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镜面

2242浏览    410参与
城色如玉

镜面

﹁  ‖      •人物设定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镜        •破案系列,嘉双箭头金,全员单箭头金

面        •推荐歌〈BRE@TE//LESS〉

﹂        •传道女士唱的赞歌〈yal fii-ne nor-iar〉注 ...

﹁  ‖      •人物设定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镜        •破案系列,嘉双箭头金,全员单箭头金

面        •推荐歌〈BRE@TE//LESS〉

﹂        •传道女士唱的赞歌〈yal fii-ne nor-iar〉注                 

      ‖    意,本身并非赞歌

====================



第一章-〔玫瑰玩偶〕1.

“杂碎就是杂碎。”


金抬头,冬日刺骨的水流刺激着他的脑神经,他看着镜子里那个站在他身后金发青年,他傲慢精致的面庞与贵气的服饰在破旧的阁楼中显得格格不入,金没有表情,只是沉默的再冲了一把脸,捋捋被沾湿的额发,便匆匆披上浅棕色大衣,随手取下衣帽间的黑色帽子扣上。


“嗤,不敢直视自己的窝囊废。”


金不做点评,只是冷冷地看着自那一天后就始终像背后灵一样荡在他身后的青年,自以为是的自大狂傲的家伙。他回:“快迟到了。”


街上沉着浓烟,沉郁而混浊,丝丝缕缕闻着刺鼻,金又压了压帽子,提高了衣领,像街上的普通行人一样匆匆行走,只有那些传道的女士们一遍一遍唱着赞美主的歌。


嘉德罗斯踹了踹金的背,因为本身特殊情况,到金那儿只留下被冰凉的东西点了点背,“走快点,渣渣。”


“有本事你自己走,”金冷笑,坚持多年的唯物主义在那天宿醉后去洗脸,抬头见到这个该死的男人粉碎的一干二净,“我不拦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果然没话了。他俩现在就一绑定关系,谁也不能离开对方十米远,更何况,嘉德罗斯就如同幽灵一样,谁也看不见他,只有金才可以看见。


就和往常一样,金付了五便士买了份报纸,在上通往事务所的楼梯时匆匆略读着。有个板块题目起的很惊悚,最后一任金色公爵为何长睡不醒,一看就是什么边角料,金敲了敲事务所的门,一边心不在焉地将报纸折了起来。


但却忽略了身后嘉德罗斯看到这则新闻时暗沉的眼。


“金,你今天差点迟到哟。”事务所的主人是凯利,一个喜欢别着玫红色星星图案的青年,据说家里不缺钱,开个事务所也是拿来闹着玩的,事务所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接洽单子的凯利,一个刚毕业的医学生紫堂幻和落魄的侦探,金。


说闹着玩,也真的是闹着玩,事务所常年累月接着一些寻找东西,帮忙找男人外遇的单子,凯利无所谓,平淡无奇也恰合了金的心思,只有紫堂幻白拿着一个月八十几的先令心里惴惴不安。


“早上好,凯利……!今天也还是只有那些事件吗?”金将自己塞进位置上,对坐在一边正在誊写着什么的紫堂幻报以微笑,露出他太阳般的灿烂温暖和闪亮亮的大白牙。


无论再怎么看这一场景,嘉德罗斯还是感到不可思议,背地里鲜有表情,浑身长满刺的消沉少年居然在外面是这么个开朗模样。他砸了砸舌,紧接着就受到金暗含威胁的一瞥。


凯利埋头理了理桌面凌乱的稿纸,“是的,先是凯瑟琳女士的蓝色猫不见了,约翰尼子爵要求我们去盯着他的肯尼夫人,最后是杰森小先生的棒球棍落在森林消失了……凯瑟琳夫人没有时间要求,也不要求我们找到的是死是活,所以先不急……”


嘉德罗斯感到一阵无语,这些单子就连他刚起步时都未曾接过,结果到了金工作的事务所居然还成了少见。


紫堂幻举起了手:“我可以帮忙找杰森的棒球棍……!”金吹了吹紫堂幻刚刚推过来滚烫的咖啡,又往嘴里填了一口三明治,“那我就去盯肯尼夫人。”


凯利满意点点头,抽出相应的文件递了过去,嘉德罗斯蹭着看资料,看到一半挑了挑眉,金也发出感叹:“这俩人真是……”


约翰尼夫妇俩都一样的私生活混乱,居然还雇了很多事务所去查彼此的外遇,架吵了一波又一波,就是打死也不离婚。


凯利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本人更奇葩,那肯尼夫人跋扈,约翰尼子爵也怪,进来就说我们事务所破,还吝啬挑剔。俩人简直天造地设。”紫堂幻一向来的早,自然也看见了,在一旁疯狂点头。


“那凯利,你有没有去怼回去?”凯利的毒舌金是见识过了,以前有个泼妇过来闹,凯利硬是把对方骂哭,让对方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怎么怼啊,人家大客户,这单俩英镑呢……就挨点骂,算啦!吃饭不容易啊……”


这倒是,旁边的嘉德罗斯没忍住发出了一声笑,金面上不显,却伸手狠掐了一把嘉德罗斯的大腿肉,惹得嘉德罗斯发出一声惨叫。


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嘉德罗斯含血想,凭什么我碰不到金,金却碰的着我,不公平啊……


鲜少没人推开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进来一个面色苍白憔悴的夫人,衣着华丽,但打扮却显得漫不经心,甚至还显出几分狼狈,她像个幽灵一样飘了过来,又坐在待客用的椅子上。


“欢迎,这里是金幻利事务所,这位迷人的女士,请问有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帮助你的呢?”凯利提了几分精神,装模作样地问。


这位夫人有着美丽的翠色眼眸,她闭了闭眼,焦躁的抿唇,有着许多厚茧的手不安的交叉握着,“我想……让您帮帮我……”


她睁开眼睛,翠色眼眸里闪着脆弱和崩溃,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地流了满面:“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玫瑰玩偶事件,警察说这件事情查不出凶手,想喊我放弃,可是凭什么……那是……那是我的孩子啊……!我想请你们帮帮我,找到那该死的凶手!!”


事务所里突然静默了,玫瑰玩偶事件前几天他们都还在讨论,受害者是个不足十岁的女孩儿,但却长的异常漂亮,闭着眼睛躺在被血染红的白色玫瑰中,就像个妖精,可是恐怖的,有人将这个漂亮的像天使的女孩儿碎尸万段后,又仿造着玩偶的样子拼接起来。


可是那个事件却浮光掠影,很快就从报纸上销声匿迹了,金想起什么,又把被杯子压垫着的报纸抽了出来翻看,果然在这期也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事件的报道。


当时几乎就连嘉德罗斯都赞同这个杀人犯必然会被通缉,这样恐怖的杀人手法,如果不尽快抓到,必将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但是没想到这个事件的后续居然是无疾而终,被敷衍了事。


嘉德罗斯厌恶地皱眉,警察模糊不清的态度,显然是触动的上层的某块蛋糕。要是换作他以前,肯定还是会下令去查,毕竟除了国王,无人敢触怒公爵。


可现如今不同了。


凯利显然也很头疼,他敲着桌子,想着不趟这趟浑水,但是却不忍心折磨着悲伤的夫人。


夫人也看出凯利的拒绝,咬了咬下唇:“我可以付出四英镑的价格,帮帮我。”


这价钱即使在大事务所都少见,但是却无人敢接,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警察忌惮着上层,这注定会永远找不出凶手。


但凯利不怕,他上面有人。


凯利很快拍板:“我们接了,但是这个结果也有可能无法帮你查出。”


夫人露出如释重负的笑:“谢谢这位仁慈的先生…您能接已经是天大的善事了。我的名字是艾露莎·文斯。虽然现在我孩子的遗体被提走了,但是她的房间和案发现场我一直没有动过,警察很敷衍了事,所以也没拿什么走。”


“合作愉快,艾露莎夫人。”凯利点点头,“金!”


金起身走了过来,他有了机会更详细地观察这位母亲。她憔悴的面容和稍显魁梧的体态,被她艳丽昂贵的服饰修饰的脆弱起来。


“我并不是专门侦探,所以就让这个小伙子来帮您,”凯利眯着他狐狸似的眼睛,将金推到艾露莎夫人面前:“他的名字是金,很活泼一小孩,但是特别靠谱。”


“你好,金先生。”艾露莎冲金点点头。


“你好,艾露莎夫人,接下来就要多拜托你了,时间宝贵,所以我希望在前往现场的时候,能向我描述一下您孩子平常的一些情况,和您的关系,还有在那天的一切你能知道的活动轨迹。”


“没问题。”


凯利在拨打着不知道是谁的电话,金喝了一半的热咖啡被紫堂幻收起来了。所以只有嘉德罗斯看见金望向艾露莎夫人的眼神。


冰凉,却又跳动着能毁灭一切的火焰,渐渐地和记忆中面具里瑰丽的橙色重合起来。


======

诶。很久都没有写东西了,退步了_(:3」∠❀)_,是这样的,因为蠢燕子不是专门学历史滴,也没有专门学历史的好朋友,所以关于十九世纪末的雾多伦敦了解不多,所以会有些漏洞,


不会出现真正历史上的人物,是属于背景在创作,至于为什么是最后一任公爵,是因为我在查资料的时候看见,最后一次公爵加封是在十九世纪初。


会有很多伏笔,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如果能第一个猜出凶手的,蠢燕子可以免费为ta写ta想要看的梗。

不折风骨

看到了一组美术生画出来的唇,好绝!果然镜面效果画出来都好看💕💞💗💖💘也太棒了吧

看到了一组美术生画出来的唇,好绝!果然镜面效果画出来都好看💕💞💗💖💘也太棒了吧

不知道该积极还是该丧所以好纠结

今天的画
持续性摸摸
因为买到了合适的勾线笔所以很兴奋(大概)然后画了很多(没有)
勾线笔很贵
P2是P1的上色版
没了

今天的画
持续性摸摸
因为买到了合适的勾线笔所以很兴奋(大概)然后画了很多(没有)
勾线笔很贵
P2是P1的上色版
没了

霸王本花

我的宇航员——✨去浩瀚星河吧🛸

“地上的人们总是憧憬着天上的一切”说的就是我这样对宇宙总是抱着无限幻想的“小孩👧”,既然上不去🤔不如做点什么。

⏭宇航员的诞生 —— 一起上天吧🧚‍♀️

我的宇航员——✨去浩瀚星河吧🛸

“地上的人们总是憧憬着天上的一切”说的就是我这样对宇宙总是抱着无限幻想的“小孩👧”,既然上不去🤔不如做点什么。

⏭宇航员的诞生 —— 一起上天吧🧚‍♀️

夜空中最胖的猩
美丽的南方水乡——温州 水墨画...

美丽的南方水乡——温州

      水墨画的留白到底是写实还是写意,恐怕只有真正到了南方才会有实际的感悟。当我身临其境,我仿佛能看到遥远的空气中弥漫的水汽。尤其是雨水即将来临之时,城市在烟雨朦胧中的素雅,斯文、细腻、充满灵气和留白,就如同这里的人一样可爱而迷人。行走在画卷中,我仿佛回到了南宋那个久远而美丽的朝代。

美丽的南方水乡——温州

      水墨画的留白到底是写实还是写意,恐怕只有真正到了南方才会有实际的感悟。当我身临其境,我仿佛能看到遥远的空气中弥漫的水汽。尤其是雨水即将来临之时,城市在烟雨朦胧中的素雅,斯文、细腻、充满灵气和留白,就如同这里的人一样可爱而迷人。行走在画卷中,我仿佛回到了南宋那个久远而美丽的朝代。

DA_俊达
这条旧路已经走了好远

这条旧路已经走了好远

这条旧路已经走了好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