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长发公主

26175浏览    527参与
千岁千千岁

长发公主篇!以弱者姿态出现的...往往是最危险的猎手呢...

长发公主篇!以弱者姿态出现的...往往是最危险的猎手呢...

风阁华rim

脑洞

好多年过后,港口开放,来自各地的商人前来交易。

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四处流浪的,脏兮兮的小女孩逃到了这里。

她有着阳光一般的金发。

她没有随船队离开,反而被科罗纳遗民收养,头发的秘密被所有人忘却,她像一个正常的孩子生活着。

但现科罗纳的统治冷酷而暴力。

因为这里的一切由敌国管控。

直到这时,她听到了那个传说。

人们说那阴暗的城堡里还锁着一个人。

科罗纳最后的统冶者。

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或许那个人早已死去,或者逃离。

毕竟没有人再见过他了。

---------那是个传说。


直到某一天,金发女孩意外闯进了废弃的城堡。

城堡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除了——...

好多年过后,港口开放,来自各地的商人前来交易。

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四处流浪的,脏兮兮的小女孩逃到了这里。

她有着阳光一般的金发。

她没有随船队离开,反而被科罗纳遗民收养,头发的秘密被所有人忘却,她像一个正常的孩子生活着。

但现科罗纳的统治冷酷而暴力。

因为这里的一切由敌国管控。

直到这时,她听到了那个传说。

人们说那阴暗的城堡里还锁着一个人。

科罗纳最后的统冶者。

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或许那个人早已死去,或者逃离。

毕竟没有人再见过他了。

---------那是个传说。


直到某一天,金发女孩意外闯进了废弃的城堡。

城堡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除了——

她终于走进了那扇门。

直到踏进门的那一刻,她设想了许多场景,却唯独没有料到是这样的:

房间很黑。

东西很杂乱,什么都有。

但是整个房间,整个,包括墙壁,房梁,天花板——

全都用极其鲜艳夺目的色彩画上了画。

几乎找不出空隙。

相反的是,整个屋子是了无生气的寂静。

屋子中央是一张桌子,一张高背椅子。桌上的颜料已经干裂了,桌面椅背地板上到处都是斑驳的色彩。

椅子上躺着一个人。

那人的衣衫,手臂上也洒满了颜料。

长长的深色头发凌乱地扎在颈后。

左手上,王冠的珠宝折出光斑。

不过还有一点——

他是醒着的。


她敛住呼吸,就像她从未想过那个传说会是真的一样。


……

在 / 早己陷落的 / 古塔


那里 / 锁着一个疯子,一个天才,


传说 / 这个国度 / 最后的摄政王 / 就在那里

……






分界线-


是个之前弃了的脑洞(无关剧集)

科罗纳原统治者被俘,乐佩假死,尤金被敌国当成傀儡摄政王成为了彻底的疯子。很久很久以后乐佩成为了另一个流浪女孩重游故地所见,发现历史摸糊不清,比方说童谣唱的可能是E,更有可能是R……


分界线-

算是过气RE人出来冒泡,这个脑洞还挺带感就发出来了……

RE是个老cp名了好怀念n年前的魔发吧

非常抱歉又在tag里倒了没有用的废话一堆

感谢看完,可能会删(?)







喵小汪画画
今天没忍住先画了我最喜欢的花木兰,明天画长发公主吧
今天没忍住先画了我最喜欢的花木兰,明天画长发公主吧
路飞仙bei
长发公主的魔法歌声如此的治愈
长发公主的魔法歌声如此的治愈
维先生prprpr …!
截了我最喜欢的故事的我最喜欢的...

截了我最喜欢的故事的我最喜欢的公主

真人版快出…QAQ

截了我最喜欢的故事的我最喜欢的公主

真人版快出…QAQ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I See you~】

我以为两者剪切在一起会有特殊效果,看起来也不怎样,算了剪都剪了还是要记录下的

——2021《魔法满屋》迪士尼动画电影

——2010《长发公主》迪士尼动画电影


【I See you~】

我以为两者剪切在一起会有特殊效果,看起来也不怎样,算了剪都剪了还是要记录下的

——2021《魔法满屋》迪士尼动画电影

——2010《长发公主》迪士尼动画电影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无端联想】 片中的「神秘反派...

【无端联想】

片中的「神秘反派」的镜头,是剪影效果下骑着马拿着刀的男人,不好意思原谅我想起2010《长发公主》中骑着沙雕马克斯的尤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法满屋(Encanto)》2021迪士尼歌舞动画电影


【无端联想】

片中的「神秘反派」的镜头,是剪影效果下骑着马拿着刀的男人,不好意思原谅我想起2010《长发公主》中骑着沙雕马克斯的尤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法满屋(Encanto)》2021迪士尼歌舞动画电影


CHRONICLE—ALICE「爱丽丝」

【先睹为快】

简单用电影自带LOGO「ENCANTO」配了3张镜头做了小封面~

还简单做了4张蒙太奇组图~

顺便满屋还让我无端联想到好几次《长发公主》

还有一个镜头更无端联想,瞧!(图九)难道是《冰雪奇缘1》里的老年安娜吗?!

——《魔法满屋(Encanto)》2021迪士尼歌舞动画电影


【先睹为快】

简单用电影自带LOGO「ENCANTO」配了3张镜头做了小封面~

还简单做了4张蒙太奇组图~

顺便满屋还让我无端联想到好几次《长发公主》

还有一个镜头更无端联想,瞧!(图九)难道是《冰雪奇缘1》里的老年安娜吗?!

——《魔法满屋(Encanto)》2021迪士尼歌舞动画电影


再生

【后妈茶话会】青春永驻

旧稿,根据后妈茶话会改编

预警:当时写的时候不是非常了解各个电影,可能会有很多错的地方

全员恶人

这几个婆娘真的太有意思了


        当一月寒风凛冽时,大雪也随之从天上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将洛尔国变成白雪皑皑的一片,王国在这时是洁白的、美丽的、晶莹剔透的就像白雪公主的皮肤。


  这是弗兰契斯科不知道第几次从仆人悄悄聊天中听到的话了,当她稍微一靠近,他们便闭上了嘴,匆匆忙忙地行着礼跑开。她抚摸着她的脸颊,紧致的皮肤随着时间的匆匆而逝变得松弛,人们谈论的中心从那个能凭借美貌俘获国王芳心的她到了即...

旧稿,根据后妈茶话会改编

预警:当时写的时候不是非常了解各个电影,可能会有很多错的地方

全员恶人

这几个婆娘真的太有意思了


        当一月寒风凛冽时,大雪也随之从天上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将洛尔国变成白雪皑皑的一片,王国在这时是洁白的、美丽的、晶莹剔透的就像白雪公主的皮肤。


  这是弗兰契斯科不知道第几次从仆人悄悄聊天中听到的话了,当她稍微一靠近,他们便闭上了嘴,匆匆忙忙地行着礼跑开。她抚摸着她的脸颊,紧致的皮肤随着时间的匆匆而逝变得松弛,人们谈论的中心从那个能凭借美貌俘获国王芳心的她到了即将成年的白雪公主身上。她不愿看到这些,暴怒和恐慌让她措手不及。我应该采取些措施了。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张面孔,像极了她以前的美貌,不知不觉中眼底的厌恶更深了。


  弗兰契斯科有一面魔镜,在轻微的擦拭过后,她高昂起了头:“魔镜啊魔镜,谁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理想的答案没有说出,怒气一瞬间涌上了心头,但多年的教养让她只能愤怒地拍着桌子,沧桑的无力感令她紧紧咬着下唇,保持她仅存的理智。杀了她,杀了她,心里有一个声音,替她说了真话。


  一封信件凭空出现在她的办公桌上连带着一朵鲜红的玫瑰,弗兰契斯科打开信封,娟秀小巧的字体在信纸上飞舞。


  亲爱的王后:


  美丽与青春同在,失去青春的我们是多么狼狈不堪,我和你一样是时间的受罪人。你是否知道一朵长生不老花的故事,或许我能给你答案,只需你的一点帮助。


  诚邀尊贵的王后您在傍晚参加我们的宴会,地点定在城郊区的古宅,欢迎您的到来。


  女巫葛朵参上。


  弗兰契斯科嗤之以鼻,对于狼狈为奸的合作她向来是瞧不上的,但不知为何,目光却一直被动地停留在青春二字上,耳旁隐隐约约地传来白雪公主银铃般的笑声。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迅疾,傍晚时的天色暗下来,明亮的雪景变得漆黑一片,隐隐冒着寒气。弗兰契斯科支开了所有的仆人,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的斗篷,行走在黑幕里。为了我的青春,她裹紧衣服,加快了步伐。


  葛朵悄悄地潜入女儿房间,她早已昏昏睡去,金色的长发从床头落在地上。她用低沉的声音唱着那首摇篮曲,梳子扫过她的头发,金光在黑暗中格外瞩目,一种年轻的活力像是被注入她的体内,鬓角斑白的头发一下子变得乌黑亮丽。她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屋内又恢复了一片黑暗。是时候了,她拿出魔杖,在空中一点,伴随着光点消失了。


  弗兰契斯科将斗篷脱下,右手轻扣着古宅的大门,迎接她的是一个穿着华美的女人,头发被高高挽起别在脑后,只是眼角的鱼尾纹在脸上清晰可见。“你好,我是布兰切特,也是受邀来参加晚宴的。”她弯下腰,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弗兰契斯科点点头坐了下来,古宅被装饰一新,食物盛在盘中,蜡烛的光亮照亮着一角,她四处打量着却依旧不见邀请人的身影。


  “我想您是弗兰契斯科王后吧。”特曼妮突如其来的好意让她感到不适,真是虚伪,她昂着头与特曼妮碰杯,意识她继续往下说。“我是伯爵第二任妻子,只可惜我亲爱的丈夫早早去世留下他不懂事的小女儿。我本来因为悲痛而来请求女巫的帮助,没想到今天能碰见您。这可真是我莫大的荣幸。”说罢她还拿起手帕,作势轻轻擦了擦脸颊,眼神却时不时瞟向弗兰契斯科。


  呵,虚伪,她对于这位夫人无一丝好感,但又不得不挤出一个笑容。特曼妮的表演更加逼真了,呜咽声传到她的耳畔:“我把爱平分给了那个女孩,她还不领情,可怜我的一双女儿,他们都极其漂亮,如果能将他们许配给……”光亮从桌前铺张开来,练成一条条线,又渐渐消失,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传来:“噢,我的朋友,很不好意思来迟了!”葛朵收起法杖,走到桌前,“今天我们三个人的聚会正式开始,为我们的青春干杯!”她浮夸地摆着左手,右手高举起她的酒杯,却没人理她,但她也不嫌尴尬,直接一饮而尽。


  特曼妮从葛朵出现时,震惊就开始据着她的脑海,时间好像在葛朵的身上暂停了,甚至比三年前她向葛朵求毒害伯爵的毒药时还要年轻。惊讶、羡慕、嫉妒的情绪在她的心里翻滚。假如,假如,我的女儿能这样永驻青春,那么就能得到王子的青睐。假如我能永驻青春,那么我就可以再次嫁给贵族,重新掌握大权……


  特曼妮回过神来,声音带着些急切:“告诉我们吧,你到底是怎么保住青春的。”“来,别着急,我们一边吃一边讲。”葛朵一挥手,食物便被分到了三人的盘子里。晚宴在酒杯的碰撞中正式开始。


  “我在四十多年前找到那朵长生不老花的,它开在悬崖顶上,鲜红的花瓣在风中起舞,当我靠近它,那风打在我的脸上,那一瞬间我脸上的皱纹没了,噢,那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葛朵切开牛排,微闭着眼,像是在做着思考。“结果那朵花被人先一步抢走了,给了他的女儿。”


  “什么!”特曼妮顿时变了脸色,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轻咳两声,涨红了脸。


  “呵,所以你没有办法帮助我们了?”弗兰契斯科冷笑着,目光审视葛朵,就像是每天早上她坐在王座上俯视所有人。“那我想我无需奉陪了。”金钱和权利在国王的死亡后,她都得到了。唯独青春和美貌在一刻不停歇的时光中被带走了,莫不是如此她才不会应约来参加这场虚伪的宴会。


  “等等,等等,我的好姐姐。”葛朵赔着笑脸,“我还没说完,魔力被转移到了那孩子身上,如今只要梳梳她的长发,你就会拥有容颜永驻的魔力。”


  “那孩子现在在哪里?”


  “噢,我将她从皇宫里掳走,关在了阁楼里,如今已经是第十六个年头了。我对她极好,就是为了她青春永驻的魔力。”葛朵的话语一顿,皱起了眉头,右手食指不断点着桌面,“但她现在越来越想到外面去了,我怎么能允许她到外面去呢?她就应该像一朵花一样为我所用。”


  “这次请你们来,就是希望能有你们的帮助,下令通缉她,这样她就不会再出去乱跑了。小孩懂什么,外面那么危险,万一有闪失,我的青春可怎么办?


  当然我一定会给你们相应的报酬,将青春永驻的机会平分给你们。但我还是想听听你们的故事,我真的是太好奇了,通过水晶球发现这个世界上也有同我一样的你们。”葛朵又再次兴奋起来,双手激动地拍着桌子,弗兰契斯科的眼中又多了一份鄙夷。


  “小孩就是这样,她总拦着你要走的路。只有把她关起来,才是她应有的结局。”特曼妮抿了一口酒,“这不识好歹的贱丫头今天早上还说要去参加王子的舞会,还好让我发现,将她锁了起来。又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还想做麻雀变凤凰的美梦。”


  “怎么会这样呢?”葛朵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三十年前,我还拥有着年轻和天真的心。我嫁给了我爱着的人,但他的贫穷压垮了我们的爱情。在他因病撒手人间后,留给我的只有两个女儿和我的一双粗糙的手。那时候,我开始明白爱情根本比不上自己的青春。机缘巧合下,我嫁给了伯爵,但财产依旧被他握在手中,更不用说他还有一个要和我争财产的女儿了。”


  “然后你就用毒药害死了伯爵?”弗兰契斯科瞥了一眼特曼妮。


  “不然呢,我还要重蹈覆辙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亲生女儿,只要我的女儿拥有青春永驻的秘籍,在舞会上定能得到王子的青睐。”


  “那我看是你想多了。”弗兰契斯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幻想,特曼妮瞪着她,而她就像是没看见似的继续说,“你这么担心伯爵的亲生女儿,把她关起来,是害怕她抢你女儿的风头吧。那么我告诉你,这样做是行不通的。”


  特曼妮刚想反驳,却听见弗兰契斯科幽幽的声音继续传来,徒然间让她的背后腾升起寒气。


  “只有杀了她,你才能达到你的目的。”


  弗兰契斯科的脸庞在烛光的照耀下,好像连同她的声音一样朦胧,却又在若隐若现中让人感到一种藏在深处的愤怒。


  “不带有血肉亲情却又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份的孩子,更是组织我大计的罪恶之源。”弗兰契斯科握紧了拳头,“我自从国王去世后,一直掌管着整个王国,所有人对我俯首称臣。但有了权利又有什么用呢,我曾经拥有的美貌,已经被那个孩子狠狠踩在脚下。”


  “我用青春的时间管理王国,照顾孩子,那么我失去的青春又有谁能来弥补呢?”弗兰契斯科的眉头紧皱,右手拿起桌上的苹果仔细端详,目光就像是要将它切碎,“所以女巫葛朵,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呢?”


  “你要杀了她?”特曼妮显然有些被吓到,她对灰姑娘最多是奴役和恐吓,而眼前这个王后直接选择最粗暴的解决方法。


  “当然,对于那些挡着我的路的敌人,自然只有一个结局。”弗兰契斯科想起国王去世时的脸,他永远不会知道他每天夜里的那瓶牛奶中放下了慢性毒药,而临死前的他还温柔地抚摸过她的脸颊,最后连带着呼吸一起停止。


  葛朵摇手一挥,一瓶药水就出现在了餐桌上。“或许它能帮到你的忙,只要你将药水涂在食物的一面上,剧毒就会渗到食物中,等白雪公主吃下后,就再也不会威胁到你了。”


  弗兰契斯科犹豫再三,将毒药接了下来,都是你的错,她也要成为曾经最让自己嗤之以鼻的人了。


  “噢,我真的是太同意你们的观点了。做个后妈可真是不容易,我可从来没想过当一个母亲,辛苦而又劳累。”葛朵用手扶着额头,“要不是因为那朵花,我可不想这么去伺候这个姑娘。我承认小时候的她是挺可爱的,但当她的年纪增长,渐渐地不再由我来掌控,就失控了。你瞧瞧,她昨天还和我说要去集市放花灯。”


  “她可能会乘机离开你。”特曼妮总结道。


  “是啊,她可真的是一个白眼狼。如果她能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只是我的附属品,那我也不需要去给她些教训了。毕竟我只有她了。


  “只需一点罪恶感,巨大的压迫感,和一些小小的谎言,他们就会永远被你所操控。”


  “我已经打算将她永远束缚住高塔之中,那将会是她的归宿。”


  特曼妮一杯酒已经喝完了,本就胀红的脸更红了:“我本来可以将她赶出阁楼,但因为我的仁慈让她留了下来。结果呢,狼心狗肺的东西,想要抢走本来属于我女儿的名额。你们猜猜我在出门时看见了什么,天啊!她在和老鼠说话,真是疯了!”


  “无名无姓的孩子本就该识趣地呆在角落,我分给了她所有的劳动,她居然还是天天在白日做梦。不过没关系,等我的女儿们当上了王妃,她将会直接被我扫地出门。”


  宴席的氛围在大家微醺时变得激昂起来,酒香在空气中蔓延开了。弗兰契斯科狠狠拍了下桌子:“一切都只能随着我的计划来,我绝不允许有人抢走我的荣誉,尤其是白雪公主。”她的眼神更加狠毒,恶意让她面目狰狞起来,眉头皱在一块儿。


  “青春,那是我的青春!权利,那是我的权利!”特曼妮用手勉强支撑着她的头,嘴里喃喃自语。


  葛朵的法杖被她抛在一边,趴在了桌上念念有词,尽是些青春,长发,魔法的语句。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窗户前,金色的长发从顶楼一直落到了第一层,在“嗖”的一下,一个身影极速划过,在黑暗里穿行,在片刻后,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只有寂静的风声在呼呼作响。


  弗兰契斯科的房间一角闪起了绿光,本来放在一旁的魔镜像是自己正了正身子,镜子中是古宅的饭局,宴会的情况尽收眼底。再一次的绿光后,画面开始变得扭曲起来,苹果、红舞鞋、鲜花依次闪过。狰狞的、扭曲的、衰老的面目在镜子中浮现。最后定格在只有鲜血和白骨的图像上,右上角的小字分明写着“future”。

坚硬次元壁
冰雪女王长发公主:艾莎被冰冻,乐佩用魔法拯救她,毫无违和感
冰雪女王长发公主:艾莎被冰冻,乐佩用魔法拯救她,毫无违和感
婷不由衷

公主的救赎

老婆婆看到骑士们摘走了金色花,生气极了。她连忙跑去皇宫,夜幕降临老婆婆趁着国王王后睡着,她露出了邪恶的面目,原来她就是森林里可恶的女巫。她想要通过金色花的魔法,让自己永葆青春。于是,她偷偷的爬进了公主乐佩的房间,抱走了乐佩公主,国王和王后听到了动静之后,急忙的赶过去,可是还是来迟了。女巫已经把乐佩抱走了。


国王王后整天都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


女巫抱走了公主乐佩之后,把乐佩关在了一座高高的塔楼里。她知道乐佩食用了金色花,她把乐佩关了起来,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她。偶然间,女巫知道了只要乐佩唱歌给乐佩梳头,乐佩身边的人就能保持容颜。


就这样,女巫和乐佩生活了十八年。乐佩是一个勇敢善良...

老婆婆看到骑士们摘走了金色花,生气极了。她连忙跑去皇宫,夜幕降临老婆婆趁着国王王后睡着,她露出了邪恶的面目,原来她就是森林里可恶的女巫。她想要通过金色花的魔法,让自己永葆青春。于是,她偷偷的爬进了公主乐佩的房间,抱走了乐佩公主,国王和王后听到了动静之后,急忙的赶过去,可是还是来迟了。女巫已经把乐佩抱走了。


国王王后整天都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


女巫抱走了公主乐佩之后,把乐佩关在了一座高高的塔楼里。她知道乐佩食用了金色花,她把乐佩关了起来,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她。偶然间,女巫知道了只要乐佩唱歌给乐佩梳头,乐佩身边的人就能保持容颜。


就这样,女巫和乐佩生活了十八年。乐佩是一个勇敢善良聪明的姑娘,她长年待在高塔里面,她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在她十八岁生日这一天,她告诉女巫自己想要出去看天灯。还说到只有每年这一天才有天灯,她想出去看看,哪怕只有一次机会,这是她的梦想。


不管乐佩怎么说怎么做,她都不能出去。女巫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不能出去,出去会被恶狼吃掉的,会被坏人抓走的。说完后,女巫问,你除了这个愿望还有其他的愿望嘛。乐佩失望的说道,那妈妈你就送我上一年买的颜料吧。女巫说:这得去很远的地方买,你要等好长的时间。


乐佩在高塔里漫不经心的画着画,她很失落但心里又充满无限的期待,她期待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


突然,有一个高高的男人从塔外面爬了上来,乐佩小心翼翼的躲在男人的后面,男人爬进来了塔里。乐佩猛一惊,把他敲晕了。

当男人醒了之后,乐佩问:你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进塔里啊?你是想偷我的头发对嘛?


男人不可思议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偷你的头发啊,我进塔里是想躲避外面的追捕,外面有人抓我。我只能躲进这里啦。


乐佩知道了前因后果。说:我相信你啦,那你能带我出去看看外面的天灯嘛,然后你在把我送回来,怎么样。你要是带我出去看天灯,我就把包里的东西还给你,怎么样啊


“包里的东西,快换给我”男人生气的说道。天灯?是国王和王后给失踪的公主放的天灯嘛。我不能带你去看。


“你带我去看天灯,要不然你就见不到你的东西了”乐佩说道。


男人为了拿到他的东西,答应了乐佩的要求。


她们互相介绍了彼此,原来男人叫做费林雷徳。


就这样,男人把乐佩带出了塔里,乐佩看到外面的世界既开心有兴奋,有轻轻的泥土的味道,花香的味道,是大自然专有的味道。


她们开始了看天灯旅程。


婷不由衷

魔发奇缘

这是一个很有趣且危险的故事,不用紧张这是个有趣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乐佩的姑娘,故事要从天上的太阳讲起 ,很久很久以前,蓝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抹阳光,在这抹阳光中孕育了一株金色花,这株金色花它能治愈百病也能让人永葆青春。

听,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一个老婆婆,老婆婆看到了这株金色花,想要把金色花占为己有,老婆婆缓缓的伸出手摸了摸金色花,金色花开始散发光亮了,这光亮把老婆婆的脸颊照的容颜焕发。城堡里传出一阵阵喜悦声音,原来是王后要生育啦,声音过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降生了—乐佩。国王王后在乐佩出生后的一会放起了天灯,整个王国都亮了起来,不一会儿,国王听城堡里的人说,城堡外有一株神奇...

这是一个很有趣且危险的故事,不用紧张这是个有趣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乐佩的姑娘,故事要从天上的太阳讲起 ,很久很久以前,蓝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抹阳光,在这抹阳光中孕育了一株金色花,这株金色花它能治愈百病也能让人永葆青春。

听,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一个老婆婆,老婆婆看到了这株金色花,想要把金色花占为己有,老婆婆缓缓的伸出手摸了摸金色花,金色花开始散发光亮了,这光亮把老婆婆的脸颊照的容颜焕发。城堡里传出一阵阵喜悦声音,原来是王后要生育啦,声音过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降生了—乐佩。国王王后在乐佩出生后的一会放起了天灯,整个王国都亮了起来,不一会儿,国王听城堡里的人说,城堡外有一株神奇的花 ,能治愈百病永葆青春。国王立即派士兵去采摘,国王想要让他的女儿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生活。

老婆婆刚想把金色花摘下来,就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她连忙的躲了起来,是国王派来采摘金色花的士兵啊,士兵们看到了在发光的金色花赶忙的摘走了。老婆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摘走了,气的连忙跺脚。

士兵们带着金色花来到了城堡,把金色花递给了国王,国王让仆人把金色花熬成了汤水,喂给了他的宝贝女儿乐佩,乐佩的头发啊立刻就变得金黄金黄啦还闪闪发光。摇篮里的乐佩哇哇的叫着,开心极了,就这样城堡里面到处充满欢声笑语。

@LOFTER话题君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小花带你玩玩具
09. DIY迪士尼公主玩彩虹动态沙安娜,爱丽儿,长发公主
09. DIY迪士尼公主玩彩虹动态沙安娜,爱丽儿,长发公主
初畇出月

《长发》

头发蓄了一年,终是没那个耐兴,在昨晚剪掉了。

那个塔楼自从公主走后就废弃了,入口太高,我又日益年老 ,再也没有了能爬上去的力量。


公主昨日来看望我了,在日落时分,一袭紫衣裙,及肩的金发透亮,双眼还是如从前一样大而有神。


她说怕被发现,没敢坐马车,徒步走来的,所以晚了些。

她说一国王后太难当,边关战事吃紧,丈夫虽然已经当了几年国王,骨子里还是个乡村莽夫,根本帮不了什么忙,没用透了。

她说大臣们总催她生个小王子,但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就是想把她搞死,再扶持小王子当个傀儡国王,她才不要如他们所愿,她偏不生。

她带来了一匹年迈的老马,说是当年离开塔楼时骑的,现在已经年...


头发蓄了一年,终是没那个耐兴,在昨晚剪掉了。

那个塔楼自从公主走后就废弃了,入口太高,我又日益年老 ,再也没有了能爬上去的力量。


公主昨日来看望我了,在日落时分,一袭紫衣裙,及肩的金发透亮,双眼还是如从前一样大而有神。


她说怕被发现,没敢坐马车,徒步走来的,所以晚了些。

她说一国王后太难当,边关战事吃紧,丈夫虽然已经当了几年国王,骨子里还是个乡村莽夫,根本帮不了什么忙,没用透了。

她说大臣们总催她生个小王子,但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就是想把她搞死,再扶持小王子当个傀儡国王,她才不要如他们所愿,她偏不生。

她带来了一匹年迈的老马,说是当年离开塔楼时骑的,现在已经年老体弱,差几日就要归天,马儿不愿葬在王宫,于是她将它送了过来,希望我能照顾它的最后几日。

她走之前问我头发怎么留这么长,都到小腿了。


她说天黑了,再不走就没时间了。


我目送她离开,直至消失。



马儿躺在我脚边打盹儿。它真的很老了,双目浑黄,鬓毛早已没了光泽,气若游丝,似是下一秒就会死掉。

我瞪了它几眼,心想公主可真放心,把我的“仇马”交给我照顾,还那么明确说是就是带她逃出塔楼的那只,就不怕我把马儿吊起来打一顿解气,让它早几日归天。

不过若是让旁人知道我对着濒临死亡的老马出气,还不知会怎么传呢,我虐待囚禁公主这个谣言也是这么传出来的。

再说真正罪大恶极的应该是带公主离开的那个男人才对——那个将我的救赎抢走的、所谓的国王。

原谅我的偏见,始终不肯承认我最痛苦的那天是公主的新生。只能用“抢”这个字给好人判个没有多大用处的字面死刑。

至于为何用“所谓的国王”这个词来形容他,不太方便透露,只能告诉你们公主到现在都还是完璧之身。

没透露但不完全没透露。


我是个快死的人,虽能用点巫术延长几年自己的寿命,但目前看来也不太需要了。


我曾不止一次去过她的国度,走在她曾经走过的路上,听着她的子民讨论她。

她的子民都不了解她,以为她是大女主,以为她活泼开朗,以为她善良有担当,以为她爱国王。只有我知道,并不是。

公主是我带大的,只有我知道她右腿内侧和左侧锁骨处各有一颗痣。

我知道她爱哭,是个泪美人。她告诉我泪失禁真的好麻烦,掉眼泪倒不算什么,反正迟早会风干,怕就怕哭的同时流鼻涕,半液半固的晶状物粘稠恶心,像极了精液。

她脾气不算好,容易情绪化,有一点不顺心就摆脸色给我看,更严重点就会一声不吭的蹲角落里掉眼泪,但又好哄的很,稍微态度软点声音柔柔的认错,她脸色变得比翻书都快,却又傲娇性子使然,明明心里已经乐成了花,却要端着,硬装成一副还在生气的样子,别着头扭捏着让我熬南瓜粥。

她自卑、自负、心高气傲,她偏执、冷漠、不可理喻。

她是夜间生物,只在黑夜里狂欢。她讨厌阳光,那太刺眼,她讨厌人群,那太聒噪。

她讨厌人们过敬畏或爱慕的目光,她总觉得自己身上被那些目光灼出了大大小小的洞,疼且显眼,人们望着她,嘴里褒贬不一。

她并不想当大女主,不想当一国王后,不想成为民间流传的玛丽苏故事里的主角。

我也讨厌那个故事,竟然把我写成囚禁公主的老巫婆,拜托,在塔楼里的那段时光是我和她一致认为此生最快乐的好嘛。


我们在一方小天地里互相温暖,她要求我睡前讲个故事,什么都好,白雪公主和她继母的爱恨情仇或渣男王子和忠贞死侍的恩怨纠葛,只要我离开的别那么早。

夜幕渐渐黑了,我说必须要走了,她轻轻拽我衣角说能不能给她一个晚安吻。

她的肌肤白的不像话,此刻却微微泛着红,像个让人垂涎欲滴的草莓。

我喜欢草莓。

我说好,不算丰润的唇下一秒就印上了她的脸颊。

她贝齿紧咬下唇,眼神躲躲闪闪不肯看我:

“我的意思是,吻这里。”

公主双目含情,脸颊愈发红,素手虚虚的点在唇上。

我讶然,却突然很想笑。

我的公主终于爱上了我,尽管我的手段不算高明。

谁也无法忍受十几年来如一日的生活在塔楼里,于是她依恋上了这些日子中唯一一个可以每天见到的活人,这是无法抗拒的。

我还记得拐来她的那天我做的占卜,它说我们没有好结局。

我才不管这些,我只要她。

“公主。”我说,“这个吻,只要你想,每晚都有。”


她坐在毛毯上,我一下下梳着她的长发。

金发柔顺透亮,握在手里像是绸缎。

她问为什么我不留这么长的头发,我说因为我不是公主。

她懊恼,说如果她也不是公主就好了。

我问她难道不喜欢这么长的头发吗,她说不喜欢,但只要我喜欢她就不会剪。

我笑,轻轻吻上她的长发。


她终究是,剪了这头长发。

那个男人到来后,我们爆发了最猛烈的争吵。


她说我囚禁她,为了一己私欲囚禁她二十多年。

她说我不就是为了她这头金发吗,她这就把它送给我。

她抢了那个男人的剑,一剑割下,如瀑的长发就如没了生命般散落在地。

她驾马离开,回到她的国度,与带她离开的男人结了婚,成为一国女王,带着整个国家走向辉煌。

但她始终没有生下一子,原因除了他们两个只有我知道——他们的婚姻没有实质。




几天后,那匹马终于咽气了,我埋了它,草草立了个碑。

远方传来女王死亡的消息,我早就预料到了,所以并不惊讶。

什么马儿不愿葬在王宫,都是借口。

她知道自己要被杀,于是来见我最后一面。


我用尽最后的力量再爬了一次塔楼,躺上床,枕上用她长发编织的凉枕。



公主,我的晚安吻呢。



end.

warbler白神.
#NO.10 RAPUNZEL...

#NO.10 RAPUNZEL

要做的东西需要十二张但是目前只有十张所以打算补三张公主米妮,画完也都会发过来!

#NO.10 RAPUNZEL

要做的东西需要十二张但是目前只有十张所以打算补三张公主米妮,画完也都会发过来!

okitafuji

还是那个金主,忘了约的第几张了,还是长发公主👸🏻稿子已售,出谷子用。

还是那个金主,忘了约的第几张了,还是长发公主👸🏻稿子已售,出谷子用。

亚里士多缺德是阳光小画家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好美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好美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好美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