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门胁麦

2496浏览    46参与
小刀tori

初雪

立冬前一天,初雪。

细雪飘飘扬扬,有些洒落在麦身上。她没穿够衣裳,不由得越发将身子裹紧。“我就说今天要降温,让你多加点衣服,”小松一边埋怨两声,一边将自己的红围巾取下来从背后给麦围上,“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呢。”麦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但还是因为没底气闭上了,老老实实地任由小松“处置”。

空中的雪花晶莹圆润,一片两片地碰到了麦越发通红的鼻头便化了。麦伸手摸摸笔尖,冰冰凉凉的,雪,她心里念着,并闭上双眼,想再感受雪落的冰,尽管温度很低。

留着乖巧短发和服帖刘海的女孩,微扬起脸认真感受落雪的模样,让小松不舍得少看一眼。真是哪哪都可爱啊,怎么会有麦这样可爱的女孩啊,小松眼底的笑意更甚,终是没忍住,将双...

立冬前一天,初雪。

细雪飘飘扬扬,有些洒落在麦身上。她没穿够衣裳,不由得越发将身子裹紧。“我就说今天要降温,让你多加点衣服,”小松一边埋怨两声,一边将自己的红围巾取下来从背后给麦围上,“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呢。”麦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但还是因为没底气闭上了,老老实实地任由小松“处置”。

空中的雪花晶莹圆润,一片两片地碰到了麦越发通红的鼻头便化了。麦伸手摸摸笔尖,冰冰凉凉的,雪,她心里念着,并闭上双眼,想再感受雪落的冰,尽管温度很低。

留着乖巧短发和服帖刘海的女孩,微扬起脸认真感受落雪的模样,让小松不舍得少看一眼。真是哪哪都可爱啊,怎么会有麦这样可爱的女孩啊,小松眼底的笑意更甚,终是没忍住,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一低头,鼻尖碰着鼻尖,摩挲着轻痒。

不过这个动作只有短短几秒,因为麦感知到小松的触碰后,就立刻伸手按住她的脑袋,错开鼻尖,对准嘴唇,开始用力地亲吻。其实嘴唇由于温度的原因有些发裂,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认真的亲吻会融化,唇的干冷,以及让对方感受到滚烫而热烈的情感。

“下雪了,”一吻完毕,麦贴在小松耳边,声音是笑意中带着钩子,挠得人心痒痒。而小松还没反应过来,唇齿中充盈的又是麦的气息。能怎么办呢?就是只能用更加热烈的吻来回应了。

下雪了,原来我和你,从气泡水味的盛夏,走到了开始飘雪的初冬。小松同学,马上,立冬快乐!

九仙儿巧克力

在看晨间剧小希

天呐~

麦麦跟贤贤只是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都够我磕的

真是 都说自家cp同框等于结婚 我算明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看晨间剧小希

天呐~

麦麦跟贤贤只是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都够我磕的

真是 都说自家cp同框等于结婚 我算明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仙儿巧克力

【旺仔夫妇】白纱床

---note:

*一个甜饼续写呜呜呜

*世界线设定在佐藤宰子遇刺后,

没有死掉只是昏迷了一年。

宰子拥有了爱他的记忆,而旺太郎永远的拥有了她。(泪)(语无伦次)


*欢迎来补剧啊!!《致命之吻》两天就可以看完!!(然后伤心一个月)(不对!)


*来凹3找我玩噢~😆


*只涉及角色和演员无关!!!

(但是也分别非常喜欢他们两个)(脸红///////)


ep.1 日记


他想吻我的时候,

总是先给我嘴上贴一个创可贴。

一来二去,我甚至明白,

他“嘘...”用食指封住我的嘴,

顺手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创可贴,...

---note:

*一个甜饼续写呜呜呜

*世界线设定在佐藤宰子遇刺后,

没有死掉只是昏迷了一年。

宰子拥有了爱他的记忆,而旺太郎永远的拥有了她。(泪)(语无伦次)


*欢迎来补剧啊!!《致命之吻》两天就可以看完!!(然后伤心一个月)(不对!)


*来凹3找我玩噢~😆


*只涉及角色和演员无关!!!

(但是也分别非常喜欢他们两个)(脸红///////)

 

 

ep.1 日记

 

他想吻我的时候,

总是先给我嘴上贴一个创可贴。

一来二去,我甚至明白,

他“嘘...”用食指封住我的嘴,

顺手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创可贴,黏在我嘴的一边,

就是要吻我的意思。

 

创可贴轻轻地盖在唇上,我像个被封口的小女孩。

男孩温柔地笑着没有恶意,我反倒因为他湿润的眼神快要融化。

 

他的食指轻柔的划过,细密地划过我嘴唇的轮廓。

光是这样轻抚,就已经惹得我很想吻他了。

 

“安全了。”

旺太郎温柔的声音响在耳畔,随即便是克制的吻。

吻隔着贴的并不死的创可贴,小心翼翼地落在非唇瓣的范围。

他不敢吮吸,安全范围内最重地贴着我,顶着我的嘴唇,大手搂在后脑,把我箍在原地。

似乎怕我往后躲,又不敢太犯规地把我往前揽。

但光是这样远远不够......

模模糊糊地想着,不知何时他已经死死地抓住我的手。

“走吧。”

公主抱真是多少次都害羞......

“唔...”

因为惊讶发出的声音被创可贴封住。

果然好不方便,但是也比以前担惊受怕地躲着嘴唇安全多了。

 

------------------

“恭喜呀,不过更重要的当然是别死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顿下来一两周后,我和旺太郎去看望过去的朋友们。

顺便报告我们已经交往的事情。

也就只有桥下的春海,敢直白地说这么露骨的话了。

在他的仰天长笑之下,真觉得自己的恋爱好滑稽,好困难。

“哈哈哈哈哈”

我也不禁笑起自己来。

这时候旺太郎一把搂紧我,对春海大放厥词,

“喂!!你个家伙!!告诉你不要嫉妒!!”

3月末,我裹在风衣里,还有点冷。

旺太郎的微笑却像是还未到来的夏天,融化冬天残余的最后的冰冷。

 

我 佐藤宰子,和他 堂岛旺太郎

我们是一对无法亲吻对方的恋人。

 

说来也是命运 ,在我才十岁的时候,和家人一起坐的游轮沉船了。

当时有两个男孩救了我。

我伤愈后却怕他们已经死在这场灾难里,没敢询问他们的去向。

 

长大以后,我发现自己被诅咒一般的能力。

和我接吻的人,会和我一起当场死亡。

并一起回到七天以前的平行世界。

 

22岁这年,我因为好奇和心善,用接吻的能力复活了一个被暗杀的男公关。

而他却开始利用我的能力上位。

一次一次被他吻,被他害死,实现他飞黄腾达的剧本。

 

没想到“折磨”我的人,也正是海难时救我的人之一。

他就是旺太郎。

歌舞伎町最渣的牛郎男孩,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

在我们无尽的死亡之吻里,

他却渐渐,向我敞露真实的自己......

 

在我们一次次的吻里,利用的吻,霸道的吻,谢谢的吻,愤怒的吻,安慰的吻,狡猾的吻,相信的吻,不舍的吻...

我甚至,从这看似毫无回报的吻中,得到了幸福和期待,第一次明白了喜欢的心情。

他似乎也学会了相信,把心底里深藏的爱,倒出来给我品尝。

也许和千金结婚的剧本,对他来说,早就与爱无关。

最后,他不愿意婚礼上亲吻那个死了十几次才追来的千金新娘。

而我,因为被他的仇人刺中,受了重伤。

在当时的场景里,他当着婚礼上所有人吻我,渴望读档,却没能奏效。

也许,那时,我又死过一次了吧...

至少,我已经昏厥在他沉沉的记忆里。

 

再度醒来,白墙白窗,没见过的天花板。

今昔是何年......

谁知道这是哪个世界?

只有床边趴着的男孩,像是已经和心里的恶魔争斗到费劲全身力气,沉沉地睡着。

 

昏迷不醒的那一年,我黑暗的世界里常常出现哭泣的男孩。

会是旺太郎吗?

我们的恋爱,这么离谱,这么曲折,这么困难...

却又这么的,命中注定。

 

如今平凡的同居生活,还给我们应得的。

还给他多年缺失的,应得的爱。

也还给我一直自怨自艾而抛弃的,应有的自我。

 

也许就像旺太郎说的,我们违背时间定律的惩罚已经偿还完毕,周遭的人际闹剧也都散场。

接下来就算昂首挺胸地相爱,大步流星地享受幸福,也不算过分了吧?

 

 

ep.2康复训练

睁开眼睛,视野里是白墙白窗,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我是谁?

屋内是蓝色的薄明,现在是...快要天亮还是快要天黑?

屋里只有我自己,还有...床边趴着的男孩?

他是谁?

叫不上名字来...

但是感觉很熟悉很温暖...

一种类似疼痛的东西缓缓游上胸口...

...

...

...

又是白墙,白窗,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我是谁?

天已经亮了?

“saiko...??saiko!!”

??

他在叫谁?

这个男孩...好眼熟...是和我很亲近的人吗?

 

蓝白色的晨光透过窗帘,隐隐约约地笼罩着他的身影。

为什么,水在他的眼眶打转?

我身上的什么东西被紧紧捏着。

是我的手?

“saiko...听得见吗???”

他似乎死死地捏着我的胳膊。

这个男孩...为什么?

能不能不要这样...他好痛苦?

他眼睛里落下大滴大滴的水。

手伸出去,去碰到他的脸都好吃力。

不要流眼泪!

 

“旺太郎...?”

我下意识喊出这个名字,觉得自己在喊,实际上声音好小。

感觉自己的脸上,也有热热的液体滑落。

看来,我和这个下意识就能喊出名字的男孩,一定有着什么藏在记忆深处的,共同的故事。

...

...

...

“听护士说你前天醒过一次,我竟然没发现,亏我天天睡在你旁边...”

“旺太郎...”

“嗯?”男孩的眼神温柔地包裹着我。

当晚,旺太郎一五一十地和我讲了一年前的事情。

当时我在旺太郎的婚礼上,被他未婚妻的哥哥,也就是12年前游轮事件的真凶所刺,当场似乎失去了生命体征,因为旺太郎说吻我没有作用。

“你在自己的婚礼上...吻我?”

“说什么傻话,你都快死了我当然要...没想到竟然丝毫没有作用,我真是把一辈子的绝望都用在那天了。”

“但奇妙的是...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那些人围着你紧急处理,你竟然恢复了心跳...”

“可惜我...我看见昏迷在病床上的你...却没有勇气再吻你回到过去了...之后...我每天都想打起勇气,却想到你要承受死亡的折磨,不敢去吻你,直到呆呆地放过了第七天...对不起...我害你痛苦了这么久”

“我...又生还了一次吗?”我不长不短的22年人生,不对,23年?竟然塞得下两次奇迹般的起死回生。

第一次是因为旺太郎...第二次...也...

许多积蓄在胸中的东西,渐渐苏醒,像是一股冻土下的河流,我,我不由地揪住他的手。

“别乱动...”

旺太郎的眼睛也和我一样盈满,代替扎着针头的我,悄悄地托着我的手。

 

“还有。婚礼前一天的账我还没有和你算呢。”

像是要打断悲伤的氛围,他故意提起我昏迷前的陈年旧事来,想要开玩笑,语气却还是轻轻地温柔。

“我可是在你家门前等了你一晚上??你却和那个春海去度蜜月??”

 

“婚礼前一天你在找我?”

...

“是。我想把你揪出来。拴在我身边。”

“栓...在我...”

我呆呆地重复着旺太郎的话,没说两个字就感觉脸上一阵火热。

似乎渴望入赘上位的旺太郎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做了几件不得了的事情

又是婚礼前疯狂找我 又在婚礼上吻我......

啊啊不行 不要得意忘形...说不定 那位千金还在等他回家...

 

“对了...你的...家里人呢?不用回去吗……”

“家里人...?我爸妈倒是来看过我一次 当然也看了你”

“啊...谢谢...不是...我是说 你的...妻子 你不用回家的吗”

旺太郎眼睛里闪过几下吃惊

和千金小姐的事情已经快过去一年,当时的闹剧婚礼后,旺太郎再也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随即紧紧地牵过我的手

“saiko...我没有结婚。我才没结婚呢,saiko...

那时候我,下不了笔”

“?”

“和她的结婚登记表,我下不去笔。

其实婚礼上就够奇怪的了,本来一切都很正常,我按排练的掀起她的头纱,神父说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我低下头去,却不知道为什么僵在那个地方动弹不得...

后来你突然出现,我还在高兴,但是下一秒你就出事了,我完全慌了...

自那天起我和她就没有见面,过了几天她来我家找我,她不计前嫌,递过结婚申请书,我却觉得只是一张破纸...

她温柔又原谅地和我说,说saiko不会再醒过来了,说只有她可以陪我走下去......

我却觉得好残忍...明明那时你只是昏迷了而已啊……

我只想,我想走下去,背负着你走下去,不想再可怜巴巴地退回时间,无论你醒不醒过来,我都已经做好陪你一辈子的准备......”

“saiko,我是你的。”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是你的。

“抱歉我没能忠实地面对自己,错过了给你幸福的机会……

才会...才会让你吃这么多苦。”

 

“这回该换我偿还你,所有的幸福。”

无关过去的一切,只有感情激流一般窜上我的胸膛。

“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今后不允许你再离开我一秒了,这一生。”

...

...

经历过近一个月的漫长复建,几乎睡了一年的我不是轻易就能恢复肌肉基本的力量,想起第一次自己努力起床的时候,整个瘫在旺太郎的怀里,根本用不上力气...

不过,在我们的努力之下,医生说下周就能回家了,以后只需要每周来复建训练两三次。

继续复健直到完全恢复,我就又和正常人一样了。

 

“saiko,说起来,我现在住在你家呢,回家的话,就是我们一起回去了。”

旺太郎把我的换洗衣服一件件塞进带来的大包里,语气温柔轻快。

“?”

“抱歉,我自作主张了。

不过想同时付清两边的房租还有护理费和住院费实在是有点吃力,我就退租了自己那间,留着你的房子了。

当然也顺便借住了,嘿嘿。”

 

什么啊...喜欢的人一直住在自己家里...

突然感觉脸颊温度飙升......

这个家伙......

 

“saiko...我们回同一个家吧?”

 

“嗯...///”

脸颊上落下他蜻蜓点水的吻,我知道这只是开始。

我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ep3.第一次爱的人

 

歌舞伎町最会骗人的嘴,如今成了向餐厅酒店兜售酒水的商人。

字面意义上真正的“水商売”。

在我昏迷住院期间,旺太郎就退掉了他的旧饭馆改造的糟糕房子, 只带着他的水母和保险箱,来到了我的世界。

为了走向未来,住进名为“我”的过去。

 

三月末我才出院。

店长还好心地为我保留着职位,那个叫长谷部的男生竟然在店里打工,说是要体验社会。

听说旺太郎为了我留职的事去店里拜访店长的时候,被长谷部抓住批斗...

原因当然是...欺骗了他家(?)千金...

旺太郎解释他拒绝了千金的结婚申请书,之后再也没见过她了。

长谷部看他那样憔悴...也再不忍心折磨报复。

听说千金不要嫁给任何人,而是选择一己之力继承公司。

可她毕竟不是心机算计的商人,尽管依靠金钱组建了智囊团队,保护集团不被元老割据仍然异常吃力。

听说长谷部也减少了打工,在自家的船业集团实习,暗地里给千金一些帮助。

另外也想着早日独当一面,可以成为她的左膀右臂。

 

“呐...我们真的...是对的吗?”

“嗯?”

我坐在床上发呆,旺太郎在小餐桌旁翻着最新的酒水目录。

“突然说什么呀?”

“如果没有我们捣乱...是不是美尊早就和哥哥或者长谷部在一起了,不必为你心碎...更不会...更不会失去哥哥”

“她哥哥进监狱是罪有应得。我可是差点失去了你。”

不得不说,旺太郎确实改变了很多。

 

“不过,我不想再改变过去啦。你说过的,要往前看,对不对。”

旺太郎看我还是呆呆地坐着,跑过来捧起我的脸,晃一晃,哄小孩一样。

下班回来还没换掉西装的他很迷人,他扶着我的手肘,袖口传来微微奔波的尘土气息,漂亮的眼睛近在咫尺

“而且,我们也已经偿还过了,虽然我的份几乎是你替我还的...”

肉体的痛苦也许是我负责承担,但是这一年,心灵的憔悴都交给了旺太郎来承担吧……

也许这就是我们无数次更改世界遭受的报应...

现在被旺太郎这样喜欢着,简直是从未奢望过的幸福,我却还是,好内疚。

甚至觉得自己的昏迷也只是抵债一般地偿还了玩弄时间的错误,现在的幸福,摆在那些失去幸福的人面前,真的应当吗?

“不要再自怨自艾了,是神欠我们的呀。”

旺太郎拽着我的胳膊,笑着望着我的脸。

“我们本该早早就遇到,我本该早早就被你爱上,也该早就爱上你,难道不是吗?”

“过去无法改变了,但未来还可以拥有,这是你教给我的,不是吗?”

窗外遮月的云朵飘开,蒙蒙地照着他的面庞。

旺太郎眼神里闪烁着光彩,我心上的灰尘也被渐渐扫清。

啊...是啊...要向前走,或许拥抱幸福才是真正的勇敢吧。

躲在阴霾处安心地装作孤独,又有谁能快乐呢。

 

感觉,轻松多了。

 

我不自觉地抿了下嘴,一放松下来竟然...

好想吻他。

 

“以后...不会再kiss了...是吗...”

只要走下去,只看向未来,一定会幸福的吧。

但是...最重要的...亲吻却无法实现,心里揣着疙瘩,我问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就算kiss不到,还有别的事情可做啊,要我说,神还是很照顾我们的...”

“你看,我可以牵着你的手。”

他大大的手掌,把我的手扣在手心,干燥却暖和。

“可以摸你的头,哈哈。”

他一下下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还可以抱着你。”

这声音很轻,话还未落,我已经被圈进他的怀抱里。

“啊...”

我不由自主闭起眼睛,感受这份心跳。

旺太郎埋在我的肩头,臂膀渐渐收得好紧,鼻息也更沉重起来。

“我想的话,还可以吻遍你...除了嘴唇的所有地方。”

“!”

脖子被他重重地啄了一下,声响都回荡在空气里。

脸颊、额头、鼻子,他的大手扣在我脑后,似乎在把吻不到嘴唇的不甘,分散到我脸上每个角落。

他的嘴唇停在我的唇边,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

我的呼吸也不知何时像他一样沉重,吻他嘴唇的冲动,前所未有地强烈......只能在酿成意外之前猛地吻了他的脸颊。

他好像很高兴我的反应,期待地看着我的眼睛。

那双漂亮的眸子,闪着从未见过的温柔与渴求,我直接被那眼神逼退,躺倒在床上。

渴望被侵占。

心脏如雷鼓一般震动,被他抚过的皮肤,全都在颤抖……

“你心跳得好快,难道是...因为我?”

“saiko...你就是 我要的幸福。”

...

...

 

第一次的时候,我们竭力地避让着彼此的嘴唇。

开头是,之后是,最后是,

...

...

...

...

---------------------

冬天的尾巴,只有月光洒在她的白纱床上。

旺太郎是第一次知道,事后不必主动给女孩们送上假装甜蜜的吻。

也不用和客人聊家常,更不用去对付那些眼神迷离着,说还想再要一次的女人。

他静静地看着半抱在怀里的女孩。

好像这种行为并不是为了高峰的那一刻愉悦,而是为了高潮以后就这样望着恋人,任由心头被爱填满。

满心的珍惜,如潮水一般,在整个胸膛扩散开来...

----------------------

旺太郎搂着我去洗干净身体,又把我抱回床上。

他白皙的臂膀又搂紧我,抚着我的头发在额头落下一吻。

在他怀里,真的就像做梦一样......

困,梦幻,他的体温融化我心里的泡泡。

“晚安。”

旺太郎快揉一把我的头发,语气里带着笑意。

“晚...晚安。”

他还抱着我,我的心跳还好快,这样根本睡不着吧...

他的心跳也一样,在我耳边,很灼热,有力的泵。

就算闭上眼睛,也完全睡不着啊……

 

“saiko...”

“嗯?”

他发烫的声音呼唤着我。

“我感觉...还不够累...”

“其实我......我...我也...睡不着...”

 

旺太郎撑起来,把我禁锢在双臂之间。

月光透过窗帘包裹着他细腻紧实的皮肤,我伸出手去碰他的脸,触碰到一股滚烫...

他的皮肤,他的脸,都好烫...

白床单在月光下微微发蓝,窗纱投下清细的阴影。

一只指节分明的大手,穿进另一只小手的指缝里,小手被抓得指间发红,不自觉地搭在他的禁锢里。

 

本该属于彼此的,终于,严丝合缝。

 

ep4 迷宫之吻的出口

后来的几个星期,情浓又走投无路的我们想出各种鬼点子绕开神的诅咒。

最开始试过戴口罩,可惜发现不管谁带口罩,都是做到一半就呼吸困难,而扯下口罩只会加剧亲吻的风险。

还有一阵子,我们用一两根手指牢牢地按住彼此的嘴唇 ,隔着手指亲下去,做意会的接吻。

还有一次糖纸很偶然的粘在我的嘴唇上,旺太郎就学会了给我抹点唇膏,再把玻璃糖纸按在我嘴上。

这样亲过来很浪漫...但是只能吻一次就掉了...

更有一阵子我们只伸出舌头去舔对方的嘴唇...不吻。

这简直是在危险边缘试探,在发现舌头的美妙之后,H的频率也高得不行...

只是,嘴唇太过危险。之后就封印了。

 

他的嘴唇真的是只能看不能吃的毒药。

 

虽然不该乱想,可每一次热情无处释放,我都不由得想起,那时,为了愚蠢的目标,而无数次勇敢亲吻的我们。

无数次,他的嘴唇,在冬天里,软软的...

尽管我们接吻时的感情十分复杂,我总是不免地期待下一次。

期待那双柔软再次覆盖我,哪怕代价是...失去这次生命...

就像世间的情侣一定要用一层橡胶阻隔彼此,我们也不过只是多了一个游戏规则罢了,我这样无数次安慰自己。

 

“不要抿嘴唇,再亲一口。”

旺太郎笑眯眯地看着我,似乎心情很好。

他解开红衬衫的几粒纽扣,一边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似有若无的温度一瞬留恋我的在唇边,嘴唇上贴的创可贴很小,他的吻不得不轻柔,避免误伤。

“saiko...上次是什么时候了...”

旺太郎继续单手解着扣子,低头逡巡在我的脖颈间,醉酒一般的语气轻声传来。

“一周...?三天...?”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曾经营业的频率,

每隔三四天不做,对他来说好像都很久。根本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知道这样是频繁还是正常。

(以前也没有带男生回过家...不...可以说连正经的恋爱都没谈过...)

“是周二啦...今天才周四...”

我羞耻地答道。

“哈,竟然才隔了一天?”

旺太郎抬起他的那张帅脸温柔又戏谑地看着我,轻声说

“那你这副好想我的眼神是什么...?”

“唔...没有...”

我只好撇过头,

“你昨天没回来...我还以为...”

“以为我和女客户枕营业?有些玩笑开不得噢。”

说着天翻地覆,我被旺太郎翻过来,

...

...

翻过来,翻过去,翻过来,翻过去

...

...

...

.........

.........

.........

 

这天夜里我做了奇特的梦,我梦见春海和我们说,可以接吻了。

他一如既往怪怪的口气,观察者一般的身份和我们宣告。

“恋爱很痛苦吧,亲不到很痛苦吧~

明明有那~~么喜欢~~

却不能~~啾一下都不可能~~哈 哈 哈 哈!”

说着,他狂妄地亲了旺太郎的脸颊一口。

梦里我无语地看着他。

 

“可是啊~你们有没有想过...

说不定禁忌早就解开了!!”

“嗯嗯?也不是没有可能噢??”

“你,勇敢挡剑的小姑娘!

参加千金婚礼的人都可以证明,吻你触发不了什么特异事件。

所以,当时的极度虚弱是否已经让你失去了回溯时间的能力呢?”

春海的手指缓慢画着圈圈,玄乎其玄地陈述着他的理论。


“而你,你!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吻她时间没有倒流?她虽然极度虚弱却没有死去,我们可不可以大胆的假设?

在深刻的视觉刺激之下,你太想让时间回转,以至于掌握了和我们一样的能力?

所以你吻她才没有用,因为磁铁的同级相遇会怎~么样?会排斥!”

“这两种设想的任何一种,万一是真的,

都可能让你们成为普通的恋人噢,

可以接吻的恋人噢,啊呀~好~甜~蜜!”

“而你们却可能还蒙在鼓里呢?

可怜兮兮地躲着对方的嘴唇,啊啦~真 可 爱!”

 

梦里的场景穿插来去,下一个画面,春海和旺太郎对视着,很近很近,

他说,“敢不敢和我实验?”

 

又闪了一个画面,旺太郎捧着我的脸说,

“七天之前我们在做什么?要不要冒个险?”

旺太郎的嘴唇越来越近就要贴到我的唇上...

 

“啊啊啊啊啊----!!!”

我直接从梦里惊醒,大喊着不妙。

枕边的旺太郎却只是翻了个身,没被吵到(看来是很累了吧)。

下一秒我竟然已经扳过他沉沉的脸,认真无比地盯着他的嘴唇。

受不了了...连做梦都在为接吻的合理性打圆场...真的极限了......为什么不可以回到可以随便吻的日子里呀?


“想kiss吗?”

我一句话也没说,旺太郎迷糊的声音朦朦胧胧地传来。

“嗯...忍不了了...”

后脑一下子被他扣住,充满情热的沙哑声音充斥我的感官,

“saiko...七天之前我们在做什么?要不要冒个险?回去也没关系的吧?”

“我真的...太想吻你了,哪怕就这一次也好...”

“好不好?”

 

一个激情的,狂烈的,确认的,幸福的,充满荷尔蒙的kiss,我紧闭起眼睛享受他的嘴唇。

又充满恐惧,等待,等待颤抖等到望眼欲穿的...

 

什么都没有发生。


-----


旺太郎回过神来,没有颤抖,没有心脏揪紧,只有满心的热度融化在两个人的嘴唇上。

他又直接细细地长长的吮吻回去。

或许他有了相同的能力,或许她丢失了能力,这其中是什么道理,谁又在乎呢。

就算因为“违规”的接吻,或许世界正在别处悄悄地毁灭,抑或是其他看不到的后果,又和现在彼此的温存有什么关系?

 

贪恋,享受,憧憬,拥有,都是他们应得的。

早就按耐不住的恋人拾到嘴唇的甜蜜,谁还能入睡呢。


End.


abacknife
「我想是我的爱情 略大于你的心...

「我想是我的爱情 略大于你的心」

「我想是我的爱情 略大于你的心」

一句话影评
《再见,嘴唇》 不注水式打歌,...

《再见,嘴唇》

不注水式打歌,再设计点戏剧性强的情节代替对话就好了。

两个女孩气质越发相似了,心的成长却逐渐背道而驰了,凑活过呗,还能离咋地,解散一说也是虚晃一枪的各自别扭罢辽~

《再见,嘴唇》

不注水式打歌,再设计点戏剧性强的情节代替对话就好了。

两个女孩气质越发相似了,心的成长却逐渐背道而驰了,凑活过呗,还能离咋地,解散一说也是虚晃一枪的各自别扭罢辽~

南橘果酱

《致命之吻》


反复被杀然后回到一周前
仿若诅咒一般的剧情点
轮番出现的台词
场景的复刻
逐渐完整的隐情
随之翻转的人物形象
……
简直刺激炸了

主剧情是围绕十二年前船只倾倒真相如何而展开的


当时年幼的eito因为在船上救一个晕倒的小孩而把弟弟光太稍微落在的后面

恰巧船舱爆水,光太被独自冲走

而被救的小孩就是女主,eito则以为只有自己在三人中唯一存活


(我还一度以为,菅田演的是长大的光太)


这剧电影的制作水准有的

贤贤剧里的名字
也是很有人物角色风格了
在第七家牛郎店的时候名字叫seven
现在到第八家了
就叫eight


这是什么沙雕取名
有多懒到底是


牛郎的人物形象细腻而丰...

《致命之吻》


反复被杀然后回到一周前
仿若诅咒一般的剧情点
轮番出现的台词
场景的复刻
逐渐完整的隐情
随之翻转的人物形象
……
简直刺激炸了

主剧情是围绕十二年前船只倾倒真相如何而展开的


当时年幼的eito因为在船上救一个晕倒的小孩而把弟弟光太稍微落在的后面

恰巧船舱爆水,光太被独自冲走

而被救的小孩就是女主,eito则以为只有自己在三人中唯一存活


(我还一度以为,菅田演的是长大的光太)


这剧电影的制作水准有的

贤贤剧里的名字
也是很有人物角色风格了
在第七家牛郎店的时候名字叫seven
现在到第八家了
就叫eight


这是什么沙雕取名
有多懒到底是


牛郎的人物形象细腻而丰满
日式的风俗人情夸张也没有过度
不会让人觉得跳戏


妈妈死后
女主来劝回溯的这个小情境
我不太能够get到eight的动摇是为什么(第五集)

有兄弟姐妹这里能圆过来的方便能跟我叨叨一下嘛,在线求助


“我愿意成为你能派得上用场的道具”

直接暴击心脏的动摇啊


eito他爸爸怎么看起来像个笨猪猪?

都到儿子家门口了不去见

反而去医院见病人


一心想当副社长的叔叔
他真的是一点野心也没得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我了


和马果然爱得痴狂


漂亮姐姐太不容易了
从头到尾都被隐瞒
最后知道真相还要大义呼唤爱和幸福
呜呜呜好惨我好爱新木优子的颜,


我??????????
????????
??????????
?????
最后一集贤贤和菅田将晖这俩的亲吻我是真的
问号很多嗷


但是有一说一
最后这个大团圆的结局我太喜欢

另外,甚至除了正剧还有衍生剧
哈哈哈哈
翻倍的快乐

棠吉

让太多女人伤心的话,是会被女人的吻杀掉的哦。

让太多女人伤心的话,是会被女人的吻杀掉的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