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闪电十一人

61.5万浏览    7092参与
puddle布丁

【闪电十一人】夏之花 Side story

相簿、


 既然听说了父母即将回国的事情,亚风炉自然也得把家里杂物收拾好才行,但整理杂物是一项大工程,他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处理完这些,于是到了周末,彩悠又一次站在他家客厅,几乎是有些无语地看着那堆纸箱装着的杂物。


 少年讪笑解释这都是母亲出国前堆起没能整理的东西,还有一些是自己回家住时顺手带回来的,之前都放在储物间,一直都没去好好整理。


 看着这堆急需断舍离的物品,彩悠认命挽起袖子抱起一箱过去分门别类。


 她的理念很简单,要跟不要的。


 她背对着他拿起一本不知道多久之前的时尚杂志,亚风炉稍微看了眼“那是我妈之前买的,......

相簿、


 既然听说了父母即将回国的事情,亚风炉自然也得把家里杂物收拾好才行,但整理杂物是一项大工程,他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处理完这些,于是到了周末,彩悠又一次站在他家客厅,几乎是有些无语地看着那堆纸箱装着的杂物。


 少年讪笑解释这都是母亲出国前堆起没能整理的东西,还有一些是自己回家住时顺手带回来的,之前都放在储物间,一直都没去好好整理。


 看着这堆急需断舍离的物品,彩悠认命挽起袖子抱起一箱过去分门别类。


 她的理念很简单,要跟不要的。


 她背对着他拿起一本不知道多久之前的时尚杂志,亚风炉稍微看了眼“那是我妈之前买的,虽然几乎没翻。”


 她理解他的意思,俐落把它扔进纸类回收的袋子,接着又拿起一盒水彩盒,上头分格的水彩早已裂开,看起来应该不能再用了。


 “那个是我小学的……”看见它,他也很惊讶,然后就是尴尬与无言“没想到妈妈竟然没丢……”


 彩悠把它丢入垃圾桶,接着又继续整理纸箱里的东西。


 而亚风炉也没闲着,蹲身低头分辨着另一箱中的东西到底需不需要,需要的留下,不需要的按照垃圾分类丢掉。


 两人一起整理,速度快很多,不多时大半纸箱的杂物都分类清理干净了,彩悠伸手去拿下一箱,在看见箱中事物时却有所停顿。


 等亚风炉意识到背后不再有扔东西的声音而回头去看,只见她盘腿坐在地上,似乎低头翻阅着什么。


 出于好奇走到她身边想看是什么引起她的兴趣,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被安在册中的相片。


 “是相簿啊……”他在她身旁坐下,与她一同看着父母所收起的相簿。


 现在这页摆放着的是他刚出生时的,照片里的金发女人穿着宽松的产妇衣抱着襁褓中的婴儿,靠在身旁五官与彩悠有七分相似的棕发女人身上,而她正扬起笑容看着镜头。


 他看见彩悠伸出手,指尖触上了照片中女人的笑靥。


 那就是她的母亲,宫下明香。


 他的脑海中关于宫下伯母的记忆已经被时间模糊,直到现在重新看见才发觉自己母亲说的彩悠像她一点都没错。


 宫下明香相比起她身旁明艳的好友更偏向是大气雅丽,端庄的模样与脸上的微笑令人一眼就能喜欢上,她与女儿不同的只有眉眼处,前者温婉缱绻,后者清冷沉静。


 不过听他爸爸警告,惹谁最好都别惹到这位看似温柔的伯母,否则将会留下一生阴影。


 彩悠收起手指,再往后翻了一页,是他们的父亲们的合照,亚风炉父亲勾着好友的肩,而宫下智也则扶着眼镜一脸迷茫,似乎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样子生生把他还算儒雅英俊的外貌给拉成了令人不自觉发笑的呆萌。


 比起母亲,彩悠就没那么像父亲了,只有偶尔她呆愣住的时候才能勉强从五官找出他的影子。


 接下来的相片完全暴露了他母亲的癖好,一张张婴儿照几乎塞满了半本相簿,从翻身到爬行最后再到第一次走路,其中也不乏给他穿小裙子的照片,他也开始怀疑自己母亲之所以跟彩悠这么合得来是因为她们都莫名其妙想给他套女装。


 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里头一张张照片都是亚风炉父母对他的满满疼爱与在意。


 正翻着相册的少女垂下眼帘,却也还是挡不住眸中的向往与羡慕。


 如果她的父母还在,会不会她现在也能看见那么多张照片。


 她手头上只有一张全家福,是当年离开时带出来的,而听说她家的东西很多都被其他亲戚扔了,不知道以前的相册有没有在里头。


 她敛起心绪,再翻着相册。


 后面的相片就渐渐有了她的身影,记录着他们认识以来所发生的一切。


 “真怀念啊……”亚风炉凑在她旁边指向左上角的照片,背景是绿意盎然的森林与帐篷睡袋,而他们两家人站在镜头前笑着。


 “阿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家第一次露营。”


 彩悠点头,简洁有力说出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事“你被吓哭。”


 他也想起了这件足以被他列入人生耻辱名单上的事情,忍不住捂着脸,耳根发红,声音从指间泄出“不是说好不再提了吗……”


 这件事还得回溯到八年前的那一天,他们两家在难得的假日一起去营地体验露营,结果不说露营帐篷少带让两个父亲只能裹着睡袋宿在外头不说,为了防止两个小孩跑进森林深处,两家父母还各自说了恐怖故事来吓唬他们。


 亚风炉父亲说的是很平常的狼人巫婆之类的,但当轮到彩悠母亲,女人笑笑说出的故事直接成为他的童年阴影。


 「啊啦,照美想去那里玩吗?可是这片森林很危险哦,在三年前的十月,有对朋友也来这里露营,但中途吵架了,其中一个人就失手杀了对方,还把他的头砍下来埋在某处,虽然后面被警察抓到了,但传说那个被杀害的朋友仍然游荡在这片森林,找着他被砍下的头。」


 当时的小男孩听到这个故事信以为真并那天死死不肯踏入森林一步,但往往天不从人愿,当夜晚来临帐篷里的两个妈妈都睡着时,他因为不可避免的生理情况把还睡眼朦胧揉着眼睛的青梅给硬拉出帐篷。


 小女孩也只得抬头数着星星,偶尔回应厕所里竹马紧张的追问「阿悠还在吗?」


 等他终于出来洗完手后,两人还得跨大半个空地回去他们的帐篷。


 可也是在这时,他听见了背后幽幽传来一声沙哑哀怨的「找不到……找不到……」


 他背上寒毛一下子就竖立起来,可还是努力用理性安慰自己。


 没事的,说不定只是其他人弄丢了东西而已……!  !


 他这么安慰着,鼓足勇气回头一看——


 只见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凭着微弱月光只能看见他身上的狼狈,树叶枯枝与泥土沾了满身,就像是从土里爬出的,头顶垂下的枝桠将头部掩得严实,乍看之下就像是没有了头。


 「那人」似乎注意到他们,朝他们伸出了手——


 亚风炉当机立断抓起了身旁彩悠的手而后一路狂奔回帐篷,连鞋子都是胡乱蹬掉,冲进帐篷后迅速把拉链拉上,像是这么做就能抵御外在妖魔鬼怪的侵扰,之后转过身紧紧抱着彩悠。


 小女孩看着怀里的小男孩一颤一颤的肩膀,直白地开口问一句「哭了?」


 「才没有!」这么说着但他的声音能从他的声音听出哽咽。


 她拍了拍怀里的男孩,接着仰头望着天花板开始数羊,在数到她又忍不住打哈欠的时候她的竹马才愿意从她的怀里退开。


 因着帐篷里还有两个母亲在睡,所以他是压低声音出声「这件事,不能跟别人说!」


 虽然环境黑暗看不见他的脸,但她还是能想像出他哭得通红的小脸跟想故作严肃的神情。


 这时的彩悠困得很只想睡,所以草草点头过后拉着他回到位置躺好再度入睡。


 直到隔天两个孩子才知道昨天那个人是彩悠爸爸,只是因为晚上睡起想上厕所结果不慎跌在旁边的小斜坡还滚了几圈,好不容易爬起来后又弄掉了眼镜,那时模糊视线中看见两个孩子正想伸手求助结果反而把人给吓跑了。


 这次的露营是在两夫妇的啼笑皆非与智也的带伤拍照下结束的,也被亚风炉引为此生最不想被提起的事前三名。


 他伸手捏住戳了别人痛脚还一副无辜的家伙的脸颊。


 这也算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习惯了,起因还是因为彩悠小时候跟他练习合体技还被强迫着喊招式名称,最后被逼急了,想打他但瞅着那张漂亮的脸又舍不得只能用捏来发泄,然后理所当然被他反捏回去。


 而那时的动作也一直保留至今成了他们之间特有的约定俗成举动。


 继续翻着他们的回忆,忽然一张放在左上角的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让她顿住翻页的手。


 那张照片以纯白圣洁的教堂做背景,图中立柱边上坠着白纱与彩带,而穿着婚纱的新娘与西装笔挺的新郎各自抱着两个打扮得精致可爱的花童。


 看见这张相片,她的思绪也像回到多年前那个五月的婚礼。


 那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参加婚礼,当的是花童,依妈妈的话就是负责穿得可爱在新人进场前沿着红毯一路提篮洒花后就能去找家长要糖吃的角色。


 只可惜当时她父亲得了流感身体不适只能在家休息,而她的母亲也得照顾丈夫所以把她交给好友带。


 当天流程的确顺利进行,她跟另一个花童亚风炉走在一块撒完花后就被抱到竹马妈妈腿上看完了整场婚礼。


 婚礼结束后他们一家人没有急着离开,父母就这么带着两个孩子与新娘攀谈起来,而作为今日的吉祥物,他们的脸几乎被大人们爱不释手地揉了一遍,手上花篮里装了满满糖果。


 不知道那边到底是聊到了什么话题,亚风炉妈妈忽然低头问向儿子“我们照美也长那么大了,以后要跟谁结婚啊?”


 男孩看了一眼笑脸盈盈眸带期许的母亲,十分果决道“阿悠!”


 像是早料到他的反应,他的妈妈也极快反驳了回去“不行,阿悠是要嫁给我的!”


 亚风炉爸爸的神情看起来十分想报警。


 周围的大人顿时笑成一团,连新娘也是掩着嘴笑得不行,接着她忽然想到什么好主意,眸子一亮,摆手把那边吃着糖果似乎无法理解现在气氛的小女孩唤来。


 「彩悠,过来姐姐这里。」


 等到彩悠依言过去时,女人低头解下了纯白头纱,而后将它戴到了女孩头顶,白纱垂到她身后,配上她身上的纱裙看着就像小新娘。


 真正的新娘含笑把还疑惑揪着纱的她轻轻推到亚风炉面前,语带调侃「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女孩听见这话才不去扯纱,定定看着眼前的男孩,他抿起了唇,似是紧张,但眼中尽是按捺不住的期待,亮晶晶的眼眸让他更加漂亮好看。


 周围是大人们憋笑的声音,两个孩子就这么直视着彼此,亚风炉还是先动了,他缓缓靠近了青梅——


 然后反被女孩迅速凑上前一口亲在脸颊上,在他愣住的时候,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把手放在他肩上,面上认真诚恳。


 「我会对你好的。」


 那模样与话语与不久前新郎的神态简直一模一样。


 男孩愣住了,这个角色颠倒让其他大人笑得好不快乐,后来直到回家他还没从自己被当成新娘的恍惚中回神。


 思绪回到了现在,她戳了戳身旁少年,他似乎也想起当年那件事而露出难以言喻的神情。


 似乎感受到她渴盼的目光,他毫不犹豫抬起手捏住她的脸“不可以喊我老婆。”


 她开口欲言却又被打断。


 “新娘也不可以。”


 彩悠这才低落地收回视线,无精打采翻着相册。


 很快地他们几乎快把整箱相册都翻完了,而现在他们手上的这一本是关于他们父母的大学生活。


 她看见母亲与伯母一同趁着父亲睡觉时往他脸上涂鸦后露出的调皮坏笑、看见从远处抓拍的父亲红着脸朝母亲鞠躬奉上花束的告白、看见伯父与父亲喝醉酒了勾肩搭背兴奋到模糊……她看见了自己父母曾经年少轻狂的模样。


 相片中的时光永远定格,他们的灿烂岁月得以在这格天地中保存……然而回首现实,谁都已经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彩悠最后还是看完了相册,将它归类放好,在见到箱底最后几本时却愣住了,不为别的,只因为相册封页上的名字——宫下明香。


 这是她母亲的相册,原本应该是纯白的封面被时间薰陶成了淡黄,边角也出现了破损,但内页看上去仍是十分崭新,两者之间有很明显的差别,像是把封页硬是接到另外一本新相册一样。


 她试着把它提起,果然相簿后页像是没黏好一般立刻坠下,要不是两人眼疾手快就会带着前面的部分一起被重力扯下来。


 两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从尾页缓缓飘下一张信纸,彩悠将相册放好后将它从地上揭起,入眼的名字让她明白这是亚风炉妈妈的所写的信。


 「小悠!这些是妳的爸爸拍下的照片,看见这些有没有很开心!」


 彩悠默不作声,翻开了第一页,是她婴儿时期各种角度,偶尔也会出现合照,照片里大家都笑得开怀,中央抱着她的母亲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幸福,后面就是她各个时期的婴儿照,从能自己独立坐起到吃得乱七八糟的副食品……她的父亲拍了好多好多,每一张都是满满的幸福与爱。


 她的父母也很爱她,一点都不输给亚风炉的父母。


 彩悠逐渐把头靠上相册,似是想感受到父母留存下来的体温,可接触到的只有光滑冰凉的相片袋。


 她哪里看不出来,这里头的照片有些已经泛黄,有些却新得像是前几年才刚冲洗出来的……如果她没猜错原本的相册应该已经丢失,是伯父伯母想办法找回了有母亲签名的封页与一些照片,再找出了父亲的底片洗出那些不见的照片。


 这本相簿不只是父母对她的爱,也是伯父伯母对她的关心。


 她咬着下唇使尽全力去遏止要冲出口的哭声,唇间却还是漏出细碎哽咽,肩膀一下下颤动着。


 直到她感受到肩上揽着她的温暖时才终于从相册中抬起头,以它半遮着脸,只露出蓄满泪水的通红棕眸。


 “照美……”只是眨了下眼,她的泪水就冲破了防线落下。


 他没有回话,只是静静以温和的目光注视她,而她卸下了一切抵御,低下头放声大哭。


 “照美……”她嚎啕哭着像是个孩子。


 亚风炉伸出另一只手抱住了她,任她在怀中痛哭。


 她感觉到温暖便不再犹豫靠上前,哭声伴随眼泪一同落下“我想爸爸妈妈了……!!”


 他安静抱着她,等她发泄情绪,听她放声哭诉,感受着她在怀中颤抖,最后还是抱紧了她“……嗯。”


 「照美把这里当自己家吧。」


 「彩悠别再跟哥哥恶作剧了。」


 他垂眸敛着复杂与追忆“我也是。”


 跟她一样思念那两位温柔的长辈。


 他们相互拥抱着,从对方身上汲取暖意,借此淡去心中窒息的悲伤,即使再无眼泪流下,依旧紧紧抱着彼此。


 良久后,少女哭哑的嗓音打破这份静谧“照美,我能把它带回去吗?”


 他低声回覆“当然可以,这本来就该是妳的。”


 她闻言把他抱得更紧“……谢谢。”


 两人不约而同松开怀抱。


 在当天夜里,彩悠翻开相册再次细细抚过父母的照片,最后将它合起抱在怀里直直倒向床上,迟迟不肯松手。


 当晚她做了个梦,梦里父母依然还在,依然包容微笑着看着她,她第一次认知到了在那他们的眼眸之中所包含的爱意。


 床铺上进入梦乡的少女微微扬起了嘴角。

雨雨雨雨雨
摸鱼(omg幼驯染可爱鼠啦!)...

摸鱼(omg幼驯染可爱鼠啦!)😖😖😭

摸鱼(omg幼驯染可爱鼠啦!)😖😖😭

諾幽唷

突然想起来我有lof,欸嘿(?

挑了几张还算能看的图,最后一张例外

有缘再补上其他张

突然想起来我有lof,欸嘿(?

挑了几张还算能看的图,最后一张例外

有缘再补上其他张

堅決不尋-Fuhiro- (征求长评)

“決死的決擊”ost彈奏

話說。。。“決死”是什麼意思啊。

“決死的決擊”ost彈奏

話說。。。“決死”是什麼意思啊。

Haizaki  Ryouhe

宿舍里报废的空调

夏季的酷热磨灭了人去户外的欲望,今天干脆就在房间练球好了。用脚面掂了掂那沾染尘土的球体,心里这么想着

既如此就先练习直线带球技术好了,首先要让球时刻停留在脚边膝盖也要保持弯曲,在两脚内侧来回不断传球,寻找球感。

匀速朝前跑并以足尖捅着球,在这同时保持着同只脚迈步向前的频率,使其始终与足尖接触。就是现在!身体重心下沉集中于左腿,右侧大腿朝后微摆牵动小腿大幅度后摆并绷紧脚面,左腿略微弯曲站立后顺势摆动右腿发力,击出的球带着巨大的力量就这样砸中了侧面的空调。叶片在微微扇动几下后便‘罢工’了,额角不由得滑落下一滴冷汗


糟糕…一下子练的太过忘我了


“你个混蛋!”伴随着怒吼,随即我的后脑便......

夏季的酷热磨灭了人去户外的欲望,今天干脆就在房间练球好了。用脚面掂了掂那沾染尘土的球体,心里这么想着

既如此就先练习直线带球技术好了,首先要让球时刻停留在脚边膝盖也要保持弯曲,在两脚内侧来回不断传球,寻找球感。

匀速朝前跑并以足尖捅着球,在这同时保持着同只脚迈步向前的频率,使其始终与足尖接触。就是现在!身体重心下沉集中于左腿,右侧大腿朝后微摆牵动小腿大幅度后摆并绷紧脚面,左腿略微弯曲站立后顺势摆动右腿发力,击出的球带着巨大的力量就这样砸中了侧面的空调。叶片在微微扇动几下后便‘罢工’了,额角不由得滑落下一滴冷汗


糟糕…一下子练的太过忘我了


“你个混蛋!”伴随着怒吼,随即我的后脑便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转身低下头才看清那是个枕头,心里窝火的看向“罪魁祸首”—吉良广人,蹲下身抓起枕头卯足了劲朝他抛回去“我看那混蛋是你才对吧?好端端的搞什么啊!”说着又侧身躲开了他抛来的枕头。


“空调被你搞坏了啊!这样夏天铁定会被热死在屋子里,你要怎么赔我啊混蛋!”

“空调坏了就去找人来修啊,你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吧喂?”

“别给我一脸无所谓啊!肇事者可是你,有本事你去给我修啊!”

“啊?!”



切,混账吉良。

孖

上次画球还是上次

(最后一张夹杂了两个水上敏志)

上次画球还是上次

(最后一张夹杂了两个水上敏志)

Klentis.

进行一个摸鱼混更...

光线不好+曝光就很烦

进行一个摸鱼混更...

光线不好+曝光就很烦

安澜珊

【闪十一初代】养伤

        圆堂中心,无CP友情向

  第三季世界赛后背景,有私设

  文笔渣,OOC预警

  —————————————————————

  1.

  圆堂意外受伤了,不知怎么就从家里的楼梯上踩空跌了下来,虽然恰逢圆堂父母外出旅游家里就他自己一个人,不过所幸的是最后及时被在一所高中的豪炎寺鬼道等人送往了医院。

  这一摔摔的确实不轻,腿骨骨折,没几个月肯定无法恢复更别说踢足球了。这对圆堂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毕竟几个月无法踢球实在是太痛苦了。

  而此时小队长本人正躺在病床上快发霉了。

  “...

        圆堂中心,无CP友情向

  第三季世界赛后背景,有私设

  文笔渣,OOC预警

  —————————————————————

  1.

  圆堂意外受伤了,不知怎么就从家里的楼梯上踩空跌了下来,虽然恰逢圆堂父母外出旅游家里就他自己一个人,不过所幸的是最后及时被在一所高中的豪炎寺鬼道等人送往了医院。

  这一摔摔的确实不轻,腿骨骨折,没几个月肯定无法恢复更别说踢足球了。这对圆堂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毕竟几个月无法踢球实在是太痛苦了。

  而此时小队长本人正躺在病床上快发霉了。

  “我好想踢球啊……”圆堂无聊的对着天花板大眼瞪小眼。

  “我就知道,圆堂你还是先把你的脚养好吧。”风丸带着饭盒推门而入,“鬼道和豪炎寺说今天要晚点过来,学校那边有点事要处理。”

  圆堂道了声谢后打开饭盒舀了一勺饭塞进嘴里:“可是几个月不能踢球真的太煎熬了啊,而且后天学校还有练习赛的可恶啊。”

  “比起这个,说起来,下周他们就要来了吧。”风丸道,“虎丸他们几个刚刚打电话跟我说他们把球队的事忙完以后也会来看你。”

  “咳咳咳……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吃的太急导致噎住的圆堂用力锤了锤胸口,“可惜这次不能和大家一起踢球了。”

  “你啊,先安心治疗你的腿吧,大家都很担心你。”

  风丸在病房陪着圆堂聊天,到鬼道豪炎寺二人来交接班才离开医院回到了自己家。

  “这是今天课上的笔记,我都给你整理好了,你有空的时候看看,有什么不会的地方我教你。”鬼道从包里拿出几本笔记本,作为同班同学的他在圆堂住院期间自然也负起了帮忙作笔记的任务。

  “谢谢你鬼道,帮大忙了。”圆堂接过笔记本,翻开看了几眼后迅速盖上,再看下去他就要睡着了,有足球天赋的他在学习方面并不擅长。

  “圆堂,我问了医生,医生说你的脚大概下周就可以出院了,但是还得坐一段时间的轮椅。”豪炎寺道,“腿感觉好点了吗?”

  圆堂尝试动了动腿,还是很疼的感觉。

  “我的腿已经好多了,抱歉最近辛苦你们啦。”

  “等过几天,病房就热闹起来了。”鬼道撑着手臂靠在床栏边。

  “就是啊,我好期待和大家见面!”小队长直起身体,虽然不能踢球很遗憾,但是和大家见面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值得庆祝的是,闪电日本队的成员会在下周来到闪电镇重聚。因为在世界大赛上经历了很多事情,队员们的感情也在这过程中变得深厚起来,所以大家约定好每半年重聚一次,上一次重聚是去了吹雪所在的北海道地区,这一次则轮到了圆堂等人所在的闪电镇。

  “队长,我们来看你了!”隔天,虎丸、染冈以及飞鹰三人同行来到了医院看望圆堂。

  “染冈、虎丸和飞鹰?!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圆堂还在迷糊中,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点。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就一起过来了。”飞鹰道,“队长,你的腿怎么样了?”

  “圆堂你怎么会好好的就摔下来了?”染冈看了看圆堂吊着的打着石膏的脚。

  “可能是我那时候正好有点低血糖没站稳,你们不用担心啦。”圆堂乐观的看了看自己的腿,“对了虎丸,球队那边今天不用练习吗?”

  “今天只是一点简单的练习,栗松队长他们在看着我就先溜出来了。”虎丸眨了眨眼睛,“队长,这是雷门国中的大家给队长买的营养品,栗松队长他们一会就会过来了。”

  “噢替我谢谢他们!”圆堂接过袋子,里面不仅有营养品的还有很多好吃的。

  就这样过了一周,圆堂可以出院了,在鬼道等人的帮助下坐上了轮椅,对此本人表示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

  2.

  雷门国中。

  “圆堂,这里!”纲海是最先到的,今天是闪电日本队重聚的日子,约定的地点是他们之前第一次集结的地方。

  “好久不见了纲海!”圆堂朝纲海挥手,风丸等人在背后帮忙推着轮椅。

  “没事嘛圆堂,你看起来真的伤的很严重。”纲海拍了拍圆堂的肩。

  “没事没事啦,因为鬼道他们说怕我乱动腿所以让我坐轮椅。”圆堂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腿。

  鬼道带着佐久间和不动从门口走进来,“是怕你一出院就控制不住想踢球,这是为了你的腿好。”

  风丸和豪炎寺则是赞同的点点头。

  “你看起来真逊啊,队长。”不动从鬼道身后单身叉着腰探出半个身体。

  小队长笑着挠了挠脑袋,“对了,立向居他们还没到吗?”

  纲海看了看手机的简讯道:“应该快了吧,立向居半个小时前跟我说已经在路上了,话说壁山他们呢?”

  说曹操曹操到。

  “队长,我们回来了!”壁山和虎丸以及飞鹰抱着一大堆食物回来了,“纲海学长,好久不见了!”虎丸艰难的腾出一只手打招呼。

  “哟好久不见,你们去干嘛了?”纲海贴心的帮忙拿过他们的袋子。

  “鬼道学长派我们去采购食物了。”

  闪电日本队的成员们陆陆续续的到达了约定点,除基山和绿川会晚到以外,人基本齐了。

  3.

  团体活动第一项是大家协作做一顿晚餐,又名给队长的营养餐。

  会做饭的飞鹰、虎丸,鬼道和豪炎寺是这次的主力人员,其他人负责打下手。

  但似乎进行的并没有那么顺利。

  “木暮你这家伙,切菜切的均匀一点啊!”染冈看着木暮切的奇形怪状的菜吐槽道,显然他忘了自己的刀功也不怎么样。

  “染冈学长你自己不也切的大小不一嘛,干嘛说我啦!”木暮看了看染冈切的,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两人闹了好一阵才勉强把桌上的菜搞定。

  “栗松,这菜直接倒下去真的不会没事吗?”壁山端着菜犹豫着要不要一盘直接倒进锅里,他总感觉会着火。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栗松小心翼翼的拿起锅盖,随时准备灭火,“我数一、二、三,壁山你就迅速倒下去!”

  在栗松的指令下,壁山一股脑将菜迅速倒了下去,然后锅里成功冒起了火。

  “起火了!!栗松快快快快盖上!”

  栗松看准位置将锅盖猛地往锅上一盖,将火压了下去,二人这才放心的拍拍自己的胸口松口气。

  相比于这边的鸡飞狗跳,另一边显得顺利多了。

  “立向居,我们来给圆堂炖鱼汤喝!”纲海挽起袖子,逮住案板上的鱼准备大干一场。

  “好的纲海学长!”立向居也洗干净手开始行动,虽然做菜对他来说并不擅长。

  主厨那边也进行的很顺利……

  学校走廊外。

  “队长,你还好吗?”吹雪来找在走廊上坐着望着夜空的圆堂。

  “吹雪?”

  “豪炎寺君他们那边人手都够了,所以我来找队长你聊聊天。”吹雪倚着走廊上的长凳坐下。

  即使大家现在各自分散,有的人自己成为了队长,有的人加入了新队,但圆堂的队长对他们来说有着很特殊的意义,也有着很重的份量,所以他们依然愿意以队长称呼圆堂。

  “我好高兴,大家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每一个人都很开心。”圆堂摸着手上的足球,“当初选择踢足球果然是最好的选择。”

  “正是因为队长你的足球,大家才会聚在一起。”吹雪抬头看着满天繁星的夜空,“听说晚上会有流星雨哦,到时候队长有想许的愿望吗?”

  “嗯……如果真有流星雨的话,我要许以后也一直踢足球的愿望。”圆堂将球高高举起,足球在月光下显得极为耀眼。

  “圆堂,吹雪,可以开饭喽。”远处的风丸挥着手招呼二人。

  “好的!”

  虽然做饭的过程出现了很多小意外,耗费的时间比预想中的长,但是成果还是很不错的,有虎丸等人的拿手菜就更为锦上添花了。

  “好丰盛啊!辛苦大家了!”本来没什么食欲圆堂看着桌上的晚餐也终于有了胃口。

  “我们开动啦!”

  大概又过了一阵子,迟来的基山和绿川也终于赶到,众人朝他们挥挥手。

  “广、绿川你们来的好晚哦,快来这边坐。”圆堂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抱歉圆堂君,因为在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我和绿川迟到了,这是送给大家的礼物。”

  绿川朝众人点点头表示抱歉。

  “不用那么客气啦,快来吃晚餐豪炎寺他们做的东西超好吃!”圆堂这么说着,手上还拿着几串烤肉满足的塞进嘴里。

  纲海起身迅速的把他们推到座位上,把盛满了食物的碗递给他们:“尝尝飞鹰特制的雷雷盖浇饭,味道特别好!”

  飞鹰则是自信的看向虎丸,他们俩人从开始做饭的时候就开始暗自较劲到底谁做的更好吃,这是一场虎之屋主厨与未来雷雷轩继承人的大比拼。

  “广学长和绿川学长先尝尝我的特制炒饭!”虎丸也不甘示弱的端过自己的炒饭递给二人。

  4.

  热热闹闹的晚餐逐渐进入尾声,原定的几日出游计划以及友谊赛因为圆堂的意外受伤而取消,就在众人思考关于这次聚会的B计划时,木暮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碟光盘来。

  “大家,我们来看恐怖电影吧!”木暮蹦向光盘碟将光盘塞了进去,然后很正式的指挥靠窗边的众人拉上窗帘关上灯。

  “木暮你从哪拿的恐怖片啊?”壁山开始默默往墙角缩起来。

  “之前目金学长送我的,说是最近最火的恐怖片,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哦。”

  影片一开始带有的喜剧情节并没有让众人有太大的波澜,不过就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真正的高潮剧情直接映在大屏幕上。

  “木暮,你这电影根本没有你说的这么恐……啊啊啊啊!”纲海刚想吐槽这影片是纸老虎结果下一秒出现的脸直接让他惊呼出声,虽然他也不算胆小的人。

  当然不止他一个。

  “救命啊啊啊啊!那个鬼好像要跑出来了!”胆子较小的虎丸壁山栗松等人吓得缩在一起抱团取暖,同样被吓得不轻的木暮同学从缝里挤了进来。

  不过像大胆的豪炎寺鬼道等人就显得极为淡定,至于小队长,虽然表面好像比较淡定,但实际上是不是真的淡定就不一定了。

  5.

  闪电日本队重聚的这一天又恰逢是跨年夜当天,街道上热闹极了,大家都在庆祝新年的到来。

  河边空地上。

  众人团团围坐在一起看着夜空中盛开的烟火,他们确实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吹雪学长,真的会有流星出现吗?”立向居转头看向一旁的吹雪。

  “我想是会的哦。”

  大家闹腾的坐在草坪上等待了许久,终于……流星刹那间从本就明亮的夜空中划过。

  “快看真的是流星诶!”木暮欢呼的站起身指着天空,“大家快许愿!”

  有的人真的闭上眼睛许下心愿,也有的人默默坐着看着流星划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这就是他们友情最好的见证吧。

  6.

  愉快的日子过去的很快,终是到了离别的这一天,吹雪等人准备搭车各自回到自己的所在地。

  “圆堂,下次再见面就是半年以后了,到时候要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球赛!”纲海握起拳头抬着面前。

  “当然!”圆堂也轻轻握拳相碰,“大家,下次再聚的时候再一起来踢足球吧!”

  “噢!”

END


PS:没有喜欢初代的同好一起来唠嗑嘛!(σ≧︎▽︎≦︎)σ。

Haizaki  Ryouhe

必杀技

什么,我的必杀技?


说起来,不论是‘Death Zone’还是‘Penguin’,都是帝国的东西,可到头来还不是轻易被我学会了?哼哼…也不过如此嘛


…你说企鹅会飞看起来很奇怪?啧,怎么你也和野坂那家伙说了一样的话,明明是你们关注的点奇怪吧?

[图片]


什么,我的必杀技?


说起来,不论是‘Death Zone’还是‘Penguin’,都是帝国的东西,可到头来还不是轻易被我学会了?哼哼…也不过如此嘛


…你说企鹅会飞看起来很奇怪?啧,怎么你也和野坂那家伙说了一样的话,明明是你们关注的点奇怪吧?


🥦

我产品摸鱼

还混入了一之濑土门和里佳

我产品摸鱼

还混入了一之濑土门和里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