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镇魂

1569.4万浏览    11.5万参与
巍澜工作室
占tag致歉 微博语c群,招募...

占tag致歉


微博语c群,招募语c爱好者!专属镇魂巍澜朱白衍生角色微博的语C群!


详询微博,同🆔

占tag致歉


微博语c群,招募语c爱好者!专属镇魂巍澜朱白衍生角色微博的语C群!


详询微博,同🆔

枪芯玫瑰

热吻甜夏🍒01

宝贝们,我回来啦🎀 有没有想我~(打飞!)

咳咳,本次依然是心血来潮的产物,看心情连载啦😃


这里是龙城,一个靠在海边的现代化都市,工作虽说高强度又连轴转,但酬劳却不低。这也是陕西演员白宇在这里的剧组中坚持摸爬滚打了四年的原因。


现在正值盛夏,此刻他刚从某微的剧组杀青回来,一头为角色烫的小卷毛儿染回黑色,再给它们抻平,加之下巴的胡茬也没冒青,瞬间就恢复了奶呼日常,与他182的身高搭配异常地和谐。


其实白宇更喜欢大家叫他西北硬汉。


可是目前为止,连助理琪仔都不卖他这个面子。


每次小姑娘听到他的自称,都会两眼一翻白,提着两桶水想趁白宇的妆化好之前溜之大吉...

宝贝们,我回来啦🎀 有没有想我~(打飞!)

咳咳,本次依然是心血来潮的产物,看心情连载啦😃


这里是龙城,一个靠在海边的现代化都市,工作虽说高强度又连轴转,但酬劳却不低。这也是陕西演员白宇在这里的剧组中坚持摸爬滚打了四年的原因。


现在正值盛夏,此刻他刚从某微的剧组杀青回来,一头为角色烫的小卷毛儿染回黑色,再给它们抻平,加之下巴的胡茬也没冒青,瞬间就恢复了奶呼日常,与他182的身高搭配异常地和谐。


其实白宇更喜欢大家叫他西北硬汉。


可是目前为止,连助理琪仔都不卖他这个面子。


每次小姑娘听到他的自称,都会两眼一翻白,提着两桶水想趁白宇的妆化好之前溜之大吉。“这怎么能怪我呢是吧?”这厢的白宇气不过,白羊座的轴性儿又上来了,试图讲道理:“你也知道我力气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我吃鸡贼6!!”


“是是是。”琪仔没忍住笑出声地附和,哎,自家艺人还能怎么的,宠着呗。就在这时,白宇还想开口说点什么,放在一旁的工作手机突然叮咚响了一声。


“帮我看一下,我这把开始了哦,琪仔爱你。”眼见白宇已经聚精会神地开了新的一局,琪仔赶紧给他划开手机看了信息,还拿出纸笔记了一些内容。


“哎,蓉哥你行不行啊?这把还带了个妹?”白宇开了队内语音,反手就是一个极限操作,拖着丝血秒速把那个一串乱码并且正在发愣状态下的菜鸟拉到掩体后面。


那边休息室里的杨蓉扶额,十分不好意思地跟白宇道歉,“对不起啊宇哥,我这师哥对游戏不太熟,你多包容包容。”


名为朱一龙的师哥此时刚听到一把熟悉的声线,但又想不起在哪听过,于是作罢,他继续盯着游戏。只见队友这把虽然被他坑了,却意外地运气还算不错,在身后的草丛里竟然摸到一把AWM,拼到了这局的鸡屁股。


“哎哎,没事儿,”爽朗的西北汉子白宇并不觉得这有啥,“下次再一起玩呀,琪仔说要我看个新剧本啦。”


杨蓉呼了一口气,退出游戏,用手肘捅咕了旁边的朱一龙,嘟嘴道:“哎,也怪我,你都没玩过这游戏...”


“我要接。”不料沉吟着的朱一龙突然打断了她的絮叨,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倒是把杨蓉吓一跳,接什么您就接?


“我说,周导那个本要换人,”朱一龙平复一下心情,不到十秒,他就恢复成平日里的模样,沉稳道:“我去。”


“哎?好好好。”杨蓉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开始不说还要考虑?但既然师哥都同意了,她赶紧摸出手机给周导回复,而那边仿佛一直在等着她一般,秒回复,还带了一个电子书的txt副本。


眼前闪过一瞬白光,这让朱一龙终于想起了声音的主人。


那是高二下学期的国旗下讲话,当时还没有处于变声期的少年白宇虽面带青涩,但却能不卑不亢地流利背诵演讲稿。


朱一龙站在台下,抬头注视他,太阳下,他黑色的发梢闪光,连脸颊旁滴落的汗珠也可爱。


“呐,学弟,这瓶水给你。”


“谢谢学长呀,辛苦啦。”


那是他求而不得的暗恋。

幻想有朝一日加绿的羊

找文

身份互换,沈巍是山圣,赵云澜是双生鬼王,沈处和赵老师的故事,还有赵云澜的兄弟出场,以前看的时候忘了收藏

身份互换,沈巍是山圣,赵云澜是双生鬼王,沈处和赵老师的故事,还有赵云澜的兄弟出场,以前看的时候忘了收藏

严霜

无相[壹]

&一定要看序,设定或许不同,但能防雷 


篇一《判官》✘《死亡万花筒》✘《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天官赐福》✘《镇魂》✘《六爻》

不带反派玩!!!时间纬度在一条上,只是有的人快进了!所以!!!这些还是一个世界的一对!!!

两条时间线 :《判官》尘不到用金翅大鹏逗闻时时(师徒五人)+本文开头(后世所有人)...


&一定要看序,设定或许不同,但能防雷 


篇一《判官》✘《死亡万花筒》✘《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天官赐福》✘《镇魂》✘《六爻》

不带反派玩!!!时间纬度在一条上,只是有的人快进了!所以!!!这些还是一个世界的一对!!!

两条时间线 :《判官》尘不到用金翅大鹏逗闻时时(师徒五人)+本文开头(后世所有人)

                       《死亡万花筒》阮南烛在第十二扇门见到林秋石动心时(南秋二人)+本文第一扇门过后(其余人)

                        《六爻》程潜重生未见大师兄(严争鸣)+未下扶摇山(其余人)

其他时间线:《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燃晚初见

                     《天官赐福》与君山初见

                     《镇魂》巍澜初见

                     




始——

天道之公平 ,非人之口头公平 ,而是无心无情 。

天道无私,利者为上。令天道恒古不变者,当继时运。

——前言


         “铛——”钟声打破了这里近乎荒凉的死寂 ,众人同时苏醒了。


        他们进笼了 。


        许多人下意识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一个笼怎么可能把这么多人拉进来 ——这怎么说也有千十来万了吧 !


        不过下一刻随着一部分人的嘶气声,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最前面那人。


        那人一袭红袍,一张繁复古朴的面具,不似鬼怪却似仙。他怀里抱着个小白团子,身后还跟着三个。


        他们认出了那是谁——尘不到。


        众人一时惊骇非常 ,偌大的空间竟一下安静了下来 。


        尘不到当然注意到了那些人的反应,略微观察思索了一下 ,坦然发问 :“后世之人?”


        ……


        最终打破僵局的人是沈桥,虽说好像不是一个时间线上的,但他好歹见过闻时,没那么怕这些祖宗。他拱手作揖 :“正是,后辈见过祖师爷。”


        于是众人像是刚反应过来,都僵硬的行了个礼 。


        尘不到挥挥手,不甚在意 。


        他安抚了后面的三个团子 ,又哄了哄刚才他一时情急抱到怀里的小团子 ,然后才施施然道:“此处应当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笼。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 ,三千世界,归于无相,此地想必就是了 。”


        只见眼前浩渺星海,天幕下界碑直立,果真刻着“无相”二字 。


        “无相传召,想必是我等世界出了什么漏洞,需我们自行修复 。但由于无相是根本原因,所以应该有什么奖励? 可能是未来之事。 ”尘不到淡淡复述古籍所言。


        他后面缀着一串小团子几步来到了界碑前,一手抱着闻时,一手按在界碑上。


        那界碑乍然亮起,接着,一道空灵遥远的声音传来:“时运之子自愿与无相交换,请化去以下笼主执念。”


        “行,那你们……”尘不到不清楚后世之人的能力 ,也不敢贸然让他们进笼。


        这时众人终于缓过来了 ,他们分了剩下几个笼,自家的小辈们倒是跑到了祖师爷那一队——少年人总是崇拜传奇的。


        尘不到看着这堆叽叽喳喳的少年人 ,有些头疼 。他点了点人 ——周煦,夏樵,张岚,张雅临。


        于是,他们几拔人便各解各的笼了。


        进了笼,尘不到嘱咐他们跟好,把怀中的闻时放下来,那四个大孩子好奇得看了又看,张雅临差点上手摸 ——闻时瞪了他一眼,拉着尘不到垂下来的袍袖躲了躲。


         尘不到低笑了两声:  “我家小孩有点认生 。”然后转头看了看闻时,捏了把小孩软绵绵的脸 ,笑着问:“小尾巴怎么不说话了。”


        闻时:“……”他巴拉一下那人的手 ,接着脸埋在袖子后面 ,干脆利落的不看他了 。


        刚刚发现逗小孩乐趣的尘不到更高兴了,不过不能逗狠了,真生气了可不好 ——他还记得这小孩儿挂猫泪的样子 。


        就在这样的氛围里 ,尘不到解了世界上最吵的一个笼。


        旁边三个小孩儿和后面两个大孩儿吓得哇哇叫了一路 。



        须臾——


        待众人都解完笼,已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那道声音又响起:“发放奖励 ,请各位在以下裁体中寻找后世线索。 ”


        【第一轮世界修补漏洞全部成功 ——《判官》✘《死亡万花筒》✘《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天官赐福》✘《镇魂》✘《六爻》合并观看。诸位莫慌 ,六组不出自同一个世界 ,不会造成混乱干扰】


        【开始随机发放奖励 】



——终




         


沈凌言(大号丟了⊙﹏⊙)

我真的不是黑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是黑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浅藏

唯物主义信仰的崩塌

文笔渣,凑合看吧,可能重度ooc

晨光透过天边厚重的云彩,向大地洒下点点光影。沈巍轻轻的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回头再看了眼床上的爱人,笑了笑,蜻蜓点水似的在其眉间落下一吻。赵云澜似被这一吻惊醒,迷迷糊糊的拉住沈巍的手要起,沈巍轻轻放下赵云澜的手道:“时间还早再睡会儿,我去给你买早点。”沈巍替赵云澜掖好被角便出门了。沈巍出门没多久,赵云澜便被一阵嘈杂的电话铃声吵醒,赵云澜本想等它自己挂断后继续睡,谁知它去经久不息地响了一遍又一遍。赵云澜黑着脸心内大吼:没完没了了是吧!他没好气的接通电话“什么事?” 汪徴:“上头派来和我们并案的燕城市局的人来了。”赵云澜:“好,我马上来。” ...

文笔渣,凑合看吧,可能重度ooc

晨光透过天边厚重的云彩,向大地洒下点点光影。沈巍轻轻的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回头再看了眼床上的爱人,笑了笑,蜻蜓点水似的在其眉间落下一吻。赵云澜似被这一吻惊醒,迷迷糊糊的拉住沈巍的手要起,沈巍轻轻放下赵云澜的手道:“时间还早再睡会儿,我去给你买早点。”沈巍替赵云澜掖好被角便出门了。沈巍出门没多久,赵云澜便被一阵嘈杂的电话铃声吵醒,赵云澜本想等它自己挂断后继续睡,谁知它去经久不息地响了一遍又一遍。赵云澜黑着脸心内大吼:没完没了了是吧!他没好气的接通电话“什么事?” 汪徴:“上头派来和我们并案的燕城市局的人来了。”赵云澜:“好,我马上来。” 赵云澜挂断电话慢慢从床上摸索下来,想了想给自家的沈美人打去了电话“怎么了,云澜?” “燕城市局的人来了,我先去特调处了”“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沈巍挂断电话又等了一会儿才提着早点儿向特调处走去。等他到时赵云澜正勾着一个人的脖子称兄道弟,而那人旁边站了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穿着一身笔挺西服的俊美男人,他显然看到了沈巍,略略朝沈巍低头问好,沈巍也向他低了低头,快步走到赵云澜旁边道:“云澜,这两位是?” 被赵云澜勾着脖子的人笑了笑道:“您好,我是燕城市局刑侦大队队长骆闻舟,” 他指了指他身边的男人“这位是我的内人费渡”费渡看着沈巍礼貌的笑了笑道:“您是?” 赵云澜放下勾看骆闻舟脖子的手牵上沈巍的手道:“巧了,这位是我们特调处的顾问,也是我的内人。” 赵云澜刚介绍完沈巍祝红便急匆匆的赶来“老赵,又死人了” 

非常短小的一篇,凑合看吧

茗茗茗二

巍喵澜喵2


为啥喵喵要白天睡觉呢

因为喵喵晚上在保护你


做个好梦😘

巍喵澜喵2


为啥喵喵要白天睡觉呢

因为喵喵晚上在保护你


做个好梦😘

朱白芝梅
家里有个十岁出头男孩,想买本镇...

家里有个十岁出头男孩,想买本镇魂纸质书不知道好不好😬 万一他看了会不会有啥问题?毕竟他没有咱见多识广…🤔

家里有个十岁出头男孩,想买本镇魂纸质书不知道好不好😬 万一他看了会不会有啥问题?毕竟他没有咱见多识广…🤔

爱笑的闷油瓶

第六章 和好

第六章 和好


夜尊一睁眼就看见沈巍脸色苍白的轻拍自己的肩膀,见他睁眼,才松了一口气,摔回了床边的椅子上,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最终,还是沈巍先开了口“夜尊……我、对不起……”


夜尊宽大袖口里的指尖被自己狠狠掐住,澎湃地情绪被生生压了下去,夜尊有些自嘲的微微扯了扯嘴角,时至今日,他还是不愿换自己的乳名么?也是,我差点毁了他守护的一切,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冰释前嫌呢……可是,听见如此疏远的称呼,如此客气的对不起,还是会不舒服的啊……


嵬、兄长、沈巍、斩魂使,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对我泄露的,永远都是铺天盖地的恨,我知你爱我,可我想听你亲口说。


夜尊收拾好情绪,重新挂上...

第六章 和好


夜尊一睁眼就看见沈巍脸色苍白的轻拍自己的肩膀,见他睁眼,才松了一口气,摔回了床边的椅子上,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最终,还是沈巍先开了口“夜尊……我、对不起……”


夜尊宽大袖口里的指尖被自己狠狠掐住,澎湃地情绪被生生压了下去,夜尊有些自嘲的微微扯了扯嘴角,时至今日,他还是不愿换自己的乳名么?也是,我差点毁了他守护的一切,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冰释前嫌呢……可是,听见如此疏远的称呼,如此客气的对不起,还是会不舒服的啊……


嵬、兄长、沈巍、斩魂使,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对我泄露的,永远都是铺天盖地的恨,我知你爱我,可我想听你亲口说。


夜尊收拾好情绪,重新挂上笑容“哥,我饿了”说完还瘪了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沈巍听见赶紧起身“饿了,那我去做饭”往外走了两步,才一脸不可置信的回头,黑白分明的眼睁得眼角几乎撕裂,眼尾被震惊和不可思议逼得生红“你、刚刚,叫我什么?”


短短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尾音还带着颤抖,听得夜尊一阵心疼,掀了被子就赤着脚来到沈巍跟前,缓缓抬手半揽在沈巍身侧,挣扎的抖了两下,还是缓缓收手拥住沈巍,叫出了那个迟来了万年的称呼“哥……”


沈巍紧紧地回抱了他,微微俯身将脸埋在了夜尊的颈窝里,夜尊能感受到怀中这人复杂得让人心惊的情绪,他也就任由沈巍抱着他发泄。


沈巍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转身从衣柜里掏出一套睡衣,塞给夜尊,红着耳尖将人往浴室里推“去去去,洗澡去,躺了八十多天没洗澡,你不嫌脏我还嫌呢,快点洗,出来差不多就能吃饭了”


“知道了……欸哥你别推我,我自己会走,行行行,我去还不行吗”


沈巍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将人扔进浴室,一下就卸了力道,撑着墙抚上心口,手中黑雾翻腾,几分钟后,才靠在墙上,用睡衣袖子蹭了蹭额角的虚汗,仔细将床头带着血迹的小碗冲洗干净,才快步走回卧室,解开扣子,将沾着血迹的睡衣脱下。


纤细苍白的手指抚上心口的伤疤,就算是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可日复一日的划开、结痂、愈合、再划开,终于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和损伤。


不仅如此,反复的放血还让他落下了时不时心绞痛这么个毛病,连身体中的经脉都受到重创,阴气的每次运转都如同万蚁噬咬。


好在曾经昆仑神筋与他能量相斥,这万年来也没让他好过,多亏昆仑收回神筋,不然还不知以后该如何是好……


沈巍叹了口气,随后又轻轻勾起嘴角,索性,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走失的弟弟,终于回来了……


沈巍换好西装做好了饭,却迟迟不见夜尊出来,便去敲浴室的门“面面,还没洗完么?饭都做好了”话音刚落就见夜尊哭丧着脸打开了门“哥,头发太长了,拧不干……”


沈巍看着夜尊湿哒哒的头发,有些头疼的拿来了吹风机,一边吹一边问“你之前去特调处的时候,不是短发么?”夜尊转着脑袋想往后看“那就是个障眼法,我没想过剪头发”沈巍将人扶正“别动,巧了不是,我这也是障眼法”夜尊一听又要回头“真的?哥,你给我看看呗,我都好久没见了”沈巍将人摁回去“坐好”


鸡飞狗跳的吹干头发、吃完饭,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夜色沉沉的拢过来,沙发上的两人靠在一起,享受着久违的温馨。




瓶砸叨叨叨

啊!面面终于醒了!不过虽然看到记忆解除了一些些的误会,但真的只有一丢丢,以后还要慢慢和解,而且这章又为以后的虐身加了铺垫,对你没看错,虐身,我超爱虐身的只是比较菜就是了


我真的有在努力码字,上一章不是说阅读量到600就催更么?但我好像记得你们那里看不到阅读量,所以……还是你们尽量多互动,多留评论,好不好。


要不我以后在评论区发个评论 看过文章的就给我这条评论点个赞,行不?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啊!!!


这次更新是因为有人催更了,而且是个新面孔 所以我就努力码字了,毕竟答应人家了,所有看我的人都是可以催更的,我一视同仁,你们要是觉得我的文还不错,可以关注我,我写这篇文是为了自己开心,没有商业性质,是我自己感兴趣的,所以我会努力写下去,不会弃坑的!


最后,这篇食用愉快~


爱你们(。・ω・。)ノ♡       muaヽ(*´з`*)ノ~

PatriciaZ

【巍澜】《环球探案记-美国探案188》

《美国探案》爱发电App更至207.

188 离开拉斯维加斯


他们又选择了那家有大落地窗的餐厅吃饭,赵云澜一边吃晚餐一边欣赏着拉斯维加斯大道的繁华美景。


总体上说,赵云澜对这个纸醉金迷,梦幻绚丽的沙漠赌场之都印象还不错。


虽然赵云澜对赌博不感兴趣,但是他对各种表演秀还是很感兴趣,这次他们待的时间短,他今天又被沈巍折腾地不轻,本来他有看场其他表演秀的计划,最终这计划泡汤了。


赵云澜期待地看看沈巍,“宝贝,将来有机会我们自己再来拉斯维加斯度假吧,我还想看看其他表演秀呢。”


沈巍微笑看看赵云澜,“当然可以,只要你有时间有假期,我们随时可以自己过来。”...


《美国探案》爱发电App更至207.

188 离开拉斯维加斯


他们又选择了那家有大落地窗的餐厅吃饭,赵云澜一边吃晚餐一边欣赏着拉斯维加斯大道的繁华美景。


总体上说,赵云澜对这个纸醉金迷,梦幻绚丽的沙漠赌场之都印象还不错。


虽然赵云澜对赌博不感兴趣,但是他对各种表演秀还是很感兴趣,这次他们待的时间短,他今天又被沈巍折腾地不轻,本来他有看场其他表演秀的计划,最终这计划泡汤了。


赵云澜期待地看看沈巍,“宝贝,将来有机会我们自己再来拉斯维加斯度假吧,我还想看看其他表演秀呢。”


沈巍微笑看看赵云澜,“当然可以,只要你有时间有假期,我们随时可以自己过来。”


赵云澜笑眯眯,“好呀,嘿嘿!”他就知道沈巍一定会顺着他。


两人吃好晚餐,手拉手返回房间,赵云澜看看时间已经19:30了。


赵云澜看看沈巍,“宝贝,还有半小时,我们检查一下行李就下去吧。”


“好的!”沈巍把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被子和枕头下他也看了看。


沈巍确定他们没有遗忘什么东西,他和赵云澜背好包拉着行李箱就走出了房间。


赵云澜和沈巍在19:50到达了大堂,沈巍把他们的房卡交给前台办理退房。


赵云澜看到Kyle和Martha坐在大堂旁边的沙发上,他也就走了过去和他们坐在一起等。


没过多久,Mrs. Carter 和Lily也走了过来。


赵云澜发觉Mrs.Carter脸色很阴沉,他想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赵云澜又瞥了一眼Lily,她似乎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最后,Timthy和Sam也来了,Sam戴了个大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Timthy的表情更阴沉,他还扶着Sam。


赵云澜纳闷,天都黑了Sam戴墨镜干嘛?难道Sam受伤了?


赵云澜悄悄在沈巍耳边说,“宝贝,你看他们小情侣,估计发生什么事了。”


沈巍也觉得应该有什么蹊跷,他拍拍赵云澜的手小声说,“云澜,如果他们不说,你不要主动去问,他们美国人还是很注重隐私的。”


赵云澜点点头,他们两人就继续若无其事的等。


Martha给Mrs.Carter的天价套房退好房,Mrs.Carter的专属管家也安排好了他们的行李专车,让门童把他们的行李都放好了。


Kyle来提醒沈巍和赵云澜,他们的车子已经来了,他们三人就把他们的行李和Martha的行李一起搬上了他们的车子。


三人先坐进车子里等,十几分钟后,Martha也上了车子。


Martha一上车,就通知司机开车了,赵云澜想Timthy和Sam应该和Mrs.Carter和Lily一起坐后面的劳斯莱斯了。


Martha坐在Kyle傍边,他们的椅子和赵云澜的椅子隔着过道。


Martha一坐下,她就和Kyle小声交谈,“……I knew it ……Mr. Carter  never ever accept their relationship……”


赵云澜竖起耳朵仔细听,他又给沈巍发了条微信【宝贝,你仔细听听,Martha 和Kyle 说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沈巍秒回了赵云澜,他看似在闭目养神,其实他在认真地听Martha和Kyle说话。

林焰修

桌面宠物【楚郭】

郭长城不怎么打游戏。

    时下流行的MOBA类型一直上手不习惯,单人组队怕坑人只是常年混迹人机,卡牌类的需要打配合计算,脑子一向不太灵光上去就是送的份儿,最后手机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桌面宠物小游戏,不过手气也算好,开局抽到SSR是只小黑豹,心思暗动起名“楚恕之”,三字打到输入框居然莫名心虚,悄悄瞥一眼办公室内无人注意,才放心大胆继续操作。

    即使是游戏,黑豹设定也符合动物自然属性,唐突选择【摸一摸】,它会呲牙来一爪子,屏幕里的手受伤带着红色警告收回。看看攻略,它的好感值比别的小动物要高,而且随时会清零。...

郭长城不怎么打游戏。

    时下流行的MOBA类型一直上手不习惯,单人组队怕坑人只是常年混迹人机,卡牌类的需要打配合计算,脑子一向不太灵光上去就是送的份儿,最后手机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桌面宠物小游戏,不过手气也算好,开局抽到SSR是只小黑豹,心思暗动起名“楚恕之”,三字打到输入框居然莫名心虚,悄悄瞥一眼办公室内无人注意,才放心大胆继续操作。

    即使是游戏,黑豹设定也符合动物自然属性,唐突选择【摸一摸】,它会呲牙来一爪子,屏幕里的手受伤带着红色警告收回。看看攻略,它的好感值比别的小动物要高,而且随时会清零。

    哪里是养宠物,分明是在家里供了个爷。

    叹口气把名字改成了【楚大爷】,饲养员郭长城任劳任怨每日喂食互动铲粑粑,任由黑豹在手机屏幕上乱跑,叼着app扔到不知名文件夹里去。

    好感值突破520的时候,它破天荒的顺应摸摸,手抚过后背它便伸懒腰打哈欠,略有些不耐烦的甩尾吧好像在说:“摸够了没?”

    够了够了,捧着手机上任一个月的小郭饲养员乐呵呵傻笑,楚恕之猛一拍他肩膀,郭长城大叫一声手机也丢了出去。

    好巧不巧落在楚恕之怀里。楚恕之捏着还没息屏手机,一眼看到了屏幕上的楚大爷一脸不善呲牙咧嘴看着他,明显是手机重力感应系统授权给了游戏,刚才的剧烈晃动惊吓到了黑豹。

    “楚、楚哥…”郭长城快要吓哭了,哆哆嗦嗦去拽他袖口央求把手机还给自己,头深深埋下去根本看不到脸,楚恕之盯着他的发旋从鼻腔里逼出个冷笑,捏着他下巴把人脸抬起来,贴进用一种暧昧不明的口气佯装发怒:“郭长城,你想养我,嗯?”

     郭长城已经抽抽啼啼说不出话,湿漉漉黑眸子瑟缩不安神情,楚恕之没忍住发出短促笑声,随后清清嗓子手机还给他转身走了。

     小郭同志长舒一口气,颤巍巍扶椅子坐下,犹豫许久还是没删小游戏,但是也一整天不敢再去看。

     晚班回家,郭长城收拾自己东西支吾出一句“楚哥再见”要走,刚跨出大门就被楚恕之单手圈着脖子拉到怀里,后背贴上尸王胸怀,郭长城的耳边传来对方意味深长的调笑。

     “郭饲养员,一天了,不给吃点肉吗?”

寒鄢饮雪

【镇魂同人】【澜巍】【古风】巍巍男后很倾城24

赵云澜屏息凝神,慢慢走了过去,好像发出一点动静都会让这样的幻境立刻消失。林静忙带着宫婢太监们放轻了脚步,退了出去。

屋子里闲杂的人都走了,沈巍才慢慢转过身,拿着团扇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露出绝世的容颜。

沈巍披散着头发,一袭红衣衬的他格外艳丽,流露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风情来。如果说原本的沈巍,君子端方,像块透明无暇的璞玉,让人心生景仰。现在的沈巍,就好像落入凡尘的仙子,混合了人间的烟火气,变得灵动鲜活起来。

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穿着的,是历代皇后的婚服,真正的皇后婚服……他只觉得嗓子都发紧:“小巍……”

沈巍露出些羞恼:“徐珍按我的身形改了衣服,只是我到底不是女子,穿不出那份端庄典雅来,也不...

赵云澜屏息凝神,慢慢走了过去,好像发出一点动静都会让这样的幻境立刻消失。林静忙带着宫婢太监们放轻了脚步,退了出去。

屋子里闲杂的人都走了,沈巍才慢慢转过身,拿着团扇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露出绝世的容颜。

沈巍披散着头发,一袭红衣衬的他格外艳丽,流露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风情来。如果说原本的沈巍,君子端方,像块透明无暇的璞玉,让人心生景仰。现在的沈巍,就好像落入凡尘的仙子,混合了人间的烟火气,变得灵动鲜活起来。

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穿着的,是历代皇后的婚服,真正的皇后婚服……他只觉得嗓子都发紧:“小巍……”

沈巍露出些羞恼:“徐珍按我的身形改了衣服,只是我到底不是女子,穿不出那份端庄典雅来,也不好像先皇后们梳合适的妆发……陛下,凑合看吧……”

“不……”赵云澜上前几步,一下拽住沈巍的手,把人拉到怀里,“你怎么可以这么好?这未免太……”

像是知道赵云澜未出口的意思,沈巍笑着道:“所以,我只穿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看,都请陛下多担待吧!”

赵云澜没搭话,只吻了上去,直到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畅才放开沈巍:“好看……”说完,好像感觉这两个字不足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欢喜,“好看!”

然而赵云澜还想说什么,只感觉到一股温热在自己的鼻端唇上。沈巍一愣,惊呼道:“陛下!你……”

这下丢脸丢大发了……赵云澜恨不得钻到地底去,哪有人新婚之夜看老婆看到流鼻血?!还是在老婆面前流……

沈巍倒是没想这么多,紧张地拿了帕子给赵云澜擦着,还准备张口唤宫人进来,再叫太医来看看。

赵云澜忙拽住他:“你想明天宫中上下都知道我这个皇帝新婚之夜流鼻血叫太医吗!”见沈巍愣神,把人一下扯到怀里,“再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到?”

胡乱止了血,赵云澜总算挽回了一些形象。事情到这步,沈巍也觉得有些好笑:“我还想给你一个难忘的新婚之夜,却没成想你先给我了一个难忘的……”

沈巍的话没说完,已经被气急败坏的某人吻住了双唇无法开口。随后,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剥落,被迫不及待的某人压在了床上。

红烛影长,夜色漫漫。

沈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才将将亮,身侧的皇帝还在沉睡。也不知是怎么的,沈巍突然想起一句浑话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一时笑了出来。

天色还早,大婚对于皇帝来说也是一生中的大事,可以休息个三五天,沈巍作为皇后就更没有什么要紧事非要早起了。

但昨儿个赵云澜折腾的太厉害,沈巍到现在还有些不适,醒了便有些睡不着,难得起了捉弄下赵云澜的坏心思。

​沈巍坐起身,长发铺陈开来,散落在床上。他拿起一缕发丝,轻轻扫过赵云澜的鼻尖,惹得对方直哼哼,最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PS: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哈哈哈~别问我为什么加更~问就是……嗯……心血来潮早上写出来了一章!马上会很忙,毕竟年底了,所以更新能不能稳定要看缘分了!!

赵云澜:我可能是史上第一个新婚之夜流鼻血的皇帝了……

沈巍:那我就是史上第一个看到皇帝新婚之夜流鼻血的皇后了……

甜甜蜜蜜小两口的日子要开始啦!撒花🎉

今天的我爱龙哥❤️爱你们😍么么哒

虚伪九零后

【巍面】沈巍的小刺猬(完结)

https://jinghuadamaguo.lofter.com/post/30f33cbd_1cb1df8e9

https://jinghuadamaguo.lofter.com/post/30f33cbd_1cb1df8e9

朱白芝梅
这几天一直在看镇魂原著,反复看...

这几天一直在看镇魂原著,反复看了好几遍了,除了巍澜感情戏看懂了(其实主要是为了看巍澜谈恋爱🤭),其他的重要因果都还没搞懂,比如山河锥篇,为啥要写成沈巍带学生去西北考察而赵云澜是制造偶遇陪沈巍同行?明明山河锥是和汪徵有关联,就觉得沈巍去那里说不通。。如果反过来,赵云澜带汪徵去回归故里,沈巍不放心他安全借口带学生去考察以保护云澜还更合理些吧?

其他还有好多不明白的,是我看书的姿势不对吗? 要不就是唯物主义深入吾心了?神界的逻辑好难捋清楚🤕 

不过p大文笔真好,是我喜欢的类型,简洁明快朴实不做作不抢角色戏,适合多刷。而且看书时代入朱白,真的脑补出来的比剧版丰富太多了。好希...

这几天一直在看镇魂原著,反复看了好几遍了,除了巍澜感情戏看懂了(其实主要是为了看巍澜谈恋爱🤭),其他的重要因果都还没搞懂,比如山河锥篇,为啥要写成沈巍带学生去西北考察而赵云澜是制造偶遇陪沈巍同行?明明山河锥是和汪徵有关联,就觉得沈巍去那里说不通。。如果反过来,赵云澜带汪徵去回归故里,沈巍不放心他安全借口带学生去考察以保护云澜还更合理些吧?

其他还有好多不明白的,是我看书的姿势不对吗? 要不就是唯物主义深入吾心了?神界的逻辑好难捋清楚🤕 

不过p大文笔真好,是我喜欢的类型,简洁明快朴实不做作不抢角色戏,适合多刷。而且看书时代入朱白,真的脑补出来的比剧版丰富太多了。好希望镇魂出个动漫什么的,就用朱白的颜跑原著故事,想想就很感动,眼泪忍不住从嘴角流出来🙊

继续看书吧,真的不能容忍自己看不懂一本故事书😂

猫少祁
沈巍嘴唇有些发白,赵云澜硬下心...

沈巍嘴唇有些发白,赵云澜硬下心肠不看他,转身就要往外走,可还没来得及迈腿,忽然身后一声响,他猛一回头,沈巍竟然给他跪下了。

赵云澜:“……”

“你这干什么?”赵云澜弯下腰拉他,“有病啊你?起来!”

沈巍一声不吭。

赵云澜拿他没办法,只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一会太阳下山了,夜班组就快要出来了,你不嫌丢人啊斩魂使大人?”

沈巍低低地说:“你不是说不记得我了么?”

“……”赵云澜没好气地说,“是啊您哪位啊?”

沈巍:“对不起,我错了。”

——摘自《镇魂》某些片段

————————————

老早就想画这个片段了,练好q版人体后就一口气画完🙈

沈巍嘴唇有些发白,赵云澜硬下心肠不看他,转身就要往外走,可还没来得及迈腿,忽然身后一声响,他猛一回头,沈巍竟然给他跪下了。

赵云澜:“……”

“你这干什么?”赵云澜弯下腰拉他,“有病啊你?起来!”

沈巍一声不吭。

赵云澜拿他没办法,只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一会太阳下山了,夜班组就快要出来了,你不嫌丢人啊斩魂使大人?”

沈巍低低地说:“你不是说不记得我了么?”

“……”赵云澜没好气地说,“是啊您哪位啊?”

沈巍:“对不起,我错了。”

——摘自《镇魂》某些片段

————————————

老早就想画这个片段了,练好q版人体后就一口气画完🙈

巍澜主页

2021.12.7巍澜文章整理



写在前面:



1.每日整理“巍澜”tag下热度破百的文章

有任何问题先请戳:巍澜主页正式上线和主页简介

都看完后还有问题再烦请私信主页,谢谢。 


2.因为限流的原因可能不一定每天都会看到主页的更新,所以为方便阅读请大家关注“巍澜每日tag整理”的tag ,谢谢。


3. 请太太们补档时携带链接私信主页,谢谢。

太太们辛苦啦!祝大家吃粮愉快!



清水向


连载

 @冷舞溟寒  远古 三

 @干饭能手皮皮年(8日更新) ...



写在前面:



1.每日整理“巍澜”tag下热度破百的文章

有任何问题先请戳:巍澜主页正式上线和主页简介

都看完后还有问题再烦请私信主页,谢谢。 

 

 

2.因为限流的原因可能不一定每天都会看到主页的更新,所以为方便阅读请大家关注“巍澜每日tag整理”的tag ,谢谢。

 

 

3. 请太太们补档时携带链接私信主页,谢谢。

太太们辛苦啦!祝大家吃粮愉快!



清水向



连载

 @冷舞溟寒  远古 三

 @干饭能手皮皮年(8日更新)  【巍澜】除妖之鬼天师(下)

  


单篇

 @MO忘了  《一分钟爱情》

 


开*向



连载



单篇



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谢谢!



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

浅藏

唯物主义信仰的崩塌

看文需知:

情节是龙城和燕城市同时发生了好几起与古董相关的命案,于是上头大手一挥让两市并案,并让特调局主管燕城城市市局协助调查,期间查到古董是从一座几千年前的古墓倒出来的,于是巍澜找上了瓶邪黑花等人一同探墓

私设盗笔众人皆为盗古学家(必竟盗墓会被身为警察的粥粥抓的) 

私设小哥是麒麟黑瞎烛烛龙与魏澜旧相识

身为初三学子的我更文当然是缘更了

宣群

[图片]

不想要资源的宝子进来聊天呀!

看文需知:

情节是龙城和燕城市同时发生了好几起与古董相关的命案,于是上头大手一挥让两市并案,并让特调局主管燕城城市市局协助调查,期间查到古董是从一座几千年前的古墓倒出来的,于是巍澜找上了瓶邪黑花等人一同探墓

私设盗笔众人皆为盗古学家(必竟盗墓会被身为警察的粥粥抓的) 

私设小哥是麒麟黑瞎烛烛龙与魏澜旧相识

身为初三学子的我更文当然是缘更了

宣群

不想要资源的宝子进来聊天呀!

茗茗茗二

画点巍澜喵喵

先想了个那么几章(?)


越忙越想画画😫

画点巍澜喵喵

先想了个那么几章(?)


越忙越想画画😫

阿木鹿

摸鱼

截图的时候还正好截到了同人歌歌词|д•´)!

摸鱼

截图的时候还正好截到了同人歌歌词|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