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文章

44.7万浏览    114万参与
香辣鸡腿鲜虾堡
香辣鸡腿鲜虾堡
者子
者子
者子
Prophet 6-0091
正道客栈-许秋生
坩埚蛋糕
何媒通讯社
贵阳浩斯酒吧

贵阳PLAY HOUSE浩斯酒吧价格表

作者:贵阳浩斯酒吧
贵阳浩斯酒吧 贵阳playhouse

贵阳PLAYHOUSE酒吧|贵阳PH酒吧|贵阳普雷浩思酒吧
PLAYHOUSE
酒吧中文名浩斯酒吧,自开业以来一直保持每天9点左右满‌‌场、娱乐的新向标!潮男潮女的聚集地!HOUSE酒吧是西安市首家百大DJ电音酒吧,不定时就会邀请世界排名百大Dj前来助阵,开启你的电音之旅,带给你声光电的盛宴!颠覆了贵阳夜店文化! 


卓宇

CLOT x Air Jordan 1 Mid“Fearless”白丝绸的身影华丽的登场

CLOT x Air Jordan 1 Mid“Fearless”白丝绸的身影华丽的登场

贵阳浩斯酒吧

贵阳PLAYHOUSE浩斯酒吧,一个世界级的夜店落户贵阳

作者:贵阳浩斯酒吧

贵阳PLAY HOUSE普雷浩斯酒吧

贵阳最好玩的酒吧是哪个?贵阳哪个酒吧最好玩?贵阳酒吧一条街在哪里?贵阳playhouse酒吧 良心推荐2019贵阳气氛最好的酒吧 贵阳酒吧推荐 贵阳普利浩斯酒吧贵阳酒吧排行 贵阳酒吧街

Kagura

替身-有钱4

不会挂吧...

----------------------------------------------


头子本以为长成蓝湛这样的人,只要多开开口说几句好话,再陪几杯酒,就能赚不少了。不用额外赚那身子的钱。这点他还是有点良心的。

但头子没料到蓝湛竟这么的不谙世事,话说不出几句,酒也是一滴不沾。不仅女客人碰不得,男客人也碰不得。还偏偏摆一张臭脸。蓝湛这性子,不得罪人才是反常。

蓝湛是被人强行灌酒的。一群人打不过,拿来了电击棒才制服。电击棒是这里怕打架闹事,一直都备着。

生生灌下去了三杯,蓝湛就如死了一般晕死过去。

一群人吓坏了,细细查看,发现只是睡了过去。...


不会挂吧...

----------------------------------------------


头子本以为长成蓝湛这样的人,只要多开开口说几句好话,再陪几杯酒,就能赚不少了。不用额外赚那身子的钱。这点他还是有点良心的。

但头子没料到蓝湛竟这么的不谙世事,话说不出几句,酒也是一滴不沾。不仅女客人碰不得,男客人也碰不得。还偏偏摆一张臭脸。蓝湛这性子,不得罪人才是反常。

蓝湛是被人强行灌酒的。一群人打不过,拿来了电击棒才制服。电击棒是这里怕打架闹事,一直都备着。

生生灌下去了三杯,蓝湛就如死了一般晕死过去。

一群人吓坏了,细细查看,发现只是睡了过去。

 

头子更没料到,蓝湛这酒量出奇的小,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

 

客人付了蓝湛今晚的钱,让工头把他弄走。 好不容易才抬他上了车,可这工头根本不知道蓝湛住在哪。蓝湛的通讯录里全是一串串的电话号码,只有肖战标注了名字。

 

肖战这日在外奔波已经十分疲惫了,早早便睡了。被电话叫醒后捂着脑门坚持爬出被窝,是真的累。

同屋的弟弟也被吵醒了,迷糊着问哥哥去哪,肖战只笑笑说出去一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便赶去了。

 

虽然还没入冬,但晚上的温度也不是开玩笑的,虽然肖战裹上了自己的厚外套,还是冷的直哆嗦。

 

工头将蓝湛送来了肖战定位的地方,肖战打开车门,看到了醉倒的蓝湛。

 

肖战还是第一次遇见像蓝湛这样醉酒醉的这么美的人。他见过其他人喝醉的样子,丑态百出,所以肖战发誓自己一定不能喝到断片,一定要克制,他要保持自己好看的样子。但像蓝湛这样,睡死过去,真的就只是睡着的样子,活像一个…睡美人??

 

工头将蓝湛今晚的工钱交予肖战。

 

“这什么?”,肖战看了一眼问。

 

“他今晚的….工钱”,工头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工作?”,肖战察觉不对,依然冷静的问。

 

“…我看他实在缺钱才带他去的…我也没料到他性格这么差啊…”,工头急着解释却弄巧成拙。

 

肖战听得不高兴,极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好,我知道了。我送他回去了。以后他都不去了”,说完肖战拿过蓝湛的报酬塞进衣服,上车去扶蓝湛。

肖战气蓝湛如此单纯却又被人利用坑骗,更气这人说蓝湛性格差。蓝湛是闷了一点,但只是话少,性格怎么都挑不出毛病,正直,体贴,守信,真诚….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来形容他都不为过。怎么到了外人那里,就成了性格差,肖战没办法赞同这人的言辞。

 

“好好,不带他去了,这事我欠考虑了,对不住,对不住…”,工头一边搭把手,一边道歉,你行吗,要不我帮你一起”

 

“不用了。”

 

忘着肖战踉踉跄跄驮着蓝湛渐行渐远的的背影,工头一拍脑门———我怕这小屁孩做什么?是蓝湛他妈吗?他们什么关系还给一长辈甩脸色,一踩油门愤愤离去了。

 

 

 

 

本身就疲惫的身子,身上还有个蓝湛的重量,肖战更是举步维艰。

蓝湛的头垂在肖战肩头,呼吸均匀。夜风吹的肖战脸和手脚都冷的发僵,但耳后却是温热的。

突然肖战感觉到耳廓一阵湿热,耳垂轻轻一痛。

 

“你在干嘛!”,肖战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侧头一看,蓝湛也正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你醒啦”,肖战感觉自己身上的重量轻了些,但蓝湛的双手却把他的脖子搂的更紧了:“醒了就下来,累死我了”

 

蓝湛撅着嘴,不情不愿的自己站好了,但手还是轻轻搭在肖战的两肩上。肖战抓住蓝湛的两只手举起,在手下转了个身,面向蓝湛,把手塞回给蓝湛,像哄弟弟一般哄他:“你在这乖乖站着哦,我去给你买药,你行吗?”

 

蓝湛顺从的点点头。

 

肖战,哄弟弟老手了,队员们个个都被哄的很听话,蓝湛也是不在话下。肖战看着被自己哄的如此乖巧又一脸委屈的蓝湛,觉得好笑又可爱极了,抑制不住一股升腾的心喜,绽放在了脸上。萧萧秋夜,如沐春风。

 

此刻在蓝湛看直了的眼睛里,肖战也是可爱极了。

 

 

 

 

肖战进超市买了醒酒药,刚一出门就受了蓝湛一扑,蓝湛像个孩子一样死死抱住肖战,发出撒娇般的委屈哼唧声。

肖战笑笑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好啦好啦,回去吃药。你醉啦”

 

“没醉”,蓝湛立刻站直,握住肖战的双肩,澄清道。

 

噗,这样的蓝湛真是比平日里好玩多了,肖战刚刚的怒气全被抛诸脑后,搀扶着蓝湛回到了他的小家里。

 

蓝湛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肖战搁下外套去烧热水准备给蓝湛吃药。肖战背对着蓝湛,全然放松警惕。

殊不知,后面那个可爱的小怪兽早已蠢蠢欲动。

 

肖战感觉自己突然被人从背后猛扑,身子差点没随着惯性飞出去撞到跟前的桌子上,肖战及时两手撑着桌子,且蓝湛也用手死死环住了肖战的腰,这才稳住了。桌上给蓝湛倒的一杯热水漾出来一大半。

 

蓝湛这一下撞的太狠了,但肖战此刻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以为是蓝湛酒后孩子气,温声细语:“好啦,别闹了,先吃药”,肖战试着想扯开蓝湛的手臂,却扯不开,只好无奈的笑笑。

 

跟男生这样的亲密接触肖战早就习以为常了,跟团员们什么暧昧游戏没做过,同床共枕都有过,动手动脚都有过。这世间哪来那么多同性恋,刚好就被自己遇上。肖战没去揣测。

 

“不吃”,蓝湛把头搭在肖战肩上,嘟囔道。

 

 

 

 

——一个人要是觉得另一个人可爱,那他完了。

 

要是平日里有人对着他耳朵这么近的地方说话,肖战早早就躲开了,可肖战此刻听了蓝湛的声音却只觉得这撒娇的语气,对比平日总是一本正经的蓝湛,真真可爱极了。

 

肖战还咯咯笑蓝湛,在蓝湛怀里尽量转身,偏着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蓝湛:

 

“不行~必须要吃~”

 

蓝湛没立马回话,就这么呆呆看着肖战,两人对视了不过几秒,肖战立马收敛了笑容,急速回头。

肖战居然觉得紧张了,心跳的律动躁动不安,耳后的呼吸清晰可察,和蓝湛接触的地方,触觉像是都集中了过去,肖战连大幅的呼吸都不敢,因为自己轻微一动,被蓝湛接触的地方都摩擦的他痒痒的。

 

 

 

——一个人要是被另一人觉得可爱,他也完了。

肖战刚刚在蓝湛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完全的醉意,是逐渐从醉意中脱出的爱意,渴望。没有丝毫孩子气,肖战开始慌了。

 

蓝湛被肖战这么近距离的一对视,就算是醉着,脸上本就有的红晕上还能更氲出一层红晕。

肖战惊弓之鸟般的躲藏,击断了他心中的名为克制的枷锁,不再顺从,不再克制。只想把怀

中可爱之人,所爱之人,全部占据。

 

“待会吃”

 

先吃你。

 

蓝湛答复的语气完全没了撒娇的语气,是低沉磁性的鼻息,吹的肖战耳道里湿热温润。

不给肖战反应的机会,蓝湛的舌头已经在肖战耳廓游走了一圈,又滑到了脖子,一路向下,

肖战伸手想阻断,被蓝湛按下,锁在肖战腹前。

蓝湛接着亲咬着肖战净白的肩颈,又温柔的亲吻后脖劲,一节一节的舔舐他的脊椎。

试图去亲肖战的脸颊,肖战躲闪,侧到另一边,蓝湛则腾出一只手,顺着侧边露出的脖子逐渐往里深,在肖战的锁骨,胸口不断爱抚。

蓝湛全然不顾肖战“等一下,等一下!”的叫唤,还在一个劲的咬肖战露出的那一大节脖子,留下了一排排齿印。

 

肖战又羞又疼,一个劲的喊着“等一下!等一下!”,却腾不出力气反抗,最后的那点力气,都在送蓝湛回来时用光了。就只能这么任由蓝湛胡乱对待自己的身体。还是屈服了:

 

“蓝湛你别咬,痛”

 

蓝湛这话倒听进去了??立刻住口。手也从肖战衣服里拿了出来,肖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吐干净,肖战又立刻倒吸一大口凉气。

 

什么鬼啊!!!蓝湛在摸哪!!!

 

“等一下!!!等一下啊!!!”

肖战终于怕了。

 

蓝湛又是像听不见声一样,一手继续擒住肖战的双手,另一只已经伸进了肖战的裤子,握着那根东西,握的好笃定,好不犹豫,就是直冲那去的。

 

肖战此刻并没有硬的很厉害,因为就算有点感觉,也被蓝湛咬没了。

蓝湛握住的手有节奏的上上下下,肖战难耐的在蓝湛躯体下,不停的扭动,试图挣脱。徒劳之举。

“你干嘛!蓝湛!”,不管肖战喊什么,蓝湛都听不到,自顾自的加快手上的节奏。舒适感渐渐上升,和羞耻感打了起来,肖战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响,不让自己释放。

 

蓝湛?单纯?

肖战简直想找个洞躲起来,他眼中那个易上当受骗,一脸正直的蓝湛,此刻正对他做什么。

 

肖战的腰越弯越低,腿也开始弯曲打颤——要撑不住了。

蓝湛也随着肖战弯曲自己的身体,胸膛紧紧贴的肖战的后背。肖战能感觉到自己后腰上,紧贴着自己的一块不自然的突起——蓝湛也硬了。

 

蓝湛手中的东西一阵抽搐着,一股热流从柱状的顶端流向自己的手指间。

肖战终于松口,喘着粗气,头朝下埋着,脸又红又烫,身子弓着,腿弯曲着,双手也被擒着,失去了平衡力,跌坐下来。蓝湛撑住了他,将他慢慢放下,坐在自己两腿之间,两手从肖战腋下绕过,紧紧搂着他。

 

肖战还在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蓝湛却撑起身子压了上来。肖战转过身想撑开蓝湛,却和蓝湛面对面压个正着。肖战胡乱挥舞着手抗拒着:“够了蓝湛!停下!”

 

蓝湛抓住他两手,压到头顶,俯身去吻他,肖战几次撇开脸拒绝,蓝湛只能继续亲吻他的面颊,他的脖颈,顺手解开了肖战衬衫的一排扣子,肆无忌惮的在正面的身体上来回舔舐。

 

“啊~”

 

没忍住,就一声。

 

肖战多希望蓝湛也当听不见这个,可蓝湛偏偏就听见了。蓝湛立马停住了,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探起头看肖战的脸,肖战要是能用手就会把脸遮的死死的。太羞耻了。

 

肖战顶着通红的脸说:“蓝…蓝湛…,别来了吧”

 

“为什么”

 

蓝湛把脸凑近肖战,低声问到。

 

“我们都是男的啊!”

 

“嗯”

 

嗯???就嗯???肖战转头正视蓝湛这奇怪的生物,不巧,不巧。

 

蓝湛的脸也透着红,眼里装满了温柔,嘴唇还晶莹湿润着,浑身散发着热气,欲的要死。

 

肖战受不了这个,眼前的蓝湛美的更上了一层楼。肖战竟觉得被这么温柔的圈在他的身体里,也不算太差。

 

蓝湛再一次俯下身子吻他,肖战像被定格了般,傻傻不动,被蓝湛给亲了。蓝湛此刻却亲的如此温柔,肖战渐渐接受了,不那么害怕了。

 

蓝湛紧贴着肖战的下身又察觉了异样。

 

“你还想要。”,

 

“没!没有!”

 

肖战又硬了,可他宁可蓝湛就这么亲亲他。蓝湛却直接去扯他的裤子。 

 

性格差?蓝湛?

是的,蓝湛性格真的很差。肖战在心中默念了八百遍脏话。

蓝湛并没有把手伸向前面,而是探向后面。

 

我cnm!!!不是吧!!!

肖战疼的拧成一团,不停的发出惨叫。

 

“蓝湛你疯啦!快停下!!啊!!拿出来!快拿出来!”

 

蓝湛拿嘴来堵住肖战的叫喊,肖战又被吻的意乱情迷,渐渐从喉咙里发出些诱人的呻吟。

 

两人似乎达成了一种和谐的状态,不激进也不反抗,就这么渐入佳境。

 

 

“魏婴”

蓝湛离开肖战的双唇喘口气时唤到。肖战觉得许是听错了。

 

“魏婴”

又是一声。

 

肖战心中升腾的不是和刚才一样的害怕,是恐惧感。

“谁?”

 

“魏婴…”,蓝湛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要去吻肖战。被避开了。

 

肖战只知道蓝湛在找魏婴,可他从未想过魏婴是男是女,他们又是什么关系。这些蓝湛都未主动提起,自己也不曾主动追问。

 

但刚捡他回宿舍的时候,蓝湛就对他喊了魏婴,他把自己认成了魏婴。

 

肖战感到一股恶寒,从后背到心口,一切都没了兴致,自己的上半身,下半身,这一夜,都遭遇到了些什么不堪的事。

 

“停下吧,我不是魏婴” 肖战的脸色难看的可怕。一般越不容易发火的人,发起火来就越可怕。

 

蓝湛停了,手上的力气也小了,肖战挣脱出双手,挣扎着起身,用尽浑身的力气推开蓝湛。

蓝湛一脸的茫然和失落。

 

肖战缓缓站起,去拿外套,披在身上。蓝湛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魏婴,你要去哪。”

 

肖战甩开蓝湛,径直朝门口走去:“你认错人了。”


呀!SUGA哒!
棠律疏弋
阿拉索
鸿运易学文化
蜡笔097
老高视觉
杯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