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间谍过家家尤里

41421浏览    534参与
白洛洛

(间谍过家家)(尤里X原创女主)不正经恋人

 作者的唠嗑:

  这章和正文没关系,是个平行世界(正文我卡住了捂脸)

  我自己在想正文是不是太拖沓和无聊了,唉……(最近收藏掉的厉害呀)

  表面中二实则腹黑影后X暴躁偏执经纪人

  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不会写甜的玩意,虽然喜欢看,但是真的菜

  车也是,唉……将就吧

  祝阅读愉快

  

     

  “黑暗之神哦,请赐予你最忠实的信徒力量吧!!”


  海蓝色长发的少女披着自己的浴巾,一脚踩在沙发,一脚则踩在自己的经纪人兼男朋友的脚上,右手比出桀骜不驯的手势,脸上也是洋洋得意。


  “黑暗之神并不会让你不用去工作,也不会让头发自己变干,还有……你是要感冒吗...

 作者的唠嗑:

  这章和正文没关系,是个平行世界(正文我卡住了捂脸)

  我自己在想正文是不是太拖沓和无聊了,唉……(最近收藏掉的厉害呀)

  表面中二实则腹黑影后X暴躁偏执经纪人

  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不会写甜的玩意,虽然喜欢看,但是真的菜

  车也是,唉……将就吧

  祝阅读愉快

  

     

  “黑暗之神哦,请赐予你最忠实的信徒力量吧!!”


  海蓝色长发的少女披着自己的浴巾,一脚踩在沙发,一脚则踩在自己的经纪人兼男朋友的脚上,右手比出桀骜不驯的手势,脸上也是洋洋得意。


  “黑暗之神并不会让你不用去工作,也不会让头发自己变干,还有……你是要感冒吗?!给我正经穿好衣服!”


  尤里闻着女友几乎是围绕着自己勾引的体香,喉结不争气的动了动。


  更何况她现在就只穿着自己的衬衫贴着他。


  明天有工作!有工作!有工作!


  (งᵒ̌皿ᵒ̌)ง⁼³₌₃


  好气呀——


  对上艾薇拉笑盈盈的眼睛,尤里知道,她是故意的。


  但是他只能挨着艾薇拉的脖子缓缓,更难受了……


  “我都说了不要把头发留这么长,你不听,结果每次一到吹头发都要偷懒搞得自己第二天头疼。”尤里把艾薇拉按着坐好,拿起吹风机边给她吹边唠叨。


  “这是吾辈对黑暗之神的尊敬!”艾薇拉傲娇道。


  “是是是……”尤里翻了一个白眼,他的女友——艾薇拉·格林,正如姓氏和那本《格林童话》扯上点关系,所以她本人是个中二病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当然,在外她是聪慧随性女神,是当红影后。


  她的故事说来也是励志,练习生时期玩得好的姐妹组团后诬陷她抄袭,导致她直接一黑而红。


  在以强硬且拒不承认抄袭后退出了原本的团,两年后顶着浪头一路逆袭。不仅成功翻案,还成功爆火。


  真的怀疑一个中二病怎么做到的。


  “喂祭司!好好听我说话!”艾薇拉表情不满的仰起头看着有些走神的男友,“嗯……惩罚~”她支起身子亲了一口尤里。


  “说好了,你先来的呀?”尤里关掉吹风机,另一只手按住艾薇拉的脑袋吃果冻吃了个饱。


  “……肿了!”艾薇拉踹着气窝在尤里的怀里,“但是鉴于你是黑暗之神的大祭司!吾辈就不追究了!”


  “好,谢谢陛下。”尤里此时心满意足,愿意和艾薇拉扯白几下,他哼着歌继续给少女打理着头发。


  刚才没说完来着——


  而自己则是在艾薇拉第二次更换经纪人时认识的,她的运气有些霉,第一任和第二任经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但当时,尤里·布莱尔虽然与公司有了矛盾,却依旧是公司里的金牌经纪人。于是艾薇拉她就没日没夜,无时无刻都在找尤里。


  “我们会成功!比在现在的公司更成功!”少女坚定地一字一句道。


  说实话,那时的艾薇拉尤里真就什么都没看上。


  拒绝是当然的,接下来的纠缠则是更多的。


  现在——如你所见,他们是男女朋友。


  虽然他并不甘心于此,但是或许是他奇怪的好胜心作祟……


  在认识之处,他说过——爱上谁都不会爱上她的话。


  现在不过是……喜欢。


  所以,快点求婚吧艾薇拉,认输,然后作为赢家的他就可以肆无忌惮。


  尤里满意的揉乱女友的头发,把吹风机顺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后,就不管不顾的抱着她躺在床上。


  “这个姿势不舒服。”艾薇拉哼哼唧唧的想要转过来。


  “不要。”男友笑时胸膛的震动搞得艾薇拉后背连带心都酥麻。


  “哼哼~”她也一起笑起来,“把自己卷起来更好的放进男友怀里,“我喜欢你呀,最喜欢你了。”艾薇拉把自己的头发放到尤里的手里,“结发夫妻,一生一世不分离。”


  “好傻。”虽这么说,尤里还是乖乖低下头任艾薇拉弄,“在我们认识的每个阶段里,你都没有聪明过呀。”


  “才没有!”艾薇拉觉得才不是呢,“一开始不是我追的你吗?这就是我聪明的表现!不是吗?!”


  “嗯哼~”尤里故作玄虚。


  艾薇拉对自己是真的没有逼数还是假的不清楚?


  一开始对自己有兴趣高调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是她,结果出了意外以爱之名推开他的人也是她。


  尤里加紧的怀抱,他真的不是什么大度的正常人。


  这就不得不提另一件事了——艾薇拉复出后的就公了恋情,宣布从流量爱豆转为职业演员。


  轩然大波,尤里以另一种方式上了热搜。


  但是他不在乎,暗红色的眼睛只能看得见艾薇拉的脸。


  只要确认了一件事,就会执着到偏执,这是尤里的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一开始是自己的姐姐,后来是艾薇拉……


  他似乎总要找些寄托活着。


  “明天是最后一段了吧?”尤里问的是艾薇拉正在拍的电影。


  “是的,这次戏份并没有那么多。”艾薇拉打了一个哈切,“毕竟是女二。”


  “之后就能好好休息了。”尤里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要接这个戏呢?”你明明不缺角色接。


  “你还记得这次电影的投资人是那来的吗?”


  “……东国?”尤里结合哪位投资人的脸突然明白了,“是那位?”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尤里拉着艾薇拉回到东国的家乡过年,也是在那一次尤里向艾薇拉告白,挽留住了她。


  “竟然是那位老先生。”尤里想起那时还是会不自觉展露微笑,“多亏了他,我们才没有错过。”


  “是啊——”艾薇拉想起那时善意的谎言,“多亏他给我指了错误的路,我才没有赶上那趟飞机。”


  “明天你要去吗?去见见他?”


  “当然了。”尤里点点头,“说起来我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一直不去拜访也真是失礼。”


  况且艾薇拉因此还在他的身边……


  “尤里?”艾薇拉突然被咬住了后劲,摩擦的酥麻感让她觉得有些不妙。


  “我明天还有工作。”艾薇拉“提醒”道,她真的是只敢撩不敢实际动作的,男朋友在那个时候真的太可怕了……


  “没关系,你的祭司已经像黑暗之神请示了。”尤里把艾薇拉翻过来面对着自己,“可敬的神允许你今天亵渎他的祭司。”


  “……唉?”艾薇拉知道尤里除非心情好否则不会和她玩这些的。


  “祭司在的话,那就什么都不怕了。”艾薇拉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心情变好了,但是她还是主动吻上尤里那诱人的唇,主动深入靠近。


  “唔……好女孩。”尤里闷哼,艾薇拉的手开始游走了,“今天你在上面?”他配合地不动,睁着湿漉的眼睛勾着艾薇拉。


  “可以呀,我的好男孩。”艾薇拉吃吃笑着,手指划了下去。


  两人迅速调整体位。


  接下来的事……嘘~


  “艾薇拉……”


  “嗯?”因情欲的迷糊时艾薇拉总觉得尤里的眼睛格外亮,“怎么了?”


  “艾薇拉·布莱尔。”汗液顺着马甲线划下,女友的呆楞让尤里有些不满,顺势把人翻到了下面去,“你那是温水煮青蛙。”


  “尤……嘶,轻些。”敏感点被碾压过的感觉直冲天灵盖,“唔……我听到了。”


  “什么?”但是尤里不想买账了。


  “娶我。”两人贴的更近了,“今天也没带t,万一有了怎么办?”


  “生下来。”尤里挑眉,“你在告诉我加油?”


  “切……”艾薇拉撇开视线,但她的唇马上再次被占据。


  “明天去领证。”


  真是死鸭子嘴硬……


  这是艾薇拉最后的想法。


  但是,把她这样的人看作光源——


  ……谢谢。


  中二病?不……只是你的而已。


  他们会很幸福的,一定……


  艾薇拉也抓紧了自己的幸福。


  


  


  


  


  


  


  


  


  


  


  


  


  


  


  


  


  


  

白洛洛

(间谍过家家)(尤里X原创女主)不正经恋人

  作者的唠嗑:

  1.双更……(虽然没多少)

  

  2爱莎的全名是爱莎·艾德里安

  

  3莱恩斯·艾德里安(3月生)

  (郁金香的花期为3月~4月)

  

  4艾普莉儿,女名,意为四月盛开的花

  

  5大叔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只是想到了能折磨尤里的方法所以才那么淡定的

  (这章提示了,我应该写明白了吧……)

  

  6·在最后,怕剧透……

  

  7.祝阅读愉快

  

   

  “好事做多了,我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坏人。”

  艾薇拉泡在浴缸里和爱莎聊着天。

  “亲爱的……”爱莎的担忧藏......

  作者的唠嗑:

  1.双更……(虽然没多少)

  

  2爱莎的全名是爱莎·艾德里安

  

  3莱恩斯·艾德里安(3月生)

  (郁金香的花期为3月~4月)

  

  4艾普莉儿,女名,意为四月盛开的花

  

  5大叔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只是想到了能折磨尤里的方法所以才那么淡定的

  (这章提示了,我应该写明白了吧……)

  

  6·在最后,怕剧透……

  

  7.祝阅读愉快

  

   

  “好事做多了,我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坏人。”

  艾薇拉泡在浴缸里和爱莎聊着天。

  “亲爱的……”爱莎的担忧藏也藏不住,“怎么会呢?好人,坏人……你当然是我们的小向日葵。”

  “从昨天起我就开始决定讨厌向日葵了爱莎。”

  “是吗……”爱莎心里千回百转,“那就不喜欢了吧,你看——我就说,郁金香是那么适合你。”

  “郁金香……”艾薇拉想起莱恩斯,“莱恩斯最近还会回东国吗?”

  “莱恩斯?他?我不是那个意思……天哪——”爱莎秒懂,她差点激动的把话筒甩出去,“不行!绝对不行!”

  “莱恩斯回东国的消息早就人尽皆知!对方肯定查的到,到时候要是出了出错,以你们组织里的关系,他们杀的第一个就是你!”

  “我像那么好杀的人嘛?”艾薇拉询问,“要不是为了追布莱尔,我可不会把超能力给关掉,况且——他不会杀我的。”

  “我可是他那‘四月正盛开的花’呀,我是艾普莉儿呀。”艾薇拉用手摆碎水面,“我的眼睛当年能卖多少钱?几千万?还是几亿?”

  “泡在福尔马林里,一定和那颗海之音一模一样。”艾薇拉越说越起劲,“也一定和她一样。”

  爱莎一拳敲在桌上,话筒那边传来巨响,“艾薇拉!你还记得你的名字是艾薇拉吗?!”

  “是的我在……”

  “首领给你这个名字,是希望你明白你是真实存在的!是我们的花!而不是四月那早就枯萎死去的……”爱莎说到后面已经开始轻声抽泣,“不要做傻事,求求你。”

  “我杀了她,在四月。”艾薇拉的眼泪无声落下,“我怎么敢呢?我怎么敢和他任性说那些话呢?主当然不会原谅我,因为我是那样急不可耐地和撒旦做了交易。”

  两位女士的对话到此结束。

  莱恩斯下了轿车的第一件事就是感慨,“东国的夏天是不是有点短了。”

  “昨天,或许是前天还是很热的。”艾薇拉换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冷吗?”

  “我没那么脆弱。”莱恩斯还是那副丧的不行的样子,“今晚的舞会你可一定要和我去,我还没和你计……”

  “对不起。”艾薇拉垂下视线,她拥抱住莱恩斯,“可是我不得不如此。”

  “没有人是绝对的好人,笨女人。”莱恩斯拍拍艾薇拉的背,“况且我死在谁手里,都不会是你手里,我相信。”

  “自恋。”艾薇拉别开头,她离开莱恩斯继续在前面走着,“今晚的装备你负责,我可没有正式场合的玩意。”

  “我也不相信你,你还是让我来比较好。”莱恩斯仗着大长腿在前面走着。

  “欢迎光临。”招待十分眼尖,这两位的穿着虽然低调,但这家店却是专门招待大富大贵或有权势的人的。

  “我之前在你们这定了一条裙子,名字是海,这是号码。”莱恩斯递给号牌。

  “是的。”招待恍然大悟,“裙子已经做好,需要我们给您包起来吗?”

  “不,我记得你们还有专业的造型师,今天就在你们这一起把造型做了。”

  “是的,我这就去叫人。”

  “她不需要艳丽的妆,耐看,对,选些浅色的色号就好,头发不必盘,披下来就好,旁边扎个丸子头就好,项链……这个星光就可以。”

  “星光和海有什么关系。”艾薇拉问道。

  “海之星,不是海之心。”莱恩斯意识到有些不对,“我是说,海是你,星是你,星星在海中的确是已经坠落,但是对海鱼(组织中的人)而言你闪耀且珍贵。”

  旁边的造型师都难免红了脸。

  “艾薇拉,我不是傻瓜,我知道……”他摆摆手,造型师会意,走出去并把门给带好了。

  “那个艾普莉儿和老子没半点关系。”莱恩斯强迫想要逃避的艾薇拉直视他的眼睛,“和我一起长大的是你这个蠢货。”

  “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你——”莱恩斯气结,“你欠我的钱你还了吗你?!啊!你给老子还钱呀!还了钱我管你是死是活呀。”

  “不就十块吗?小气鬼……”艾薇拉松了一口气,继续和莱恩斯打诨。

  “十块不是钱了?”莱恩斯表示不满,“不是钱了吗?啊?!”

  “借你的就不是!”

  “哈?你个蠢货找打?!”

  “谁怕谁呀?!”

  ……导致最后又重新做了造型,在造型的蜜汁眼神里。

  车窗外的景色快速移动着,艾薇拉借着玻璃的倒影观察着莱恩斯。

  ——他还在看文件,眼底的乌青从见面开始艾薇拉就发现了。

  没有造成麻烦……可能吗?

  艾薇拉害怕知道莱恩斯替她拦下了多少麻烦。

  欠的越多,她越多恐慌。但她也不愿意斩断他们之间的牵绊。

  改变也不可能,那件事……艾薇拉想过,可原因……谁知道呢?

  “不要那么沮丧了啦尤里。”上尉拍拍勉强笑着的尤里,“你知道嘛,不说灰色地带的,就是我们也不能说自己是干干净净的。”

  “肯尼你多照看一下尤里!”上尉嘱咐几句就端着酒杯去了其他地方应酬。

  “我就知道。”一杯鸡尾酒下肚,大叔满足的眯了眯眼睛,“我就知道……”

  尤里的腰上被抵住了一个东西。

  ——是枪……

  “别紧张。”大叔慢悠悠说道,“借叔靠一会儿。”

  “你听见了吗?那个名字,艾薇拉的教名,不要说谎,不然我们今晚就是两个死人了哦。”

  “我不知道。”尤里只听到了后半段的话,“我也不想知道,真让人恶心。”他说的是艾薇拉。

  “是——”大叔失笑,却不生气,他悄悄吧枪收好,“还记得叔问你的吗?我希望你在未来也能自信的说出口呀。”

  “你要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不不不……布莱尔,是你要做什么?”大叔摇摇头,“你今晚的任务是什么?”

  “我们的任务是——杀掉鲸,艾薇拉·格林和西国外交官,莱恩斯·艾德里安。”

  ……尤里发现说服不了自己。

  肯尼来了,这有可能吗?

  “恶心,怎么能不恶心呢尤里?”大叔质问,“你闻到腐臭了吗?”

  “今晚真的是让人期待呀……”

  肯尼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

  “荆棘公主,有任务了……”

  黑色红底的衣裙随风飘荡着。

  “约尔姐姐?!”艾薇拉刚才人群中抽身,结果遇到了脸色不明,杀气肆意的约尔。

  这件事花园也要插手?

  “艾薇拉?”约尔的杀气见到艾薇拉后自动散开,她现在一脸呆萌的无措的在想怎么藏武器。

  “你也来参加今天的晚会吗?约尔姐姐。”艾薇拉无视掉约尔几乎是光明正大的丢掉武器的行为。

  “嗯嗯……”约尔不知道怎么办,反正三十六计,应和就对了。

  怎么办?!

  约尔才想起来艾薇拉好像和莱恩斯·艾德里安是朋友。

  艾薇拉一定是被骗了吧?

  约尔忧心极了。

  “尤里也在这里哦。”艾薇拉诱导着,“约尔姐姐要去见见尤里吗?”

  希望尤里·布莱尔能拖住约尔姐姐。

  今晚……一定不能让约尔姐姐动手。

  花园的主事人故意让约尔姐姐来,不就是打定她一定不会不管的吗……

  艾薇拉在心里咬牙切齿。

  一方面不想得罪客户,一方面也不愿意牺牲,这算盘敲的噼啪响。

  “欸?尤里也……”约尔震惊,一提到弟弟,她整个人都变得好哄了许多。

  “尤里!”艾薇拉找到尤里时,他一旁的肯尼不满的啧了一声。

  以为能看狗血戏的……

  姐姐是杀手,弟弟抓姐姐,最后……

  没得看了……

  肯尼可惜的想。

  “你今晚一定要看住约尔姐姐,一定!要听见了吗?今晚一些小老鼠就是要搞些事情,我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艾薇拉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亮的可怕。

  

  

  6.这章不知道写没写清楚——

  艾薇拉其实很担心上章的那人,毕竟战争或局势动荡时小孩子太好找了,(我想说,敢做这行做大的,背后的背景都是杠杠的,而且产业也绝不可能只有这个)。

  

  而且他只是不会动艾薇拉。

  

  所以莱恩斯作为外交官要是在异国被刺杀,那局势就麻烦了,所以两国里只要是希望和平发展的就不会搞事。

  

  这章离主线很近了,宝子们可以猜猜西国的来谁~(哈哈哈哈哈)

  

  但是还是有人搞事的,也就是说暗地动手以及雇佣杀手的都是和平发展派的敌人。

  

  所以花园收到雇佣后不想得罪人,至于具体是为什么后面我会写,就这章来说

  

  ——刺杀莱恩斯是得罪(莱恩斯和艾薇拉在圈内的记仇很出名),拒绝下单的人(是谁呢)也是得罪,也不能拒绝。所以就派了约尔来,因为约尔和艾薇拉还有尤里都认识。

  

  sss的任务表面确实是刺杀,因为莱恩斯在东国搞得事情只多不少,而且天知道他搞了别人多少的钱和权。

  

  可是这个命令只能说是某个不清醒领导下的,上尉把肯尼带过来妥妥的放水,等局势差不多了,那个垃圾领导有人治的时候就好说了。(所以上尉自己真的就是来玩的)

白洛洛

(间谍过家家)(尤里X原创女主)不正经恋人

  作者的唠嗑:

  1.笑死,小说叫不正经恋人,那么有人会觉得他们能有一个正经的约会吗?(不会吧)

  

  2最近怎么说,我觉得自己挺忙,但是好像又什么都没做(唉……)我一直拖,真的会有人记得这本小说吗(我打我自己)

  

  3外国人的名字好像是教名+名字+姓氏

  (百度的……)

  

  4艾薇拉当然不是好人。

  

  5  Who  is   威斯?(笑)

  (我没打错单词吧……)

  

  祝阅读愉快

  (愿意点小心心和手手就更好了,谢谢)

  

  

  “我可爱的艾薇......

  作者的唠嗑:

  1.笑死,小说叫不正经恋人,那么有人会觉得他们能有一个正经的约会吗?(不会吧)

  

  2最近怎么说,我觉得自己挺忙,但是好像又什么都没做(唉……)我一直拖,真的会有人记得这本小说吗(我打我自己)

  

  3外国人的名字好像是教名+名字+姓氏

  (百度的……)

  

  4艾薇拉当然不是好人。

  

  5  Who  is   威斯?(笑)

  (我没打错单词吧……)

  

  祝阅读愉快

  (愿意点小心心和手手就更好了,谢谢)

  

  

  “我可爱的艾薇拉,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爱莎捂着唇笑眯眯地说。

  “好事?唔……爱莎姐姐你对好事的标准实在让人难以苟同。”

  是夜——艾薇拉拿着话筒,和自己的好闺蜜煲着电话粥。

  “不懂风情的小家伙。”爱莎拿手点点自己的脸,“你难道不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好了~快说说,你和那小帅哥进展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艾薇拉嗤笑,“打游戏,做手办,吃零食还有打架互殴。”

  “嘶……”爱莎倒吸一口气,“我的圣母玛利亚,你们……”爱莎一下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你这样怎么才能~天哪,我是说,难道一垒都没有嘛?!”

  “一垒?如果你是说他亲切地拿着手铐来拷我,或者说我想一枪毙了他结果没成功的时候,姑且能算吧。”艾薇拉扒拉着手边的向日葵。

  “我……”爱莎一下失语,“这样吗?”她想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嘴边,最后只能苦笑着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我的艾薇拉,你真的是想谈恋爱吗?”

  “你们这堪称一步到胃,马上要进入坟墓了——不,人们还说婚姻是人生的坟墓呢,你们难道能有婚姻?拿它来给你们打比方,我都觉得对不起这两个字。”

  爱莎的吐字都像恨铁不成钢似从牙缝缝里抠出来一样

  “好了爱莎……”艾薇拉垂下视线,“饶了我吧,你也知道……”

  “是的我的艾薇拉,所以——你才会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吵醒我的美容觉。”爱莎不屑一笑,“也是我宽厚仁慈,才能允许你在我面前反复展现出情商的最低下限。”

  “以前还有人夸我情商高的……”艾薇拉小声逼逼,最后还是被爱莎那声气势十足的哼给震得端正了姿态。

  “好了,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我是说,你在追他的过程中开读心术了吗?”

  “当然没有!”艾薇拉炸毛,“请不要侮辱我的人品好吗?!”

  “呵……因为打牌打不过组织里的新人结果开读心术欺负人家的是谁,我不说,你自己领悟。”

  “一定不是我……”艾薇拉嘴角抽搐,“您继续……”

  “好,那我了解了,我会好好复盘一下你今天干的那些蠢事,然后——明天,你给我把持住了!我不希望明天晚上继续听到,打游戏做手办吃零食和打架互殴,好吗?!”

  爱莎那张艳丽却充满压迫性的脸仿佛就在艾薇拉面前。

  “是……是的,女士。”

  艾薇拉有种如临大敌地感觉。

  “喂,尤里……是,是我艾薇拉。”艾薇拉夹着声音一字一顿说。

  “你吃错药了?”尤里捏着电话筒。

  “尤里哥哥……”

  “你吃错药了?”

  “尤里哥……”

  “你便秘了?”

  “尤……”

  “你又要干嘛?”

  “尤里·布莱尔!!”艾薇拉把持不住,“听我说完!说完!OK?!”

  “行……”尤里的语气说明他就看你造作不说话。

  “明天去游乐园?”

  “你想去就去呀,和我说刚什么,我可不会掏钱。”尤里大大咧咧的靠着桌子。

  giao……你是个小聪明尤里·布莱尔。

  “我是说……我们一起去,我掏钱。”

  “行啊,那明天下午吧,我早上起不来。”

  井……(ノ`⊿´)ノ

  艾薇拉想掀桌。

  把持住呀,艾薇拉,你可是一位富有教育的淑女,是的——怎么能那样生气呢?

  艾薇拉的指甲在话筒上划下一道印子后光荣折断。

  啊……真是羡慕白骨精。

  艾薇拉想道。

  有那样的指甲,杀人肯定很方便。

  游乐园——

  是约会吧……嗯……约会。

  艾薇拉的手扭动着。

  真是结实。

  眼睛被蒙住了,看不见,嘴巴倒没有,手脚当然难以幸免。

  难闻的霉味……

  “就是她……”

  “就是你!”

  腹部挨了一脚,艾薇拉发出闷哼。

  “火气那么大做什么……”艾薇拉用欢快的语气说道。

  那人拽住她的头发把人提拉起来。

  “婊子!”一巴掌,艾薇拉被甩到地上。

  “我说……火气这么大做什么呢?”艾薇拉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你想问什么,知道什么?不要浪费时间……”艾薇拉自然是有个底的。

  尤里在找自己,她听见了。

  得快点回去……

  “石头别打了,人死了就不好了。”

  “你们坏了规矩。”艾薇拉咽下涌上来的血,“你们得到了多少钱?够买几个脑袋?”

  “艾普莉儿,我们当然无意冒犯。”

  “别叫那个名字。”艾薇拉低声说。

  “但是这个名字一直属于你……”那人喃喃道,却把话题转了回去,“但是我们组织的人死在了你手里,都是弟兄,也得让人家出出气。”

  “那够了吗?”艾薇拉才不相信这种鬼话,“够了就放我走吧,按照道上的规矩做事。”

  “您看,我们当然是诚心来做买卖的。”有人拉开门进来了,还有铁扣打开的声音,“威斯,我不是叫你快一些的吗?怠慢了贵客我唯你是问!

  “好了——您看,五千万,我想知道是谁透露了我们的消息。”

  “老板真看的起我,你们这行可遭人恨了,你让我从哪说起呢。”艾薇拉耸耸肩,“谁家没个孩子是吧,要我说你们这买卖可不适合长久做。”艾薇拉露出微笑。

  “你!”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明显是那个石头发难,却好像被人拦住了。

  “怎么?不许说了,我杀的是你弟弟,但是他拐的——也是我弟弟。”艾薇拉仰起头,“你心里再多苦楚——关我屁事~”

  “放开我!放开我!我家里就我两兄弟,要不是弟弟出事!母亲就不会离世!我本来已经攒够钱给母亲治病了!”

  “啊,是啊,你妈死了,说出来又怎么样呢,我该说死的好?哈——别搞笑了,要我说,我当时开枪打死那个人渣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是——那又如何呢?”艾薇拉癫狂的笑着。

  “您需要冷静一下。”枪响的同时子弹打穿了艾薇拉小腿,“这样于你我的交流没有益处。”

  “当然……”艾薇拉轻轻吸气道,“我诚该在心里多吟诵几遍主,好让这个发热的脑袋冷静一些。”

  “感谢配合。”那人叹息,“或许你该该好好想下……我们当然愿意等待。”

  好像又是一阵骚乱,这次似乎没人成功拦住石头。又是一声枪响,人体倒地的沉重声,“我们愿意拿出诚意。”

  “是的是的,我这样的样子当然得好好想。”艾薇拉嗤笑,“你想知道什么,说吧说吧,是私人,政府,还是组织,你想知道哪个?当然——事前说好,就算我现在心情好了,你给的钱也只够一个答案,”

  “当然,”那人松了一口气,“我选私人。”

  “莱恩斯·艾德里安,知道吧。”

  “是的,感谢您,钱稍晚就会转到你的账户里,原谅我们的冒犯,但您应该明白这是不得已。”

  那人锁定了刚才拦住石头的威斯,眼神不明,“威斯!给贵客松绑包扎!其他人和我来!”

  那人带着人急匆匆地走了……

  刺眼的阳光让艾薇拉一阵恍惚。

  棕色大胡茬的男人沉默着脸色苍白的替她包扎着。

  当包扎到一半时——

  “我总是在想多原谅一点,因为主注视每个人,所以我总有一天也会被原谅。”

  “没有必要了。”

  艾薇拉把脚缩回去。

  “威斯”沉默的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走远。

晴风
捏了,是尤里 啊啊啊太好看了。...

捏了,是尤里

啊啊啊太好看了。

老福特:时折息

怕打扰就不艾特了,直接搜能搜到呜呜好绝!!

回礼是一张夜帷

捏了,是尤里

啊啊啊太好看了。

老福特:时折息

怕打扰就不艾特了,直接搜能搜到呜呜好绝!!

回礼是一张夜帷

哇呀呀呀
  真想要点赞和爱心ᕕ😆ᕗ◝...

  真想要点赞和爱心ᕕ😆ᕗ◝😊◜

  真想要点赞和爱心ᕕ😆ᕗ◝😊◜

信扬

[占tag致歉]100粉福

路过的观众老爷们桥豆麻袋!

这里是一位尤里激推的激情发言!

真的没想到我有朝一日可以有100粉...激动

从一开始的吐槽役一路爬到了文手诶

因为平时活跃度高的主要是尤里和bsd 但是bsd是分析向没法点梗

所以! 我爬回尤里身边来了!

截止8月14号(下周日)

评论区赞数最多的想法将会被融合到七夕特别篇的下半部分里

(绝对不是因为我衔接不起来了

所以还请多多留言 谢谢啦!

(不建议点车...会描写的非常谜以至于没人看得懂

(顺便说一下吧 我写东西全看心情 会咕 但是最少月更

总而言之 我超喜欢互动 评......

路过的观众老爷们桥豆麻袋!

这里是一位尤里激推的激情发言!

真的没想到我有朝一日可以有100粉...激动

从一开始的吐槽役一路爬到了文手诶

因为平时活跃度高的主要是尤里和bsd 但是bsd是分析向没法点梗

所以! 我爬回尤里身边来了!

截止8月14号(下周日)

评论区赞数最多的想法将会被融合到七夕特别篇的下半部分里

(绝对不是因为我衔接不起来了

所以还请多多留言 谢谢啦!

(不建议点车...会描写的非常谜以至于没人看得懂

(顺便说一下吧 我写东西全看心情 会咕 但是最少月更

总而言之 我超喜欢互动 评论什么的磨多磨多!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Yuri Briar

今天可以吃到姐姐亲手做的料理欸!!!太棒了!!!欸?原来是为洛迪做菜吗......啊啊啊啊啊可恶啊!!!!洛迪!!!!!  

今天可以吃到姐姐亲手做的料理欸!!!太棒了!!!欸?原来是为洛迪做菜吗......啊啊啊啊啊可恶啊!!!!洛迪!!!!!  

昌不盛

  :尤尔姐姐..........?

氛围感塑造失败案例(微笑

  :尤尔姐姐..........?

氛围感塑造失败案例(微笑

人形垃圾桶

尤里快乐蛋

这种东西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点儿幼稚,但对于国家保安局的少尉来说刚刚好!😏

(七夕节快乐!)

尤里快乐蛋

这种东西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点儿幼稚,但对于国家保安局的少尉来说刚刚好!😏

(七夕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