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长相思

11621浏览    503参与
倚声东望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淦。。试着写了一个灯笼扇子,好像真的不好看。。捞捞自己上一条(͒˶´⚇`˵)͒ ,美女们想撤评的也可以。。。跌坐


(我居然涨粉了,愣愣)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淦。。试着写了一个灯笼扇子,好像真的不好看。。捞捞自己上一条(͒˶´⚇`˵)͒ ,美女们想撤评的也可以。。。跌坐


(我居然涨粉了,愣愣)

江独笙

【忘羡同人ABO】长相思·HE/BE·(1)

——————————————————————————————————————

first part

分明又是一年的盛夏,外面却冷的彻底。

因为已经到末世时代了啊,外头基本不能联网,能联网的地方早就不堪负荷的崩掉了,手机一下子成了摆设。在这段时间还因为一个差错出现了没有灵魂的感染者,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出现的,是不是真的因为研究者把病毒放到了人身上,对此束手无策,再说又是末世,都想着自己活着就好了,哪还有心情去管别人感不感染。

军方也是人,也要活的,所以他们手里有着充足的、够安安稳稳的过一段日子的资源和武器,现在的军方里几乎全是有资源的人,没资源的进军方想都不要想。

军区外的房子嘛...

——————————————————————————————————————

first part

分明又是一年的盛夏,外面却冷的彻底。

因为已经到末世时代了啊,外头基本不能联网,能联网的地方早就不堪负荷的崩掉了,手机一下子成了摆设。在这段时间还因为一个差错出现了没有灵魂的感染者,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是怎么出现的,是不是真的因为研究者把病毒放到了人身上,对此束手无策,再说又是末世,都想着自己活着就好了,哪还有心情去管别人感不感染。

军方也是人,也要活的,所以他们手里有着充足的、够安安稳稳的过一段日子的资源和武器,现在的军方里几乎全是有资源的人,没资源的进军方想都不要想。

军区外的房子嘛,没有什么人,之前正常的房子因为感染者潜入暴毙,已经又感染了不少人,谁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被感染的,感染后马上死去或者说是再去感染其他人,最后痛苦的化成液体,恍若未存在过。平时那些嚷嚷着死吧死吧不在乎的人一下子都消失了,人毕竟是都想活下去的,没有人真的愿意成为感染者痛苦的化成液体,都是这样的,没有什么例外的,谁都不是谁的意外。

大部分人因为怕被感染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蓝忘机和魏无羡也是,不过又能逃去哪呢?

在彻底走不动之后,逃亡的人们选了最近的一个城的、确认过是安全的、没有感染者也没有可感染的液体的小巷子里,没人敢去房子里,说不准命就没了。

巷子只有那么长,又因为谁能进去的原因,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干了一架,最后没有战斗力的、没打过的,统统被驱赶到外头,若是找不到“避难所”,说不定明天就是一滩液体了。

蓝忘机没能到巷子里去“避难”的原因很简单,出去的人太多了,并抱着自己不能活也不让别人活的心态,把后来的人一齐挤到了巷子外。

而魏无羡打到了巷子里。出去的人固然是很多,留下人也已经把巷子挤的只剩点缝了,捡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倚着墙过一晚便是这末世里最好的待遇了。

然末世的夜晚注定不能平静,有在外面的人不知道被从哪来的感染者感染了,没有即刻死亡,又感染了很多人,此刻还在继续感染,不时传来几声感染者最后一刻,或许是这一生最清醒的一刻,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是人类的叫声。

如此便又要转移了,奔向下一座城,也许是下一座感染者更多的城。

但魏无羡和蓝忘机不会奔向下一座城了。他们还在原地,还停留在临时休息处,人们忘了,也并不会去叫还停留在在临时休息处的人。

——————————first part ends.


性取向是猴🐒

我竟然在微信读书(?)上跟人涛了涛相柳,这么多年不翻书,那些细节还是记得清楚。不愧是当时看了n遍的柳大嗷嗷

喜欢相柳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不是因为他对小夭的爱。单就小夭的感情来说,我更支持璟夭。但论人物,还是相柳更让我惊艳。相柳是个实打实的正面人物。他通透,强大,可以自己吞下所有的艰难,成全恩人友人和喜欢的人,连他的毛球他都为它安排好了不送命的出路。他有极强的责任感,也有同情心,同时伴有洒脱的心性,他哪怕再喜欢小夭,也不会为了小夭委屈原则。他所付出的,他全不在乎,他不能付出的,他保留的坦坦荡荡。就是因为有这种心态,他才能付出那么多并且不求回报。这也是他的心性如此,付出的他不会计较。与此同时,他...

我竟然在微信读书(?)上跟人涛了涛相柳,这么多年不翻书,那些细节还是记得清楚。不愧是当时看了n遍的柳大嗷嗷

喜欢相柳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不是因为他对小夭的爱。单就小夭的感情来说,我更支持璟夭。但论人物,还是相柳更让我惊艳。相柳是个实打实的正面人物。他通透,强大,可以自己吞下所有的艰难,成全恩人友人和喜欢的人,连他的毛球他都为它安排好了不送命的出路。他有极强的责任感,也有同情心,同时伴有洒脱的心性,他哪怕再喜欢小夭,也不会为了小夭委屈原则。他所付出的,他全不在乎,他不能付出的,他保留的坦坦荡荡。就是因为有这种心态,他才能付出那么多并且不求回报。这也是他的心性如此,付出的他不会计较。与此同时,他在做事的时候狠辣果决,向死而生。他是一个将军,不是喝茶下棋的公子,他是那个刀尖舔血的人,倘若对于敌人不狠,那自己的袍泽会不会多死一两个呢。自己不幸,出身卑贱,年少时在你死我活的奴隶场求生,在海底大漩涡中求生,铸就了他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性格底色。很多年我都没有在言情小说里讲过这样一个角色。他不会像很多男二给人一种只有爱情的备胎感,反而他感觉他把控了主角的归宿。他的付出不是讨好不是卑微,只是他愿意付出,仅此而已。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立体丰满有爆发力的人物,作者塑造他的篇幅在全书根本占不了多少。以至于有人都评论相柳的成功塑造有喧宾夺主之嫌,对整本书来说未必是好事。

再想起相柳,意难平已经少了很多。觉得这样的他就很好。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4⃣️4⃣️ 终章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后来的几日王九龙的好像将魂丢在了湖边,整日里游手好闲,经常发呆地坐在湖边望着太阳。


    “元元…”


    “哗哗哗”湖水流过的声音吸引了王九龙的注意。


    “来人啊。”


    “殿下。”


    “这湖...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后来的几日王九龙的好像将魂丢在了湖边,整日里游手好闲,经常发呆地坐在湖边望着太阳。


    “元元…”


    “哗哗哗”湖水流过的声音吸引了王九龙的注意。


    “来人啊。”


    “殿下。”


    “这湖水是从哪来的?”


    “回殿下,这一带地湖水都是自山间的碧翠湖而来。”


    “碧翠湖…走,去看看。”


    王九龙立刻起身前往上山,出于看景便没有带这么多侍卫。


    “旋儿…几时了…好饿…”


    “来了,粥来了。”


    或许是王九龙在时留下的习惯,清早起来定要喝上一碗热乎的粥。


    张九龄起身接过了秦霄贤手里的粥,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慢些慢些,没人和你抢,别烫着。”


    秦霄贤的话语温柔至极,又带着一丝温柔的眼神,张九龄忍不住笑了笑。


    片刻后张九龄喝过了粥准备穿衣出门走一走,却听见门外很吵。


    “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快点离开!”


    是张九南的声音,屋内的张九龄和秦霄贤闻声而来。


    “来者是客,九南你怎能…”


    张九龄话还没说完,抬眼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个子很高,有一双可以依靠的肩膀,精致的五官容易叫人沦陷。


    “楠…王九龙…你怎么…”


    “元元…你原来在这。”


    说完王九龙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张九龄,眼泪不争气的滴到了张九龄的肩膀。


    “元元你知道吗,这五年我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你为何不来见我,为何不来找我。”


    张九龄瞪大眼睛站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


    “元元,跟我回去吧,跟我回去好吗?”


    “不可能!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九龄不能跟你回去!”


    一旁的秦霄贤有些激动了,想冲上前拉开二人,可企业被张九南拦下了。


    “随他吧…”


    “不行不可以,九龄你不能跟他回去,他可能是在骗你,不要相信他!”


    张九南见势将秦霄贤拉开了。


    “元元我没有骗你,相信我这五年我一直都在寻找你。”


    “王九龙…你不怪我?”


    “我说过的,无论你犯了什么错,我都会原谅你的。”


    “可是我…唔…”


    还没等张九龄说完,王九龙的唇就已经吻在了张九龄的唇。


    王九龙用舌头撬开了张九龄的牙齿,两人都很享受地拥吻在一起。


    不一会儿就松开了,张九龄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九龙我…”


    “还是叫我楠楠吧,我爱听。”


    “楠楠…我门还有可能吗…”


    “你我从未分开。”


    自此以后,两人一直住在碧翠湖边,这湖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于他二人来说,这湖是至关重要的。


    着不仅仅是湖水,更是许多美好的回忆。


    而秦霄贤页踏上了漫长的旅行,他认为这场旅行能收获很多,也许是一些从未有过的经历,也许是一个人真正发自内心的爱人。


    何九华和尚九熙回到了之前的木屋,两人准备就这样平平淡淡安安稳稳过完一生。


    张九南则是将宫中的樊霄堂接来一起同张九龄王九龙住在一起。比起安静独居,张九南能喜欢多人热热闹闹的、有打有闹的住在一起。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长相思》这篇文章就告一段落啦


在这里张九龄和王九龙的爱情一路走来非常的不易。战争的原因导致两人要四处奔波躲藏,但最后都没能被现实打败,两人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后面会陆续出现的是《随花落而亡》期待一下吧~


单小忆🐳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

是老干部鸭
男神永远是男神。 是不可破灭的...

男神永远是男神。

是不可破灭的白月光。

男神永远是男神。

是不可破灭的白月光。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4⃣️3⃣️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想必这时王九龙已经到了。”


“楠楠…

“九龄你若是还心念于他我们便回去。”


“不可。”


“可是你…”


“或许我与他此生注定无缘,我已是不再奢求什么。”


说罢,秦霄贤转身离开,只剩下张九龄一人站在湖边。

他们找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安定下来,这地方紧挨着碧翠湖。


或许是出于张九龄的私心,他还想在晚膳过后来湖边遛上一遛,看看自己喜欢的夕阳。


只不过身边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不在了。


张九龄依旧像当年一样坐在了湖边仰望着天空。


“今日的夕...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想必这时王九龙已经到了。”


“楠楠…

“九龄你若是还心念于他我们便回去。”


“不可。”


“可是你…”


“或许我与他此生注定无缘,我已是不再奢求什么。”


说罢,秦霄贤转身离开,只剩下张九龄一人站在湖边。

他们找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安定下来,这地方紧挨着碧翠湖。


或许是出于张九龄的私心,他还想在晚膳过后来湖边遛上一遛,看看自己喜欢的夕阳。


只不过身边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不在了。


张九龄依旧像当年一样坐在了湖边仰望着天空。


“今日的夕阳好美,楠楠…你也在看吗?”


另一边的王九龙打算长居下来,盼着张九龄有朝一日会回来。


用过晚膳后,王九龙独自一人来到了湖边,他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他比往常都要安静的多,这五年来王九龙只有在想念张九龄时才会如此的安静。


“元元,今日的夕阳很美,你一定会喜欢吧。”


“殿下,天冷了,回屋歇息吧。”


这时李雪莲从身后走来为王九龙披上衣裳。


“不必,你为何还不回城?”


“明日我便回去,殿下…”


“还有何事?”


“我们分开吧。”


王九龙听到此话有些震惊,他转身看到热泪盈眶的李雪莲。


李雪莲躲过王九龙的视线走到了王九龙身后。


“当年,你走丢于仁安城,可还记得第一次遇到的小女孩?那便是我,自那起我便芳心暗许,我也是苦等了你十年的人啊!可凭什么我终于等来了你的消息你却娶走了张九龄!为何都是苦等十年,你却只记得张九龄,不曾记得我!”


“你也未曾与我提起。”


“我告诉你你就会来娶我?”


“也不会……”


李雪莲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罢了,我如今已算是完成了儿时的梦想,我嫁你五年,你从未有一天关心过我,近几日你与我说了好多话,但都是与张九龄有关,不过没关系,这样的日子马上要结束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说完李雪莲离开了,离开时还不忘看上王九龙一眼。


只剩下王九龙一人了,他此刻只想安静地待在原地。


王九龙慢慢坐了下来,他微微偏头笑了笑。


王九龙仿佛又见到了张九龄,还是像从前一样,张九龄靠在王九龙的肩头看着落下的夕阳开心的笑,而王九龙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张九龄笑得合不拢嘴。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我突然发现我今天还要更文!所以我来了

哭了哭了( ; _ ; )/~~~



陆栖于林

长相思

长相思

陆砚

长相思,短相思。夭柳经年未败时,凭空折木枝。

喜吟诗,悲吟诗。待及情痴辞自知,莫言年岁迟。


就、写首风格正常点的长相思

有空会把昨天那个仇之改了【微笑】


人回了、我好了

滚去写戏...卑微。


日更 @荀奉嘉.岚 

长相思

陆砚

长相思,短相思。夭柳经年未败时,凭空折木枝。

喜吟诗,悲吟诗。待及情痴辞自知,莫言年岁迟。



就、写首风格正常点的长相思

有空会把昨天那个仇之改了【微笑】


人回了、我好了

滚去写戏...卑微。


日更 @荀奉嘉.岚 

陆栖于林

#以诗会友#吴山青·林冲

吴山青·林冲

陆砚

昼奔忙,夜奔忙。奸佞仇之构祸良,天雄显赫枪。

梦寒凉,醒寒凉。命世浮萍零落郎,此生功业长。


日常格律

Ssp】,zsp】(d)。pzppzzp】,ppzzp】。

Zpp】spp】(d)。zzpppzp】,zppzp】。


最差没有之一

觉得长相思不适合写林冲?

就写一些凄凉的悲哀的缱绻的江南温婉的风格会好一点…或者儒将什么的

对不起只是我渣而已

@荀奉嘉.岚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灏雯 @泉鱼  @一台很穷的抢票机器 @濯锈ゝRi.h 

吴山青·林冲

陆砚

昼奔忙,夜奔忙。奸佞仇之构祸良,天雄显赫枪。

梦寒凉,醒寒凉。命世浮萍零落郎,此生功业长。



日常格律

Ssp】,zsp】(d)。pzppzzp】,ppzzp】。

Zpp】spp】(d)。zzpppzp】,zppzp】。

 


最差没有之一

觉得长相思不适合写林冲?

就写一些凄凉的悲哀的缱绻的江南温婉的风格会好一点…或者儒将什么的

对不起只是我渣而已

@荀奉嘉.岚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灏雯 @泉鱼  @一台很穷的抢票机器 @濯锈ゝRi.h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4⃣️2⃣️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经历了一夜的车程,两人赶到了张九龄所在的地方。


王九龙慌忙下了马车,迫不及待地跑到屋内:

“元元!”


王九龙猛地推开门,却不曾想屋中竟不见一人踪影。


“元元…?”


王九龙在屋中环顾了一周,又转身看了看李雪莲:

“人呢?张九龄呢?”


“我昨日明明……”


李雪莲停下脚步又思索了片刻:

“或许是与他那小情人早早离开此地了吧。”


“你说什么?”


王九龙转身怒视着李雪莲。


“那日我前来,那张九龄与一个叫什么秦霄贤的,两人早已是私定终身啊。...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经历了一夜的车程,两人赶到了张九龄所在的地方。


王九龙慌忙下了马车,迫不及待地跑到屋内:

“元元!”


王九龙猛地推开门,却不曾想屋中竟不见一人踪影。


“元元…?”


王九龙在屋中环顾了一周,又转身看了看李雪莲:

“人呢?张九龄呢?”


“我昨日明明……”


李雪莲停下脚步又思索了片刻:

“或许是与他那小情人早早离开此地了吧。”


“你说什么?”


王九龙转身怒视着李雪莲。


“那日我前来,那张九龄与一个叫什么秦霄贤的,两人早已是私定终身啊。”


王九龙不敢相信,一时间脚底没站稳踉跄了几步坐到了身后的椅子上。


“不、不可能…元元怎么会…秦霄贤…”


王九龙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一旁的李雪莲更是煽风点火:

“殿下,依我见您就莫要再想那张九龄了,您当年为了他可是连皇位都放弃了,可他呢!转眼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先出去吧。”


李雪莲翻了翻白眼走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王九龙一人,他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着他们之前做过的事。


当年的他们是那么的恩爱。


这五年王九龙每天都在想着再次见到张九龄的情景,也许是繁华的大街两人擦肩相遇,这一切的一切王九龙都幻想过。


可怎么也没想过张九龄会和别人一起私定终身。


说好的一辈子呢?曾经许过的海誓山盟呢?难道自己就这么差劲吗?


张九龄心善,于是王九龙为他养了一些小动物;张九龄喜欢睡懒觉,于是王九龙每日清晨都会在张九龄前面醒来为他熬上一碗热粥;张九龄喜欢看景,于是王九龙想尽办法带张九龄去到美的地方。


可这一切终究是化为灰烬,他们难道…结束了吗?


王九龙好像做梦一样,这一切让他觉得张九龄是否真的存在,又是否张九龄真的离开了自己…


“或许吧…元元和他在一起会安心许多…”


王九龙不停地说着安慰自己的话,他想让自己不这么难过,他想让自己看开一些。


可这又怎么会如此的容易?


张九龄是他想了五年…十年的人啊,倒不如说是想了半辈子。


王九龙曾幻想过十年与张九龄成婚的样子,也曾幻想过五年与张九龄再次相遇的情景……


“元元…你终究是离我而去了吗…”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今天家庭聚会,忘的死死的,回来才发现我没更新,赶紧补上!(>﹏<)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4⃣️1⃣️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张九龄你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姑娘可还有事?无事九南送客。”


秦霄贤又一次赶在张九龄开口之前说话。


一旁的张九南走过来将李雪莲送了出去。


“张九龄!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临走时李雪莲还不忘和张九龄说上一句。


随后秦霄贤向尚九熙何九华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走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张九龄和秦霄贤二人。张九龄一下子瘫坐在床上,秦霄贤见了连忙上前去扶。


“九龄,九龄你怎么了?”


“无妨,我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九龄,我方才那么...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张九龄你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姑娘可还有事?无事九南送客。”


秦霄贤又一次赶在张九龄开口之前说话。


一旁的张九南走过来将李雪莲送了出去。


“张九龄!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临走时李雪莲还不忘和张九龄说上一句。


随后秦霄贤向尚九熙何九华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走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张九龄和秦霄贤二人。张九龄一下子瘫坐在床上,秦霄贤见了连忙上前去扶。


“九龄,九龄你怎么了?”


“无妨,我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九龄,我方才那么说...”


“你不必解释,我都明白。”


两人许久也没有说话,突然张九龄站起身:

“旋儿,我有事要商议,你快些叫他们进来。”


“殿下,太子妃求见。”


“不见,叫她走吧,我不认她这个太子妃。”


“这...”


“殿下。”


还没等恒公公说完殿外的李雪莲就直接走了进来。


“恒公公你退下吧。”


“站住!”


王九龙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恒公公:

“殿下还有何吩咐。”


“我方才说的你可都记住了?我不认她这个太子妃,我若是再听到你称她太子妃我要你的脑袋。”


“殿下...您就不要为难小的了,在这宫中若是失了礼数小的也是要掉脑袋的。”


“九龙你莫要再为难恒公公了,下去吧。”


“诺...”


恒公公慌忙退下,此时殿内只剩下王九龙和李雪莲二人。


“殿下,你可知我见了谁?”


说着她走近了王九龙,王九龙却没有理会她。


“我去见了张九龄。”


听到此话的王九龙猛的回头:

“你说谁?张九龄?他在哪?带我去见他。”


“殿下莫要着急,殿下可还想他?”


“少废话。”


“我明日带殿下见上一见可好?”


“明日...明日...不可!今晚就出发!我一定要见到他。”


李雪莲暗自偷笑回答道:

“那殿下收拾一番随我出发可好?”


“好,好,好极了!”


王九龙迫不及待地回了寝宫,他挑来挑去最后还是选择了当年与张九龄初见的便装。


“元元...我就要见到你了...”


随后王九龙回到了大殿内:

“你若是骗了我,你知道后果。”


“奴婢自然是不敢,马车都已备好,随我来吧。”


说罢两人一同坐上马车出了宫。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来啦来啦我来啦(˶‾᷄ ⁻̫ ‾᷅˵)



学习成为人类
夜深千帐灯 故园无此声 _这是...

夜深千帐灯

故园无此声


_这是一张为了加章子而写的字,是竽的章。听歌戳这(●ˇ∀ˇ●)

夜深千帐灯

故园无此声


_这是一张为了加章子而写的字,是竽的章。听歌戳这(●ˇ∀ˇ●)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4⃣️0⃣️

甜文微虐‼️


————————————————————


“参见太子妃。”


恒公公来到李雪莲身旁行了礼便悄悄走向前。


“怎么样?张九龄有下落了吗?”


“老奴近日听传在这祈天城外不远处的竹林中有一处木屋,不如...”


“备马,我亲自去。”


“诺。”


恒公公退下后找来了一匹马和几个侍卫。


“你们留下吧,我们自己去便可。”


随后李雪莲独自一人驾马来到了木屋。


“张九龄!我知道你在!出来吧!”


张九龄闻声而来,他瞧见马上的是李雪莲便笑了笑。


“原来是大名鼎鼎太子妃啊,进来坐吧。”


张九龄邀请李雪莲进了房间,同时房间内...

甜文微虐‼️


————————————————————


“参见太子妃。”


恒公公来到李雪莲身旁行了礼便悄悄走向前。


“怎么样?张九龄有下落了吗?”


“老奴近日听传在这祈天城外不远处的竹林中有一处木屋,不如...”


“备马,我亲自去。”


“诺。”


恒公公退下后找来了一匹马和几个侍卫。


“你们留下吧,我们自己去便可。”


随后李雪莲独自一人驾马来到了木屋。




“张九龄!我知道你在!出来吧!”


张九龄闻声而来,他瞧见马上的是李雪莲便笑了笑。


“原来是大名鼎鼎太子妃啊,进来坐吧。”


张九龄邀请李雪莲进了房间,同时房间内其他人都在。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张九龄单独聊。”


“李雪莲你别忘了,这不是祈天城,你更不是什么太子妃,说话注意点。”


“你......”


李雪莲话音刚落秦霄贤便怼了回去。


“雪莲姑娘莫要怪罪,旋儿是担心我,您请坐。”


一旁的张九龄打破了僵局,李雪莲做到了一旁。


“张九龄,近些年来你可安好?”


“劳烦您惦记,安好,倒是您这个太子妃啊。”


“你这是想问九龙待我如何?”


张九龄没有回答,只是拿起了一旁的茶水喝上了几口。


“九龙待我好极了,如同儿女一般。”


“或许就是将你视为儿女。”


“你说什么?!”


一旁的秦霄贤小声嘀咕着。


“张九龄,你的侍人未免都太无礼了些,主人说话竟敢插嘴!这要是在宫中可是要吃嘴巴的。”


“雪莲姑娘着您可就错了,这几人可都是我张九龄的好友,何来的侍人?”


“哼。”


“姑娘你要是没什么事,那便请回吧。”


李雪莲见张九龄赶自己走,于是便进入正题。


“这些年来你可还对九龙念念不忘?”


“否...”


“放心吧,我此次前来九龙不知,你今日与我说过的话,我也不会告知于他,你大可放心。”


“姑娘多虑了,我未曾考虑过楠...王九龙知否,我说的...句句属实。”


“当真不想?”


“不想!”


“我这还想呢,你若是有意,我便带你回宫见上九龙一面。”


张九龄被此话震惊到了。


“不必!”


秦霄贤上前抢在了张九龄前面开口。


“旋儿...”


张九龄刚想要叫住秦霄贤却被秦霄贤堵住了嘴。


“难道姑娘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此事?”


李雪莲并没有回答秦霄贤。


“若是,那你请回,这些年来九龄与我在一起过的很好,张九龄很幸福,也请你回去转告王九龙,这些年来我很照顾张九龄,张九龄也比之前的日子开心不少,您也别惦记着了。”


“你...张九龄你...你与秦霄贤...”


“姑娘莫要怀疑,正是你心之所想。”


说这秦霄贤一把将张九龄搂在怀中。


“旋儿!”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我又是半夜来的(˶‾᷄ ⁻̫ ‾᷅˵)



文伟的葡萄酒世界

今天中午吃哭了!

#♦嬉阁♦美好生活示范区

今天的午饭是三文鱼配泡面,大厨饿了,鱼皮没来得剔掉。战疫还没结束,生活不易,日子过得很煎熬啊,先这么对付着,。。。。。

我纠结地想,该拿阿佳利亚长相思还是瓦拉齐庄园来配一下,谁有更好的建议吗?

#长相思##直播带货等新兴消费形式表现强劲# ​

[图片]
[图片]
[图片]

#♦嬉阁♦美好生活示范区

今天的午饭是三文鱼配泡面,大厨饿了,鱼皮没来得剔掉。战疫还没结束,生活不易,日子过得很煎熬啊,先这么对付着,。。。。。

我纠结地想,该拿阿佳利亚长相思还是瓦拉齐庄园来配一下,谁有更好的建议吗?

#长相思##直播带货等新兴消费形式表现强劲# ​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3⃣️9⃣️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没关系的,我们在这里,挺好的。”


秦霄贤怎么也劝不动张九龄,只好自己先行离开。


留下张九龄一人在湖边看景,与其说张九龄在看景,倒不如说他在思念着谁。


“楠楠...你我这一世啊,也许是注定无缘,这一世我等你想你太多、太久...”


“我要见张九龄!都给我滚开!”


“殿下、殿下息怒啊。”


大殿中地上散落着水果,众人在尽力地安慰着王九龙。


“你们下去吧。”


“太子妃...诺。”


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王九龙见那些人都称她为“太子妃”赶紧...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没关系的,我们在这里,挺好的。”


秦霄贤怎么也劝不动张九龄,只好自己先行离开。


留下张九龄一人在湖边看景,与其说张九龄在看景,倒不如说他在思念着谁。


“楠楠...你我这一世啊,也许是注定无缘,这一世我等你想你太多、太久...”




“我要见张九龄!都给我滚开!”


“殿下、殿下息怒啊。”


大殿中地上散落着水果,众人在尽力地安慰着王九龙。


“你们下去吧。”


“太子妃...诺。”


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王九龙见那些人都称她为“太子妃”赶紧走上前抓住那女子的胳膊。


“他们叫你什么?叫你太子妃?你是太子妃?为什么叫你太子妃?凭什么这么叫你?他们凭什么这么叫你?”


王九龙甩开了李雪莲,转身走向了身后的座位。


“殿下...五年了!张九龄早就死了!我才是您的妻子啊。”


“住嘴!你也配做我的妻子?滚,给我滚,我不想在看见你!”


“殿下!”


“滚!”


李雪莲无奈只能退下。


“元元...”


王九龙瘫坐在椅子上,他很想他的元元,想了五年...


王九龙走了出去,来到了当年和张九龄一起看月亮的地方。


“今日的月亮真美啊,元元...你看到了吗?”


今晚的月亮很美,美到王九龙一抬头就能想起当年与张九龄在一起的日子。


以前的日子是那么的美好,没有争吵、没有人打扰、没有战争,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


王九龙很想念以前的日子,很想念那段隐居的日子。


“元元...我好想你...”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我又来啦⁄(⁄ ⁄ ⁄ω⁄ ⁄ ⁄)⁄



丫丫爱发糖🧸

《长相思》3⃣️8⃣️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接下来我们去哪?回木屋?”


“不行,那个地方我们不能去了。”


一直沉默的张九龄突然开口。


“我们必须另寻他处。”


正在驾车的何九华点了点头将马车开向了远处。


张九龄如今是重罪,被人满世界的搜索、通缉。


他们找了一个非常安稳隐蔽的地方都了下来。


他们每天都在担心着张九龄,自从那日之后,张九龄的心上就一直压着一块大石头,久久不能平息。他在担心,他担心这一刀对王九龙的伤害很大,他担心王九龙因此会恨上自己。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年。...


甜文微虐‼️


宰相府小公子龄✖️祈天城小太子龙


————————————————————


“接下来我们去哪?回木屋?”


“不行,那个地方我们不能去了。”


一直沉默的张九龄突然开口。


“我们必须另寻他处。”


正在驾车的何九华点了点头将马车开向了远处。


张九龄如今是重罪,被人满世界的搜索、通缉。


他们找了一个非常安稳隐蔽的地方都了下来。


他们每天都在担心着张九龄,自从那日之后,张九龄的心上就一直压着一块大石头,久久不能平息。他在担心,他担心这一刀对王九龙的伤害很大,他担心王九龙因此会恨上自己。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年。



“十年了,楠楠...你还好吗?”


张九龄站在湖边看着夕阳。


“我回到了我们曾经一起住过的地方,这还是老样子,一如既往的安静。”


张九龄低头看了看湖中的清水,慢慢坐了下来。


“还是这熟悉的夕阳,你也在看吗?今天的夕阳...真美啊...可惜的是我不能和你一起看了...”


说到这里张九龄的眼里泛起了泪花。


“你肯定恨死我了吧,我骗了你,还伤了你,你一定不会原谅我吧。”


“九龄?”


这时秦霄贤走了过来,坐在了张九龄身旁。


“还在想他吗。”


“五年了...”


“这五年你一直都在想他,你可曾想过自己的身体啊!”


张九龄笑了笑没有回答秦霄贤。


“你每天都在想王九龙!你想他睡好了吗、你想他吃饱了吗、你想他的伤势如何,可你何曾想过自己!这五年你吃不好睡不好!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的!”


秦霄贤很激动地站了起来对着张九龄大喊。


“无所谓了。”


“什么叫做无所谓?!张九龄你不关心你自己的身体,你可知我...”


秦霄贤说到一半的话突然闭了嘴,张九龄侧过头看着秦霄贤:

“你什么?”


“你可知我很担心你啊。”


“你喜欢我?”


秦霄贤没有回答,又安抚了情绪坐了下来。


“旋儿,这些年来你们都很照顾我,我感激不尽,可、可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楠楠...”


“我知道、我知道。”


秦霄贤心头一紧,看向了张九龄。


“公子...”


张九龄很久没有听到秦霄贤这么叫自己了,他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秦霄贤。


“公子...挺小的一句劝吧,身体重要!我们离开这吧,去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成吗...?”


张九龄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落下了,只留下天边一抹孤独的云彩。


那云彩虽然孤独,但它很美...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者‼️


————————————————————


:待会儿会再补一章



江独笙

【忘羡同人ABO】长相思·HE/BE·文案设定

✉新~坑~

✉快乐吗~

✉“你别说新坑我害怕”(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首发B站~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577833[图片]

“长相思,长相思,浅情人不知.”

▷薄荷味Ax威士忌味O(哦~~)

▷大概是个长篇,末世设定…

▷设定找的大部分的,jio得熟悉是正常哒

除了轻武器和一些普通的装甲车辆还能够使用,其他的都已瘫痪。

随着汽油资源用光,缺乏提取技术,车辆也会瘫痪掉。

原子弹被军方藏得很好,灾变后的幸存民众找到后不会用。...

✉新~坑~

✉快乐吗~

✉“你别说新坑我害怕”(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首发B站~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577833

“长相思,长相思,浅情人不知.”

▷薄荷味Ax威士忌味O(哦~~)

▷大概是个长篇,末世设定…

▷设定找的大部分的,jio得熟悉是正常哒

除了轻武器和一些普通的装甲车辆还能够使用,其他的都已瘫痪。

随着汽油资源用光,缺乏提取技术,车辆也会瘫痪掉。

原子弹被军方藏得很好,灾变后的幸存民众找到后不会用。

网络除了幸存区/军方据点外基本无链接。

军方据点的物资比较充足,军方据点外则混杂着感染者、Alpha、Beta、Omega。流言传不论AB,只要标记了O,就不会成为没有灵魂的感染者,明明知道这纯属无稽之谈,偏偏为了保命就真的下的去手……所谓感染者则是因为研究者在配置病毒时误把它用到了人身上,感染后的已经不能再称作是人了,失去了灵魂,只知道漫无目地的感染,感染后会分为两种,一种迅速挂掉,留下可使正常人感染的液体,另一种不会迅速死亡,通过咬肩膀等方式感染正常人,除特殊手段攻击外基本无法消灭感染者。

 


夙夜匪懈【备战期末考】

这是一首写景遣怀的词,讲述一个相思之人整夜难眠在雨夜中听着雨打芭蕉,触景生情。词人心中有无限的情怀,孤灯照人难入梦,表达了诗人客居异乡的羁旅愁思。

万俟(Mò Qí)咏,北宋末南宋初词人,字雅言,自号词隐、大梁词隐。籍贯与生卒年均不详。宋哲宗元佑时已以诗赋见称於时。据王灼《碧鸡漫志·卷二》记载:「元佑时诗赋老手」。但屡试不第,于是绝意仕进,纵情歌酒。自号「大梁词隐」。宋徽宗政和初年,召试补官。崇宁中,授大晟府制撰,依月用律制词,故多应制之作。宋高宗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补任下州文学。善工音律,能自度新声。词学柳永,存词二十七首。有《大声...

这是一首写景遣怀的词,讲述一个相思之人整夜难眠在雨夜中听着雨打芭蕉,触景生情。词人心中有无限的情怀,孤灯照人难入梦,表达了诗人客居异乡的羁旅愁思。

万俟(Mò Qí)咏,北宋末南宋初词人,字雅言,自号词隐、大梁词隐。籍贯与生卒年均不详。宋哲宗元佑时已以诗赋见称於时。据王灼《碧鸡漫志·卷二》记载:「元佑时诗赋老手」。但屡试不第,于是绝意仕进,纵情歌酒。自号「大梁词隐」。宋徽宗政和初年,召试补官。崇宁中,授大晟府制撰,依月用律制词,故多应制之作。宋高宗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补任下州文学。善工音律,能自度新声。词学柳永,存词二十七首。有《大声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