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闯关东

3969浏览    54参与
家TV

闯关东

主演: 李幼斌 萨日娜 宋佳 牛莉 马恩然 高明 朱亚文 刘向京 黄小蕾 靳东 梁林琳 齐奎 王奎荣 毕彦君 鲍国安 丁嘉丽 李庆祥 王绘春 刘金山 高强 赵亮 李大强   

导演: 张新建  

类型: 国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2008 

简介: 19世纪中叶,古老的中华大地尚处于清政府统治时期。为了应对沙俄对我国的蚕食,朝廷撤销了在东北推行近两百年的封禁政策,鼓励关内百姓前往东北开垦荒地。山东人朱开山(李幼斌 饰)正是这群早期开拓者中的一员,…

>http://www.jiatv.cc/v/20490.html

纳兰芃芃
论cp粉的自我修养,哈哈哈😂

论cp粉的自我修养,哈哈哈😂

论cp粉的自我修养,哈哈哈😂

凉老板   荒凉阁

[母亲节特辑] 致母亲

      以凡人身,比肩神明,这就是母亲啊。


       她给你生命,陪你长大,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一间屋子,一盏油灯,母亲为游子细细缝着呢,即使深夜,身体疲惫不堪,也要缝好缝细,因为这就是母爱啊。


      岁月慢慢地走过,今天有一件事情,我很受感动,我的爷爷,九十岁了,一位九十岁的老叟,哭了,眼眶红着,可是爷爷为什么哭...

      以凡人身,比肩神明,这就是母亲啊。


     

       她给你生命,陪你长大,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一间屋子,一盏油灯,母亲为游子细细缝着呢,即使深夜,身体疲惫不堪,也要缝好缝细,因为这就是母爱啊。



      岁月慢慢地走过,今天有一件事情,我很受感动,我的爷爷,九十岁了,一位九十岁的老叟,哭了,眼眶红着,可是爷爷为什么哭呢,我很不理解,爷爷对我说,他在想我的太奶奶啊。            


       以前我们家因家道中落,被迫背井离乡,开始走上闯关东之路,在路上,没有钱,以要饭为生,那天,一家人都饿着呢,太奶奶对爷爷说,她想吃口煎饼卷白糖,(山东人很爱吃煎饼),爷爷一天也没有吃饭,挨家挨户去求人,很遗憾,爷爷没有弄到煎饼卷白糖 ,太奶奶因体力不支,于半夜去世  ,临终时也没吃上那一口煎饼卷白糖,她只是想再吃上一口呀!


       爷爷苦涩地对我说:“怪我笨呀,没弄来那一口煎饼卷白糖 ”。



       后来,爷爷成功闯关东,在东北工厂当上了设计师,工资比较高,能买很多很多煎饼,但太奶奶却不在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珍惜妈妈的陪伴吧。   



       我们厌恶她的柴米油盐、市侩圆滑,却忘记她也曾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她经受住了生活的万般刁难、四海为家,最后也只剩下我们惺惺相惜、含英咀华。   ——网易云音乐热评                                            

       

         

       今天2020年5月10日深夜,母亲节,万家灯火,风急,我们要努力变强大,保护我们的妈妈,最后愿天下母亲们,节日快乐!躹躬。

电视剧影视大全

《闯关东》主演:李幼斌 萨日娜 宋佳 牛莉

[图片]
https://www.365toma.com/b/e19375.html

《闯关东》主演:李幼斌 萨日娜 宋佳 牛莉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https://www.365toma.com/b/e19375.html

《闯关东》主演:李幼斌 萨日娜 宋佳 牛莉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长沟流月去无声

重温闯关东,放牛沟的景色好美呀

重温闯关东,放牛沟的景色好美呀

余周周

仅限于此

今天在家看《闯关东》,被里面的鲜儿这个角色气的上头,哦,真是一朵绝世白莲花呢。


所以想写一个传武,鲜儿,秀儿的文


就当给自己出气了


以秀儿的视角展开


屯子里新搬来一户人家,听说姓朱,是山东人,闯关东过来的。


这户人家搬来之后我爹和人家明里暗里斗了好久,有一次和他家大儿媳妇赌牌才发现,他家大儿媳妇竟然是格格,俺的娘啊,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真的格格。


有一次,我去地里干活意外看到了他家的二儿子朱传武,他长得可真好看,我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只觉得...

今天在家看《闯关东》,被里面的鲜儿这个角色气的上头,哦,真是一朵绝世白莲花呢。

 

所以想写一个传武,鲜儿,秀儿的文

 

就当给自己出气了

 

以秀儿的视角展开

 

 

 

 

屯子里新搬来一户人家,听说姓朱,是山东人,闯关东过来的。

 

这户人家搬来之后我爹和人家明里暗里斗了好久,有一次和他家大儿媳妇赌牌才发现,他家大儿媳妇竟然是格格,俺的娘啊,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真的格格。

 

有一次,我去地里干活意外看到了他家的二儿子朱传武,他长得可真好看,我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只觉得戏文里唱的潘安啊,那些少年的将军英雄啊,也就长这样了。

 

有一次他家地要浇水,俺爹不让人给他们家放水,我偷偷跑过去把水放了,后来我爹还因为这事要打我,他替我扛下来,那时候我就决定,这辈子非他不嫁。

 

传武哥家鲜姐儿来了,鲜儿姐长得真好看,白白净净的,说话的声音又细又软,一看就是个好脾气的姑娘。俺跟她一比,可真就像个村姑了。

 

传武哥喜欢鲜儿姐,俺能看得出来。他俩还在林子里住了一段时间,传武哥净偷家里的菜往林子里送。

 

后来,传武哥突然同意娶我了,虽说婚礼前消失了几天,后来才知道是为了我们的婚礼备菜去了,回来的时候还说要跟俺好好过日子,俺以为,传武哥终于回心转意了。

 

成亲的当天晚上,传武哥给俺讲了好多笑话,笑的俺肚子疼。俺跑到爹娘屋里说:“传武哥咋这么多好玩的故事啊,笑的俺肚子疼。”

 

娘说:“傻孩子,这次刚结婚就不住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俺回屋之后,传武哥又讲了好多笑话,俺笑着笑着就睡着了。没想到,第二天醒了,传武哥走了,跟他一起走的还有鲜儿姐。

 

我看着空空荡荡的柜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第二天,我就回了娘家。爹气的狠了,带着人砸了他们朱家。

 

我在家里就只是哭,我在想,为啥啊,传武哥不喜欢我我知道,可是为啥要给我一个甜枣再狠狠给我一棒子呢。

 

你喜欢鲜儿,你怕她伤心,你带她私奔。可我呢,我也是个姑娘啊,我也像你喜欢鲜儿姐那样喜欢你啊,你为啥不怕俺伤心,不怕俺难过。

 

后来屯子出了事儿,爹娘没了,俺跟着朱家搬走了。

 

这些年传武也一直没怎么回过家。

 

再后来,我们搬到了齐齐哈尔,在那开了家山东菜馆,生意还算红火。传武来信了,在部队当兵呢,在张大帅手底下当兵扛枪。

 

传武第一次穿着军装回家的时候,俺都看傻了。传武身上没了年轻时候的调皮劲,更有男人味了,俺一时之间都不敢认,这身军装真是帅啊。

 

这么些年,我本来以为我想开了,放下了,但是看到穿着军装的传武,我知道,我这辈子永远都只会喜欢传武一个人,这颗心,也永远只会因为传武怦怦跳。

 

传武有时候会回家住一晚,娘就想尽办法让俺俩圆房,可这种事,只我剃头挑子一头热不管用啊,传武,从来都没碰过我。

 

鲜儿姐一直不知下落,后来听说当了土匪女头子。后来我才知道,传武早就见到鲜儿姐了,也知道她当土匪头子,那颗心,还在她身上。

 

拍全家福的时候,我和传武说,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能钻进你心里去。传武扭头看我,没想到这张全家福定格在了这个时候。

 

这是唯一一张传武看着我的照片,照片上传武的侧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英气,我小心的把这张照片藏好了,放到能看到的地方。

 

日子一天天过,只是没想到还能碰见一郎。

 

答应嫁给一郎那天,传武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传武坐在椅子上没说话,我心里一下慌了,但同时又有一点点希望,我以为传武终于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了,这么多年,我在传武心里总算有了那么一点点位置。

 

结果传武一句话,把我打回了现实,他说

 

“秀儿,我真的替你开心。”

 

我看着传武,这次我看清了,传武眼里,只有愧疚,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只是没想到我命苦啊,一郎和我结婚不久就去世了,传武和传杰来了,我那天趴在传武怀里哭的很伤心。传武从来没那么温柔的对待过我,那天,空前,绝后。

 

后来,传武死在了战场上,尸体被抬回来的时候,传武脸上的血,泥巴糊了满脸,但是我还是认出了他,那一刻我脑子嗡嗡的,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听不见了。

 

直到慢慢碰上传武冰凉的脸,我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曾倾心爱过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终究怨不起来,恨不起来,只是下辈子,传武,我不想再遇见你了。

 

 

 

 

作者有话说:

 

我自己从来都不会后悔自己付出的感情,即使得不到回应,我觉得这辈子能遇见一个让我倾心喜欢的人,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喜欢我乐意。

 

但,也仅限于此。


六耳啵儿根
005 这两天复习闯关东,朱亚...

005

这两天复习闯关东,朱亚文太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出鸡叫

005

这两天复习闯关东,朱亚文太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出鸡叫

安大略

【罗槟/季白】遣尽风流(2)

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龙凤楼”门上的大红灯笼被晚风吹得微微摇动着,到了饭点,来来往往的衣香鬓影们在门口影影绰绰。季白首战告捷,任晓年分外满意,便在这家生意鼎盛的粤菜馆设宴款待。他见季白年纪轻轻,却气派沉稳,行事不卑不亢,不禁十分欣赏。在席上,他亲自为季白斟酒,双手捧了酒盏,敬季白一杯:

“季律师,这次你们替我解决了危机,也算落个双赢了。最近并购在即,若是被捅了篓子,真的会很麻烦——托你的福!”

他仰头将酒喝下去,亮亮杯底。季白也将酒盏捧起来仰头饮一口,笑道:“您客气。权璟与您是老朋友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先前是罗律师负责我们,一直合作得很愉快,可惜了。”任晓年摇头一笑,转而又道,...

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龙凤楼”门上的大红灯笼被晚风吹得微微摇动着,到了饭点,来来往往的衣香鬓影们在门口影影绰绰。季白首战告捷,任晓年分外满意,便在这家生意鼎盛的粤菜馆设宴款待。他见季白年纪轻轻,却气派沉稳,行事不卑不亢,不禁十分欣赏。在席上,他亲自为季白斟酒,双手捧了酒盏,敬季白一杯:

“季律师,这次你们替我解决了危机,也算落个双赢了。最近并购在即,若是被捅了篓子,真的会很麻烦——托你的福!”

他仰头将酒喝下去,亮亮杯底。季白也将酒盏捧起来仰头饮一口,笑道:“您客气。权璟与您是老朋友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先前是罗律师负责我们,一直合作得很愉快,可惜了。”任晓年摇头一笑,转而又道,“但毕竟是权璟,听闻季律师先前一直在检察系统里做事。”

“我离开检察院也有好几年了。”季白说道。

“蛮好,蛮好!到外面来,正好方便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大展拳脚。”

季白又与任晓年饮了一轮,沉吟片刻道:“任总,有件事情我得提醒您:并购期间,类似的事情都要这样处理,对于大病的员工,尤其是曾对公司有过重大贡献的,适当摆出您的态度来。这样操作,也有利于树立您对外的口碑。”

“没有问题。在法律上,我是个外行,还是要多听你们的。”任晓年个性乖张,尝到甜头时,那副姿态是极其顺溜的。先前受到威胁,又紧接着和罗槟谈崩,一段时间内情绪非常恶劣。季白替他摆平了事态,态度也很良好,一时之间,任晓年喝得有点上头,得意忘形起来。酒后又嚷嚷着要带季白到一处夜总会继续玩,季白却笑道:“这倒不必了,明早我还要去开庭。”

任晓年是个俗人,季白其实对他也很不屑。这次他摆酒庆功,非要季白把自己一个团队都带上,但季白思前想后,最后只要赵寒一块儿跟着去,许诩、姚檬这些小姑娘,没有必要参加这种场合,省得麻烦。从龙凤楼出来后,任晓年替季白叫了个代驾,拉他回住处去。

 

一郎——

季白猛然坐起身来,房间里边,黑洞洞的,衬衫上沾满了烟酒的臭气,非常难闻。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揉揉钝痛不清醒的脑袋,将黏在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

他与一郎的这套房子,当时装修时便基本采用了日式风格,一郎生前好养些花花草草,将他们的大阳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绿植,还不知从哪里运来好些细沙碎石,把那个小阳台改造成“枯山水”式样的庭院。季白坐在沙发上,喉咙干到冒火,朝着阳台望去,这个点钟,小区里的灯火基本都暗掉了,月光如流水般地倾洒在那些摇曳的植被上。他走到厨房,掂掂热水壶,里面空空如也,便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汩汩而饮。

他总在这种时候想起一郎,似乎他还没有死,还会轻手轻脚地半夜归来,小心翼翼地洗漱、换衣,带着一股薄荷味儿的牙膏清香轻轻躺到他身边来。季白总梦到他——一郎在阳台上俯着身子浇花,轻轻擦拭那些碧绿的叶片,听到季白叫他,回过头来,朝着他笑。他想起一郎面对着窗外的落日,仰躺在椅子上的时候,样子就像睡着了。可他见到尸体的时候,一郎的太阳穴上一个黑洞洞的血窟窿……季白直接扑到朱家,一拳砸到传武脸上,暴怒到连呼吸都提不上来:

“是你们逼死了他——”

 

“三哥,来得真早啊。”

季白掩住嘴一打哈欠,道:“等会儿去开庭,我再把案卷材料过一遍。”

姚檬刚毕业就来到龙浩,给季白当起了助理。她理着一头短发,喜欢像男孩子那样垮着肩站着,可是面容又十分清秀恬淡。季白欣赏她,是因为她的逻辑永远都是那么清晰,肯吃苦,从来没有娇滴滴的样子。原本她要是继续留在龙浩,以她的能力,现在一定可以做个不错的授薪律师了,但是听说季白与龙浩闹个不愉快,义无反顾地表示要跟着季白走,令季白很感动。

“下午在朝阳区看守约的那个当事人,咱大概几点过去?”

“不用等我,你和许诩,直接去见他。”季白端起桌上的咖啡杯,从抽屉里取了包冷泡咖啡出来,笑道,“一个容留他人吸 D U的案子,案情已经很清楚了,不算有难度吧?用不着我跟着去。”

“我们去倒也没问题,只是那个当事人是王司令家的公子……”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争取给他搞成容留的情节,已经是最好结果了 ,应该可以判个缓刑。”季白皱一皱眉,“许诩还没来上班么?”

“她昨天根本就没回去!在休息室窝了一夜,那个温州来的套路贷团伙,实在复杂,我昨天待到十一点多就回去了,没想到她竟然用功了一整夜。”

季白点点头:“让她多睡会儿吧,下午还得打起精神到看守所去。套路贷这个案子,我昨天和赵寒商量了一下,今天晚上大家碰个头,一起开个短会。”

“明白了,三哥。”姚檬嗯了两声,刚要转身往外走,忽然被季白给叫住了。

“在权璟,咱们几个暂时不要以三哥、老大爷称呼了。”季白压低声音,“显得特匪气。”

“好的,季老师。”姚檬嘻嘻一笑,额前的碎发晃动起来,大步走出去了。

姚檬刚走一会儿,便又有人敲门,季白从电脑上抬起头,正见何赛满面笑容地来到他办公桌前:“季律,早上好啊。”

“你好,何律。坐。”季白站起身,招呼何赛在沙发上坐下,自己转身去柜中取了一只茶杯出来。一面道:“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么?”

“这话见外了,必须有事儿才能找季律么?你来权璟有一段日子了,我还没有好好和你聊过。”

“噢,不过话说在前头,要是为了任晓年,您大可不必费力气了,先前权璟与他闹得很不愉快,我不希望再去得罪他。”

“非也,我今天来,不是为了那个家伙的。”何赛很洋派地晃了晃食指,季白便猛然感到一阵巨大的滑稽来:他竟在何赛身上看到了《猫和老鼠》里面那只Tom的影子。何赛笑笑,接着说道:“我们刚成立了一个公益法律事业服务中心,我是负责这一块的。之前因为权璟在刑辩这块不大出色,因此刑事案子的公益服务,也一直有空缺,按理来说,每个合伙人都要分一定的公益服务的指标……”

“我懂了,何律。”季白了然道,颇为赞同地点点头,“这是好事,如果能用公益事业把我们所的刑事牌子打出去,也是个不错的宣传。”

“季律师!你真令我感动!”何赛激动地叫起来,接着又道,“还有一点,我们有个模块便是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每个律师都要去轮流值班。”

季白听了直皱眉:“值班就免了吧?每个律师手头都有很多案子,腾不出一整天的时间去做那个的。”

“这是规定,每个律师都要遵守的。”

“那好吧,我让我的助理代我去。”

“你们俩怎么如出一辙!”何赛站起身来,激动得脱口而出。

“谁呀?”季白有些好笑地望着他,“得,我不问,但我敢肯定所有律师都是这么想的。”

“我是百分百坚持律所搞公益事业的,但凡事要落到实处。如果可以给我们提供些合适的案源,我们团队一定配合。”

好不容易送走何赛,季白才开始真正考虑起这件事儿来。类似的案源并不难找,他先前做检察官、法官时的朋友,都可以帮着他引荐,只是值不值得花时间去做就是另一回事了。况且看何赛那个样子,似乎更喜欢为被害方提供法律咨询那套模式。临近中午的时候,他开完庭出来,打了几个电话,在公安局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案子:有个女大学生,和男朋友在外租房同居,却因为提出分手被男友泼了硫酸,重伤死亡。这姑娘是外地人,家境一般,父母都不在了,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两位老人来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年纪又大,加上痛失亲人,看着很是可怜。

“估摸着是在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和故意杀人罪之间没法确定,量刑也不一样。三儿,你有所不知,那男的简直令人发指,事后毫无悔过就罢了,还嚷嚷着说女孩子穷鬼一个,杀了也无所谓。你听听,这是人话么?不说现在受害者的爷爷奶奶要判凶手死刑,就连我都想当场把他一枪崩了。”

“老李,你忘了我是废死派的?当年我还是季检的时候,就不主张动辄判人死刑。”季白把抽光的烟在车里的烟缸里按灭,“不过这案子我倒很感兴趣,不如让那位女孩子的家人来权璟找我。”

 

季白回所里的时候将近一点,肚里空空,便到旁边大楼商场里去找家店解决午饭。经过一家面条店时,迎面碰上一个熟悉的面孔,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匆匆忙忙,看样子也是在寻找一间不那么拥挤的饭店。见到季白,微微仰起下巴笑了一笑:“季律,这么巧,也是来填饱肚子的?”

季白说:“唇枪舌战一上午,现在能吃下一头牛。这层楼有没有比较好的馆子?”

“都是快餐店,基本一个味儿。噢,前头那家川味面不错。”罗槟往季白身后一指,抄着口袋潇洒地便往那边走去,一面回头道:“一起吧,今天中午算我的。”

两人到川味面各自点了一份红油抄手,季白一口一个,没过一会儿就全部囫囵吞下去。吃过一碗后,他叼了根“大彩”在嘴边,正在口袋里找打火机,便见到罗槟从碗边抬起眼睛来望着他。

“对不住,你应该不抽烟吧。”季白将烟插回烟盒里去,抱歉地笑道,“好多年前养成的臭毛病,现在不抽就浑身没劲。”

“理解,身处我们这种高压行业,总得有点东西刺激着。”

两人吃过饭后,正要乘电梯下楼,旁边的过桥米线店里,忽然冲过来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定睛一看是罗槟的小助理,季白想:这不是罗槟冲冠一怒为红颜故事中的女主角么?正打算先行离开,罗槟却先开口了,对戴曦道:“还没吃饭吧?有什么事儿回所里再谈。”与季白一道踏上扶梯。

“你应该很想问我为什么会为她和任晓年闹掰。”

“没有的事,此事和我无关。”季白笑道,“你会不会也想问我为什么会主动接过任晓年?”

“不,这也与我无关,只是有一点……”罗槟与季白先后走进大楼里,说道,“这算是不算替钱办事?”

“你错了,这不是钱的问题。”季白猛地一回头,“为什么有些人总妄图让实质正义凌驾于程序正义之上?”

 

 

 

安大略

【罗槟/季白】遣尽风流(1)

那一年,东亚全区迎来据闻是“百年难遇”的厄尔尼诺,气候异常,夏天干旱炎热,冬天寒冷潮湿,东南沿海迎来台风,一路北上至华东地区。有些人身体羸弱,对气候变化十分敏感,终捱不过去。是以在这一年,季家遭逢两起新丧:太婆一百零六高龄,于睡梦中溘然长逝;大嫂诊出胰腺癌晚期,抗争六个月后,撒手人寰。

葬礼不得不参加,想当年与太婆四世同堂,老人家拄着黑漆拐杖,笃笃敲地,季白就飞跑去依偎在太婆怀里。太婆便从怀里一掏,次次都是新玩意儿。

季白从太婆那里获得第一把可填充火药的玩具左轮手枪。家中有一小花园,笼中豢养一对小黄雀儿,厨房的白猫经过,总以尖牙利嘴对待。季白早就看不惯,当即装弹上膛,“砰!”

“这个太危...

那一年,东亚全区迎来据闻是“百年难遇”的厄尔尼诺,气候异常,夏天干旱炎热,冬天寒冷潮湿,东南沿海迎来台风,一路北上至华东地区。有些人身体羸弱,对气候变化十分敏感,终捱不过去。是以在这一年,季家遭逢两起新丧:太婆一百零六高龄,于睡梦中溘然长逝;大嫂诊出胰腺癌晚期,抗争六个月后,撒手人寰。

葬礼不得不参加,想当年与太婆四世同堂,老人家拄着黑漆拐杖,笃笃敲地,季白就飞跑去依偎在太婆怀里。太婆便从怀里一掏,次次都是新玩意儿。

季白从太婆那里获得第一把可填充火药的玩具左轮手枪。家中有一小花园,笼中豢养一对小黄雀儿,厨房的白猫经过,总以尖牙利嘴对待。季白早就看不惯,当即装弹上膛,“砰!”

“这个太危险了!以后再玩,打断你的腿!”季白被缴了枪,顺带挨了顿竹笋炒肉。

“我是为了保护咱家的黄雀……”

“人家关在笼子里,用你保护么?”

“唉,爸,算了吧,我看三儿没错啊,又没拿来打人。”大哥看不下去了,伸手把季白护在身后。

“谁敢保证以后不会打?”手枪被扔在抽屉里锁上了。

倒霉事接踵而至,家里气氛天天不见云开雾散。季白尽量保持放松,传达温馨正能量,这种时候,万万不能提到逝者,只当无事发生。

偶尔也会感到刺痛,一种死亡带来的巨大空虚。墙上的全家福,太婆在一楼的空空的卧室,大嫂生前搁在大哥卧室里的半瓶香水。季白看见了,总是心里一叹。

他自己也被一堆烂事缠着,他带着团队出走龙浩,马上就要面见新东家。封印曾与季父是大学同学,原本这次回家,想跟父亲汇报一声。但这些不幸的发生,让老人家看上去不堪重负,苍老十好几岁。季白还是决定先斩后奏,对于他当时跳出体制内,父亲就不大高兴。在这之后,提到季白工作上的事情,父亲总是一副淡淡然的模样。

 

生活还要继续。到权璟的这天,季白依旧意气风发,保持高度敏锐。权璟身处在金辉大厦,坐拥一整层,90年代开始发家,业内名气积累一些,但在首都这样的地方,没有龙浩响亮。季白选中它,更多看中人事结构较为简单,掌舵人人品正直,御下有方,避免再吃龙浩的苦头。

为了和家人保持同心,季白一身肃黑装束,从头到脚,领带都换成黑的,就连表盘也不能幸免。季白一副好身板,好样貌,走进电梯里时,不苟言笑,一多半年轻小姑娘都在偷偷看她,另有一半男士,半是羡慕,半是嫉妒。扎在电梯里,季白忽然野心勃勃地想:一会儿的谈判务必要顺利,便可以乘VIP通道。

他由前台小姐一路带领,一面察言观色。做检察官多年,论观人,他是一等一的天才。在大所,井然有序为基本,同时,单位里若上下精神面貌良好,氛围火热,说明便是个好去处。他还陆续经过几位合伙人的办公室,略扫内部陈设,再与方才在照片墙上的人物对号入座,发现各有千秋。

数年不见封印,季白与他握手,感觉他变化明显。棱角尽褪,活泼和蔼,平易近人,相当温润,简而言之,润物细无声的商人气息颇为浓厚。

“伯父,好久不见。”

“三儿,坐。”封印小时候就习惯叫他乳名,热情招呼他坐,亲自帮忙泡大红袍,转念又缓缓道,“老人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父亲他还好吗?”

“太婆走得安详,大家也都觉得这算是喜丧了。只是我大嫂,年纪轻轻的。全家都很担心大哥……”季白笑笑,“在这儿,您就别叫我三儿了,我今天可是来应聘的。”

“要说应聘可不合适,准确而言,是权璟在纳贤。”封印笑着说道,“你做检察官时就拿过两次全国十佳公诉人,做了律师后,也很有名气,当时听你父亲说你去了龙浩,我还怪罪他,气他不把你转行律师的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

“唉,我父亲——”季白顿了顿,转念又微微一笑,“不管怎样,我现在已经身在权璟与您洽谈了。我提的要求,您应该已经考虑过了。”

“是的,我只好奇一点:你为什么只是提出做初级合伙人?”

“那些简历上描写的东西,都是过去的荣誉,但于权璟而言,我还没什么实质贡献,而我是不喜欢开空头支票的。”

封印赞许地叹道:“这样谦逊,了不得。”

“您过奖了,伯父。”季白说,“权璟没有专门的刑事团队,于是我这次特意带来几员大将,虽说都很年轻,可都比较老练。”

“他们的简历我都看过了,是不错……”

“我直说吧,我希望他们可直接做授薪律师。”

封印笑起来。

“这个小姑娘,在龙浩的时候可只是一位助理呢。”他用手戳戳一份简历上的照片。

“她刚拿到律师证。”季白说,“况且她是证据法方面的天才。”

封印又为季白斟了一盏酽酽的红茶,道:“既然这样,就这么决定吧,我相信你的眼光。”

季白见竟然这般容易,心里很是一惊。这会儿,封印站起身来,去办公桌前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对季白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上岗?”

“就从现在。”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敲门,走进来个高高大大的男的。季白回身一看,这张脸他在照片墙上见过,哦,真人比照片要顺眼许多——

“罗槟,来见见我们新成员,季白。”封印一脸容光焕发,笑得很是有几分得意,他潇洒地朝罗槟一挥手,将季白引荐给他。

“季律师,您好。”罗槟笑得春风和煦,与季白有力地握了一握手。转脸便对封印道:“老大,您叫我有什么事儿么?”

“任晓年的案子,我打算交给季白来做,你要负责做好交接。”

罗槟突然有点恼怒起来,朝季白脸上看了一看,又对封印说:“我记得任晓年打算炒掉我们。”

“不,似乎是你更想炒掉他。但现在季白来了,就不会了。”

“成。”罗槟沉默半晌,道,“回头我会让戴曦跟季律师对接案子。”

 

何塞门也不敲,直接怒气冲冲地杀进罗槟办公室。

“你想干嘛?”

“我们不能继续替晓年办事!”

“这件事情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封印把他交给了那个,”罗槟抬手朝外边一指,“新来的季律师。”

“我不明白,做检察官的,这么是非不分?”

“你知道得倒挺清楚嘛。”罗槟笑笑,“你和他来场辩论去?”

“要去你去!”何塞冷笑道,“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么?”

“不知,和我又有什么关系?”罗槟回到电脑跟前,“我要工作了。”

“罗槟,要得罪了他,你可能会很难看的。”

“奇了,不是你怒气冲冲来质问我么?”罗槟转过身去,“别同我讲他是哪家子弟,我不关心,也不在意。”

 

这晚下班,已是很晚,季白正靠在电梯门口等着门缓缓合上,突然罗槟一阵风似的翩然飞了进来。他便伸手替他拦住电梯门。

“谢谢。”罗槟朝他笑一笑,在另一侧站好。

电子显示屏上的红色字码在缓缓下落,电梯走走停停,陆陆续续有人涌上来,罗槟和季白一直往后退。望着季白,罗槟忽然想: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真年轻啊。

电梯落在一楼,罗槟要出去,却见季白还是站在门边不动。出于礼貌,他友善地提示道:“该走了。”

“不,我到地下停车场去。”季白侧过身子,要他先走一步。

隔天早上,他们竟然又在楼下餐车边狭路相逢。季白已在家里吃过早饭了,陪着罗槟在车边买了道咖啡面包,回头张望到那辆林肯车缓缓离开,问:“权璟给每位合伙人都配备了司机?”

“没错,过些日子你也会有一位司机。”

“我不要司机,更喜欢自己开车。”季白晃了晃勾在手指上的车钥匙,“还要和他们沟通,省得麻烦。”

必要的聊天总是难免的,在电梯上,季白朝着罗槟道:“你那位助理,倒是很有意思,哪里毕业的?”

“季律手下还缺人么?”

“不缺,我只是感到这么不世故的人,难得。”季白笑笑,“像那部电影里的女主人公,朱莉亚罗伯茨演的,叫什么——《永不言败》。”

“和她不同,戴曦是受过正经科班训练的。”

“她的底子没问题,但职业素养缺乏一些。”季白说,“她昨天当着我的面,就骂起任晓年来,我觉得身为律师,让感性战胜理性是不对的。”

“她说的没有一句假话,在我看来就是理性。”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同任晓年闹掰了。”

“因为你也看出他的行为有多人神共弃?”

“我不予评价。”

“季律,好自为之。”电梯门一开,两人并肩迈出电梯,昂首穿过办公区,各自分流至各自办公室。

季白走进办公室,许诩、赵寒、姚檬已经在等着了。他开门见山:“案件资料都看过了?”

是说任晓年公司大搞裁员,其中便包括一位元老,因癌症在身,医药费高昂,公司不愿负担,便产生了裁掉的念头。不过这位元老却捏着任晓年这些年集资借贷的不良证据,被激怒后打算曝光。几人昨天分析了他的案子,若真的被定罪,企业资产需要拿出来相当一笔缴纳罚金不说,连带着任晓年本人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我们到权璟来的第一仗,务必要拿下。”季白说,“若是能保住任晓年,就能为权璟带来更多客户。”

“老大,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要说服另一边不起诉,同时也要稳住任晓年,让他率先摆出和善的样子来。”季白对姚檬道,“我们今天下午要到任晓年那边走一遭。”

姚檬点过头,说一句:“我去准备材料了。”季白又叫许诩和赵寒再把那头先前负责的资金周转项目好好过一遍,自己径自回到办公桌后边,将自己纸箱子里那些个人物件一件件摆到桌面上来。

有一张旧照片,被完好地安放在相框里,季白将它小心翼翼地取出来,用软布擦掉上边的灰尘,微微扬起脸,想要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寻一处合适的位置。北京就是这点不好,尘沙太多,好好的东西,放几日就要落层土。

在照片里,季白正和一个年轻人肩并着肩站在樱花树下,两人都很年轻,微微抬着下巴,意气风发。那一年季白到东京大学法学部做交换生,身边这位年轻人,便是在那里认识的。照这张相的时候,正是一个明朗的晴日,连带着朵朵樱花都发着亮光,那个年轻人,笑容温和,漾着一股带着忧郁的柔情。季白叹了一口气,转手又把照片放回到抽屉里锁好。

他的一郎,早已离开他了。

星期六影库

闯关东

[图片]
19世纪中叶,古老的中华大地尚处于清政府统治时期为了应对沙俄对我国的蚕食,朝廷撤销了在东北推行近两百年的封禁政策,鼓励关内百姓前往东北开垦荒地。山东人朱开山(李幼斌 饰)正是这群早期开拓者中的一员,他出关的时候清朝已然谢幕,这个早年参加义和团的鲁莽汉子,几经周折落脚关外,而他的老婆(萨日娜 饰)得知丈夫的音讯时则带着孩子们踏上寻夫之旅。正值兵荒马乱的年代,外有列强混战,内有军阀土匪,天灾人祸致令中国的老百姓颠沛流离,苦不堪言。朱家虽然团聚,可是在这片广袤荒芜的黑土地上尚有无数艰险等在前面,而朱开山和妻子以及三个儿子,也将各自品尝着人生的苦辣酸甜……

在线观看http...


19世纪中叶,古老的中华大地尚处于清政府统治时期为了应对沙俄对我国的蚕食,朝廷撤销了在东北推行近两百年的封禁政策,鼓励关内百姓前往东北开垦荒地。山东人朱开山(李幼斌 饰)正是这群早期开拓者中的一员,他出关的时候清朝已然谢幕,这个早年参加义和团的鲁莽汉子,几经周折落脚关外,而他的老婆(萨日娜 饰)得知丈夫的音讯时则带着孩子们踏上寻夫之旅。正值兵荒马乱的年代,外有列强混战,内有军阀土匪,天灾人祸致令中国的老百姓颠沛流离,苦不堪言。朱家虽然团聚,可是在这片广袤荒芜的黑土地上尚有无数艰险等在前面,而朱开山和妻子以及三个儿子,也将各自品尝着人生的苦辣酸甜……

在线观看http://www.xingqi6.net/v/48304.html

Xuan_y

12.21
图1/模仿画、我又重了、我妈觉得暗红色头发好看,可能是她想染。
图2/《闯关东》传武和鲜儿。

12.21
图1/模仿画、我又重了、我妈觉得暗红色头发好看,可能是她想染。
图2/《闯关东》传武和鲜儿。

Baek.L

观闯关东有感

从小一直看这部影片长大,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触。


小时候看,看的是侠气,是不服输,是拼搏向前的精神。

那时候看到的是勇气,是义气,是对那样的"江湖"的崇拜。是想要和剧中人物一样有不断向前的动力和激情。是永远充满希望,不信命的冲锋和拼搏。


而今再看闯关东,看到的是朱开山的有勇有谋,进退有度,遇事不乱。是老大在生意场上的进退起伏,是老二的坚韧忠诚,是老三的精细认真。

是千家万户的和气,是邻里相处的帮扶,是江湖上的起起伏伏波澜壮阔。


这个世界总会有不一样的故事,总会有每个人的精彩。也希望我所眼见的世界,可以更明亮广阔,充满希望。

从小一直看这部影片长大,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触。


小时候看,看的是侠气,是不服输,是拼搏向前的精神。

那时候看到的是勇气,是义气,是对那样的"江湖"的崇拜。是想要和剧中人物一样有不断向前的动力和激情。是永远充满希望,不信命的冲锋和拼搏。


而今再看闯关东,看到的是朱开山的有勇有谋,进退有度,遇事不乱。是老大在生意场上的进退起伏,是老二的坚韧忠诚,是老三的精细认真。

是千家万户的和气,是邻里相处的帮扶,是江湖上的起起伏伏波澜壮阔。


这个世界总会有不一样的故事,总会有每个人的精彩。也希望我所眼见的世界,可以更明亮广阔,充满希望。


梦醒中

我所知道的张宗昌.pdf

本书介绍这位在军阀混战时期攀上直鲁联军总司令宝座的人物,从其以贫穷农舍的出身、如何起事于招兵买马的海参崴,并投机成事于辛亥**的历程探索缘由。



  • 下载参考地址:

  • 我所知道的张宗昌.pdf

    下载参考地址
    • 温馨提示:
    • 在微信、微博等APP中下载时,会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
    • 这时请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然后再请下载浏览

    目 录


    第*章 贫寒逼迫 闯关东 投机** 当团长 (1)

    一 吹鼓手之子 (1)
    二 效坤轶事 (3)
    三 混迹海参崴 (6)
    四 投机**  (11)
    第二章 反叛投奔冯 国璋 失靠 山败走江西 (15)...

本书介绍这位在军阀混战时期攀上直鲁联军总司令宝座的人物,从其以贫穷农舍的出身、如何起事于招兵买马的海参崴,并投机成事于辛亥**的历程探索缘由。

我所知道的张宗昌.pdf

  • 下载参考地址:

  • 我所知道的张宗昌.pdf

    下载参考地址
    • 温馨提示:
    • 在微信、微博等APP中下载时,会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
    • 这时请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然后再请下载浏览

    目 录


    第*章 贫寒逼迫 闯关东 投机** 当团长 (1)

    一 吹鼓手之子 (1)
    二 效坤轶事 (3)
    三 混迹海参崴 (6)
    四 投机**  (11)
    第二章 反叛投奔冯 国璋 失靠 山败走江西 (15)

    一 “投死 ”和 “投生 ” (15)
    二 投冯始末 (20)
    三 入湘前后 (30)
    四 江西缴械  (33)
    第三章 损兵折将投奉张 拼死效力升督办 (36) 
    一 投张因由 (36)
    二 投靠奉张 (37)
    三 奉军麾下 (39)
    四 疆场效命  (63)
    五 上海军实处 (75)
    第 四章 拉 队伍招 降纳叛 乱军纪祸 国殃 民 (78)
    一 益都旗兵 团 (78)
    二 “**子 队”  (80)
    三 白俄雇佣兵 (83)
    四 建立空军 (98)
    五 幼年学兵队 (101)
    六 孙殿英投归 (106)
    七 如此军风纪 (107)
    八 **见闻 (111)
    第五章 督鲁三年 曾显赫 一朝覆灭走大连 (118)
    一 督鲁前后 (118)
    二 督鲁任上 (132)
    三 兵败滦州 (156)
    四 督署大观 (161)
    五 覆亡之旅 (168)
    六 勾结 日帝 (174)
    七 五三** (176)
    八 军政一览 (182)
    第六章 横征暴敛刮民膏 滥杀无辜祸山东 (185)
    一 搜刮种种 (185)
    二 印花** (189)
    三 滥发**票 (191)
    四 东巡过潍 (193)
    五 擅杀厅长 (197)
    六 “剿抚兼施” (198)
    七 摧残新 闻 (204)
    八 白水之死 (206)
    九 殃 民骇 闻 (210)
    十 公馆琐忆 (217)
    十一 发迹之后 (222)
    十二 轶事逸闻 (231)
    十三 督办办学 (235)
    十 四 昌武学校 (239)
    十五 济青长话 (241)
    第七章 死灰复燃终成梦 济南遇刺 了残生 (243) 
    一 困兽犹斗 (244)
    二 枭雄死 因 (253)
    三 “将军 ”毙命  (255)
    附:** **为父** (259)

闷人骚

2017-08-09

昨天去医院做了激光治疗,麻药过后看到皮肤上出现了不浅的坑,白肉外露着。一个礼拜不能碰水不能出汗,只能足不出户吹空调。利用这个空档我也把《闯关东》看完了,不得不说电视剧里的世界真小。虽然有些地方有瑕疵,但总的来说确实是部好剧。朋友剧透说朱传武后来变成像他爹那样的汉子了。照我说,他永远赶不上朱开山,有勇无谋。老二觊觎老大的媳妇儿,老四惦记老二的媳妇儿,这明显是资源分配不合理,编剧也真是够够的了,万恶的旧社会。

看完《闯关东》看了几集《红高粱》。有了前者,这后者的落差就出来了。周迅顶着双下巴演十八岁的小姑娘倒也没什么,问题是演技在哪里,咋演啥都是一个样儿啊。北方大娘们儿的泼辣和火热在哪里,从头到尾...

昨天去医院做了激光治疗,麻药过后看到皮肤上出现了不浅的坑,白肉外露着。一个礼拜不能碰水不能出汗,只能足不出户吹空调。利用这个空档我也把《闯关东》看完了,不得不说电视剧里的世界真小。虽然有些地方有瑕疵,但总的来说确实是部好剧。朋友剧透说朱传武后来变成像他爹那样的汉子了。照我说,他永远赶不上朱开山,有勇无谋。老二觊觎老大的媳妇儿,老四惦记老二的媳妇儿,这明显是资源分配不合理,编剧也真是够够的了,万恶的旧社会。

看完《闯关东》看了几集《红高粱》。有了前者,这后者的落差就出来了。周迅顶着双下巴演十八岁的小姑娘倒也没什么,问题是演技在哪里,咋演啥都是一个样儿啊。北方大娘们儿的泼辣和火热在哪里,从头到尾蜜汁自信的微笑和四平八稳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语调。没看过原作,原作里戴九莲这人设也是这么淡定吗?淡定得好像提前看过剧本似的。开始看我爸安利的《亮剑》(他的原话是:《亮剑》,意大利炮那个,这你都没看过?鄙视你!)。里面的日语不看字幕我愣是听不懂,但就算再不地道也比《闯关东》里一群日本人凑在一起说中国话真实那么一点儿。

闷人骚
新买的手工千层底布鞋,等了半个...

新买的手工千层底布鞋,等了半个月才到。脑门儿上萌萌的王字彰显低入尘埃的王者风范~23333 剩余的夏天准备穿着它度过了,我的鞋码是36,跟一米七多的身高比算小的,所以看着鞋不大,虽然尖头鞋显着更协调,但我不想再虐待自己,尖头鞋真的很难受啊。

这两天冲着朱亚文去的在看《闯关东》,目前为止,行走的荷尔蒙没看见,只看到了行走的二百五……而且越看越觉得他长得跟刘雯好像。

新买的手工千层底布鞋,等了半个月才到。脑门儿上萌萌的王字彰显低入尘埃的王者风范~23333 剩余的夏天准备穿着它度过了,我的鞋码是36,跟一米七多的身高比算小的,所以看着鞋不大,虽然尖头鞋显着更协调,但我不想再虐待自己,尖头鞋真的很难受啊。

这两天冲着朱亚文去的在看《闯关东》,目前为止,行走的荷尔蒙没看见,只看到了行走的二百五……而且越看越觉得他长得跟刘雯好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