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锦户亮

34.2万浏览    7521参与
Hitomi

《甜心空姐》观后感

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回顾完了我第一部日剧《甜心空姐》,记得是小学时候在福建综合频道黄金六点时候放送的,也是我老爸这个特别不喜欢日本的人看的唯一一部日剧。

之前也说过了是我的职业启蒙剧,看完了之后我是真的特别想成为一名空姐的,然而因为身高不够而没有报上,真的很遗憾。

它是一部很全面的讲解空乘这个表面光鲜亮丽的职业背后所要付出的艰辛和压力的剧,经过面试选拔入社,学习职业背景专业知识,了解飞机的基本构造,礼仪,化妆,身材管理,急救知识,救援知识和实践等一系列训练才能够正式上岗。

现在看来剧情和女主人设都很老套,一个酷爱摇滚的假小子美咲洋子(上户彩)因为心上人的一句话而起了当空姐的念头到后来是自己真...

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回顾完了我第一部日剧《甜心空姐》,记得是小学时候在福建综合频道黄金六点时候放送的,也是我老爸这个特别不喜欢日本的人看的唯一一部日剧。

之前也说过了是我的职业启蒙剧,看完了之后我是真的特别想成为一名空姐的,然而因为身高不够而没有报上,真的很遗憾。

它是一部很全面的讲解空乘这个表面光鲜亮丽的职业背后所要付出的艰辛和压力的剧,经过面试选拔入社,学习职业背景专业知识,了解飞机的基本构造,礼仪,化妆,身材管理,急救知识,救援知识和实践等一系列训练才能够正式上岗。

现在看来剧情和女主人设都很老套,一个酷爱摇滚的假小子美咲洋子(上户彩)因为心上人的一句话而起了当空姐的念头到后来是自己真正喜欢上了这个职业,在大多数人的唱衰声中和朋友们教官的帮助下顺利通过一次次考验成为真正的空姐。爱情线是和飞机整备师中原翔太(锦户亮)这个毒舌面冷心热的帅哥,但是吧,两个人的感情线真的少,从正剧到SP清水的连个拥抱都没有。还有就是翔太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明明和洋子更亲近却故意只叫她美咲,称呼洋子的朋友若村弥生却是弥生酱,咱也不懂是咋回事,可能就是他独特的情趣吧。

更奇怪的是我自己,亮亮是我第一个认识的杰尼斯家的帅哥,可当时我的眼里却只有彩姐和一众美女,直到看了一公升的眼泪才正视他,真是罪过啊。

对航空、空乘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看这部剧,如果只是喜欢航空类的话我推荐另一部由木村拓哉和柴咲幸演的Good Luck,是飞行员和飞机整备师的故事,那部剧播出后当时处在低迷时期的日本航空的股票行情瞬间上涨还翻了几番,也有很多因为那部剧而去从事航空业的,可见其精彩和经典。

枭河
才发现自己没有传lof 锦户亮...

才发现自己没有传lof

锦户亮37岁生日快乐

才发现自己没有传lof

锦户亮37岁生日快乐

枭河
万圣节过了但我也来发点鬼图(指...

万圣节过了但我也来发点鬼图(指我的💩上色)试图进行一个1103贺图的画

万圣节过了但我也来发点鬼图(指我的💩上色)试图进行一个1103贺图的画

MKRK
给七転八起的封面🥰✨(怪明显...

给七転八起的封面🥰✨(怪明显的夹带私货

*有元门把哦 ​​​

给七転八起的封面🥰✨(怪明显的夹带私货

*有元门把哦 ​​​

cp墙(贵圈真乱)
【6763】泷泽秀明VS锦户亮

【6763】泷泽秀明VS锦户亮

【6763】泷泽秀明VS锦户亮

小健爱健身有氧运动操
高效燃脂 #减肥 #练出好身材 #健身操
高效燃脂 #减肥 #练出好身材 #健身操
不良之梨🍐

存几个很绝的动图

亮亮的颜值啊~QAQ

存几个很绝的动图

亮亮的颜值啊~QAQ

枭河

【BJ/横亮横?】狼崽子的犬齿

是之前的续。勉强讨个七夕的彩头 更新一下

黑道paro的横亮横(原本想写横亮现在感觉微妙

前文见 https://nrjiuyuanhe.lofter.com/post/4b852433_1cb197bde 


-----------------------------------


这匹狼崽子,不仅咬别人,还咬自己。


        要说起原因,上次他把狼崽子丢去训练,自己带着一帮组里的人去跟隔壁的组谈判说事,酒桌上谈事情,成也容易,不成急了眼打起来也就...

是之前的续。勉强讨个七夕的彩头 更新一下

黑道paro的横亮横(原本想写横亮现在感觉微妙

前文见 https://nrjiuyuanhe.lofter.com/post/4b852433_1cb197bde 


-----------------------------------


这匹狼崽子,不仅咬别人,还咬自己。

 

        要说起原因,上次他把狼崽子丢去训练,自己带着一帮组里的人去跟隔壁的组谈判说事,酒桌上谈事情,成也容易,不成急了眼打起来也就是一下的事情。对面提的几个条件都被横山裕一口否决,想必是被落了面子太不甘心,抄起了手边的啤酒瓶就丢了过来,横山反应够快倒是没被砸到,抬手就把冲着脸飞过来的玻璃瓶挡了下来。只是瓶子碎了一地,溅起来的碎片把他的胳膊划了道口子,不深倒也流了血,他皮肤又白,看着有点瘆人。对方一见到对面老大流血一下子吓得酒也醒了,瞬间就怂了,装腔作势扯了几句就要溜,横山裕只得拦下拎起板凳要追上去的兄弟们,捂着伤口寻思着下回怎么从对面多捞些好处。

        他兀自思考着,没有在意身上那些个小口子,就这样回了据点,完成训练的狼崽子早已经等了他很久了。于是这位刚回家的负伤白皮有幸欣赏到了自家狼崽子不知道从哪儿学到的变脸技术,从笑得眼角耸拉到黑脸抿唇的速度之快不由得让横山咂舌。他抢过了拿着医药箱过来的兄弟手里的工具,凶狠地瞪跑了围在横山旁边的人,但即使好像真的动了怒,紧紧抓着横山手腕的爪子也避开了伤处。上药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没好气,也不看横山一眼,但手下的动作却是轻极了,生怕弄痛了他。

       横山看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恶作剧心起,故意发出“嘶嘶”的抽气声,他便倏地抬起头来,紧张地盯着横山的表情,倘若他真的有毛茸茸的耳朵,一定竖得高高的吧。他在横山充满打趣笑意的眼神中愤恨地继续埋头包扎,甚至报复性地打了个让横山哭笑不得的蝴蝶结。但横山又不敢自己偷偷拆下来,免得回头狼崽子发现了又要冲自己呲牙。

        不过毕竟只是小伤,顶着这么个蝴蝶结被人笑笑也不过就是几天的功夫,真正让他苦恼的是狼崽子粘着他粘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一开始还能够用他要训练来支开他,在他用极短的时间里生生扛下了所有的高强度训练,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全部的考验后,横山也失去了最后的借口,只能任他缠着。不但外出出任务的时候寸步不离,就连私下的生活时间也是这样。

 

        渐渐地,横山发现,这个狼崽子开始挤占他身边的位置,周围的小弟们好像也默认了他的存在,看到了他就能够找到自家老大。有几个平时跟横山走得近的亲信也不知什么原因或多或少有点躲着横山,这让他觉得有点不自在。他找了一天把他们叫出来开会,支开脸黑的狗崽子让他去守门后,这帮人才一改吞吞吐吐磨磨唧唧的样子,一股脑地围上来,倒苦水似的说个没完。

       他好不容易从一帮人嘴里七拼八凑出来了所谓的“真相”,原来是狼崽子挨个把这帮小子揍了个遍,有喝了酒后拎到巷子里的挨了拳头的,有一起出任务的时候被对面揍得不行了对着袖手旁观的求了半天才得到帮忙的,还有借着训练对练借口在露不出的位置被拳头怼得青青紫紫的……凡是对横山有过肢体接触或者比较亲密的交流的都会被狼崽子“教育”一通,一开始还有刺头顶着挨打照做不误或者跟狼崽子真打起来的,无疑不是被教训得更狠或者败下阵来、伤筋动骨之类的,渐渐得就真没胆子靠近横山了。

        横山本来也不是个爱交际或者乐意和别人肢体接触的人,反而不如说当了老大之后对待下属反而有些“盐对应”起来,但这亲信私下里被人收拾让他十分不爽,都听说这捡来的狗要训一训,护食成这样的可没办法看家。他觉得还是要好好管教一下才行。

 

        找了天崽子刚出任务回来的空档,他照样回来粘着在看文件的横山,也不知道是会识字还是不会,倒也不像是对横山手里的文件多感兴趣,在横山脖颈处嗅嗅蹭蹭,被横山嫌弃地推开后也不离开,就在他脚边坐下,掏出个老式游戏机打起无聊的像素游戏起来,偶尔发出按键的“噼啪”声。横山裕低头瞥他一眼,只能看见一个黑黑的发旋。他又轻轻踢了一脚脚边的崽子,这次他没什么动静,反而死皮赖脸的靠上了横山的腿。横山又抖了几次,崽子就是死活不挪窝,他也就任他去了。

 

        一个半小时后,横山裕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和账本,脚边的崽子还在百无聊赖地玩着像素风格一样的闯关游戏,他清清嗓子,脚边的崽子立刻抬头看了他一眼,乌黑黑的眼珠子盯住横山,确实像极了犬类的小兽,让他不自在出声道,“起来,有话跟你说。”他听话地一骨碌就站了起来,继续盯着还坐着的横山裕,不知有意无意的,他又稍微挪动着身子,似乎是有意识地想将横山裕纳在自己的影子下。

        横山裕也注意到自己捡来的这个狼崽子在这段时间里窜得过分,面部的轮廓也愈发深邃硬朗起来,不知为何突然增加了些许的压迫感,他酝酿了片刻,提起了之前亲信被狼崽子教训的事情。

        狼崽子一向在外人面前话并不多,只是在他身边会活泼些许,他似乎因为几个别的人被横山教育而感到十分委屈,“可你本来应该是我的,为什么让他们碰你。”轻微的鼻音和少年人特有的微微沙哑的嗓音让他的语气中带了几分粘腻,湿漉漉的眼睛一眨一眨,长得过分的睫毛忽闪忽闪弄得横山裕喉咙突然有点发痒,心里原本有的一些火气也意外的迅速平息了下来,他暗自笑话自己,他不过是被自己捡来的崽子对自己独占欲强了一些罢了。

        他无奈地申斥了几句,看着狼崽子那不解又委屈的样子,最后只得让步不会让那些人靠近自己,但是与之相对的,他不能再对他们出手,看到狼崽子可怜巴巴地点头了才罢休。虽然得到了狼崽子的保证,但他心里也觉得确实可以少些肢体接触,他不得已也向狼崽子许诺到,“我是你的,可以了吧?走吧,该吃饭了。”随即便率先出了书房。

 

        他没看到,身后的狼崽子望着他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晦涩又复杂的情绪,哪里还有方才一丝一毫的可怜样子。


枭河

【约会组/丸亮】结束的夏天

是刀子。我流cp风格

1123会发布新的约会组的cp视频 《不会完结的夏天》(大概不是刀  是该视频的剪后感+创作理论想法核心 率先发出来

基本都是现实中出现的梗 

以及个人ooc自我脑补 介意慎


——

突然感受到迎面的风带了些许的凉意,

耳边再也听不到聒噪的蝉鸣。


恍惚间想起了很多年前的盛夏,

他们放学后在河川畔散步,

哼唱着加山雄三的《和你一起到永远》;

他们穿着他母亲特意准备的和服,

抱着炸鸡与炒面,

仰着头看到花火后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恍惚间又想起了也是很多年前的盛夏,

蔓延在舌尖浓郁...

是刀子。我流cp风格

1123会发布新的约会组的cp视频 《不会完结的夏天》(大概不是刀  是该视频的剪后感+创作理论想法核心 率先发出来

基本都是现实中出现的梗 

以及个人ooc自我脑补 介意慎


——

突然感受到迎面的风带了些许的凉意,

耳边再也听不到聒噪的蝉鸣。


恍惚间想起了很多年前的盛夏,

他们放学后在河川畔散步,

哼唱着加山雄三的《和你一起到永远》;

他们穿着他母亲特意准备的和服,

抱着炸鸡与炒面,

仰着头看到花火后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恍惚间又想起了也是很多年前的盛夏,

蔓延在舌尖浓郁得过分的牛奶味与奶油冰激凌化开的感触;

黏糊糊的手掌,松开了又牵起的手,

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因为紧张而格外沙哑的嗓音,亲昵的名字,

篝火旁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那双眼睛,

被珍而重之收下、现在还放在塑封袋中收在书柜一角落的那本歌词本……


还没对每一次都萦绕在鼻尖的味道习以为常,他就换掉了柔顺剂;

还没来得及等他鼓足勇气、擦干掌心中的汗,想牵的那个人,

已经先一步的走了。

夏天结束了。

丸山隆平等的人,没有来。

 

——


    少年到青年,男孩到男人,十几年青春潦草地收了场,强行被外界关上了门,露不出来半点。

    像被初次袭来的寒潮摁灭了声的蝉,想要在最后地鸣叫出什么,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就随着夏天的远去而死去了。

    就像宿醉到了第二日下午才醒来,以为是许多年前的夏日午后,午觉睡过了头,慌忙想起高中的夏日祭还近在咫尺,要背着吉他快点骑车赶到学校,才恍然间发现摆在房间一角的早不是那把从学校前辈那里借来的木吉他。他这才发觉,自己明明还没学会如何游刃有余地弹着吉他耍帅,就匆忙地跨上了贝斯,被大人们推搡拉扯着长大。有时候半夜喝着酒的时候,也会唾弃标榜着三十路少年的自己,如今却已离开了老家在东京住了很多年。入手的那一把把贵重又珍奇的贝斯早已挤占了旧吉他的位置,半醉半醒间朦朦胧胧的算一算,想来大概也超过了三十把了吧。

 

突然感受到迎面的风带了些许的凉意,

耳边再也听不到聒噪的蝉鸣。

他们终究只属于夏天,

因为烟火绽放的时间太短。

或许他们终究会结出果实,

但那只属于秋天。


枭河

【雏亮】休息室的小憩

七夕节快乐~!

是很久之前的库存了 刚入坑上头时候写的 ooc有 是纯粹无脑小甜饼。

有很多熟梗和刻板印象及相处模式猜测 介意慎

祝阅读愉快

============


村上结束了他电视台综艺节目的录制,打开一直关闭的手机check了一下工作的消息,好不容易学会置顶对话的他打开置顶的消息栏里面,最近的一条“工作加油”已经是两天前收到的了。他问起经纪人对方的行程,说今天全部是内景的拍摄,搭建的实景棚离录制综艺的演播室并没有多远。经纪人看出来村上面上浮现出些许犹豫的神色,试探性地问了问“要不要去探班?”村上有些许心动,一方面好奇他一个人在片场会是...

七夕节快乐~!

是很久之前的库存了 刚入坑上头时候写的 ooc有 是纯粹无脑小甜饼。

有很多熟梗和刻板印象及相处模式猜测 介意慎

祝阅读愉快

============


村上结束了他电视台综艺节目的录制,打开一直关闭的手机check了一下工作的消息,好不容易学会置顶对话的他打开置顶的消息栏里面,最近的一条“工作加油”已经是两天前收到的了。他问起经纪人对方的行程,说今天全部是内景的拍摄,搭建的实景棚离录制综艺的演播室并没有多远。经纪人看出来村上面上浮现出些许犹豫的神色,试探性地问了问“要不要去探班?”村上有些许心动,一方面好奇他一个人在片场会是什么样子,另一方面又因为对方最近工作过于忙碌而有些担心他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他看了看时间,估计自己过去的时候可能能够赶上剧组的吃饭时间,叹了口气,从经纪人手里拿了车钥匙决定自己过去。

说不上巧还是不巧,村上到摄影棚的时候锦户刚好拍完了一场,下一个镜头是女主角和别人的对手戏,拍完了之后剧组就可以休息吃饭了。因为是临时搭建的摄影棚,所以要一口气把所有的场景都拍完。这个内景剩下的场次不多了,但是时间也很紧迫,为了赶上档期,还有两天大概就要拆掉更换别的布景,看来今天晚上的戏份也很重。

锦户还在和导演做最后的拍摄确认,虽然还在看着取景器,但录像时穿的外套已经被脱掉了,村上到的时候,他甚至还在解着衬衫的领口和袖口的扣子。锦户亮的经纪人看到了村上,把他带到了锦户亮个人的休息室,路过后勤的时候,看到剧组准备的便当里好像是烤青花鱼便当,想了想,拜托锦户亮的经纪人去买他爱吃的炸鸡便当去了。

村上进了写着“锦户 亮 樣”的休息室,除了化妆台和挂着服装的衣架之外,有一个双人沙发,角落里有一把吉他,甚至还有一个睡袋。沙发前有个茶几,除了被涂涂抹抹圈圈划划的剧本之外,上面七零八落的放着锦户亮的水壶、帽子、眼镜、打火机、零钱包等等乱七八糟的小东西,还有许多他分不清楚的电子产品,上面有好好地贴着NISHIKIDO RYO的姓名贴。茶几脚边是一个皮质的双肩背包,那是他去年给他买的。

爱干净的村上任劳任怨地开始帮锦户收视东西,依次把零碎的小东西收进包里,随手搭在沙发上的皮夹克也被他拿起来好好挂在了一边的衣架上。收拾完的村上坐在沙发上,开始读起桌上的剧本来。

锦户回来的时候大概是累了,步子都有些沉重,打开门的时候发现村上来了,因为疲惫而愈发下垂的眼睛闪烁起快乐的光芒,让录制了一下午也有些疲倦的村上感到心下一暖。锦户知道他对演戏的喜爱与执着,也不在意所谓的保密协议,走到他的身边,把刚刚领到的接下来几天的剧本也一并递给了他。

村上拉他侧坐到自己的腿上,一手拿着剧本,另一边虚搂上锦户的腰,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站起来,村上眼睛都没有从剧本上离开就猜到了他的反应,手上又用上了些力气,把锦户亮拽了下来,摁在了自己的腿上。锦户亮怕压到他,单手扶上了他的肩膀,侧坐下来,把重量都卸在了沙发上,只是把腿虚搭在了村上的大腿上。

村上感受着身上人的重量,不满地捏了捏他的腰,发现好不容易被自己养胖了一点的宝贝疙瘩又瘦了下去,骨头一模就能摸出来,全部坐在腿上也没有什么重量。“你最近又没有好好吃饭吗?”锦户想起来大前天自己写歌吃不下东西,就吃了两个冰激凌和一些水果,有些心虚地挠了挠脸,大大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我跟你说这次这个导演……”“转移话题?上次见面怎么答应我的?”“嘛……即使写歌也不能忘了吃饭……肚子不饿也要吃东西……剧组的饭不好吃也要尽量不挑食……”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心虚,今天晚上的饭好像有鱼,他本来又打算只吃掉米饭的……

看着村上看他的眼神已经带了明显的不赞同,锦户亮不由得瘪瘪嘴,连忙用额角去蹭身下人的肩膀,彻底地开始撒起娇来“村上君,人家拍电视剧好辛苦的昨天三点才睡觉~还要写新歌~好几天没见你了你都不关心我一下的——”这就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了。

村上叹了口气,彻底地败下阵来,把自己搭在一旁的外套盖在了身上人的肩上,“一会儿还要拍摄吧?睡一会儿吧。我叫经纪人给你买了炸鸡便当,饭来了我把你叫起来。”

锦户亮立刻坐直了身子,“不要嘛!两个人好不容易见一面我却一个人先睡觉的话,村上君一个人好可怜啊,好寂寞的感觉……”他瞥了一眼村上手里的剧本,头靠得又近了些,“村上君喜欢演戏吗?不如帮我背剧本吧!”“诶?我吗?可我完全不会演戏……”“只需要照着剧本帮我念出来就好了!”村上不由得也被感染了兴奋的情绪,开始陪他一起读起剧本来。他把锦户亮揽在怀里,为了能让他把手里的剧本看得更清楚一些,还刻意往他的方向侧了侧。

拍摄时期已经是秋末了,天气并不暖和,但两个刚从摄影棚出来的人只是外面裹得很厚,内里穿得都比较单薄。两个人在暖气打得暖呼呼的屋子里相互依偎着,在难得的两人相聚的时光里分享着透过薄薄一层衣服的体温。习惯在拍摄间隙中争分夺秒休息的亮没能抵抗住睡魔的侵袭,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靠在村上的肩上睡着了。

村上读着读着感觉到肩上一沉,低头一看,锦户亮已经用厚厚长长的睫毛把亮亮的眸子遮住了,只剩下轻轻地呼吸打在自己的颈脖间。他轻轻放下了剧本,给锦户拉了拉自己的外套,希望最近忙专辑和拍摄忙到脚不沾地的人能睡得好一些。

村上抱着锦户,像抱着一个毛茸茸又暖烘烘的人形抱枕,只是稍微有些硌手。他也因为今天一早就开始拍摄的综艺节目而感到疲倦,在怀里轻轻的鼾声中和绵长的呼吸声中也闭上了眼。两个人面对面就这样睡着了。

抱着锦户亮炸鸡便当回来的经纪人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相依偎的景象。他本不想打扰但想到接下来的拍摄进度,只得把两人叫醒。看着他们揉着如出一辙下垂眼睡眼惺忪的样子,叹口气,让他们趁热吃,兀自关上门出去了。

吃鮭魚的貓∞
#補up 0805 《糖八出道...

#補up

0805 《糖八出道六週年》🎉


今天畫了校徽上的小熊軟糖

和甜甜香香女孩們一起🍭


至於小熊軟糖的顏色...可以回顧CM😉

#補up

0805 《糖八出道六週年》🎉


今天畫了校徽上的小熊軟糖

和甜甜香香女孩們一起🍭


至於小熊軟糖的顏色...可以回顧CM😉

持枪祈祷

【仓亮】梦的解析

只有前两段发得出来……全文在凹3,33016354。


1

家庭餐馆的墙纸桌椅都是一百年没变过的暖色调,装修风格在“过时而让人感到亲切”与“老气横秋得令人生厌”之间折衷,宽敞明亮的空间里永远拥挤着吵吵闹闹,边上一定会有小孩子嚷嚷着要吃草莓芭菲。锦户亮把炸鸡块堆在一团白米饭上,用筷子夹起来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才想起来开口。

“最近晚上睡觉,总能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他的一部分声音被米饭吸收,听不清楚。大仓忠义还在专心拌他的咖喱饭,不走心地偏头把一边耳朵稍微往他的方向凑了凑。

“那你还能睡得着?”

“走个形式,其实也不是非睡觉不可。”

“其实你也不是非得吃炸鸡块。”

“可是炸...

只有前两段发得出来……全文在凹3,33016354。


1

家庭餐馆的墙纸桌椅都是一百年没变过的暖色调,装修风格在“过时而让人感到亲切”与“老气横秋得令人生厌”之间折衷,宽敞明亮的空间里永远拥挤着吵吵闹闹,边上一定会有小孩子嚷嚷着要吃草莓芭菲。锦户亮把炸鸡块堆在一团白米饭上,用筷子夹起来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才想起来开口。

“最近晚上睡觉,总能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他的一部分声音被米饭吸收,听不清楚。大仓忠义还在专心拌他的咖喱饭,不走心地偏头把一边耳朵稍微往他的方向凑了凑。

“那你还能睡得着?”

“走个形式,其实也不是非睡觉不可。”

“其实你也不是非得吃炸鸡块。”

“可是炸鸡块很好吃啊!”

大仓皱眉,觉得锦户这句话严重缺乏可信度。就常识来说,他认为锦户根本无法尝出任何味道,可他右边脸颊里塞着一块包含在套餐内的炸猪排,脸看上去比平常更歪,没有自己想象中名侦探大仓摩斯的感觉。

“是不是亏心事干多了,终于有人找上门来了?或者跟哪家夜总会的小姐姐睡了忘记给钱,之类的。”

“去你的。”

大仓不置可否地看锦户亮一眼,并终于把咖喱和饭调整到了他喜欢的间隔比例,直接抄起勺子开吃,几乎半张脸都埋进了盘子里。锦户在内心一声叹息,暗自祈祷隔壁那个虽然聒噪但声音很可爱的小朋友以后不要长歪成这种没出息的样子。

2

大仓忠义是锦户亮屈指可数的朋友之一,一种名为程序员的社畜,偶尔友好地帮忙修理锦户亮。这里的“修理”不是指锦户亮性格太扭曲需要修理的比喻手法,而是货真价实,字面意义上的维修。

锦户亮是仿生人,据称他的型号十分先进,他被一行行编码制造出来,继续做着撰写代码的工作。

是撰写吗?或者更像是复制粘贴而已。“新科技”冰冷金属色的荣光早已褪色或是生锈,就像写代码从创造性工作变成手艺活再变成体力活,世界是一台巨大的计算机,弯腰屈背在字符串里找bug的时候,真人或是仿生人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工具。

至于为什么要把工具造得这么像人,大概是造物主的恶趣味,同样的,这并非指代某位不敢直呼其名唯恐惊动的神,而是字面意义上的制造者,人类自己。总之是忽然有天有人再无法忍受在一群机器的包围中工作了,于是他们给所有的机器都套上了自欺欺人与他们无比相似的壳,“想要有’人’陪伴”的心情使仿生人表面肌理涂装技术突飞猛进,大跨步飞越了恐怖谷理论。

对于忙碌的城市工薪阶层来说,恋爱与友情正在逐渐成为奢侈品,因为没有人愿意迁就对方。所幸依然有人觉得传递后代是一种人生必经之路,他们体内的基因本能催促着他们生下孩子,人类才堪堪不至灭绝——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哲学比科学技术发展得慢得多,那些最聪明的大脑还没有能够解决人类和机器人生育带来的道德伦理问题。但,在一切都解决以前,和陪伴型仿生人玩玩追求与被追求的游戏还是可以的,包君满意。

所以锦户亮是大仓忠义的朋友,或者大仓忠义是锦户亮的朋友,很难解释机器人是否能够感觉到孤独,大仓觉得他是装的,就跟小女孩涂上口红穿进妈妈的高跟鞋自以为踏入成年女性行列一样,活得像个人,久而久之就会忘了自己不是人。

而锦户自己对此另有一番说辞:“听说过’陪伴型仿生人’吗?我是’需要陪伴型’仿生人,这是程序设定。”

那么楚楚可怜下垂眼与别扭恶劣性格的组合,当然是顺应目标客户群的爱好,潇洒外形和害怕寂寞带来的反差感也是。

“那你为什么现在在做程序员。”大仓问。

“我哪知道啊!”


[To be continued]

(全文在凹3)

诸葛兴怡
原来我以前还做过这种图…😂...

原来我以前还做过这种图…😂

感受到一个小盆友第一次认真磕cp的热情了吗?好怀念的闪亮啊~

翻自己的网盘又发现好多有趣的“黑历史”,分享一下…😆


原来我以前还做过这种图…😂

感受到一个小盆友第一次认真磕cp的热情了吗?好怀念的闪亮啊~

翻自己的网盘又发现好多有趣的“黑历史”,分享一下…😆


枭河

【约会组】浪花。

可以当作之前torn冲绳的沙的姊妹篇(不是

其实是先有的这篇约会…x 当时是在想室内派的丸和室外派的亮一起去海边玩会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有的这篇无脑甜饼 后来衍生了那篇痛 熟悉的人会发现韵脚是一样的(因为我懒还菜


————————————————————————————


室外派的他会在傍晚的海边归来,

带着被太阳光灼伤发红的面颊、

黝黑的皮肤,和被海水淋湿的头发。

室内派的他会开着一盏小灯,

放下手里的书、在门口等他。


抱着冲浪板的他接过递来的毛巾,

笑得眉眼弯弯、衬出雪白的牙。

靠在门边的他望着他湿漉漉的瞳子,

眸光闪闪、眼睛一眨...

可以当作之前torn冲绳的沙的姊妹篇(不是

其实是先有的这篇约会…x 当时是在想室内派的丸和室外派的亮一起去海边玩会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有的这篇无脑甜饼 后来衍生了那篇痛 熟悉的人会发现韵脚是一样的(因为我懒还菜


————————————————————————————


室外派的他会在傍晚的海边归来,

带着被太阳光灼伤发红的面颊、

黝黑的皮肤,和被海水淋湿的头发。

室内派的他会开着一盏小灯,

放下手里的书、在门口等他。

 

抱着冲浪板的他接过递来的毛巾,

笑得眉眼弯弯、衬出雪白的牙。

靠在门边的他望着他湿漉漉的瞳子,

眸光闪闪、眼睛一眨不眨。

他拂去他精瘦炙热身躯上沾着那海滩的沙,

而他压下了久坐恋人脑后翘起的一缕头发。

 

海边夕阳下的恋人,交换一个含着海风的吻,

咸咸的唇瓣间碾碎了对方的名字,

远处飘来夏威夷手鼓的声响,夹杂着十二弦吉他,

叮叮咚咚、像被风吹起碎了一地的浪花。

 


持枪祈祷

【梦女】Number Nine

⚠️梦女注意⚠️,两人都有点讨厌,不喜请点X

在简介里,No. 31733746

⚠️梦女注意⚠️,两人都有点讨厌,不喜请点X

在简介里,No. 31733746

持枪祈祷

【仓亮】在路上

又名一万个假装不会回头的方法


由于我对公路片男主的一些刻板印象,这篇只能出现在置顶的位置里,No.31831456

又名一万个假装不会回头的方法


由于我对公路片男主的一些刻板印象,这篇只能出现在置顶的位置里,No.3183145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