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长文章

155.5万浏览    189.1万参与
cc
随便

以二十大精神为契机,青年干部扬帆再奋斗

青年人是未来的希望,是希望的种子,是种子发育后的大树。当代青年可谓是“幸运”的一代人,施展才华的舞台无比宽阔,实现自己理想的目标前景光明,这也同时对我们青年人提出了更大的要求和责任,需要我们青年人成为“有理想、敢担当、能吃苦、肯奋斗的新时代好青年”我们虽然重任在肩,但是使命无比光荣,我们要继续奋斗。

在学习领会二十大精神过程中,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更加坚定不移的听党话、跟党走。勇于拓展险难之地,努力奋斗,我们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有更为明显的风险与挑战。面对困难,一些青年选择了“躺平式”生活态度,被动式工作和生活,更想当“巨婴”、搭“前人梯”。如果一味地选择沉溺于眼前和逃避困难,这样人生......

青年人是未来的希望,是希望的种子,是种子发育后的大树。当代青年可谓是“幸运”的一代人,施展才华的舞台无比宽阔,实现自己理想的目标前景光明,这也同时对我们青年人提出了更大的要求和责任,需要我们青年人成为“有理想、敢担当、能吃苦、肯奋斗的新时代好青年”我们虽然重任在肩,但是使命无比光荣,我们要继续奋斗。

在学习领会二十大精神过程中,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更加坚定不移的听党话、跟党走。勇于拓展险难之地,努力奋斗,我们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有更为明显的风险与挑战。面对困难,一些青年选择了“躺平式”生活态度,被动式工作和生活,更想当“巨婴”、搭“前人梯”。如果一味地选择沉溺于眼前和逃避困难,这样人生是虚度的,悲哀的,也是对这个时代的浪费。广大青年干部应该以二十大为契机,在新时代潮流里勇敢搏击、踏浪前行,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与使命。

在学习领会二十大精神过程中,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铭记党的历史,牢记革命前辈对理想目标的热血奋斗精神。继续砥砺奋斗,作为一个基层青年干部,摒弃“躺平”“咸鱼”思想,坚持勤学善思,增强履职尽责本领,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信念,面对未来的困难与挑战,要以二十大精神为契机,时代呼唤着我们,人民期待着我们,青年干部要永远为人民而扬。

在学习领会二十大精神过程中,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该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在本职岗位发光发热,在基层这片最大的"实地",我们青年干部要干好事、干成事,世界上从来没有轻轻松松就能取得的成就,没有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成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面临难得机遇,具备坚实基础,拥有无比信心。但是,前进道路从来不会是一片坦途,会面临各种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新时代青年要肯吃苦,敢拼搏,乐于奉献,勇于践行。

 

菠萝安娜

徐小景的第15个夏天(106)

作者:菠萝安娜
那是她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强烈的快感。那种灵肉结合、深入骨髓的感觉,直叫人欲罢不能。她感觉自己再也无法离开这个alpha,想要永远和她就这么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一元ABO】徐小景的第15个夏天(106)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胸中无法平息。这两天我无法码字,无法写新的章节,因为我觉得比起这些梦一般甜美的爱情故事,荒诞不堪的现实更让我有表达的冲动。没有人可以永远做梦,所有人终究要回到现实之中。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怎么样,但是至少我想要为那些勇敢的人们表达我的支持,历史从来都是向前发展,过去永远无法战胜未来。没有人可以为了重回自己的青春岁月,而去毁掉一代人,毁掉所有人的青春。

ID1280412752
莱特莱恩
断笔叙凡

快乐的真谛

作者:断笔叙凡

我贪婪地感受着快乐的摩擦给我的每一处刺激,我痴恋地享受着快乐的涌流冲击而上的麻痹和它带给身体的搔痒,使我那冰冷的躯体是那么的飘飘欲仙。

小哆

第三十四章 沈园(上)

  鸟儿的清鸣叫醒了晨光,宁静的夜晚才适合安睡,但是适合是一回事,睡不睡得着就是另一回事了。不知道始作俑者睡得如何,包秀秀睡得反正不好,所以她今天在眼部打了很厚的粉底来掩盖自己的黑眼圈。

  

吃过客房的免费早餐后,吴涛就来敲门了,要驾车带他们前往绍兴市,凤翔出版社这次是想让刘非为近几年才修好的沈园写一篇宣传性质的文章。西湖这边自不用说,借了电视剧的东风,成了旅游的热门地点,但是相隔西湖近80公里的沈园还名声不显,不为大众所知。

  

包秀秀对于绍兴的了解很少,只知道鲁迅出生在那。至于沈园,有什么特殊的典故吗?她有疑问,但是她不想去问刘非,昨天晚上那事,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害她辗转反侧,......

  鸟儿的清鸣叫醒了晨光,宁静的夜晚才适合安睡,但是适合是一回事,睡不睡得着就是另一回事了。不知道始作俑者睡得如何,包秀秀睡得反正不好,所以她今天在眼部打了很厚的粉底来掩盖自己的黑眼圈。

  

吃过客房的免费早餐后,吴涛就来敲门了,要驾车带他们前往绍兴市,凤翔出版社这次是想让刘非为近几年才修好的沈园写一篇宣传性质的文章。西湖这边自不用说,借了电视剧的东风,成了旅游的热门地点,但是相隔西湖近80公里的沈园还名声不显,不为大众所知。

  

包秀秀对于绍兴的了解很少,只知道鲁迅出生在那。至于沈园,有什么特殊的典故吗?她有疑问,但是她不想去问刘非,昨天晚上那事,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害她辗转反侧,在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偏偏她看他今天精神抖擞,一点儿事没有!感情睡不着的只有她一个人啊!哼!

  

她憋得住不问,是因为有别的心思,小宝可没有,直接就问刘非:“刘哥哥,沈园是什么地方?”

“是宋朝的时候一个沈姓富翁的私人园林。”

  

“私人的?那我们可以进去吗?”

包秀秀拍了一下小宝的脑袋:“小笨蛋,都说是宋代的了,哪有人能活到现在啊。”

  

小宝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不解的问:“当时的主人肯定没活到现在我知道,可是他的后代不在那里吗?”

“那地方现在是公家的了吧?”包秀秀有些不确定,向吴涛确认。

  

吴涛坐在副驾驶回头向包秀秀点头:“是的。”又对小宝说:“小朋友,那里现在已经成了古建筑哦,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那个沈老板怎么这样啊,这么好的东西不留给自己的儿子。不像我爸爸,他说他死了以后他的钱都是我的。”

  

包秀秀又拍了一下文小宝,这次她下手重了很多:“你个臭小子,小小年纪怎么有这种不劳而获的思想呢?”小宝摸摸自己的脑袋,不敢再说话。一直沉默的刘非脸转向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路程很远,要开两三个小时,包秀秀昨晚没有睡好,一路摇摇晃晃的竟然睡了过去。坚硬的车门内饰硌得她脑袋疼,她只好坐直了躺在车座椅上,努力控制着身体不随着车的行进而左右摇晃。困意让她半梦半醒,左摇右晃,迷迷糊糊间,她的头斜靠到一个比车靠背硬一点,但是散发着温热气息的东西,这一靠,她终于睡得安稳了些,没一会儿,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时,已经到达沈园门口,她是在刘非肩上醒来的。一定是车里暖气开得太足,她发现自己靠着刘非肩上的那一瞬间感觉脸烫得发红,一弹就起来了。然后欲盖弥彰的说:“吴先生,这车暖气开得太高了吧,好热,我快要出汗了。”

  

吴涛嘿嘿一笑:“已经到地方了。包小姐,下车透透气吧。”包秀秀看着蜷缩在她怀里的小宝,叫醒了他。还好有小宝,她可以假装把注意力全放在小宝身上,好逃避面对刚刚的尴尬场面。

  

她牵着小宝先下了车,吴涛和刘非从另一侧下来了。四个人一起站在沈园门口。沈园看着不大,门前是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路,人站在上边,千百年的凉意悠悠的透过鞋底传了上来。门上挂着一块木匾额,不知道是哪个名家题了铁画银钩的“沈氏园”三个大字。

  

吴涛充分发挥了主人翁精神,先半步跨进门内,做出了向导的架势。包秀秀和小宝跟在刘非身后进了园门。一进园,便看见一块巨大的石头碎成了两半摆在一个小池子里。小宝好奇的问:“怎么这里有块大石头啊?咦,上边还有字。这是什么字啊,我一个都不认识。”

  

吴涛和蔼的对小宝说:“这上边的两个字是繁体的‘断云’二字,是这块石头的名字,这块石头有寓意的,小宝,你仔细想想,看看你知不知道。”

小宝对着那块石头探头探脑了半天,实在没看出一块从中间断开的石头取名叫“断云”有什么意思,他把求助的眼神投向刘非。

  

刘非看着那块石头,嘴里念道:“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你们还挺花心思的。”

吴涛笑了笑,对刘非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大作家!”

  

小宝眼神更加迷茫了:“刘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这块石头是为了纪念一位诗人放在这的。”

“哦……”

  

接下来的一路,吴涛没有再卖关子,而是领着他们在这亭台水榭里穿梭,这座园子修得真是挺好的,盘曲回折,曲水流觞,古木窗棂,庭院幽深,石山林立。包秀秀看着看着,忘记自己还在和刘非暗暗置气,联想到他家的院落布局和眼前的这个园子挺像,她开口问道:“诶,你是不是浙江人啊?”

“不是。怎么突然这么问?”

  

“看你家的风格和这挺像的。”

“那是祖宅。据说是因为祖奶奶出身江浙一带,祖爷爷为了解祖奶奶的思乡之苦就仿照江南建筑的风格建了那座院子。”

  

“哦,那还挺好的。”包秀秀没再说话了,心想:你祖上倒都是好男人。就你,嗬,是个大坏蛋!

  

见包秀秀不说话了,刘非继续向前走去,包秀秀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看着刘非的背影,想起第一次进他家的时候,他留给她的也是这样一个背影。孤高、清瘦、冷傲,行在这江南旧景中丝毫不显违和,他这样的人,即使出生在塞北,也不会像北方男人那样粗犷豪放,一身江南烟雨的愁绪是刻在他骨子里了的。

  

她不禁又想起昨晚,他牵她的手,应该是喜欢她的吧。那她呢?如果刘非真的喜欢她,她会怎么办?刘非,也还可以,勉勉强强称得上出色,如果他跟她说他喜欢她,她应该会答应吧。但是,如果他不说,怎么办?她可从来没有倒追过男生,就算是刘非,也不可能让她倒追的。就等着吧,敌不动我不动。看他怎么打算着。

  

“秀秀,还不过来吗?”刘非在前边的一座小桥桥头唤她。

她清脆的答应一声:“来啦。”

  

“所以大家现在站的这个位置,就是沈园十景之一的‘春波惊鸿’啦,面前的这座桥叫伤心桥,又名‘春波桥’,相传陆游和唐婉就是在这座桥上重逢的。”

听到伤心和春波这两个词的包秀秀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刘非:“我好像在哪看过这两个词,你的文章里是不是出现过?”

  

刘非嗯了一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陆游的诗句,我在《江南雨》里引用过。秀秀,你记性不错。”

“那当然啦!主要这两句诗写得也很好。”

  

吴涛接着说道:“对,这座桥就是因陆游这首诗而得名。大家过桥吧。但是过这座桥的时候有三不,大家要记住啊‘不可留,不回头,不回走。’”

小宝好奇的问:“那违反了会怎么样呢?”

  

吴涛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是老人留下来的规矩,好像是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小宝老实的哦了一声。吴涛说:“没问题了那大家就开始上桥吧。”说完第一个走上了桥,果真没有回头看她们跟没跟上,也没有停留,径直往前走,刘非跟在他后边,包秀秀牵着小宝走在最后。

  

桥下流水潺潺,水清见底,有一尾通体鲜红的鲤鱼从溪中游过,包秀秀看它活泼可爱,不禁多看了两眼,一时没注意脚下,踩中了一块小石头。

  

她惊呼一声,眼看身体失控就要摔下桥去,走在她前边的刘非反应奇快,听到她的呼叫转身一把抱住了她。刘非有力的胳膊堪堪止住了她的下落,帮她保持了身体的平衡。

  

待她站定,刘非看着近在咫尺的包秀秀的脸,才恍觉他们此刻的姿势太过亲密,于是慌忙松开了手。包秀秀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刘非咳了一声:“不客气。”

已经走下了桥的吴涛冲桥上三人喊道:“人没事就好,赶紧下来吧。”

李娜
ID814759793
观沧海悟正道

从红旗渠精神中汲取奋进的力量

作者:观沧海悟正道

红旗渠精神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动力源泉。今天,我们踏上了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在新征程上,红旗渠精神依然是我们要高高举起的一面光辉的旗帜。

只是一个小娘子吖
田鸡熊
凌晨三点钟的克苏鲁
135纪录片
135纪录片
安之-若素

第十章:启程

竹文卿醒过来已经是两日之后了,一群人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马嘉祺闭眼诊脉。

“竹公子,你的旧伤已经被我压下,同之前一样,只要不妄动内力,与常人无异;你之前筋脉应时有痛感难捱,我也已经帮你护住,你可还有其他不适?”

“无碍,我这身体本就是强弩之末,多谢少侠救命之恩。那魏显本是冲我而来,连累各位小友为我御敌诊病,文卿在此谢过了。”老徐和老钟也随他向在场的几人行礼致谢。

马嘉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竹公子,恕嘉祺冒昧,你这伤之前是否也是以同样的方法压制住的。”

“既然你识得这功法,那便应是万象山之人吧。”见剩下的几人有些惊讶,虽没有回答,但是竹文卿也确定了:“没错,我这伤已经十年有余了,起......

竹文卿醒过来已经是两日之后了,一群人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马嘉祺闭眼诊脉。

“竹公子,你的旧伤已经被我压下,同之前一样,只要不妄动内力,与常人无异;你之前筋脉应时有痛感难捱,我也已经帮你护住,你可还有其他不适?”

“无碍,我这身体本就是强弩之末,多谢少侠救命之恩。那魏显本是冲我而来,连累各位小友为我御敌诊病,文卿在此谢过了。”老徐和老钟也随他向在场的几人行礼致谢。

马嘉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竹公子,恕嘉祺冒昧,你这伤之前是否也是以同样的方法压制住的。”

“既然你识得这功法,那便应是万象山之人吧。”见剩下的几人有些惊讶,虽没有回答,但是竹文卿也确定了:“没错,我这伤已经十年有余了,起先并未想过能苟且到现在,是你们的同门师姐每年过来一次帮我压制此伤,本来已经两年未复发了,若不是我此次动了内力,就像你说的,本与常人无异。”

“您说的师姐可是那位竹文君女侠?她现在在哪?”贺峻霖一直记得上次老徐说这个人的时候那样尊敬的神情。

竹文卿失落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她的身份请恕我不便向各位过多透露,你们既已下山,便应该有自己的江湖,不必寻找前人之路,他们的路,对错与否尚且还未有定局,何况你们。”不同于他之前的态度,说这几句话时,倒是有几分像是自家兄长在叮嘱一般。

竹文卿起身,老徐赶紧上来扶他,他站起来摆摆手示意不用:“若是你们几人想去武林大会,那今日便启程吧,今年武林大会恐有很多变数,这一路上必会遇到险阻,愿你们皆可逢凶化吉。”

“那竹大哥你呢?你还要留在这吗?”众人听出了他话中有赶人之意。亚轩这一声竹大哥竟让他有几分失神。

“这‘悦去’我也经营很多年了,虽是不舍,但对面杀猪的叫卖声,隔壁王大娘打孩子的喊声,逢年过节邻里乡亲都会往我这外乡人客栈里送点年货......这些,我不应破坏......玄忧派仰仗各位已除,我在这里只会给他们带来危险,你们走之后,我便带着老徐与老钟寻下一个鸟语花香之处,再开上一家‘悦去’。届时,永远有一桌子佳肴给你们备着”

七人听得答案,便后撤站成一排,作揖拜别:“那我等即刻便出发,还请竹大哥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半月后

“什么?阳关?”过路人看着眼前七人傻在原地一动不动,说了一声奇怪便走开了。

“啊~我不走了,紧赶慢赶的累死了,怎么能走过了呢!”贺峻霖赖皮一样坐在了地上哭诉着,宋亚轩也倚着他坐下:“是啊,不合理啊,不是自玄忧镇向西北方向行一月才能到吗?我们怎么会走过了呢?”

“啊!对了,会不会竹大哥说的是普通人乘车一月,我们担心赶不上,一直飞来飞去的,我们的轻功可是能日行千里的呀!”

看着张真源一副机灵的样子,丁程鑫忍不住调侃:“真源你还可以提醒的再晚一点。”

一旁的马嘉祺和严浩翔还在研究手上的地图:“我们这是怎么走的,按照地图上,我们怎么走也不可能越过穆云城直接到了这阳关呀?”

站在两个哥哥旁边的耀文犹豫了半天,忍不住提醒到:“马哥,翔哥,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上面全是官道,而我们根本就没走官道。”

幺儿的一句话,让哥哥们都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所以,现在怎么办呀,要往回赶吗?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十日便可到达,也来得及。”亚轩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顺便拉起贺峻霖。

“嗯,不再走错路的情况下。”“贺峻霖!”果然被兄弟们集体声讨。

“等一下,这阳关......不就是长鸣门所在吗?”看着浩翔竖着地图指出其中的一出标记,兄弟们持着怀疑态度看了一看,果然过了阳关便能见到这以刀闻名江湖的名门。

“来都来了,去看看吧,嗯?丁哥?马哥?”看着浩翔双眼放光的样子,他们对视一眼便下了决定:“那就去吧,这名满天下的长鸣刀是什么样的总要见识见识的,不知他们门中人是否已经去参加了武林大会,我们先去拜会。”

“好!说走就走!”七人刚刚走错路的坏心情一扫而光,眼神中满是对这江湖第一刀的向往,下山月余,虽是动手了几次,或为自保或为救人皆为杀生,算不得武学切磋。行走在世,立于江湖,论剑论道当以技以品,以己之长搏众彩,汲他人之才日就月将,方显武学之大成。

 

皇宫

“你要干什么!”万安拉住一身轻装的筠齐。她要出宫去,一刻也等不得:“师兄,放手,我要出宫,三日之内一定赶回来。”“三日?我看你是糊涂了,你才刚刚斩断大皇子京中的羽翼,如今丞相那边逼的正紧,三刻也马虎不得,你说三日?”

“师兄,你是否忘了,我下这盘棋是为了什么,若是他出事那我做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万安将筠齐的手甩开,气愤至极:“没了意义?哼!这么多人被你置于局中你说没有意义?你为一人倒是轻飘飘的拿得起放得下,那任你摆布的我们呢?是否我们之愿便无足轻重!”

筠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声音软下来:“对不起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刚刚是我急了,这条路无论如何我都会走到最后,只是,我得去看看他是否真的无恙。”

万安从怀中取出信笺交给她:“他应是知道你会乱了方寸,费尽周折给我捎了这封信,说你看了便明白。”

筠齐赶紧打开信,为防着被发现,他们从未通过信,所有的消息近况都是暗桩每月传达一次,到了她这最快也是三日之后了,信上没有写什么报平安的内容,只是一句他很喜欢的诗: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只是那字苍劲有力,笔锋尽显,便知下笔之人手法卓越,还有那纸,是刚刚江南呈献进宫的烙花宣纸,造出不足五日,他是在告诉筠齐,他已寻得栖身之处且真的无事。

筠齐松了一口气,把信好好的收起来,才注意到站在旁边一脸严肃的万安,便上前挽住那人胳膊:“师兄,筠齐错了,成大事者,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不该随随便便被牵扯了情绪。”

见他还是绷着脸,筠齐一笑:“为了赔礼,我想到一个让丞相的折子如愿的好法子。”凑到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万安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无奈道:“你早就想好了这法子不早说!你呀!”哪里还记得生气这回事。


135纪录片
135纪录片
135纪录片
135纪录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