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闺蜜

25.2万浏览    18270参与
云舒

和闺蜜同居的日子

第二天,依旧要来输液。刘越沁下午五点多就过来了,这次没去叨扰杜羽艾的同事们,在输液大厅老老实实待着。输过一次液之后刘越沁精神已经好很多了,周一还在实验室待了一天,晚上才过来。刘越沁乖乖的在大厅里输着液看电影,没注意熟悉的面孔在大厅路过看了她几眼又走了。哪里是路过,明明是问了护士,护士又旁敲侧击了杜羽艾才知道刘越沁大概什么时候来——他开了三天的药自然知道她要来输液。

沈灼的白大褂搭在椅背上。杜羽艾在开水房碰见了穿着深蓝衬衣的沈医生,替加塞看病的刘越沁道了谢,沈灼一边推脱着说:“小事小事。”一边又问:“你同学?”杜羽艾点点头:“我闺蜜,那天陪我来上班的,不知道怎么就吹着了。”“应该一家没事了吧,...

第二天,依旧要来输液。刘越沁下午五点多就过来了,这次没去叨扰杜羽艾的同事们,在输液大厅老老实实待着。输过一次液之后刘越沁精神已经好很多了,周一还在实验室待了一天,晚上才过来。刘越沁乖乖的在大厅里输着液看电影,没注意熟悉的面孔在大厅路过看了她几眼又走了。哪里是路过,明明是问了护士,护士又旁敲侧击了杜羽艾才知道刘越沁大概什么时候来——他开了三天的药自然知道她要来输液。

沈灼的白大褂搭在椅背上。杜羽艾在开水房碰见了穿着深蓝衬衣的沈医生,替加塞看病的刘越沁道了谢,沈灼一边推脱着说:“小事小事。”一边又问:“你同学?”杜羽艾点点头:“我闺蜜,那天陪我来上班的,不知道怎么就吹着了。”“应该一家没事了吧,?”“差不多快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主要还是累的跟着凉关系不大。”

刘越沁在家里的时候总是窝在床上,即使在学校里活一点不能懈怠,但生病的人总是很容易感到累。饭也是杜羽艾包了。萝卜也感受到不正常,一反往常几乎不进刘越沁卧室的态度,进来巡视好几圈,甚至在床尾躺了下来。刘越沁还没睡着,它倒打起来轻轻的呼噜。打了三天吊瓶的刘越沁烧已经完全退了,虽然还没有恢复到生龙活虎的状态,精神已经是好多了。萝卜也恢复了冷淡,依旧除了心情好的时候看见俩人都绕着走。

月潇风华

闺蜜生气了要怎么哄

闺蜜生气了要怎么哄

千亦亦亦亦的草死了

拼命地跑过去见你

*ooc

*短

*大泽视角

*是生贺

*给室友的

*7分相隔的556公里的距离

*「我想见你。」


“无论我们之间相隔的距离有多远,我都会拼尽全力奔跑着去见你。”


-2019/7/5

【第一次触碰你,温暖像小太阳一样的温度,十指相扣时摩擦指腹间柔软白皙的肌肤,让我想用一生去守护。】

我在日记上记下这样的话,思考的时候,笔尖忍不住地圈画各式各样的爱心。刚中考完的人便开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假期,学习什么的全部被弃之一边,趁着还没出分的日子里,让你将我的生活全部充满。想到你的时候,嘴角会不自主地弯起。你收到礼物的样子...

*ooc

*短

*大泽视角

*是生贺

*给室友的

*7分相隔的556公里的距离

*「我想见你。」


 

 

“无论我们之间相隔的距离有多远,我都会拼尽全力奔跑着去见你。”

 

 

-2019/7/5

【第一次触碰你,温暖像小太阳一样的温度,十指相扣时摩擦指腹间柔软白皙的肌肤,让我想用一生去守护。】

我在日记上记下这样的话,思考的时候,笔尖忍不住地圈画各式各样的爱心。刚中考完的人便开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假期,学习什么的全部被弃之一边,趁着还没出分的日子里,让你将我的生活全部充满。想到你的时候,嘴角会不自主地弯起。你收到礼物的样子,周身陡然扩散出的快乐,我将其镌刻心底。肥皂剧中的绝美爱情,原来是真的存在于世界的。

……明明是太阳一样耀眼的人。你转到了我的班级,那是我们的初遇。第一眼感觉会是干干净净温温柔柔的女孩子,眼睛好好看。接触多了会发现,你不仅温柔,散发出的光芒明亮又温暖。像是神明一样,满满的都是大孩子的样子,比我不知道成熟了多少。如果我哭泣着在你的神庙许愿,一定会遇到你的显现,像是走下日光搭落的梯,发丝泛着光,在一片阴影中眼睛也装着独角兽的梦,如同美人鱼的鳞片一样捧着银河,变作七彩的泡沫交于我。你会走过来轻轻抱住我,手指缓缓梳理我的发丝,对我说:“不要哭啊。”

 

-2019/8/3

【第一次与你一起看电影,一起吃的一桶爆米花,情节激动时无意间触碰缓缓握住的手与不住地像你那边用余光偷看然后悄悄红起的脸颊。希望以后所有的电影,我的身侧都有你。】

摊开日记本,翻到了新的一页,提笔写下这样的日记。待最后一个标点落下,我瞥见了日记本上印刷出的“依然要努力鸭!高中就要来了o”,旁边附着Q版的小人坐在书桌前看书的简笔画。呼吸猛的一窒,眼睫颤抖几下,手中的笔更是握的紧了。用尽全力也无法将其完全从生活剥离。

——中考。

这个永远不能忘记的,将我与你霎时间分离,从云端跌落的东西。

608和615,7分隔开的是556公里的距离。

你仍然在辽宁,而因为母亲本就不喜欢你,我终是离了那里,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天津。这里气候宜人许多,不像辽宁,冷风裹着势不可挡的寒气袭进骨髓。天津温暖,临海,即使冷了冬天也会有暖气。高一的时候搬来了,在一个陌生一片的学校,与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同躺一个屋子中。

暑假那会我便一直在找机会去见你,多一次也好,多看看你的面颊,用手摩挲每一处五官凝结的形状,牢记你温暖细腻的皮肤质感。我们都在努力地憋住想要哭泣的心情,妄图在烈日下交谈亲吻足以蒸发悲伤,然后转化为暖融融的半吨阳光渗入我们的身体。于是我再也不想,也不敢放开你了。

我怕你会消失,待我一醒来,就被扯进天空的积雨云,连哽咽都被浮尘吸收。

所以我尽情地制造与你共处的时光,之后卷着被子抽噎,头发哭湿的揉成了一撮,泪养起了鱼。我幻想过这一切的梦境,醒来仍旧是我和你一同升上了同一个学校。选择性遗忘掉,然后牵着你的手一起迈进一中校门。

毕竟那是我们共同在情人节一起许下的愿望啊——“小崽子,咱们一中见。”

这句话被你书写在木牌上,被我亲手举起让红绳抓紧了细枝的手。双手合十,眸睫瞌合,对着那棵据说可以实现愿望的树,在心中将所有认识的神全部提名。

可是并没有奇迹发生,甚至连平时的水平都没有达到。我拖累了你,导致你没有考上最理想的中学,转而去了一所普通的高中。

对不起。

我常常缩在被子里想着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胃疼了谁会帮你捂肚子接热水,不善言辞的我也不懂得安慰女孩子的方法,只会看着你疼出眼泪的双眸,将心痛藏匿在心里。我所能做的,便只有待在你身旁,持续不断地跟你说“我在这里,我一直在”。

而现在连这个资格都不配拥有。

枕边的手机传来温柔悲哀的男声,“我知道世界上一定没有/比这更令人难过的事情了/那日的悲伤/与那日的痛苦/连同这一切深爱的你/化作了深深烙印在我心中/苦涩柠檬的香气”。想要被救赎,想要被照亮,可当我伸出双手迎接那份温柔曙光,却仰躺入了被暗色充斥的无底深渊。

日子浑浑噩噩的过,在我害怕新的学校会不会有人比我更好中;在我恐惧生病时再也无人帮你找老师叫牛奶中;在没有人天天给你买最喜欢的零食帮你抢饭中;在担忧老师对你的责骂,新学校被欺负中,如同水一样从发间滑过,日光倾泻时努力奔跑也无法抓住的蔓延的夕阳。

终将沉没。

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我没有见到你,拼尽全力也无法逃脱的地方,只好将孤独与思恋寄托于车窗外伸展羽翼迎风飒飒的鸟。打开聊天框输入“我要走了”四个字,甚至不敢多写,生怕会在家长身边忍不住的哭出来, 太残酷了,太残酷了。你给的温柔,我终究还是连着它一同磕碰地上碎裂开来。

“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勇敢地向前走。”手机震动了一下,我解锁后便看到她发的这样一句话。似乎能够想到你在打下这句话的样子,162厘米的女孩子,肩上挑起一米七的我无法负担的一切,眸子盛满星光,如何坚定又认真的打下这行字。

忍不住了。已经够了。

不要那么温柔啊。

我承受不起。

 

-2020/1/10

【新的地方开始的新的生活。高中的第一学期结束了,寒假从今天正式开启了。再过几天又可以回辽宁啦☆——】

又可以见到你了。我将这句话咽入腹部,把日记合上,又想起了什么,再次打开然后画上一个小豆豆把另一个小豆豆紧抱怀里的样子,腮帮子都被挤胖了一圈。配文的字小小的,藏在图画下方——“我想你了”。

五个月的时光,150天,3600个小时,216000分钟,12960000秒。我忘记了很多,也交到了新的朋友。从每天质疑不要哭泣的活着生活会轻松吗,到只在深夜来临时想起你才会流出泪水,自认为成长了些许。无限的期待过这个假期,盼望而热烈。它真的到来时,却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无措,像是一触即碎的摇摇晃晃的彩虹泡泡,仰望着,却不敢抬起手。

直到寒假的一周终于过去,幡然醒悟回去的日子已然临近,数种情绪盘根错杂地连结,明明想说的话有很多,可是聊天背景上只显示出了一条绿色的对话框——“我要回来了”。

 

 

“你的大泽正在拼命地赶过去见你,无论时间多长距离多远,炽热浓烈的情感也绝不会破灭,便已然所向披靡。”

 

MOMO sun

The Last Bookstore

洛杉矶著名坐标—“最后的书店”。

也许是怀念纸质书最好的去处。

The Last Bookstore

洛杉矶著名坐标—“最后的书店”。

也许是怀念纸质书最好的去处。

MOMO sun

调色盘

当你告诉我说,这里的天空是独角兽的颜色时,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

调色盘

当你告诉我说,这里的天空是独角兽的颜色时,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

故里

你是否也有过这样得感觉,三个人的友谊,总有一个人是被排挤出去的。

我就是那个被排挤出去的人,她俩两个,互相记得对方的生日,互相记得对方的喜好,却没有一个人记住我的,连我对什么过敏都不知道。要求我去记她们两个的生日,喜好。也许你们会觉得我是不是后插入友谊的那个人,恰恰相反,我是友谊最开始的拉条。她们两个,每次三个人出去玩,总是把我扔在后面,两个人坐电梯并排,什么都是手挽手,却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我的感受。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这不是自作自受吗,里面有一个女生,她比较能zhuang,我算是看透了,她用了一切办法,让我和同学关系变差,她是所有人心中的女神,尽管她什么也没做。

这一次,小年那天,一个小姐姐给...

你是否也有过这样得感觉,三个人的友谊,总有一个人是被排挤出去的。

我就是那个被排挤出去的人,她俩两个,互相记得对方的生日,互相记得对方的喜好,却没有一个人记住我的,连我对什么过敏都不知道。要求我去记她们两个的生日,喜好。也许你们会觉得我是不是后插入友谊的那个人,恰恰相反,我是友谊最开始的拉条。她们两个,每次三个人出去玩,总是把我扔在后面,两个人坐电梯并排,什么都是手挽手,却没有一个人考虑过我的感受。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这不是自作自受吗,里面有一个女生,她比较能zhuang,我算是看透了,她用了一切办法,让我和同学关系变差,她是所有人心中的女神,尽管她什么也没做。

这一次,小年那天,一个小姐姐给我发了一句小年快乐,那是我好友里面唯一一个给我发这句话的人,我作为感谢,给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她们两个,效仿我,给对方发了朋友圈,艾特了对方,独独没有我,我真的是受够了。我写了很长一段朋友圈,发了出去,因为委屈真的受的够多了。具体她们两个人在背后怎么骂我,我就不说了,太难听了,她们有没有考虑过我一个女生听到的感受。

她们两个,买了闺蜜装,买了闺蜜包,背给,穿给我看,这些都没有问题。呵,也是挺可笑的,我给她们两个打电话,说一起去买东西,她们说忙。可笑的是我们在一家店遇到了。挺可笑的……

我觉得我这个朋友很够格,她们两个谈恋爱,我疯了一样帮她们洗白,什么吃的,玩的,好用的都想到她们,可她们呢。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像一个ATM,真的,人家ATM还要张卡,我连卡都不用,每次出去都这样,被伤透了。

我有一个朋友,她有些抑郁症,我跟她们两个说完,后脚在我走后就说什么能不能zhuang的啊什么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我是真的受够了,那个姑娘,是唯一一个不求回报对我好的姑娘了,所以,她们两个等着吧,我知道你们两个有lofter账号,我今天在这放句狠话,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等着。

今天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诉苦,而是想要告诉各位小可爱,如果身边有这样的人,感觉远离吧,这种人,不值得浪费感情,她们以后也会是zz,能离多远就多远吧。

告诉各位小仙女一句话: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真心待你的朋友,你们会特别要好,所以,不要因为眼前这些野花,哦,不对,形容她们是野花都有点践踏野花了呢。不要因为这些东西迷了心智,会有人在未来等你,未来你们会不期而遇的。(我是真找不到形容词了,东西都不合适)

最后附属一个标签,我觉得这个标签特别适合她们呢。

蝶恋梦曦

第32话 买宠物和修怀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蝶恋梦曦

第31话 在澜玥的家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是夜

爱小县城的夜景,更爱身边的你。

爱小县城的夜景,更爱身边的你。

超小一只柚子

日本旅行 | 中崎町,大阪最有味道的复古老街半日游攻略


中崎町是梅田附近的一个大阪老街区,相比大阪游客扎堆的热闹街市,这里安静得有点不太像大阪,每个角落都散发出复古又时髦的文青味,沿街有很多不错的咖啡馆和日杂文创店,是很适合慢慢逛的宝藏地。

这种街道也很适合穿和服,和闺蜜几个人在樱花和服租了衣服,还有他家的旅拍。交通也是很便利呢。

租了她家高端系列的和服,店内这个系列的衣服上百件,挑的眼花缭乱。店员帮我们几个弄了美美的发型,还给我免费提供了毛领哦😍。

樱花和服

(位置)详细地址:大阪市中央区日本橋1-18-14芝ビル 

(闹钟)营业时...

日本旅行 | 中崎町,大阪最有味道的复古老街半日游攻略

 

中崎町是梅田附近的一个大阪老街区,相比大阪游客扎堆的热闹街市,这里安静得有点不太像大阪,每个角落都散发出复古又时髦的文青味,沿街有很多不错的咖啡馆和日杂文创店,是很适合慢慢逛的宝藏地。

这种街道也很适合穿和服,和闺蜜几个人在樱花和服租了衣服,还有他家的旅拍。交通也是很便利呢。

租了她家高端系列的和服,店内这个系列的衣服上百件,挑的眼花缭乱。店员帮我们几个弄了美美的发型,还给我免费提供了毛领哦😍。

樱花和服

(位置)详细地址:大阪市中央区日本橋1-18-14芝ビル 

(闹钟)营业时间:9点-18点

蝶恋梦曦

第30话 去澜玥的家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拉盐的小车影像工作室

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于是组成了这么可爱的一大家子。

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于是组成了这么可爱的一大家子。

笑殇

【枳鸢】第七章归府(上)

所谓进山容易出山难,昨日楚研之与李熹微感觉不过顺着水流滑行了一会儿,现下都已经处于位在越过一座小山的地方了。

说是皇家私人的后山,实际早已是多年没有人来过,连路都没有。解孟于昨晚看见楚研之放出的信号,再到第二日能够在正午时分寻来,实属不易,一路上清杂草,理乱枝,硬生生开出一条路来。

出山的路上,解孟拂开迎面而来的小飞虫,走在前方引路,边走边向楚研之有条不絮的说明着此事原由:原来这片山林是皇家私人的猎场,几朝前还在作为每次春猎秋猎的举行场所,但百年前天降横祸,遇上多年来难遇的大雪,一时间冰天雪地,大雪封山。待来年开春后,此林中再无生气,遂作废。

至于朝阳殿的水池为何与有山中的水潭相连,解孟...

所谓进山容易出山难,昨日楚研之与李熹微感觉不过顺着水流滑行了一会儿,现下都已经处于位在越过一座小山的地方了。

说是皇家私人的后山,实际早已是多年没有人来过,连路都没有。解孟于昨晚看见楚研之放出的信号,再到第二日能够在正午时分寻来,实属不易,一路上清杂草,理乱枝,硬生生开出一条路来。

出山的路上,解孟拂开迎面而来的小飞虫,走在前方引路,边走边向楚研之有条不絮的说明着此事原由:原来这片山林是皇家私人的猎场,几朝前还在作为每次春猎秋猎的举行场所,但百年前天降横祸,遇上多年来难遇的大雪,一时间冰天雪地,大雪封山。待来年开春后,此林中再无生气,遂作废。

至于朝阳殿的水池为何与有山中的水潭相连,解孟也说不清楚,只道是恐为皇族王宫中的私隐之事,作为外人不好过多涉入,点到为止。

“那你找来之时,此地作为皇族的私人之地,可有得到王上的首肯?”楚研之听后皱了下眉头,随即又像个没事人一样,口气随意。

“此事正是王上身边的张公公告知的,不然怕是没那么容易处理。对了,李先生毕竟是一书生,走了这许久可是累了?刚才还喋喋不休个没完,怎么这会儿反倒是安静了不少?”解孟奇怪的回过头,对上李熹微略有飘忽的眼神。

接着他又和李熹微旁的楚研之对视一眼,楚研之心领神会的问道:“解孟,还有多久才能走出去?”

“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差不多再走上两个时辰,日落时分便可离开。”解孟答。

“好,那就抓紧时间赶路,争取提前些走出去,别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咱们就不休息了,继续走。”楚研之抬眼望了一下天,见隐隐有几片乌云飘过,遮住了午间正热的日头。

楚研之解孟乃军中之人,李熹微比不得,勉强跟着又走了大半个时辰,实在是撑不住了,连连喘着粗气,叫前面二人慢一点,不知不觉中落下一段不小的距离。

“你可真是属蜗牛的,走着走着一扭头,人没了,我还以为你被这林间的野兽给叼了去呢!”片刻前,楚研之发觉自己身边少了那粗粗的喘息声,下意识转过头去一看,好家伙,身后哪还有李熹微的身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吓得他赶紧顺着路找回,虽说这林间作为猎场已经废了,但也难保这么多年过去,又有些野兽开始活跃起来。

“算了,我看你如果自己走,恐怕又是走着走着就没了,这样我给你一只手,你拉着,我带着你走,我就不信还能落下。”

扶着膝盖,弯下腰喘息的李熹微一抬头对上楚研之那双无奈的眼睛,看着他伸过的右手,一时间好似连空气都凝结了。

李熹微就这么呆呆盯着面前的楚研之,盯着他的手,久久没有动作。

见得李熹微愣神,楚研之还以为他又是在想什么繁文缛节之类的,便也不再等,和昨日背他一样,直接伸手拉过他的手腕,转身大步流星。

“哎哎,慢点!”楚研之突如其来抓住自己的手腕就走,李熹微没来得及反应,还有点懵,手一抖就想往后缩。

原本楚研之抓的是手腕,自己这么一缩,光滑的手腕滑过些许薄茧的掌心,小巧的手掌停留在其中,楚研之的手猝不及防一缩紧,将李熹微的手掌死死抓住。

两个大男人手牵手,楚研之倒也不忌讳,他在前面走着,没看见后面李熹微唰的一下绯红的脸庞,和向上勾起的笑容,而是小声嘀咕了句:“这手也太软太小了,还有刚才那手腕,细到我一只手估计可以抓两个,不像个男人的手,倒真真像个大姑娘。”

手被楚研之拉着,像是给李熹微提供了不少能量,后面的路上果真没有之前喘的那么厉害,步伐基本也能够与楚研之保持着一致。

在日头偏西,稍将落下时,三人终于走出了这片林子,来到了王宫的后面。

蝶恋梦曦

第29话 周末前一天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Âlinur

我:写文!

她:我语文没及格。

我:我也。。

我两同时:我88。

她:同是老*教的。。

我:同一个老师,同一个水平。。


  这已经不是心有灵犀的问题了,要知道我两现在不在一个学校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叫母女连心(狗头

 @毅鸽 

我:写文!

她:我语文没及格。

我:我也。。

我两同时:我88。

她:同是老*教的。。

我:同一个老师,同一个水平。。



  这已经不是心有灵犀的问题了,要知道我两现在不在一个学校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叫母女连心(狗头

 @毅鸽 

Âlinur

(瑟莱)竹蜻蜓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Ada带我在密林里放过竹蜻蜓。 

 我还记得那是初春,惊蛰前后,几场小雨唤醒了沉眠的万物,密林里一片生机勃勃之景,至少我是可以听见鸟鸣的。

  我奔跑在微微湿润的草地上,Ada将竹蜻蜓放飞。

  它在蓝天上掠过,带起微风,窜上树梢,达到我无法触及的高度。

  我呆呆地盯着它,风吹拂我的头发,我陷入沉思中。 

 流云互相掩映晨光,没有什么比它更美的。 

 “我带你出来玩,你却在发呆。”  Ada远远朝我叫道,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Ada带我在密林里放过竹蜻蜓。 

 我还记得那是初春,惊蛰前后,几场小雨唤醒了沉眠的万物,密林里一片生机勃勃之景,至少我是可以听见鸟鸣的。

  我奔跑在微微湿润的草地上,Ada将竹蜻蜓放飞。

  它在蓝天上掠过,带起微风,窜上树梢,达到我无法触及的高度。

  我呆呆地盯着它,风吹拂我的头发,我陷入沉思中。 

 流云互相掩映晨光,没有什么比它更美的。 

 “我带你出来玩,你却在发呆。”  Ada远远朝我叫道,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站在树下,眯着眼笑。

  “我够不到!”

  他取下竹蜻蜓,递给我。 

  我将竹蜻蜓放飞,折射光芒。

  Ada牵着我的手追它,他微微俯身,迈着小步子。

  初春很美,而我的Ada就是春天,大海以东大陆上的春天。

  

冷死我啦,我还没有和你放过竹蜻蜓呢。

等到南方的初春,一起吧。

 @毅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