥哥来接你了”

他转身去找负责老师

可那人一副训练开始就不能结束的样子

“周少爷...妹妹是您亲手送来的,反悔的机会...早就没了”


铁门里,周锡京被扔在地上

沾了盐水的鞭子一下一下的抽打着她

她大声的惨叫,就是不服输

她不承认

不承认裴露娜

不承认自己

不喜欢周锡勋

可是...走到今天..不承认还有意义吗?

鞭打停了下来

周锡京微微睁开眼睛

以为自己又熬过的一次

眼前确实一根冒着冷气的金属丝

“周锡京...认输算了...”

沾着液氮的金属丝穿过她的锁骨

疼得她几乎晕厥

“你哥哥说过的...只要你承认不喜欢他”

“可以用一切手段”

是哥哥的意思啊

原来

是哥哥的意思啊

门被打开了

周锡勋用刀差点割了负责人的喉咙

那人才开了门

“锡京...不怕...哥哥来了”周锡勋把这个遍体鳞伤的小家伙抱在怀里,低声的安慰

“我承认...”周锡京重复起来

“我是罪人”

“我该为我的罪行受到惩罚”

“周锡勋...”她颤着声音半眯着眼睛看着周锡勋,鲜血一点点从他嘴角流下来

“他只是哥哥”

“我支持他和裴露娜在一起”

“我不喜欢他了”

“永远都不喜欢了”

这些练了六个月的台词终于被她熟练的说出来

六个月

她为了最后这句话挨了数不清的打

公主曾经光洁的皮肤如今满是伤痕

她的世界变成了黑白色

她的锁骨里插着金属丝

她闭上眼睛

她恨周锡勋了

永远都恨了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曾经的家

痛感涌上来

周锡京忍不住闷哼一声

小小的一声叫醒了申秀莲,李民赫

还有她床边的周锡勋

“锡京啊...”周锡勋忍不住去拉她的手,想问问她感觉怎么样

还没碰到

就看见周锡京伸手拔下来手背上的针头

不顾疼痛的从床上翻下去

爬到窗帘后面把自己藏起来

“民赫啊...”她小声地叫着

李民赫赶忙凑过去,伸手越过窗帘去安抚的拍着她

周锡京拉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像过去依赖周锡勋一样

“你保护我吧...”

周锡勋呆愣的看着自己被躲开的右手又转过去看锡京和民赫拉着的手

原来锡京现在这样怕他啊...

“好”民赫小心翼翼的掀开窗帘

眼前的女孩早就没了当初的锐气

拉着他的手缩起来

像只被打怕了的兔子

“锡京...民赫跟妈妈说你看不到颜色...是真的吗...”申秀莲多少还是不忍心的

“嗯..阿姨...真的看不到了”她凑到民赫怀里,揪着他的衣角躲着,她的妈妈只有罗爱乔,眼前的女人,继母都不是了

申秀莲知道,锡京才是她的女儿,一直都是

可她来不及说出口就被锡京的话顶住了喉咙

“不是阿姨...是妈妈...锡京不是罗爱乔的女儿...是妈妈我的女儿啊”

她断断续续的说,锡京就断断续续的听

锡勋听着妈妈的话

脑袋都空了下来

锡京...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错了...都错了

“都错了...”周锡勋红着眼睛靠近锡京,他每凑近一点,锡京就在民赫怀里缩的越紧一点

锡勋想要去扯锡京的手

却被民赫挡住

“还不够吗...”民赫小心的把女孩护在怀里,仰起头坐在地上看着周锡勋

“你对锡京的伤害还不够吗?”

周锡勋说不出什么话

够,太够了

够的他后悔,够的他心疼

妈妈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真相

锡京...明明是他的

“周锡勋,只是我的哥哥”

“我支持他和裴露娜在一起”

“我不喜欢他了”

“永远不喜欢了”

锡京又开始重复这些话

周锡勋真的一点都听不下去

他恨不得

恨不得堵住妹妹的嘴

“哥哥啊”锡京红着眼睛看他,扯出了一个像从前一样的笑脸

“改造成果还满意吗?”

周锡勋愣在原地看她

都是自己的要求啊

锡京说不喜欢他了

自己...

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大家听了申秀莲的话各自回到房间

周锡勋喘不过来气

周锡京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一次看到哥哥

她还是忍不住动心

这时候肌肉记忆明显管用了

周锡勋

对应着毒打

对应着关禁闭

对应着绝食

对应着恐吓

对应着死亡

她...真的不敢了


周锡勋翻看着调来的录像

看着那个高傲的女孩一点点低下头

弯下腰

跪在地上

看着鞭子在她身上抽出血印子

寒风把她吹得大哭

电流通过她的身体

拳脚在她肌肤上肆虐

起初的一阵子

她会哭着喊哥哥

咬着牙不承认自己不喜欢哥哥

到了后来

她只会麻木的任人殴打

养伤

再虐待

不喊疼

也不承认

被人骂着弃子

杂种

照样不还口

她好像..真的很认真的在等自己去接她回家

再到最后一天

那人知晓这六个月的苦难均由自己施加

她说不喜欢自己了

她说

永远不喜欢他了

闪电给黑夜烫出一道疤

轰鸣的响声把周锡勋从思绪中扯回来

记忆里的锡京是怕打雷的

他快步钻进妹妹的房间

屋子里没有开灯

只看见被子攒成一小团

“锡京?”

周锡勋轻轻掀开被子,女孩额头上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正大口的呼着气,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哥哥在...”

周锡勋想摸摸她的脸蛋却又怕她躲开

他可恨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这样

锡京没有回答,只是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周锡勋看出她是睡得不安生

把她抱在怀里,凑过去听她的梦话

“我死了哥哥也没关系吗...”

“求求你...”

“今天不要再打了...”


好像一切都回到了那一天

“我死了哥哥也没关系吗”

“这种威胁,我已经厌恶了”


锡京啊,你还在恨我对不对...


周锡京对周锡勋所有的爱

随着她视线里的颜色

一起熄灭了

未完待续

图源见水印

侵删


Suppositional

锡京×锡勋 | “我只不过是你的第二顺位”

锡京×锡勋 | “我只不过是你的第二顺位”

倚栏听风

顶楼:兄妹

朋友约的稿子,弄完了之后来发一下233。这里注明一下日常文加了点想象,跟主线无关嘿嘿(^▽^)!

  ————

  锡勋和锡京是双胞胎兄妹,从出生的那一刻他们便在一起、多年来彼此相伴着。两人在一个复杂的家庭长大,但即使这般,也无法阻止他们亲情的生长、做彼此的依靠。

  锡京在这个世上最爱的就是哥哥,哥哥是她一辈子爱恋、想要依靠的港湾。虽然平日里哥哥的神情都有些冷漠、让人看起来不敢靠近,但每当妹妹锡京有困难、心里难受时,哥哥锡勋就会变得那般温柔,第一刻来到锡京身旁保护她!

  因为不想学爸爸让自己学的声乐,锡京考试交了白卷被爸爸责骂,锡京红着眼眶和爸爸争辩最终将爸爸惹怒。在家中爸爸是权威...

朋友约的稿子,弄完了之后来发一下233。这里注明一下日常文加了点想象,跟主线无关嘿嘿(^▽^)!

  ————

  锡勋和锡京是双胞胎兄妹,从出生的那一刻他们便在一起、多年来彼此相伴着。两人在一个复杂的家庭长大,但即使这般,也无法阻止他们亲情的生长、做彼此的依靠。

  锡京在这个世上最爱的就是哥哥,哥哥是她一辈子爱恋、想要依靠的港湾。虽然平日里哥哥的神情都有些冷漠、让人看起来不敢靠近,但每当妹妹锡京有困难、心里难受时,哥哥锡勋就会变得那般温柔,第一刻来到锡京身旁保护她!

  因为不想学爸爸让自己学的声乐,锡京考试交了白卷被爸爸责骂,锡京红着眼眶和爸爸争辩最终将爸爸惹怒。在家中爸爸是权威、难以撼动,此时他们变得很渺小如尘埃一般,就算如此锡勋也站出来保护妹妹,情愿代替她受罚。

  那一晚锡京看着哥哥背上的伤口、伤心的落泪,哥哥那般温柔的将她拉入怀中,对她说自己会永远守护着她!

  锡京将头埋入哥哥的胸膛中,声音哽咽:“我不要和哥哥分开!”

  她只要有了哥哥,便别无所求了。

  锡勋的面上那般平静、其实心中早已波澜万千,同锡京的心一般净是酸楚。他抬手轻轻抚摸她的发丝,将她轻声安慰。一切,只因锡京是她的妹妹、两人是彼此唯一的光,是此生不能斩断的牵绊,所以他会一直呵护着她、直到永久!

  锡京是个年轻活泼的姑娘,身材高挑、靓丽明艳、笑起来那般动人,虽然这个小公主很傲娇、任性,甚至像个小魔头,但总是让人一见便时常不自觉的喜欢。毫无疑问无论她走到那里,都是女神般的人物~!

  这不最近便来了那么一人,那是个小富豪家的公子哥,最近刚刚来到两兄妹就读的学校上学。有一次校园活动时意外见到了锡京,看着那青春靓丽的女孩,觉得惊为天人,便忍不住的动了心发誓要追到手!

  后来有一日,他偷摸着来到锡京上课的教室中,把一封情书夹在了她的课本里。

  晚上回家时,兄妹二人一同玩乐,锡京不小心让那一纸书信从课本中抖落出来。锡京见着那精心装饰过的信封好奇的打开,除了给她的情书之外、还有一张大型音乐会的门票,这人也是准备的用心了。

  锡京想起了前几日那个一直痴痴盯着自己的人,觉得他傻的可爱,一时笑出了声。

  “锡京学姐,我心目中的女神,愿你能在黄昏的音乐池中与我共舞一曲~!”

  这赤裸裸的爱意,旁边的锡勋听着脸已经完全黑了、表情很是不爽,尤其是锡京,还不亦乐乎的一字一句念出那情书的内容,更让他怒到了极点。下一刻,锡京捧着信在那里边说边笑、乐得花枝乱颤,锡勋已经恼火的起了身,直接上前劈手从妹妹手里将东西夺了过来,连同那音乐会门票一道随手撕掉,扔进了垃圾桶里······

  锡京见状惊呼:“哥哥你做什么?”

  锡勋瞥了一眼垃圾桶,一脸高冷:“有些人以为这种方式很美好,却只是为了一时的春心萌动,以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无知可笑!”

  锡京听闻满不在意,笑了笑:“哥哥为什么这么认真呢?这种人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我从来不会在意!放心不论他说什么,我也不会看他一眼~!”

  锡勋转过身神情平缓下来,勾起了嘴角,当锡勋的表情温柔之时那般明亮动人,平日里的冰雪完全都化开了。这样温暖如阳光的神情也只有锡京才能看到,随后他向妹妹好生解释:“那个人我知道!我记得他去了你的教室一趟后,转手就和另一个女孩牵了手,这种朝三暮四的人我绝不容许他来伤害你!”

  “我知道所以哥哥你放心!但刚刚那样下次也不可以啦

  将一旁的信封也扔进了那个垃圾桶中,锡京与锡勋相视一笑。然后一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他们的伙伴发来的信息,锡京拿起手机打开一瞧里面的内容勾起了嘴角。她将群中刚才朋友发的图片点开,笑嘻嘻的同锡勋说:“既然拒绝了不知从哪来的花花公子,那我也省下了时间,腾出来的时间里哥哥陪我去这里好吗?”

  锡勋看了一眼图片的内容,是一家新开的高级俱乐部、里面布置都挺潮,瞬间心领神会,宠溺看了一眼锡京点了点头。

  锡京欢喜的扑了上去、扒拉在锡勋身旁,欢喜的笑着说着“哥哥最好了!”

  第二天晚上,兄妹二人与几个朋友一起,在那俱乐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

  他们享受在此刻那无忧无虑、充斥着欢声笑语的世界中,甚至渴望着就此沉醉不用醒来,这样便再不用面对充斥着烦恼的家庭、无聊的学校生活了。锡京开心的连喝了几瓶酒,站在几人中间摆着一幅豪气干云的模样,和朋友们一道嬉戏着。玩着玩着酒劲上来,原本白皙动人的脸一下子红扑扑的,晕晕乎乎的小公主不争气的朝一边倒了下去。

  旁边几人焦急的喊着锡京,上前去,谁料下一刻锡京已经落入了锡勋怀中。

  几人一下松了口气,锡勋将锡京扶着在一旁坐下。锡京此刻满身酒气、晕晕乎乎的还是黏在锡勋的身上,只瞧她醉意朦胧的睁开眼、痴神的盯着哥哥的眉眼,锡勋觉得有些不自在,笑着问她是怎么了?

  “哈哈哈!哥哥”锡京伸手碰着哥哥的脸颊、神情痴迷,“你真好我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锡勋不禁笑了,感叹着家伙真是个小傻瓜。

  有一天晚上,顶楼屋外狂风摇曳、下了一晚上的大雨,很容易让人心绪糟糕。锡京很是难受的入睡了,她还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了哥哥不知为何将自己抛下了、牵起了别人的手将她保护。梦中锡勋牵着别人手一起奔向五彩斑斓的美妙世界,将她一人留在了黑暗里。

  锡京于睡梦中不断呢喃、哭泣,像一个可怜无助的孩子。在那梦中任她怎么祈求,她最珍视的人和事居然通通都不能留下······

  漫长的夜晚过去,清晨之时,雨过初晴的天边阳光明媚、彩桥横空特别的美!在锡京的房间中锡勋坐在船沿陪伴着他的妹妹,将她的手牵起另一只手为她拭去眼泪。锡京带着哭腔一直喊着“不要,哥哥!”,然后也不知遭遇了什么突然被惊醒,尖叫一声之后睁开了眼睛。

  锡京不断喘着粗气,仔细瞧了一阵自己在床上躺着、一切都完好如初,才明白不过只是个梦。当她看见窗外透入的阳光、感受着和煦的微风,心中莫名放松了许多·······

  接着,她看见自己的哥哥还在她身旁守护着自己,竟一时激动。她如终于找到温暖的乳燕、扑进锡勋怀中。

  她的眼泪忍不住的落下,一时喜极而泣:“哥哥······我还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锡勋将她抱着、任凭她如何哭泣,依然如同往日将她安慰:“别怕!那只是梦而已······”

阿文momo

【恶毒女配为何那样】

吴南柱×周锡京×白经

金永大×韩智贤×李宰旭

渣哥就不管他了,看看霸总吴南柱吧~

奇奇怪怪的脑洞,因为锡京戏份太少了不好剪,所以随缘更新,以秒计数哈哈哈。

有太太写文的话就太好了

太短了没发小破站,如果有人看的话考虑传一下做个合集分批

【恶毒女配为何那样】

吴南柱×周锡京×白经

金永大×韩智贤×李宰旭

渣哥就不管他了,看看霸总吴南柱吧~

奇奇怪怪的脑洞,因为锡京戏份太少了不好剪,所以随缘更新,以秒计数哈哈哈。

有太太写文的话就太好了

太短了没发小破站,如果有人看的话考虑传一下做个合集分批

阿文momo

【顶楼】锡勋×锡京 他们是彼此唯一的光

【顶楼】锡勋×锡京 他们是彼此唯一的光

昱筠

放弃我,抓紧我(锡京x锡勋)

锡京x锡勋

作者:以我之心,写遍良辰。


(1)

     朱锡京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狼狈被夏恩星发现。


  “为什么不告诉我答案?”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眼眶却止不住的红了起来,她背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朱锡勋,发出一声质问。

  一声质问,动摇了他们这十七年的相依为命。

  朱锡勋冷淡的走过她的身侧,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质问。

  “没听到我说话吗,为什么不给我答案?”朱锡京看着无视她的朱锡勋,心情坏到了极点,直接将手中的包朝着他的方向砸了过去,一如既往的强势,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这一瞬间有多难受。

  “你自己的事情要自...

锡京x锡勋

作者:以我之心,写遍良辰。


(1)

     朱锡京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狼狈被夏恩星发现。


  “为什么不告诉我答案?”她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眼眶却止不住的红了起来,她背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朱锡勋,发出一声质问。

  一声质问,动摇了他们这十七年的相依为命。

  朱锡勋冷淡的走过她的身侧,并没有打算回答她的质问。

  “没听到我说话吗,为什么不给我答案?”朱锡京看着无视她的朱锡勋,心情坏到了极点,直接将手中的包朝着他的方向砸了过去,一如既往的强势,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这一瞬间有多难受。

  “你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处理……”

  “够了,朱锡勋,我死了你也无所谓吗?”

  “你的威胁,真是够了。”朱锡勋不耐烦看着她,对上她的视线,丝毫没有半点往日的情分。仿佛她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以前,是他对她过于纵容,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不可一世的样子。

  朱锡京强忍住泪水看着那个曾活过要保护她一辈子的哥哥,“好,朱锡勋。”

  世人谓我狠毒,殊不知,你比我更狠。

  她曾以为,他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站在她身边的人,可现在,她才明白,从始至终,她只是一个人。

  

  不可能就这么输给夏恩星。她抹干了眼上的泪痕,眼里闪过一丝决绝。

 自打这天之后,朱锡京没有再跟朱锡勋说过一句话,没有朱锡勋的帮助,朱锡京依旧考了满分。

  这让朱锡勋起了怀疑。

  

  赫拉宫殿的顶楼是整个城市的最高处,从高处往下看,芸芸众生都被踩在脚底下。朱锡京站在朱丹泰的身后,紧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城市的繁华。

  “锡京,爸爸是喜欢你的。所以……不要让爸爸失望。”朱丹泰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女儿,将得到的文件递给了她。在过往十七年里,朱丹泰的温柔多数带着残忍,让朱锡京忍不住拼命想要逃离。可如今,时过境迁,朱锡京也已经不是当时的朱锡京了。她一个人总要为自己做好打算。

  “爸爸,我一定不会输给任何人。”朱锡京泰然接过父亲的帮助,嘴角勾起的笑容像极了年轻时的朱丹泰。

昱筠

修图界泥石流,卷土重来

‖顶楼——朱锡京x朱锡勋 兄妹骨科

😂😂😂😂

修图界泥石流,卷土重来

‖顶楼——朱锡京x朱锡勋 兄妹骨科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