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镜音铃

54.7万浏览    10438参与
晓桐XUTO

  又摸了!谢谢评论区给的灵感!

  又摸了!谢谢评论区给的灵感!

鹿君枭

[蕉橘]我成为了霸道女总裁的小白脸!

是中秋特别篇。

设定外表:沙雕内心温柔的rin与喜欢吐槽但长得很好看的小白脸len。

LR真爱。

len21,rin26。

[]代表内心想法。

(之前中秋时找人代发过一遍,现在重新发一下)


————————我是分界线———————

rin准备去自家海景别墅对面的海滩溜达,今天是星期六,并不需要工作,虽然rin平常的工作就是敲敲电脑而已,但她还是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毕竟今年自己才24,这个年纪不摆烂什么时候摆烂啊。


rin在乘坐小电驴和走着走之间果断选择了小电驴,毕竟人家作为大总裁凭什么走着啊。


现在是早上七点了,一轮明日高挂在海平面上,照的海面波光粼...

是中秋特别篇。

设定外表:沙雕内心温柔的rin与喜欢吐槽但长得很好看的小白脸len。

LR真爱。

len21,rin26。

[]代表内心想法。

(之前中秋时找人代发过一遍,现在重新发一下)





————————我是分界线———————

rin准备去自家海景别墅对面的海滩溜达,今天是星期六,并不需要工作,虽然rin平常的工作就是敲敲电脑而已,但她还是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毕竟今年自己才24,这个年纪不摆烂什么时候摆烂啊。


rin在乘坐小电驴和走着走之间果断选择了小电驴,毕竟人家作为大总裁凭什么走着啊。


现在是早上七点了,一轮明日高挂在海平面上,照的海面波光粼粼。如果是落日十分来到这里,绝对是约会的好地方。


很快rin的小电驴就开到的沙滩旁边,rin锁好车,在准备在沙滩上走一走。


rin这一走不得了,给自己捡了个小白脸(bushi)


rin刚到海滩,就发现一个人趴在沙子上,似乎是昏迷了。


“喂,喂?你……”rin蹲下拍了拍那小白脸,试图拍醒他。


“醒着呢,趴着睡会不行?”好家伙,关心人家还被人家给训了,铃脾气上来了。


“行,给钱,这TM的是我的海滩,而且不光这海滩,这一片山林都是我的。不想被我保安赶回海里就给我老实待着!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还能站起来走几步吗?”


“……”那小白脸不说话了,毕竟他刚漂到这里,一点钱没有,钱包比脸都干净,于是把头抬起来了。


“……啧,没见过的人啊,你从哪来的?”rin这下彻底看清了那小白脸。


“凭什么告诉你?你没有权力知道。”好家伙,还挺犟啊。


“就凭这里是我的地盘。”


“……我说我穿越来的你信不信?”


rin:[胡扯吧你。]


“不信,别TM的瞎扯。”


“……我从……”


“得,你是从海上漂过来的吧,你住哪都无所谓了。”rin眺了一眼面前的海,一眼看不到尽头。


“……也对。”


“你叫什么?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


“你先说你叫什么。”


“rin,就叫我rin就行。”


“……len。”


“好的len,你能不能站起了走个800多米?不对,男生应该是一千米吧我记得……”


“……”len听出来了rin想把自己捡回家的意思,他本来想拒绝,但是……


TMD这一片都是她的地盘我能去哪?!


“好像不可以,小腿很疼。”rin仔细一看,小腿是有一道伤口。


“行吧。”说完rin便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安保吗?对,我是你rin总,来我的别墅对面的……什么?哪个别墅?就是海景别墅,对,山林旁边的那一栋。开个车,我捡了个小白脸…”


“我不是小白脸,我有名字……”


“哎……嗯,名字叫len,捡了个人,小腿有伤。快点来谢谢。”


rin收起了手机,揉了揉眉,转头又问向len。


“你……今年多大?”


“我今年18。”


“嗯……18啊…我23岁,跟你商量个事…”rin蹲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len。


“什么事?”len感觉被rin这样盯着有些发怵。


“我把你带回我家,你以后跟着我混就行?平常就叫我rin姐,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姐姐,只要你乐意,怎么叫都行哦。怎么样?”


“……”眼下len也没有别的选择,因为这一片TMD都是这个女人的地盘。


“rin姐?”len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是个有眼神的小白脸,行,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了,我会给你办理学籍,你上学等开销我也会负责的,但是你要……”rin似乎开心极了,脸上还笑咪咪的。


“嗯?我要什么?”


“以身相许,怎么样?成为我的小白脸。”


“……”好家伙,这是见色起意……啊不一见钟情啊。


这时rin的管家带着安保来了,就这样,len跟着rin回家了。


rin的这套海景别墅背靠山,占地1000多平方米,又有游泳池又有假山花园的。


len怎么也不相信这居然即将成为自己的家!


“……rin…姐,这别墅挺……”


len:[这别墅真的有些太大了吧]


“咋了,不喜欢,呵,小白脸,还挺挑。管家,过来!”rin努了努嘴。


len猛的一惊:[不会那个女人要把我扔外面吧?!!我会死在外面的吧?!!]


“管家,把我那些别墅图片拿过来,给他看看,看他喜欢哪一栋?”


len:[额…姐啊…话说我不是被捡来的吗?!!为什么要我挑房子啊?!!我地位那么高的吗?!]


“就面前那栋就行啦……我只是想说这别墅挺大的而已……”len急忙说。


“呵,这是我最小的一栋,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吧。”rin打发走了管家,继而“傲慢”地说到。


后来len才知道,那其实是rin最大的一套别墅。


len:[就可劲装吧她。(¬д¬。)]



转眼间过去了三年,不知不觉,现在已经是12月末了,已然入冬。


今天是12月27日,rin的生日,也是len的。


出乎len的意料的,rin并没有把他俩相遇的那天当做len的生日,而是把她自己的生日当做len的生日,他们两个一起过生日。


对此,len并没有太大反应。毕竟……


他自己的生日本来就是12.27,而且当他告诉rin他的生日时rin压根就不信,认为len只是想和自己一起过生日,然后就把12.27“当作”len的生日。


rin:[想跟我一起过生日直接说不就得了,那么委婉含蓄干什么啊。]

len:[我谢谢你哦。]


“发什么呆啊,赶快点来帮我搬东西!那破平板有什么好看的啊喂?”rin在一边嚷嚷。


“哦,来了。”len停止发呆,把手上的平板放下了。


“我看看哈,今天的蛋糕意外的还不错,我尝尝味道哈……嘶,榴莲味!冷!这就是你定的好蛋糕?!”


“噗,不关我事……”len努力憋笑。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定榴莲味的蛋糕?!”rin插着腰对len叫道。


“我定的不是榴莲味的……其实,我定的是大葱味的,榴莲包裹在外面而已……”len把脸别到一边,努力憋笑。


“不是榴莲的啊,那没事了……等等,大葱味?!你给我回来,***生日你给老娘定个大葱味的蛋糕!”


“欸嘿~,miku姐决定要定这个的,我只是执行而已……不信你打电话问!真的不关我事!”


就这样,len的21岁生日就“欢快”地过去了。


“len!下雪咯,下雪咯!过来陪我一起堆雪人!”


“不要,我还要看漫画。”


len:[外面冷死了,出去干什么。]


“行吧,你不会就只是觉得冷吧?不会吧不会吧?”


rin:[他肯定觉得冷不好意思说好吧。]


“?啊对对对。”


len:[6 。]


“哎呀 外面一点也不冷,相信我好吧~_~。”


len:[啊对对对,在外面玩到感冒就不犟了。]


rin在别墅门口玩嗨了,左跑跑右逛逛,“对了,len,今天中午你做什么好吃的啊?”rin对在沙发上躺着玩平板的连说。


“炖了鸡汤,冬天喝鸡汤挺不错的。”len此时半躺在沙发上看平板,他只是抬眼看了一眼rin,便又把视线放在平板上。


“哦好,虽然但是,我更想喝鲫鱼汤诶…”rin叫了一声,似乎在表达她的不满。


“明天再搞,今天就喝鸡汤。”len拒绝地很爽快。


“切,你以为我稀罕啊?”rin“不屑”地说。


“随便你,爱喝不喝。”len白了rin一眼,并没有太在意rin说的话。


“呵,别忘了可是我把你带回……带回……阿啾!呼……感冒了……呜呜呜……len!我感冒了啊啊啊!”rin急忙赶回了屋内,边跑边叫嚷着。


“活该……嘶,看你脸色,估计是发烧了,快去床上盖好被子躺一会,我现在去联系家庭医生。”len急忙放下了平板,连忙起身去联系医生。


“呜呜呜,len,我…我…”rin躺在床上喘气一抽一抽的,看着就难受。


“我再也不只穿毛衣就出去了呜…呜……啊,好难受…头好晕”rin似乎要哭出来了。然后她便闭上眼睛,想要睡过去。


她的直觉告诉她,现在她这样做是最安全的。


虽然意识逐渐迷离,但是rin的手还是在不断颤抖。


“没事啦,有我在”这时,一只带有舒适温度的手握住了那只因害怕不断颤抖的手。


“唔,len,是你吗?”


“是我,我在,别哭。”


rin已经哭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坠入万丈深渊,周围只有那飘荡的声音和手中那依然紧握着她的手。


“头晕,难受,很黑,我好怕……”


“深呼吸,有我在。”


虽然len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现在也感到十分心慌,医生还在赶来的路上。


“姐姐,别怕,有我呢。”len贴在rin的耳边呢喃,然后静静地陪着她,直到她睡去。


后来,rin没有喝到鸡汤,也没有喝到她心心念念的鲫鱼汤。len也不再熬汤。


毕竟,rin大病初愈,得喝些小米粥养养。









Alibi
  顺便发一下前段学习摆烂时间...

  顺便发一下前段学习摆烂时间的产物,感觉有时候看到双子心情就会变好,爱宝宝们

  顺便发一下前段学习摆烂时间的产物,感觉有时候看到双子心情就会变好,爱宝宝们

berry甘棠

【话题公告置顶】祈墨老师回应知音凌设主道歉相关事宜

12.05

终于,有道歉相关的本人回应了!

目前经过我们两个和谐的谈话之后,总结出一个做法:

由于设主可能还处于怄气状态,她朋友祈老师说和她聊了,需要刚开始爆破私信的那几个道歉才能出面道歉。我的回复是确实有一些网友很不理智一上来就骂骂咧咧,确实有损miku粉丝的形象。看样子事情有了转机。

在此谢谢各位理智网友的支持和提供证据,以及感谢祈墨老师本人的理智态度!

在此呼叫部分不理智网友及时回应,以便及时让原设主亲自出面道歉!

感谢!

12.05

终于,有道歉相关的本人回应了!

目前经过我们两个和谐的谈话之后,总结出一个做法:

由于设主可能还处于怄气状态,她朋友祈老师说和她聊了,需要刚开始爆破私信的那几个道歉才能出面道歉。我的回复是确实有一些网友很不理智一上来就骂骂咧咧,确实有损miku粉丝的形象。看样子事情有了转机。

在此谢谢各位理智网友的支持和提供证据,以及感谢祈墨老师本人的理智态度!

在此呼叫部分不理智网友及时回应,以便及时让原设主亲自出面道歉!

感谢!

莫依Moy

无意点开了某个不长打开的歌单听到了regret message然后画了!

无意点开了某个不长打开的歌单听到了regret message然后画了!

陌生但又熟悉的天花板

  观之,被创之,遂摆,P之,报复社会

  观之,被创之,遂摆,P之,报复社会

艾草.
 感觉啥也没画就万笔了  

 感觉啥也没画就万笔了


 感觉啥也没画就万笔了


妄想疾患■ガール
一个和utata有关的小漫画,...

一个和utata有关的小漫画,收录在《这首V家神曲真给力!vocaloid歌曲名作介绍2012—2014》上,关联歌曲《不是梦境,不是谎言,眼前幸福的情景》,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发一下啊啊啊

一个和utata有关的小漫画,收录在《这首V家神曲真给力!vocaloid歌曲名作介绍2012—2014》上,关联歌曲《不是梦境,不是谎言,眼前幸福的情景》,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发一下啊啊啊

RAINBOW SODA

(私设注意,master有人设注意)


活得久了你甚至可以看到我家私设的漫画(虽然很粗糙)

来源于我之前的一个自动回复!!

画这个真的好累啊啊啊明明就四格但还是画了很久..有生之年再画系列(每次都想装作很坚强,但是见面自己却缴械投降(唱))

太久没画指绘已经技术骤降了不要介意()

顺便背景处理方式参考了常乐

(私设注意,master有人设注意)


活得久了你甚至可以看到我家私设的漫画(虽然很粗糙)

来源于我之前的一个自动回复!!

画这个真的好累啊啊啊明明就四格但还是画了很久..有生之年再画系列(每次都想装作很坚强,但是见面自己却缴械投降(唱))

太久没画指绘已经技术骤降了不要介意()

顺便背景处理方式参考了常乐

1000s

 p2手办速写

 p3莉莉安娜不知道可不可以打铃的tag…

 p2手办速写

 p3莉莉安娜不知道可不可以打铃的tag…

瑞镜

向日葵(下)

  “我想要有人爱我。”

  镜音连坐在窗台上。

  “哪怕我什么都没有。”

  “哪怕我什么有意义的事都做不出。”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意我。”

  “那就够了。”

  他身子微微后倾,像是快要倒下去的样子。

  “有啊。”

  他猛地停住。

  “我会爱你的。”

  镜音铃坐在病床上。她温柔的双眼凝望镜音连。

  “你是第一个与我交谈的人。”

  “我父母因为出车祸去世,只留下让我继续治疗的遗产。”

  “医生本以为父亲的骨髓与我匹配。”

  “后来才发现——”

  “我根本不是他们亲生。”

  “骨髓也就无法移植。”

  “医生、护士都让我耐心地...

  “我想要有人爱我。”

  镜音连坐在窗台上。

  “哪怕我什么都没有。”

  “哪怕我什么有意义的事都做不出。”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意我。”

  “那就够了。”

  他身子微微后倾,像是快要倒下去的样子。

  “有啊。”

  他猛地停住。

  “我会爱你的。”

  镜音铃坐在病床上。她温柔的双眼凝望镜音连。

  “你是第一个与我交谈的人。”

  “我父母因为出车祸去世,只留下让我继续治疗的遗产。”

  “医生本以为父亲的骨髓与我匹配。”

  “后来才发现——”

  “我根本不是他们亲生。”

  “骨髓也就无法移植。”

  “医生、护士都让我耐心地等待。”

  “等待那个合适的骨髓。”

  “其实我是知道的。”

  “我活不了多久了。”

  “等不到的。”

  她的眼睛渐渐盛满泪水。

  “即使你认为我幼稚。”

  “即使你讨厌我笑。”

  “我也会爱你。”


  “我明白只有爱自己,别人才会爱你。”

  镜音连跪坐在镜音铃病床边。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镜音铃脸上带着呼吸面罩,朝他微微笑着。

  “向日葵即便快要凋谢,她也会拼命向太阳绽放。”

  “如果你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那就看向太阳——”

  “想想我的笑容——”

  “带着我的愿望——”

  “看遍这个世界。”

  

  12月27日。

  镜音连的生日。

  也是镜音铃的生日。

  他特意申请了假出院。

  去花店。

  买了一束向日葵。

  她床头的那株快死了。

  给她一束新的。

  她一定会很开心。

  好想看到她的笑容。


  镜音连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镜音铃的那张床被消毒了。

  他有些疑惑。

  床头的向日葵已经谢了。桌子上却摆放了一大束纸向日葵。

  还有一封信。

  他已经猜到了。

  他颤抖地拆开那封信。


  


  连。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走了。

  大概一周前就预感到了,所以我拼命地折向日葵,想要在生日前完成。

  数一数,我折了520朵哦。

  520。

  我爱你。

  不要哭。

  不想活的时候记得抬头。

  看着太阳。

  看着向日葵。

  你一定要替我好好地活着。

  生日快乐。

  铃。


  


  镜音连回过神,发现自己瘫坐在地。

  泪水已经打湿了信纸。字迹也变得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他紧紧抱住那520朵纸向日葵形成的花束,走向医生办公室。

  他想好了。

  他要赶紧出院。

  他要好好活着。

  活给镜音铃看。

  他望向天空。

  太阳耀眼地散发光芒。

  那一片向日葵开得无比灿烂。

  一如她的笑容。

  

  烂尾了不要怪我……我已经尽力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