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门德尔松

8863浏览    224参与
JSc (sigma mode)

门哥的“新教”世界观(节选自luke12)

“27 “Consider how the wild flowers grow. They do not labor or spin. Yet I tell you, not even Solomon in all his splendor was dressed like one of these.28 If that is how God clothes the grass of the field, which is here today, and tomorrow is thrown into the fire, how much more will he clothe you—you......

“27 “Consider how the wild flowers grow. They do not labor or spin. Yet I tell you, not even Solomon in all his splendor was dressed like one of these.28 If that is how God clothes the grass of the field, which is here today, and tomorrow is thrown into the fire, how much more will he clothe you—you of little faith!29 And do not set your heart on what you will eat or drink; do not worry about it.30 For the pagan world runs after all such things, and your Father knows that you need them.31 But seek his kingdom, and these things will be given to you as well.

32 “Do not be afraid, little flock, for your Father has been pleased to give you the kingdom.33 Sell your possessions and give to the poor. Provide purses for yourselves that will not wear out, a treasure in heaven that will never fail, where no thief comes near and no moth destroys.34 For where your treasure is, there your heart will be also.”


"47 “The servant who knows the master’s will and does not get ready or does not do what the master wants will be beaten with many blows.48 But the one who does not know and does things deserving punishment will be beaten with few blows. From everyone who has been given much, much will be demanded; and from the one who has been entrusted with much, much more will be asked."

("凡多得的,必多要;多受托的,必多要。")


*加粗部分是门哥结婚的时候在结婚典礼上牧师对他的祝词。

【来源:larry todd传记】


JSc (sigma mode)
 门!舒!果然是真的!!!👊...

 门!舒!果然是真的!!!👊😭👊

  我就是纯爱战神!!纯爱yyds!😭😭

 门!舒!果然是真的!!!👊😭👊

  我就是纯爱战神!!纯爱yyds!😭😭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人物关系梳理:和克林格曼、瓦格纳、还有更多人

门克:

门德尔松和克林格曼(Carl Klingemann):


可以说是“官方钦定的朋友”cp了

在mendelssohn-haus官网上,放了他们俩的书信集/互相的通讯录——还有人作书详细写了他们俩之间的友谊。
如果说舒曼不了解门哥远在柏林的家庭,而且也没去过对门德尔松来说是“第二故乡”的不列颠——那么克林格曼有。
他们从小在相似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在柏林时就从小认识。也对于Felix的一些早期经历,比如说在Zelter那经历音乐学习的经历比较了解。算是他从小玩的好的几个非-犹太人朋友。也算是对双方的家庭都比较了解;而且是少有的几个在书信中用“du”(“你”而非“您”)的朋友。其次是克林格......

门克:

门德尔松和克林格曼(Carl Klingemann):


可以说是“官方钦定的朋友”cp了

在mendelssohn-haus官网上,放了他们俩的书信集/互相的通讯录——还有人作书详细写了他们俩之间的友谊。
如果说舒曼不了解门哥远在柏林的家庭,而且也没去过对门德尔松来说是“第二故乡”的不列颠——那么克林格曼有。
他们从小在相似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在柏林时就从小认识。也对于Felix的一些早期经历,比如说在Zelter那经历音乐学习的经历比较了解。算是他从小玩的好的几个非-犹太人朋友。也算是对双方的家庭都比较了解;而且是少有的几个在书信中用“du”(“你”而非“您”)的朋友。其次是克林格曼也在不列颠工作,所以自然对此地和英国文学十分熟悉。
克林格曼喜欢文学、会自己作诗,也略懂小提琴;后来作为普鲁士的领事在不列颠的伦敦就职,此后长居。当时在门德尔松20岁时的不列颠旅行中接待他在他家借住的就是他,和他一起去往苏格兰之旅同行的、看着门一边画画一边作曲的也是他。虽然他的性格有的时候会比较阴郁和抑郁;但是他们二人也经历不少——门德尔松的十次不列颠之旅基本上都找过他,也是在同一晚经历了他们曾经好友Rosen的死亡。——从年轻到“不再年轻”,从他的默默无名和初次社交新星登场,一直陪到他最后一次在伦敦剧院“看着别人演出”。
他们基本上分居两地,一个远在德国一个在伦敦,但是书信联系基本上没有断过,一直保持通信。更是门哥亲自在给他的书信中钦定的“my one friend”,将克林格曼和让· 保罗《Flegeljahre》中的主人公Vult的朋友做类比。“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同情所有真正影响我和我关注的事情。(you are my one friend, and you sympathized in all that really affects and concerns me.)”【出处:门德尔松书信集,1846年12月6日】
——而且因为他和门哥二人之间的书信交流保存的比较好,而且在其中门哥经常无保留的给他去写了一些关于自己的困惑麻烦或者观点中的事情(普鲁士,音乐观点,或者巡演和职业生涯中的所思所想);没有像给fanny和家人的信中那么“非正式”或者是涉及到具体作曲方面、而是更加的“成熟”一点,有他自己的思考和想法。

个人评价:cp向嗑我可能磕不起来,但是cb或朋友向还挺香的。


📖推荐阅读材料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
门德尔松的通讯集,
关于门德尔松和克林格曼苏格兰之旅的详细记载:www点儿mendelssohninscotland点儿儿com/highlands-edinburgh-tummel-bridge
【个人没有阅读过克林格曼的传记或者通讯录,在此不擅列出。】


门瓦

门德尔松和瓦格纳(Richard Wagner):
他们之间有着“非常尖锐的冲突”。无论是经济上政治上还是音乐上,门哥都倾向于“保守派”(而政治上则是“温和改良”主义,“改革而非革命”),但瓦格纳则是不折不扣的“革命派”——无论是在生活中在政治上参与了1848革命、和对“德意志浪漫主义”的支持、还是音乐中的全新和声音乐范式。
而且瓦格纳曾经写过小册子《论音乐中的鱿太性》,大肆批判门德尔松和梅耶贝尔并且把他们作为同等人并列、认为他们只为金钱不为音乐“艺术”创作。
在他的自传《我的生活》中,他也认为门德尔松是出于嫉妒,所以’故意打压他的作品”,和“嫉妒他的天才”的梅耶贝尔一样。【被后续跨文本考证的传记作家证伪】
——但是有趣的是,在瓦格纳早期的时候,在和他们二人之间联系和通讯的他,却对二位极尽溢美之词——在巴黎时期的一篇乐评中大肆夸赞梅耶贝尔,而在对门德尔松的私人信件中也曾称他为“敬爱的大师”、“你最忠诚的敬仰者”。也评价过他是“艺术高峰的高洁之花”【来源:Christian Thielemann的“我与瓦格纳”中谈瓦格纳和门德尔松的一章】,对他的《赫布里底序曲》更是大肆赞扬,“一流的音乐风景画家”。在《莱茵黄金》中的“海浪”动机,实际上也是引用的门德尔松《赫布里底序曲》中开头的乐句序列。——更别提他们在作曲中共同引用过的路德新教赞歌了。
而且在后世,在钠粹时期——他们之间的音乐反响得到了很大的转变;瓦格纳是hitler甚至钠粹官方最喜欢的作曲家,几乎成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而门德尔松的作品则受到官方打压、规定禁演,在莱比锡乐团门口的雕像也被拆除。【但是在十九世纪上半叶,瓦格纳和他的作品在早期历经苦难才得到认同和表演(巴黎时期和德累斯顿初演),在1848年革命失败之后流亡欧洲各地、在负债以及资助人的帮助中度过了很久,直到得到路德维希二世的赞助之后才得以修建剧院和完整演出自己的作品。——但在同时,年少成名的门德尔松早已在欧洲有了自己的名望。】
——总之说呢,对于“新古典主义(“普世价值”,基督教)和浪漫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革命)”的对立(或者阶级对立)比较感兴趣的人可以写。或者对19世纪的普鲁士和当时复杂的经济政治形势、和变迁的意识形态局势感兴趣的人可以研究研究。




📖推荐阅读材料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记录了门德尔松的早期经历,以及在1841/1846年柏林时期他和瓦格纳的几次会面),
客观全面的瓦格纳传记(中文版也可;但不建议读有强烈宣传色彩的本人自传或者狂热瓦粉的美化传记),【嫌麻烦的可以直接去搜wiki词条】
一些论文网站上的相关音乐学研究。【梅耶贝尔和瓦格纳的考据】



其他组合
什么歌德啊(牧师小男孩??【“古希腊”爱好者请远离我…😅】请勿炼铜)、
和他的弟弟保罗啊(并非骨科?!普鲁士“政佬”和“艺术家”的对决…?)【保罗劝门德尔松回柏林发展,但门哥一开始比较抗拒;但是舒曼在回忆录中认为是在柏林、和官僚机构博弈和处理文事、的过度劳累提前导致了门德尔松的死亡。其次是门哥的书信集是保罗编辑的,而且保罗也帮助处理门德尔松的一些版权/商业事务😨🤔(怎么有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感觉)】,
和同时期的其他作曲家或者艺术人物啊(我才知道某某某宣言出版的时候门哥还活着😨),
暂且不提。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人物关系梳理:门德尔松和舒曼

舒曼是同期浪漫派的作曲家之一、也是一名乐评,曾经和门德尔松有过合作关系和交集,在门德尔松莱比锡时期见面。两个人之间也有非常有意义的互动。


家庭背景的区别
门德尔松家的社会经济水平要比舒曼高很多;如果在十九世纪当时贵族掌权工业刚刚抬头的德g,那么门德尔松应该算是上层中产而舒曼是中产。

早期经历来说,门德尔松家里基本是在一个“比较好”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而且早期经历的虐点主要是学习任务很繁重、可能被和姐姐比较所以可能被长辈pua过、经历过因为种族的原因被歧视,除此之外也“相对正常”;但是舒曼的青春期非常动荡不安,父亲很早就死了,而且家里的兄弟姐妹和和他关系很好的一个嫂子也死了——所以说他从...

舒曼是同期浪漫派的作曲家之一、也是一名乐评,曾经和门德尔松有过合作关系和交集,在门德尔松莱比锡时期见面。两个人之间也有非常有意义的互动。


家庭背景的区别
门德尔松家的社会经济水平要比舒曼高很多;如果在十九世纪当时贵族掌权工业刚刚抬头的德g,那么门德尔松应该算是上层中产而舒曼是中产。

早期经历来说,门德尔松家里基本是在一个“比较好”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而且早期经历的虐点主要是学习任务很繁重、可能被和姐姐比较所以可能被长辈pua过、经历过因为种族的原因被歧视,除此之外也“相对正常”;但是舒曼的青春期非常动荡不安,父亲很早就死了,而且家里的兄弟姐妹和和他关系很好的一个嫂子也死了——所以说他从小就对那种“超自然的鬼怪/魂灵”等话题很感兴趣;大学时期还有一本未完成的以这个为主题的小说。——而且相对来说从小就耽于幻想,沉迷于让· 保罗所构造的叙事结构和“二重身”的世界中。【两个人都很喜欢读让· 保罗和他的Flegeljahre】


音乐指挥 和 乐评
门哥做事偏向于实干,而且行事有的时候甚至会比较独断或者激动;只要是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一般都会坚定不移地做下去。他本人非常讨厌乐评,因为他18岁时在柏林剧院表演自己轻歌剧的时候,被当时和他一起进排演室而且拿走了一份谱子的一个乐评在报纸里批的体无完肤,所以从此一直和音乐评论画清距离,自己生前也没有发表过任何谈论或关于音乐的文章、也不正面回应报纸上的指责。
舒曼的性格相对来说比较内向,但是一旦给他一支笔、他就能在乐评界和在纸上口吐莲花。浪漫时期的修辞和辞藻泛滥,可谓是被他发扬到了极致——虽然门德尔松本人不太对他的乐评文章感冒,相对来说对他的作曲更感兴趣;但是无疑这也是他生活中的一大部分,他的乐评生活(以及一连串的假名和文章)也常被音乐学家们津津乐道,况且音乐报纸(即他所创办的《新音乐时报》)一开始也是所承载他“梦想”舞台的地方。【他光复巴赫-贝多芬范式水平的“优良音乐”,也最早发文赞扬肖邦的天才;而且也在报纸中自认为“浪漫主义者”。】
如果门哥是行动派(有过更多公开表演,比如公众表演和指挥乐团),那么舒曼则更加内省(指挥报纸和个人作曲)。而且他们二人虽然有自己的非作曲工作,但他们都在自己的书信中写明了:自己真正的愿望不过是作曲而已;而对一时的表演和工作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

PS
其实历史上来说,从严谨的“考据”角度来说;其实二人交际不多,最多也就算是关系不错的“友善的同事”而已。舒曼需要给他的“文化运动”一个实体寄托(他理念的具象化)和“造神”;而门德尔松无疑也尝试过额外帮助自己的这位“同仁”(比如说他曾经匿名帮助把希勒的作品推荐给他自己的出版商,以及帮助舒曼首演舒曼作曲的交响曲),而他的报纸附带的正面报道也好、或者和他夫人,也是欧洲有名的钢琴家,克拉拉· 舒曼的交集也好,无疑对他在莱比锡的发展也是有利的。——其次,他们兴趣爱好比较相似、志趣相投,都是大学级别的教育、都是读过让· 保罗,都是对浪漫音乐和德国音乐的未来感兴趣(而两人阶级和对于革命的看法也比较相似,算是“资产阶级(bourgeois)”、相对保守);二人也都会弹琴读谱演奏乐器和作曲,都是喜欢巴赫、贝多芬而且对推广其作品很热忱。【传统艺能:门哥当时在莱比锡的便笺里 给舒曼推荐的安眠曲是Schmücke dich, o liebe seele, BWV 654.】



人物互动内容梳理
磕点1:夸夸夸
这点可谓是被爱桑玩到了极致。舒曼真的在乐评中各种夸门哥,比如说评价他的清唱剧Elijah的乐评认为他是新教的代言人,“没有比他写过的更纯洁的和声”了之类。后期在给门德尔松的(开头提到过瓦格纳《唐豪瑟》初演的)书信中,也很小心翼翼:“说真的,能允许我这么夸你吗?”之类的评价。【详见z哥的门舒书信搬运】

虐点1:阴阳相隔
舒曼比门德尔松多活了七年,而且在后者死后他还给他写了一篇未完成的回忆录怀念他。【他似乎也抬过门的棺材?】
尽管他去世了,而舒曼也搬离了莱比锡;但想必这么一位“朋友”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曾经在自己的op. 68作品集(Album for the Young)里写过一首曲子“Erinnerung”(意为“回忆”或者是“怀念”),里面的题词就是纪念门德尔松的去世;这首曲子借鉴并且模仿了门德尔松标志性的“无词歌”风格、开头的旋律动机开头的四个音也是门op.19 no.1 e小调无词歌开头的主题之一。
- 在舒曼发表op. 68的时候他收获了作品销量和作为作曲家的知名度,可以说是他自己“成名”、“出圈”的作品。但可惜这个时候,他的朋友已经不在了、而且永远看不到(他现在的“成功”)了…
推荐阅读舒曼的回忆录。

磕点2:“真香”。
门德尔松一开始讨厌乐评,但是和舒曼接触之后感觉还好,甚至根据舒曼回忆录的说法,还握着他的手和舒曼说他改变了对他职业的成见、以及以后愿意和他说更多。

虐点2: 误会
在门德尔松帮助指挥舒曼首演第二交响曲的时候,因为当时的排曲目失误【观众对于之前演出的“威廉退尔序曲”太过热忱、强烈要求再演第二次;然后门德尔松同意了,观众再听之后的“结构新颖的”舒曼第二交响曲、反响就很一般】,导致舒二交的乐评反馈基本上都很差劲。
——然后莱比锡圈子里支持舒曼的人就发了报纸文章跳出来说,说这是门德尔松“摩西(犹太教先知)式的阴谋”,是他故意把舒曼作品演翻车的、要危害他的名誉。舒曼没有以自己的身份正面回应,但是匿名写信反对这种说法。门德尔松知道有报纸在这么诽谤他之后很沮丧;还在书信集里提到了这件事(“有人(指舒曼)正在散布针对我的仇恨谣言”;”我曾经帮助他和他的妻子那么多”)和弟弟保罗说了——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经保罗编辑的门德尔松正式出版的书信集里没有舒曼名字的提及。——而【我在传记里看到的说法一般是】舒曼对此他们之间发生的间隙(和造成的误会)一无所知;还继续一股热情地给门德尔松写信。【这个事件在舒曼的回忆录里也基本没有提及】

磕点3:“携手共建德国音乐”
他们都很喜欢巴赫和贝多芬。舒曼还参与了建立巴赫协会以及出版巴赫的一些作品;二人还改编过钢琴版的巴赫作品(transcription)。
远大理想和共同目标,为了建立彼此心目中的“未来音乐”。

虐点3:舒曼的精神不稳定。【和他失败的表演生涯】
他有的时候在言辞中“过度热忱”;而且就连他繁复的乐评和他过度华丽的修辞也有时不被门所理解。
舒曼在1833年经历过了一次非常严重的精神崩溃;在半夜的时候造访医生的家【而医生给他的建议是:“找个女人结婚”,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心理治疗一说。】。他曾经有过做钢琴家的梦想,但是因为右手中指在训练中过受伤,而不得不转向作曲。
那时对他的打击非常大,详情可以看他那个时候的和克拉拉的书信集或者自己的日记。
——如果说磕点的话,喜欢看“焦虑-安慰”向的人可以考虑写桥段。可以参考舒曼写的关于门德尔松的《回忆录》中记载的日常,或者二人莱比锡时期的简短的便笺和书信来往。【我记不清是否门德尔松曾经写信成功劝舒曼一起和克拉拉同行去俄罗斯巡演了,但是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书信集或舒曼传记查证一下。】
舒曼晚年被耳鸣和跳河前日的精神幻觉所困扰,最后(1854年,此时门德尔松已死)跳进了莱茵河尝试自杀,虽然被救起来了、但是最后死在了精神病院里。
——具体可以参考同时期的传记,或者有耐心的可以翻日记。

磕点四:日常
日常磕点主要参见舒曼1835-1837或-1840时期(那个时候二人都在莱比锡)的日记;冬天和门德尔松一起打雪仗,从维也纳那里拿到舒伯特手稿然后交由门德尔松演出之类的欣喜;等等等等。

虐点4: 隔阂
当时因为普鲁士或者德意志诸国的历史变迁、阶级差异(虽然没有和瓦格纳那么明显)、种族矛盾,以及“种族融合”(宗教和社会)问题。
阶级差异:
门德尔松家里比较有钱(对于当时的普鲁士社会来说算是上层中产阶级(upper-middle class),但是和顶端的靠土地赋税收入而且拥有政治权力的“贵族(aristocracy)”尚有一些区别),自己也得益于自己的演出和指挥生涯以及作曲上的认可和成功,基本上来说不必为物质方面而发愁。但是舒曼在1843年2月还在日记里抱怨自己作为中产阶级(middle-class)的焦虑,因为“我们花费的比我们挣得的还多”。他们夫妇出现了经济问题,而且不仅仅是“舒曼更加努力工作”就能解决的。——而且舒曼的作曲入账收入不多,远没有他作为乐评的收入多。
种族矛盾:
在门德尔松帮助指挥舒曼首演第一交响曲的前几星期之内,舒曼还在自己的结婚日记里写下了如此评价,“…犹太人还是犹太人”。【来源:Larry Todd, Mendelssohn】
1844年1月27日,他们乘坐邮车离开柏林去往俄罗斯;玛丽安和她的孩子们和门德尔松一起前来送行(舒曼把他忠诚的朋友记为 “最后的德国人”)。
"他们还用日记来坦白他们所羞愧的事情。他们都不太喜欢犹太人,他们在日记中承认了自己的感受。1842年在汉堡,舒曼指出,他发现一位访客的犹太特征 "很可怕"。克拉拉可能想把她说的 "人们很难注意到梅耶斯的犹太性 "作为一种恭维,但舒曼对门德尔松的评论是:"犹太人仍然是犹太人......不要为他们过多地表现自己"。这句话被定性为 "反犹太主义的爆发",这些评论总体上揭示了 “令人不安的反犹太主义倾向”。但在当时,它们的意义并不比舒曼夫妇说他们不能忍受法国人或美国人很糟糕更重要。舒曼夫妇的偏见完全是传统的—就门德尔松而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发现他们的偏见被他们对门德尔松作为音乐家和朋友的喜欢和钦佩所压倒了。"【摘录: John Worthen的舒曼传记,第十四章1840-1841】
【- 个人评价:其实这个和舒曼后来的行为(没有在第二交响曲的舆论风暴中为门德尔松挺身而出)挺一致的,“不要为他们付出太多(don’t put yourself out for them too much)”。作者的理解比较中肯。】


📖推荐阅读材料
舒曼:
关于门德尔松的回忆录:Erinnerungen an 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 (de.wikisource点儿org/wiki/Erinnerungen_an_Felix_Mendelssohn_Bartholdy)。
书信集。(以及后来发现的和门德尔松的三篇书信来往)
舒曼传记:目前看到的阅读过的还不错的电子版,是Eric Frederick Jensen的Schumann【有空翻译一下前言里对于他生涯的总结】,以及John Worthen的Robert Schumann - life and death of a musician。后者的视角更为清晰一些,试图倾向于用一些“不那么抑郁”的视角去看待舒曼这个人;因为传统的十九世纪文献基本上都出于对精神疾病的污名化角度,从”抑郁“的角度出发看待他;而且因为曾经钠粹时期他的生涯被作为反鱿和“雅利安人”的宣传工具、所以文献和记载中都有很多扭曲。
舒曼自己的日记。原文德文而且结构松散;建议对着时期有的放矢的去看。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人物关系梳理:门德尔松夫妇

门德尔松夫妇(门哥和历史原配老婆Cecile Jeanneraud):


不多说。就是
官配bg,粮多(问就是,和他们一比,门舒都得算“在细节里抠糖”😂)。【蜜月日记更是官配的典中典】
比较推荐成帝政爱情时期戏剧的爱好者们看;的确是满足他们任何的“对于维多利亚时期爱情”的向往。更何况对象二人“郎才女貌”,门德尔松作曲一流 也会画画,而西塞尔擅长画画 但是不会作曲;二人一开始认识和出去约会的pretext就是“一起在郊外写生”的剧情。
二人在结识后几个月闪婚。门哥结婚比较晚是28/29岁(被家里催婚很久了、Fanny嘲笑他“你找不到合适的戏剧台本就像你找不到合适的新娘”;在订......

门德尔松夫妇(门哥和历史原配老婆Cecile Jeanneraud):


不多说。就是
官配bg,粮多(问就是,和他们一比,门舒都得算“在细节里抠糖”😂)。【蜜月日记更是官配的典中典】
比较推荐成帝政爱情时期戏剧的爱好者们看;的确是满足他们任何的“对于维多利亚时期爱情”的向往。更何况对象二人“郎才女貌”,门德尔松作曲一流 也会画画,而西塞尔擅长画画 但是不会作曲;二人一开始认识和出去约会的pretext就是“一起在郊外写生”的剧情。
二人在结识后几个月闪婚。门哥结婚比较晚是28/29岁(被家里催婚很久了、Fanny嘲笑他“你找不到合适的戏剧台本就像你找不到合适的新娘”;在订婚之后还在酒馆聚会的时候在钢琴上高兴地弹起了贝多芬《费德里奥》的“我有一个新娘”的唱段),而那个时候西塞尔好像17岁。
——不过不是简· 奥斯汀,因为这并不是“灰姑娘嫁给王子”的阶级跃迁戏码,因为他们家里都很有钱(真正意义上的“门当户对”,西塞尔是法兰克福一个有钱外贸商的女儿)😅😅而且基本上门哥没啥竞争者,so,没有drama。

而且西塞尔性格相对比较柔和和温和,可以接纳门哥的一些烦躁不安或者过于容易激动的秉性,算是对于他来说起到了安抚性的效应(“pacifying influence”)。【摘自marek版门传】
而且不像像是追求着他不断追求艺术高峰的姐姐(敏锐的音乐评价者),西塞尔相对来说更加的“温和”,而且更“善于接纳他”一点——因为门哥曾经在1841年的时候对于迁居至柏林的举动不太确定,对职业生涯不太放心、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会不会支持——但是西塞尔却坚定的告诉他,“不,你不用担心我们;只要你在的地方,就是我最开心的地方”之类这样,能让人感到自己“被坚定的选择”的话语。
而且他们之后的家庭生活也是相对来说“非常维多利亚式”的,非常温情。
而且在门德尔松死去没几个月,在上坟之时忍不住哭泣想起他的西塞尔也悲伤过度,离开了人世。
注:门哥死后西塞尔基本烧掉了所有他们之间的信件。如果有情书,那现在也被烧没了。


📖推荐阅读材料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
门德尔松夫妇的蜜月旅行日记【The Mendelssohns on honeymoon,详见文献5】。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人物关系梳理:门德尔松和范尼

人物关系梳理:门德尔松和范尼· 亨塞尔(Fanny Mendelssohn-Hensel)

Fanny是门德尔松的姐姐,从小和他一起长大。


我个人的话不会作为CP而写,但无疑来说Fanny在门的生活中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是作为姐姐,自己从小的玩伴,通信人和心灵寄托,职业生涯里作曲天赋可以对等的人,还是他侄子的母亲,都是他生命中十分重要、而且可以理解他(不作为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而是作为Felix)的人。


他们从小经历过一样的训练,接受过一样的Zelter的作曲教育;而且在一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亲眼看着他长大、表演,首演巴赫《马太受...

人物关系梳理:门德尔松和范尼· 亨塞尔(Fanny Mendelssohn-Hensel)

Fanny是门德尔松的姐姐,从小和他一起长大。


我个人的话不会作为CP而写,但无疑来说Fanny在门的生活中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是作为姐姐,自己从小的玩伴,通信人和心灵寄托,职业生涯里作曲天赋可以对等的人,还是他侄子的母亲,都是他生命中十分重要、而且可以理解他(不作为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而是作为Felix)的人。


他们从小经历过一样的训练,接受过一样的Zelter的作曲教育;而且在一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亲眼看着他长大、表演,首演巴赫《马太受难曲》,以及到后来的不列颠之旅的准备——而且直到她死之前,都一直保留着书信通讯。
虽然曾经门德尔松评价过自己姐姐的水平比他“高一千倍”,在伦敦初入社交圈的时候结束一场钢琴表演也自豪的告诉观众“你真该看看我姐姐的演出!”;他自己作曲的时候也会在结尾参考Fanny的一些修改的建议;明显对于她的能力很钦佩;

但是在当时在19世纪早期的保守氛围里,女性作曲是被看不起的;也认为“只有男性才可以作复杂的大篇幅管弦乐作品”。因为当时的人们认为“一个有教养的女性不会在公众中这么暴露自己”,就连当时的女歌星女钢琴家(如pleyel夫人)结婚之后也逐渐隐退;亚伯拉罕就认为(大意是)“克拉拉维克弹琴挣钱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她要养活一整个家;但是你作为上流社会的小姐,就没有这个在公众面前曝光的必要”。而门哥也基本上继承了他对于“有成就的女性(accomplished women)”的如此看法:认为她最好的职责和追求是成为一个精通艺术文学的女主人、和优秀的作为孩子榜样的母亲。【之后在他给侄子sebastien的信里似乎也有类似的观念和印象;毕竟门的家庭观和zz观/sh观 一向是比较保守的】


尽管门德尔松在一开始对于Fanny独立出版她自己作品的意图比较抗拒、因为他认为这意味着“一生不断的创作”和可能的来自乐评的打击和公众曝光,但是后来(在柏林,1842往后)还是写信同意了,并且“给予了她祝福”。然后Fanny成功的出版了她自己的一些作品,写了她自己的名字。【以前她的一些零散作品如“无词歌”,是和Felix自己的作品一起发表在他名下的;但是后来门哥在给不列颠女王弹奏(1842?)的时候被要求弹一首特定的无词歌,他也主动坦诚说了这首曲子实际上是自己姐姐作的。这个报道在维多利亚女王自己的日记和门德尔松的书信集中都有记录。】

在Fanny去世(在一场家庭周日音乐会之后突然倒在了键盘上)之后,门德尔松一直很悲痛。在她死后的几个月,他也跟着去世了。【larry todd门传结尾典中典:“他履行了他的诺言”。z哥小短漫有画...】



📖推荐阅读材料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作者也参考了一些来自Fanny自己的书信集、和她和自己老公去意大利度蜜月的记录),
【或者有相关的直接关于Fanny Mendelssohn的传记,不过我没读过,载着不敢推荐。但是也建议阅读、如果想更好地了解她姐姐的话。】
【以及一些音乐学论文上的解读。关于他们之间作曲的相似性和借鉴。(有中文版的)】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考据史料文献推荐:

以下整理了一些关于门哥生平的书籍!!是我在写东西和考据的时候会用到、而且感觉特别有帮助的文献!!【可以帮助想要搞门的同学们快速入门!!】


文献列表:
1.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Mendelssohn: A Life in Music”】
🌟优点:
细节多。说了很多其他传记中压根没说或者是“仅仅一笔带过”的内容。覆盖了一些其他传记中没提到或者不严谨表述的事件。而且包含了一些门哥同期的作品音乐分析,适合同修音乐学的人或者音乐佬了解。
好处在比较客观和史学的严谨。
作者一般会区分信息的消息来源:比如说门德尔松给自家人的书信、或者是第三方如朋友同事等对他的评价和描述。而且如果事实依据......

以下整理了一些关于门哥生平的书籍!!是我在写东西和考据的时候会用到、而且感觉特别有帮助的文献!!【可以帮助想要搞门的同学们快速入门!!】


文献列表:
1. Larry Todd的门德尔松传记。【“Mendelssohn: A Life in Music”】
🌟优点:
细节多。说了很多其他传记中压根没说或者是“仅仅一笔带过”的内容。覆盖了一些其他传记中没提到或者不严谨表述的事件。而且包含了一些门哥同期的作品音乐分析,适合同修音乐学的人或者音乐佬了解。
好处在比较客观和史学的严谨。
作者一般会区分信息的消息来源:比如说门德尔松给自家人的书信、或者是第三方如朋友同事等对他的评价和描述。而且如果事实依据不明确、或者没有史实证据支撑的事件或者论点,作者不会在书中如此断言;他可能会提一下“有这么个说法”,但是会说明消息来源是哪方的、方便读者结合门德尔松和对方的关系经历推理对方所说的话可不可信。
【举个例子:比如说门德尔松婚礼为啥门方家基本上没来人;Gentle Genius一书里面作者夹带私货猜测是门哥家人不认同这场婚事所以没去,而Larry Todd却指出证据说明:是因为门哥的姐姐Fanny刚流产、而且门哥老妈Lea年事已高不方便舟车劳顿,所以没有从柏林远行到法兰克福完成婚礼。】
其次是,作者基本上不夹带私货,很有历史学的操守,只是“把证据摆在这让你看”,看他在各个情况下各个人眼中是什么样的,而不是说门哥“是什么样什么样的人”。没有一个“首要叙事”和道德说教“主旋律”式的美化;信息和架构看上去可能有点散,但是好处在于可以自己选择相关事件,去对这个人物形成自己的理解和整体叙事。

而且好处在于,作者有读过他的一些德语书信(可能是未发表的)、而且也读过他们家族的通讯录(correspondence)。所以他把这些资料整合在一起,让没学过德语的人也可以通过这本书来了解他信件内部未在英语世界里发表的一些知识。
🌟坏处:
细节太多了。有的时候很难去专注在一些事情上,或者跨时期和事件捋清楚门德尔松和一些人物之间的关系。而且书太长了,没法一下子读完。读这个基本上说明你是对门德尔松耐心而且已经基本上做死忠粉了。但是我不得不说,从头读到尾如果仅仅是当小说读,其实还挺出人入胜的。
如果没有乐理或者读谱基础的话,看作者章节中插入的乐理分析其实还挺一头雾水的;但是其实不会可以不读,不太影响观感。
个人建议:
先对人物的经历和内容掌握大致,然后找到自己集中感兴趣的内容(事件)和时期,然后到书里面去找对应时期的章节和内容。
但是我也承认如果从头读到尾的话,对于人物全时期的性格发展以及思想变化的“整体认知”会提高很多。建议习惯传统阅读的人。
📖阅读渠道:libgen下载电子版,或者网上(如某a开头网站)购买实体书。

2. 门德尔松自己的书信集,1833-1847.【“Letters of 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 from 1833 to 1847”】
这个是门德尔松死后,经由他弟弟Paul编辑过的出版的书信集。
好处:
信息内容比较碎片化,而且是按照时间顺序组织的、比较有内部逻辑——如果没时间读Larry Todd的话,那么读这个、通过他的亲笔书信和门德尔松自己的spirit交流,熟悉他的所思所想,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因为内容是直接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也可以从中直接了解到他的艺术操守、对音乐的看法、和个人信条。以及对于其他事件和课题的一些观点和看法。——比如说他在1841往后的书信里提到了对于Prussia liberalism的支持,以及“支持改良反对革命”的态度;还有在谈到清唱剧编写时对《圣经》的引用。
——而且他书信集里的描写更加生动和直观,对经历过的事件的描写绘声绘色,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幽默风趣,画面既视感明显。和家庭的书信里明显可以感觉到那种亲密的氛围。
坏处:
这是经由Paul编辑过的,所以里面基本上删去了一切提到舒曼夫妇的内容。【因为当时门舒有一些误解,Paul也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也因为当时信件发表的时候有些相关人士还活着,所以他们的名字被删掉了、比如说Hiller。这本书籍,无疑对于门德尔松文献来说是不完整的。
其次是,书信集里没有提到门德尔松1833年之前的事情,所以他小时候的成长经历和1829的首次不列颠之旅、基本上都没有提到。——而且也没有提到门德尔松做的其他事情或者被没有在记录在书信中的事情,其中不乏后期和瓦格纳在柏林的几次会面、和希勒的无声绝交、以及和舒曼之间因为舒曼的C大调交响曲首演而二人之间逐渐生出的间隙。
个人建议:
可以买一本准备随时参考,或者随便翻着玩。
方便了解刚入坑的朋友们了解门德尔松的日常(管弦乐指挥/作曲家的日常是什么样的?),当时的情况,以及他的思维方式——和他当时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总之建议入门读;就算对史料了解不多、对他的性格特征有了解也是好的,而且很快上手。
📖阅读渠道:电子版:archive.org搜索书名(libgen和gutenberg不知道有没有),需要实体书可以购买网上的复印版。——这本书的版权已经在public domain里了,基本上都是二次复印。

3. Marek的门德尔松传记【“Gentle Genius”】
整体来说不推荐,因为私货和个人推测的角色动机太多,来自不列颠观众的刻板印象太多。——而且对于大多数事件和印象描述没有写清楚出处,不容易让人知道到底什么发生了什么没有。细节也不严谨。——是属于看过Larry Todd传记之后的人都要直呼骂娘、大喊“音乐界的房龙”之类的话。
【例子:明明Larry Todd已经通过跨文本的考据证明当时“巴赫《马太受难曲》的首演的乐谱是从包肉的纸里找到的”的说法不过是Devrient(门德尔松幼年好友,后来成为演员)夸张化的一家之词、已被客观证据证伪;但是在Marek这里被当作真事处理。】
但是唯一的好处就是他把门德尔松爷爷Moses和父亲Abraham的家庭历史和个人经历写了进去,做了一个大概的总结。让人可以把门德尔松的经历和可能受到的家庭影响,和同期的德意志历史有机的整体联系在一起。——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直接去读他们二人的wiki词条。
坏处还是:更多的私货,更多的各个人推测。感觉他比起一个历史学家更像是一个会在沙龙里传小报告的“名人学家”。——魔改小说作者和传记作家、一知半解者的结合体。
个人建议:
看着玩,装着很懂可以;但是在真粉面前绝对会震怒。可以通过这本书了解一个大概,但是做好“你的刻板印象时刻都会被Larry Todd版本里记载的史实打碎”的准备。
总之还是建议不读,不要浪费时间。

4. 【其他传记,有待评测和补充。——目前看到的是Todd的最全面和准确。】

5. 门德尔松的妻子Cecile写的他们婚后蜜月时的旅行笔记。【“The Mendelssohns on honeymoon : the 1837 diary of Felix and Cécile Mendelssohn Bartholdy together with letters to their families”】
个人建议:喜欢吃原配官配bg糖的、看甜宠的可以去看。还挺甜的,内容不错;喜欢看维多利亚时代或者帝政爱情的不要错过。还有可爱的二人画的小插图。
嗑门德尔松夫妇的可以看。还不错,内容挺翔实;而且具体内容很细节。
📖阅读渠道:电子版:archive.org在线借阅,免费阅读。已在public domain。

6. Letters of the Mendelssohn Family.
这个我没有读过,但是有对他们家庭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Larry Todd的书中有引用,但是我个人没看,了解不多。

7. 终极巨粉和德语大佬的归宿——mendelssohn-haus出版的他的全版德文信件
好处:好就在“全”。涵盖了他生活所有阶段从小到大的个人书信集,不仅限于1833-1847;而且没有经历过Paul的修改和censor。——不知道有没有收录新发现的或者之前是私藏的信件。
个人建议:建议会德语的读。目前只有德语纸质版。
📖阅读渠道:购买实体书(一共六卷):从莱比锡的mendelssohn-haus官网或者线下购买;或者可以从presto-music网站购买。

8. 牛逼巨粉的未来可能——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的现场“朝圣”
是这样的。具体我也不太确定真假,可能只是“传说”…但是根据他的信件来说,门德尔松曾经在舒曼的建议下尝试过记日记,后来没有坚持下来、只记了几个月。但是这个记录、和他以前的一些私人信件,都被他放进了“the green box/album”里…
目前不太清楚这个东西是收在 收有门德尔松信件原本 的柏林国家图书馆【前“普鲁士国家图书馆”】里(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翻出新记载和之前遗漏的书信)、还是在现存的门德尔松家族的收藏中。——但是建议,以后如果真的有哪位大佬当了研究员能进图书馆、或者和他家搭上关系了能过去当地看看…🥺请务必…(别忘了我们站上的xdm啊🥺🥺)

9. 延展阅读:jstor等人文论文网站上的实时更新和学界进展
在jstor,sci-hub,libgen等论文网站上搜索感兴趣的研究的相关关键字就可以了。
【比如说 “mendelssohn and meyerbeer”,“Mendelssohn and Elijah”之类的】
比如说之前门德尔松和舒曼在莱比锡时期来往的一些“书信”(实际上是短小的笔记)被人发现了,这就是论文短篇更新出来的。


彩蛋周边:
*附录:想在自己家里挂他水彩画的可以去mendelssohn-haus买仿制(“正版周边”?!)或者从网上搜作品 自己打印挂起来。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个人做的门德尔松生平梳理

欢迎大家入门磕门哥!!!为了方便大家快速入坑浅浅做了一个门哥的入门生平整理!!

我根据个人理解,基于看过的文献,对门德尔松的生平经历做了一个简化又简化的梳理,如下:


1⃣️
早期,成长于柏林:【1809-1829】
从出生到大学。早期在Zelter处的音乐教育。
16岁被自己父亲亚伯拉罕带去巴黎,受到切鲁比尼(Cherubini,当时是巴黎的音乐学院的校长)的“钦定”、含糊不清的对他的音乐才能的认定。
首演翻车的轻歌剧,《卡马乔的婚礼》。
首演巴赫《马太受难曲》。

入学柏林大学就读,然后两年后开始gap year,当时称之为“壮游(grand tour)”;


2⃣️
伦敦之旅,以及欧洲壮游:【1829...

欢迎大家入门磕门哥!!!为了方便大家快速入坑浅浅做了一个门哥的入门生平整理!!

我根据个人理解,基于看过的文献,对门德尔松的生平经历做了一个简化又简化的梳理,如下:


1⃣️
早期,成长于柏林:【1809-1829】
从出生到大学。早期在Zelter处的音乐教育。
16岁被自己父亲亚伯拉罕带去巴黎,受到切鲁比尼(Cherubini,当时是巴黎的音乐学院的校长)的“钦定”、含糊不清的对他的音乐才能的认定。
首演翻车的轻歌剧,《卡马乔的婚礼》。
首演巴赫《马太受难曲》。

入学柏林大学就读,然后两年后开始gap year,当时称之为“壮游(grand tour)”;


2⃣️
伦敦之旅,以及欧洲壮游:【1829-1832】
【:旅行的目的,他在给父亲的信中说,是“建立自己职业发展的未来联系人【“打通关系”?】,以及最后找到一个最适合我发展职业(定居)的地方”。】
从初次在伦敦舞台和社交圈亮相(克林格曼处借宿,和他的苏格兰之旅),再到之后的欧洲各国之旅。——在巴黎结识肖邦、李斯特,重遇希勒;观看梅耶贝尔首演歌剧《恶魔罗伯》;在意大利结识“有趣的法国人”柏辽兹。

结束旅行,在给自己的父亲的信中说自己“决定以后在德意志发展”;1832年暂回柏林。在父亲的催促之下参选柏林的Singakadamie指挥职位,未当选。在柏林遇冷后,受邀去伦敦和杜塞尔多夫指挥音乐节,离开柏林;
在杜塞尔多夫指挥音乐节的时候,接受了从1833年始指挥杜塞尔多夫市乐团的三年合约。


3⃣️
年轻的乐团指挥,杜塞尔多夫时期:【1833-1835】
门德尔松就任杜塞尔多夫乐团指挥。
中途结识音乐家如诺伯特·博格穆勒。
中途经历了一次针对他个人的“政变”(在演出时闹事,然后门哥放下指挥棒拒绝在问题被解决之前继续演出),但是后来最后始作俑者被抓到了。
因为和剧院管理人的执政理念和方针不和,以及管弦乐团水平太差,愤而辞职、提前结束合约;但因为被亚伯拉罕认为“处事不当”(“如果你不擅长处理乐团成员招募问题,那你就不要一开始把这个事情揽到自己职责范畴中去”。——因为门哥招募管弦乐团成员过程不顺利;而且最后开除年迈的管弦乐手的时候 看到他即将失去经济来源的老婆和孩子 于心不忍)而批评。

在1835年收到了来自莱比锡布商大厦(Gewandhaus)乐团的邀请,执掌gewandhaus:


4⃣️
年轻的乐团指挥,莱比锡时期:【1835-1840】
基本上可以说是他职业生涯中相对高光的时期了,算是“走上了正轨”。在那里他训练好了一整支乐团,也上书市议会给剧院成员加薪,后来又申请建立了音乐学院。
结识舒曼。和莱比锡的音乐圈子和巴赫爱好者们结识。
同西塞尔结婚。

在后来在给普鲁士宫廷效力的兄弟保罗的提议下,考虑是否回到柏林。


5⃣️
柏林时期:【1841-1846】
就职普鲁士音乐总监(Generalmusikdirector),为国王效力。
门德尔松对柏林的官僚制度感到不满,行事不便、寸步难行。以及来自更高处的(宫廷)干涉。
——期间1843回到莱比锡指挥演出,又去往萨克森宫廷(德累斯顿)演出。遇见瓦格纳,后者开始把门德尔松认为自己的竞争者(Todd,p.453).。期间1844去往不列颠演出,借口未完成国王的作曲委托、暂时和国王告别。
具体内容和时间线上比较混乱,但是基本上是他在普鲁士宫廷(柏林)、萨克逊宫廷(德累斯顿)、和莱比锡之间三边倒;偶尔去过不列颠(也给英国王室做过表演)。主要是一些音乐演出和受邀、以及作曲委托。
职业生涯的高光,国际认可和名誉。作清唱剧《以利亚》,征服英国听众。


6⃣️
结束时期:【1846-1847】
在门德尔松思索要不要去瑞士休假的时候,Fanny在一场周日音乐会上因中风而死去的噩耗传到了他的耳中过。他当场因为悲痛过分而晕倒。
之后他在瑞士度过了一段时间,作了新风格的四重奏(op.80),然后回到莱比锡,并且在那里去世。死后埋在了和Fanny并排的家庭墓地中。



JSc (sigma mode)

【门哥入门】系列前言

前言:为什么写这个呢,主要是因为希望方便更多的人了解门德尔松这位作曲家,以及给感兴趣或者有能力产出的同学简单提取他一些传记方面的事件。
大致列一下门哥的相关事件,希望感兴趣的人可以方便了解、能够读懂相关内容,而且并且如果有可能的话进行相关内容的文化产出、或者给予一些精神上的或者经济上的支持:

目录:

一、门德尔松的生平(主要事件和纪年表)

二、人物关系梳理和事件提取:(仅写了本人熟悉的,个人理解,不喜欢看的请直接看参考文献推荐)(人物名称缩写不代表CP向)

前言:为什么写这个呢,主要是因为希望方便更多的人了解门德尔松这位作曲家,以及给感兴趣或者有能力产出的同学简单提取他一些传记方面的事件。
大致列一下门哥的相关事件,希望感兴趣的人可以方便了解、能够读懂相关内容,而且并且如果有可能的话进行相关内容的文化产出、或者给予一些精神上的或者经济上的支持:

目录:

一、门德尔松的生平(主要事件和纪年表)

二、人物关系梳理和事件提取:(仅写了本人熟悉的,个人理解,不喜欢看的请直接看参考文献推荐)(人物名称缩写不代表CP向)

三、参考文献/推荐传记介绍

四、有待补充...

JSc (sigma mode)

  试图浅整了整活,没想到ai比我会调参数(还原历史)...(跪)

  

  

  种子我自爆了,大家自己去整吧:

  Mendelssohn, Wagner ,floating,masterpiece,best quality,illustration,, Best quality, highest picture quality, high resolution, perfect facial features, high-definition......

  试图浅整了整活,没想到ai比我会调参数(还原历史)...(跪)

  

  

  种子我自爆了,大家自己去整吧:

  Mendelssohn, Wagner ,floating,masterpiece,best quality,illustration,, Best quality, highest picture quality, high resolution, perfect facial features, high-definition,illustration

  

  (不要问我为什么关键词里面有瓦格纳因为我本来想整双人的结果生成出来里面全是铝铜(悲))

JSc (sigma mode)

  

  原图p1

  ps:个人感觉很像观感达芬奇笔下描写萨莱的《约翰施洗者》...光就眼神构图和神情手势来说

  

  又是中世纪au的神父门(...)

  

  原图p1

  ps:个人感觉很像观感达芬奇笔下描写萨莱的《约翰施洗者》...光就眼神构图和神情手势来说

  

  又是中世纪au的神父门(...)

JSc (sigma mode)
  ca. 1813     ...

  ca. 1813

  

  老实说门哥的这个时期总是会让我想起魏玛德国电影《大都会》里的在花园里玩耍流连忘返 在音乐乐队的伴奏下成长 的弗雷德(Freder)。

  

  或者也是一个18世纪末期语境下的“浪漫主义少年”

  

  

  ca. 1813

  

  老实说门哥的这个时期总是会让我想起魏玛德国电影《大都会》里的在花园里玩耍流连忘返 在音乐乐队的伴奏下成长 的弗雷德(Freder)。

  

  或者也是一个18世纪末期语境下的“浪漫主义少年”

  

  

JSc (sigma mode)
  “...”   “怎么了?...

  “...”

  “怎么了?”

  “没事,突然觉得你好有趣。”

  

  

  

  (可以说是@莫斯科的白桦林静悄悄 截图里弗吉尼亚·伍尔芙笔下的雅各布了(乐))

  

  

  

  “...”

  “怎么了?”

  “没事,突然觉得你好有趣。”

  

  

  

  (可以说是@莫斯科的白桦林静悄悄 截图里弗吉尼亚·伍尔芙笔下的雅各布了(乐))

  

  

  

JSc (sigma mode)
  “嗯,很不错。”   “....

  “嗯,很不错。”

  “...谢谢。”

  

  

  

  

  

  

  (以上内容发生在瓦某的想象中)(猜测)

  “嗯,很不错。”

  “...谢谢。”

  

  

  

  

  

  

  (以上内容发生在瓦某的想象中)(猜测)

JSc (sigma mode)
  “看着我。”   “......

  “看着我。”

  “...”

  

  

  

  G#~ A Bb-B

  “看着我。”

  “...”

  

  

  

  G#~ A Bb-B

JSc (sigma mode)
  我希望你和cl瓦赶紧结婚,...

  我希望你和cl瓦赶紧结婚,谢谢!!!

  

  (磕疯了)

  我希望你和cl瓦赶紧结婚,谢谢!!!

  

  (磕疯了)

JSc (sigma mode)
  “弗洛伊德教授曾经说过.....

  “弗洛伊德教授曾经说过...每个人心里都藏着隐秘而不可知的欲望。你...也是这样所认为的吗?”

  

  "Professor Freud hat einmal gesagt... Jeder Mensch hat in seinem Unterbewusstsein verborgene und unerkennbare Triebe. Haben Sie... denken Sie auch...

  “弗洛伊德教授曾经说过...每个人心里都藏着隐秘而不可知的欲望。你...也是这样所认为的吗?”

  

  "Professor Freud hat einmal gesagt... Jeder Mensch hat in seinem Unterbewusstsein verborgene und unerkennbare Triebe. Haben Sie... denken Sie auch so?"

JSc (sigma mode)
 赛博耶稣      原型:中...

 赛博耶稣

  

  原型:中世纪au神父门德尔松

  

  

  

  

  wx小程序:画der,

  挑了唯一一个能看的发;问就是过于丢勒了

 赛博耶稣

  

  原型:中世纪au神父门德尔松

  

  

  

  

  wx小程序:画der,

  挑了唯一一个能看的发;问就是过于丢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