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闲暇

1705浏览    1153参与
Fun芬妈咪
闲暇的时候记得给自己炖碗养颜甜品
闲暇的时候记得给自己炖碗养颜甜品
洋洋妈的小厨房
闲暇时间,给自己和家人做一杯奶茶吧
闲暇时间,给自己和家人做一杯奶茶吧
就很浪漫-
『生活vlog』闲暇时间自制奶茶
『生活vlog』闲暇时间自制奶茶
古也美术教育
人生若有闲暇时,生活处处是创意
人生若有闲暇时,生活处处是创意
米兜麻麻鸭
112利用闲暇时间每天给宝宝做点不一样的好吃又美味的蒸
112利用闲暇时间每天给宝宝做点不一样的好吃又美味的蒸
jizhq185

醒着的梦呓——年初第三日

醒着的梦呓——年初第三日

 

今日进入新年的第三日了,也是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喜也罢,悲也罢,明天就得开启新的一年的工作模式了。抓紧时光,散澹无羁地静静地度过了最后议题的闲暇之日。

时近傍晚,倚窗远眺。天蓝水碧,流霞漫天。远岸边,山郁林幽,夕阳西下。近湖处,鹭隐鸥归,栖息津浦。波粼浪泛,耀闪金沙。

此情此景,虽没有白老白居易句中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气势,却也有张耒笔下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的意境。更有些来鹄诗里东风渐急夕阳斜,一树夭桃数日花的内涵。尽管这个季节没有夭桃灼灼,却也是冬樱簇簇的艳魅。

几日来,一日会客,一日探友,唯今日笃定不出门,自享闲暇。晨起...

醒着的梦呓——年初第三日

 

今日进入新年的第三日了,也是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喜也罢,悲也罢,明天就得开启新的一年的工作模式了。抓紧时光,散澹无羁地静静地度过了最后议题的闲暇之日。

时近傍晚,倚窗远眺。天蓝水碧,流霞漫天。远岸边,山郁林幽,夕阳西下。近湖处,鹭隐鸥归,栖息津浦。波粼浪泛,耀闪金沙。

此情此景,虽没有白老白居易句中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气势,却也有张耒笔下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的意境。更有些来鹄诗里东风渐急夕阳斜,一树夭桃数日花的内涵。尽管这个季节没有夭桃灼灼,却也是冬樱簇簇的艳魅。

几日来,一日会客,一日探友,唯今日笃定不出门,自享闲暇。晨起翻书问典,佐以三杯老酒;午后禅思冥想,伴之普洱香茶。虽也没翻出什么古意,也没问到什么新知;更莫说冥想几近痴梦,禅思却似发呆。也无何功果心得。不过就是自欺欺己,聊以自嘲尔。

夜来作业时辰至,呆坐屏前,耳边萦绕着幽幽的胡笳十八拍,随情顺意地享受着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尔,散澹无羁地任时间缓缓地流去,流去。

 

天蓝水碧映流霞,山郁林幽夕日斜。

鹭隐鸥归栖湿地,波粼浪泛耀金沙。

翻书问典三杯酒,冥想禅思一碗茶。

散澹休闲年假末,夜来心静赏胡笳。

——七律·年初第三日

 


雪瑞姑姑
可甜可盐的小日子拥抱片刻闲暇想喝冰镇饮料嘛
可甜可盐的小日子拥抱片刻闲暇想喝冰镇饮料嘛
荏苒tea

夜晚闲暇时刻随手一拍,而后惊艳于光与影的诡密,玫瑰的娇嫩欲滴。

夜晚闲暇时刻随手一拍,而后惊艳于光与影的诡密,玫瑰的娇嫩欲滴。

故宫宫廷文化
宋人闲暇时刻有四雅,你知道分别是什么吗?
宋人闲暇时刻有四雅,你知道分别是什么吗?
潘溯之的厨房
闲暇之际来三只烤乳鸽,再喝上几杯小酒
闲暇之际来三只烤乳鸽,再喝上几杯小酒
洋溢
闲暇时,给自己做个包
闲暇时,给自己做个包
仲Ly
上班闲暇时间可以拼乐高
上班闲暇时间可以拼乐高
北京跟我玩
毕哥今儿给大家推荐几家滑冰场,闲暇时间约上三五个好友
毕哥今儿给大家推荐几家滑冰场,闲暇时间约上三五个好友
蓝少我的世界
闲暇时间也要好好利用!自动钓鱼解放双手!
闲暇时间也要好好利用!自动钓鱼解放双手!
十八

意难平

林徽因先生说过:

有些人渐渐的不联系了,

不是淡了,远了,而是因为,

没有合适的身份陪伴,

没有合适的理由联系,

没有合适的机会见面,

只能放在心里,

偶尔回忆,经常想念。


倒也希望我的一腔孤勇能是漫漫长路。

毕业从来都不是关系淡了的借口,只是觉得没有借口再待在你身边。怎么可能会有嘴上那么干脆利落就能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只不过是将你放在心里更深的一层。

不可否认的是,不管过去多久,看到以前和你的一切,那种心动,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的再一次涌上心头。这种程度的喜欢,大概此生只限定一人。

偶尔回忆起过去的种种,就好像发生在昨日,碎片般的记忆灌入脑海,会对着旧物黯然神伤...

林徽因先生说过:

有些人渐渐的不联系了,

不是淡了,远了,而是因为,

没有合适的身份陪伴,

没有合适的理由联系,

没有合适的机会见面,

只能放在心里,

偶尔回忆,经常想念。




倒也希望我的一腔孤勇能是漫漫长路。

毕业从来都不是关系淡了的借口,只是觉得没有借口再待在你身边。怎么可能会有嘴上那么干脆利落就能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只不过是将你放在心里更深的一层。

不可否认的是,不管过去多久,看到以前和你的一切,那种心动,就像从未离开过一样的再一次涌上心头。这种程度的喜欢,大概此生只限定一人。

偶尔回忆起过去的种种,就好像发生在昨日,碎片般的记忆灌入脑海,会对着旧物黯然神伤,也会对着聊天记录傻笑。

经常想念你的笑容和声音,可能算不上特别,但一定会让我心动。



无数次杂乱的纠结是我爱过你的证明。

张口的沉默是我的无奈,懦弱的心是我的不甘。

离别以后才追悔莫及,后悔毕业那天没有叫住你。

反复告诫自己:

“下次要有勇气。”

可惜下次无下次,如果没如果。

我再也没见过你。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忙碌的生活将我淹没于人海,你的消息只略有耳闻。好像也没碰到合适的人,女朋友换了又换。

我将你放在心里最深的一层,试图用各种方法来淡化对你的感情。

我暑假做兼职,寒假上补习,平日里不是图书馆,就是写练习。用没头没脑的忙碌来填满自己。

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再遇见你。

你身着素白,笑靥如花,身上透着遮不住的少年气,和以前的区别只多了几分成熟。和我想的一样。

我当然幻想过和你再重逢的场景,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笑靥如花,对着的是身边人。

我曾经以为所有年少的喜欢都有能为对方赴死的决心和毅力,都称得上爱,以为所有的不顾一切都能得到回应,以为所有想象的美好情景都会发生。

后来发现多年后曾经年少轻狂的爱变成了无法预知的错过与不公的先后次序,才发现自己也没有为他赴死的勇气。

最后再怎么死去活来、一腔孤勇的爱,也终会释怀,终会与另一个人携手共进,再提起时甚至还能谈笑风生。

“原来我们也曾和爱情靠的那么近啊”

没想到我最后竟还能和你畅谈过去,没有电影中哭得那样撕心裂肺。

我释然了,在未来与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依旧在我心里最深的一层,是我的意难平,偶尔回忆,经常想念。

故事无终点,爱没有尽头。

我们,没有后来。

所以,不要错过那个不该错过的人。


—— 十八

       2021.8.15


“而关于过去的别再心怀侥幸别再追问。”

“是她昨日宝物而非今日支撑。”

“只有你意难平总不肯抽身。”

“奢求还有后续自欺欺人。”

“其实早已结束在某次普通黄昏。”


——霜竭《意难平》







繁枝南白

碎笔

画笔在细长的指尖飞舞,在画纸和林墨鸥的白色衬衣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彩色斑点,以至于季寰林回来的时候微微咂舌——他到底是想把衬衣变成艺术品,还是在画一幅技艺高超的画?

季寰林就把双手插进牛仔裤的兜里,静静的靠在墙边看他大展拳脚。

撇去那一团糟的线条来看,林墨鸥确实是有几分艺术家的架子的,一团艺术家几百年不理的专有杂毛、十根艺术家该有的纤长手指、还有一大堆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此时他正把画笔拿到眼前,仔细的打量着面前插着鲜花的花瓶,而最后在纸上呈现下来的却是——

一个带有浓厚土味儿的盆儿,还是带着鲜艳大红花的那种。

理论上是该有的都有了,但无论如何也夸不出口。

“小画家消停会儿。”季寰林终...

画笔在细长的指尖飞舞,在画纸和林墨鸥的白色衬衣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彩色斑点,以至于季寰林回来的时候微微咂舌——他到底是想把衬衣变成艺术品,还是在画一幅技艺高超的画?

季寰林就把双手插进牛仔裤的兜里,静静的靠在墙边看他大展拳脚。

撇去那一团糟的线条来看,林墨鸥确实是有几分艺术家的架子的,一团艺术家几百年不理的专有杂毛、十根艺术家该有的纤长手指、还有一大堆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此时他正把画笔拿到眼前,仔细的打量着面前插着鲜花的花瓶,而最后在纸上呈现下来的却是——

一个带有浓厚土味儿的盆儿,还是带着鲜艳大红花的那种。

理论上是该有的都有了,但无论如何也夸不出口。

“小画家消停会儿。”季寰林终于忍不住在他准备画第二幅花盆的时候开了口,“每天都

是对着静物照猫画虎有什么意思?”

“这就是你不懂了。”林墨鸥一点都不惊讶墙角里蹲着一个人,把调色盘里的白颜料挖出来仔细放好了,“听说过达芬奇吗文盲?”

“鸡…鸡蛋小王子?”季寰林在脑子里搜肠刮肚,最终狗嘴里没能吐出象牙。

“那是世界上著名的画家。”林墨鸥转过身子看着他,“也是天天照猫画虎的,到最后可有名喽。”

季寰林作为一个文盲,并没有学霸刨根问底的优良习惯,故而也就更听不出林墨鸥话里的黔驴技穷。

因而他迅速的切换了话题:“林学霸,那咱一块儿去画活的生物吧,我看你一个瓶儿画半天了没半点像,估计跟达芬奇是没缘分的,要不咱去当个动态大师吧?”

林墨鸥用手撑着下巴,故作深思状闭上了眼,随后一眨眼就把画具架子之类的清了个干干净净,缓步走到了季寰林身边,最后开嗓道:“我觉得动态大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季寰林噗嗤笑出了声,在林墨鸥脑门儿上重重摸了一把,然后按响了从兜里拿出来的车钥匙,远方的红色轿车就应着叫了一声。

一直到沿途的景色不断往后退,从高楼大厦到红砖青瓦,从望不到边的宽阔马路到杂草丛生的田,林墨鸥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们起了程,把脖子上摆设似的耳机给戴上了。

随后汽车彼此之间的轰鸣声、内部零件的滚动声、飞鸟和蝉的合奏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只剩下宁静而悠远的音乐从耳机那端倾泻出来,让他能够短暂的闭上眼睛放空一会儿。

最近的烦心事儿跟买一送一似的,画画的灵感没找到不说,还把一开始就反对他报考艺术学校的爹气了个烦上加烦烦更烦,没日没夜的给他娘打投诉电话,最后他娘又跟唐僧似的念要命的经。

现在唯一能让他开心会儿的,就是有季寰林这么个二逼还有钱的朋友,交流的时候不用过

脑子,不用讲一堆乱七八糟的社交礼仪,怎么舒服怎么来。

直到车子完全停稳,耳机里的音乐也放到尾声,林墨鸥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一片湛蓝的天,和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沙滩。

还没等季寰林统一打开车栓,林墨鸥就率先冲了出去,结果突然被自己的鞋带绊住了脚,哗啦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季寰林急了,也冲下车去看他情况,一眼就看见了他跟条狗一样在沙里头打滚,估计是在画师里头拘谨久了,一放出来就现出了原形。

好在沙子够厚够软,被太阳烤的温热一片,舒服的不想动弹。

耳边能听见潮汐起伏的声音,像是大海有力的心跳,紧接着就感觉到水花碰到了他的脚踝,温柔的抚平了他身上的每一份焦躁不安,又归入海洋,周而复始。

林墨鸥站了起来,从后车厢里拖出了自己的画具,摆平,放好,然后把鞋子脱下来拎在手里,一步一步朝着大海走去。

远方绿蓝色的大海波光粼粼,能清晰的看见脚下的砂石在海里翻卷,三两小鱼从他腿缝之间穿行而过,带起些许转瞬即逝的泡沫,鸥鸟的叫声刚穿过左耳,眼里就倒映出它双翼扑水,尖嘴捉去小鱼,最后绝尘而去的影子,只留下不断散开的微微涟漪,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他突然很想大喊,想把这段时间以来生活上的所有沉闷都喊出来,被风吹到天涯海角的四方,散成那些仲夏夜晚上不绝于耳的蝉鸣。

然而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橙色的圈圈从天而降,套住了他整个人,林墨鸥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潜伏已久的季寰林,心说过于二逼也不是什么好事。

转身就把手里拎着的两双鞋砸在了季寰林的身旁,溅起三尺多高的浪花。

“我操。”季寰林笑着骂了一句,眯着眼睛感受着这有些灼热的太阳光,“大画家也需要劳逸结合啊。”

“今天打死你就是我的休息活动。”林墨鸥捏了捏手指,发出啪啪两声响,飞快的杀了过去,溅起无数无故被殃及的水花和游鱼。

季寰林的笑声零零散散碎了一路,回头看那杀人不眨眼的林墨鸥,却发现他早已经停下来,在画架前面停下了。

深灰色裤脚被海浪亲吻,阳光给他的身侧镀上了一层金边,画笔蘸上了深蓝色的颜料,在画纸上轻轻扫开一片,而后用指头沾了点白,给一望无际的温柔汪洋点上了高光。

他弯下腰去,将画笔上多余的颜料洗净了,才又在调色盘上沾了点黑,细长的指节与画笔相互缠绕而又分开,成了一排排掠食而归的沙鸥。

或许是终于意识到被人盯了半晌,或许是完成了这一幅画,总之林墨鸥终于后知后觉抬起头来,朝着季寰林笑了笑,抬起满是颜料的手朝着他做了个手势——他要季寰林过去。

季寰林跑过去,在林墨鸥抬起手的刹那,看见了那副画的最后一个部分——那是一辆火红的轿车,载着他自己和林墨鸥在海上飙车,落下的水滴成了飞行的翅膀——

载着少年的梦,奔向未知的远方。


不想熬夜的狐狸

resently

从今天开始记录点生活里的小事儿吧

遇到的人,发生的事(可能重点是接触的人的记录,回头看来会比较有意思)

先说下昨天出去见面的男生吧

几个月前就可能约着出去见面的

但因为对方的犹豫不决,模棱两可

我决意没和这个人相见

其实他条件不错的,又喜欢音响,算是有共同的轻奢爱好

我有想过,如果我耐心点,可能会再见

直到昨天(周六)又问我的近况

我能感觉到,因为他开始点赞我的朋友圈了

他主动地想要近期见面,说自己一定不会失约了

于是在我的铺垫下,我们昨天见面了

如我所料,确实外貌一般,但真的是有能力的人

靠着自己的能力买自己爱的东西,车还不错,但和本人格格不入

但他真的太像我的表...

从今天开始记录点生活里的小事儿吧

遇到的人,发生的事(可能重点是接触的人的记录,回头看来会比较有意思)

先说下昨天出去见面的男生吧

几个月前就可能约着出去见面的

但因为对方的犹豫不决,模棱两可

我决意没和这个人相见

其实他条件不错的,又喜欢音响,算是有共同的轻奢爱好

我有想过,如果我耐心点,可能会再见

直到昨天(周六)又问我的近况

我能感觉到,因为他开始点赞我的朋友圈了

他主动地想要近期见面,说自己一定不会失约了

于是在我的铺垫下,我们昨天见面了

如我所料,确实外貌一般,但真的是有能力的人

靠着自己的能力买自己爱的东西,车还不错,但和本人格格不入

但他真的太像我的表弟了,走路穿着都像

说话和举动有他的年龄段没有的质朴,那种质朴不是未经世事的质朴,就是来自本人的真实

看得出没有吸收太多江湖气,也没有接触很多异性

比较好玩的一点是,我说“你看不出一百四五十斤啊”,他在我面前就撩起了T恤,说自己有肚子的

并没有什么香艳,也不是什么油腻的场景,就像家里的弟弟

巧合的是他和表弟年龄都一样

但说实话,对他可能也不太容易产生冲动喜欢吧

但可以了解接触,毕竟人不能只看一面

他不排斥清吧,也不排斥喝酒,我又默认去了不太安静的清吧,他开车喝不了,我“毫不留情”地独饮了高酒精的两杯

吧台的小姐姐也真的喝醉了,给我放了好多伏特加

他露出纯朴地表情,说我这样的他就挺喜欢的

我敢肯定这不是他第一次说同样的话,但还是略显稚嫩

这次喝多确实又始料未及,因为现在真的很少喝多了,其实不管怎么样,第一次见面的人是最好别在人家面前喝醉的,人生忠告。

而我执意喝多的时候,八成又是潜意识觉得好不容易遇到个靠谱的人,却没法真的喜欢吧。

我相信我昨天回来时候肯定走不了直线,且说话难以顺畅

回来的车上还贴着车边,突然插上手机线放起了歌

下车时候隐约听到:你还知道家在哪里吧。我轻笑了一声

我渴望这样的关心,却又因为单身久了而“不屑”这种关心

我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想好,到家就直接睡了

他给我发了:到家了,我看到了也无力回

半夜被隔壁喊门的声音吵醒,那男的思路清晰地叫了将近半个小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有各种讲故事的桥段,也是神奇的一夜

喔,半夜还起来吐了一次,可恶,给我放了多少伏特加呢

晚上的海鲜味道也真的是一般,又从身体里回归了自然

今早回复了之后,人家就开始冷淡了,哈哈哈

哈哈,这又怎么了,现在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了?

我对突然180变化不惊奇,但我真的好奇,这些人永远用奇怪的转折去面对人,是打算再过多久才能和异性长期相处呢?

结果是后面又找我讲话,来了句:觉得生活太无聊了,带他一起玩啊

我还没接茬要不要带着一起玩,说你不是有很多朋友吗?家里还有一堆好音响,听歌看电影都不错

对方就再也没回复了,哈哈哈,我就笑笑

fine,先这样吧~以后买音响倒是可以请教下咯

昨天喝的第一杯叫长滩日落

酒钱自己付了,这样比较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