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闪灵

77.2万浏览    3542参与
混合重度雷呵呵

今天的嚣张小喵喵

虽然我制造了超多麻烦,增加了你非常非常多的工作量,但是我原谅了你对我不友好的态度哦~


……其实我只是想画最后那个 “老大 算了算了 ”

今天的嚣张小喵喵

虽然我制造了超多麻烦,增加了你非常非常多的工作量,但是我原谅了你对我不友好的态度哦~



……其实我只是想画最后那个 “老大 算了算了 ”

夏无
夕阳一样温柔的她3

夕阳一样温柔的她>3<

夕阳一样温柔的她>3<

代购许愿池

庆贺《明日方舟》繁中服2周年夏日派对

 《明日方舟》2周年台服线下活动台湾代购开团

每月推出限量 6 款样式,7、8月总计有 12 款角色闪卡与12款杯垫等着玩家们收藏!


***消费合作餐点可获得随机一款「角色闪卡」***

第一弹

2022/7/1-2022/7/31可随机获得:阿米娅(常服).伊芙莉特.安洁.斯卡蒂.刻俄柏.白金

第二弹

2022/8/1-2022/8/31可随机获得:假日威龙陈.临光.泥岩.银灰.艾雅法拉.闪灵

***消费合作饮品可获得随机一款「杯垫」***

第一弹

2022/7/1-2022/7/31可随机获得:阿米娅(泳装)......

庆贺《明日方舟》繁中服2周年夏日派对

 《明日方舟》2周年台服线下活动台湾代购开团

每月推出限量 6 款样式,7、8月总计有 12 款角色闪卡与12款杯垫等着玩家们收藏!

 

***消费合作餐点可获得随机一款「角色闪卡」***

第一弹

2022/7/1-2022/7/31可随机获得:阿米娅(常服).伊芙莉特.安洁.斯卡蒂.刻俄柏.白金

第二弹

2022/8/1-2022/8/31可随机获得:假日威龙陈.临光.泥岩.银灰.艾雅法拉.闪灵

***消费合作饮品可获得随机一款「杯垫」***

第一弹

2022/7/1-2022/7/31可随机获得:阿米娅(泳装) 伊芙莉特.孑.安赛尔.宴. 安洁莉娜

第二弹

2022/8/1-2022/8/31可随机获得:假日威龙陈.角峰.艾雅法拉.红豆.闪灵. 白金

 7、8月总计有 12 款角色闪卡与12款杯垫,等着宝们收藏!

开始约起!!!戳!!


旬光

是在听了朋友的想法后的激情短打。


良久,就连那湛蓝的天空也渡上橙黄的余辉。

原先拥挤的人群,他们或是只想瞻仰那出名的耀骑士的葬礼是不是奢靡到令人发指,然而眼前的只是朴素到甚至有些寒酸的模样令他们大失所望。或是想要趁此偷拍几张照片的黑心记者企图借此机会在进行一次大炒作,榨干耀骑士最后的价值,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相机在入场前便已被黑着脸的佐菲娅夺了去。

时间一久,他们便如同那轻松就被溃败的军队般散去。在场的人数越来越少,先是散去了一半;继而,人群形成了几个分散的圆;再然后,人更加少了。

最后,只余寥寥数人还如同倔强的松木一般矗立着,迟迟不肯离去。

一名看着与耀骑士眉眼极其相似,但乍一...

是在听了朋友的想法后的激情短打。


良久,就连那湛蓝的天空也渡上橙黄的余辉。

原先拥挤的人群,他们或是只想瞻仰那出名的耀骑士的葬礼是不是奢靡到令人发指,然而眼前的只是朴素到甚至有些寒酸的模样令他们大失所望。或是想要趁此偷拍几张照片的黑心记者企图借此机会在进行一次大炒作,榨干耀骑士最后的价值,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相机在入场前便已被黑着脸的佐菲娅夺了去。

时间一久,他们便如同那轻松就被溃败的军队般散去。在场的人数越来越少,先是散去了一半;继而,人群形成了几个分散的圆;再然后,人更加少了。

最后,只余寥寥数人还如同倔强的松木一般矗立着,迟迟不肯离去。

一名看着与耀骑士眉眼极其相似,但乍一看气质又截然不同库兰塔站在棺木前。

她是玛莉娅,耀骑士玛嘉烈·临光的妹妹。

她原本清澈的双眼早已被泪水浸的红肿,她眼角依旧含着泪,她伸手狠狠的擦去脸上的泪,但很快又会有新的眼泪掉落下来。

一旁的佐菲娅也很伤心,但也很心疼玛莉娅,她想劝玛莉娅回去,但内心也满是对于玛嘉烈逝去的悲痛,于是终究没有开口,两人相互扶持站到了现在也依旧不肯离去。

期间玛恩纳也来过,他似乎没有悲伤的心情,只是站在那静静的看着,没有流泪,没有愤怒,也没有哀伤。最后,他只是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朵很是干瘪的向日葵,最后边匆匆离去。

那曾经是玛嘉烈的父亲送给他的其中一朵花,他一直珍藏着。

天空被黑蓝色的幕布逐渐覆盖,最后归于沉寂,只余几颗星在空中微弱的闪着光。

玛莉娅早已站的双腿发麻,最后她深吸一口气,强忍住自己的哭意,勉强对身旁陪着自己任性许久的佐菲娅扯出一个笑。

“……我们回去吧,佐菲娅姑母。”

哭了许久,玛莉娅的嗓子早已沙哑,再配上她那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倒是略显滑稽。

但此时的佐菲娅也没有像平常一般对于玛莉娅叫自己姑母一事发脾气,只是闷闷的应了声。

当两人终于有了动作时,才发觉自己的手脚由于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动作而僵硬了。

佐菲娅尚且稳住了身体,但玛莉娅倒是直接向前扑倒,佐菲娅也来不及去扶,但下一秒玛莉娅只感觉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

她抬头去看,发现是一名身着黑斗篷的萨卡兹。

“啊……是姐姐的萨卡兹朋友!”玛莉娅立刻就想起了玛嘉烈平日里经常提到的两位萨卡兹,每次当她提到她们时,玛嘉烈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敬佩,尊重与欢喜。

“啊……你们也是来看姐姐的吗?”玛莉娅立马就立直了身板,视线忽而飘向身后的棺木。

“……是。”闪灵点点头,将手放在轮椅的把手上,推动着向前走着。

“闪灵姐,夜莺姐……”玛莉娅向前一踏步,她想问些关于姐姐的事情,但当萨卡兹真的回头看向她时,她又说不出来了。

“不……没什么。抱歉。”玛莉娅最终还是垂下了头,没有问出口。

她很想问她们是不是早就知道玛嘉烈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但是她问不出口。

萨卡兹深邃又含着忧伤的眼神看着眼前和玛嘉烈长的及其相似的库兰塔,她只是摇摇头,继而看向眼前的棺木,“是啊,我早就知道了。我很早就知道了。”

玛莉娅一愣。

“但是,她所认为正确的事情,她便一定会做下去,哪怕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所以,我和丽兹能做的,只有支持她,那对她来说,便是最好的帮助。”闪灵认真的盯着库兰塔金色的眼瞳,“不是么?”

“嗯……闪灵姐,你说得对。”玛莉娅垂眸,深吸一口气,对着她们,同时也算是对着玛嘉烈,自己的姐姐,露出一个微笑。

棺木前蜡烛的身躯已经越来越短了,但依旧坚挺的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那两道金色的身影已然远离,只留两位黑白的恶魔依旧留守在那里。

“闪灵。”坐在轮椅上的白恶魔终于开口说话了。

“嗯。”闪灵轻轻应了一声表示她有在听。

“临光,临光她去哪里了?”

“……”闪灵一愣,丽兹再怎么样也肯定知道……但为什么……?

“闪灵,你说,她是不是累了,想休息了,但不想让我们担心,所以不告诉我们,自己先去了一个很安静的地方?”

“……丽兹,临光她……”闪灵垂眸。

“闪灵,在那里……她能过得好吗?”丽兹终是抬起头,看着黑恶魔。

“……会的。一定会的。”闪灵看着丽兹的双眼,愣了一会,嘴角微微抿起,点了点头。

“两位居然还没走吗?”埃拉菲亚不知何时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钻出,而后摘下来用来掩饰真实身份的斗篷。

是薇薇安娜。

她的粉丝团体虽然有所削减但依旧狂热,为了不引起骚乱,所以她不得不进行了一定的掩饰。

“你不也是么,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了。”闪灵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是……想再看她一眼。”薇薇安娜只是向前,将一本漂亮的本子放在棺木前,好看的眉眼中也难掩悲伤之情。

闪灵:“那是……”

“只是几篇诗集而已。”薇薇安娜转身,烛光倒映在她的眼中,“我亲手写的。”

沉默了片刻,薇薇安娜又开了口,“她是一名伟大的先驱者。”

“是啊,那就是她啊……”闪灵思绪放远,仿佛眼前依旧站着那位她所熟知的库兰塔微笑着对着她和丽兹打着招呼。

“闪灵小姐。”

“怎么了?”

“恕我冒昧,我有一个不情之求。”

“但讲无妨。”

“我想……”薇薇安娜顿了顿,“听听她从前经历过的事情。”

闪灵的眼瞳微微放大了些,而后她微微一笑,“只要你不嫌弃故事太长的话。”

“临光她也许也想让你听听呢。”

嗑cp真上头🍓

《不愧是你》完结篇  特签版到了

特签的纸张比上一册好,是珠光纸

签的字也比上一册多

海报有点大就没拍了

周边微瑕,客服也补偿了

《不愧是你》完结篇  特签版到了

特签的纸张比上一册好,是珠光纸

签的字也比上一册多

海报有点大就没拍了

周边微瑕,客服也补偿了

从此人间无故人
『也许真到某个时刻……你会痛恨...

『也许真到某个时刻……你会痛恨我』

『我只是想陪着你』


一般路过刀客塔:泰拉民政局呢,泰拉民政局救一下啊

『也许真到某个时刻……你会痛恨我』

『我只是想陪着你』


一般路过刀客塔:泰拉民政局呢,泰拉民政局救一下啊

渝瞻
她在看着你哦♥(。→v←。)♥...

她在看着你哦♥(。→v←。)♥

浅摸一下闪灵泳装惹

她在看着你哦♥(。→v←。)♥

浅摸一下闪灵泳装惹

暮暮

出书

《不愧是你》普签,要赠品的话尽量找,25元

《为你而名》普蓝钱,要赠品尽量找,35元

都是撕了塑封膜的,有轻微瑕疵,不包邮,最近缺钱,看情况可以小刀,有意者加微信18218771899,可拍视频

[图片]


《不愧是你》普签,要赠品的话尽量找,25元

《为你而名》普蓝钱,要赠品尽量找,35元

都是撕了塑封膜的,有轻微瑕疵,不包邮,最近缺钱,看情况可以小刀,有意者加微信18218771899,可拍视频


从此人间无故人
我从08年就在等闪灵拔剑……闪...

我从08年就在等闪灵拔剑……闪姐,异格闪姐,剑圣你带我走吧啊啊啊—————😢😢😢😭😭😭😭😭(扭曲)(尖叫)(阴暗地造谣异格闪灵)


*有闪夜暗示注意

我从08年就在等闪灵拔剑……闪姐,异格闪姐,剑圣你带我走吧啊啊啊—————😢😢😢😭😭😭😭😭(扭曲)(尖叫)(阴暗地造谣异格闪灵)


*有闪夜暗示注意

青絮
趁主线第十一章还没开赶紧先捏造...

趁主线第十一章还没开赶紧先捏造一个闪灵夜莺来大骑士领!

我真的好喜欢搞托兰雷区快乐蹦迪(。

趁主线第十一章还没开赶紧先捏造一个闪灵夜莺来大骑士领!

我真的好喜欢搞托兰雷区快乐蹦迪(。

奇塔里杨克
明日方舟同人小说《勇气就是光!...

明日方舟同人小说《勇气就是光!》天使

  一艘巨大的钢铁飞行器悬浮于近地空间。


  只见这飞行器由四个圆圈构成,每个圆圈中间都穿插着数道蓝色光束,使得这个飞行器看上去就像是四个带有辐条的车轮叠加在一起。


  在那些圆圈的外面,无数喷射着蓝色火焰推进器遍布其上。而在圆圈的侧面,又遍布着无数炮塔和导弹仓。


  除了那四个圆圈之外,还有无数如同眼珠一般的白色圆球在那个飞行器附近飞舞。


  现在,在那飞行器下方的,是卡兹戴尔王城。


  罗德岛等人眯起眼睛看向天空,它的影子竟然遮住了整个卡兹戴尔王城主城和郊外。


  转瞬之间,飞行器发动攻击,密集的光束弹和不知名导弹......

明日方舟同人小说《勇气就是光!》天使

  一艘巨大的钢铁飞行器悬浮于近地空间。


  只见这飞行器由四个圆圈构成,每个圆圈中间都穿插着数道蓝色光束,使得这个飞行器看上去就像是四个带有辐条的车轮叠加在一起。


  在那些圆圈的外面,无数喷射着蓝色火焰推进器遍布其上。而在圆圈的侧面,又遍布着无数炮塔和导弹仓。


  除了那四个圆圈之外,还有无数如同眼珠一般的白色圆球在那个飞行器附近飞舞。


  现在,在那飞行器下方的,是卡兹戴尔王城。


  罗德岛等人眯起眼睛看向天空,它的影子竟然遮住了整个卡兹戴尔王城主城和郊外。


  转瞬之间,飞行器发动攻击,密集的光束弹和不知名导弹往四周的地面飞去。


  天空在这密集的弹网中被遮住,仅有的光线还是由那飞行器发出。


  暗淡、摇曳的蓝色光芒充斥着所有人的视野急剧收缩的眼瞳几乎连自己的指尖都快看不见。


  没有人哭闹。在这即将把人们置于死地的雨中,所有人都和自己最重视的人紧紧拥抱着——


  除了别西卜。别西卜拖着疲累的身躯,推开一直阻拦自己的医护人员,来到罗德岛舰外,注视那遮天蔽日的死亡之雨。


  “你对那个东西有什么头绪吗?”临光不知何时来到了别西卜身后。


  别西卜低下头,说:“我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从哪里来、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全都不知道。”


  “毁灭你,与你何干。”凯尔希坐在一把椅子上,注视着那被炮弹遮掩得看不见太阳的天空。“这块大陆真的埋藏着很多的秘密。可惜,有些事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了。”


  “凯尔希医生。阿米娅情况怎么样了?”临光问。


  “她已经醒了,现在应该和博士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到你的妹妹身边去?”凯尔希回答了问题而又反问。


  “我想知道我一生中最后的敌人是什么。”临光也抬起头看向天空,她的金色眼瞳划过无数道暗蓝色的细线。“‘不畏苦暗’,这可是路西法亲自给予我的祖先的教诲。现在正是把它贯彻到底的时候。”


  “……不畏苦暗。”别西卜默念着这句话,突然感觉脑子里有一个开关被打开了。


  “临光!”别西卜喊道。“把我送到城里去,我要见泰兰德。”


  “你要做什么?”临光才刚问出这句话,别西卜就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有能解决这次灾难的方法!”


  …………………………………………………………


  卡兹戴尔王城宫殿的朝堂里,泰兰德跪倒在地,嘴里念念有词——


  “「圣技——守护」发动申请!”


  第五十次圣技发动判决投票开始——


  沙利叶——弃权


  加百列——弃权


  米迦勒——弃权


  拉斐尔——弃权


  拉结尔——弃权


  雷米尔——弃权


  拉贵尔——弃权


  乌利尔——弃权


  梅塔特隆——弃权


  路西法——同意


  ——ERROR!ERROR!


  ——路西法身份不明,此次判决无效,圣技发动不予处理。


  “可恶!”泰兰德猛地挥出一拳砸向地面,王宫华丽的地板当即寸寸碎裂,扭曲的花纹竟然显现出一张嘲笑的嘴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色影子奸笑着从地板的缝隙中爬出。它们包裹住朝堂里的每一处光源,让泰兰德身陷黑暗的包围圈。


  “我一直以来都相信光肯定不会坐视自己的子孙被毁灭,看来我错了。”泰兰德重新站起来,紧握着那把从阿米娅身上拔出来的剑。


  泰兰德依旧发着光,不允许黑暗接近自己。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黑暗歇斯底里地质问泰兰德。“没有人信任、没有人支持、没有人理解的你,为什么要一直坚持!”


  “谁说的?”泰兰德反问。“即使只看当前,也还有闪灵信任着我。就算曾经刀剑相向,但是她还是选择把希望交到我的手中。


  “而在过去,还有无数的人把自己的希望交给了我。承载着那么多希望和愿景,我怎么能向你屈服!”


  “你……”黑暗无话可说。面对这般坚定又优秀的人,黑暗即愤怒又嫉妒。于是黑暗加强攻势,势要将泰兰德完全淹没在黑暗中。


  与此同时,朝堂的大门被轰开了。


  激烈的光芒从门外涌进门内,冲散了包围着泰兰德的黑暗。


  “你们回来干什么?”泰兰德说着,急忙扶住冲得太快没能稳住重心的别西卜。


  “不管来再多,都无法逃过被黑暗吞噬的命运!”黑暗叫嚣着,以更加凶猛的态势袭向泰兰德等人。


  临光架起护罩,把黑暗拦在了外面。“要做什么快做!我撑不了多久!”


  “别西卜……你到底是?”泰兰德看着别西卜身上发出的光芒,熟悉的感觉让他震惊。


  而别西卜只是微微一笑。“我一无所知地从沙地里醒来的时候,脑中只有一个名字——泰兰德。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是谁,应该做什么了。”


  别西卜说着,藏在她怀里的七十二张魔神牌飞舞到空中,释出一道屏障,把黑暗隔绝在了外面。


  “这又是?”临光看着那道透明的屏障,回头看向别西卜和泰兰德。


  收纳着巴力的魔神牌飘到泰兰德面前,说:“没有放弃我们的恩情,就在这里报答吧。大家!”


  巴力一声令下,所有七十二张魔神牌以圆圈形包围住别西卜和泰兰德。


  黑暗很明显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不断疯狂地挤压着魔神牌造出来的屏障。


  见此情景,临光再次立起护罩,形成了泰兰德和别西卜的第二道防线。


  魔神牌绕着别西卜和泰兰德缓缓转动,,七十二个声音一同说道——


  “最后的炽天使的灵魂和肉体再度结合之时,


  “伟大的光明将挣脱束缚,


  “把这世界从最凶恶的灾难中拯救……


  听到这些话,泰兰德用震惊的眼神看向别西卜。


  然而别西卜依旧在温柔的笑着,两只手捧着泰兰德的手。


  “现在!我们七十二魔神宣布!


  “最后的炽天使的灵魂和肉体就在此处!


  “伟大的光明啊!


  “请给予我们让这两者结合的力量,


  “把这世界拯救吧!”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第一个六星!

老实说没看懂衣服(

第一个六星!

老实说没看懂衣服(

江湖骗子
因为太糊了,像个反刍动物一样,...

因为太糊了,像个反刍动物一样,把这些许的剧情反复咀嚼。看了说黑白配刀白是你游套路更是难受,虽然知道已落地干员不会直接写死就是了,但是闪夜台词也是满满的刀子。鹰角希望你做个人,千万不要塞上牛羊空许约,让闪夜幸福吧。

因为太糊了,像个反刍动物一样,把这些许的剧情反复咀嚼。看了说黑白配刀白是你游套路更是难受,虽然知道已落地干员不会直接写死就是了,但是闪夜台词也是满满的刀子。鹰角希望你做个人,千万不要塞上牛羊空许约,让闪夜幸福吧。

奇塔里杨克
明日方舟同人《勇气就是光!》涌...

明日方舟同人《勇气就是光!》涌现

  阿米娅等七人在王座后面找到了一块滑动拼图。


  “我记得是……TLBS。”阿米娅伸出手滑动拼图的滑块,结果用了五分钟才拼出一个“S”。


  “……这个‘S’中间那部分原本是不是‘B’的?”阿斯莫德指着那个看似完整的字母说。


  “……”阿米娅羞红了脸。耷拉着耳朵不知所措。


  “让我来。”萨麦尔挤进人群,把拼图的一块给扣了下来。


  “?”其他六人惊异地看着萨麦尔手上的拼图块,突然想到:“没有人说非得拼好啊?”


  于是七个人一起把拼图一块一块地掰下来,然后按照“TLBS”的顺序拼了回去。


  拼图完成之后,卡兹......

明日方舟同人《勇气就是光!》涌现

  阿米娅等七人在王座后面找到了一块滑动拼图。


  “我记得是……TLBS。”阿米娅伸出手滑动拼图的滑块,结果用了五分钟才拼出一个“S”。


  “……这个‘S’中间那部分原本是不是‘B’的?”阿斯莫德指着那个看似完整的字母说。


  “……”阿米娅羞红了脸。耷拉着耳朵不知所措。


  “让我来。”萨麦尔挤进人群,把拼图的一块给扣了下来。


  “?”其他六人惊异地看着萨麦尔手上的拼图块,突然想到:“没有人说非得拼好啊?”


  于是七个人一起把拼图一块一块地掰下来,然后按照“TLBS”的顺序拼了回去。


  拼图完成之后,卡兹戴尔王座背面的地板张开,露出了下面的楼梯。


  楼梯过道如同海底深渊一般漆黑一片。就连第三级台阶都看不见。


  这番景象让七人咽了一口唾沫。直到别西卜率先迈步往下走去,一行七人才有所动作。


  ……………………………………………………


  泰兰德放下通讯器。他乌黑的秀发被他自己的手抓得杂乱无章,甚至还渗出血来。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存在这个世界会不会更好。”泰兰德的另一只手也抓住头发。“我很后悔,但是我不会退缩。假如那黑暗来自于我的选择,那么我也必须负起责任把它消灭。”


  看着泰兰德咬牙切齿的样子,闪灵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出不了口。“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提出来。”——这是闪灵唯一能对泰兰德说的话。


  而泰兰德则对她回报以笑。


  泰兰德放下抓住头发的手,眼眶里盈着泪。“谢谢你。对我来说,这句话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谢谢你。”


  泰兰德伸出手抱住闪灵,眼泪不断滴落到地面。飞散的水珠如同粉碎的珍珠。


  闪灵也伸出手抱住泰兰德。现在,她只想给泰兰德被信任的感觉,减少他的负罪感。


  然而,泰兰德的臂膀突然变得越来越僵硬。


  泰兰德松开紧抱着闪灵的双手,而闪灵也从泰兰德怀里抬起头来,看到了泰兰德白瓷般凄惨的脸色。


  “……泰兰德?”闪灵轻声发问。


  “可能已经赶不上了。”泰兰德的头发也开始发白。“快跑,闪灵。带着罗德岛和丽兹快跑。不管到哪里,越远越好。


  “保护好最后的光的种子,这是命令。”


  泰兰德绕开还在处理过大信息量的闪灵,扑扇起自己背后那双由光构成的翅翼,以常人无法看到的速度往外飞去。


  …………………………………………………………


  利维坦举着手里的光球,终于看到了楼梯的最后一级。


  于是利维坦加快脚步,把阿米娅等六人都抛在了后面。


  “利维坦!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同样举着光球的贝尔芬格问道。然而利维坦根本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


  玛门举着光球,在墙边小心地摸索着说:“那家伙好急啊。”就在玛门这么说的同时,他摸到了一块不同寻常的地方。


  那块地方平整又有点粗糙,而且没有砖块之间的缝隙。


  “等一下。”走在最后面的玛门说。“你们和我一起把光球放到墙面附近试试。”


  别西卜等五人相互看了一眼,也像玛门一样用光球照亮了墙壁。


  而阿米娅则靠到了走廊另一边的墙上,以便观察那面被照亮的墙。


  在赦罪师领头人们的光芒照耀下,墙壁的表面于漆黑之中显露了出来。


  “这上面画的是……”别西卜看着墙上的图画,眼瞳不断收缩。


  “是路西法于卡兹戴尔建国时撰写的初代《卡兹戴尔宪法》、卡兹戴尔王座和卡兹戴尔王剑……”阿米娅描述着墙壁上的画面。“剑刺穿了翻开的书,插在卡兹戴尔王座的靠背上,书籍的被剑刺穿的地方流出了鲜血,书页的内容是宪法第一章第一节——继承法。”


  “……”阿米娅等六人之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过了大概十分钟,他们才打算继续往下走。


  …………………………………………………………………


  在某处庞大的钢铁房间中,特雷西娅戴着氧气面罩,身处于一个同样巨大到可以容纳一整个人的罐子里。


  在这个房间,机器精密地运转。罐子旁边的显示屏上写着——“生理状况一起正常,随时可以唤醒。”


  “这就是特雷西斯想要隐瞒的东西吗?”贝尔芬格发出了一声感叹。


  然而阿米娅却是一脸凝重。“既然你先来这么久,为什么不把特雷西娅放出来?”


  “当然是为了等你们啊。”利维坦站在装着特雷西娅的罐子前,背对着其他人说。


  “你到底有什么意图?”别西卜也警惕了起来。随后其他四人也向利维坦投以怀疑的目光。


  “哼。”利维坦嗤笑一声,转身面对阿米娅等六人。


  “呕——”阿斯莫德捂着嘴吐了一地,而其他人的脸色也一阵又一阵的发白。


  只见利维坦的脸早已腐烂。透过洞穿的嘴唇,即使他没张嘴可以看到牙齿;他的眼珠歪斜,黑的白的混在一起;他的脸颊上长满蛆虫,有些还滑过他的口腔和咽喉进入了他的肚子。


  “你是死人?”萨麦尔问道。


  ——然而他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回答。


  钢铁房间里的黑暗不断涌出,附着到了赦罪师的诸位领头人身上。


  领头人们惨叫着,黑暗从毛孔进入血管,又通过血管流向了他们全身各处。


  “这到底是?!”阿米娅急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别西卜,不想别西卜却推了阿米娅一把。


  “快走!”别西卜大喊着,变出银剑直指利维坦。


  听闻此言,阿米娅顾不得多想,立即往楼梯跑去,留下别西卜和利维坦对峙。


  “你对黑暗的抵抗能力是货真价实的啊。”利维坦皱起被蛆虫占据的眉毛。“哼。一下子就完成转化也没意思就是了。”


  利维坦把黑暗聚集在手心,变出了一把黑剑。


  别西卜一言不发,摆出架势,时刻警惕着利维坦的攻击。


  …………………………………………………………


  “哈……哈哈……”气喘吁吁、到处都有擦伤和磕伤的阿米娅终于从地底的钢铁房间回到了卡兹戴尔朝堂。


  也就在这时,泰兰德飞了进来。他把阿米娅扶起来,放到王座上,问:“下面发生什么事了?”


  “利维坦……”阿米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利维坦……用黑暗……攻击我们……”


  “是吗?”泰兰德攥紧拳头,语气并不那么意外。“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个世界的光,即将失去大半。”


  “什么?”虚弱的阿米娅听不清楚泰兰德在说什么。


  “跟特雷西斯说你要回罗德岛。等你到罗德岛上的时候,你的伙伴们会把原因讲给你听的。”泰兰德丢下这句话,再次扑扇翅翼,一头扎进了王座后面的走廊。


  躺在王座上的阿米娅既没有力气也没有理由叫住泰兰德。


  在卡兹戴尔王城宫殿的华丽窗花的安抚下,阿米娅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菲利士的橄榄叶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