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闪莺

2383浏览    8参与
Exusiai

花几小时做了两张图 庆祝可爱的大女儿生日
(狗头)
阿米娅生日快乐(*'▽'*)♪


(未来继续根据这个图写都市向可能微存?)(咕咕咕)

花几小时做了两张图 庆祝可爱的大女儿生日
(狗头)
阿米娅生日快乐(*'▽'*)♪


(未来继续根据这个图写都市向可能微存?)(咕咕咕)

雨生子

宿舍日常


成功了不枉费我盯了这么久


银灰日常被女孩子们嫌弃


本来想搞个大小姐欢迎仪式(微风!麻麻等你!)然后发现我居然没有诗怀雅大小姐!岂可修!!QAQ为什么!


成功了不枉费我盯了这么久


银灰日常被女孩子们嫌弃


本来想搞个大小姐欢迎仪式(微风!麻麻等你!)然后发现我居然没有诗怀雅大小姐!岂可修!!QAQ为什么!

春愁
喝醉酒的故事。谁也不知道老实人...

喝醉酒的故事。
谁也不知道老实人闪灵到底脑海里出现了什么(。

我好饿啊腿肉好难吃啊555通宵摸了这个
再没有粮可能要画涩图了5555

喝醉酒的故事。
谁也不知道老实人闪灵到底脑海里出现了什么(。

我好饿啊腿肉好难吃啊555通宵摸了这个
再没有粮可能要画涩图了5555

春愁
“与我赴死的爱人。”

“与我赴死的爱人。”

“与我赴死的爱人。”

春愁

【闪夜】世界尽头.生死与共.

*只有闪灵x夜莺,是HE

*大部分是原设定,有小部分剧情猜想和私设

*鸡血小长篇,ooc属于我,食用愉快。

————————————————————————————————

『一.』

闪灵最近经常做梦。

梦到同一个人,以及相同的内容。

梦中的女孩笑容温暖灿烂,却让她一次次痛地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也许是因为揪心与头晕目眩,她不想回忆起来的那个人,以及梦的内容。烦躁地失去了睡意,只能默默握着法杖去吹冰冷的晚风,直至天边露出玫瑰色,早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烦躁,与不安。

其实已经过去非常久了。和那时相比,现在的噩梦不值一提,但又让人无法释怀。

“最近黑眼圈重了很多呢。”

临光...

*只有闪灵x夜莺,是HE

*大部分是原设定,有小部分剧情猜想和私设

*鸡血小长篇,ooc属于我,食用愉快。









————————————————————————————————

『一.』



闪灵最近经常做梦。

梦到同一个人,以及相同的内容。

梦中的女孩笑容温暖灿烂,却让她一次次痛地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也许是因为揪心与头晕目眩,她不想回忆起来的那个人,以及梦的内容。烦躁地失去了睡意,只能默默握着法杖去吹冰冷的晚风,直至天边露出玫瑰色,早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烦躁,与不安。

其实已经过去非常久了。和那时相比,现在的噩梦不值一提,但又让人无法释怀。



“最近黑眼圈重了很多呢。”

临光一边在干员资料上认真描画,一边瞟了眼身边黑白色的气氛压抑的家伙。

“……没事。”闪灵看着临光摇晃的马耳朵,伸手想去揉一把,远处的叫声打断了她的犯罪行为。

“博士刚刚好像终于抽到想要的六星了!现在正哭着往嘴里塞原石块,说是要去打什么材料。”

阿米娅在门口探出一颗小驴子脑袋,“凯尔茜正在带她来控制中心。”



临光放下笔立正站好,有些期待地歪了歪头。

“博士很久没抽到新干员,蛮不容易的。辛苦你通知了,阿米娅。”

说实话闪灵并不关心,她低头快速走出了门口,撞上了凯尔茜身后娇小的女孩。



白色的长裙猝不及防撞进了眼帘。

以及,有很好闻的,百合花与薰衣草的香,迎面而来,熟悉至极。闪灵不自觉抬起头,对上一双波光粼粼的眼睛,深邃的蓝绿色美丽温柔,却没有光。


临光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那人显然是不认识屋里任何一个人,小巧白皙的双手握紧了法杖,微微鞠躬。

“我的名字……是丽兹。除此以外……不记得了,今后如果有冒犯,非,非常抱歉。”

说时迟那时快,闪灵在短暂的呆滞后迅速拉着围巾遮了脸,光速消失了。大概一秒钟都不到。


“……不愧是shining。”

『二。』





“你知道她?”凯尔茜向临光问起夜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总之,发生过很多事情。关于她的话,闪灵比我知道更多,你最好也去问问她。”

于是,凯尔茜挑了夜幕时分,找了闪灵小心翼翼问起夜莺。出乎意料的,闪灵口齿清晰毫无波动地描述了很详细的资料。


夜晚,凯尔茜用笔杆轻轻敲打着桌面。关于萨卡兹族,她听得也是一知半解,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闪灵那孩子说起夜莺,黑琥珀色的眼睛就像盛满了闪烁的星火。

“她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不过,再也,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凯尔茜博士……我对不起她。”




“那,她是不是不再上战场比较好?以她的身体状态——”

“不。”闪灵张口打断,淡淡地笑了笑。

“她是很优秀的,相信她。我也会保护好她的。”



凯尔茜想不出这些话语的意思,沉默着放下了笔。









『三。』






今天不知道是来罗德岛的第几天。夜莺坐在断壁上轻轻摇晃双腿,等待博士清点物资。

她有点在意那位黑白色的医疗兵。因为自己还不适应战斗,那位闪灵小姐总会默默挡在她面前,将法术护盾和自己通通当作肉盾竖在前面,一点伤都不舍得她受——即使是她很快就能治好自己的情况下。

闪灵小姐好像还在隐瞒自己的战斗天赋,帮她清理掉危险时都是偷偷瞒着博士做的。但是做完这些后,总是一声不吭就跑去别的地方帮忙。

不得不说,非常可爱。每次注视她,心底就会升起熟悉的依赖与幸福感。夜莺下了决心,小心翼翼从石头上蹦下来。


“您好…”

夜莺在最后一次战斗后轻轻拉住了又要逃走的闪灵的衣角。布料的轮廓尖锐,摸起来却意外的柔软。


“您是闪灵小姐吧?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夜莺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心底的话。

夜莺身边的小蓝鸟落在了闪灵肩上,熟络地蹭了蹭闪灵的围巾。


周围的人基本走光了,四周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墙与残骸余火,静的只剩风与轻微的火烧声。

闪灵明显猝不及防,抬脚踩灭了夜莺身边未熄的一茬小火苗,慢吞吞鼓起勇气低头对上那双空洞的眼睛。

“好久不见。

那个……丽兹。”

念出夜莺名字的时候,闪灵的声音明显哽住了,短短两个字,废了很大力气念完。

果然,自己和闪灵小姐是认识的吧,小鸟也很熟悉闪灵小姐的样子啊。不知怎么,意外感到高兴呢。


“嗯,我回来了,闪灵小姐。”夜莺歪头笑着应答。

闪灵猛地睁大了眼睛。夜莺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正

要询问,眼前一黑,跌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



闪灵比自己高很多,身材却刚刚好是高挑可靠,怀里柔软又暖和,熟悉又心安,夜莺并没有被吓到,默默也搂住闪灵,轻轻拍拍她的背。闪灵深深地把头埋在淡金色的长发里,很久没抬起头来。

“那个…没事了……没事的。”



好像自己的肩窝被哭湿了。

闪灵小姐究竟是经历过什么呢……?为什么在自己怀里抖的这么厉害,还把自己抓得那么紧呢。

可明明像是第一次接触的怀抱,为什么会这么让人心生幸福呢。


夜莺只好脸红红的也把人搂紧了。








『四。』




“综上所述——可以让我和闪灵小姐住一个宿舍吗?”夜莺认真央求着博士。博士目光询问身后的闪灵,闪灵淡淡嗯了一声。

“你们都喜欢就行,正好让闪灵多多指点你,你们很多方面都很像呢。”



“……博士,看丽兹的时候麻烦把色咪咪的目光收一收。那么,晚安。”

闪灵拉着丽兹回了宿舍,无视了后面想要再多亲近夜莺的doctor的哀嚎。



又是熟悉的深夜。闪灵安静地注视着身边人的睡颜,梦中女孩的样子也逐渐清晰起来。果然啊。

能让自己这么幸福又这么难过的,只有丽兹啊。强迫忘掉却又没法忘记的人。

那个曾经眼睛闪闪发亮,笑容温暖的女孩。

“唔嗯……闪灵小姐……”

夜莺迷迷糊糊睁了条缝。

“您是不是很久睡不着?是噩梦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瞒不过你。”

闪灵帮她顺了顺翘起的卷发。

“……我想听。”

闪灵手上动作一顿。

“以前的事,告诉丽兹吧,不能再让闪灵小姐一个人承受下去了。”

“闪灵小姐以前,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







『五。』




闪灵那些想要忘记的东西,慢慢清晰的浮现在了脑海。

很久前,她是和现在截然不同的萨卡兹战士。

体能也好,速度也罢,超乎常人。一入战场,便像是修罗入了地狱。那把剑随她出生入死,蘸满了鲜血。

她被看做受了黑恶魔庇护的孩子。

而丽兹,是在一个黑暗狭窄的治疗屋与她相遇的。

那时丽兹的金发还没有那么长,穿着简单的医护工服,有很清澈闪亮的蓝绿色眼睛。


可她手脚,却带着镣铐。

闪灵偶然得知,因为她惊人的医术天赋与不稳定性,被强制关在这里,也许是这孩子天性善良,竟没有反抗,只是在拼命地救治别人。大概这就是被当作白恶魔庇护者的原因吧。


在遇到丽兹之前,闪灵木然杀戮的人生只有黑白和红色的血光,后来经由命运眷顾,便有了温柔的蓝绿与淡金。


很长一段时间里,闪灵眼里只有那一个人。

在刀枪械斗生死未卜的年代,因为有彼此支撑,才好不容易从杀戮,无尽的伤痛与囚禁里活下去。

她也是闪灵唯一在心里祈祷的。

“上帝 请你一定要保佑她

保佑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都能战胜 不被挫败

保佑她哪怕哭过多少次 摔倒过多少次

仍有站起来的顽强

保佑她所遇见的人 都是内心温暖的人

请一定要保佑她

这就是我的祈祷。”

作为治疗的报答,闪灵常常用源石技艺变小法术给她看,在夜晚丽兹因为镣铐的伤痛无法入眠时默默给她包扎。

她以为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直到有天自己和丽兹 以及其他萨卡兹人,被扔进了源石毒气室自生自灭。

天赋异禀的她并没受到影响,怀里的丽兹却昏了过去。

并且,身上逐渐出现了矿石晶体。

闪灵觉得自己真的过于弱小,祈祷苍白。面对天灾人祸,永远无能为力。

那是闪灵一生中,最漫长的一瞬。

她甚至也想感染矿石病,或许那样就可以和丽兹共同生死——但终究是白日做梦。


她后来不知废了多大的力气保住了丽兹的性命,和相识的临光等人努力治疗,带她到了罗德岛,却又再一次和她失散了。

如果论私心,闪灵肯定希望丽兹可以想起与她的点滴。但是她知道以前丽兹受了多少煎熬,失去记忆也许算是件好事,只不过她努力了很久才接受了丽兹忘记她的事实。以及适应和她重逢的——喜悦。毕竟闪灵不善表达,她实际消化了很久。

真的很久。



『六。』



“闪灵小姐……怎么发了那么久的呆?”丽兹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抱歉。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告诉你了。”

闪灵微笑着回应,“现在的我比以前成熟,大概也可以给你留个好印象吧。”


“说什么傻话啊~?”

夜莺不禁笑出了声。

“不过…我能告诉你两件事。”

闪灵的语气轻柔又认真。

“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法术能治疗很多人,而我只能治疗一个吗。”

“为什么?”

“我是后来才转职的医生。转职的契机…是因为我当时只想救一个人。”

夜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第二个呢?”

闪灵抬手,手里的小源石块在黑暗里闪烁着温暖的黄色光芒。

“是我以前喜欢给你变的小魔术。”


夜莺记忆里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银发小姑娘,也像现在这样,在她睡不着的时候轻抚她的镣铐伤,燃起暖暖的小源石块哄她睡觉。

虽然记忆不太详细,夜莺瞳孔中逐渐增加了跃动的光芒,或许是源石块的光,又或许是想起了什么,随后慢慢蓄了一层眼泪。



“你只要记得这个就好了”

闪灵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薄唇轻触她的额头,直至她慢慢入睡呼吸均匀。


“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我会保护你到生命枯竭为止。”






“欢迎回来。

    丽兹。”










『end.』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