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锡勋雪雅

56浏览    2参与
白日梦想家

【锡雪】光的方向⑦ 完结篇

🌴这一篇也要结束了,给我的脑洞划上了一个句号。


一个视频引爆了青雅的论坛,画面里的女生穿着华丽的礼服,却面目狰狞得对着另一个女孩痛下杀手。

令人胆寒的是,在她走后,另一个的男人到达现场,他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而是对还没死去的女孩进行了二次伤害,甚至微笑着离开了现场。

这是裴露娜死亡时的监控录像,它清晰得拍摄到了凶手的犯罪的全过程,不是之前被捕入狱的保安,而是夏恩星和周丹泰。

千瑞珍看到视频后,第一时间让后台撤掉了视频,但舆论开始发酵,有人将视频传到了知名的各大论坛,视频传播迅速,申讨铺天盖地。

理事会很快发布公告,说明这个视频是后期剪辑伪造的,而大部分学生和家长都不买账。死去的女...

🌴这一篇也要结束了,给我的脑洞划上了一个句号。


一个视频引爆了青雅的论坛,画面里的女生穿着华丽的礼服,却面目狰狞得对着另一个女孩痛下杀手。

令人胆寒的是,在她走后,另一个的男人到达现场,他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而是对还没死去的女孩进行了二次伤害,甚至微笑着离开了现场。

这是裴露娜死亡时的监控录像,它清晰得拍摄到了凶手的犯罪的全过程,不是之前被捕入狱的保安,而是夏恩星和周丹泰。

千瑞珍看到视频后,第一时间让后台撤掉了视频,但舆论开始发酵,有人将视频传到了知名的各大论坛,视频传播迅速,申讨铺天盖地。

理事会很快发布公告,说明这个视频是后期剪辑伪造的,而大部分学生和家长都不买账。死去的女生或许微不足道,但这件事让他们怀疑学校是否能给到他们安全感。

视频的曝光打了千瑞珍和周丹泰一个措手不及。

这边公关还没有结束,另一边,网上又爆出了更大的猛料。先是周丹泰和千瑞珍的偷情视频,再是千瑞珍见死不救,看着父亲死去的视频。最后是闵雪雅案里,他们抛尸,放火,毁尸灭迹的视频。

这一个个视频迅速冲上热搜前几,网友和民众热烈的讨论着视频中的主人公,抨击着他们的丑恶。专业人士也站出来发声,说明视频都是真实的,并未进行剪辑。

随后,吴允熙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声泪俱下,希望严惩罪犯,还自己女儿一个真相。一个母亲的无可奈何的悲痛触动了民众们的神经,他们纷纷请愿要求彻查顶楼的那些涉事人员。而沈秀莲因为在这些案件里也是受害者形象,并没有收到太多的牵连。

周丹泰他们聚在一起商讨对策,公司股价已经一跌再跌,合作方也纷纷撤约。

“周丹泰,你不是说不会被发现吗?”夏医生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其他几个人也一起附和,最终他们争吵愈演愈烈,拳脚相向。还没等他们分出胜负,警察就将他们都带回了警局。

周锡京他们本来就在学校作恶多端,很多学生因为他们的身份敢怒不敢言,现在看他们的家庭已经失势,大家都开始唾弃他们。曾经的特权早已不在,有些学生甚至学着他们曾经的样子,将他们受到过的欺压悉数奉还。

沈初洛来到学校的时候,周锡勋正被四五个人按在角落里,他们把垃圾丢在他的身上。而他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冷漠接受着他们的嘲讽。

虽然明白这是罪有应得,但是这一幕还是刺痛了她的双眼。她握紧拳头,想要迫使自己离开现场,但整个人却像是被定在了原地。

“走开,都走开,给我住手!”她一次次推开摁住他的那几个人,拉着周锡勋的手,想要带他离开。

周锡勋看着这熟悉的背影挡在他的面前,他的心开始疯狂的跳动。她的手是那样温暖,握住他的时候,好像给了他一种力量,仿佛他们会永远依偎在一起。

她还在,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你和他是一伙的吗?”

“她是他女朋友”

“该死”

被推开的人气不过,转过身来,狠狠得将初洛推倒在地。

周锡勋看着倒地的女孩,那双没有情绪的眼睛迸发出了愤怒,他上去给了那个人一拳,其他人看他动手,也冲上去揍他,结果却打不过他一个人,全都被撂倒在地。

他发疯似的一拳拳打着那个人,直到初洛发颤得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周锡勋,我们走吧,我害怕。”

他停下动作,看着眼眶发红的女孩,借力将她扶起,然后牵着她的手离开了这里。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走着,最终在那天的长椅处坐下。

他的脸上有不少细微的伤口,初洛拿出纸巾,轻轻擦试着他的脸,他反握住她的手,就这样看着她。

“周锡勋”

“我不想听。收回你要说的话”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我们分手吧”

周锡勋的手用力了几分,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为什么,你也嫌弃我吗?”

她的手有些疼,她想抽出自己的手,却以失败告终。

周锡勋看到她莞尔一笑,脆生生得说出了几个字,“我当然不会嫌弃你啊,因为我恨死你了。周锡勋,我上一个名字叫,闵雪雅。”

他失神得放开了她的手腕,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迸裂开来。

“周锡勋,这场恋爱游戏,我真的已经很腻了,现在终于可以结束了。”她的语气冷漠,站起来理了理裙子,准备离开。

周锡勋握住她的手,语气里带着哀求,“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

“当然没有,像你这样的怪物,怎么配的上我的爱,一切都是演戏罢了。”

她甩开他的手,冷漠得看着他,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语气甚至有些轻快,仿佛毫不知情自己在说着多么残忍的话语。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哦。让我想想,当时周少爷想的应该是让我爱上你,然后狠狠地践踏我的尊严吧,这应该是你们惯用的手段吧。怎么,不要告诉我,你居然对假戏真做了?”

“我对你是认真的”

“别说这么让我恶心的话,周锡勋,这样一副受伤的样子装给谁看?我可没有上赶着欺骗你的感情,是你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初伤害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恨你们所有人。”

说完这些,雪雅没有再做停留,她不敢再看他一眼,直接离开,她强忍住泪水,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不值得同情,要放弃对他的爱。

身后的周锡勋眼神阴鸷,他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原来心痛是这样的感觉吗?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比裴露娜死的那天还要决绝。他用力得咬着嘴角,无论是闵雪雅还是沈初洛,她都只能是他的。

周丹泰他们虽然被暂时关押,但是已经请了很好的律师,在里面的日子并没有很难熬。

雪雅将吴允熙杀害她的证据寄给了沈秀莲,等周丹泰的事情处理了之后,接下来就是她。

几天后,她处理了公司的一些事务,除了从李秘那里知道周锡勋退学了之外,她没有过多的关注他的行踪。她知道他现在的处境一定很不好,那是他的应得的。

她的原意只是想让他们也尝尝被被霸凌的滋味,可他却带着恶劣的目的自己闯进了她的计划,那就怪不得她了。况且她从来给不了他要的东西,她必须要和他断得干净。

当她准备进一步打击周丹泰他们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周丹泰他们死了,那群人死相惨烈,无一幸免,有人猜测可能是职业杀手的手笔。

雪雅在心里排除了一个个人,她想不到还有谁和他们都存在如此深的仇恨。她没有料到事情会朝着这样方向进展,可能连周丹泰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这样横死。

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看着屏幕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按了接听。

电话接听之后,对面并没有人说话,环境很嘈杂,随后传来一阵阵谩骂和殴打的声音。

“他就是周丹泰的儿子,畜生的儿子”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给我往死里打”

“喂,是你吗,周锡勋”

回应她的只有一两声轻微的闷哼和棒棍打在皮肉上的声音。电话被挂断了,雪雅立刻让人去调查周锡勋的位置。

她能想象到残忍的画面,她不是没有见过高利贷催债的画面,那群亡命之徒下手是极狠的。

得到信息之后,她带了几个保镖赶往那个小巷子。车停在巷口,雪雅留在车里,只是吩咐手下,找到人之后把他送到医院。

突然,有个人在车子旁边倒下,她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打开车门扶住了他。

周锡勋此刻浑身是血,双目紧闭,比上一次见面还要狼狈。雪雅蹲下身子,查看了他的呼吸,刚想让司机来帮忙,却被一只手捂住了口鼻,她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她看到那个昏倒在地的少年站了起来,随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还好你来了,雪雅,再不来,我就要自己去找你了。”

他在她额前印下一吻,她感觉到自己被轻轻抱起放在了车的后座,看着他打晕了司机,驱车带她不知去向何地。

等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她的头很晕,过了很意识才慢慢恢复,但手脚还是没有什么力气。

“醒了,头还晕吗?”一只手覆上了她的额头,他的手很凉,语气却很温柔,看向她的那双眼睛里满是深情。

周锡勋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一刻,雪雅有一种错觉,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还是爱着彼此的恋人,而她只是他的沈初洛。

“你想做什么?”她的嗓子有些哑了,声音并不是很好听。

“初洛,我们把一切都忘掉,重新开始好不好”

他躺到她的身边,环抱着她的身子,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他还是叫她初洛,之前的那一句雪雅,仿佛只是她的幻觉。

“我不是沈初洛,我是闵雪雅”

他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你生日那天,我也许了一个愿望,你知道是什么吗?我希望你能永远做我的沈初洛。”

他又接着说道,“初洛,这场游戏是我开始的,也要由我喊结束。不要做不乖的事,好吗?”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你是谁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从你引起我兴趣的那一刻起,我想要的就是,你能一直爱我,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我们之间从来就没可能。”

“可是他们都死了,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都不在了。包括我,也受到了惩罚,你的目的都达到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阻碍了,不是吗?”

他分开她的手指,将自己的手指插入其中,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雪雅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是你……是你杀了他们”,她偏头对上他的目光。

他笑得冷漠,另一只手摩挲着她的双唇,“是我,既然你恨他们,我也恨他们,那我就把他们杀了。这样你满意了吗?”

雪雅的原本慢慢恢复知觉的指尖,开始发冷发麻。她难以置信,面前的人居然用这样平淡的语气叙述了几个人的死亡,仿佛这只是稀疏平常的小事。

这一刻,她开始怀疑,自己真得了解周锡勋吗?他远比想象中的他更加残忍和变态。

“初洛,我现在的样子,你是不是很害怕。是你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啊,我想过变好的,想过变成你可以接受的样子,和你度过余生。”

“可是,你亲手把我身体里的野兽放出来了,所以不要害怕我好吗?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爱我。”

雪雅没有说话,他的话让她不寒而栗,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她让她变成这样的吗?她渐渐得也开始有些怀疑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直待在这栋房子里,这里应该是郊外的一栋别墅,周围很安静,附近没有其他居民。

周锡勋好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那天那个阴鸷又骇人的的他,仿佛从未出现。他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甚至会陪她出去散步。

她适时得观察四周,却没有想办法逃走,一方面她对于周锡勋现在的精神状态拿不准。另一方面,周锡勋逃离的时候开的是她的车,按哥哥的手段,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追查到这里。

他经常和她聊天,但雪雅却只是偶尔回应几句,他也不恼。从他的叙述中,她知道了很多他的过往,周丹泰对他的虐待和控制。

这些早在她调查他们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但现在从他口里说出来,她知道了更多的细节。

当时她觉得,即使拥有悲惨的经历又如何,苦难从来不是人作恶的借口,更不应该把自己的痛苦强加在其他无辜人身上,他们并没有伤害到他。他对于元凶懦弱无能,却将自己的痛苦施加在别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变态的行径。

但现在听着周锡勋一点点说出这些过往,她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绝望和平静,她似乎能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周锡京对于周丹泰的感情很复杂,她害怕,恐惧,妥协,甚至有些讨好的意味,而恨却很少。

而在和周锡勋的相处中,她能明显得感受到他的恨意和挣扎,想要反抗却最终屈服的愤怒。他恨周丹泰,更恨怯弱的自己。

但现在他平淡的语气,哪怕讲述着触目惊心的过往,也让她感受不到他的一丝情绪,这让她生出了害怕。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一天,他们像往常一样散步,周锡勋却突然停下,他托起她的脸颊,示意她往上看。深蓝的夜空中点缀着无数的繁星,它们闪耀着,似乎能把一切绝望都照亮。

“好看吗?”

“好美”

“谢谢你,陪我看这美丽的星空。你答应的事做到了。”他不知何时已牵起她的手。

不,是她食言了。少年手捧星光而来,可她却注定无法回应他的情感。

“对不起,如果再来一次,我不会选择欺骗你的感情。”

“如果能重来,我希望你能再骗我一次。是你让我觉得,自己真真切切得活了一次。”

在她失踪后的第四天,洛根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的位置,他们埋伏在房子外面,不敢轻易破门。

“他们来了”他远比她想象的平静,“这段时光,算是我偷来的。”

“周锡勋,和我出去吧,我们去自首。”

“雪雅,你还在恨我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这个名字,“我不知道”

“啊——”

周锡勋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把匕首,他握着她的双手将匕首直直插进的他的胸口。

“这一刀算我还你的,不生气了,好不好?”

“你疯了,周锡勋!”

“或许我早就疯了”他带着血的手抚摸了她的脸颊,眼里是对她的眷恋,“闵雪雅,永远和我在一起,好吗?”

“碰——”一群人冲了进来。

他放下手,她的脸上粘上了他的血迹,“对不起,把你弄脏了”

周锡勋对她笑了一下,慢慢往后退去,意料到了他的想法,“不要!”

他从天台坠下,看着她伸出一只手,却没有抓住他。她的眼里含着泪水,眼中的情绪很复杂。骗子,如果你一点都不在意,为什么会为他流泪。

他伸出手,想拭去她的眼泪,从前那样,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第一次见到沈初洛的时候,他就认出了她,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直觉,可他没有一丝愧疚。

她收起了所有的利爪,现在的她好像温和得没有一起脾气。

即使伪装的再像,一个人曾经的人生也会在身上留下痕迹,可他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因为她所扮演的沈初洛,像是万物喑哑时,照进他生命的一束光。

闵雪雅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但他恨透了她身上的那股子倔强和反抗。可沈初洛不同,她独特且可爱,能带给他慰藉。

他落在地上,能感觉到身体的错位,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流尽,意识也开始模糊。

他原打算就这样抱着这个女孩一起死去,听说地狱的日子极苦,如果能抱着这个姑娘一起沉眠,那日子想来也不会太过难熬。

最终他还是不忍心下手,但他还是选择以这样残忍的方式离开,企图让她永远记得他。他还是那样的自私。

天空之中好像出现了那天的烟火,那样绚烂,可很快有消散在云间,就像他们之间的情感,美好,虚假,转瞬即逝。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和她在一起的一个个画面,最终定格她葬身火海的那一刹。

这一刻,他明白了,他真的错了。施暴者和受害者之间不可能存在爱情,从他伤害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失去了爱她的资格。

是他摧毁了这个坚强的女孩,当她从地狱里走来,他又爱上了这个充满伪装的假象。如果再来一次,要是他还未曾堕入黑暗,他是否有资格爱她?

忘了他吧,闵雪雅。他不要她记得了,把他和那些痛苦的回忆一起忘掉,好好得活下去吧。


“喂,醒醒,周锡勋,你怎么又在这偷懒”

感受到一阵剧痛,周锡勋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刚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妹妹揪着自己的耳朵。

“放开,周锡京。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多大了还揪我耳朵,让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不能!马上活动就要开始了,我和雪雅忙的不可开交,你却在这里偷懒。”

“我没有偷懒,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什么梦?”

“诶呀”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却发现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就知道你在胡说!”

“好了,你们别闹了,快过来吧,院长妈妈再找你们。”

雪雅站在不远处向他们招手,还是他的雪雅好,大方又可爱,带着一点小任性,不像自己妹妹,想着,他又嫌弃得看了一眼暴躁的某人。

今天是福利院成立的三十年庆典。他们三人都是在这个福利院长大的,工作以后,也尽自己所能回馈这里。

他奔向自己的爱人,牵起雪雅的小手,十指相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踏实感。这次庆典之后,他们就准备结婚了。他们陪伴了彼此二十几年,从他青春朦胧时期开始,对她的爱就悄悄萌芽,如今那份爱已经长成一颗参天大树。幸好,她也同样爱着他,他感到无比幸福。

不知为何,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晴空万里,阳光有些刺眼。如果这个世界存在平行时空,在另一个时空,他和雪雅或许也爱着彼此吧,他这样想到。

白日梦想家

【锡雪】光的方向⑥

他们刚到会场就下起了大雨,外面电闪雷鸣,初洛的头发有些湿了,贴在额前,锡勋在一旁用纸巾把她的碎发擦干。他们回到座位后,千老师就走上了台,准备公布奖项。初洛这是才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裴露娜和夏恩星不在,还有周丹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千老师缓缓念着颁奖词,正当她要公布名单之时,一道惊雷劈向会场,灯光全都熄灭,大厅突然陷入黑暗。

初洛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环顾四周。保安告诉千瑞珍,是总闸的保险丝烧坏了,已经在抢修,几分钟后就能恢复正常。

千瑞珍被人搀扶着从台上走下来,此时门口却爆发了一声惨叫。初洛他们跟随人群冲出会场,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孩倒在血泊中,她伏在台阶上,鲜红的血液顺着雨水流......

他们刚到会场就下起了大雨,外面电闪雷鸣,初洛的头发有些湿了,贴在额前,锡勋在一旁用纸巾把她的碎发擦干。他们回到座位后,千老师就走上了台,准备公布奖项。初洛这是才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裴露娜和夏恩星不在,还有周丹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千老师缓缓念着颁奖词,正当她要公布名单之时,一道惊雷劈向会场,灯光全都熄灭,大厅突然陷入黑暗。

初洛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环顾四周。保安告诉千瑞珍,是总闸的保险丝烧坏了,已经在抢修,几分钟后就能恢复正常。

千瑞珍被人搀扶着从台上走下来,此时门口却爆发了一声惨叫。初洛他们跟随人群冲出会场,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孩倒在血泊中,她伏在台阶上,鲜红的血液顺着雨水流下一节节台阶。

初洛惊恐得捂住嘴巴,虽然看不到女孩的正脸,但她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裴露娜。她虽然把裴露娜视作她的报复对象,可从来没想过要剥夺她的生命。

吴允熙也看出了地上的人是自己的女儿,她不敢相信得上前查看,随后绝望倒在一边痛哭,“露娜,你醒醒……”

秀莲第一个反应过来,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并且报警。

这场雨下的很大,初洛没有撑伞,雨滴在她的脸,渐渐模糊了视野。是谁呢?她看着在场的一张张人脸,惊恐,同情,嫌弃,无所谓……她的目光停在周丹泰身上,她居然在他脸上看出了一丝得意。这件事和他肯定脱不了关系。

警察和救护车很快就到了,裴露娜被带走了,警察开始一个个询问,初洛没有说出疑点,只说自己一直和周锡勋呆在一起。

问询结束之后,初洛一个人走在雨里,她的衣服湿了,寒意从手指一丝丝蔓延,冷得刺骨。

眼前满是鲜血,不只是裴露娜的,还有自己的,这一张张冷漠的面孔和当初自己倒下的时候没有两样。

头顶的雨突然消失了,一把黑伞出现在上方,执伞的人轻轻牵起她的手指,眼里满是担忧,“手怎么这么冰,是太冷了,还是吓到了”

锡勋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罩在初洛的身上。

明明对方的手那样热,她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这双好看的眼睛曾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尸体”,现在却盛满了关心,对于他的体贴她的心里没有感动,只觉得万分恶心。

她慢慢抽出自己的手,这一瞬间,她突然不想再玩什么爱情游戏了,只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

“没事,只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我家司机来了,我先走了”

“那明天见”锡勋心里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好像她下一秒就会消失。

她没有回复,徒留他的声音被淹没在雨中。

“沈初洛,明天见”他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明天见”

她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答复了一句,声音混杂在雨声中,透着冰冷。再没做停留,快步向面前的车走去。司机赶紧撑着雨伞从车里出来接她。

明明语气还是那样温柔,但锡勋能感觉得出她的冷淡,即使得到回应,也不能让他心安。

看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紧紧握住了雨伞的把手,任指节渐渐泛白,脸上却突然露出了一个无力的微笑。他目送着车子离开,沈初洛,游戏开始了,不是你想停下来就能结束的,我还没玩够呢。

“小姐,老板在上面等你”

“好”

“小姐,这……这件衣服怎么处理”司机看着座位上的外套小心询问,他觉得今天小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丢了”

“是”

初洛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就去了洛根的房间。

“我听查理说,周丹泰那边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在做了,事情进行的差不多的。周丹泰似乎有很多秘密,我查到一些线索,准备去一趟日本,调查一下”

“好,裴露娜今天被袭击了,我需要王助理帮我调查一下,我觉得和夏恩星还有周丹泰有关”

“有什么事你吩咐他就可以了。如果是他们做的,那我们就多了一个筹码。另外,我好像查到,有另一方势力在对付周丹泰,不知道是敌是友,你要小心。”

“我没事的,哥哥”

洛根轻轻抱了抱初洛,“我听小李说,你今天淋雨回来的。是不是裴露娜的事影响到你了。”

他的语气轻柔,初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紧紧抱住哥哥,“她死了,好多血。她还有妈妈,当时的我什么也没有。他们看着她的尸体,就像那时候看着我一样。”

“雪雅,你还有我,哥哥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

“哥哥,我害怕。”

“雪雅不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初洛整理好情绪就准备回家,刚下电梯就看到了秀莲在她家门口。

“你好,阿姨。请问你是再等我吗?”

“你好,我是锡勋的妈妈”

“我知道,我们今天刚见过”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初洛开口,“阿姨,要不进去说吧,正好参观一下我家”

“好”

秀莲坐在沙发上,看着初洛帮她倒了一杯热水。实在是太像了,特别是是眼神,她有一种直觉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初洛,抱歉,你家的地址是阿姨自己找人调查的,之所以这样做,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闵雪雅的孩子?”

回到这里以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这么温柔得叫着这个名字,她的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红。

“阿姨,我不认识她。不过,他们都说我很像她”

“阿姨总觉得,总觉得你就是她。是你吗,我的雪雅,孩子”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初洛的脸庞,眼泪一滴滴落在初洛的手上。

初洛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不解,但还是替她擦去眼泪。

“这个项链里放在我女儿的骨灰。”她将它放到初洛手上,“她刚生下来就被她的继父和其他人调换了,生活在孤儿院里,一直被欺负。我没有保护好她,甚至没有认出她。当我终于找到了她的时候,却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了我的面前。我的女儿,她叫闵雪雅。”

沈秀莲眼里满是眼泪,她望着对面的小姑娘,她的心里有一种声音告诉她,这就是她的女儿。她从包里拿出亲子鉴定和闵雪雅当年的送养记录递给她。

初洛不敢相信得看着沈秀莲,当她从楼下往下坠的时候,看到了电梯里的沈夫人正一脸惊恐得看着她。当时她想,至少在这栋大楼里,有一个人没有厌恶过她,或许会为自己的离世流一滴泪吧。

秀莲的话,让她又惊又喜,她相信秀莲的话,她也不是不想找到自己的母亲,只是这样的形势实在不适合母女相认。

她清楚秀莲爱着周家的那两个孩子,而他们也是她的报复对象。她不知道秀莲会选择谁,她也不想让她选择,这对她而言太残酷了。

“不好意思,阿姨,我不是闵雪雅。我叫沈初洛,而且我有自己的亲生父母。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是阿姨失态了。初洛,那可以帮阿姨保守这个秘密吗?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秘密”

“我会的”

“那阿姨先走了。”

“阿姨再见。”

秀莲走出门,在楼道忍不住痛哭,她已经确定初洛就是雪雅。身份可以改变,性格可以伪装,但一些动作的小细节和神态不会变。可能连雪雅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紧张的时候会不自觉得摩挲拇指。

既然雪雅不肯和她相认,没关系,只要知道她还活着就行了。秀莲给几个私家侦探打了电话,要了雪雅的近况,这一次,她会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秀莲没有发现,暗处一直有一个人观察着她的行为,在她走了之后,才转身离开。

“喂,怎么了哥哥”

“查理刚刚给我打电话,暗中对付周丹泰的另一股势力查到了,是他的夫人沈秀莲。另外,她……”洛根沉默了,他在纠结是否要告诉她真相。

“沈秀莲是我的亲生母亲,是吗?”

“她来找过你了?”

“嗯。我不会和她相认,计划不变。哥哥……不要伤害到她”

“我知道。”

昨天的大雨停了,初洛站在大门口,看着裴露娜遇害的台阶。大雨冲刷了一切罪恶,空气里已闻不到一丝血腥气,如果不是拉着的警戒线,或许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她曾以为自己就救下了这个女孩,可她还是倒下在这里。

“啊切”她打了一个喷嚏,估计是昨天受寒了。她拢了一下衣服,回到教室。刚刚坐下,她就听到同桌他们在讨论昨天的凶杀案。

“我听说裴露娜已经没了。”

“不会吧”

“好像刚送到医院就不行了”

“天哪”

手上的画笔,被初洛不小心折断。老师进来了,今天的课不是很枯燥,可她总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晕。

突然,她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已经在自己的卧室了。司机处理好一切,把药放在床头。

“沈小姐,你醒了。”

“嗯”

“医生看过了,只是有点发烧,药我已经放在床头了,照顾你的阿姨马上就到。”

“好”

“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我。”

“谢谢”

沈初洛揉了揉太阳穴,头还是有点晕。她吃了药,准备睡下,却听到了门铃声,她起身来到门边,发现是周锡勋,他提着一大堆东西。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他,可是那吵闹的门铃真的不能让她忽视。她最终还是打开了门,“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没有听见门铃。”

“没关系。”他轻轻带上门,伸出一只手覆上了她的额头,“还发烧吗?”

初洛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吃了药,已经好多了。”

像是完全没有发现她的疏离,他又向她靠近,“吃过中饭了吗?”

“还没有,阿姨等下回来做”

“我给你做吧“锡勋走进厨房,开始摆弄厨具,看上去有些生疏。

她倚在门上,看着他这样的动作,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你还会做饭吗?”

“刚学的,海鲜粥可以吗?”

“可以,需要帮忙吗?”

“哪有病人帮忙的,你去休息吧”

初洛听到他的话,转身去了沙发,她也不是真心想帮忙,只是刚刚那一幕竟让她生出两口子一样的怪异感。

她怕了拍脸,一定是生病了才容易胡思乱想,身体不是很舒服,她也懒得和他演戏。

她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打发时间。她身上盖了一条小毯子,听着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偶尔往那边看几眼,又觉得昏昏沉沉得想要入睡。

她朝着厨房方向躺下,看着周锡勋忙碌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依赖,果然,乘他病要他命,人在虚弱的时候,脑子确实会不大好使。

从前的她,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周锡勋和谐得同处一片屋檐下。很难想象,曾经恶言相向,厌恶到恨不得让她去死的周锡勋,有一天会温声细语得询问自己会不会不舒服。

如果曾经他能这样对待自己,或许她会对他春心萌动吧。伤害已经造成了,更何况,本就以谎言开始的爱情,又有几分真心呢。

初洛这样想到,随后便沉沉睡去。

锡勋从厨房出来时,看到了沙发酣然入睡的初洛,他蹲下身子,将手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似乎没有发热。

他看了一眼她的睡姿,又将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微笑,这样的她可爱极了。

这样薄的毯子可能还是会着凉,不忍心打扰她,他轻手轻脚得从她的卧室抱了一条被子,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他有些累了,便索性坐在地板上,就这样看着她的睡颜。现在的他很矛盾,他知道这场战役或许他已经输了,理智在阻止他越陷越深,可情感蛊惑着他一起沉沦。

他自嘲得笑了,明知道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他抚摸着她的发丝,眼眸一点点深邃,闵雪雅,你呢?你的心情又如何呢,这场游戏,你的心可以不带一丝沉溺吗?

初洛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已经黑了。她怔怔地看着空荡客厅,有一种分不清今夕何年的错觉,还生出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她攥紧了手里的东西,那是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上的被子,这时候倒给了她一丝安心。

厨房里一传来声音,她迫切得走向厨房,却发现了在准备食材的阿姨,心里没由的一股烦躁。

“阿姨,被子是你帮我盖的吗?”

“沈小姐,我来的时候,被子已经盖着了,我看你睡得太熟,就没有叫醒你。”

那看来也只有他了,初洛环顾了四周,早已没了周锡勋的身影,她的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这个粥我给你热过了,沈小姐,你还喝吗?”

阿姨将粥放在她的面前,碗下还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粥记得喝,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

“嗯,谢谢阿姨。”

初洛端起小碗,粥很鲜甜,熬的不错,她一口一口,竟把它都喝光了。想不到他的手艺还不赖嘛。

她想了想,还是给他发了条信息,“粥我喝了,很好喝,谢谢你今天来照顾我。”

“你喜欢就好,我们之间不需要客气。”

周锡勋还想发点什么,就听到一声响亮得开门声,他蹙了一下眉头。

“哥,你是不是又去沈初洛家里了”

“嗯”

“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我不同意,我要你断绝和她的来往。你听到没有”

“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他的语气很是冷淡,周锡京从没有见过他这样的样子。

“周锡勋,你变了!你居然向着她,我可是你的亲生妹妹。”

“周锡京,我再说一遍,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管好你自己。另外,不要想着找她的麻烦,这不是建议,是警告!”

“哥!”

“出去!”

周锡京愤怒得关上了房门,心里在思索怎么样才给沈初洛一点教训。

等初洛再去上学的时候,裴露娜已经确认死亡,而杀害她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是保安大叔。

这一点,她是不相信的,那天的监控虽然被人毁了,但她已经找人调查了,她发现了夏恩星带血的礼服,以及周丹泰换过的西装。

她让人匿名发给了吴允熙,能不能帮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就看你自己了。

之后的日子里,她和周锡勋在一起了,关系却不咸不淡。周锡京不止一次想要对她用些手段,但都被周锡勋阻止了。

周锡勋和那一帮人断了交往,黏在她身边,在别人眼里,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亲密。但她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那层隔阂,她没有去捅破。周锡勋也没有,他不可能没有感觉,却也选择不说破。

初洛很满意现在的局面,周锡勋是个很聪明的人,她可以诱骗他对她产生兴趣,甚至对她产生好感,可做不到让他爱上她。假意换不了真情,而她永远不会对他付出真心。

她想周锡勋或许也明白,大概也没有想要更进一步,只是想要陪伴罢了,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孤独,越靠近他,她就越能感受到他的矛盾和挣扎。

吴允熙在暗中搜集着证据,初洛觉得有人在帮她,凭她自己做不到这个地步。背后的人,可能是沈秀莲。

那她知不知道,吴允熙就是杀害她女儿的真正凶手?她对于裴露娜的遭遇很同情,她可以为吴允熙的复仇提供帮助,但她无法就这样原谅这个杀人凶手。看来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她有必要告诉她真相。

近期,周丹泰有意向让周锡勋接触公司的业务,所以他比较忙,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渐渐少了。

从前没有感觉,等他不在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习惯了有他在身边。

因为他总借口呆在她家,空旷的房间里,好像到处是他的痕迹,一起在沙发上玩游戏,在厨房做饭,甚至在书房完成课后作业。

房子里也摆了不少两个人的合照,她随手拿起一张相片,有些生气,自己当时到底怎么会允许他把这么丑的照片放在这里的。

她放下照片,迫使自己不去想他,可内心的孤独与失落,像是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之后,那些不该有的欲望全都溢了出来。

本就是傍晚,屋子里很暗,她没有开灯。桌子上放着一个草莓蛋糕,今天是她生日。虽然她早就习惯一个人过生日,但还是有一些落寞。

她其实很讨厌蛋糕里的草莓,它吃起来很酸,远没有单独的好吃。但是她又很喜欢草莓蛋糕,因为对她来说,红和白组合在一起,真的很好看。自己真是一个矛盾又古怪的人,她想。

她没有点蜡烛,因为从很久以前她就已经不相信许愿这一说了,人话着还是得靠自己。

一个人过生日总还是有些孤单,她不自觉得看向手机,好像期待着什么。在发现了自己的心思后,她有些烦躁,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她轻轻说着,“闵雪雅,生日快乐!”已经太久没有叫这个名字了,连她自己都有些陌生了。好像她真的从来都不是泥潭里的闵雪雅,而是生活富足,内心单纯的富家千金,沈初洛。

可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她还是闵雪雅。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闵雪雅有什么过错,即使生活艰难,她也努力得活着。错的从来是他们。

正吃着蛋糕,电话突然响起,她接过电话,果然是周锡勋,他的声音很怪,好像有些喘。

“沈初洛”

“嗯,怎么了”

“到阳台来,好吗”

他不是要跟周丹泰去出差吗,她记得是七点半的飞机,现在已不到一个小时了。

“你不是要去意大利了吗?”她好像预料到什么,却提醒自己不要抱着希望,她打开阳台的门,目光开始找寻他的身影。

“喂,锡勋,你在吗?”

“3,2,1。沈初洛,抬头”

“砰——砰”

她抬起头,天空中是一簇簇绽放的烟火,数不尽的烟花快速得飞上天空,又倏忽得四散开来,好像满天的星光,点亮的城市的黑夜。

大家都打开窗户,或者走出家门,欣赏夜空中的这一美景。

烟火映照在她眼中,却落在她的心里,每一簇烟花,都将她的心房点亮。她失神得望着天空,这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沈初洛,你喜欢吗?这是只属于你的,首尔星空。即使首尔的夜空再黑,我也会帮你把它照亮。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电话那头,传来男生温柔的声音,原来他还记得。

“我很喜欢,谢谢你”

她看着这样美的烟花,它裹挟着一个男孩厚重的爱意,这一刻,她终于直视自己心中那份悄然萌芽的悸动。

她明白,星星是永恒,烟花却仅灿烂一瞬,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当谎言被揭穿,我们终会像这烟花般,转瞬即逝。那个男孩永远不能为她献上星星。

但这一刻,她决定什么也不去顾忌,做一次真正的沈初洛,只享受这一份美好。她双手合十,许下了一个心愿,“希望周锡勋和沈初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傻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知道,笨蛋周锡勋。

即使抬着头,也没能阻止眼泪从她眼角落下,她的心情远比各式的烟花复杂。

周锡勋在路灯下抬头望着她的方向,他的位置看不到初洛,但他可以想象到她的样子。

他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在这样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男朋友却没有陪在身边,而房间里已经留下太多回忆,看着满屋子两人的合照,即使再没有感情的人,也会生出一丝怀念和期待。

他故意挑在这个时间点,将她的情绪推至极点再缓缓上场,只为在她心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只为再靠近她一点点。

“初洛”他试探性得喊道,“以后我陪你去看更美的星空好吗?”

初洛迟迟没有出声,她给不了他要的承诺,她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影。

“好吗?”他又问了一遍,带着满满的期待和一丝哀求。

“好”如果哪天我失约了,周锡勋,真的对不起。

听到想要的答案,他的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他想,他真的爱上这个女孩了,遇上她之前,他从未设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心动。

永远做他的沈初洛,不要离开,好吗?既然答应了,他就不会在放开她的手。他挂掉电话,转身离开。

身后的烟花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最后一束烟花消失在夜空,初洛眼里的情绪全都归于平静,仿佛从未出现。

烟花终究会有消散的那一刻,这对她而言,大概是一场美丽的仲夏夜之梦,梦醒了,剩下的依旧是现实的残酷。周锡勋,你的爱,我承受不起。我们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错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