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镜花缘

2795浏览    47参与
子非鱼

[读书笔记]《镜花缘》李汝珍

书名:《镜花缘》

作者:李汝珍


[1]

长春对半夏,字字工稳,竟是绝对。


[2] 

“长春别名,出个金盏草。”邺芳春遥指北面墙角道:“我对玉簪花。”


[3]

“我出续断。”瑶芝道:“这二字只怕难对。”谭蕙芳道:“我对连翘。”


[4]

“我出灯笼草。”白丽娟道:“这是国朝《本草》酸浆别名,又叫红姑娘。”亭亭道:“我对钩吻的别名火把花。”


[5]

枝兰音道:“芍药有花相之名。”阴若花笑道:“梓树有木王之号。”


[6]

他这‘秋江’二字,我打一句‘清霜净碧波’...


书名:《镜花缘》

作者:李汝珍

 

[1]

长春对半夏,字字工稳,竟是绝对。

 

[2] 

“长春别名,出个金盏草。”邺芳春遥指北面墙角道:“我对玉簪花。”

 

[3]

“我出续断。”瑶芝道:“这二字只怕难对。”谭蕙芳道:“我对连翘。”

 

[4]

“我出灯笼草。”白丽娟道:“这是国朝《本草》酸浆别名,又叫红姑娘。”亭亭道:“我对钩吻的别名火把花。”

 

[5]

枝兰音道:“芍药有花相之名。”阴若花笑道:“梓树有木王之号。”

 

[6]

他这‘秋江’二字,我打一句‘清霜净碧波’

 

[7]

疏影横斜水清浅’,打曲牌名。”掌骊珠道:“姐姐好嫣润题面。”枝兰音道:“可是《梅花塘》?”

 

[8]

墨香道:“我出‘事父母几谏’,打个鸟名。”瑶芝道:“世上哪有这样孝顺鸟儿?”田凤翾道:“可是子规?”墨香道:“正是。”锦云道:“‘事父母’三字把个‘子’字扣定,‘几谏’二字把个‘规’字扣定,真是又贴切,又自然,可以算得鸟名谜中独步。”

 

[9]

此时既要上席,我出‘鸣金’,打《孟子》三字。”言锦心道:“可是姐姐贵本家?”全贞点点头,众人不解。周庆覃笑道:“我晓得了,必是‘使毕战’。”全贞笑道:“正是。”春辉道:“此谜不但‘毕’字藉得切当,就是‘使’字也有神情。”

 

[10]

玉芝道:“我仿《毛诗》:‘巨屦飏矣,于彼高冈;大足光矣,于彼馨香。’”(注:原句“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春辉道:“‘馨香’二字是褒中带贬,反面文章含蓄无穷,颇有风人之旨。我仿《月令》:‘是月也,牡丹芳,芍药艳,游卞圃,抛气球,鞋乃飞腾。’”玉芝道:“还有一句呢?”紫芝道:“足赤。”说得众人好笑。


九色卦
酸甜小样

给大家推荐一款游戏:绘真·妙笔千山。(真的是神仙游戏!!!)

这是这是网易旗下的一款自制手游,将平面的画卷转化为3D的世界,经典的横卷视角与自由视角相结合。当中蕴含了《山海经》《《镜花缘》经典神话志怪传说,玩家跟着每一副画卷中的主人公一起探索冒险,经历他们那个世界的故事。

游戏画风是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这是这位天才画家的唯一传世作品,今藏故宫博物院。画用整绢一匹,评价画山峰起伏、江河浩淼之景,渔村野市间于其中,并描绘了众多的人物活动。用传统青绿法,用笔极为精细,在兰绿色调中寻求变化,为千古青绿之杰作。(以上都是从官网和网上找到科普哈哈哈

真的是一款神仙游戏,喜欢国风古...

给大家推荐一款游戏:绘真·妙笔千山。(真的是神仙游戏!!!)

这是这是网易旗下的一款自制手游,将平面的画卷转化为3D的世界,经典的横卷视角与自由视角相结合。当中蕴含了《山海经》《《镜花缘》经典神话志怪传说,玩家跟着每一副画卷中的主人公一起探索冒险,经历他们那个世界的故事。

游戏画风是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这是这位天才画家的唯一传世作品,今藏故宫博物院。画用整绢一匹,评价画山峰起伏、江河浩淼之景,渔村野市间于其中,并描绘了众多的人物活动。用传统青绿法,用笔极为精细,在兰绿色调中寻求变化,为千古青绿之杰作。(以上都是从官网和网上找到科普哈哈哈

真的是一款神仙游戏,喜欢国风古风的小仙女一定不要错过,他并不是那种传统的网游的那种类型,他整个画风就很高端很有质感,感觉你就像你本人在那种千古名著的画作中畅游一样,并且还有剧情有对话,可以了解中国古代的许多历史与一些名著故事人物也并不是死板的纸片人,人物是可以操控的,可以根据地点来移动的,真的是神仙游戏并且他整个画面也不死板,有音乐,有流水声,还有动感,就是在那个画里面它是有四季的,有阴晴圆缺的,会下雨,也会有太阳,甚至会有风,有动物。甚至连水的波纹都会有。并且在游戏里面他可以截屏,然后可以用那个截屏制作一些扇面,或者自己可以制作一些印章,可以直接印在那个上面的。并且自己也可以添加文字,特别好看。神仙游戏!!!在增长知识的同时,也可以让你静下心来。入股不亏。真的!!!上面都是我从游戏里面的一些截屏,每一幅都精美的可以当壁纸了。我绝对没有收钱,是真的想把这款游戏推给各位喜欢古风国风的小宝贝,真的是神仙游戏!!!

不可休思

镜中花,雾里月,终究大梦一场

[图片]浪漫中有着荒诞,缥缈里有着人性。

浪漫中有着荒诞,缥缈里有着人性。

泉九挽歌

问想询问一下各位入坑的理由

害。如题,其实就是必读书目,然后呢莫得读下去的动力。

问问各位都是怎么入坑的或者是怎么看完的或者是推荐一对cp以及它们的萌点我试试能不能让我读下去害。


害。如题,其实就是必读书目,然后呢莫得读下去的动力。

问问各位都是怎么入坑的或者是怎么看完的或者是推荐一对cp以及它们的萌点我试试能不能让我读下去害。


沉淀书会2020
0229-镜花缘-四鬼 “忽见...

0229-镜花缘-四鬼

“忽见有个异兽,宛似牛形,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穿着衣服,有一小童牵着,走了过去。唐敖道:“请教九公:小弟闻当日神农时白民曾进药兽,不知此兽可是?”多九公道:“此正药兽,最能治病。人若有疾,对兽细告病源,此兽即至野外衔一草归,病人捣汁饮之,或煎汤服之,莫不见效。设或病重,一服不能除根;次日再告病源,此兽又至野外,或仍衔前草,或添一二样,照前煎服,往往治好。此地至今相传。并闻此兽比当日更广,渐渐滋生,别处也有了。”林之洋道:“原来他会行医,怪不得穿着衣帽。请问九公:这兽不知可晓脉理?可读医书?”多九公道:“他不会切脉,也未读过医书,大约略略晓得几样药味。”林之洋指着药兽道:...

0229-镜花缘-四鬼

“忽见有个异兽,宛似牛形,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穿着衣服,有一小童牵着,走了过去。唐敖道:“请教九公:小弟闻当日神农时白民曾进药兽,不知此兽可是?”多九公道:“此正药兽,最能治病。人若有疾,对兽细告病源,此兽即至野外衔一草归,病人捣汁饮之,或煎汤服之,莫不见效。设或病重,一服不能除根;次日再告病源,此兽又至野外,或仍衔前草,或添一二样,照前煎服,往往治好。此地至今相传。并闻此兽比当日更广,渐渐滋生,别处也有了。”林之洋道:“原来他会行医,怪不得穿着衣帽。请问九公:这兽不知可晓脉理?可读医书?”多九公道:“他不会切脉,也未读过医书,大约略略晓得几样药味。”林之洋指着药兽道:“俺把你这厚脸的畜牲!医书也未读过,又不晓得脉理,竟敢出来看病!岂非以人命当耍么!”

沉淀书会2020
0228-镜花缘-四鬼 “孟子...

0228-镜花缘-四鬼

“孟子云:‘鱼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鱼则取其味鲜,熊掌取其肥美。今贵处以燕窝为美,不知何所取义,若取其味谈,何如嚼蜡?如取其滋补,宴会非滋补之时,况荤腥满腹,些须燕窝,岂能补人?如谓希图好看,可以夸富,何不即以元宝放在莱中?——其实燕窝纵贵,又安能以此夸富?这总怪世人眼界过浅,把他过于尊重,以致相沿竟为众肴之首,而并有主人亲上此莱者。此在贵处固为敬客之道,荐在敝地观之,竟是捧了一碗粉条子上来,岂不肉麻可笑?幸而贵处倭瓜甚贱,倘竟贵于诺菜,自必以他为首。到了宴会,主人恭恭敬敬捧一碗倭瓜上来,能不令人喷饭?若不论菜之好丑,亦不辨其有味无味,竞取价贵的为尊,久而久之,一经...

0228-镜花缘-四鬼

“孟子云:‘鱼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鱼则取其味鲜,熊掌取其肥美。今贵处以燕窝为美,不知何所取义,若取其味谈,何如嚼蜡?如取其滋补,宴会非滋补之时,况荤腥满腹,些须燕窝,岂能补人?如谓希图好看,可以夸富,何不即以元宝放在莱中?——其实燕窝纵贵,又安能以此夸富?这总怪世人眼界过浅,把他过于尊重,以致相沿竟为众肴之首,而并有主人亲上此莱者。此在贵处固为敬客之道,荐在敝地观之,竟是捧了一碗粉条子上来,岂不肉麻可笑?幸而贵处倭瓜甚贱,倘竟贵于诺菜,自必以他为首。到了宴会,主人恭恭敬敬捧一碗倭瓜上来,能不令人喷饭?若不论菜之好丑,亦不辨其有味无味,竞取价贵的为尊,久而久之,一经宴会,无可卖弄,势必煎炒真珠,烹调美玉,或煮黄金或煨白银,以为首菜了。”

先以唐为尊,很多君子国的礼俗都是从唐朝学来的;再以唐朝风俗做评,说的精妙。其实,作者作为清朝人,说的当然是当朝的事,借古讽今而已。可是,反观当今,竟然被说中了十之八九!当时的市风市貌民风民俗,亦是当今市容。只是,如今,大家甚至都还乐在其中。而我们也在这个社会中沾染了各种习气。

沉淀书会2020
0227-镜花缘-四鬼 “每见...

0227-镜花缘-四鬼

“每见世人明明放著易为之事,他却畏难偷安,一味磋跎,及至老大,一无所能,追悔无及。如果都象精卫这样立志,何思无成! 

 忽见路旁林内飞出一只大鸟,其形如人,满口猪牙,浑身长毛,四肢五官,与人无异,惟肋下舒著两个肉翅,顶上两个人头,一头象男,一头象女。额上有文,细细看去,却是“不孝”二字 

 大鱼行海,一日逢鱼头,七日才逢鱼尾”

0227-镜花缘-四鬼

“每见世人明明放著易为之事,他却畏难偷安,一味磋跎,及至老大,一无所能,追悔无及。如果都象精卫这样立志,何思无成! 

 忽见路旁林内飞出一只大鸟,其形如人,满口猪牙,浑身长毛,四肢五官,与人无异,惟肋下舒著两个肉翅,顶上两个人头,一头象男,一头象女。额上有文,细细看去,却是“不孝”二字 

 大鱼行海,一日逢鱼头,七日才逢鱼尾”

沉淀书会2020
0226-镜花缘-四鬼 镜花缘...

0226-镜花缘-四鬼

镜花缘如果放到现代应该算是唐代诸事的同人小说并且以女性角度进行刻画

开篇就是著名的传说:百花仙子得罪嫦娥,立下flag,结果因为嫦娥背后挑唆武则天使flag倒下。偷灵药的嫦娥在这面也应景的成为一个阿谀奉承的奸诈小人,而百花仙子则是那个不懂变通死守规矩的人,由此可见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武则天却变成了一颗棋子。

0226-镜花缘-四鬼

镜花缘如果放到现代应该算是唐代诸事的同人小说并且以女性角度进行刻画

开篇就是著名的传说:百花仙子得罪嫦娥,立下flag,结果因为嫦娥背后挑唆武则天使flag倒下。偷灵药的嫦娥在这面也应景的成为一个阿谀奉承的奸诈小人,而百花仙子则是那个不懂变通死守规矩的人,由此可见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武则天却变成了一颗棋子。

万书汇

镜花缘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镜花缘

[图片][图片]

作者: 李汝珍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04-1
页数: 301
定价: 9.8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30204757

PDF 下载

mobi 下载

镜花缘


作者: 李汝珍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04-1
页数: 301
定价: 9.8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30204757

PDF 下载

mobi 下载

猫遥君
《镜花山海录》宣传04——青囊...

《镜花山海录》宣传04——青囊书

《镜花山海录》宣传04——青囊书

猫遥君
《镜花山海录》宣传03——洛如...

《镜花山海录》宣传03——洛如花

《镜花山海录》宣传03——洛如花

猫遥君
《镜花山海录》宣传02——梦中...

《镜花山海录》宣传02——梦中花

《镜花山海录》宣传02——梦中花

猫遥君
《镜花山海录》宣传01——唐敖

《镜花山海录》宣传01——唐敖

《镜花山海录》宣传01——唐敖

吁!宝之!

女频源起:红楼梦

男频源起:三国演义

神魔源起:西游记

仙侠源起:封神演义

工口源起:瓶瓶梅

暴力源起:水浒传

掉书袋源起:镜花缘 ​​​

女频源起:红楼梦

男频源起:三国演义

神魔源起:西游记

仙侠源起:封神演义

工口源起:瓶瓶梅

暴力源起:水浒传

掉书袋源起:镜花缘 ​​​

希尔薇的昏睡红茶

「镜花缘·初稿」

  他残缺的尸体与沉没的船艘皆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而远在咫尺天涯的陈少爷终于被集合的愚众捆着与叶晓沁拜了天地。当晚陈少爷就服下剧毒大口呕血暴毙,他终究等不回一个死人。

  这被街坊邻里传作怪事,大家都觉得能跟叶家攀上亲戚,真是陈老爷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惜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居然抛下这等好事在婚房里自杀了。人们想不明白,有人说,分明是陈少爷留洋读书读傻了,叫自己家孩子不要去学他,老老实实过安稳苟且的日子就不错了。

  陈少爷的坟被修建在一处风水秀丽的碧郊外,据说能荫蔽后人。那里人烟渺渺,天荒地远,那些活着时压抑在心底的痴恋和喃喃,死了更无人驻足聆听。

 ...

  他残缺的尸体与沉没的船艘皆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而远在咫尺天涯的陈少爷终于被集合的愚众捆着与叶晓沁拜了天地。当晚陈少爷就服下剧毒大口呕血暴毙,他终究等不回一个死人。

  这被街坊邻里传作怪事,大家都觉得能跟叶家攀上亲戚,真是陈老爷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惜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居然抛下这等好事在婚房里自杀了。人们想不明白,有人说,分明是陈少爷留洋读书读傻了,叫自己家孩子不要去学他,老老实实过安稳苟且的日子就不错了。

  陈少爷的坟被修建在一处风水秀丽的碧郊外,据说能荫蔽后人。那里人烟渺渺,天荒地远,那些活着时压抑在心底的痴恋和喃喃,死了更无人驻足聆听。

  你看,他们就连死的时候,亦不能同穴而眠。麻姑说过,她曾亲眼见到三次东海变成农田,农田化为沧海。那么此生,他们的残骸还会相遇吗?

  多少年后,全国饥馑荐臻,饿殍载道,流窜此地的贼人将陈斯容的墓堆刨开,以求财物换钱充饥。但卸开的棺椁里却只余两截紧紧缠握在一起的枯朽指骨,一碰便化作尘埃消散了。

  执子之手,不我偕老。

  穀则异室,死则异穴。

  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希尔薇的昏睡红茶

「初稿·镜花缘」

  自从那人走了以后,他清瘦的脸上总不见些喜色。

  辛三姨闲下里说,陈少爷前些年是留过洋的,眼界儿高,有大出息。许是喜欢上了哪个官家的闺秀,却又不好意思到处讲。等开春让他大哥成了家,便寻个媒婆,聘娶了那姑娘。他母亲也是这样说的。

  他听了面上也没有什么舒缓之色,只是比往常更沉默了许多的时日。问他是否心有所属,他总是垂首讷讷亦或摇头不言。连来探望他的大哥,见了他都说他比以前憔悴的多了,以为他是因为经商要经常奔波操劳累的,就叫他好生调养身子,又买了不少滋补的珍品硬要他收下。他收了,但也并不见他吃。

  陈夫人看他整日昏昏郁郁,愁容不展,似有病魇附体...

  自从那人走了以后,他清瘦的脸上总不见些喜色。

  辛三姨闲下里说,陈少爷前些年是留过洋的,眼界儿高,有大出息。许是喜欢上了哪个官家的闺秀,却又不好意思到处讲。等开春让他大哥成了家,便寻个媒婆,聘娶了那姑娘。他母亲也是这样说的。

  他听了面上也没有什么舒缓之色,只是比往常更沉默了许多的时日。问他是否心有所属,他总是垂首讷讷亦或摇头不言。连来探望他的大哥,见了他都说他比以前憔悴的多了,以为他是因为经商要经常奔波操劳累的,就叫他好生调养身子,又买了不少滋补的珍品硬要他收下。他收了,但也并不见他吃。

  陈夫人看他整日昏昏郁郁,愁容不展,似有病魇附体一般,便要给他张罗喜事冲冲喜。实际上,也不全是他母亲的主意。他父亲陈鸿道和当地的官家有生意上的往来,这次订的就是叶家千金叶晓沁的亲事。他若于叶家结为两姓之好,凭借叶家在当地的势力,还怕后日的生意不顺遂吗?

  而且叶家小姐也是欢喜这门亲事的,她平日就常听父亲说起他留洋的事,心里早就仰慕已久,有听说陈少爷生的丰神俊朗,行有教方,与她平日见过的公子哥浑然不同,就求父亲应许了此事。

  然而陈斯容是很不情愿的,夜来房内总能听着瓷器接连摔碎的声响,次日伺候他洗漱的佣人也总瞧见少爷苍白的脸上留有未干的泪痕。可不管怎样,亲已经定下了。

  他父亲做完生意回来时,他已经病的很严重了,形销骨立,也吃不下饭去。请来的大夫说是劳心过多,思虑过甚,郁气凝滞于肺腑不散,积劳成疾,多出去散散心,除去病灶就好了。开了一副养神的药方,让他按时服用。

  于是偌大的屋里开始弥漫着熬中药的苦香。旁人让他休息的话他是不听的,只是每天趴倚在窗棂边往更远更远的天际看去。有时像是回忆起什么事情,轻轻的笑起来,眼波间尽是一片萧索和惶然的迷茫。

  那个年代,与同性有私情是件极见不得人极秽恶的丑事,被人听去是要戳着脊梁骨骂的,更何况陈家还是大户人家,把名声看得比命还重。他既说不出口,又没有反对的理由,这几乎成了他的跗骨之痛,一寸一寸的损耗着他的生机。

  隔年陈老爷出门联系生意后,又请了大夫来看。大夫来了几次就不来了,并断言说他要死了。陈夫人天天坐在床沿上哭自己命苦,但脸上似乎没有什么疼惜之情,只是暗地里吩咐下人找铺子打好棺材备着。可拖着拖着,总不见他死去。

  明眼人都看出陈少爷病入膏肓了,瘦的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问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他缩着身子怔怔的说,我要等他回来。

  别人不知道那个他是谁,觉得是他快病死了,也许脑子不清醒了。给夫人做丫鬟的秋姑娘跟崔姨说,陈少爷不像身染重病的苦命人,倒像是患了相思之疾。

  但这话是不敢叫人听见的。
 

清钰

【镜花缘】阴若花&唐闺臣同框整理

* 只摘录互动部分,不摘录仅双人出场部分。有缺漏有错字注意。

第四十三回 因游戏仙猿露意 念劬劳孝女伤怀

当时商量兰音、若花作何安置。多九公道:“此时唐小姐既到海外,林兄何不就将兰音小姐送与令妹做伴?况此人乃唐兄义女,自应送去为是。至若花小姐,乃尊驾义女,仍带船上与侄女同居,日后回来,替他择一婚配,完其终身,也算以德报德了。”林之洋连连点头。当时将兰音、若花接到家中,田凤翾、秦小春也都过来,与小山诸人见礼。林之洋一一告知详细,小山这才明白。大家一经聚谈,倒象都有夙缘,莫不亲热。彼此序了年齿,都是姐妹相称。小山问起若花为何远出之故,若花把立储被害各话说了,那眼泪不因不由就落将...

* 只摘录互动部分,不摘录仅双人出场部分。有缺漏有错字注意。

第四十三回 因游戏仙猿露意 念劬劳孝女伤怀

当时商量兰音、若花作何安置。多九公道:“此时唐小姐既到海外,林兄何不就将兰音小姐送与令妹做伴?况此人乃唐兄义女,自应送去为是。至若花小姐,乃尊驾义女,仍带船上与侄女同居,日后回来,替他择一婚配,完其终身,也算以德报德了。”林之洋连连点头。当时将兰音、若花接到家中,田凤翾、秦小春也都过来,与小山诸人见礼。林之洋一一告知详细,小山这才明白。大家一经聚谈,倒象都有夙缘,莫不亲热。彼此序了年齿,都是姐妹相称。小山问起若花为何远出之故,若花把立储被害各话说了,那眼泪不因不由就落将下来。小山道:“姐姐以龙凤之质,储贰之尊,忽遭此患,固为时势所迫,亦是命中小有驳杂,何足为害?妹子细观姐姐举止,真是大度汪洋,器宇不凡,将来必有非常奇遇,断不可因目前小有不足,致生烦恼,有伤贵体。久后姐姐才知妹子眼力不错哩。”若花道:“承阿妹过奖,无非宽慰愚姐之意,敢不自己排解,仰副尊命!”

小山道:“甥女如果赴试,这个才女也未必轮到身上。即使有望,一经中后,挣得纱帽回来,却教那个戴呢?若把父亲丢在脑后,只顾考试,就中才女,也免不了‘不孝’二字。既是不孝,所谓衣冠禽曾,要那才女又有何用?”说著,不觉滴下泪来。

若花暗暗点头。

第四十六回 施慈悲仙子降妖 发慷慨储君结伴

小山道:“话虽如此。奈船上都是水手,并无著己之亲;多老翁虽有亲谊,究竟过于年老,此处又非内地可比:若舅舅同去,虽可做伴,船上无主,甥女反添牵挂,何能在内过于耽搁?与其寻的半途而废,终非了局,莫若甥女自去,倒觉爽利。好在此山既少人烟,又无野兽,纯是一派仙景,舅舅只管放心。甥女此去,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如能寻著固妙;即或寻不著,略将里画大概看看,亦即回来先送一信,使舅舅放心,然后再去细访。必须如此,两下方无牵挂。甥女主意已定,务望舅舅曲从。”若花道:“阿父如不放心,女儿向在东宫,也曾习过骑射,随常兵器,也曾练过。莫若女儿带了器械,与阿妹同去,也好照应。”婉如道:“若是这样,俺也同去。”小山道:“妹妹与乳母一样,行路甚慢,如何去得?至若花姐姐近日虽然缠足,他自幼男装走惯,尚不费力,倘能同去,倒可做伴。”

第四十七回 水月村樵夫寄信 镜花岭孝女寻亲

话说小山同若花清晨起来。梳洗已毕,将衣履结束,腰间都系了丝绦,挂一口防身宝剑;外面穿一件大红猩猩毡箭衣;头上戴一顶大红猩猩毡帽兜;外带一件棉衣,用包袱包了;又带一个椰瓢,同豆面都放包袱内。二人打扮不差上下,惟若花身穿杏黄箭衣。将豆面饱餐一顿。收拾完毕,各把包袱背在肩上,一齐告别。

走了一日,看看日暮,二人商议找一宿处,看来看去,并无可以栖身之地,只得又向前进。正在探望,只见路旁许多松树,都大有数围。内有一株古松,枝叶虽青,因年代久了,其木已枯,外面虽有一层薄皮,里面却是空的。二人见了,不胜之喜,即将包袱取下,一齐将身探入。内中松叶堆积甚厚,坐下倒也绵软。姐妹两个,因一路走乏,身于困倦,把包袱放在树内,坐在上面;睡了一觉,早已天明,连忙探出身来,背上包袱,离了松林。走了半日,小山道:“昨日吃了豆面,腹中果然不饥;此时喉中微觉发干。姐姐可觉口渴?妹妇意欲吃些泉水才好。”若花道:“如此甚妙。”各用椰瓢就在山泉取了一瓢凉水,拌些麻子,胡乱饮了几口;又取一瓢凉水,略把手面洗洗。仍望前走。到了日暮,恰喜那边峭壁下有一天然石洞,尽可存身,就在石洞住了。次日,又朝前进。一路上看不尽的怪竹奇树,观不了的异草仙花。沿途景致虽多,无如小山之意并不在此,若花也不过略略领略。

一连走了几日,各处寻踪觅迹,再朝前面望去,那些山冈仍是一望无际。小山道:“姐姐,你看这个光景,大约非数十日不能走到。妹子前在舅舅面前,曾说无论寻著寻不著,总在一月半月回去送信。今再前进,设或遥远,一时骤难转回,岂不失信么?”若花道:“今既到此,据我愚见:只好且朝前进。我们就是耽迟几日,阿父也断无埋怨之理,何必回去送信。”小山道:“妹子之意:并非专为送情,意欲惜此将姐姐送回,妹子才好独往。”若花道:“愚姐正要同你前去,为何忽发此言。”小山道:“连日细看此山,道路甚远,一经前进,归期竟难预定。因此要将姐姐送回,以便一人前进。即使回来过迟,舅舅不能守候,妹子得能寻见父亲,就同父亲在彼修炼,也是人生难得之事。倘不能寻见父亲,纵让舅舅终年守候,妹子何颜归家去见母亲?以此看来:惟有寻到此山尽头,非见父亲之面,不能回家。若姐姐同去,妹子何能只管前进呢?”若花道:“愚姐若怕路远,也不来了。此时前进若无消息,不独阿妹不应回转,就是愚姐也无半途而废之理。况我本是虎口余生,诸事久已看破,设或耽搁过迟,阿父不能守候,我就在此同你静修,也未尝不可。阿妹倒不必虑及于我,即如我今日到此,还是图名呢?还是为利呢?无非念阿妹一团孝心,惟恐孤身无人照应,才肯挺身而来。若要误认我不过一时高兴上来走走,并未虑及后来之事,那就错了。”小山不觉滴泪道:“姐姐如此用心,真令妹子感激涕零,此时也不敢以套言相谢,惟有永铭心版了。”说罢,又向前进。

若花道:“今日忽觉饥饿,这是何意?”小山道:“只顾走路,原来今已八日。那豆面第一顿只能管得七日不饥,今日如何不饿?恰好此处遍地松实柏子,我才吃了见个,只觉满口清香,姐姐何不也吃几个?如能充饥,我们就以此物为粮,岂不更觉有趣?”若花随即吃了许多。走了多时,也就不觉甚饿。于是日以松实柏子充饥。路上或讲讲古迹,谈谈诗赋。不知不觉又走了六七日。

这日正望前进,猛见迎面倒象一人走来。小山道:“我们走了十余日,未见一人,怎么今日忽然走出人来?”若花道:“莫非前面已有人家?”

小山把信拆开,同若花看了一遍,道:“父亲既说等我中过才女与我相聚,何不就在此时同我回去,岂不更便?并且命我改名‘闺臣’,方可应试,不知又是何意。”若花道:“据我看来,其中大有深意:按‘唐闺臣’三字而论,大约姑夫因太后久已改唐为周,其意以为将来阿妹赴试,虽在伪周中了才女,其实乃唐朝闺中之臣,以明并不忘本之意。信内嘱阿妹若不速回,误了考期,不替父亲争气,就算不孝。既有如此严命,阿妹竟难再朝前进哩。”小山道:“话虽如此,但我们迢迢数万里至此,岂有不见一面之理?况父亲既在此山,也未有寻不见的。且到前面,再作计较。”

一齐举步越过岭去,只见路旁有一坟墓。小山道:“此是仙境,为何却有坟墓?莫非就是樵夫所说荒冢么?”若花道:“阿妹:你看那边峭壁上镌著‘镜花冢’三个大字,原来此墓所葬却是‘镜花’,不知是何形象?可惜刚才未曾问问樵夫。”

第四十八回 睹碑记默喻仙机 观图章微明妙旨

小山道:“刚才那樵夫教我望望泣红亭景致,那知却在此地。内中有何美景,我们何不进去看看?”若花道:“原来阿妹认得科斗文字,却也难得。”刚要举步,忽听亭内响了一声,现出万道红光。红光之内,撺出一位魁星:左手执笔,右手执斗,生得花容月貌,美如天仙。驾著彩云,四面红光旋绕,霎时起在空中,直向斗宫去了。若花道:“我同阿妹素日最敬魁星,谁知此间竟遇女身出现。原来魁星却有两像。”小山道:“将来回到家乡,如遇庙宇供有魁垦,妹子发个心愿,于男像之旁,另塑一尊女像,也不枉今日瞻仰一番。”二人随即对空叩拜。

司百花仙子第十一名才女“梦中梦”唐闺臣

司牡丹花仙子第十二名才女“女中魁”阴若花

小山把人各看过,不觉忖道:“父亲命我改名,那知此碑一等第十一名就是‘唐闺臣’,并且若花姐姐同婉如、兰音妹妹也在上面。我闻古人有‘梦观天榜’之说,莫非此碑就是天榜?为何又有司花字样?以此看来,又非天榜了。”因向若花道:“姐姐:你看此碑可是天榜么?”若花道:“我看此碑都是篆文,一字不识,谁见甚么天榜?”小山道:“妹子真心请问,怎么姐姐忽然斗起趣来?”若花道:“愚姐怎么斗趣?”小山道:“此碑所镌都是随常楷书,姐姐说是篆文,岂非斗趣么?”若花听了,把眼柔了一柔,又朝碑上细看道:“上面各字,与外面匾对一样,都是科斗古文,若有一字认得,算我有心欺你。果真不识,岂有戏言!”小山不觉诧异道:“明明都是楷书,为何到了姐姐眼里,却变作古文?世间竟有如此奇事?怪不得姐姐说我认得科斗文字,原来却是这个缘故。以此看来,可见凡事只要有缘:妹子同他有缘,所以一望而知;姐姐同他无缘,因此变成古篆。”

若花道:“此碑我虽不识,幸喜阿妹都知,就请费心把这情节讲说一遍,愚姐也就如同目睹了。”小山道:“上面所载,俱是我们姊妹日后之事,约计百人之多。此时姐姐既于碑上一无所见,可见仙机不可泄漏。妹子若要捏造虚言,权且支吾,未免欺了姐姐;若说出实情,又恐泄漏天机,致生灾患。好在碑上之事,将来总要出现,妹子意欲等待事后再细细面陈。姐姐以为何如?”若花道:“阿妹所见极是。但我望著此碑,只觉红光四射,两眼被这红光耀的只觉发昏。字既不识,站在这里甚觉无味,莫若且到亭外走走。阿味在此,把这情节细细记在心里,事后告诉我们,也是一段佳话。”小山道:“姐姐言这碑上红光四射;与我所见,又是两样,妹子望去,只觉一股清气。今姐姐看是红光,可见姐姐将来必是受享洪福之人,与妹子迥不相同。”若花道:“我现在离乡背井,子然一身,将未得能附骥,考个才女,心愿足矣,那里还有甚么洪福轮到身上!若有洪福,也不投奔他邦了。”说著,滴下两点眼泪,把包袱取下放在石几上,走出去了。

第四十九回 泣红亭书叶传佳话 流翠浦搴裳觉旧踪

话说若花走进亭子,也在石凳坐下,道:“阿妹可曾记清?外面绝好景致,何不出去看看?”小山道:“姐姐来的正好,妹子有件难事正要请教。”因把图章念了一遍,道:“姐姐:你看这个图章,岂非教我流传么?上面字迹过多,强记既难,就是名姓也甚难记。又无笔砚,这却怎处?”若花道:“阿妹若要笔砚,刚才愚姐因看山景要想题诗,却有绝好笔矾在此。”即到外面取了几片蕉叶进来道:“阿妹何不就以此时权且抄去?俟到船上,再用纸笔誊清,岂不好么?”小山道:“蕉叶虽好,妹子从未写过,不知可能应手。”随到亭外,用剑削了几枝竹签进来,将蕉叶放在几上,手执竹签,写了数字,笔画分明,毫不费事。不觉大喜。

刚要抄写,因向若花道:“刚才未进此亭时,远远望著对面都是琼台玉洞,金殿瑶池,宛如天堂一般。如此仙境,想我父亲必在其内。此时既到了可以寻踪觅迹处,只应朝前追寻,岂可半途而废?况这碑记并非立时就可抄完,莫若且把父亲寻来,慢慢再抄,也不为迟。”若花道:“阿妹话虽有理,但恐寻而不遇,也是枉然。我们只好且到前面,再作道理。”各人背了包袱,步出亭外,走了多时,那些台殿渐渐相近。正在欢喜,忽听水声如雷。连忙趱行,越过山坡,迎面有一深潭,乃各处瀑布汇归之所,约宽数十丈,竟把去路挡住。小山看罢,只急的暗暗叫苦。即同若花登在高峰,细细眺望。谁知这道深潭,当中冒出这股水,竟把此山从中分为两处,并无一线可通。二人走来走去,无计可施。若花道:“今日那个樵夫,转眼间无踪无影,明是仙人前来点化。我想姑夫既托仙人寄信,那仙人又说常聚一处,岂是等闲!信中既催阿妹速去考试,允你日后见面,想来自有道理。为今之讨,莫若抄了碑记,早早回去。不独可以赴试,就是姑母接了此信,见了阿妹,也好放心,也免许多倚闾之望。愚见如此,阿妹以为何如?”小山听了,虽觉有理,但思亲之心,一时何能撇下?

若花道:“阿妹不必发呆了!你看诗后所载年月,恰恰就是今日!诗中寓意,我虽不知,若以‘即事’二字而论,岂非知你寻亲到此?那‘踏遍天涯枉断肠’之句,岂非说你寻遍天涯也是枉然?况且前日阿妹所谈去年题的思亲之诗,我还记得第六句是‘蓬莱缥缈客星孤’;今姑夫恰恰回你一句‘蓬莱顶上是家乡’。彼时阿妹不过因‘蓬莱’二字都是草名,对那松菊,觉的别致;那知今日竟成了诗谶。可见此事已有先兆。并且刚才从此走过,壁上并无所见;转眼间,就有诗句题在上面,若非仙家作为,何能如此?此时我们只好权遵慈命,暂回岭南,俟过几时,安知姑夫不来度脱你我都去成仙呢?”说罢,携了小山的手,仍向泣红亭走来。一路吃些松实柏子。又摘了许多蕉时,削了几枝竹剑。来至亭内,放下包袱,略为歇息。

若花道:“此碑共有若干字?”小山道:“共约二千。赶紧抄写,明日可完。”若花道:“既如此,阿妹只管请写,不必分心管我。好在此地到处皆是美景,即或耽搁十日,也游不厌的。”于是自去游玩。小山写了一日,到晚同若花就在亭内宿歇。次日正要抄写,只见碑记名姓之下,忽又现出许多事迹,自己名下写著:“只因一局之误,致遭七情之磨。”若花名下写著:“虽屈花王之选,终期藩服之荣。”其余如兰音、婉如诸人,莫不注有事迹。看罢,不觉忖道:“我又不会下棋,这一局之误,从何而来?”因将碑记现出事迹之话,告诉若花。若花道:“既有如此奇事,自应一总抄去为是。我还出去游玩,好让阿妹静写。”说罢,去了。小山写了多时,出来走动走动。若花正四处观玩,忽见小山出来,不觉忖道:“碑上仙机固不可泄漏;他所抄之字不知可是古篆?趁他在外,何不进去望望?”即到石几跟前一看,蕉叶上也是科斗文字。连忙退出。只见小山从瀑市面前走来。若花道:“原来阿妹去看瀑布,可谓‘忙里偷闲’了。”小山道:“妹子前去净手,并非去看瀑布。姐姐忽从亭内走出,莫非偷看碑记么?倘泄漏仙机,乃姐姐自己造孽,与妹子无涉。”若花道:“愚姐岂肯如此!因要领教尊书,进去望望;谁知阿妹竟写许多古篆,仍是一字不识。你弄这些花样,好不令人气闷。”小山道:“这又奇了!妹子何尝会写篆字?倒要奉请再去看看。”一齐走进亭内。若花又把二目揉了一揉道:“怎么我的眼睛今日忽然生出毛病,竟会看差了?”小山笑道:“姐姐并非看差,只怕是眼贫了。”若花道:“莫要使巧骂人!准备孽龙从无肠东厕逃回,只怕还要托人求亲哩。‘乘龙’佳婿倒还不差,就只近来身上有些臭气,若非配个身有异香的,就是熏也熏死了。”于是看那蕉叶上面,明明白白都是古篆,并无一字可识。又把玉碑看了道:“你这抄的笔画,同那碑上都是一样;碑上字我既不识,又何能识此呢?”

小山不觉叹道:“妹子所写,原是楷书,谁知到了姐姐眼中,竟变成古篆!怪不得俗语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妹子可谓有缘,姐姐竟是无缘了。”若花道:“我虽无缘,今得亲至其地,亦算无缘中又有缘了。”小山道:“姐姐虽善于词令,但你所说‘有缘’二字,究竟牵强,何能及得妹子来的自然。”若花道:“据我看来:有缘固妙,若以现在情形而论,倒不如无缘来的自在。”小山道:“此话怎讲?”若花道:“即如此时遍山美景,我能畅游;阿妹惟有拿著一枝毛锥在那里钻刺,不免为缘所累:所以倒不如无缘自在。”小山道:“姐姐要知:无缘的不过看看山景;那有缘的不但饱览仙机,而且能知未来,即如姐姐并婉如诸位妹妹一生休咎,莫不在我胸中。可见又比观看山景胜强万万。”

若花道:“据你所言,我们来历,我们结果,你都晓得了。我要请问阿妹:你的来历,你的结果,你可晓得?”小山听了,登时汗流浃背。不觉愣了一愣道:“姐姐:你既不自知,你又何必问我?至于我知、我不知,我又何必告诉你?况你非我,你又安知我不自知?俗语说的:‘工夫各自忙。’姐姐请去闲游,妹子又要写了。”若花道:“你知,固好;我不知,也未尝不妙。总而言之:大家‘无常’一到,不独我不知的化为飞灰,依然无用;就是你知的也不过同我一样,安能又有甚么长生妙术!”说著,出亭去了。小山听了,心里只觉七上八下,不知怎样才好,思忖多时,只得且抄碑记。写了半晌,天色已晚,又在亭中同若花歇了一宿。

次日抄完,放在包袱内。二人收拾完毕,背了包袱,步出泣红亭。

若花道:“当日上山,途中并无此岭,为何此时忽又冒出这条危峰?这几日走的两脚疼痛,平坦大道,业已勉强,何能行此崎岖险路?偏偏此岭又高,这却怎好!”小山道:“喜得上面树木甚多,只好妹子搀著姐姐缘木而上。”二人攀藤附葛,又朝上走。走不多时,若花只觉两足痛入肺腑,登时喘作一团,连忙靠著一颗大树,坐在山石上,抱著两足,泪落不止。

小山正在著急,忽听树叶刷刷乱响,霎时起了一阵旋风,只觉一股腥气,转眼间,半山中撺下一只斑毛大虫。二人一见,只吓的魂不附体,战战兢兢,各从身上拔出宝剑,慌忙携手站起。那大虫连撺带跳,朝下走来。看看相离不远,眼睛忽然放出红光,把尾竖起,摇了两摇,口内如山崩地裂一般,吼了一声,将身一纵,离地数丈,竟自迎头扑来。二人忙举宝剑,护住头顶。耳内只闻一阵风声,那大虫自从头上撺了过去。二人把头摸了一摸,喜得头在颈上,慌忙扭转身躯看那大虫。原来身后有个山羊在那里吃草,却被大虫看见,扑了过去,就如鹰拿燕雀一般,抱住山羊,张开血盆大口,羊头吃在腹内;把口一张,两只羊角飞舞而出。顷刻把羊吃完,扭转身躯。面向二人,把前足朝下一按,口中吼了一声。

第五十回 遇难成祥马能伏虎 逢凶化吉妇可降夫

若花道:“此兽虽然有角,无非骡马之类,生的并不凶恶,为何虎却怕他?阿妹可知其名么?”小山道:“妹子闻得驳马一角在首,其鸣如鼓,喜食虎豹。此兽角虽在背,形状与驳马相仿,大约必是驳马之类。”只见此兽走到眼前,摇头摆尾,甚觉驯熟,就在面前卧下,口食青草。小山见他如此驯良,用手在他背上抚摩,因向若花道:“妹子闻得良马最通灵性。此时我们断不能上山,何不将他骑上?或能驼过岭去,也未可知,况他背上有角,又可抱住,不致倾跌。必须把他颈顶缚住,就如丝缰一般,带在手里,才不致乱走。不知他可听人调度?我且试他一试。”随将身边丝绦解下,向驳马道:“我唐闺臣因寻亲至此,蒙若花姐姐携伴同行,不意一时足痛不能上山,今幸得遇良马。吾闻良马比君子,若果能通灵性,即将我们驼过岭去,将来回归故土,当供良马牌位,日日焚香,以志大德。”一面说著,将丝绦缚在驳马顶上,包袱都挂角上,牵至一块石旁,把若花搀扶上去,一手抱角,一手牵著丝绦。小山登在石上,就在若花身后,也骑在驳马背上。若花道:“阿妹将我身背抱紧,我放辔头了。”手提丝绦抖了两抖,驳马放开四足,竟朝岭上走去。二人骑在马上,甚觉平稳,欢喜非常。不多时,越过高岭,来到岭下。那个大虫正在赶逐野兽,驳马一见,早已放出鼓声,要想奔去。若花忙提丝绦,带到一块石旁,把马勒住,都由石上慢慢下来,取了包袱,解下丝绦。驳马连撺带跳,转眼间越过山峰,追赶大虫去了。

二人略略歇息,背了包袱,又走数里。小山恐若花足痛,早早寻个石洞歇了。次日又朝前进,若花道:“今日喜得道路平坦,缓步而行,尚不费力。但我自从吃这松实柏子,腹中每每觉饿,连日虽然吃些桑椹之类,也不济事。此地离船甚远,必须把豆面再吃一顿,方叶行路;不然,腿上更觉无力了。”小山道:“妹子自从吃了松实柏子,只觉精神陡长,所以日日以他为粮。那知姐姐却是如此。何不早说?”即将豆面取出。若花饱餐一顿,登时腿脚强健。又走两日。这日在路闲谈,小山道:“我们自从上山,走了半月,才到镜花岭;如今从泣红亭回来,已走七日,看来已有一半路程。这二十余日,舅舅、舅母,不知怎样盼望!”若花道:“婉如阿妹缺了伴侣,只怕还更想哩。”

忽听林内有人叫道:“好了!好了!你们回来了!”二人小觉吃了一吓,忙按宝剑,将脚立住,遥见林之洋气喘嘘嘘跑来道:“俺在那边树下远远看著两人,头戴帽兜,背著包袱,俺说必是你们回来,好极!好极!几乎盼杀俺了!”小山道:“甥女别后,舅母身上可好?舅舅为何不在山下看守船只,却走出若干路程,吃这辛苦?”若花道:“阿父山下何日起身?离船几日了?阿母、阿妹,身体可安?”林之洋道:“你们两个想是把路走迷了?前面已到小蓬莱石碑,顷刻就要下山,怎说这话?俺因你们去了二十多日不见回来,心里记挂,每日上来望望,今日来了多时,正在盼望,那知你们巧巧回来。”二人听了,如梦方醒,更叹仙家作用之奇。

四人虽然答应,都不肯动身。若花忖道:“这个女盗既教我们斟酒,何不趁此将大盗灌醉,然后再求女盗放我们回去,岂不是好?”随即上前执壶,替他夫妻满满斟了下来;因向闺臣、婉如暗暗递个眼色。二人会意,也上前轮流把盏。

若花听了,只管望著闺臣,闺臣把眼看著婉如:姊妹三个,登时面如傅土,身似筛糠。闺臣把他二人衣服拉了一把,退了两步,暗暗说道:“适听女盗所言,我们万无生理。但怎样死法,大家必须预先议定,省得临时惊慌。”若花道:“我们还是投井呢?还是寻找厨刀自刎呢?”闺臣道:“厨房有人,岂能自刎;莫若投井最好。”婉如道:“二位姐姐千万携带妹子同去。倘把俺丢下,就没命了!”若花道:“阿妹真是视死如归。此时性命只在顷刻,你还斗趣!”婉如道:“俺怎斗趣?”若花道:“你说把你丢下就没命了,难道把你带到井里倒有命了?”

第五十一回 走穷途孝女绝粮 得生路仙姑献稻

若花、婉如听了,也要结拜。于是序了年齿:红红居长,若花层次,闺臣第三,婉如第四,各自行礼;并与吕氏、多、林二人也都见礼。

第五十二回 谈春秋胸罗锦绣 讲礼制口吐珠玑

闺臣道:“闻得亭亭姐姐学问渊博,妹子何敢班门弄斧,同他乱谈?倘被考倒,岂非自讨苦么?”若花道:“阿妹为何只长他人志气却灭自己威风?我倒是个‘初生犊儿不怕虎’:将来到彼,我就同你前去,难道我们两个还敌不住他一个么?”闺臣道:“姐姐有如此豪兴,妹子只得勉力奉陪。但必须告知舅舅,才可约他。”

第五十三回 论前朝数语分南北 书旧史挥毫贯古今

 

若花道:“刚才阿姐言夏、商至今历历可考,其年号、名姓也还记得大概么。”闺臣忖道:“怎么若花姐姐忽然问他这个,未免苦人所难了。”只听亭亭道:“妹子虽略略记得,但一时口说,恐有讹错,意欲写出呈教,二位姐姐以为何如?”若花点头道:“如此更妙。”

第五十六回 诣芳邻姑嫂巧遇 游瀚海主仆重逢

祝题花道:“昨印伯伯与家父评论诸位姐姐文字,言天下人才固多,若以明年部试首卷而论,除闺臣、若花二位姐姐之外,再无第三人。如品论讹错,以后再不敢自居看文老眼。可见二位姐姐学问,非独本郡众人所不能及,即天下闺才,亦当‘返避三舍’哩。”

第六十三回 论科场众女谈果报 误考试十美具公呈

若花趁大家谈论,将闺臣拉在一旁道:“阿妹可记得去年缁氏伯母要去赴考,我们商量要在县里捏报假名?彼时因缁氏伯母务要本姓,适值手内拿著一枝瑶钗,就以‘缁瑶钗,为名,那时恐岭南籍贯过多,把他填了剑南。谁知刚才秀英阿姐听说之人,恰与这个名姓、乡贯相对,年岁又一样。去岁所起赴试文书,恰好愚姐无意中却又带来。何不成全此人,岂不是件好事?”闺臣喜道:“如此现成美举,真是不费之惠,若非姐姐提起,妹子那里记得。此时对著众人莫将缁氏伯母这话露出,恐亭亭姐姐脸上不好看,只说前在家乡,无意拾得这个文书,送给此女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