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闪耀暖暖同人

20739浏览    962参与
仲夏未央—telepatía

(秦衣)情心劫(一)

两年没出闪的阿青出闪了!!!

真的,我哭死!!!急忙开始码字

老规矩,女主名字沈泠妍,字瑶笙

PS:本文写于活动之前,纯粹只是看了卡的配字和PV激情码字,预计应该是中短篇,和剧情不一致不要喷我QAQ

ooc归我,阿青是大家的

  

  

  

  

  星摇引凤泣,细雪不染尘。

  世人皆言天玄派掌门人气度高洁,衣袂胜雪,一琴一剑,涤尽世间不洁之物,却一身孑然,敛烟水云岚入眸,与天地万物同息。

如此谪仙,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他是我的师尊。而我,是他唯一一个徒弟。


  不,现在已经不是了。

  

  我坐在桃花树下,一壶酒早就在一口又一口无心的浇愁之下见了底。......

两年没出闪的阿青出闪了!!!

真的,我哭死!!!急忙开始码字

老规矩,女主名字沈泠妍,字瑶笙

PS:本文写于活动之前,纯粹只是看了卡的配字和PV激情码字,预计应该是中短篇,和剧情不一致不要喷我QAQ

ooc归我,阿青是大家的

  

  

  

  

  星摇引凤泣,细雪不染尘。

  世人皆言天玄派掌门人气度高洁,衣袂胜雪,一琴一剑,涤尽世间不洁之物,却一身孑然,敛烟水云岚入眸,与天地万物同息。

如此谪仙,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他是我的师尊。而我,是他唯一一个徒弟。


  不,现在已经不是了。

  

  我坐在桃花树下,一壶酒早就在一口又一口无心的浇愁之下见了底。


  前几日,师尊去了一趟苗疆,带回了师妹——阿荼。

  我还记得当时师尊摘下了游历时常戴的斗笠,那双淡然的眸子望向我,说:“瑶笙,吩咐人下去,把竹灵小筑收拾出来。”

  “往后,阿荼便是你的师妹了。”


  我几乎就要维持不住面上的微笑,满脑子都是刚刚的那句话,手只能紧紧握住佩剑,才能勉强维持住仪态。

  现在想起来,我那个时候的表情,一定难看的很吧。

  


  竹灵小筑是他还不是掌门之时,我和他一同的住所。即使我没住几天,师尊便授命成为掌门,那也是我们曾经有过回忆的地方。自我们搬出之后,竹灵小筑再没住过人。

  在门派中人看来,能住在这里的人,一定对掌门意义非凡。

  只得苦笑一声。是我自视甚高,高看了我在师尊心中的地位,高看了……我是他心中,较为重要的人。

  “弟子,遵命。”


  再不敢站在他面前失态,转身疾步离开大殿之前,我忍不住看向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真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里面装了师妹,装了天玄派,装满了苍生,却看不见里头有我。


  多讽刺啊,天玄派掌门座下首徒,居然爱上了自己的师尊。如此大逆不道,却发生在我和他身上。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份情愫?早已记不清了。

  是他温润唤着“凉玖”,将手递到跪在他面前的我的时候?是他在身后握住我拿剑的手,一招一式教我练剑的时候?是下山游历遇见凶险,毫不犹豫挡在我面前的时候?是患病卧床不起,他衣不解带的照顾,安慰梦魇的我的时候?……

  我只知道,发现自己爱上师尊的时候,这份情愫早已在心中扎根,开出满树桃花。明知这为世人所不容,却仍是小心翼翼呵护着,生怕别人发现。


  手抚过面前的瑟,丝弦虽触感柔软,但也是伤人的利器。看见指尖的红色,方才察觉到疼痛。

  天玄门的弟子以剑为主,乐器为辅。每个弟子在练剑的同时要修习各门乐器,待到十六岁时,方可做最后的选择,随后精进,化作自己如臂指使的武器。

  那日,师尊问我想要的乐器是何物。我不假思索回答,是瑟。


  也许是那个时候便有了私心罢。只因为他的是琴,我便想要练瑟。


  无论如何,能离他近些,就够了。


  瑟并不好练,就如同当他的徒弟,也不是什么易事一般。

门派里对他的尊敬备至,对于我,自然有许多人嫉妒,渴求我的位置。我明白有多少人等着我掉下去好取而代之,便拼了命的努力着,当初别人奉承的“天资聪颖”,如今已经变成了“武艺高强”;从当初连剑都提不起来,到现在剑与瑟相辅相成,为门派博得美名,为师尊争得颜面……

  自始至终,不过只是为了他。


  虽然心中有些吃醋,但是我明白阿荼是无辜的。我对师尊的情愫,不应该牵扯到任何一个人身上。

  这么想着,听闻苗疆多山茶,我转头吩咐仆从在院前多种几株山茶花。

曾几何时,也是以慰我思乡之情,师尊亲手为我种下了庭院中的这棵桃花树。只因我家乡种满了漫山遍野的桃花,他以为我也会喜欢。

  殊不知,是因为他为我种下桃花,我才喜欢上。


  “瑶笙师姐!”正当我向下人详细安排阿荼的起居事宜时,正主匆匆跑进了我的偏殿。“我想下山去玩,可是师尊不让我一个人去。整天练武怪无聊的,想着整个门派我最亲近的是师姐,就想着和师姐一同下山去寻些新鲜玩意。”

  “可是我还在安排你的起居事宜啊。”我将手中的册子翻给她看。“可觉得还有什么缺的?尽管说出来便是。”

  然而阿荼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随即拉起了我的衣袖晃晃:“没什么缺的了。好师姐,陪我出去吧~”


  我失笑,阿荼虽然看起来已经是个大人了,然而苗疆的风俗开放又纯朴,再加上阿荼家中净是些哥哥姐姐,养得她的心性仍旧像是个孩童一般。这些日子和她相处下来,只觉得和养了个女儿一样,没什么区别。不由得感慨,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结果先养上了孩子。


  天玄门在高山之上,但是山下也自有一方受庇护的城池在。门派受城池供养得以衣食无忧,城池得门派庇护以安心发展,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今天。

  即使如此,为了以免引起骚动,我还是不厌其烦的叮嘱阿荼将身上的门派制服换为常服。她虽然撅着嘴儿嫌麻烦,却也听话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衣裳。


  “师姐!你就穿这件嘛,好不好?”阿荼拎着同样一件粉色的衣裙,与手拿淡蓝色锦裙的我对峙着。“平日里师姐就爱穿这些冷冷清清的衣裳,往日里但凡我和家中的姐姐们出去,都是穿同种样式的衣服出去的。如今我将师姐视为自己的亲姐姐,师姐就看在我思乡的面子上,陪我穿一回嘛!”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我穿便是。”耳根子真是软的很,被她磨的没了法子,只好进内室换上。


  “师姐,你尝尝这个糖葫芦!可甜了!”阿荼将红艳艳的糖葫芦递到我嘴边。“我在苗疆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吃食呢。”

  我低下头咬了一口,山楂酸的让人皱眉。却在抬头看见他的时候,唇齿之间尽是蜜糖的甜。


  街市车水马龙,我眼里却只有一个他,只容得下一个他。

  我的师尊,我爱而不得宣之于口的人,站在不远处。他那双我无数次想去触摸的眸子,就这么看着我。


  有一刻,我真的以为,他的双眼之中,只有我一个。

叁玖
  侠女风,但钻还没攒够,纠结...

  侠女风,但钻还没攒够,纠结抽不抽

  侠女风,但钻还没攒够,纠结抽不抽

白发美男杀手

预告

在写了在写了,准备写一篇混沌之神的乙女。


我太馋宿敌设定了!!


故事情节为:你与混沌之神相爱相杀,混沌之神没有性别,但外表是男性,祂对你身上的力量感兴趣又对你完美的容貌感兴趣。


祂想与你坠入混沌的深渊,但你不愿意,于是祂开始对奇迹大陆的人出手,你也不同意,然后与祂开始了暗中作战。


混沌之神→你:又爱又想杀,想一起坠入混沌的深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前世你→混沌之神:想杀(原因:对奇迹大陆出手)


现世你→混沌之神:想杀,想打,想骂(原因:伤害自己的神使,挑拨自己,伤害暖暖)


(tps:伤害暖暖是私设)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剧情,情节中有些许露骨与暧...

在写了在写了,准备写一篇混沌之神的乙女。


我太馋宿敌设定了!!


故事情节为:你与混沌之神相爱相杀,混沌之神没有性别,但外表是男性,祂对你身上的力量感兴趣又对你完美的容貌感兴趣。


祂想与你坠入混沌的深渊,但你不愿意,于是祂开始对奇迹大陆的人出手,你也不同意,然后与祂开始了暗中作战。


混沌之神→你:又爱又想杀,想一起坠入混沌的深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前世你→混沌之神:想杀(原因:对奇迹大陆出手)


现世你→混沌之神:想杀,想打,想骂(原因:伤害自己的神使,挑拨自己,伤害暖暖)


(tps:伤害暖暖是私设)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剧情,情节中有些许露骨与暧昧的描写,先预个警。

空中落雨露

【暖暖系列观影体】你,准备好去改变宿命了吗?(二)

时间线一一闪暖世界刚开始

主要观影成员:大喵,闪暖世界(等我在b站补完奇暖主线剧情奇暖世界的人物再出场)

官配cp,暖中心cb向

ooc归我,角色归官方

不喜勿喷,请左上角,谢谢

一一一一

“那暖暖呢?!”大喵焦急地问道


(暖暖啊,她太累了,现在需要休息,等她醒了我会让她过来的,以及请别再攻击方舟了)

“暖暖没事就好……”大喵虽然不是很相信这道声音,但是它相信暖暖没事


“谁攻击了方舟?”宙在听到暖暖没事时松了口气,然后回想到了声音的最后一句话。


​“我只是想试试,不过看来目前是真的出不去了,那就只好遵守规则了,对于攻击方舟的事我先对不起了。”洛昂不知什么时候把手......

时间线一一闪暖世界刚开始

主要观影成员:大喵,闪暖世界(等我在b站补完奇暖主线剧情奇暖世界的人物再出场)

官配cp,暖中心cb向

ooc归我,角色归官方

不喜勿喷,请左上角,谢谢

一一一一

“那暖暖呢?!”大喵焦急地问道


(暖暖啊,她太累了,现在需要休息,等她醒了我会让她过来的,以及请别再攻击方舟了)

“暖暖没事就好……”大喵虽然不是很相信这道声音,但是它相信暖暖没事


“谁攻击了方舟?”宙在听到暖暖没事时松了口气,然后回想到了声音的最后一句话。


​“我只是想试试,不过看来目前是真的出不去了,那就只好遵守规则了,对于攻击方舟的事我先对不起了。”洛昂不知什么时候把手枪拿了出来,枪口还冒着几缕烟,“你好,我叫洛昂。”

“我是宙,我旁边踩着滑板的小孩子是我妹妹,叫小海”宙回道

“洛昂哥哥,你的手枪好帅啊,能给我玩玩吗?”小海看着洛昂说道

“小妹妹这可不能乱玩哦。”洛昂摸了摸小海的​头说道


其他几人看到洛昂试了之后就暂时没有想要出去的意思,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力量可能破不开,更是因为他们想要研究方舟,不过他们直到离开都没有研究方舟一点点就是后话了


(现在开始第一个视频)
【生贺/pv混剪】暖暖的旅程 

先是一段温柔的旋律响起,一个白色的剪影在远处,镜头一切,是一位粉发少女,她的头发与裙子在风中飘舞,似是仙女一般,下一秒,她睁眼看向镜头,接着便是她穿着各种服饰的样子

<这位小姐姐好好看!!粉色好适合她!!>

<听那位会说话的猫说,她叫暖暖>

<我一直认为粉头发是玛丽苏的象征,但是暖暖真的可爱啊!!!>

<让大家认识一下,这是我的新老婆>

<楼上在想peach,这明明是我老婆,都是因为你们,现在她正在哄我>

<楼上喝了多少酒啊?开口就是老婆老婆的>

<虽然她的确很可爱,但我们为什么要这个视频内容啊?>

<好多好看的衣服!!希望等会能知道这些好看的衣服是在哪买的>


暖暖!大喵看到粉发时瞳孔缩了一下

“祂为什么要放与暖暖有关的视频?”

这是宙的疑问

“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孩子,但是我莫名的想远离她”莉莉丝依然微笑着

“这不是拥有里德断章的那个女孩吗?”洛昂疑惑的看向屏幕

“暖暖……”夜宵喃喃自语道,之前她没有逃离方舟的时候有见过这个小姑娘几次


“刚刚拿了之前的照片在看……”暖暖的声音响起

画面一转,她系好领口的黄色蝴蝶结打开衣柜,两边都是美丽的衣服,而她走在中间

“因为其中的一张,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接着是一位紫发少女﹤优优﹥回头,然后便是银发萝莉﹤啪嗒﹥回头,带着斗篷的猫﹤大喵﹥一闪而过,接着便是风吹起暖暖的粉发,然后是穿着各种服饰的她在各地拍照

“那时候我在进行一场环游世界的旅行,认识了许多好朋友……”

<老婆好米!!快让我抱抱>

<原来那只会说话的猫叫大喵啊,不对,猫怎么会说话呀?成精了吗?>

<我承认,我酸了,她的衣柜好大呀,羡慕有钱人家,楼上,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养一只会说话的猫算什么?>

<我试着找同款衣服,但是只能在奇迹大陆上找到相似的>

<她身上的衣服是她自己做的吗?想要同款,跪求小姐姐开个店>

<优优和暖暖长得有点像,这是她的姐姐或妹妹吗?>

<银发萝莉嘿嘿嘿萝莉嘿嘿>

<楼上的,三年起步>

<旅行诶,好羡慕,社畜正在忙着活下去,根本没时间>

<这些地方,大陆上好像没有诶,是p的吗?>


“我不是猫,是大喵一族的大喵!!地方和服饰都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奇迹大陆当然没有啦,优优是暖暖的姐姐,啪嗒热爱占卜术,”大喵回复了一下上面的弹幕,回想了一下以前的伙伴,并恢复了以往的吐槽功底“虽然我以前不信,但是现在还有比奇迹大陆更离谱的东西吗?用衣服打架诶,好多东西都有神奇的力量。”

“不过是一只小白兔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罢了”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左一还是看了下去,利益权谋玩久了,总归还是想要看一些其他的东西放松一下

“朋友?不过是虚假的情感罢了”秦衣心里满是不屑,“利益才是最真实的”

“另一个世界吗?有意思……”墨丘利听到了不远处大喵的话,好像有了点想法


“其实那也不算是旅行啦……”

优优,暖暖和大喵看着地图寻找路线

“当时是追着藏宝图路线满世界走……”

长城上,优优穿着冬装在远处向暖暖挥手,暖暖扶着膝盖担忧的看向大喵,大喵累的趴在地上

“优优,啪嗒,江川南……”

一位金发少年﹤布朗﹥打扮成圣诞老人的样子,站在旁边,暖暖拿着礼物盒,大喵很兴奋的跳起来

“他们都是很可靠的伙伴…”

随后布朗装着礼物的袋子破开,二人一猫把目光投向破了个袋子,空气中充满了尴尬

<啊这,现在还有藏宝图这种东西?你们还真的跟着它的路线跑?>

<蹦起来的大喵好可爱呀!>

<有一点点尴尬呢,刚说完他们都是很可靠的伙伴,布朗的袋子就破了>

<可以说是画面和内容完全相反呢>

<暖暖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呢>

<姐姐好好看姐姐好好看姐姐好好看,我想当姐夫>

<楼上不要在白天做梦>


“藏宝图是什么啊?好有趣呀”小海拉着大喵的斗篷问道

大喵解释道:“藏宝图是暖暖爸爸留下来的,暖暖跟着它走是为了找到爸爸的线索,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

“真是一群单纯的孩子呢……”奥菲利亚微笑地说道

“是呢……”莉莉丝回道,然后闭上眼睛想着,“我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远离她了,这些东西为什么我不能拥有呢?”

洛昂看着屏幕中的暖暖似是改变了什么主意,然后撸了一下大喵的头:“我决定了……”说服组织不抹杀里德断章的拥有者

“你突然这样干嘛啊?”大喵拍下了洛昂的手,“再这样的话,你欠我一顿五花肉”

洛昂答道:“只是单纯喜欢撸猫而已,不过一只猫竟然喜欢吃五花肉嘛?”

“都说了我不是猫!!!”大喵怒道


“如果可以,一定要再和大家一起吃一次涮羊肉呢……”

暖暖笑着走在最前面,优优和啪嗒跟在后面,

“好想再和大家一起泡温泉,看电影,登山,滑雪啊……”

暖暖抱着膝与大喵坐在烤着鱼的火堆一边,另一边一名黑发男子正在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着什么

“只是现在想起分别时的场景还是会很难过……”

一幕幕回忆闪过

“总有一天,我们还能再相见的吧?”

画面定格在暖暖与李尔里德的相遇,屏幕上出现了雪花项链

‘我们的漫长旅途’

画面上是五人一猫的合照

‘终于要迎来落幕’

视频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那一段景象,暖暖依然回过头

<好难过啊,这段旅途结束了,虽然所有事都要迎来一个终点,但果然就连看这段回忆的我都有点不舍,更何况经历这旅途的本人呢?>

<我靠,李尔里德!暖暖竟然认识李尔里德!!>

<虽然李尔里德好帅,但是他的设计真的很棒!我吹爆他!!!>

<好漂亮的项链,是李尔里德给的吗?暖暖好幸运,竟然能认识李尔里德>

<画面回到了开头呢,暖暖还是像个仙子一样呢,即使漫长的旅途已经结束,暖暖还是最开始的那个暖暖,她始终没有变,她只是在成长>


这时候的大喵沉默不语,宙只是静静地望着屏幕上出现的李尔里德,那个先知以及其中的一条弹幕,暖暖真的幸运吗?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对于李尔里德的出现,都表现出了惊讶

(暖暖遇到李尔里德,来到奇迹大陆,是她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


我是奇暖入坑,对于环暖真的不是很熟,而且写文新手,可能很难顾及到所有角色,在这里先抱歉。

关于夜宵,她的身份好像是出逃的设计师之影,所以我私设在她没有出逃的时候,因为暖暖的多次轮回见过她

洛昂的话我记得他在一周年庆还是什么时候好像有说过组织一开始是要让他把暖暖抹杀了,如有什么设定偏差,请及时告诉我,我会改掉谢谢大家支持![爰心][爱心]

黎拌汤
  被我拖了好久才画完ಥ_ಥ

  被我拖了好久才画完ಥ_ಥ

  被我拖了好久才画完ಥ_ಥ

堇色

在横滨使用搭配之力有什么不对(?)

  关键词:沙雕、爽文、开挂拯救世界,搭配之神的异界之旅

  设定游戏闪暖

  目前主线横滨

  

  本篇梗概:

  首领是组织的奴隶。

  但是搭配之神。

  

  ————

  

  呜哇,是Lupin!

  “安格斯小姐果然认得这里呢?”

  呜哇,是夏目三三!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你其实还蛮想打卡的,但是左一和太宰治不约而同地给你点了柠檬水。

  “……”

  有没有可能,你的内里其实已经成年了。

  

  “喝酒误事。”

  

  彳亍口巴,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你接受这个理由。

  毕竟你也的确不是来旅游的。

  

  看起来左一...

  关键词:沙雕、爽文、开挂拯救世界,搭配之神的异界之旅

  设定游戏闪暖

  目前主线横滨

  

  本篇梗概:

  首领是组织的奴隶。

  但是搭配之神。

  

  ————

  

  呜哇,是Lupin!

  “安格斯小姐果然认得这里呢?”

  呜哇,是夏目三三!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你其实还蛮想打卡的,但是左一和太宰治不约而同地给你点了柠檬水。

  “……”

  有没有可能,你的内里其实已经成年了。

  

  “喝酒误事。”

  

  彳亍口巴,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你接受这个理由。

  毕竟你也的确不是来旅游的。

  

  看起来左一准备给你作一个贴心的解说。

  不过在她准备开口之前——

  

  “需要我回避吗?”

  太宰治貌似很贴心地提出了相当绅士的建议。

  

  “不用了吧。”你不假思索地回复道。

  在你的背后,注视着你的左一的眉微微一挑。

  

  “反正你也会放窃听器,有什么区别吗?”

  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所以对于太宰治脸上露出的“……”的表情,你反而有点惊讶。

  他不是应该早就预判到你知道这一点了吗?

  

  太宰治:不,这和他会被某些人的情商给噎住是两码事。

  

  “总之,我先做个规划。”

  反正你们的力量体系根本是两个,你真的不怎么认为在你自己都还没摸索清楚你的状况之前他能把你用明白,倒不如说太宰治知道之后可能会有和洛昂一样的想法,“我先了解一下我的情况,然后再给太宰先生你讲一下你们的情况,然后你再和乱步先生讨论?”

  虽然不做人这方面太宰治是比较会,但是做人这方面也一样是太宰治比较会。

  虽然你不尊敬他,但是你信任他的能力(棒读)。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糟糕的事情。”

  虽然一边这么吐槽,太宰治还是默认一般从你和左一旁边游荡开,转到一边兴致勃勃地和酒保开始了熟知的互动。

  

  你看了一眼夏目三三。

  他完全没有应该回避的自觉。

  并且试图依靠猫咪的外表凑近来听。

  

  “……”

  可恶,又不是真的猫能撸,当然是选择弧掉他。

  

  “其实我觉得偷听没什么。”

  你镇定自若地对左一开口,

  “但是把别人当傻子这一点我不太喜欢。”

  

  军团长倒也没有打断你的意思,双手环在胸前等着你说下去。

  “这个世界的特殊能力体系是异能,”你接着开口,“我个人觉得虽然种类不同,但是实际上没有强弱之分……好用和不好用也完全取决于能不能发掘到适合的点。”

  就像有些搭配之战需要靠卓越的拖后腿把敌人逼疯。

  “就像有些异能力者能靠变成动物……去赚门票钱。”

  你面无表情地盯着被你cue的对象,

  但是觉得有必要象征性地尊重一下老人家,“比如说老虎。”

  

  “听起来适合用来好好地训练呢。”

  左一若有所思,

  “那么,墨丘利的猫?”

  

  你:战术后仰。

  你也不知道左一是完全get了你影射的“猫”,还是真的单纯由这个话题想到了墨总。但是想起对方的那只油光水滑、黑毛绿眼的傲娇猫猫……

  你:可恶,手痒了。

  #下次一定要和打工人说好挑它去洗护的时候撸一把

  

  啊不对。

  总之,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后知后觉地发现旁边的猫(夏目三三)已经不见了。据左一说是在她想捞过来的时候跑了,但你对于军团长正儿八经动手会抓不住一只猫抱有怀疑。

  

  “因为会弄脏。”

  左一拨弄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端上来放在她面前的酒杯,外套的袖口下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截手腕。

  

  嗯,也说得通……

  “而且我不希望我们两个在谈话时有一个第三者。”

  你:。

  

  所以这不是看出来了吗!?果然吧??

  

  左一:很好,又一次完美略过了我话里的重点。

  但是军团长有足够的耐心,对于看中的珍宝。

  不管不顾地一味地追逐“爱”……?

  不够成熟的小女孩才会做的事情。

  

  只要左一愿意,有一万种方法让自己成为对方在遇到麻烦的时候的首选,最终目标的达成不过是早晚的事。

  现在不就是最好的佐证吗。

  

  “唔,现在……让我们来说说你需要的东西。”

  军团长晃动了一下手上的酒杯唤回你的注意力,冰块在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

  

  “你当然可以随意支配属于你的。”

  附在你的耳边低语的军团长的声音仿佛带了根羽毛,带着些温度的微醺里混着不知名的香气。

  “但是要记得看好你自己……

  

  你应该不希望这片大陆先因为你而毁灭吧?”

  

  据左一所说,系统给你提供的方法随便怎么用都行,但是你本人得注意保持心情平和。毕竟你用的力量有来自记忆之海的部分(方舟的设计师之影),到时候万一你一激动把记忆之海连接在这边的基站通道彻底开放,不说其他,日本肯定先被吞没。

  你:……

  ……

  ???!!!???

  #福地竟是我自己

  

  不、但是你真的没有这么big胆。

  “那就照顾好你自己。”

  身影逐渐变淡的金发女子语气里镌上笑意。

  “你的胆子不是向来大得很吗?”

  ————

  

  方舟。

  

  “我踏足的战斗,结局只有胜利。

  ……这次是我赢了。”

  

  带着淡淡戏谑的声音和在你的面前是天壤之别,仿佛正是偏向于让对面的人的情绪产生波动。

  在一身干练的装扮、安之若素的军团长面前,黑色长发柔顺地垂落于细弱肩头的少女有着宛如白天鹅般精致完美的外表。

  

  莉莉斯随手一伸,方舟空间内平白出现一朵娇嫩的玫瑰,垂下的指尖摩挲着炽红的花瓣,依旧无暇的笑容下的声音却带着与平日里略有相异的、几不可闻的冷意。

  

  

  “是吗?那可不一定……一切才刚刚开始。”

  现在的“左一”也不过是离了军团和势力的存在。既然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妮妮尔的女王会让所有人都臣服在只归属于自己的爱恋中。

  少女的指尖不紧不慢地碾碎了玫瑰。

  

  ————

  tbc.

  

  

  

  

  

  →因为莉莉斯SAMA的呼声属实有点高所以先放出来的一个小片段

  →同样暂未营业de秦衣酱:我就在旁边看看.jpg

  话虽如此,搭配之神还是要走上中二的燃(烧钱)之路的(bushi)

雨山渊
day25 夜莺与晨雾 拖拖拉...

day25 夜莺与晨雾


拖拖拉拉终于画完1/4了

day25 夜莺与晨雾


拖拖拉拉终于画完1/4了

魈魈不知道哦~

  用女鹅浅浅仿一下心中的至冬国冰之女皇(σ′▽‵)′▽‵)σ

  用女鹅浅浅仿一下心中的至冬国冰之女皇(σ′▽‵)′▽‵)σ

Breeze

  画了闪暖的敦煌套装,有些很复杂的设定省略了(´▽`)

  画了闪暖的敦煌套装,有些很复杂的设定省略了(´▽`)

空中落雨露

【暖暖系列观影体】你,准备好去改变宿命了吗?

  

时间线一一闪暖世界刚开始

主要观影成员:大喵,闪暖世界(等我在b站补完奇暖主线剧情奇暖世界的人物再出场)

官配cp,暖中心cb向

ooc归我,角色归官方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左上角,谢谢

一一一一

心之门再次开启

  

“我准备好了!”随着暖暖声音的响起,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等到大喵回神,暧暖消失了,而自己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周围一片白茫茫,除了海和宙外全是自己不认识的人。

  

“大喵!”小海从不远处跑来,一下子抱住了大喵,“你怎么在这里?暖暖呢?”

  

“小海松手……刚刚一道白光闪过就来到这了,对了,暖暖呢?”大喵焦急地往四周看了看,却还是没有看见暖暖

  ......

  

时间线一一闪暖世界刚开始

主要观影成员:大喵,闪暖世界(等我在b站补完奇暖主线剧情奇暖世界的人物再出场)

官配cp,暖中心cb向

ooc归我,角色归官方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左上角,谢谢

一一一一

心之门再次开启

  

“我准备好了!”随着暖暖声音的响起,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等到大喵回神,暧暖消失了,而自己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周围一片白茫茫,除了海和宙外全是自己不认识的人。

  

“大喵!”小海从不远处跑来,一下子抱住了大喵,“你怎么在这里?暖暖呢?”

  

“小海松手……刚刚一道白光闪过就来到这了,对了,暖暖呢?”大喵焦急地往四周看了看,却还是没有看见暖暖

  

“这里是方舟的镜空间,我和小海听到这里的动静赶来了,现在我们被一股未知力量被关在这个影院厅了,”宙走了过来,摸了摸小海的头并与小海一起坐在大喵的旁边,“不过我能感觉到那股力量并没有恶意,暖暖应该没事。”

  

“……好熟悉”夜宵坐在一个角落的椅子上,看

着前方的大镜子喃喃自语道,“我回来了吗?”

左一正在默默地观察四周,目光在扫过某人的时候顿了顿,而墨丘利也在不经意间扫过四周与左一对上了目光,左一见对方看到自己回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莉莉丝用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墨丘利后便走到奥菲利亚附近那坐下,毕竟她可不是空有美丽皮囊的傻子,她早就想把妮妮尔政治上墨丘利的人换成自己的人了,不过现在双方都对对方还有利用价值就是了,而奥菲利亚一一信鸽王国是她选择的未来的合作对象

  

洛昂目标明确的走向了大喵附近的座位,并顺手撸了一下大喵的头:“肥猫,你是怎么长那么胖的,你主人呢?”

  

“你谁呀!不许说我胖,不准摸我头”大喵当即炸毛了,“以及我不是猫,我叫大喵,来自大喵一族”

秦衣坐在了离其它人不远也不近的地方,打开的折扇遮住了他半张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围的闹剧:“有趣……”

  

就在这时,镜子泛起了涟漪,逐渐显现出了画面

  

<我艹,我的设计图!!还没保存啊!!!熬了三天画出来的啊……>

<楼上好惨啊,不过我怎么看到了一群大佬?快来个人掐我一下>

<让我掐 超用力.jpg>

<duck不必这么用力 痛苦面具.jpg>

<这是什么?为什么退不出去?>

<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莉莉丝女王,她还是那么360度无死角的美丽>

“谢谢这位子民的赞美,我会努力做的更好。”莉莉丝回了个微笑

<嘿嘿嘿,女王对我笑了!对我笑了嘿嘿>

<楼上疯了,快帮忙叫救护车>

<报告总裁,我们并没有查出您现在在什么位置>

“继续查。”墨丘利回了自己属下的信息

<墨总好好看呜呜呜>

<军团长,我可算找到您了!!帮您改文件真的太累了 暴风哭泣.jpg >

“叶索,工作时间别摸鱼”左一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挑眉回道

<秦老板,我们今天剧团的戏是演还是不演了?>

“不演了,今天轮到我们来看他人演的戏了”秦衣回道

<好帅的金发小伙,好美的银发小姐姐,三秒钟之内我要这个男人和女人的全部资料>

  

……

  

等到该交流的人交流完,镜子再次泛起涟漪,上面浮现出了文字

(欢迎来到方舟的镜空间,吾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接下来通过镜子观看的内容,接下来说明镜空间的规则:

1.无论是外界还是方舟上,不准打架,超过三次,吾将会让观影期间出现血脉诅咒,你们不会想知道它的作用,以及吃的喝的一想就会出现

2.没有看完所有内容不准离开

3.为避免普通人干扰到方舟的设计师之影,镜空间的大门已经关闭,在内容看完之前不会打开,对此,吾对方舟的两位管理员感到抱歉

4.试图破坏空间者,或借此机会想要调查方舟的将受到吾的严厉惩罚,在内容看完前不要想着离开,你没有这个能力

5.每看完三个内容,都会给予一天的休息与整理思绪的时间,观影时,时间是静止的,无论是外界还是方舟上

祝大家观影愉快!)

  

众所周知,暖暖是伪女主,大喵才是那个真正的女主 狗头.jpg 

    

白发美男杀手

你的愿望

魔羊单人乙女。


是你与神使的故事。


————————————————————


“魔羊,你愿意放下你手中的东西,与我去奇迹大陆看看吗?”你温柔的看向魔羊,把选择权交给了他。


“……”魔羊没有说话,等l过了一会儿他才抬头看向你,“你不怕被祂们知道?”


魔羊口中的“祂们”你当然知道,在众多神明诞生后,有一群人打着维护奇迹大陆安全与神明安全的名义禁锢神明的自由,就比如你。


你想去你所爱的奇迹大陆上看看都不行,就算去看了,也只是在星流之渚上使用搭配之力看,但这种程度也要用“窥探”来命名。


祂们对你是最严格的,而这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你是这片大陆上最后一位神明,也是...

魔羊单人乙女。


是你与神使的故事。


————————————————————


“魔羊,你愿意放下你手中的东西,与我去奇迹大陆看看吗?”你温柔的看向魔羊,把选择权交给了他。


“……”魔羊没有说话,等l过了一会儿他才抬头看向你,“你不怕被祂们知道?”


魔羊口中的“祂们”你当然知道,在众多神明诞生后,有一群人打着维护奇迹大陆安全与神明安全的名义禁锢神明的自由,就比如你。


你想去你所爱的奇迹大陆上看看都不行,就算去看了,也只是在星流之渚上使用搭配之力看,但这种程度也要用“窥探”来命名。


祂们对你是最严格的,而这样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你是这片大陆上最后一位神明,也是所有神明中力量第一的,祂们当然不能放任你的自由。


你一想起祂们就有些头疼,可你还是想去奇迹大陆看看,“我们瞒着祂们去就好了,反正祂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魔羊闻言抬头看了看你。


“但祂们会迁怒于我。”


“我用我自己威胁祂们。”


“用什么威胁?”


“陨落。”


“不行!”


魔羊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了你身前,眼睛死死的盯着你。


“你可以用别的威胁祂们,但万万不可用陨落来威胁。”


魔羊愣了愣,又说。


“……因为这不仅仅是对祂们的威胁,同样也是对我们的威胁。”


“诶?”你有些意外。


在你的印象里,这位神使是最冷漠的一个,可是在你看来不好相处的一个,如今他与你这般亲近,倒是让你有些惊讶。


虽然很惊讶,但你的情绪波动也没有那么大,只是再次笑的温柔的看向他,“所以,你愿意和我去奇迹大陆看看吗?”


“……”魔羊依然没有回应。


“你不说我就答应了哦?”你好奇的看着他。


“……”


“我真的要答应了哦?”


“……”


“太好了!我们快走吧!”你开心的拉起他,穿过星流之渚,来到了奇迹大陆。


当你和魔羊来到奇迹大陆时,正巧是奇迹大陆的春节。


街上到处都是吆喝声,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小孩子一起玩闹,真是好不热闹。


你与魔羊走在街上,你看着这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只是站在你一旁的魔羊显然不理解你笑的原因是什么。


你歪着头看他,“魔羊,你不喜欢这幅场景吗?”


“……并不,只是我在星流之渚生活多年,从未见过这种场景,有些不适。”


“星流之渚太空荡了,等有时间了我再带你来,多来几趟就习惯了。”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那么喜欢这幅场景呢?”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这幅场景呢?”


“我不知,我只觉得这有些吵闹。”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喜欢这种场景也许是因为我是诞生于他们美好愿望中的原因吧……只要他们快乐,不受任何事情的影响,不对任何事产生烦恼我就很开心。”


“所以。”你看向了魔羊,露出了一个笑容。


“下次也陪我一起来吧。 ”


魔羊点了点头,他似乎被你说服了,也开始期待有下一次的到来。


………………


没有下一次了。


没有人会和他来奇迹大陆看春节了。


他所爱戴的神明在大战中为了奇迹大陆的生存陨落了。


他再一次醒来时,是在水中。


一位老人把他救下,给他取了名字。


他经历过了许多事情,身体被改造成了机械,但心里的神明永远不会被他遗忘。


在他看到粉发少女旁边的女孩时,有一瞬间的失神。


她太像你了,并不是外貌像,而是决心和愿望,实在是和你太像了。


以至于他会对女孩说:“或许你们永远都不会懂吧,那位神明的愿望。”


神明的愿望是让奇迹大陆的人民获得幸福,不被问题困扰,没有任何危险。


而微光创造出的这个世界正是那位神明想要的,虽然没有感情和幸福,但至少祂的大部分愿望已经实现了。


但最后,女孩和她的同伴还是把所有人从幻镜中解救了出来。


等他与女孩再一次相遇后,记起了记忆中与神明的往事,也知晓了面前的女孩正是记忆中的神明。


在她关心自己时,他有一瞬间的恍然,好像自从神明的陨落,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这种带有焦急和关心的语气对自己说话了。


女孩在拼命完成自己前世的愿望,而他也有些期待。


期待神明恢复记忆,履行诺言,再一次与自己去看奇迹大陆的春节。



一块巧克力
📝   浅摸一把在闪暖捏的女...

📝

  浅摸一把在闪暖捏的女鹅

📝

  浅摸一把在闪暖捏的女鹅

以身坐泽(拒绝ky,详情置顶)

真的很有氛围感,喜欢😘

原图是微博的慕狸嗨太太


真的很有氛围感,喜欢😘

原图是微博的慕狸嗨太太


雪淹

  朋友画的一个简单的草稿,衣服的设计灵感应该来自于卢浮宫,主要的色调,是金色,黑色,红色和白色

  

  (这只是一个草稿,画的不是特别的精细,所以暖暖画的不是特别像)

  朋友画的一个简单的草稿,衣服的设计灵感应该来自于卢浮宫,主要的色调,是金色,黑色,红色和白色

  

  (这只是一个草稿,画的不是特别的精细,所以暖暖画的不是特别像)

咕咕咕咕李
  庆祝一下灰灰草出闪,发一下...

  庆祝一下灰灰草出闪,发一下之前约的稿子

  庆祝一下灰灰草出闪,发一下之前约的稿子

白发美男杀手

当你陨落后

乙女文太少自割腿肉。


闻人典单人乙女文。


第一次写同人,勿喷。


————————————————————


你出生自星流之渚,从你出生起在你身侧的是你的五位神使。


虽然世人皆说搭配之神,你是最美的,但你却觉得陪在自己身边的神使:闻人典是最美的。


你喜欢人间烟火热闹,但碍于身份和上层的压力,你无法离开这里,只能偷偷的窥探着人间。


与你常伴的闻人典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喜爱人间,那群凡人所生活的地方,在他看来,热闹并不是热闹,而是吵闹。


你望着他笑笑,“我诞生自人类美好的愿望里,无论他们做什么,我都觉得很好,也很喜爱。”


闻人典点点头,但到底他也不是人...

乙女文太少自割腿肉。


闻人典单人乙女文。


第一次写同人,勿喷。


————————————————————


你出生自星流之渚,从你出生起在你身侧的是你的五位神使。


虽然世人皆说搭配之神,你是最美的,但你却觉得陪在自己身边的神使:闻人典是最美的。


你喜欢人间烟火热闹,但碍于身份和上层的压力,你无法离开这里,只能偷偷的窥探着人间。


与你常伴的闻人典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喜爱人间,那群凡人所生活的地方,在他看来,热闹并不是热闹,而是吵闹。


你望着他笑笑,“我诞生自人类美好的愿望里,无论他们做什么,我都觉得很好,也很喜爱。”


闻人典点点头,但到底他也不是人类,没有七情六欲,没法与你这样诞生自人类美好祝愿的神明感同身受。


但一场诸神之战,让闻人典有了去感受这种情感的机会。


诸神之战,记忆之海里海水凶狠的翻涌着,如果不阻止这场战争,你深爱的子民们的生活也会收到影响。


你无法看到你深爱的子民们活在苦难之中,主动献身成为这诸神之战的牺牲品,使你的子民们不受影响。


但你不知道,即使你这样,奇迹大陆也依然毁灭了。


说到底,不管你有没有牺牲自己,你最终还是会死,而你所深爱的奇迹大陆也是一样。


在你陨落后,闻人典只感觉一阵混乱后,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四处流浪,只知道自己心中有一位名为『神明』的人,他怀着这种心思四处走,到最后走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他在此地弹着琴,想依靠琴声来寻找丢失的记忆,却被这座花园的主人:洛川女王,认为是在向她求婚。


听着一声声王夫,他强压怒火,一遍遍的告诉对方自己只是路过这里,并不知弹琴是求婚的意思,麻烦不要再叫他王夫了。


他在城里走着,突然在一处壁画处停下了脚步。


壁画上的神女像似乎和自己记忆里的神明有这些许相似的地方,他有了一些私心,他想把壁画修好,主动请女王让他修复壁画。


在他修复壁画期间,闻人典感觉神明的气息逐渐浓郁,好像祂就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一样。


闻人典修复完壁画,又闹出一出戏后和洛川正式告辞,他想要去寻找他心中的神明,而不是整天在皇宫里听到别人叫自己王夫。


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别人叫自己王夫,或许是因为心中有了人,不愿伤害另一个女孩。


也或许是因为怕祂知道,有了误会。


在他离开洛川之际,朝着天上看了看。


或许有一天,心中的神明会像流星一样出现在他眼前。


闻人典的背影逐渐走远,你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你总觉得,自己忘了许多和他的事情。


但现在你力量全无,记忆全无,根本想不起来陨落前的事情。


你抓住暖暖的手,和暖暖、大喵离开这里,继续书写奇迹大陆未来的故事。


或许在故事结尾,你与他的故事,和五位神使的故事,都会得到答案。





梨子🍐

身为搭配之神的“我”

“我”就是你

严重ooc

这一篇很水因为我太想看魔羊老婆了!!!!

接下来暖暖说想去信鸽看看奥菲利亚还有源流之晶,走的时候我们在长乐楼遇到了夜宵得知了墨丘利集团最近出现在了信鸽森林

夜宵也提出与我们一起去,于是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信鸽

在信鸽森林我们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奥菲利亚,虽然过程艰难了些,不过最终我们成功拿到了火种,成功救出奥菲利亚了

这里我就不过多的说了(实话是太长了!!!!我的魔羊老婆在等我!)

根据奥菲利亚提出的信息我们又来到了荒原,第一个到的是金石部落

不过这里真的好热啊!!

我们通过一对兄弟又得知了猎鹰大会,他们说每年这个时候个个部落的勇士都会过来好多好多项目我就...

“我”就是你

严重ooc

这一篇很水因为我太想看魔羊老婆了!!!!

接下来暖暖说想去信鸽看看奥菲利亚还有源流之晶,走的时候我们在长乐楼遇到了夜宵得知了墨丘利集团最近出现在了信鸽森林

夜宵也提出与我们一起去,于是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信鸽

在信鸽森林我们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奥菲利亚,虽然过程艰难了些,不过最终我们成功拿到了火种,成功救出奥菲利亚了

这里我就不过多的说了(实话是太长了!!!!我的魔羊老婆在等我!)

根据奥菲利亚提出的信息我们又来到了荒原,第一个到的是金石部落

不过这里真的好热啊!!

我们通过一对兄弟又得知了猎鹰大会,他们说每年这个时候个个部落的勇士都会过来好多好多项目我就不多说了

在提一下他们说完差点打起来

紧接着我们在找占卜师占卜的时候遇到了缇丝,通过她的占卜虽然我听不懂但应该是不好的事情,什么守护者什么的

她说完就跑了我们没有追到,不过她的占卜里提到的什么风沙、鹰隼这些都和猎鹰大会有关

我们后来来到了猎鹰大会由于没有座位了所以我们只能站在门口,不过大会真的好热血沸腾!!!!!

大会射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三把神箭同时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我们用搭配之力让箭停下以后那些士兵说什么我们让神箭停下,说什么我们是不是借助了邪恶力量一点也不听解释

还说什么神箭保护族人,神箭朝我们这边过来一定是我们是他们的敌人,不管怎么解释他们一点也不听我们说

但还好缇丝替我们解了围,我们跟着缇丝来到了帐篷内,询问得知是因为我的镜子所以才会朝我们这边过来

她同我们讲了一个传说,这里我就不细细说了,总之就是后面我们遭遇了黑色风沙,但伊飒出现救了我们

在后来我们得知了黑色风沙在神殿里,我们此次前来也是为了找神殿

不用猜了后续就是我们去了神殿,呜呜呜伊飒我的老婆,她真的好爱我!!!她在神殿可是为了我受伤了,不过我真的不希望她受伤,她已经守护我很久了

在神殿里我们知道了那些黑色风沙都是谁,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因为探寻到了不该得知的事情而被神灵降下惩罚的探险者罢了

如同闻人典跟朵朵甜一样我也有与她相关的回忆“谢谢你守护了我那么久真的辛苦了”我捧着脸看着面前有些害羞的伊飒

“没有,当初还是没能救下你”伊飒咬了一口苹果

“不过你替我完成了心愿啊”伊飒听到我这样说只是默默低头吃着苹果

结束了这一次的旅程以后我们又收到了奥菲利亚的邀请函,是邀请我们去信鸽的音乐节

“这一次也要拜托你了伊飒”我牵着暖暖微笑的挥手与伊飒跟缇丝道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