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春

60479浏览    55392参与
王媛媛啊

从高中等到了大学,终于等到了三生三世枕上书开播了,老泪纵横啊,终于等到了我的凤九小殿下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从高中等到了大学,终于等到了三生三世枕上书开播了,老泪纵横啊,终于等到了我的凤九小殿下了,


烫头大师

第一百八十次屏蔽

我放弃那篇了!!

有人想看的话可以私戳我

到底为什么!!就它被盯上了


(是6713,交往设定,没什么剧情就是车的文

我放弃那篇了!!

有人想看的话可以私戳我

到底为什么!!就它被盯上了


(是6713,交往设定,没什么剧情就是车的文

溪邶

愿在新的一年祖国繁荣昌盛

愿在新的一年中阖家欢乐

愿在新的一年学业有成


愿在新的一年祖国繁荣昌盛

愿在新的一年中阖家欢乐

愿在新的一年学业有成


沙雕一个

渣文还是第一次发,我不配爱她们T^T

小短篇(EslannA脑洞AU)


    天灰蒙蒙的,明暗的云挡住了本该照着大地的阳光,似乎有些抑郁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一声雷轰,下起了雨,街上的行人撑起了雨伞,也有部分倒霉蛋忘了带伞在雨中奔跑着。墓地之中,一位穿着西装的女士,站在一块不起眼的坟碑前久久沉默着,丝毫不在意雨水浸湿了她衣服的事情。

    “Anna……”她发出了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抱住了墓碑,仿佛,那块冰冷的墓碑像是至生所爱之人一样拥抱着她,并陷入了回忆……...


小短篇(EslannA脑洞AU)

   

    天灰蒙蒙的,明暗的云挡住了本该照着大地的阳光,似乎有些抑郁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一声雷轰,下起了雨,街上的行人撑起了雨伞,也有部分倒霉蛋忘了带伞在雨中奔跑着。墓地之中,一位穿着西装的女士,站在一块不起眼的坟碑前久久沉默着,丝毫不在意雨水浸湿了她衣服的事情。

    “Anna……”她发出了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抱住了墓碑,仿佛,那块冰冷的墓碑像是至生所爱之人一样拥抱着她,并陷入了回忆……

      她的名字叫做Elsa,一位成功人士,哦,也不算是多么成功,只是像什么总裁玛丽苏文这样的发展罢了,自己只要和商业上的那帮自大狂妄的家伙们斗争,领导整个公司送进阿伦戴尔的前例或世界排名的前例就行了,因此,每天忙活的不能睡觉。她根本不喜欢这样,这样压榨着自己……可父母早逝让她背负着所有人的希望,使她自己又不得不去做,每一天的生活是如此麻木而又充满重复性,自己的心渐渐变着冰泠,一切是多么完美,可为什么满足不起来呢……

   Elsa根本不为家族荣誉而自豪。

  直到有一天,一位新来的小秘书闯入了她的心,“嗨!我是Anna!”Elsa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活跃的成年人(未成年17)。外貌普通的女孩,脸上又长着小雀斑,却相配起来,有些意外,不,是很可爱了,她的笑容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好像把我们这个冷酷总裁的心,融化了。

    Elsa意识到,她可能对Anna一见钟情……

     两人渐渐开始发展了起来,警告喜欢Anna的员工、也因吃醋和克里斯夫大打出手,完全放弃自己是霸道总裁的事实、第一次约会去电影院看恐怖把自己吓得够呛(自己定的,本想套路一下Anna),第一次吃对方做的菜,差点咸死Anna,以及,第一次的那个夜晚……

         可上天,并没有让她们两幸福下去。

     在一次商业上的较量上,对方输了,他不肯死心,甚至还想和Elsa合作“够了,Hans,这分明有巨大的漏洞,如果施行的话,公司分分钟钟濒临破产。”这句话击毁了Hans的耐心,他从衣服里掏出了手枪,对着Elsa的头,“呵呵,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家业排名第二,有武器,再加上是国外)”Elsa有一些慌乱,但很快平下了心,冷静说着“你在威胁我?”“是啊!所以快给我鉴字!”她哼了一下,将那张纸撕成了碎片,扔出去了“给我滚……”

       Hans失控了,这份计划是花上了很多天才创出的,明明只想受到他的12个哥哥的别眼相看和尊重,是这么难吗?

     “你……”他气红了眼,拿着枪的手开始发抖,这时正好有人打开了门,是过来送文件的Anna,“呵,如果我没记错的活,这位就是Anna小姐吧。”Hans见了Anna诡异笑了笑(全世界都知道Anna和Elsa有关系),“与其杀了你,不如毁了你所爱的人,更好吧~”

     这时,Elsa终于慌了,恐惧与绝望并合绞在人中,“不!快停-”瞬间一个响声后,一切都肃静下来。

       Hans被捕了,但他脸上却笑得开心。

      Elsa抱着Anna的尸体,白色的衬衫被染得鲜红,地上还有部分的粉色液体(脑浆)。曾经那份阳光已消失,她轻轻亲吻Anna脸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心理却已经是撕裂般的崩溃。大脑被穿过去了,没有去拯救的机会了。她加深了力道(抱着),最后的去感受Anna剩余的体温,“Rest in peace, my love……”她绝望着微笑着。

    已经过去几个月了,Elsa一直沉浸在Anna的痛苦中,她的朋友们也劝过她向前看一点,过去也都过去了……

    回忆结束了,Elsa的脸也绷不隹,抱着墓碑痈快哭了一场,对于自己没有拦住Hans的子弹,而自责着。曾也想过自杀,也没有成功过,已经绝望了。但她对Anna发誓,绝不会让Hans好过的,一个人的命不足以批Anna的命,至少,他们家族所有人都死了才行!!!

     “但是,我也不愿看见你这样……你还是未成年人,你的人生还未开始……”已死去的Anna一直陪伴着Elsa,从被Hans杀死后,就一直在了,当她看见自己尸体时,也被吓惨了……她是幽灵,她碰不到Elsa,Elsa 也无法听到她说的话,比如现在。

        她假装抱着自己身前Elsa,尽管,Elsa在抱着墓碑……想安慰着她……却碍于生死之间无法交流。

          “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的。”

                                    完

幽幽~

纯吐槽

我就不该到处瞎逛,有些评论太辣眼睛……还有某家洗脑包真的是牛逼,要不是我看了三遍原著估计都以为说的是真的_(:з」∠)_

其他我都不吐槽,就吐槽江澄也等了十三年???这个说法哪来的啊??

卧槽!我真的听不下去了好吗?

蓝湛问灵养娃喂兔子藏酒给自己烫疤,能怀念羡羡的事都做了,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毕竟咱们是上帝视角)魔道里谁能比他对羡羡好?


……??难道在她们眼里十三年来看见和羡羡像的人就抽死,和蓝湛等的十三年是一个概念??


脸呢?脸呢??脸呢???


这他妈能一样????


这份“兄弟情”给你你要不要啊?


江家我喜欢的只有江厌离,挡那一刀太虐了……江枫眠无感(最讨...

我就不该到处瞎逛,有些评论太辣眼睛……还有某家洗脑包真的是牛逼,要不是我看了三遍原著估计都以为说的是真的_(:з」∠)_

其他我都不吐槽,就吐槽江澄也等了十三年???这个说法哪来的啊??

卧槽!我真的听不下去了好吗?

蓝湛问灵养娃喂兔子藏酒给自己烫疤,能怀念羡羡的事都做了,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毕竟咱们是上帝视角)魔道里谁能比他对羡羡好?


……??难道在她们眼里十三年来看见和羡羡像的人就抽死,和蓝湛等的十三年是一个概念??


脸呢?脸呢??脸呢???


这他妈能一样????


这份“兄弟情”给你你要不要啊?


江家我喜欢的只有江厌离,挡那一刀太虐了……江枫眠无感(最讨厌哪二位母子)师姐性格柔弱,是女子没啥话语权也就算了,可是江枫眠是家主啊,老婆儿子一个也管不了这些年到底干了啥???

👉 佩皙👈

连璧

18


王一博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回了京畿部,却被固城将军江远山无情地赶了回来。


“明日就是王老将军的寿辰,你怎么来了?”


“职责所在”


“你啊,就给我回去,消消停停的给老将军贺过了寿辰再来”


“不可,昨日已经耽搁了,军务大事,不容懈怠”


“咱们哥俩儿不说这个,后日,后日你就来接我的班,我也多在家歇息两天!”江远山悄悄凑近他的耳边,瞧着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说道,“王老弟,实话跟你说了吧,哥哥我看上个姑娘,再过几天就是她的生辰了,我正打算去姑娘家提亲。就算你不耽搁我,我也是要耽搁你的!碰了巧了,这下子咱两下就都成全了,岂不美哉!你这年纪小不着急,哥哥...

18






王一博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回了京畿部,却被固城将军江远山无情地赶了回来。


“明日就是王老将军的寿辰,你怎么来了?”


“职责所在”


“你啊,就给我回去,消消停停的给老将军贺过了寿辰再来”


“不可,昨日已经耽搁了,军务大事,不容懈怠”


“咱们哥俩儿不说这个,后日,后日你就来接我的班,我也多在家歇息两天!”江远山悄悄凑近他的耳边,瞧着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说道,“王老弟,实话跟你说了吧,哥哥我看上个姑娘,再过几天就是她的生辰了,我正打算去姑娘家提亲。就算你不耽搁我,我也是要耽搁你的!碰了巧了,这下子咱两下就都成全了,岂不美哉!你这年纪小不着急,哥哥我都这个岁数了,碰上个喜欢的姑娘可不容易,你可别拖我后腿啊!”


王一博张了张嘴,一下子也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了。


“老弟,你既然来了,也省的为兄再差人跑一趟,你且随我来”


江远山从几案上拿起一个布包,“这个,是我送给王老将军的寿礼”。说着打开了布包,亮出了里面的东西,“我知道老将军不喜豪奢,我别无他意,只是想尽一份心意”


王一博心下感激,“我带爷爷先谢过江兄。”说罢,捧着布包做了个揖。


“哎~只希望老将军用得上”


那是一副兔毛护膝。在北方倒春寒的时节,这样的礼物再贴心不过了。


王一博将这份实在的不能再实在的寿礼递到老将军面前时,老爷子只说了一句话,“远山有心了”


尚书府内。


王一博与李汶翰对立而站。


“一…一博”


“李汶翰,我今日来,是与你做一了断。”


“你说什么……了断?!王一博,你什么意思?!”


王一博没说话,只一把抽出鞘里的剑,轻轻一挥,把自己的衣袍割下一角。


李汶翰的视线随着翻飞飘零的衣角悄然坠地。


割袍断义。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王一博,你就为了个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如此对我?!”


“我说过,我心悦于他。”


“……”


“如果你再伤害他,我必不会像今天这般客气。李汶翰,我言尽于此。”说罢,他转身便走。


“王一博,你会后悔的……”李汶翰盯着他走远的背影,紧紧的咬了咬牙。


将军府,主屋前厅。


“老将军,承让了”


“哎!后生可畏啊!我老喽,老喽!”


王老将军在输了第三盘棋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可实在是太喜欢肖战这孩子了,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王一博一回府,就看到这一老一小玩儿的正酣。王老将军见他回来,只淡淡的挥了挥手,连个正经的眼神都没分给他。王一博心中窃喜———你们就好好沟通感情吧,以后都是一家人。


肖战见到王一博回来了很是高兴,可是碍着老将军的面,不敢造次,只冲着他甜甜的笑了笑。


直到用完了午饭,老将军才放两个年轻人自由。只是天公不作美,午时刚过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肖战静静的立在雪苑屋后的回廊下赏雨,王一博怕他着凉,寻了件披风搭在他的肩头,仔细地为他系好绳结。


“一博,那天的事,你是知道的吧”


“嗯,知道”王一博知道瞒不住他,也不想瞒他,“有人对我存了别样的心思,知了我俩的关系,就起了歹意。”王一博扳过他的肩,“今后,我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


“是那天我们在街上遇到的那个人吧?”


“是”


“果然。那天遇见他时,我就觉得他看我眼神带着敌意。”肖战抬起头看向王一博的眼睛,向前一步把自己埋进他的怀里,“一博……我信你。”


可我更希望能与你并肩,彼此保护。


雪苑的两间厢房里都亮起了烛灯,主屋里却是一片漆黑。王一博实在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可是肖战当前,让他乖乖回到自己的卧房去睡,他也是断断不肯的。他环着肖战盈盈一握的窄腰,有些心猿意马。刚刚沐浴过的人身上还飘着淡淡的皂角味儿,混着他特有得木质香气不断撩拨着王一博敏感的神经。


“一博,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不是……没有”


“那为何你的呼吸这么重?”肖战担忧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热,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喝了会好一……唔”


“战哥……你别乱动”


王一博伏上他的唇,像要把他吃干抹净一般的深吻着。




王老将军的生辰宴和肖战想象的不大一样———只简单的摆了几桌家宴,来的也都是王氏族亲。文武百官有来送礼的,都被客客气气的挡了回去,不但没收人家的礼,还给来人准备了两盒糕点带走。王氏的族亲深知老将军的性子,带来的贺礼大多是实用的,没有太花哨贵重的东西。


大家伙也发现了肖战的存在。王家历来不会在家宴上招待外客,可大家看着老将军似乎对这位少年还喜欢的很。有些按不住好奇的小辈们就问王一博,这位公子好生俊俏,是谁啊?王一博只淡淡一笑,“爷爷的棋友。”


宴毕,效力军中的王家子孙都聚在正堂,和老将军叙话,说的大多是军中排兵布将,应敌韬略之类。肖战回了雪苑,开始打点行囊。


之前出了那档子事,不得已才被带回王家,又赶上老将军生辰,这才多留了两日,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也是时候回去了。


来拜寿的人们直到酉时方才散尽。肖战到正堂与老将军拜别,老将军很是不舍。


“阿战,虽然还想多留你住些日子,但怕是你的父母该等急了。也好,早些回去,省的你父母挂念。什么时候想起我这个老头子了,你就给我来个信儿。”


“老将军,这两日多有叨扰,亏得您不嫌我烦。”


“不烦不烦,你这样的好孩子,我欢喜得很!明年再来京,就别再住什么客栈了,来家里住!爷爷多给你准备些好吃的!”


“那我一定早些来,也给您带些蜀地的特产!”


王一博在席宴上喝了些酒,到了晚间也还有些醉意。他知道肖战明日离京,便寸步不离的黏着肖战。肖战拿他没办法,只好哄着他早点休息。可谁知两个人刚躺下没一会儿,王一博就喘着粗气跌跌撞撞的跑回了主屋。


肖战像个丈二和尚似的摸不着头脑,也随他跑了过去,一进卧房,就看见王一博把整张脸都插在水盆子里,不停的往外吐着水泡。


“一博,你怎么了?”


“没怎么,战哥,没怎么”


“你这两天一直很奇怪,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王一博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活像只抢不到食的小奶狗,“战哥……我不知道怎么说……我……”


肖战拿了条手帕,帮他拭干脸上的水,“说吧,没关系的,我在呢”。他的声音总是软软的,让人听了心化。


“战哥……我……我想…想要你”王一博冷白的面皮上逐渐浮起了红晕,一路晕开,直把脖颈也染红了。


肖战的手顿时停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脑中突然开始闪过那些和王一博一起经历的时光,和两日前茶棚里的那一幕。王一博见肖战久久没有回应,心中似有一丝失落。


“战哥……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可以等,等你愿意……”


“不,一博,我并没有不愿意。”肖战回过神来,看着王一博的眼睛,语气里满是虔诚,“我只是想到之前那件事,很后怕,万一那天……”他不敢再说下去,索性来了个痛快,“那个人只能是你。”







国服李白

最好的李现,这就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最好的李现,这就是我喜欢你的理由

国服李白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国服李白

李现

期待春晚你的《你好2020》
[图片]》

期待春晚你的《你好2020》

爱米修虫虫

一个父亲对女儿真正的责任……又有多少人做得到?

一个父亲对女儿真正的责任……又有多少人做得到?

据说是沙雕?。

②[又一次重逢]嘿嘿嘿还是很短

机场

王一博四处张望

“噗噗”手机信息

是肖战

“我下飞机了,等我”

“这里这里”肖战清凉的声音

他猛的回头,迈开腿,扑了上去

“哎呦”肖战险些坐到地上

他抬起手,刮了刮王一博的鼻梁,王一博嘿嘿一笑

两人久别重逢,在车上话都没停

到了家一博把肖战的行李一撇就瘫在了沙发上“噗,累死我了。”

肖战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把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向一博走去

沉默了一会,拄着沙发对一博说:“刚刚在机场扑我?怎么,才3个月没见,这么想我?”

王一博的脸“刷”一下的红了

肖战还是笑眯眯,只不过脸离王一博越来越近

最终,他实在受不了王一博诱人的小红脸蛋,吻了上去...

机场

王一博四处张望

“噗噗”手机信息

是肖战

“我下飞机了,等我”

“这里这里”肖战清凉的声音

他猛的回头,迈开腿,扑了上去

“哎呦”肖战险些坐到地上

他抬起手,刮了刮王一博的鼻梁,王一博嘿嘿一笑

两人久别重逢,在车上话都没停

到了家一博把肖战的行李一撇就瘫在了沙发上“噗,累死我了。”

肖战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把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向一博走去

沉默了一会,拄着沙发对一博说:“刚刚在机场扑我?怎么,才3个月没见,这么想我?”

王一博的脸“刷”一下的红了

肖战还是笑眯眯,只不过脸离王一博越来越近

最终,他实在受不了王一博诱人的小红脸蛋,吻了上去

“唔…战哥…干…干什么…”

他停下:“不干什么,吃你啊。”随后又吻上去

王一博闭上了眼睛

慢慢的,肖战的手从沙发上挪到了他的手上,摁着他不让他动

直到王一博喘不上气

结束后,他看了看表

“6点了,晚上吃什么?”

“不知道不知道别跟我说话…”王一博拿抱枕捂住脸,不想说话

肖战笑了,没理他

过一会,王一博慢慢的把抱枕拿下来,像一只小狗一样悄悄地看着他:“叫外卖吧…”

“叫外卖?!这么不健康的东西你也吃?你就不怕给你做东西的人刚从武汉回来还是个肺炎感染者?这么脏的东西你也吃,真服了你了。我跟你说那外卖啊…”

“哎呀行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不健康?也不知道是谁在九点跟我说了晚安之后以为我不懂时差,你们那边凌晨三点的时候在世界服务器的王者峡谷遇到你”(……)

“咳咳…我去给你做饭”说完,肖战从沙发上坐起来,向厨房走去

王一博再一次瘫在沙发上

回想起刚刚他与肖战的行为,烧红了脸…

“宝贝,你家平常是不开火么,怎么什么菜都没有,冰箱跟摆设一样…”

“没有菜就下楼买嘛…”

刚下了楼,一股冷风吹来,冻得王一博缩了缩袖子

“冷吗”肖战问到

“还好还…还啊…啊…啊嚏”

“呵呵,我看你也挺好”

肖战把王一博的手抓起来,塞到自己兜里

一路向菜市场走去

6点的冬天,天已经黑了,他们在路灯的照映下,格外甜蜜

“卡擦”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下一集有新人物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