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长哈

882浏览    11参与
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浅画 “还没到时候吗,还不是时...

浅画

“还没到时候吗,还不是时候吗?”

浅画

“还没到时候吗,还不是时候吗?”

K₂Cr₂O₇

哈尔滨,明明是一个O但活跃的像一个A,日常和同样精力旺盛沈阳互怼,或者一起上房揭瓦,然后被人追打。

长春正好反过来,明明是个A但温柔的像一个O,导致每次在床上时哈尔滨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才是上面那个,然后长春看他走神了于是加大力度把哈尔滨拉回现实世界。

滨:明明我才是被艹的那个,为什么你这表情比我还可怜……卧槽卧槽嘶…啊哈…轻点…哈…


再来说大连,嗯呢,浪漫之都,浪漫仅限于除了沈阳的其他人,如果遇到沈阳就开始恢复本性。

沈阳:晚上出来方便不

大连:不了我家有厕所

沈阳:?欠干了?

大连:你来啊!

沈阳:来就来!

鞍山:然后这俩老B登半夜三更拿光剑在公园里大战三百回合,...

哈尔滨,明明是一个O但活跃的像一个A,日常和同样精力旺盛沈阳互怼,或者一起上房揭瓦,然后被人追打。

长春正好反过来,明明是个A但温柔的像一个O,导致每次在床上时哈尔滨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才是上面那个,然后长春看他走神了于是加大力度把哈尔滨拉回现实世界。

滨:明明我才是被艹的那个,为什么你这表情比我还可怜……卧槽卧槽嘶…啊哈…轻点…哈…


再来说大连,嗯呢,浪漫之都,浪漫仅限于除了沈阳的其他人,如果遇到沈阳就开始恢复本性。

沈阳:晚上出来方便不

大连:不了我家有厕所

沈阳:?欠干了?

大连:你来啊!

沈阳:来就来!

鞍山:然后这俩老B登半夜三更拿光剑在公园里大战三百回合,把营口吓的报警了


某日沈阳和哈尔滨又因为锅包肉问题打起来了,其实也不是打起来了,就是沈阳单方面被打,因为提到番茄酱锅包肉,哈尔滨的战斗力可以飙升n倍,但这不是重点,然后长春和大连赶来在沈阳被打死之前把他们俩拉开了。

回家了之后

大连:我不是说不要打架吗?怎么又打架?

沈阳:我不是没控制住自己嘛!

大连:?您是三岁吗?还控制不住自己?

沈阳:我比你大,叫爹

大连:?欠干了?

沈阳:?想打架?

大连:来啊!(脱衣)

沈阳:谁怕谁!(脱衣)

另一边

长春:你怎么又打架了

哈尔滨:我……

长春:我记得我说过不要打架吧

哈尔滨:可是……

长春:既然犯错了,那就准备接受惩罚哦

哈尔滨:完犊子


大连:…话说…滨哥他为啥打你啊

沈阳:…哈…我带了番茄酱…哈…锅包肉给他吃…还说好吃让他尝一尝…

大连:那你活该被干

沈阳:你今天…哈…是不光顾着干我没吃饭?

大连:?你个老逼登嫌劲不够?你等着?


长春:打人是不对的

哈尔滨:…呜…我…我错了…轻点…哈…

长春: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为啥打他

哈尔滨:他…他做番茄酱锅包肉…还拿到我面前吃…

长春:…这不能忍,明天我帮你揍他





君刀一丘

【省拟】糊的炒面后续

没想到吧,有滴


辽宁把哈尔滨给抓了回来,跟长春,开门的一刻看见黑龙江倒在沙发上,吉林就趴在黑龙江旁边


——半个小时前——​


辽宁一边大喊一边跑“小崽子,你跑啥”哈尔滨拼命的跑“辽哥你别追我!”这一路上二人撞到了好多人,过马路时哈尔滨刚想冲,被提住“你不要命了”扭头一看

“长春?”

长春又说了他几句“你没看见这是红灯吗!”

“我知道错了”辽宁追上来“真是,小崽子体力不错”说着抓着哈尔滨的手臂

“长春救命”哈尔滨抓着长春的手摇了摇,于是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样”长春似懂了点“我哥要做糊了炒面给你们吃?”

“总之,这小子必须跟我回去”

“那长春跟我们一起”辽宁...


没想到吧,有滴


辽宁把哈尔滨给抓了回来,跟长春,开门的一刻看见黑龙江倒在沙发上,吉林就趴在黑龙江旁边


——半个小时前——​


辽宁一边大喊一边跑“小崽子,你跑啥”哈尔滨拼命的跑“辽哥你别追我!”这一路上二人撞到了好多人,过马路时哈尔滨刚想冲,被提住“你不要命了”扭头一看

“长春?”

长春又说了他几句“你没看见这是红灯吗!”

“我知道错了”辽宁追上来“真是,小崽子体力不错”说着抓着哈尔滨的手臂

“长春救命”哈尔滨抓着长春的手摇了摇,于是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样”长春似懂了点“我哥要做糊了炒面给你们吃?”

“总之,这小子必须跟我回去”

“那长春跟我们一起”辽宁看向长春,见他点点头“行”


————转现在————


辽宁冷静的看着,又看着傍边俩人,似乎都很惊讶,屋子里一片静寂,还是辽宁开了口“看看能不能叫醒”刚走进,黑龙江刷一声起来,仨人然后大喊“炸shi了!!!”哈尔滨抱住长春,黑龙江拍住辽宁“我没事”

“阿林的手艺咋样”辽宁忍不住的问

“哎呀……还是那会做的好吃”

“这是炒糊了”吉林久久没醒,辽宁把他抱起来,傍边仨人看呆了

“看啥看,我抱人不就是这样”说着就抱进房间然后出来,咳了俩声“阿林的手艺确实退步了”

“辽哥你都没尝!”黑一个插嘴

“……”



长春小声的对哈尔滨说“你再不下来……我

就把你丢出去”甩了甩然后就下来了

“……”

——————————————






所以,没了,是有点cp向,以后我再琢磨琢磨


鸽子形状的雨滴
【城拟】是长哈 哈尔滨其实是戴...

【城拟】是长哈

哈尔滨其实是戴着手套的,自行脑补吧

总感觉捏的哪里怪怪的jpg

【城拟】是长哈

哈尔滨其实是戴着手套的,自行脑补吧

总感觉捏的哪里怪怪的jpg

鸽子形状的雨滴

【市拟】是@卡特★  画的我家哈尔滨

谢谢太太,太太真好呜呜呜

发现最近好像发了好多滨姐jpg

拍照的人是长春,所以打了私心tag【?】

【市拟】是@卡特★  画的我家哈尔滨

谢谢太太,太太真好呜呜呜

发现最近好像发了好多滨姐jpg

拍照的人是长春,所以打了私心tag【?】

风间深海

【哈/长】Passacaille in Harbin

摸鱼选段(就是摸鱼)

斜杠无意义


奶油色头发的青年站在办公室门前,他抬起头,对那个人笑了一下,说:“怎么这个时候来?”

“来找你过节。”那个人答道。

但这时来未免太早,奶油色头发的青年手里还提着纸袋,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早餐,看样子是早早地出了门。他望着那个人,双眼注视那个人驼色的风衣衣摆轻轻擦过他的办公桌。那个人手里的纸袋还未放下,窗外忽然传来防空警报声,然后是汽车鸣笛,那个人正垂着眼睛望着他。

他也抬头望着那个奶油色头发的青年,又说:“怎么这个时候来?”

“我听说,”那个人说“屹行会去陪沈哥。”

“我们不一样吧。”

他几乎笑出声来。

“你又听海蛎子给你瞎灌输,...

摸鱼选段(就是摸鱼)

斜杠无意义




奶油色头发的青年站在办公室门前,他抬起头,对那个人笑了一下,说:“怎么这个时候来?”

“来找你过节。”那个人答道。

但这时来未免太早,奶油色头发的青年手里还提着纸袋,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早餐,看样子是早早地出了门。他望着那个人,双眼注视那个人驼色的风衣衣摆轻轻擦过他的办公桌。那个人手里的纸袋还未放下,窗外忽然传来防空警报声,然后是汽车鸣笛,那个人正垂着眼睛望着他。

他也抬头望着那个奶油色头发的青年,又说:“怎么这个时候来?”

“我听说,”那个人说“屹行会去陪沈哥。”

“我们不一样吧。”

他几乎笑出声来。

“你又听海蛎子给你瞎灌输,”他抬起手要揉搓那个人的头发“那是他陪老沈?我看是老沈陪他。”




鸽子形状的雨滴

【省拟/市拟】七夕跟谁过

主黑龙江家的小兔崽子们

cp吉黑长哈,有点庆齐【虽然就几句话,但还是打下tag吧】

纯聊天,只有对话

文里出场的各位,哈尔滨牡丹江佳木斯是女孩子,剩下都是男孩子

不知道tag打的对不对……

…………

哈尔滨一大早起来,闲的没事刷了一会手机,看到日期后忽然想作个死,打开手机进入“黑龙江省群聊”,发了个消息:各位好,七夕到了,你对象呢?

洗漱完毕,手机里传出声音,哈尔滨打开手机

齐齐哈尔:笑死,跟丹顶鹤过。

大庆:笑死,跟石油过。

正在无聊随便划拉着手机的牡丹江看到群里一直在响便打开群聊,回了一句:“楼上二位的对象为什么这么奇怪?”

一直窥屏不知道说啥的鸡西开始打字,然后发送...

主黑龙江家的小兔崽子们

cp吉黑长哈,有点庆齐【虽然就几句话,但还是打下tag吧】

纯聊天,只有对话

文里出场的各位,哈尔滨牡丹江佳木斯是女孩子,剩下都是男孩子

不知道tag打的对不对……

…………

哈尔滨一大早起来,闲的没事刷了一会手机,看到日期后忽然想作个死,打开手机进入“黑龙江省群聊”,发了个消息:各位好,七夕到了,你对象呢?

洗漱完毕,手机里传出声音,哈尔滨打开手机

齐齐哈尔:笑死,跟丹顶鹤过。

大庆:笑死,跟石油过。

正在无聊随便划拉着手机的牡丹江看到群里一直在响便打开群聊,回了一句:“楼上二位的对象为什么这么奇怪?”

一直窥屏不知道说啥的鸡西开始打字,然后发送:就是,我就不一样了,我和冷面过。

牡丹江:…我不认识他,我没有弟弟。

大兴安岭:笑死,山区信号不好,下了。

鹤岗:笑死,大家一起孤寡。

双鸭山:@黑龙江 哥,你有对象没?

七台河:咱哥在忙吧?

七台河又补了一句:话说你这么说会被挨打的…

佳木斯:…走好。

哈尔滨:昨天我哥跟我说,他去吉哥家了,今早发了个朋友圈,就发了两个字“腰疼”我刷了一下新就删了

双鸭山:卧槽什么玩意?我居然没看到,太可惜了!

牡丹江:所以咱哥是下面那个?

伊春:咱哥不本来就是受嘛,啥时候当过攻啦?

绥化:@伊春 咱哥还在群里。

伊春撤回一条消息

黑河:所以咱哥应该还在床上倒着?

大兴安岭:被看着了的话你俩保重。

伊春:还好我撤了…

黑龙江:不用这么辛苦的撤回,我看见了。

伊春:卧槽???

黑龙江:等我从床上起来回去的时候再找你唠唠kwcwwwshjiosdgh

绥化:哥?

双鸭山:这是咋了?

黑龙江【吉林】:没事,我是吉林,用一下他的手机,没事,你们继续。

群里安静了许久

哈尔滨:所以只有咱们孤寡?

七台河:昨天我还看到你和长春出去吃饭。

大庆:滨姐应该也是受。

黑河:我也这么认为,滨姐看起来像受。

鹤岗:同意。

哈尔滨:?你们来我家,松花江,放心,绝对不把你们扔下去。

绥化:昨天我看到大庆和齐齐哈尔走在一起了。然后今天他给我发了消息。

齐齐哈尔:?住手,多少钱都行,别发!

绥化发布了一张图片

齐齐哈尔:腰疼,管好你弟。

绥化:???


齐齐哈尔:妈的…

哈尔滨:阿齐果然是受对吗?

齐齐哈尔:我是攻。

哈尔滨:我不信。

齐齐哈尔:姐?

佳木斯:这对是…招蚊子组?

鹤岗:怎么说?

佳木斯:百湖之城,还有扎龙湿地,夏天养蚊子户。

大庆: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哈尔滨:松花江蚊子更多,尤其雨后。

哈尔滨接着说:看,我就是个攻,就没腰疼过,长春攻不过我

齐齐哈尔:懂了,这就发消息给长春。

哈尔滨:?有本事来松花江,不推你下去。


过了一会,长春发来消息。

“到你家了,开门。”

危 哈尔滨 危

鸽子形状的雨滴

【市拟】君子兰与丁香

想写城市拟人了

标题其实没什么寓意,就是两人的市花

是长哈cp向

这对是BG向

虽然我不会写cp文但这的确是cp向

是告白

…………

长春和哈尔滨是互相暗恋的关系,不过暗恋挺多年就是都不说。

决定告白的时候,都二十一世纪了。那天是长春决定告白的,来到哈尔滨,找了一家宾馆住下,实在太累,先休息了两天才打电话联系哈尔滨。

长春和吉林一样,也有辆车,他来哈尔滨是开着车到高速来的,毕竟后备箱里准备的一些礼物行李箱还真装不下,拿也比较麻烦。

“你来咋不说一声?”哈尔滨把长春请到她家,长春一大早就到了“哟,还带东西啦?”

“惊喜不?”长春把放在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给她

“惊吓。”哈尔...

想写城市拟人了

标题其实没什么寓意,就是两人的市花

是长哈cp向

这对是BG向

虽然我不会写cp文但这的确是cp向

是告白

…………

长春和哈尔滨是互相暗恋的关系,不过暗恋挺多年就是都不说。

决定告白的时候,都二十一世纪了。那天是长春决定告白的,来到哈尔滨,找了一家宾馆住下,实在太累,先休息了两天才打电话联系哈尔滨。

长春和吉林一样,也有辆车,他来哈尔滨是开着车到高速来的,毕竟后备箱里准备的一些礼物行李箱还真装不下,拿也比较麻烦。

“你来咋不说一声?”哈尔滨把长春请到她家,长春一大早就到了“哟,还带东西啦?”

“惊喜不?”长春把放在后备箱的东西拿出来给她

“惊吓。”哈尔滨假装嫌弃道,然后帮他拿东西上楼

“都是给你的。看看你喜不喜欢。”长春说

“这么多啊…”又买了衣服又买了吃的“你破费了吧?我把钱给你。”

“不是,你回来。”长春把哈尔滨又按回椅子上“我送你东西你付啥钱。”他接着说“来,尝尝这个。”哈尔滨打开长春给她的那包零食

“好吃!”眼里冒出星星了。

两人聊了一会,出去玩了,先去圣·索菲亚大教堂。

教堂里今天有场音乐会,高大的教堂里面只有一层,进入教堂,音乐传入耳内,周围有很多画。

教堂中央,来的比较晚,刚坐下来钢琴声便停下了。

安静片刻,一位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走出来,行了个礼,拉起了提琴。

哈尔滨两手托腮,听的很认真。长春好奇的看着周围,因为过了不少年,这教堂看上去的确也有年代感。穹顶的吊灯还挺好看,于是拿起手机拍了一下。

长春盯着哈尔滨,盯着她的侧颜看了许久,原本想今天说的,但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有时候,一小部分恋爱时期的两个人很墨迹是真的。

“走吧。”过了许久,哈尔滨起身,拉着长春跑了出去。

“你这么快干啥?”

“还想去别的地方玩嘛!”

于是两人又去了中央大街,但是今天热的两个人都不想溜达太久,溜达一会就回去了。

夜晚又去逛了一下夜市。

“来,尝尝!”哈尔滨用牙签插起盒里的点心送到长春嘴边。

“唉?哦,好。啊…”长春张开嘴,吃了进去。

“怎么样?”

“好吃。”

哈尔滨握住长春的手“走,去那边看看!”

“唉,慢点!”长春跟着哈尔滨去了

终于结束了今天的旅途,长春把哈尔滨送回家

“要不住在我家吧?”哈尔滨在门口说“宾馆应该挺远的吧?”

“没事。”长春拍了拍哈尔滨的肩“这家宾馆挺便宜的,离这儿近点。”

“对不起啊…”哈尔滨忽然脸红了“害你陪我这么晚,好像都是你在陪我玩。”

“没关系,走啦!进屋了给我发个消息。”

“好,慢走。”

长春在车里叹了口气,结果还是没有说出来。

又过了几天,长春想好了,约哈尔滨去松花江。

那天哈尔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怦怦乱跳,早早就起床了。

夜晚来到松花江,今天的人比较少。长春买了花去的松花江,哈尔滨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看着她的背影,长春又紧张了一会,最后鼓起勇气走上前。

告白的时候两人都愣住了,江边的夜里很凉爽 ,微风拂过他们的脸庞。

最后当然是同意了。

后来吉林和黑龙江都知道了这事,于是讨论了起来。

黑:“二哥。”

吉:“嗯?”

黑:“你说要是普通人,拖到像他俩现在,估计都白头了吧?”

吉:“自信点儿,普通人的话现在人已经入棺了。”

Tadzio

【长哈】长春花

1.随便看个乐呵就行

2.人设来自@鸽子形状的雨滴 ,是BG向

3.ooc有

4.如果有错字什么的,欢迎捉虫

5.我是东北人,我是黑龙江哈尔滨人,我没有地域黑🌚我永远爱我的家乡


以下是正文

  1931年9月,东北被占。

  1932年3月,满洲国成立。

  那个时候长春曾被软禁过一段时间,后来没办法,都投降了,也楞是给放出来了。

  哈尔滨也去看过他和吉哥,当然是在心里把日本帝国主义全家都问候了个遍才过去的。      ...

1.随便看个乐呵就行

2.人设来自@鸽子形状的雨滴 ,是BG向

3.ooc有

4.如果有错字什么的,欢迎捉虫

5.我是东北人,我是黑龙江哈尔滨人,我没有地域黑🌚我永远爱我的家乡



以下是正文

  1931年9月,东北被占。

  1932年3月,满洲国成立。

  那个时候长春曾被软禁过一段时间,后来没办法,都投降了,也楞是给放出来了。

  哈尔滨也去看过他和吉哥,当然是在心里把日本帝国主义全家都问候了个遍才过去的。        可能是因为那时她脾气没现在这么好,也懒得跟门口的守卫求情,直接简单粗暴地选择翻墙进去。

  在偌大的皇宫里找了半天,然后发现大半夜的长春竟然还没睡。

  她那时问他你就甘心这么一直下去吗。

  长春叹了口气,轻轻抱住她,安慰她说一切都会好的。

  然而哈尔滨只记得他身上很冷,比自己冠着的那个所谓“冰城”的名头还冷。

  等到后来一切真的都好了,没有战乱,没有饥荒。只是哈尔滨似乎忘了把她曾经为了伸枪在墙上掏的那个洞给填上。每年冬天一到就呼呼往里灌风。

  然而她的狙击枪还架在她床头的架子上,被她擦的锃亮,完好无损。

  奈何东北的冬天实在是不太暖和,她想了半天还是给堵上了。反正现在这和平年代,透过那个孔再也看不到敌人齐齐整整的军装,也没有长春笑意盈盈的面孔。

  临近改革开放那个时候是真的慢慢忙起来了。长春来找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每次见面也就简简单单打个招呼,后来连招呼都懒得打了,随便抬抬眉毛就赶紧去各忙各的。

  就这么过了几十年,哈尔滨也没想起来再去剪头发,然后长春就注意到那一头黑色的长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长到了她腰间。

  不过她自己也懒得在乎这个。只是日复一日的搭配着同样的衣服。起床,然后套上黑裙子。而且无论多热的天都要蹬上黑皮靴。

  至于她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长春,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反正是在他俩互相喜欢了十好几年之后才凑成一对的。

  哦,这还得多亏了黑龙江。

  否则长春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死直女也喜欢自己。

  听其他城市说,哈尔滨看着挺高冷一姑娘,不过笑的时候特别好看。

  有一说一这概括得可太精辟了。第一,高冷只是看着高冷,第二,笑的时候那是真好看。

  至于她的笑声听起来像个巫婆这件事,长春想了想决定不往外说了。

  有时候他感觉这姑娘真就挺野的。工作日比谁都正经结果一到周末就嚷嚷着我想干饭。

  再比如举着一顶广场舞大妈同款假发追了鹤岗三条街,刚去逛完街拎着两大包东西转着圈唱姐就是女王。

  还有就是前不久发生的事,她拿了一艘不知道从哪整来的快艇,大半夜的约他出来在江面上一边开一边嚎还一边加大油门。

  完了还笑得跟个智障似的。

  不过这不是病也不用治,毕竟长春喜欢的是她整个人而不是她的某一个人设。

  就那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不笑了,皮靴跟踩着的油门也松开了,俩人就在这瞬间静下来的江面上,她仰起头靠在他肩上,问他你知道长春花吗。

  “好家伙,长春花之地?①”长春当时想都没想。

  “…好家伙,不愧是你。”

  沉默了一会儿,长春问她你就甘心这么一直下去吗。你就没受够现在这种像是在长春花之地一样的生活吗。

  好家伙,不问还好,问得她想揍人。

  她想说去你妈的我受够了啊。她想说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她早就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不过似乎没人能看到她和这座城市的市民们疯了一样的努力。

  然而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以一个夸张的表情配上夸张的手势,对着天喊Oh——My——Gosh——

  ——一切都会好的。

  天知道她是对谁说的。是对他还是对她自己还是对他们所有人。

  然后也没人再提起这事,就像没人会记起长春花之地。

  城市里的人一批一批的在换。当然也有人不想走,有人不肯走,还有人根本就走不了。

  反正他们是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忙,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个世界,一直都在所有的时间里竭尽全力去爱对方。

  几千年来的种种原因使他们从来不敢奢求太多。他们有时候还真会觉得,就这样,就很好,就足够了。

  哈尔滨想过,如果千百年以后还会有一场战争,她一定是最先扛起狙击枪的那个。然后另一只手一定要死死的拽着长春,怕他跑了。

  再没有什么能使他们分开。

  前两天哈尔滨出差回来。

  长春给她发微信说要不要去他那。她回了个好。停顿了一会儿又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重新打开手机问你想我了?

  对面秒回了个嗯。

  她也没再说什么,索性把手机揣进包里脚步轻快地下了飞机。

  至于满大街的吉A和一束长春花什么的,那都是后话了。

  反正她左手拎着行李箱右手捧着一大束长春花,大夏天的捂得严严实实站在长春街道上的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社死。

  对面就是朝她疯狂挥手的长春。

  绿灯一亮她就只顾着往前冲。

  妈的,这小子有老娘就够了,还要什么花。

—————————————————————————

  花语是美好愉快、勇敢坚强的长春花,即使生在了冥界,意思也从未改变。

  所以无论是什么大风大浪,拿出你最温柔的态度,一切都是过往云烟。

  还有你笑起来真的特别特别好看你且相信我。

—————————————————————————

①:长春花之地,希腊神话中普通人去世后的归宿。位于哈迪斯掌管的冥界。这里的亡魂们被抹去了生前的记忆,日复一日的在这片长满长春花的地方漫无目的的飘。英雄们死后会被送往极乐境享受永久的极乐,而恶人们将会在惩罚之地被迫完成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经受着他生前为其他人带来的痛苦。



再次感谢雨滴太太

鸽子形状的雨滴

【城拟】【all哈尔滨向,注意避雷】又捏上瘾了【不会画画只能捏的屑】

哈尔滨头上银色王冠样子的头饰莫得素材请根据之前捏的城拟自行脑补【?】jpg

滨姐那么可爱当然要让她当受啦【不是】

P1沈哈

P2长哈

二次编辑

加了个P3,也是捏的

P3呼哈

【城拟】【all哈尔滨向,注意避雷】又捏上瘾了【不会画画只能捏的屑】

哈尔滨头上银色王冠样子的头饰莫得素材请根据之前捏的城拟自行脑补【?】jpg

滨姐那么可爱当然要让她当受啦【不是】

P1沈哈

P2长哈

二次编辑

加了个P3,也是捏的

P3呼哈

风间深海

【城拟】Polonaise

虚假哈长,补档

即便是在这样下雪的天气里,他也依然穿得不多,在数九的寒风中,他走在落雪的街道上格外教人瞩目。在这个没有阳光、天色阴沉的寒冷日子,他的衣着简约、体面,十分讲究。如果放在六七十年前,肯定会被人当成贵族——因为从他的衣着往上看过去,一定会被他过于精致的的面孔深深吸引住目光,尤其是那对灰蓝色的眼睛,冷漠中好像又带有小说式的忧郁;他的头发是奶油色的,折射着这雪之国寒冬里没有温度的阳光。不过好在这已经是过去了,由于他身体舒展挺拔,大概没有人会质疑他是在刻意的在追求风度,而是钦佩和赞叹。

不过,他脖子上还是围了一条驼色的围巾,倒也十分符合这冬日的气氛。他的脚步依旧很悠闲,只是慢慢地绕进人...

虚假哈长,补档

即便是在这样下雪的天气里,他也依然穿得不多,在数九的寒风中,他走在落雪的街道上格外教人瞩目。在这个没有阳光、天色阴沉的寒冷日子,他的衣着简约、体面,十分讲究。如果放在六七十年前,肯定会被人当成贵族——因为从他的衣着往上看过去,一定会被他过于精致的的面孔深深吸引住目光,尤其是那对灰蓝色的眼睛,冷漠中好像又带有小说式的忧郁;他的头发是奶油色的,折射着这雪之国寒冬里没有温度的阳光。不过好在这已经是过去了,由于他身体舒展挺拔,大概没有人会质疑他是在刻意的在追求风度,而是钦佩和赞叹。

不过,他脖子上还是围了一条驼色的围巾,倒也十分符合这冬日的气氛。他的脚步依旧很悠闲,只是慢慢地绕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了。他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有节奏的嘎吱嘎吱声,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绕到这城市背阴的一面,那里小巷子纵横交错,又深又窄。天色已经完全地黑下来了,路灯昏黄勾勒出一种穿越时空的电影般的氛围。这里的巷子虽然狭小,店铺却鳞次栉比,令人更加好奇,毕竟许多故事通常都是在这种巷子中脏兮兮的店铺里发生的,使人想要探索。

他很熟悉的走进去,是的,这毕竟是他的城市,他理所应当的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他站在一家小酒馆前,木刻的招牌上还有积雪。店门是厚重的实木,拉开时发出尖锐的吱呀声,酒气和热气迎面扑来,教人躲闪不及。他面色自如地走进去,围巾拽下,很熟练的要了一瓶白酒,两个下酒菜。老板娘见是他,先递上一条热手巾,然后才招呼他坐下。这时候瞧他喝酒的样子,又从那个混血的贵族青年变回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了。

但他仍然不曾加入其他酒徒,而是隐藏在黑暗中的角落,一边饮酒,一边细细地观察着。非要说的话,他是以一种亲近的距离来俯视他人。考虑到他的身份,这更像是一种上帝的视角来俯瞰命运,虽然他本身也十分年轻,不过是两代人的年龄而已,但经过风霜的磨砺,现在看起来也有模有样了,因此眼神看上去有一种松花江水般的冷冽透彻。

等店里的酒客走了一拨,又来了下一拨的时候,他看了看时间,又在手机上和别人发了几条消息,脸上的表情开始出现一种朦胧不清的松动,隐约能够看得出一丝期待来。

很快,那扇沉重的实木门被再一次推开,一个青年走进来。不过他看上去和这里很有些格格不入,因为他浑身上下都使你感到一丝礼貌的拒绝,也可以说是有一些书卷气,有一些缩在象牙塔里和尘世划出距离的感觉,因此显得虽然温和,但难以接近,同时又显得克制,很难想象这样的青年会来到酒馆喝得酩酊大醉。

事实也大概是这样的,那个青年正是为他而来的。他第一个抬起眼睛,脸上的喜悦此刻半分也不曾掩饰了。那个青年像他一样,穿得很少,脸被冻得发白,乌黑的发丝和肩头还有一点点雪的影子。那个青年皱着眉头,嘴角却噙着浅淡的笑意。等那个青年走近,立即就能闻见那个青年身上传来的雪松气息,在这浑浊的酒馆里闻上去清爽而凛冽。

那个青年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

“叫你好找了吧。”他露出微笑,显然是没有漏过那个青年唇角的弧度,拉过那个青年坐下了。“可惜这里没有好酒,也没有西餐。”

“可你不是叫我来这里约会的,是不是?”

“外面下雪了吧,今年可真冷,喝一杯酒再走。”他说。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他解下自己的围巾,转过身去缠在那个青年的脖子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