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闪电侠

25.1万浏览    6134参与
Laura

习惯[二]

Are you serious?/星辰(中)


“我很欣赏你的想法,你可以去我的实验室尝试一下。”Thawne看完那张演算的纸张,又听完了Barry带着激情的讲述,不得不赞叹对方的确很聪明,即使从25世纪的人眼里看来。于是他客气地抛出了橄榄枝,“星际实验室,你知道怎么去吧?”

Thawne也是昨晚突然想查一查名下资产,发现这个地方有一座实验室是属于他的,而名字非常巧,就叫做星际实验室。

真是越来越像是重新成为Wells了。

他晃了一下头,捏着纸杯的手稍稍紧了一些,里面的咖啡溢出几滴,滚烫的触感让他回了神,他看向Barry,这个年轻小伙已经因为他的话激动得没办法...

Are you serious?/星辰(中)



“我很欣赏你的想法,你可以去我的实验室尝试一下。”Thawne看完那张演算的纸张,又听完了Barry带着激情的讲述,不得不赞叹对方的确很聪明,即使从25世纪的人眼里看来。于是他客气地抛出了橄榄枝,“星际实验室,你知道怎么去吧?”

Thawne也是昨晚突然想查一查名下资产,发现这个地方有一座实验室是属于他的,而名字非常巧,就叫做星际实验室。

真是越来越像是重新成为Wells了。

他晃了一下头,捏着纸杯的手稍稍紧了一些,里面的咖啡溢出几滴,滚烫的触感让他回了神,他看向Barry,这个年轻小伙已经因为他的话激动得没办法说话了。Barry眼里像是真的装满了东西,那东西就是星际实验室的另一种意思,星辰。每一个小小的璀璨都是他的闪光点。

意识到自己太激动,Barry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真的吗?我。。可能不够优秀。。”

“你现在或许不够优秀,但是我在给你一个变得更优秀的机会。”Thawne心里却没有他说得这么美好,我说你优秀你就是优秀,你再不优秀也得给我优秀。

就这么敲定之后,Thawne目送着年轻人欢快的背影,在Barry多次回头笑着向他挥手告别的时候微微颔首,嘴角也多了一丝笑意。

单单就Barry Allen这个人来说,他还是挺好的。

他又喝了一口年轻人特意请他的咖啡,Barry囊中虽不羞涩但也不宽裕,但执意要请他喝这么一杯咖啡。选项里并没有他钟爱的口味,他是个很讲究的人,但他依然在年轻人问他想要什么的时候回答:“随便,和你一样吧。”

——————————————

接下来的接触顺利多了,他们一起做实验,一起完成在旁人看来晦涩难懂的推理,偶尔也会因为某个公式的某个变量争吵,但最后总是用两个堡就能解决。

Barry眼里的光越来越亮,Thawne甚至觉得那有些刺眼。


“Barry,你相信我吗?”在某一天确定最后质量的某一刻,Thawne顺口问了一句,他并不指望在这紧要关头年轻人能分心回答他,但下一刻他就被那个回答震住了,“当然了,Thawne教授,我全身心相信你。”

质量符合预期结果,Thawne的心重重落了地,却并不是因为实验成功之后的成就,那是一种奇怪的失落感,真是奇怪,他最近都在想些什么?Barry则真的因为实验欢呼出声,伸手揽住了他一直仰慕的人的肩,放肆笑着。


这样好的人。

Thawne危险地想到,自己似乎对闪电侠产生了多余的情感,可,在他旁边放声大笑的,是Barry Allen啊。

他并不知道他背负着怎样的过去。

这对于一个整日里要拯救世界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放松,放下自己的责任偷得半刻清闲,听起来或许很混蛋,但是一旦担起自己的责任,就很难有机会再放下了。

受了伤,只要还能站起来,还能跑,他就必须去帮助那些需要他的帮助的人,必须去拯救那些需要他拯救的人,哪怕伤口还在流血,哪怕身上再痛,只要他醒着,就永远无法逃开这份责任。

抹去Barry的笑容。

熄灭Barry眼中的星辰。

这就是Eoboard Thawne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教授?教授?”Barry把他叫回了现实,“我们去吃一顿庆祝一下吧?”

“嗯,我请客。”

蓝海平2012

(前情接217)ooc的地球五十三36

(三十六)我只想要奔跑-i just wanna run


这个光怪陆离的故事终于要落下帷幕。


“我会想你们的。”巴里对在场寥寥无几的人说,毕竟他们刚刚给这里造成了那么大的轰动,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他和汤姆拥抱作别。


“我们也会想你的……”卡洛斯嘟囔着,“当然最好还是别回来了。”


丹妮尔也抱了抱巴里:“我很抱歉,巴里。”巴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做回应。


“我们走了。”巴里向众人挥手,他跟随威尔斯走进回归原本世界的虫洞。


但是下一秒,又一位身着闪电侠战衣的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他怎么又回来了?”没人想再经历一遍刚才发生过的糟心事...

(三十六)我只想要奔跑-i just wanna run


这个光怪陆离的故事终于要落下帷幕。


“我会想你们的。”巴里对在场寥寥无几的人说,毕竟他们刚刚给这里造成了那么大的轰动,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他和汤姆拥抱作别。


“我们也会想你的……”卡洛斯嘟囔着,“当然最好还是别回来了。”


丹妮尔也抱了抱巴里:“我很抱歉,巴里。”巴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做回应。


“我们走了。”巴里向众人挥手,他跟随威尔斯走进回归原本世界的虫洞。


但是下一秒,又一位身着闪电侠战衣的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他怎么又回来了?”没人想再经历一遍刚才发生过的糟心事了。


“格兰特!”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汤姆已经先认出了他的朋友。


“汤姆!”格兰特蹦上去抱住汤姆的脖子。


“你怎么哭了?”汤姆一下就看到了挂在格兰特睫毛上的泪珠。


“我就是太想你们了!我爱你们所有人!”格兰特紧接着拥抱了还在愣逼中的大伙 ,也包括马特,“我得给我爸妈还有女朋友打电话!”他拿出手机,才划出屏幕, 就看到了那张威尔斯在玻璃隔间里小憩时的照片,他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很完美, 巴里将这一幕保存下来,格兰特能够透过它感受到拍照人当时的心意,“是他吗? ”


“我以为你很怕他。”汤姆调侃,他可还记得格兰特被逆闪识破身份那会儿受到了多少惊吓。


“说什么呢,我是你的粉丝啊!”格兰特解锁屏幕。


汤姆回头看着那张摆在桌上的照片,是他和巴里、米歇尔还有约翰拍在一起的那一张,在混乱中,摄影师把洗好的照片丢在地上,只是汤姆在危难过后又找到了它:


“我也是你的粉丝。”

----------

“巴里,算我求你,只要这一次,我只有这一个请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只要他能活过来,拜托!巴里,这对你来说很简单,你只需要穿越到那一天,把他从那辆车前移开,就像你救过的其他人一样!”西斯科在对他苦苦哀求,但丁的葬礼已经举办了,巴里在那以前就已经无数次拒绝过他最要好的朋友对他的唯一请求,西斯科为他做了这么多,他们有着如此深刻的友谊,而作为闪电侠,他只需要一秒钟就能达成这个让西斯科幸福快乐的愿望。


“很抱歉,西斯科,我不能……我不能这么做。”巴里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强硬一点 ,但他从不知道拒绝一个人会有这样难,就像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一天会拒绝朋友哀伤的请求,“我不能随意在别人的人生里涂涂改改,那不是我该行使的权利,你是科学家,西斯科,更改时间线可能会引起的一系列灾难,你应该比我懂得多。”


“巴里!只要你能救他回来,我们可以弥补的,要我做什么都行!”西斯科的精神已经临近崩溃边缘,然而巴里再一次摇头说他办不到,“去你的吧巴里!这就是你为什么没救你妈妈的原因吗?你能看着你最亲近的人死,我办不到!”


“西斯科……”巴里睁大眼睛。


西斯科喘着气,他知道自己是昏了头才会对巴里说这种话,但是……“我不会道歉的巴里,这就是事实。”


“别说了!”凯特琳交叉着双手喊停,“这事我不该管,但是别说了好吗?”


“我得走了。”西斯科拿起外套向外冲去。


“巴里,我得去看看他。”凯特琳匆匆起身,“我知道你有你的原则,只是,我也希望你能够考虑,西斯科不是那种会让你滥用超能力的人,他不是有意要对你说这么过分的话,只是他哥哥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我知道,但这件事没得商量。”他想到那一天威尔斯博士对他说的话。


“我不会再去杀他们,可是巴里,你知道整件事情最好笑是什么吗?你所有的坚持 ,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威尔斯嗤笑起来,为巴里,也为自己,“还记得那个未来的你吗?他不会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他会经历这一天,心怀喜悦得救下诺拉艾伦 ,尝到时间线变更的苦果,然后当他回到自己的时间,你会被完完全全覆盖掉,他不会记得你今天的挣扎,不会知道你做了一个多么无私的选择。”


他是怎么说的呢?闪电侠回答逆闪电:“可这就是我真正的选择,是我自己决定的人生,是我心之所向。我想为他们走下去,为了所有人的未来。”


巴里看着凯特琳离开,实验室里空无一人,巴里抱住自己,他开始觉得冰冷。


他没有试图去拯救诺拉,也未曾穿越时空去挽回亨利的生命,现在他可能会失去西斯科珍贵的友谊,但他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这是有意义的,为了稳定时间线, 为了填补时间穿梭所带来的空白,为了这世界可期的未来。


他还能继续吗?run barry run,威尔斯赋予这句话全新含义,时间过了太久,久到他已经忘记这原本是诺拉在让他的孩子从危难中逃离。


巴里不知道自己还能坚守多久。


“巴里。”威尔斯博士的声音。


巴里回过头,那个威尔斯真的出现在实验室里,他看着对方蓝色的眼睛,忽然明白他为何在此:“已经到时间了是吗?”


威尔斯肯定了他的猜测:“他马上就要回来了,另一个你。”


巴里的存在马上就要被未来的自己所覆盖,经历闪点修正后的世界即将到来,再次见到威尔斯,巴里突然有了一丝委屈,他长期压抑的秘密终于有人可以吐露,那些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产生的自我怀疑终于可以休止:“我做的对吗?我的坚持是有意义的吗?”


“巴里,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你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任务结束了。”威尔斯前进一步,他捧住巴里的脸颊,男孩的脸上是亮晶晶的泪痕,“现在你有一次重新做决定的机会。”他们都知道那是什么——留下被覆盖,或是离开,永远游离在时间线之外。


“带我走吧。”他的责任已经完结,会有另一位闪电侠继续他们的人生,他的使命、作为闪电侠的爱与恨在此刻划下句点,在这条时间线被覆盖的尽头里,巴里吻住威尔斯。


======1916年,法国======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斯旺对夺走了他命运之矛,却并未将它用于正途的威尔斯发问,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一个自己会把其他事情看得比回家更重要。


此时此刻,在他对面那个黄衣速跑者没有立刻开口。


但是下一秒,神速力通道在他们身边开启,威尔斯和巴里从中越出,巴里将那杆命运之矛归还给斯旺,斯旺拿着失而复得的矛,难以置信地看着闪电侠,这本是不可能之事——巴里艾伦和逆闪电相安无事结伴同游。


“我想这就是最好的答案了。”抢走命运之矛的黄衣速跑者终于回答。


Laura

习惯[二]

Are you serious?/星辰(上)


不爽,还是不爽。

Thawne脸上多了副眼镜,和他之前的那副一模一样,并且同样没有度数。被他人操控的感觉让这个控制欲爆棚的极速者每时每刻都处在炸毛的边缘,然而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不得不咬牙切齿微笑着完成接下来每一个扯淡的故事。

第二个世界,他是一名教授。要说Thawne怎么看出来的,这很简单,他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手边就是一本大部头的印着威尔斯那张脸的自传。因为这个和他之前十五年的伪装无差,所以他熟门熟路地向校长请了假,以正常人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所谓的自己的家,然后开始理清思绪。

既然他是教授,那么Barry就有可...

Are you serious?/星辰(上)



不爽,还是不爽。

Thawne脸上多了副眼镜,和他之前的那副一模一样,并且同样没有度数。被他人操控的感觉让这个控制欲爆棚的极速者每时每刻都处在炸毛的边缘,然而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他不得不咬牙切齿微笑着完成接下来每一个扯淡的故事。

第二个世界,他是一名教授。要说Thawne怎么看出来的,这很简单,他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手边就是一本大部头的印着威尔斯那张脸的自传。因为这个和他之前十五年的伪装无差,所以他熟门熟路地向校长请了假,以正常人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所谓的自己的家,然后开始理清思绪。

既然他是教授,那么Barry就有可能是他的同事或者学生,他侧重于学生,因为他记得那个声音告诉他难度会加大,同事的话,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实验室的总会对与自己共事的人或多或少的熟悉一些,但学生就不同了,万一他是个天天逃课的主儿那么在课堂上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姓甚名谁,更难以和你产生交集。

他打开手机,找到了助教的电话,拨了过去。

“Cisco,把所有选择我的课程的学生名单发给我。”

没错,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助教就是他默默看重的那个科学工程师。而对方也十分脱线地回答:“噢,老天,Thawne教授,我正在约会呢?你这是第一次给我主动打电话,我当场差点就给卡米拉跪下了,要学生的名单干什么?你。。你可别冲动”

。。。“快点。”Thawne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后槽牙磨了一下。


Cisco办事倒是比他本人靠谱多了,电话一挂没几分钟一个文档就传到了Thawne手机上,他轻轻一划,目光锁定在了那个显眼的名字上。

果然。

接下来就是如何唤醒那个麻烦男孩的记忆了,他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午,最后似乎有了一个方案,他站起身,用手机搜了一下哪儿有卖“大肚子”汉堡,知道位置后插着兜就去了。

看在有汉堡的份上,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跟校长说了一声事儿办完了明天可以接着上课,又在转角的一家吉斯特咖啡店买了一杯纯正的咖啡,溜达着又回家了。


要先和Barry结识,尽管他们是师生关系,Thawne认为那也真的只是字面的师生关系,想要接近他,潜移默化地让他一点一点想起来,对于极速者来说可以算是非常痛苦了。第二天Thawne直接去上课了,不备课也没和助教打招呼,所有的知识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当然,他要注意不能说出超出这个实际范围的科技。

不苟言笑的教授还是像往常一样不苟言笑地讲课,学生有一半儿是冲着Thawne教授的名声来的,毕业之后好出去吹牛皮并在自己的简历上添上光鲜一笔,另外一半大多是头脑还算精明的女生,冲着他这张脸来的,剩下那一小部分则是的的确确为了学习知识而选择了他的课程。

Thawne不喜欢有人浑水摸鱼,特别是在他跟前。

“接下来这个矩阵。。”他听见教室右侧发出一阵不寻常的响声,很好,一群男孩正在微微向一个男孩倾斜,而那个男孩低着头,双手也放在桌下。他停住了话音,不出意料地那群男孩也警觉起来,Thawne看了看讲桌旁的另一张桌子上的零件,径直走了过去,飞快地完成了一个简易的电磁干扰设备,然后抬手冲着那群男孩,按下了按钮。

女人的娇喘声顿时响遍了整个教室。

“有生理需求是很健康的,但是不能在我的课上满足私欲。”他抓起一把粉笔稳准狠地丢向处于中心的那个男孩,粉笔准确地掉进了那个人的裤裆,“以后,我不想在课上看见你,还有你周围的人,现在,滚。”

由于Thawne周身的气场实在太强大,男孩们挤着跑了出去。他转身又对剩下的学生一笑,“女生们请记住他们的脸,男生们如果想要揍人的话我可以教你们怎么黑进监控。”

顿时,掌声雷动。

Barry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他眼角带着笑意,仰慕地看着Thawne,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张有着满满的演算的纸张,他刚刚有一个新的构思,而且非常想和著名的Thawne教授交流一下,他下定决心,下课就冲上讲台拦住那个人。

似乎是他的决定实在下得太过坚定,Thawne也感觉到一束强烈的目光正盯着他看,他找到目光的主人,向他点头。

“那么,我想,我今天已经失去继续矩阵讲解的兴趣了,下课吧”他随意地一挥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了。

还有几个碍事的想留下来和Thawne交谈,他都以“浪费时间”“没兴趣”“愚蠢”“麻烦”搪塞过去,使得刚刚走到他背后的Barry一愣。

自己过去不会也想他们一样吧?要不下次。。?他下意识地后退,Thawne却在应付其他人的同时不动声色地对着Barry做了个“别动”的口型。

几分钟过去,那些碍事的男男女女终于都滚出了教室,Thawne立马扭头,发现Barry还老实地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着,松了一口气,“还好。”

Barry终于鼓起勇气上前几步问道:“Dr.Thawne,我有一个新的想法想告诉您,可您好像觉得浪费时间。。”

和你在一起不浪费时间。


“没兴趣。。?”

我对你很有兴趣。


“愚蠢。。?”

你很聪明。


“麻烦。。?”

我不嫌你麻烦。



天知道双标狗Eoboard Thawne刚刚说的每一句话在Barry眼里都是闪着金光的世界上最温暖的话语,他也不知道他说的话会在这个年轻人的心里种下什么样的种子。

Laura

习惯[一]

What the hell(下)


他想尽快完事儿,早早就到了诊所,Barry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客人,能不耽搁时间就不耽搁时间。

但现实并不总是遂人愿的,Barry有事,推迟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Thawne被迫接待了两个客人,一个是男人,浑身的非主流气息一看就是个混混,二话没说他就把那个人踹出了门。小护士在旁边不知道做什么,只好坐在接待台前埋头设计起了诊所的logo。

Thawne活动过了筋骨,心情稍微好点,经过的时候看见了小姑娘的成果,还顺嘴夸了一句,“不错。”Iris腼腆地笑了笑,同时觉得上司真是难以揣摩,刚刚还一副要揍人的样子现在脸上还带点春风?

另一...

What the hell(下)



他想尽快完事儿,早早就到了诊所,Barry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客人,能不耽搁时间就不耽搁时间。

但现实并不总是遂人愿的,Barry有事,推迟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Thawne被迫接待了两个客人,一个是男人,浑身的非主流气息一看就是个混混,二话没说他就把那个人踹出了门。小护士在旁边不知道做什么,只好坐在接待台前埋头设计起了诊所的logo。

Thawne活动过了筋骨,心情稍微好点,经过的时候看见了小姑娘的成果,还顺嘴夸了一句,“不错。”Iris腼腆地笑了笑,同时觉得上司真是难以揣摩,刚刚还一副要揍人的样子现在脸上还带点春风?

另一个客人是个女人,棕褐色的头发蓬松但不凌乱,琥珀一样的眼睛始终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Thawne打量了一下她,觉得还算正常,就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经过昨晚的突击学习,再加上Thawne的天才脑子,他已经是一位合格的牙科医生了。这种简易的操作没有什么难的,只是这人一直拿着手机傻笑就有点迷。

这女人像是察觉到了那一丝疑惑,笑着说,“对不起,医生,我在看同人文呢。您知道那是什么吗?我怀疑我的蛀牙就是因为糖吃多了。。哈哈医生您继续,继续”意识到自己有些上头之后,女人收敛起来,乖乖配合,顺利地完成了治疗。


女人离开后又等了几分钟,Barry终于推开了这里的门,他穿着白色的长袖上衣,套着黑色的短外套,他捂着右边脸颊,惨兮兮地在小护士那里登记后就掀开了旁边的布帘。

“Dr.Thawne”

Thawne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躺在那张承载无数人尖叫的牙科椅上。Barry照做了,智齿的生长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好不容易向教授请了假,兜兜转转发现自己的经济能力不容乐观才找到了这家小诊所。直到躺上椅子的那一刻,他都是怀疑的,那个医生看起来是挺稳重但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想杀了我的眼神?

进都进来了,就算是黑诊所也得把牙先弄掉才能正常工作,他张开嘴,让Thawne看了看情况,果不其然,对方丢下一句“得拔。”就迅速地走到旁边准备起了器械。


这怎么让他想起来?直接走过去告诉他我杀了他妈?Thawne也的确这么做了。

Barry:“你抽什么风呢,兄弟。”

“不是你现在这个母亲,是Nora,你真正的母亲,你八岁那年,我杀了她。”给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人解释起来还真有些费劲儿,Thawne平复了一下不耐烦的心情,继续说道,“我是从未来特意跑回去杀你的,但是未来的你救下了你自己,于是我杀了你的母亲,但是我要回家,我需要你,所以我创造了你,也就是闪电侠。”

Thawne在解释的同时手起刀落地把对方的智齿拔了,然后消毒,接着把器械丢在一边,“然后你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Eoboard Thawne,把我抓了起来,你对我很生气,然后我们就到了这里。”

然而Barry并没有想起任何事情,反而觉得这个医生满嘴胡话,在被粗暴地处理之后他想立马离开这里——钱已经在预约的同时交上去了。“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够了,我要离开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对这一切很抗拒,Thawne想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就挡在了门前,“你必须想起来”

I killed Nora Allen

这句话像是什么机关,面前的人皱着眉捂头,仿佛在极力阻止那些记忆的进入,然而开关打开,任什么也阻挡不了。那个晚上,十五年的生活,逆闪的陈述。。所有这一切如洪水一般在Barry的脑子里疯狂肆虐,就在Thawne以为要成功的时候,Barry却突然消失了。不仅如此,那个一直躲在旁边看戏的小护士也不见了,诊所了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噢,Mr.Thawne,你这样太暴力了,我忘记提醒你了,你这么直接地唤醒他的记忆,很容易对他的神经产生伤害。”

“要知道,那是不可逆的,而这个维度,你们更没有神速力的帮助。”

“在这里,一旦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之前出现过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出现,Thawne不再反驳,而是静静听着。

“虽然你成功唤醒了他的记忆,但同时也伤害到了他。”

“鉴于你刚才的粗暴行为,下一关将增加难度。”



又是一阵白光闪过。

Laura

习惯[一]

What the hell(上)


Thawne料到自己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但是从没想过一切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早已经不在星际实验室里了,反而身在像是一个诊所的地方,他站起身,拉开离自己不远的一块蓝色的帘子,眼前的设备让他瞬间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

白大褂明显有几天没有洗过了,Thawne嫌弃地脱下来丢到了一边。应该先察看四周的环境,他准备绕着城市来上几圈,然而。。他发现手指上空无一物,一股不祥的感觉横空出现,他试着抬腿跑起来,却发现自己慢得像只乌龟——当然是对于极速者来说。

他记得的最后一幕是他和Barry两个人在交谈,或者说是Barry...

What the hell(上)


Thawne料到自己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但是从没想过一切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早已经不在星际实验室里了,反而身在像是一个诊所的地方,他站起身,拉开离自己不远的一块蓝色的帘子,眼前的设备让他瞬间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

白大褂明显有几天没有洗过了,Thawne嫌弃地脱下来丢到了一边。应该先察看四周的环境,他准备绕着城市来上几圈,然而。。他发现手指上空无一物,一股不祥的感觉横空出现,他试着抬腿跑起来,却发现自己慢得像只乌龟——当然是对于极速者来说。

他记得的最后一幕是他和Barry两个人在交谈,或者说是Barry单方面的怒吼,只有他俩,然后一阵白光闪过,他就到了这里。


这时,诊所的门被推开了。

“竟然还有人会来这里看牙。”烦躁之余Thawne也不忘鄙视一把这个小小的长得很憋屈的牙科诊所。

以不变应万变,他抬眼看向走进来的人,表情平静。第一天来上班的小护士显得很拘谨,一头卷发,磕磕绊绊地做了个自我介绍,“那个,我叫Iris,Dr.Thawne, 您。。您同意了我的申请。。记得吗?我。。。”

“今天休业,你明天再来吧。”Thawne不喜欢听废话,知道对方是新来的护士之后便打算草草敷衍,这个女人的名字可能只是个巧合,虽然他总觉得她的脸上似乎真的有一些那个Iris的影子。

但他必须弄清楚情况。

小护士不敢多问,利落地退了出去,诊所里又只剩下Thawne一个人。

不能跑的话,该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侦察呢?

他的视线落在了角落的一台电脑上。


“这个网速是认真的吗?”打算黑进市政府网络的Thawne最后不得不放弃,落后的科技,糟心的网速,他现在的心情比那15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想离开吗?找到你一直以来最关心的那个人。”

“让他想起一切,你就能离开。”


“你是谁?”Thawne很不喜欢这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被用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失去速度更加让他濒临暴走的边缘,结果没想到还要找人才有可能离开这个地方,“有什么目的?”

那人轻笑一声:“你不需要知道。”


这么久了,都是Thawne把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头一回自己被安排,而且他还没办法做任何事情,只能按部就班地走。

最关心的那个人?他摇摇头,嘴里轻声骂道,“等我出去之后,不管做出这一切的人是谁,我一定会杀了你。”


挂上休业的牌子之后,Thawne径直走回了家,虽然网速慢但是起码他查到了自己住在哪儿不至于无家可归。

这房子跟他那套差不多,都是氪金厉害的装备,他摸摸下巴,这样看经济状况也不差,怎么就开了家如此寒酸的诊所?

进了门,他就往沙发上一坐,开始思考如何找到那个总是让人劳心劳力的大男孩。

Barry Allen”叫这个名字的人十几分钟前还在冲着自己发火,还在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杀死他的母亲,下一秒,他就什么都不记得等着自己来让他记起一切痛苦的过往,真是够狠。


这就像是海底捞针,好在Thawne聪明,他又打开自家,没错现在是自家,的电脑,发现网速根本不是问题,于是他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查完了各种资料,也确定了Barry是他明天诊所的客户,不用自己主动去找他直接送上门来,饶是逆闪也不得不感到一股子隐秘的轻松。


夜深了,明天该怎么让对方想起那些事儿呢?

蓝海平2012

(前情接217)ooc的地球五十三35

(三十五)宁在现实里死,不在虚幻中生-better death than dishonor


“威尔斯博士……艾尔伯德·斯旺……”巴里看到有人从那个虫洞里里出现,他就像神灵降世,手持一杆古朴的长矛,一步步走了过来。


“天呐…”米歇尔还红着眼眶,为饰演诺拉酝酿的情绪使她的声音有一些颤抖,“ 汤姆,你在搞什么?”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甚至没法马上把这个货真价实的虫洞视作真实,可是当他们转过头去看场外,真正的汤姆加瓦那还好好站在那里呢 。


“不是我,他是真正的逆闪电。”汤姆知道总有一天威尔斯会想办法换回巴里,但他没有想到,斯旺能用真正的身体穿越到现...

(三十五)宁在现实里死,不在虚幻中生-better death than dishonor


“威尔斯博士……艾尔伯德·斯旺……”巴里看到有人从那个虫洞里里出现,他就像神灵降世,手持一杆古朴的长矛,一步步走了过来。


“天呐…”米歇尔还红着眼眶,为饰演诺拉酝酿的情绪使她的声音有一些颤抖,“ 汤姆,你在搞什么?”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甚至没法马上把这个货真价实的虫洞视作真实,可是当他们转过头去看场外,真正的汤姆加瓦那还好好站在那里呢 。


“不是我,他是真正的逆闪电。”汤姆知道总有一天威尔斯会想办法换回巴里,但他没有想到,斯旺能用真正的身体穿越到现实世界,汤姆立刻就感到了不安,假如逆闪电想用他的超级速度干坏事的话,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能阻拦得了他。


起初是鸦雀无声的几秒,然后剧组里人声沸腾,他们是在拍科幻元素的超英剧没错 ,但这不代表当突破次元壁发生在自己身边时还能保持好心态啊!?


威尔斯轻描淡写得瞥了一眼被巴里推在墙上的马特:“巴里,是时候回家了。”


“巴里?他是说真的巴里·艾伦?”不管再怎么不可思议,在一个和汤姆一模一样 的家伙穿过虫洞后,作为导演,实在无法不联想到“格兰特”这段时间的不对劲, “我们在和真的闪电侠一起拍戏?”


“回家?”巴里的目光在室内流连,手指留恋得抚过楼梯扶手,这里的‘家’布置得和小时候分毫不差,“我的家被你毁了。”他的眼神掠过一脸诧异的马特,再转而看向威尔斯,“最终你没回家,我也没有。”


“我深表遗憾,”威尔斯的步履未停,“那么换一种问法,巴里,你还想回去吗? ”逆闪电知道他会如何选择,因为闪电侠总是优先牺牲自己的欲求。


的确,巴里轻轻点头,他需要离开这里,回到真实的,他们所生存的世界,这就是他和威尔斯到这里以来一直想做的事,哪怕现在他已经知道真相其实无比残酷,他知道回去后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在此之前,还需要做最后一件事……”威尔斯的双眼发出猩红的毫光,逆闪电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马特身前,以巴里如今普通人的视力,当他再度看清时,高速震颤的手刀已经插在了马特的胸腔里。


“你在干什么?别杀他!”巴里大叫起来,于此同时,整个剧组终于乱套了,从威尔斯出场起仿佛还在观赏一出不可思议秀的人们开始尖叫,奔逃,他们拼命想从这个噩梦里醒来,或者报警逮捕这个从电视剧里跑出来的超能力变态。


马特看着留在自己身体外的手腕,当事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仿佛还处在一个奇怪的梦境里:“哇哦……”


“老兄,他的手都穿进你的心脏里了!你还在说‘哇哦’?”卡洛斯捧住自己的脸 ,老天作证,他们的表情一定很扭曲,卡洛斯和丹妮尔在几乎要被人冲跑的混乱中拉住了汤姆,他可不想在现实里体验被真逆闪穿心的滋味,“你都知道的吧?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你没必要这么做的。”巴里无暇顾及其他人的反应,他伸出双手,试图让威尔斯停止,他大概能够想象得出威尔斯在知道自己的人生被他人窥探、掌控后的愤怒, 因为他也曾经为此愤怒过,“放了他吧,我跟你走。”


“巴里,你太天真了,”威尔斯摇了摇头,他没有立即结果自己的二重身,因为他得留下时间让巴里自己明白,他今天所做的并非仅为了私欲,“今天要死的不仅是他,还有和这部剧集相关的所有人。你以为我会在走后继续给他们编纂我们人生的机会吗?”


“如果你杀了他们,我们的世界也没有未来可言了。”巴里看着那只卡在马特身体里的手掌,冷汗从额头上滴下,这一次,他不是闪电侠了,他没有超能力来阻止威尔斯杀人。


“他们不是上帝,巴里,他们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普通人。”威尔斯轻蔑得看着那些仓皇逃窜的剧组人员,然后他注视向米歇尔,巴里立即把她护在了身后,“我明白了巴里,在未来,你再度回到了这一刻,所以你不想改变,你以为未来会和你想的那样吗?就像这样?你阻止了我,救了她。相信我,巴里,不会有那么美好的。 ”


你永远不会快乐。


“我知道,”巴里挡在米歇尔前面,他噙着泪,当他看了所有剧集,看了所有他能找到的作品,他知道逆闪电不过是在陈述现实,“我知道没能救得了她……因为如果我救了我妈妈,接下来就会发生闪点,会有人因此受害。我救不了她,一切早已注定,在无数故事里,在漫画书册里,在动画电影里,早就发生过一次又一次了。 ”


“巴里……我想你已经明白,在几个世纪之后,我知道你的未来会如何……闪电侠的每一次战斗包括死亡的故事,我都铭记于心,历史早已写就了你的传说,我知道你接下来的人生,作为英雄史诗,它们总是恢弘、壮丽,但是,我打赌你不会想一 一经历,”威尔斯放开了马特,后者跌跌撞撞得跑开几步,“所以我才找到命运之 矛,不需要再依靠这些人的编造,而是可以把命运牢牢握在掌中,自己改写自己的人生。不会有闪点了,巴里,命运之矛不是扭转过去,而是直接创造现实,你会重新拥有一个家,一段全新的生活,你渴望的一切。”


“我能吗?”巴里这才看清威尔斯手里拿的长矛是什么,逆闪电没必要欺骗他,他丝毫不怀疑它就是真正的圣努朗基斯枪,具有改写现实之能的圣物,他看向身后的米歇尔,看向这个充满回忆的家,想到还在冤狱之中的亨利,巴里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可短暂一瞬,那笑容就慢慢消失了,“不,不,不行。你要杀了这些能书写你命运的人,来脱离命运的掌控,但是换成你,一切又会有什么不同呢?艾尔伯德·斯旺,你说他们不是上帝,那你呢?难道你想让我相信,由你来扮演上帝, 一个丝毫不吝惜生命的反派去编写地球上所有人的命运,让他们生活在你制造的幻想里,一切会变得更好吗?也许你真的有这个能耐,但是你能做多久呢?一千年, 一万年,甚至永恒吗?你会毫无偏颇,让那些人、让世界存在下去吗?”


威尔斯紧紧盯着巴里的眼睛,那双绿眸中满是坚定,他不需要巴里的首肯,他不需要巴里同意才能做这些事,他能立刻杀光在场每一个人,然而这样就违背了他千辛万苦到达这里的初衷,时间变得漫长,逆闪电掉转矛,最终,威尔斯将这杆得来不易的宝物奉出:“你可以自己决定命运,选择权在你,巴里。”


巴里似乎被威尔斯的决定给惊呆了,直到他碰触到矛,结结实实把这世界上的至高权柄握在手心,才确定逆闪电的的确确正在把自己的命运的权利交付给他,如果他依然憎恨斯旺,那么他就享有了对方的生杀大权,巴里直直看着威尔斯,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答案依然是否定的:“不,由我来也并不会有任何不同,况且,我不会为了制造虚幻的幸福,就赞同让你杀掉整个片场的人。威尔斯博士,早在你来之前,我就决定好了, 假如我还能回去,我绝不会穿越时空,绝不会去做任何一个改变,我绝不会再更改任何人的人生,我只希望乔、艾瑞斯、西斯科、凯特琳……所有人的生活能够继续 。”


“够了!”威尔斯感到久违的愤怒,逆神速力在体内燃烧,他居然愚蠢到再一次让闪电侠将自己来回践踏,“你想遵循原来的轨迹,如果你变成他,如果你终将变成他,倒不如…”震动的手刀举起,威尔斯看着这个巴里,他已经望到了未来,望到巴里变成那个冰冷的红色闪电,恨意在逐渐攀升,“倒不如我现在就杀了你!”


巴里惨然一笑,所有的真相,他已安然接受,关于未来,他亦已经初窥门径,他知道,除了言语之外,他无法再依靠任何力量来抵抗威尔斯,仿佛初生的婴儿只能被动承受:“有何不可呢?在这间房间里……这原本就是你当初要做的事,不是杀了我妈妈,而是杀了我。”


完成它,完成这件你本该完成的事。然后你就彻底自由了!你不再被某个名为闪电侠的梦魇束缚,你不再被命运和感情左右!威尔斯的手掌高速震动,红色的电流环绕在他的周围,那些靠近他的电子设备噼啪作响,电弧让片场宛如末日,米歇尔紧紧依靠着巴里的后背:“不要,求你不要杀他!”


猩红色的电光临近,巴里闭上双眼,他迟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威尔斯的手指在靠近巴里心房处停止,并未探入胸腔:“你赢了,巴里。”


你总是赢的那一个。


钻石💎切割钻石💠

看一看,那是你失去的生活,都是你的巴里叔叔夺走的!

看一看,那是你失去的生活,都是你的巴里叔叔夺走的!

钻石💎切割钻石💠

Don’t show Matt and Grant this

…well i’m sure they’ve seen worse so…

翻译“千万不要让马特和gg看到这张图啊……但他们肯定见过更暧昧的,所以…没关系啦”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无授权转载,太可爱没有管住手,侵删

谁告诉我怎么复制汤不热链接

Don’t show Matt and Grant this

…well i’m sure they’ve seen worse so…

翻译“千万不要让马特和gg看到这张图啊……但他们肯定见过更暧昧的,所以…没关系啦”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无授权转载,太可爱没有管住手,侵删

谁告诉我怎么复制汤不热链接

小幻和空⚡️

然后是绿红猫猫!

感觉闪电侠莫名画得像老鼠(?)

然后是绿红猫猫!

感觉闪电侠莫名画得像老鼠(?)

PMM
我们都爱大贝利汉堡—————...

我们都爱大贝利汉堡—————


一直在攒图忘记这边能发了(

我们都爱大贝利汉堡—————


一直在攒图忘记这边能发了(

江月待何

sv里,莱克斯被佐德附身时,有了超能力,有超级速度了。

这时真想说一句,沃利你掉马了233333

(莱克斯的演员是jlu和tt沃利的配音)

sv里,莱克斯被佐德附身时,有了超能力,有超级速度了。

这时真想说一句,沃利你掉马了233333

(莱克斯的演员是jlu和tt沃利的配音)

UA汉化组
维他命柠檬红茶

因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了(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x)就给大家看个闪电侠花灯吧)
是鹅闪!

因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了(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x)就给大家看个闪电侠花灯吧)
是鹅闪!

Disappear:)

哎我的妈,看着看着闪电侠电视剧我裂开了,咳,我觉得我有必要去补一补明日传奇了ʘᴗʘ

哎我的妈,看着看着闪电侠电视剧我裂开了,咳,我觉得我有必要去补一补明日传奇了ʘᴗʘ

只是位流浪獵人

注意!!是瞎画!!!!闪电侠过多(.....)

注意!!是瞎画!!!!闪电侠过多(.....)

放飞自我的左右
我觉得这就是逆闪见刚醒来时巴里...

我觉得这就是逆闪见刚醒来时巴里心里的第一反应:美丽冻人😏

我觉得这就是逆闪见刚醒来时巴里心里的第一反应:美丽冻人😏

钻石💎切割钻石💠

强人锁男大合集!

p1 挡住逆闪的右手后,我说 逆闪的右手是在给巴里做扩张 也很合理对吧

p2的巴里看起来有点痛

p3: 名场面!这不是情比金坚七天锁吗?难怪这么熟悉

哦,我的天啊,如果Eobard Thawne为了跨坐在Barry身上而停止时间不是最奇怪的事——我看的时间越长,就越恐怖看看Thawne的手在哪里,他是怎么坐在Barry的背上的(你知道它看起来像什么吗?)😏)

不得不说,馆主穿品又好动作也绅士(传统意义上的)

p8 是极速和沃利,他们俩很少做这个姿势

看看这个太太的帖子

强人锁男大合集!

p1 挡住逆闪的右手后,我说 逆闪的右手是在给巴里做扩张 也很合理对吧

p2的巴里看起来有点痛

p3: 名场面!这不是情比金坚七天锁吗?难怪这么熟悉

哦,我的天啊,如果Eobard Thawne为了跨坐在Barry身上而停止时间不是最奇怪的事——我看的时间越长,就越恐怖看看Thawne的手在哪里,他是怎么坐在Barry的背上的(你知道它看起来像什么吗?)😏)

不得不说,馆主穿品又好动作也绅士(传统意义上的)

p8 是极速和沃利,他们俩很少做这个姿势

看看这个太太的帖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