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闪灵

33.7万浏览    2086参与
Camellia

随便问问

我笔下的闪灵是不是ooc 过于严重已经引起不适了,因为之前被闪灵粉骂过,现在也有温和的闪灵粉指出确实过于ooc ,对闪灵粉来说很不适。对我来说闪灵确实很难刻画,两张立绘和皮肤,在我看来就是三个人,我不知道哪个才是更真实的她。

夜莺也会有这种严重ooc 引起不适的情况吗?(虽然我知道一定程度的ooc 是必然的)

虽然只是个冷cp ,但这是我第二次写的同人,所以也蛮在意的,想继续写黑白恶魔……

我笔下的闪灵是不是ooc 过于严重已经引起不适了,因为之前被闪灵粉骂过,现在也有温和的闪灵粉指出确实过于ooc ,对闪灵粉来说很不适。对我来说闪灵确实很难刻画,两张立绘和皮肤,在我看来就是三个人,我不知道哪个才是更真实的她。

夜莺也会有这种严重ooc 引起不适的情况吗?(虽然我知道一定程度的ooc 是必然的)

虽然只是个冷cp ,但这是我第二次写的同人,所以也蛮在意的,想继续写黑白恶魔……


月影是个咕咕
医 者 仁 心 我也不知道为什...

医          者            仁             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重发一遍反正我就是想重发一遍🌝

医          者            仁             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重发一遍反正我就是想重发一遍🌝

熊猫工作室

☆☆☆预售链接戳我☆☆☆

发货时间在CP25结束之后,约12月底发出

明日方舟干员明信片/海报

画师:半瓶水中游、小黑

主催:若禾

出品:熊猫工作室

材质:金欧白卡

尺寸:145×100mm

数量:7P

价格:20CNY


☆☆☆预售链接戳我☆☆☆

发货时间在CP25结束之后,约12月底发出

明日方舟干员明信片/海报

画师:半瓶水中游、小黑

主催:若禾

出品:熊猫工作室

材质:金欧白卡

尺寸:145×100mm

数量:7P

价格:20CNY


蓂樨.
第一个精二! 我永远喜欢剑圣!...

第一个精二!

我永远喜欢剑圣!!

第一个精二!

我永远喜欢剑圣!!

唤

寫三人到羅德島之前的旅途


是臨夜,臨光單向夜鶯

有一點閃夜暗示 雷自避


雖然我吃黑白惡魔

但我好喜歡這樣的騎士小姐……


-


烈日曝曬之下,身上的盔甲隱約浮起蒸騰熱度,裡頭的感覺更是彷彿置身烤箱。

思及此臨光忍不住多留意起走在一旁那顫顫巍巍的人影,這麼熱的天,那副受到病痛肆虐的孱弱身板怎麼承受得住?

拿出水壺並將蓋口旋開,一面囑咐那人多喝些,一面掂量著該喊閃靈一起到旁邊的樹蔭休息下,誰知道才欲開口,眼前的人兒就忽然跪倒在地,她甚至還來不及將才剛上蓋的水壺收起來,那金屬製的瓶身在慌亂中落到了地面,隨著兩人意外同步的呼喊一起,發出了「哐」的響...

寫三人到羅德島之前的旅途


是臨夜,臨光單向夜鶯

有一點閃夜暗示 雷自避


雖然我吃黑白惡魔

但我好喜歡這樣的騎士小姐……


-




烈日曝曬之下,身上的盔甲隱約浮起蒸騰熱度,裡頭的感覺更是彷彿置身烤箱。

思及此臨光忍不住多留意起走在一旁那顫顫巍巍的人影,這麼熱的天,那副受到病痛肆虐的孱弱身板怎麼承受得住?

   

拿出水壺並將蓋口旋開,一面囑咐那人多喝些,一面掂量著該喊閃靈一起到旁邊的樹蔭休息下,誰知道才欲開口,眼前的人兒就忽然跪倒在地,她甚至還來不及將才剛上蓋的水壺收起來,那金屬製的瓶身在慌亂中落到了地面,隨著兩人意外同步的呼喊一起,發出了「哐」的響聲。

   

閃靈很快地將麗茲扶進懷裡,在那獨特的源石技藝柔光之中,臨光沉默地收回了停滯在空中的手。她靜靜站到一旁看著麗茲的面容由痛苦轉為平和,抑制住傾身為她拭去頰上汗珠的念頭,用自己被重裝包裹得更加寬大的身影擋住本會照在那張小臉上的陽光。

   

她只在那兩人要起身時上前幫忙撐了一把,就自覺地轉身將三人方才擱置在地上的行囊一一拾起揹上。因為重裝而本就有的負荷感變得更大了,臨光將有些綁手綁腳的盾牌橫置在閃靈的藥箱上,抱著它跟上眼前一黑一白的兩道身影,抿著嘴再次掐斷不斷從心頭生長出的那點什麼。

   

    -

   

她自己都說不準的。那是什麼感覺、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生長的?只是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妙,可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就像雜草一樣在心裡瘋狂地增長,除之不盡。

   

當然,臨光不會將這件事情說出來,儘管她並不是個擅長掩飾自己想法的人,但只要沒有一個那麼敏銳的人察覺到她那麼點不太一樣的心思,她就不需要擔心要是被問起時該怎麼回答。

更何況,她可能也回答不了。

   

起初她只是在聽了閃靈簡單描述過麗茲的健康狀況後,對於那樣巨大的痛苦必須由這樣一個纖弱的人兒來承擔而為其感到不捨,但那份心疼單純只是出於對受害者的憐惜,要說真正讓她開始有些改觀,或許是麗茲將那朵花贈與她的時候。

   

那是一朵路邊就能看見的尋常小花,色彩平淡不起眼,但麗茲把它放在她手心上的時候,它正開得嬌嫩。

臨光當然不是第一次收到花,這種事情在她還是卡西米爾騎士團一員的時候很常遇到,然而這個一身白衣的薩卡茲少女,遞來的這朵花似乎有著什麼不同的寄託。

   

    「希望它也能在臨光小姐的心上綻放。」

   

純白的薩卡茲說話時語調總是柔軟,此刻臉上掛著的笑容淺淡,卻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雖然麗茲沒有多說什麼,但臨光似乎讀懂了這句話的涵義——她前幾天在她面前提到卡西米爾騎士團時沒控制好的表情,想必是被捕捉到了。

   

訝異於那細膩的心思,臨光看著比自己要稍矮些的薩卡茲,走上前將花朵別在了她胸前的胄甲上。

也許是那時候的風讓這花兒在她心裡播了種,別在胸前的花朵終是凋謝了,但心頭卻像是成了一片花田,在陽光下發起了芽,逐日生長。

   

她開始在意起麗茲的一舉一動,總是淺淡的語氣和笑容也好、經常性陷於噩夢時掛上淚珠的木然臉龐也罷,還有因旅途勞累而靠在她或閃靈的肩上闔眼入眠的安然睡臉,無一不讓她想起那天被別上胸口的那朵小花。

   

臨光或許是木頭吧,但她並不傻,意識到這些之後除了錯愕外,第一個反應就是必須將這樣的情愫從心底拔除。

   

原因不為別的,當然是因為閃靈。誰都能看得出來閃靈對麗茲呵護有加,這個平時不多話的黑衣巡迴醫生,似乎只有在面對麗茲時會流露出那種近乎寵溺的溫柔笑意。

   

決心追隨閃靈的她,自然是將閃靈放在了無比重要的位置上,對於她來說,閃靈是值得託付生命的重要友人、是她所追尋的光。並且她相信,閃靈也將她放在同樣的位置上。

   

而被這樣的閃靈如此重視、守護著的麗茲,對閃靈的依賴是無庸置疑的,記憶有所缺失的她就像個孩子,而閃靈不只是將她從困境中拯救出來的人,更是讓她能間接接觸到的一切世界,這點從夜鶯只要有什麼不懂的就會問閃靈能夠看得出來。

   

面對這樣互相扶持的兩個人,臨光心裡那悄悄生出的別樣情感,絕對是她天生的騎士精神無法接受的。她不斷反覆地試圖扼殺總要冒出的苗頭,然而卻沒有她想的那麼簡單,只要麗茲對她笑一笑、或者只是說說話、甚至只是向她投來一個眼神,它們就不受控制地在她心裡增生。

   

最後臨光能做的,就只剩下沉默。按著本能地對她好,在閃靈力所未及之處幫忙照料她,在閃靈應付得來的時候就退開,像以往那樣做些她能做或該做的事情。

   

將那些不該有的感情深鎖在心裡,那樣就好了。


喵傲天233

虽然最近的练习多少摸了点,但是在这能过审的就这两个了

连我头像这个红崽都不过审

我好菜,我爬,不要停下来啊

虽然最近的练习多少摸了点,但是在这能过审的就这两个了

连我头像这个红崽都不过审

我好菜,我爬,不要停下来啊

DJ邦尼

p1 前辈看后辈x 真理是alphys位
p2 undyne位的冬将军
p3 monster kid位的古米

p2p3其实是因为我懒才画q版#

p1 前辈看后辈x 真理是alphys位
p2 undyne位的冬将军
p3 monster kid位的古米

p2p3其实是因为我懒才画q版#

涵涵的高jio杯

当医疗干员开始输出

当医疗干员开始输出 

沙雕文

我想玩医疗队

沙雕文好难写

苏苏洛语音真的很应景(x


当博士拿起天灾信使带回来的新突袭条件时,险些以为自己失了智又灌了瓶理智顶液。


只能使用医疗干员进行作战。


夭寿啦奶妈不奶人下地砍人啦,医疗部怕不是要全员嘉维尔化?战斗牧师诚不可取。


当然这话没敢真说出来。


最后还是凯尔希医生思考良久,拍板由看起来最靠谱的赫默医生担任队长,带着浩浩荡荡的全医疗部奔赴战场。


说是全医疗部,其实也就正好12个人,Lancet-2和芙蓉都在宿舍当宿管,芙蓉还在准备着作战队员回来后的营养餐。


由于博士从未接触过这种类...

当医疗干员开始输出 

沙雕文

我想玩医疗队

沙雕文好难写

苏苏洛语音真的很应景(x

 

当博士拿起天灾信使带回来的新突袭条件时,险些以为自己失了智又灌了瓶理智顶液。


只能使用医疗干员进行作战。


夭寿啦奶妈不奶人下地砍人啦,医疗部怕不是要全员嘉维尔化?战斗牧师诚不可取。


当然这话没敢真说出来。


最后还是凯尔希医生思考良久,拍板由看起来最靠谱的赫默医生担任队长,带着浩浩荡荡的全医疗部奔赴战场。


说是全医疗部,其实也就正好12个人,Lancet-2和芙蓉都在宿舍当宿管,芙蓉还在准备着作战队员回来后的营养餐。


由于博士从未接触过这种类型的作战,所以凯尔希决定由PRTS系统辅助医疗部进行战斗,由医疗部自行决策。


“凯尔希医生,你就这么放心吗?这可不是演习啊。”说到底就是心疼每天归0的理智。


“不要低估医疗部的战斗力,博士。”凯尔希表情严肃。


啊,忘了,她们部门出了名的护短。



 

战斗开始。


作为先锋上场的是嘉维尔。


“久违的地面位啊,嘛,不过都算救死扶伤。”然后就抄着手上的法杖转了几圈直接砸在了源石虫的头上。


“嘭”


cost+1


后面的整合运动士兵全部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源石虫数量众多,很快凑够了部署费用,赫默顺利落在了嘉维尔身后的高台位上。


“赫默医生还是做全图支援的奶妈吗?”博士有些好奇在战斗方面偏弱的赫默会兼职做什么。


“嗯……博士,赫默医生,瞄得很准。”



 

“我会好好运用这份新的力量。”


原本装满医疗制剂的试管里面被换成了蓝毒亲自制成的毒物,投掷的准头不是问题,忍住不扔向队友才是对赫默而言最大的挑战。


不过是换了试管砸脑门对象,并不妨碍她兼职做个狙击干员。


“嗡嗡”作响着满场乱跑的无人机洒毒也很欢快。


清小兵的速度能天使看了都说好。



 

末药也很快被部署在了赫默旁边的高台位上,作为副狙,有些内向的她害羞地攥紧了药瓶。


“要,要扔得准一点……”


她小跳着扔出了自己重新制备的药剂,两瓶药剂旋转着掉在术师的头顶,强烈的苦味直接打停了源石技艺的施放。


龇牙咧嘴的敌人让博士回想起被刚入岛的末药的草药统治的恐惧。



 

“啊,是武装人员。”先遣部队后很快跟上了主力,防御B的武装人员很容易就会抛光。


“我马上就来!”


华法琳轻巧地落在了另一侧高台上。她挥舞着手中的血浆袋子,脸上是经常对斯卡蒂露出的笑容。


“开始输血!”


她和赫默的脚下同时出现红色血浆环绕,被强化后的赫默直直地投出一根试管。


武装人员直接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回到家门口。


“本垒打!”一起观战的蛇屠箱开心地高举双手。


“还是不是太玄幻了点。”博士崩溃地捂住了脸。



 

同时进攻的敌人渐渐多了起来,敌人发现了新的突破道路,纷纷绕开嘉维尔从另一线寻求突破。


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站在了他们面前。


“单单作为医者,是无法拯救更多人的。”


她面带悲悯,手中的法杖被横放,随着剑被逐渐抽离剑鞘,强烈的光涌动出来。光芒浓烈地几乎凝成实体,场上所有人都不禁闭上了眼睛。


光芒褪尽后,一队整合运动先行兵七零八落歪倒在地,闪灵低垂着眉眼,收剑入鞘。



 

弑君者似乎开始焦急了,她一面派出了粉碎攻坚组长,一面让霜星带人继续突破另一线。


“法术单元 启动。”


白面鸮站在了巨硕的攻坚组长前,逐渐靠近的电锯声并没有让她金黄色的眼眸产生丝毫波动。


“单位解析 启动。战术系统 装载。”


她直接带着冒出柔和蓝光的法杖一起冲了上去,借着黎博利小巧的身形灵活走位,源石技艺的造成的法伤轻松穿透了敌人厚重的装甲,在扬起的尘土中轰然倒地。


 “这就是战斗技巧优良的法伤近卫白面鸮吗???猛禽骑脸中怎么输?”



 

“闪灵小姐,我来帮你!”


锡兰选择了远离霜星攻击范围的地区,将一直撑着的雨伞收起,以伞为枪,瞄准了还在等待时机的霜星。


“我也和黑一样,会一点狙击哦。”


俏皮的大小姐以雨伞为媒介,将水流如箭般直直射向霜星,一点一点削减着她的生命。


“*龙门粗口*,这还带法术守林人的啊!”博士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霜星带来的低温让在场的干员动作逐渐僵硬,就算有赫默医生板紧的娃娃脸带来的可爱加成+12,攻速也还是慢了下来。


“诸位,胜利属于我们。”


这是哪来的中二病台词啊喂。


狡黠微笑的沃尔珀落在了被霜雪覆盖的底面上,她举起了家族的传家宝,看起来瘦小的身躯却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但神奇的是,随着她的出现,全场干员的确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


“博士,你知道的,医疗部很护短。”凯尔希在画面另一侧笑得有些无奈。


“伤害别人的恶党,没有祈求饶恕的权利。”


所以说这哪来的中二病台词啊喂*2


微风将法杖直指不断进犯的敌人,将浓缩的毒物制剂以压缩弹的形式弹向了屠宰老手,压缩弹立刻爆开,毒物制剂向四周溅射,硬生生清出了九格的无人区。


“clear。”


“我觉得该让她和陨星去交流一下。”博士一脸正经地转头,却发现凯尔希的瞳孔骤缩。



 

“小心!”


扬起的冰刺自空中高高落下,目标明显是吸引了所有火力的微风。


“嘀”


却没有人被强制退场,凭空出现的巨大鸟笼被冰刺贯穿后直接消失,徒留下模糊的残影。


“我将保护你。”


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渐渐显露,夜莺的眼神中仍是对战场的迷茫,但正如她说的,她将保护她们。


即使记忆破碎不堪,但她没有忘记医疗源石技艺的使用,甚至可以说是刻入本能。


战场上肆虐的风雪逐渐变小,地方术师释放的攻击甚至直接消弭,以夜莺为中心,不可见的“圣域”被构筑。



 

正面战场突破失败。侧面战场突破失败。


弑君者懊恼地揪紧了头发,最后干脆地冲向了前线。


“由我来突破。”在刚才,她已经调查清楚了罗德岛这次的编队构成,确定了不会有那只该死的松鼠和熊猫头,对面的也不具备对她一击必杀的能力,只要能够快速闪避的话!


“清除!”


弑君者的视野里最后只飘过了一对粉红色的兔耳朵,说起来罗德岛的特种干员什么时候有这么可爱的家伙了?


紧接着,熟悉的失重感传来。


“为什么这里也会有坑啊!”

 



“原来如此,这就是长久锻炼的成果吗?凯尔希医生果然是对的。”安塞尔有点震惊,刚刚突然迎面冲来的敌人让他下意识就出了拳,谁能想直接就一杆进洞。


“干得漂亮啊安塞尔。”


“华法琳前辈,你笑得像我们才是反派。”



 

最后对霜星由闪灵的再一次拔刀来终结。随着复活的霜星再次倒地,战场又一次恢复了安静。


“那么,本次任务成功结束,全员收队。”赫默揉了揉过度用力的手臂。


“或许您能解决非确定性多项式时间问题带来的困惑?”白面鸮眨巴了下眼睛,不确定系统应作出的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华法琳在狂笑。



 

正当全员整理完毕准备返程时,博士终于意识到了自开局来的违和感所在。


“等等,医疗部没有医疗?”


欲哭无泪的苏苏洛举着法杖自掩体后走出。


 “医疗组的各位,作战开始后也要按照流程操作哦。”


她开始行动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嘉维尔直白的猛男敲头给憋了回去,接下来更是一直在刷新三观。


“还真就按流程操作。”博士还像是在梦里,“医疗部战力这么高的话,是不是以后我就不用手撕了?”


“博士。”凯尔希摇了摇头,“这种突袭条件,以后应该都不会有了。之前的天灾信使发现拿错了文件,是‘禁止使用医疗干员’才对。”


“what?!”

 



那份仅此一次的作战记录被保留下来,制成了高级作战录像,留给每个刚入岛的干员观看。


“知道吗?我们罗德岛可是个制药公司。”

 

 

 

 

 

End.


Spatz

将河水分割成两半

闪灵x翎羽,可自行脑补闪灵夏活皮肤。

————————————

又是梦。
梦里修女牵着她的手在无尽的走廊中奔跑,身后紧追着的看不清是什么,庞大的仿佛只是一片黑暗。她在梦里还是小孩子的模样,轻易地就被修女推进一扇雕刻着复杂纹章的门扉。合上门的一霎那,黑暗淹没了修女的面容。
她回头看向屋内,已是青年女子的身量,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斧枪,正一刻不停地做着挥劈的练习。
转眼间一切又都消失不见,她于黑暗中茫然四顾,远远看见主教冕下一袭银白衣袍,端坐于王座之上,圣洁且威严。
……王座?她的思绪在此一闪而过。
穿着戍卫制服的小女孩垂着头立在主教面前,不发一语地接受着主教冕下的打量——不、不对、不是[打...

闪灵x翎羽,可自行脑补闪灵夏活皮肤。

————————————

又是梦。
梦里修女牵着她的手在无尽的走廊中奔跑,身后紧追着的看不清是什么,庞大的仿佛只是一片黑暗。她在梦里还是小孩子的模样,轻易地就被修女推进一扇雕刻着复杂纹章的门扉。合上门的一霎那,黑暗淹没了修女的面容。
她回头看向屋内,已是青年女子的身量,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斧枪,正一刻不停地做着挥劈的练习。
转眼间一切又都消失不见,她于黑暗中茫然四顾,远远看见主教冕下一袭银白衣袍,端坐于王座之上,圣洁且威严。
……王座?她的思绪在此一闪而过。
穿着戍卫制服的小女孩垂着头立在主教面前,不发一语地接受着主教冕下的打量——不、不对、不是[打量]。她突然想到。就在这时,小女孩慢慢抬起了头,一双眼直直看向她的方向。两对极其相似的棕色双眼彼此对视的那一刻,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她自己的声音,十分镇定,十分清晰,陈述事实一般地说出:“是‘我’啊。”

翎羽从梦中惊醒,随手按下时钟的夜灯。凌晨四点四十八分。她不太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只是还隐隐存留着焦虑与窒息感。
算了。
她用冷水洗脸,动作利落地穿衣,稍稍整理仪表。
照镜子时,翎羽对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愣了一下。好像刚才梦见了什么棕色的东西?她眨眨眼,睫毛遮住瞳孔里的暗金光泽。

今日是她第一次以预备队员的身份出外勤:巡逻边界。不出意外,半个月之后就可以转正。
成为戍卫队成员,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保护拉特兰的每一位公民,这是翎羽从小的梦想,现在终于要实现,她觉得浑身都充满了斗志。

翎羽从宿舍一路走到边界墙。
天气有些冷,棕红的槭树叶上落满了白霜。将明未明的天色也仿佛有些凄寒。
此次出外勤的只有她一个人。说句实在话,除了翎羽,可能不会有人想要接这个任务——太无趣,太多余。
“边界墙已经那么高了。”队友说。“而且监控二十四小时都在运作,何须我们。”
翎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并说:“但总是有紧急情况。”
说这话的时候,她只是提出了一种可能,实际上并不真的认为会有什么非要[活人]才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她突然看到前方的草丛中有血迹。
已经不能称之为血迹。那是汇成一潭的黑红血液,将周遭的土壤都染成深色。
敌袭?
翎羽脑子里第一瞬间反应出了这个词汇。
她迅速隐蔽身形,小心接近。
但卡兹戴尔很多年不曾挑衅拉特兰,最近也一直保持着正常的外交关系……就这么想着,翎羽靠近了那里。
并不是敌袭。
至少她认为不是。
边境墙的另一端,卡兹戴尔的领地上,躺着一个什么……一位?……一位女子。
遍体鳞伤,几不看不出还是人的模样。她的白发浸在血里,凝固的血痕上结出白霜。看样子至少昨夜就已经昏迷了。
这时应该做什么呢?
几乎不用思考,翎羽就能下意识地回答道:不可探出围墙之外。
这是绝对的铁令。
她木然地想,接下来只需要拿着锄头把这里的土地翻一翻,就能与从前一般无二。
她的目光克制地、不由自主地从眼前的土壤移到墙外的女子身上。手指用力握紧了斧枪。
毕竟……
翎羽盯着女子纯白的双角,漫无边际地想:毕竟是萨卡兹,萨卡兹又不算是拉特兰公民,我完全可以无视她。
……毕竟……
翎羽松开了一直紧握着斧枪的手,任凭它倒在地上,自己则隼一般地回宿舍取来了伤药。
她回来时,女子仍未苏醒,翎羽很怕她就此死掉,所以急切地在围栏边缘小声呼喊:“这位萨卡兹!萨卡兹女士!”
围墙那边的人仍未醒来。
翎羽目测了一下她与伤者之间的距离,又盯着围墙栏杆之间的铁齿看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脱下外套,咬着牙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臂从铁齿间穿过,勉强够到了伤者的头。
她把手中的药喂进女子的口中,突然庆幸这药是液体,不然根本喂不下。
她一边喂药,一边在心里苦笑。
这下子……不知道总部那边什么时候会查监控。把手伸出去的话会不会要斩断我的手呢?记过、处分,还是直接开除?没有手的话我还能做什么,或许在后勤部做个物流也可以,物流好像是神经链接吧。
乱七八糟想了很多,但翎羽的手依旧很稳,稳到药未曾撒出一滴。
她收回手臂,举到眼前看了看伤痕遍布的皮肤,忽然觉得围墙还是不够安全。只是外伤,所以愿意付出这种代价传递违禁物品的人应该不少,回去以后还是要反映一下——在被开除之前。
翎羽最后看了一眼墙外的伤者,穿回外套离开了此处。

这一晚,翎羽一直在等待总部的通讯。等待一场质询或责骂,也或许仅仅是一句冷冰冰的“任务结束”。
但都没有,白日里的一切仿佛根本无人知晓,第二天的太阳又照常升起。
翎羽这次直接带了一联药剂。
可能她醒了,之后离开了。也可能她还昏迷着,而且马上就要死了。但无论如何我还要再去看一眼。翎羽想。
等她到了昨天的位置,发现那名萨卡兹醒着,若有所思地看着铁齿处的血迹,继而发现了不远处的翎羽。
这名萨卡兹也有一双棕色的眼睛。
但并不是和翎羽的大地一般的棕色类似,这名萨卡兹的双眼近乎纯黑,而且让翎羽觉得似曾相识。
她想了一下,回忆起那是源石的颜色。
“……是你给我喂了药?”萨卡兹说。
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很有敌意,好像翎羽给她喂了什么有害药物。但是翎羽完全没听出来,她只是沉默。
人真的醒了,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一名活着的、正在与她对话的[萨卡兹],多年来她只在主教塔远远见过一次萨卡兹使者。拉特兰公民……跟萨卡兹是无话可说的。
翎羽把一直握在手里的药剂从缝隙丢到了萨卡兹的脚下,并未回应她的问题,离开的身影像是落荒而逃。
白发的萨卡兹坐在原地,轻轻拾起这包药剂。

第二日也没有总部通讯。翎羽照常着装,强迫自己不去想后续的问题。
边境空旷寂寥,偶尔有鸟从墙上飞过,但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昨夜下了一场雨,积水的浅滩处隐约有结冰的迹象。翎羽的目光从水上掠过,意识到这场雨会带走围墙那段的萨卡兹的所有痕迹。
——前提是萨卡兹离开了。
翎羽看着围墙那端的萨卡兹,第一次感到了疑惑。
“下午好,今天路过的很晚呢。”萨卡兹微笑着对翎羽挥了挥手。
这……
“您怎么还不离开。”
“我的腿伤未愈,暂时还不能动。”
“……但您的身上毫无水痕,此处又无遮挡。您在说谎。”
“只是源石技艺而已。”萨卡兹仍在微笑,但口吻却并无笑意。
萨卡兹突然对她示意了一下,“过来这边,小姑娘。”
翎羽实则已经是青年鸟了。
但她没争辩,也没反驳,不知为什么,在萨卡兹温和的目光下,她竟然真的走到了边界之处。
“多谢你了。”萨卡兹说。
柔和的、但不可忽视的光辉环绕在翎羽的双臂处,她感到一种令人贪恋的温暖,就像节日里端着姜茶围坐在暖炉边上那样,令人倦怠,也令人安心。
shining。
萨卡兹治愈了翎羽的双臂。
“——谢谢您,”翎羽犹豫了一刻,“但是您为什么不治好自己的腿?”
“……源石技艺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萨卡兹在回答她吗?翎羽不确定的想。只是一句话,却好像承载了什么深重的感情,翎羽难以分辨那是恨或者只是悲痛,总之不会是什么愉快的感情。
“为什么选择救我呢?当时没有办法分辨吧,倒在那里的是死人还是敌人。可能碰到我之前都不知道我还活着,为什么还要伸出手?”
萨卡兹突然问她。
“的确……不!但是,您可能因此活下来。”翎羽不知道该怎么整理语言。
萨卡兹并没有像翎羽所想的一样笑出来,正相反,她落泪了。
“您怎么……?”
“是的,”萨卡兹说,“无论如何,人们应该活下去。——要让人们活下去。”

之后的半个月,翎羽和萨卡兹总是在围墙两侧相会。说是相会,其实只是对望一眼。萨卡兹微笑,翎羽则是无措地点头,然后局促地回以羞涩的笑容。
在巡逻任务结束前的最后一天,萨卡兹的双腿痊愈了。
翎羽知道这是离别的日子。
虽然,她们两个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羁绊,而且也根本不熟悉彼此,但分离总是让人不舍。
翎羽第一次主动开口,她说:“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我的名字是——”
萨卡兹微笑着打断了她。
“姓名带来羁绊,而我已成为永远的流浪者。别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姑娘。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称呼我为——”

shining。

“我将尽此余生寻找弑神的办法,将所有无望的人都从绝望中拯救。”

养山

#𝑺𝒉𝒊𝒏𝒊𝒏𝒈 𝑐𝑎𝑠𝑡 𝑏𝑒𝑓𝑜𝑟𝑒 𝑎𝑛𝑑 𝑛𝑜𝑤'

#𝑺𝒉𝒊𝒏𝒊𝒏𝒈 𝑐𝑎𝑠𝑡 𝑏𝑒𝑓𝑜𝑟𝑒 𝑎𝑛𝑑 𝑛𝑜𝑤'

一隻滷蛋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力用完了我去看🐍图补补身体

自己常用的医疗干员~

今天的图力用完了我去看🐍图补补身体

自闭阿fu
好久好久没丢摸鱼了,老早以前摸...

好久好久没丢摸鱼了,老早以前摸的闪灵
))

好久好久没丢摸鱼了,老早以前摸的闪灵
))

DAEON

@湮云鞝城  的《ACCOMPANY》常规版赠品明信片,之前太忙忘记发了(颓

@湮云鞝城  的《ACCOMPANY》常规版赠品明信片,之前太忙忘记发了(颓

漂流瓶瓶瓶瓶子

先画了方舟单人的点图www
以及如果喜欢我的画风,大家可以康康置顶鸭!
总之试着艾特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_(:з」∠)_
 @黄昏的时风  @禾式奶茶🍓  @清樱  @SSyoga 

先画了方舟单人的点图www
以及如果喜欢我的画风,大家可以康康置顶鸭!
总之试着艾特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_(:з」∠)_
 @黄昏的时风  @禾式奶茶🍓  @清樱  @SSyoga 

大明湖畔的小青蛇

摸鱼小集

(╭☞•́⍛•̀)╭☞ԅ(¯ㅂ¯ԅ)

摸鱼小集

(╭☞•́⍛•̀)╭☞ԅ(¯ㅂ¯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