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长谷夕

3016浏览    4参与
大橘为重

为什么长谷x夕士这对粮这么少啊啊啊啊!暴风雨哭泣

为什么长谷x夕士这对粮这么少啊啊啊啊!暴风雨哭泣

夕士的痴汉

发高烧的夕士(温馨日常向,自翻,中篇)

1
我迟到了。
这是患了感冒的原因。
写东西也花了很多时间。
公寓外出的人渐渐回来了,说话就不顺利了。(哭)
其实我也想和龙先生一起去旧书店,但是这次放弃了。

对了,在写东西的时候,左手手腕变得很痛了。
虽然有湿布包裹着,但是写起来还是微妙地痛····。
医生说,“有可能只是没发生多久”。
在那个检查中,我们取了x光检查,但是给我做了回声检查?。那个孕妇看肚子里的婴儿的样子的东西。原来手腕也能使用啊。
我们需要的是我们的肌腱。但是,在机器做之前,我们会涂上一层粘胶的凝胶,但不知不觉间,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所想的东西。(傻瓜,…)

这个经验什么时候可以...

1
我迟到了。
这是患了感冒的原因。
写东西也花了很多时间。
公寓外出的人渐渐回来了,说话就不顺利了。(哭)
其实我也想和龙先生一起去旧书店,但是这次放弃了。

对了,在写东西的时候,左手手腕变得很痛了。
虽然有湿布包裹着,但是写起来还是微妙地痛····。
医生说,“有可能只是没发生多久”。
在那个检查中,我们取了x光检查,但是给我做了回声检查?。那个孕妇看肚子里的婴儿的样子的东西。原来手腕也能使用啊。
我们需要的是我们的肌腱。但是,在机器做之前,我们会涂上一层粘胶的凝胶,但不知不觉间,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所想的东西。(傻瓜,…)

这个经验什么时候可以活用呢~···
(在妖怪公寓里,医生是不行的吧?)
2
早上,醒醒。我在喉咙里感觉到了异常。
“啊?啊~ ~ ~ ~”
每次发出声音时,都会有轻微的疼痛。
这可能是感冒吧?
在得到了小希之后开始修行,增强体力的我,即使现在受伤了,也不感冒,但这可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即使如此,只有喉咙的疼痛,没有发烧就连鼻涕都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是那个家伙了吧。
我现在在班里感冒了。昨天,三名女孩中的一个,樱庭也戴着口罩。但是嘛,如果你吃得好,睡得好,经常洗漱,就会有办法的预防吧。
我和往常一样,做了早上的修行之后去了学校。

“喂,稻叶。”
2个小时后,田代开始说话了。
“怎么了?”
“你会不会很痛?”
“呃?啊,你过来一下。”
“果然还是有点不对劲。不过,我好像没注意到,只是在上课时经常咳嗽。”
“啊,你说了就好了。”
早上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现在已经很不舒服了。这么说的话,有点喘不过气了……。可能和痰有关吧。
“是的,我也要舔一下。”
从田代的口袋里出来的是糖块儿。小粒的梅干味被放在我的桌子上。
“谢谢。”
“尽量不要让嗓子干燥。”
“哦。”
我马上拿了糖含进嘴里。嗯。虽然很酸,但是有点甜,感觉很好。
“什么?稻叶也感冒了?”
来的是樱庭。樱庭今天也戴着大口罩。
“樱庭,感冒了吗?”
“嗯,我现在都在感冒呢。今年的感冒要到喉咙里了。最好还是早点去喝葛根汤吧。”
“哦。”
“还有,这是我最喜欢的糖。”
“啊,明白了。虽然是止咳糖,但是很好吃~ ~ ~”
“哦~ ~ ~稻叶君”
“谢谢”
我的桌子什么时候都变成了糖。在那里经常挂着的最后一个人,垣里来了。
“樱花和稻叶感冒啦?你看,这个时候吃维生素c哦。”
垣内所带来的是维生素c药片。
“感冒的时候,维他命c是最好的。”
“这怎么能收下呢?”
“田径队。健康第一。要注意营养平衡。”
“诶~ ~ ~ ~ ~ ~ ~ ~ !”
“是的,我吃了两颗,因为它吃起来没什么问题。”
在垣内的催促下,樱庭吃了后我也拿着两粒吃了。虽然已经做好了吃的觉悟,但比想象的还要厉害。但是,这个在这个“醒着的爽口”的感觉,嘴里的糖果变得更清爽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们的口袋里装着糖和食物呢?
啊,多亏了喉咙的疼痛,我得救了。

3
午休,太阳出来了,所以我一直在屋顶的水塔上。幸运的是,上午的课除了喉咙疼痛以外,身体状况也不太好,食欲也不一样,其他的还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感冒可能不会很快好。
上了水塔的梯子,那里有客人。是千晶。
总是吃完饭后就来到水塔上抽烟,所以比我先来的,应该早吃了饭吧。剩下的烟很短。
“真快啊。”
“哦,今天我很忙。”
“是吗?”
“你感冒了?小心点。今天可要冷了。”
最后,在烟灰缸上吸了一根烟,千晶将烟蒂塞进了烟灰缸里。
为什么到千晶都知道感冒的事情呢。嗯,信息源大概是想象出来的……。
“你看,坐吧。”
从千晶那里得到的是运动饮料的饮料瓶。
“好好喝水”
“……哦,谢谢。”
站在和往常相反的立场上,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总是在摇摇晃晃的是贫血的千晶。
千晶把塑料瓶递给他,就说“祝你早日康复”,然后就下楼去了。
“千晶的家伙,这是为了我买回来的啊。”
手上没有的饮料瓶,微微地变软了。
难道说,为了给我送去,在这里等了吗……?
“啊……我有点……很高兴……”
我立即打开封口,用体育饮料润润嗓子。
我没有食欲,所以我吃了一顿饭。混凝土很温暖,正好是好温度,所以我躺在上面晒了会儿日光浴。

4
从下午的上课开始,身体渐渐有了下降的感觉。回去的时候,关节疼起来,连走路都很难受。可能是发烧了。
幸好不是打工的日子,我决定马上回公寓。
拖着被困的身体拖了回来,就连玄关也出现了,无法说话的阿栗。看到我的样子,歪着头,露出担心的表情。
“我回来了,有点感冒了。虽然我认为幽灵公寓不会有风,但还是太不小心了。”
一边摸着脑袋一边说着,阿栗把眉毛变成八字,露出悲伤的表情。“对不起啊~”一声,他便转身向后转,跑到客厅里去了。
“总之,是明白的吧。”
我不去客厅,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因为不能弄皱,就脱下制服钻进被窝里。如果马上就睡着了就好了,但一旦进入被窝就不会睡了。身体各处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喉咙的疼痛妨碍了我的身体。

回过神来,眼前出现了诗人和桔梗。
“咦?”
“你没事吧?我看到明明有鞋,却没见你,就以为你怎么了,就连回信也没有,我就打扰了。”
诗人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量着体温。(原来我)不知不觉睡着了睡着了。
“对不起,我没意识到。”
“是啊,这么热。桔梗,你带了药吗?”
“啊,在这里。以前的药铺来的时候就买了。”
桔梗先生说着,给我看了包在牛皮纸上的药。
“药铺……那奇怪的面具……”
“对了,药店的药很有效。”
“我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那么,可以起来吗?”
在诗人的支持下,我起身了。一起床,衬衫就被打湿了。好像出了一身汗。
“有很多汗啊,光是上面就可以换了。”
桔梗在房间角落里的洗好的衣服里,拿着t恤来给我。
“哎呀,你把毛巾拿过来了吗?我很好奇。”
当我往白桔梗的声音里回过头看门的时候,阿栗和西洛一起拿着毛巾站了起来。西洛发现了我,在光脚的脚上跑了出来。然后,最后一刻都没停,就倒在了我的身上。
“你还好吗?”
不顾周围人的担心,阿栗站起来,把毛巾递给我。表情贫乏的阿栗,拼命地握紧毛巾。我很感动,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谢谢,谢谢~”
他抚摸着我的头,紧紧地抱住了我。我也紧紧地抱住了他。因为感冒而精力下降了,抱住我的栗子的温暖非常舒服。

“你看,你要快点换衣服,我这就给你换。”
诗人把栗子抱开了,我脱下上面的汗水,换上了t恤。关节僵硬地固定在一起,虽然每次运动都很痛,但是干燥的t恤在皮肤上很舒服。
“其实吃了药就好了,先吃药再睡吧。”
把药和水给了桔梗,我犹豫了一下,果断地吃了药铺的药。味道很明显,很苦。
看着喝着水的我,诗人笑了。
“因为良药苦口。”
然后我钻进被窝里,然后马上就睡着了。

5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早上八点,总是上学的时间。
一起来,额头上就掉下了一抹湿润的手巾。
“啊,是谁给我带来的?”
环视了一下,也有旁边放了水的洗脸台。
“喂,夕醒了吗?早上好。”
从门里出来的是画家。
“你早上好!那个,这个……”
“啊,大家都过来看了吧。今天为了慎重起见,先休息一下吧。现在的样子都是在给学校打电话的。”
“啊,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不要在意被照顾的事。下次有人生病的话,你照顾回去就好了。”
画家这样说着走了出去。
“下次,有人生病的时候………………”
在这个公寓里,尽是一些不知道是妖怪还是鬼魂的人。什么时候来的呢。
想到这一点,佐藤就带着粥出来了。
“你看,夕士,你肚子饿了吧?昨晚没吃过了。”
说到现在,我已经睡了很久了。
“啊,对不起。谢谢。”
“有食欲吗?”
“完全有”
在盂兰盆节上,放入沙锅的鸡蛋中,有黄瓜、白菜和人参的咸菜、大梅干一粒、根菜和鸡肉的炖菜。
“嗯……很好吃。我很喜欢粥!”
我一边拿着杜松子的粥一边说,佐藤笑着说:“那就好了。
“嗯,看来没问题。那我就到公司去了。吃完以后就直接放在旁边。对了,对了,那是药。在睡觉前喝。”
我苦笑了一下,向佐藤先生挥了挥手。
我吃了饭注意到了,但是起床后到现在为止,关节和昨天相比不疼了。喉咙还感觉有点别扭,但一定很快会好吧。
“这个药可能很有效”
药铺的药,对不起了。

6
喝完琉璃子的粥后,我再次睡着了。可能是药的原因,睡得很沉沉的,一注意到了就已经是傍晚了。
“我睡得很好”
我睡了一天,感觉就好像身体在变的感觉一样,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我换了衣服,叠被窝。我总觉得身体很好。喉咙的疼痛完全消失,没有发烧,哪里也找不到异常。
“药铺的药,真的很厉害”
走到楼下的客厅里,一名诗人在做着阿栗的对手。
“夕士,你行吗?”
“是的,给您添麻烦了。感觉身体很轻,好像治好了。”
一决定要摆出什么姿势,小栗就跑过来了。他的背后也沾了些脏东西,摇了摇尾巴。
“真是太好了!妈妈感冒好了啊~”
“妈妈……我错了……”
我一边抱着栗子一边说。这样的事是没有说服力的。
“是的,我刚才接到爸爸的电话。”
“诶?长谷?”
“这周好像有时间,所以我就以为他来了就来了,但我说你感冒了,就说你已经睡了。等好了就打电话给你,我一定很担心的。”
“是的,对不起。”
我抱着栗子就往电话里去了。
上次大谷来到公寓大约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因为有学生会举办的活动,所以很忙,所以应该是想要被治愈的吧。
拨了记背诵的号码,长谷马上就接了。
“稻叶!好吗?”
“喂,我都有点担心了。你已经没事了吗?那边安静下来了吗?”
“啊,没事了,我的病好了。我已经开始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了。
“什么准备?”
“止咳糖什么的……”
“我拿到班上的那个人了。”
“运动饮料什么的……”
“那是给千晶的。”
“……感冒药……”
“药是公寓的哦。来路不明的可疑药品店买了药,可是特别苦。多亏好生疗效完全痊愈了。”
“是吗……那,是公寓里的人照顾我的吗?
“噢,琉璃子变得鸡蛋粥给你,大家都轮流来照顾连栗子也一样。”
我我把听筒给手臂上的栗子看。
“你看,是长谷,爸爸桑。”
阿栗目不转睛地盯着听筒。从听筒里传来了长谷的声音。
“阿栗~ ~ ~妈妈的看护好了~ ~ ~ ~ ~”
阿栗说不出话来,但声音似乎已经传达到了,手里拿着听筒的口,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拍得太鼓了,所以很担心长谷的耳膜的我放下话筒,拿回了听筒。
“唉,我感冒了,所以不要常来玩。”
“哦,这么说,我觉得很不甘心。
长谷发出了有点不安的声音。
“喂喂,为什么要冤枉啊?”
“如果在我身边,就会一直在我身边照顾你。
“别瞎说了,我还能赶上呢。”
“明明是在一起睡觉的”
“……这是不情愿的,我们每次都会来的。因为没有一个蒲团。”
“啊啊,是啊,是啊,没办法,只好用你的热烈的热血传染给我。
“……长谷,已经治好了。因为不知道。所以,你的角色就变了吧!”

“我可以原谅你,因为你太受人爱戴了。我只是为你待在好吃的地方而嫉妒而已。我明天就去那边,还请你们多多关照我。
然后电话断了。
我把听筒保持安静了。长谷的那句话,让我担心的话语,让我觉得很不愉快。
“真是……哪里有什么地方让人嫉妒啊……”
我伸了个长身,伸直了自己的身体。嗯。状态一如往常。好像是完全没有过感冒的样子。
回到客厅,诗人和画家已经开始饮酒。阿栗和小白拿了图画书出来。平时的日常生活就在那里。

夕士的痴汉

自白书(长夕)

自翻……终于翻长夕了!不要说我不爱长夕了´_>`很长的一篇文´_>`

恋爱和友情的界限很难分清
不,本来应该不太难吧。
因为男人对男人的恋爱是不可能的。
不,就算不是男人,也有男女之间的友情,所以也许很难分清。

在不断重复的没有结论的思考回路中,稻叶夕士打瞌睡地低下了头。

原来,稻叶想起了那样的事是因为朋友长谷泉贵的缘故。
全部都知道的好朋友。
就算知道了妖怪公寓的事也一如既往地接受,只要有时间就来玩。

虽然也差不多是来找阿栗的。

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

栗子和真正的母女关系很好,长谷很可爱,对孩子很浪漫。
“比起稻叶来见我,我亲自去更有机会来见稻叶”,如果来...

自翻……终于翻长夕了!不要说我不爱长夕了´_>`很长的一篇文´_>`

恋爱和友情的界限很难分清
不,本来应该不太难吧。
因为男人对男人的恋爱是不可能的。
不,就算不是男人,也有男女之间的友情,所以也许很难分清。

在不断重复的没有结论的思考回路中,稻叶夕士打瞌睡地低下了头。

原来,稻叶想起了那样的事是因为朋友长谷泉贵的缘故。
全部都知道的好朋友。
就算知道了妖怪公寓的事也一如既往地接受,只要有时间就来玩。

虽然也差不多是来找阿栗的。

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

栗子和真正的母女关系很好,长谷很可爱,对孩子很浪漫。
“比起稻叶来见我,我亲自去更有机会来见稻叶”,如果来了的话就好像只把自己的东西放在眼里。

那就好了……

没意思。

只是除了自己的长谷,就好像没人跟我一样地说了。
那个独占欲是什么……。
有些疑问因为秋音的简单的语言而轻松地解决了。
她说

“夕君,你真的爱长谷先生吗?”
“啊…啊……”
“你为什么会嫉妒我呢?”

我没能反驳那个微笑眯着眼睛的秋声。

那个,虽然被说了很可爱。
虽然可能确实是在嫉妒栗子,但……

“我爱你……”

我很害羞。
有个窟窿就想钻进去。
我以为是友情,其实是爱情。
而且自己没有意识到别人说了第一次觉悟……
我很害羞,很难为情。
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才好。
长谷和今为止能交往吗。
虽说有栗子,但还是隔间……

“不行!绝对没有道理! !”

秋音似乎很愉快地望着他的头,在他的头顶发出他的声音。


“好久不见了”

被这么说了很久之后,我就搭着长谷的摩托车远远地游了出去。
在骑摩托车的过程中,虽然被粘在一起的对方的体温很不受住,但是。

果然还是不行……

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接触任何东西了。
我绝对意识到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对不自然的态度,长谷也一定会注意到的。
如果被追问了的话……
不能把长谷当作是自己的错。
但说实话……

我再次陷入困惑之中

“是吗?”

长谷说得很短。

“那么……”
“所以,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事情吗?”

被人问稻叶很狼狈。
和往常一样,长谷很尖锐。
烦恼的事早已经预料到了,虽然我很容易明白,但并不是那种情况。
一直盯着那原本狼狈不堪的稻叶的长谷,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我发现了吗?”
“诶?”
“我以为你绝对不会注意到这个迟钝的你……果然是太过分了。”
“什么?……”
“所以才有戒心,还是觉得恶心?”

长谷的话完全没有注意听,稻叶的头很混乱。
警惕?心情不好吗?
到底是什么话呢……

说“爱情”和“可爱的”不是谎言。不过现在你也这么想叹气说心情不好的话……”
“等等!你误会了吧?”

有点自嘲的夕士慌慌张张的打断了长谷的语言。

“真恶心啊,我完全不知道!”
“为什么要避开?”
“这样……这!……”

长谷直盯着稻叶。
我知道绝对不能撒谎或者逃跑。

觉悟吗?

攥紧拳头。
如果……
如果被长谷拒绝的话……

为了消除这样的恐惧,稻叶用力抓住了握在手中的拳头。

不想放弃。
但是
所以

“因为我喜欢长谷……”

说出口了。

“……是……”

长谷的脸发呆。
虽然是很少见的表情,但却没有注意到那一点,闭上眼睛继续说下去。

“如果被长谷拒绝的话,我想怎么办……但是,我的心情无法抑制”
“等一下,稻叶。”
“我不想被你发现,所以躲起来了……”
“所以等一等!”

长谷慌慌地说着,抓住了稻叶的手。

“稻叶。那是你也喜欢我的事吗?”
“诶,你也……”
“……你没意识到吗?”
“? ?”
“先告白的是我吧。”
长谷一边叹息一边说着。
这次轮到稻叶儿发呆了。

“诶?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样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呃,那个……是这样吗?”

内心感到意外地脱身。

“你不知道吗?从那以后,你的态度还是没变,我想你应该不是这么想的……但不是这样的。”
“对不起。”
“啊,稻叶啊,没办法啊……”
“所以请你说一下。”

被表白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事,也有很愚蠢的地方。
果然有个洞就想进去……。

抓住稻叶的手的长谷手中充满了力量。

“我再说吧。稻叶。我喜欢。我爱你。虽然说了,但你不喜欢我。”

长谷认真的眼睛。

“我也……喜欢长谷……啊…啊,啊……”

像长谷一样地爱着他,他就像长谷一样想要继续下去,结果被自己的太害羞而挫伤了。
长谷的样子很可爱,长谷很可爱。

“只要能理解我的心情就足够了。”

这么说着,往稻叶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夕士的痴汉

部分p站图,搜索妖怪アパートの幽雅な日常 就可以找到w

部分p站图,搜索妖怪アパートの幽雅な日常 就可以找到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