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马

291浏览    3参与
KimKai'sYourye

金钟仁渣男

有姐妹说图片糊,这里是文字版的。

预警。

开白是正宫,开马搞了,开泰搞暧昧。

灿白,灿单方面明恋已经是开的男朋友的白

城堡客串发糖

泰海王 马乱搞

金钟仁【多情渣攻】×边伯贤【人妻受】

金钟仁【多情渣攻】×李马克【浪荡受】

金钟仁【多情渣攻】×李泰民【心机受】


01

“伯贤哥,我出去啦!”

“内,我们钟仁早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我的伯贤哥在床上等我,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呀西,你小子,就会嘴贫。”

“哥,我的嘴贫不贫,厉不厉害,哥你不应该嘴清楚吗?!昨天晚上……”

边伯贤抓起身边沙发上的靠枕丢过去,脸色发...

有姐妹说图片糊,这里是文字版的。

预警。

开白是正宫,开马搞了,开泰搞暧昧。

灿白,灿单方面明恋已经是开的男朋友的白

城堡客串发糖

泰海王 马乱搞

金钟仁【多情渣攻】×边伯贤【人妻受】

金钟仁【多情渣攻】×李马克【浪荡受】

金钟仁【多情渣攻】×李泰民【心机受】



01

“伯贤哥,我出去啦!”

“内,我们钟仁早点早点回来。”

“知道了,我的伯贤哥在床上等我,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呀西,你小子,就会嘴贫。”

“哥,我的嘴贫不贫,厉不厉害,哥你不应该嘴清楚吗?!昨天晚上……”

边伯贤抓起身边沙发上的靠枕丢过去,脸色发红

“阿西!你不是要和泰民line去聚餐吗?!要迟到了!”

金钟仁扭头给边伯贤抛了个隔空kiss,调皮的眨眨眼,露出纯真的笑容。

“我走哦,哥晚上会等我回来的吧?”

“啊啊啊,知道了,会等你回来的!快走吧!”

金钟仁关上门,朴灿烈从自己的套间出来,看着关上的门,和边伯贤独自看门口的背影

“伯贤哥”

只是叫了名字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相信钟仁,还有,朴灿烈,记住界限,我是你哥哥。”



02

“喂,亲故。”

“呵,必须想你了啊,想到睡不着呢。”

“亲故,你知道的,想你,我和小钟仁都想你。”

“行了,别消灭我的兴致,地点。”

“好嘞,亲故洗好自己等我吧。”

“当然知道,先去聚餐,泰民line的聚餐。”

“hhh,你在说什么啊,要笑死了。”

……


“我要到了,先挂了。”



03

“哟西,金钟仁你来了!”

“终于来了啊,等你了就。”

“这么晚,要罚啊。”

“不欢不散,大家。”

泰民line吵闹着让金钟仁坐下了。

李泰民笑眯眯地坐过到金钟仁旁边,左手抚上金钟仁的大腿根处,摩 擦 

“这么晚?”

金钟仁扣住李泰民的手拿到嘴边暗示性的舔了一下,随后放到桌子上,十指相扣

“呀,你还不清楚你伯贤哥嘛?舍不得我。”

“伯贤是不是真的舍不舍得你,我不知道,毕竟网上和伯贤最高呼喊声的朴灿烈,肯定舍得你出来。”

李泰民撤出手,中指沿着金钟仁的手掌心缓慢划过。

“呵,朴灿烈想要边伯贤也不是一天了。”

金钟仁抓出李泰民想撤出的手

“但是,什么时候得逞过呢?”

金钟仁抬眸对上李泰民戏谑的眼神

“对吧,毕竟我的技术,谁舍得离开呢?”

仔细地将李泰民的手放在自己手心把玩

“真的得逞,我们泰民也会帮我做掉吧。”

肯定句,金钟仁知道李泰民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因为,李泰民不会想有任何男人离开自己

对于李泰民来说,有人离开自己就说明

自己不行,或者,自己不好

身为一个对脸面看的如此重要的人,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李泰民笑了,溺宠的笑了,反握住金钟仁的手

“当然啊,我们钟仁的要求,必须无偿答应。”

泰民line的其他人员就当没看见一样,继续吵闹


04

金钟仁修长的腿抵开李泰民压在陶瓷墙上,淋浴开关被碰开,热水浇盖到两人身上,人形恍惚。

蒸汽中,金钟仁摸到泥泞之地和挺立的

“嗯?洗干净了?”

“嗯~”

“嗯,好孩子。”

李泰民伸手揽住金钟仁的脖颈,仰头微喘舔舐金钟仁耳垂

“钟仁,我是哥。”

“然后呢?我们泰民xi在床上叫我爸爸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因为……我想要了。”

“答非所问。”

🚗


05

利落穿好衣服,金钟仁立在床边看着盯着疲惫的李泰民

“老了啊,泰民xi。”

“嗯…没……”

激烈的性事让李泰民的嗓音变得干涸

“人老了就该承认,下次不会来找你了。”

“钟仁……”

李泰民想解释

“你让我很不高兴,你知道的。”

没有任何留念,甚至连脸色都没有

关门声响在泰民耳边


06

酒吧门在喧嚣中被打开,人群没有停息

越过舞动的个个年轻身影,金钟仁感到好几个人的目光,这就是自信感,那种被人关注的感觉。

随着别人炽热的目光,金钟仁找了吧台坐下

“来点什么?钟仁哥。”

酒保是熟人

“年轻的身体,上完还能约炮的那种。”

酒保笑了一下,当做醉话

“那就Martini吧。”

“懂我。”


“钟仁……前辈?”

李马克坐在金钟仁身边,有点吃惊

“嗯,听到多少?”

金钟仁倒是毫不吃惊看着李马克

“听到……”

李马克双手托着脸,凑近金钟仁耳边

“听见哥找我——年轻而且还能多约炮的身体。”

说完舌尖挑逗的刮擦了金钟仁的耳垂

“原来,我们马克是这样的人?”

金钟仁只手掐住马克的下巴强迫人抬头盯着自己,看到马克眼里的欲望像海一样在涌动,确确实实的被小吓到。

“哥要是想,马克还能这样。”

李马克起身跨坐在金钟仁身上,自己的地方和金钟仁的地方重叠在一起,恶趣味的模仿性交动作,起身,坐下,起身,坐下……

金钟仁饶有兴趣地盯着人,撒开手然后没有任何动作,开口说道

“嗯,不错。”

马克脸色发红,身下的东西也已经胀了起来,语气也断断续续的

“嗯~不错…?前辈…为什么不,动动~嗯~呢?”

“因为没有满足。”

马克感受都自己身下的东西一点点变大,主动的环上金钟仁的脖子,靠在怀里,凑近耳边小声喘息

“嗯嗯嗯~前辈上我啊~”

金钟仁笑了。

“good boy。”

随手丢下几张钱,李马克拉着金钟仁上了酒吧楼上的房间。

🚗


07

“快点收拾一下,你成员还在等回去。”

金钟仁挽起袖口露出性感的手臂,拍了一下床上穿衣服的李马克的屁股,圆润的臀部随之抖动了一下,金钟仁笑了

“不愧是年轻的身体。”

“哥的体力也不错嘛,都有点站不起来。”

“行了,少嘴贫,你们伯贤哥还在等我回去。”

“下一次也约吧,哥真的太让人满足了。”

“下次再说,我走了。”


08

“伯贤哥——!我回来了!”

公寓客厅还留着一盏灯和一个人

“我们钟仁回来了!今天玩的开心么?”

边伯贤伸出手抱住晚归的金钟仁

“开心,哥,其他人睡觉了么?”

金钟仁没有看到朴灿烈,要知道朴灿烈一直会陪边伯贤等自己回来

“啊,钟大和珉锡哥出去了。”

“真是幸福的一对呢。灿烈哥呢?”

“灿烈去工作室了。”

金钟仁倒是很意外,将边伯贤公主抱起来,想他们俩卧室走去。

“哥,我们也来做一些城堡两位哥哥做的事情吧。”



over.


KimKai'sYourye
⚠️渣男预警 ⚠️多cp预警

⚠️渣男预警

⚠️多cp预警

⚠️渣男预警

⚠️多cp预警

LONG ASS RIDE

All Mark / 我愛你的10件小事 #04

-


04 | 開馬ver.


「太短了。」

金鍾仁說話的聲音很小,小到男孩不得不皺著眉靠過來問他怎麼了。


他想起來剛出道時男孩的眉毛還像海鷗一樣會飛,那時候很喜歡炫耀自己熟識的後輩有多可愛多純真、讓人恨不得收進口袋的金珉錫最喜歡戳著照片上男孩的眉,笑著說欸你看看我們馬克。

你看看我們馬克。


當時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甚至也很難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組合日程太忙了,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但實際遇上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只是人就是那樣的。

好的話或故事聽多、也聽得久了難免受影響,在金珉錫不遺餘力的推崇與洗腦下,金鍾仁對分明沒見過幾次面的男孩下意識有了莫名其...

-



04 | 開馬ver.


「太短了。」

金鍾仁說話的聲音很小,小到男孩不得不皺著眉靠過來問他怎麼了。


他想起來剛出道時男孩的眉毛還像海鷗一樣會飛,那時候很喜歡炫耀自己熟識的後輩有多可愛多純真、讓人恨不得收進口袋的金珉錫最喜歡戳著照片上男孩的眉,笑著說欸你看看我們馬克。

你看看我們馬克。


當時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甚至也很難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組合日程太忙了,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但實際遇上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只是人就是那樣的。

好的話或故事聽多、也聽得久了難免受影響,在金珉錫不遺餘力的推崇與洗腦下,金鍾仁對分明沒見過幾次面的男孩下意識有了莫名其妙的好感,決定這個組合的時候他不自覺露出微笑,還被邊伯賢取笑了你現在看起來很像什麼包藏禍心的可怕前輩。


不是什麼不懷好意啊,只是覺得可愛的人想認識一下本體而已。

這樣子而已。


他本來以為只是這樣子而已。


「所以哥剛剛是說什麼啊?」

金鍾仁的視線裡是男孩依然困惑的臉,還帶點倒不過時差的倦意。他伸手揉了揉對方腦袋,反覆染色的頭髮有點粗糙乾燥,讓他忍不住又嘆了口氣。男孩反握住他的手,有些擔心。

「累了?」


對上男孩真摯的眼神時總會有點分神,胃裡頭有什麼在蠢蠢欲動著,隨時會在他控制不住的時候爆炸開來。


「不是。」他搭上了男孩的肩,有點耍賴地將重心靠在對方身上。男孩儘管措手不及,還是很快地調整了姿勢上讓他倚得更舒服。金鍾仁覺得自己的心又柔軟了99分。「是想下次見面又要好久了啊。」

「哥你們也要準備回歸了。」

「對啊,真討厭。」相聚的時間太短了,分開的時間卻那麼長。


男孩用手肘撞了撞他腹側,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四周後用氣音警告他不要這樣在機場這樣說啊,粉絲很多的、而且他們聽到會傷心的。


金鍾仁差點忍不住笑,為男孩的謹慎正經、也為他的心思細膩。

很久以前他所沒有的想法,都在這些相處的日子裡慢慢凝聚成他所難以想像的各種想法,還日以繼夜地在持續膨脹。


「要記得收看我們回歸的舞臺喔。」

「欸、當然會為哥應援啊。」

「那記得不要忘記哥喔。」


男孩被口氣裡的哀怨搞得啼笑皆非,再次用手肘撞了撞他,用著彆扭的角度抬頭看他,發現金鍾仁一臉愁苦又耳提面命起來,輕聲細語卻嚴肅地說哥不要這種表情啦、粉絲看到會傷心的。


「會好好收看後給哥心得的。」

「我們馬克果然最好最可愛最善良了。」


他藉機摸了男孩小巧的臉兩把,那雙被金珉錫說是承載了世界上最純真無邪的眼睛眨呀眨的,裡頭帶著笑。

金鍾仁想,大概金珉錫說得最不對的地方就是這裡了。男孩的眼睛分明不是天真爛漫,而是深不見底的黑洞,拖著他往無垠的幽暗探去。


可怕。

可是他卻比誰都快跳進那潭黑洞。


「那也不要忘記繼續喜歡哥喔。」

埋在金鍾仁大手裡的男孩笑了出來,用著他帶點睡不飽的奶音回答。

「那是當然的啊,會一直喜歡哥的。」


邊伯賢說什麼他包藏禍心呢。

他就只是想把男孩佔為己有而已,才不是什麼不正經的想法呢。


-





對噗起我真的覺得這組好萌我不寫我對不起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