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闻江

13万浏览    1858参与
四叶
  有朋友说我写的不像江停的字...

  有朋友说我写的不像江停的字体,试着用心里江停的字体写了一遍(没练好勿怪)

  

  有朋友说我写的不像江停的字体,试着用心里江停的字体写了一遍(没练好勿怪)

  

玥妹睡不着

kq.情人节

  日记形式 只看文 不论三观

  2.14 

     今日的太阳十分舒适,不知是不是因为某人的缘故。

  某人凭借“你身体不好,要多出去走走”的理由,带我出去玩了一天。明明知道是借口,我却还是跟着他走了。

  吃午饭时,他不知从何处变出两张电影票,是我喜欢的电影类型,我装样子拒绝了两回,幸亏他问了第三回。

  明明都是情侣了,怎么还是会潜意识敷衍他?得改

  电影真的很精彩,很感人,闻劭都看哭了,在那里偷偷抹眼泪,能让他偷偷抹眼泪,我觉得不用多说什么,就能够说明电影多感人。

  看完电影都下午6点了,我们去......

  日记形式 只看文 不论三观

  2.14 

     今日的太阳十分舒适,不知是不是因为某人的缘故。

  某人凭借“你身体不好,要多出去走走”的理由,带我出去玩了一天。明明知道是借口,我却还是跟着他走了。

  吃午饭时,他不知从何处变出两张电影票,是我喜欢的电影类型,我装样子拒绝了两回,幸亏他问了第三回。

  明明都是情侣了,怎么还是会潜意识敷衍他?得改

  电影真的很精彩,很感人,闻劭都看哭了,在那里偷偷抹眼泪,能让他偷偷抹眼泪,我觉得不用多说什么,就能够说明电影多感人。

  看完电影都下午6点了,我们去小吃街逛了逛,这个点居然还有卖奶黄包的。

  晚风吹在我们俩的脸上,路过小河的时候,看见有卖孔明灯的,闻劭眼里含光,一看就是特别想要,但还是小心问我,看我点头,他去买孔明灯的时候,我真的想笑。

  这真的还是传说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黑桃K吗?

  一个孔明灯就能让他这么开心?

  许愿的时候,他眼睛湿润,他说是沙子进眼睛了,但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看着孔明灯飞,看着他笑,我竟莫名脸红。

  酒精害人,爱情害人,闻劭……害人。

  他送我回来时,给了我一张卡片,啧,可惜还没来得及看,就被风吹走了。

  今天就写到这吧.

  江停睡着后,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又熄灭。

  ——

  “情人节快乐”

  ——

  


  

  

  

酥酥

我是不是应该开一个合集来记录了?

这位小👮真的太执着了,天天来tag膈应人。

  我真诚的建议你去把你的言论发到别的作品里高人气反派tag去,比如dio,伏地魔以及和他们主角cp的tag,看看能不能把你冲烂了😅

  

[图片]

  


  

这位小👮真的太执着了,天天来tag膈应人。

  我真诚的建议你去把你的言论发到别的作品里高人气反派tag去,比如dio,伏地魔以及和他们主角cp的tag,看看能不能把你冲烂了😅

  

  


  

苓溪

连星(二)

[图片]

(因为电脑版抽风所以发的截图,都是我,不存在盗用啥的)

调查员姐姐是引路的前辈,闻劭入会之后就不再带江停啦

过完入会流程,调查员江停就要开始他的第一个任务啦,姐妹们有什么好玩的污染物脑洞吗,比如是哪位外神&旧日支配者相关,比如是什么样物件,有趣的会写成升级用的小副本呀

(因为电脑版抽风所以发的截图,都是我,不存在盗用啥的)

调查员姐姐是引路的前辈,闻劭入会之后就不再带江停啦

过完入会流程,调查员江停就要开始他的第一个任务啦,姐妹们有什么好玩的污染物脑洞吗,比如是哪位外神&旧日支配者相关,比如是什么样物件,有趣的会写成升级用的小副本呀

缘道君

【破云kq】守身如玉黑桃k

  玩一个网络烂俗梗

  设定是k去美国后第一次见q,两个人很多年没见了。

  

  急救室门口灯火通明,闻劭忧心忡忡得来回踱步,其他人都低着头,没人敢在这低气压中触闻劭的霉头。

  他刚回缅甸站稳脚跟,本想去见一见江停,却不想在山寨里和当地一个帮派起了冲突。混战中江停的手臂被淬了毒的匕首划伤,命悬一线。

  先出来的是医生,他犹豫得走到闻劭面前,思忖着怎么把话说得委婉些。

  “雨林里气候湿润,各种有毒的动植物不胜枚举,当代医学也很难攻克这种混杂的毒。”医生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完,“能找到的抗毒血清已经都给江先生注射了,但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西医上,我建议还是找找...

  玩一个网络烂俗梗

  设定是k去美国后第一次见q,两个人很多年没见了。

  

  急救室门口灯火通明,闻劭忧心忡忡得来回踱步,其他人都低着头,没人敢在这低气压中触闻劭的霉头。

  他刚回缅甸站稳脚跟,本想去见一见江停,却不想在山寨里和当地一个帮派起了冲突。混战中江停的手臂被淬了毒的匕首划伤,命悬一线。

  先出来的是医生,他犹豫得走到闻劭面前,思忖着怎么把话说得委婉些。

  “雨林里气候湿润,各种有毒的动植物不胜枚举,当代医学也很难攻克这种混杂的毒。”医生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完,“能找到的抗毒血清已经都给江先生注射了,但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西医上,我建议还是找找当地的巫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不定他们有解毒的办法。”

  从闻劭皱起的眉头里金杰读懂了他的腹诽,巫医?招魂吗??!

  当闻劭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金杰决定要做一个可以为大哥分忧的三把手,“大哥,我小时候长大的那个地方有巫医。”

  “去。”简短的一个指令,闻劭已经走了出去。

  山里的路并不好开,蜿蜒了一路,最终车停在了一个茅草屋门口。屋前的草地上坐着两个干活的当地女人,金杰和她们交涉了两句,女人便引着他们进了屋子。

  里面坐着一个看不出性别特征的老者,看不出具体几岁,金杰记得小时候他就长这样,二十多年了,一点都没变过。

  简单得用缅语交代几句之后,金杰摘了手腕上的金表给了对方当诊金。巫医收了诊金,进了里间,没多久带出了好几个助手,带着面具,拿着招魂幡对围着江停唱了一圈闻劭听不懂的咒语,又拿出一包黑漆漆的粉末用水化了,叮嘱了金杰几句。

  金杰为难得和闻劭翻译,“大哥,他说要一味处子血做药引子。”

  所有人闻言默默低下了头,在场都是十几岁就来道上混的,哪里还有什么童男子。

  金杰在闻劭投来之际脱口而出,“我不是!”

  闻劭目光落下,仿佛关爱智障,他走到金杰身边抽出他腰间的小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搁开了自己的手腕,把血滴进了药里。

  金杰原本顺畅的面目肌肉顿时僵硬,不可置信得张大了嘴,表情管理一度失控。

  闻劭放下匕首,一个眼刀扫全场,所有人把头低得更低了,试图遮挡异常的表情。

  又酸又苦的药和着浓重的血腥味被灌下,江停剧烈咳嗽起来,人也逐渐恢复意识。

  

  “珂珂,你来了。”

  “嗯,我在”闻劭轻吻着江停的额发呢喃。

  end

  和盖章一起看,口感更佳。我特意换了个位置。

  

四叶

  有的是在网上看到的句子,有的是我文里的和原文里的,有的是我编的歌词

  有的是在网上看到的句子,有的是我文里的和原文里的,有的是我编的歌词

酥酥

吐槽,被无语到了

  我也不清楚小👮对圈地自萌的定义是什么?但是按你们对圈地自萌的划分是我逛互联网很多年以来最奇怪的划分了

  

[图片]

 说起来我身边的人好好看过破云,甚至外面为了骂破云的都好好看完了整本书,正常的对于这对cp没什么意见,也没有那种全世界都要给你让道。骂破云的很多都知道磕蟹脚那么多根本不奇怪,毕竟原文写的就有问题,甚至在闻劭对江停的爱这点上对比你们所谓的理解还真的挺讽刺的。甚至当时破云的结局:因为大boss钟情于受放水让受赢成了当年原耽圈最大的笑话了。

   我还是那句话是个思想成熟和分的清虚拟现实和没有那么游手好闲的人是不会为了你们所谓的正义感而去骂人把自己所谓的不合理的规则强加......

  我也不清楚小👮对圈地自萌的定义是什么?但是按你们对圈地自萌的划分是我逛互联网很多年以来最奇怪的划分了

  

 说起来我身边的人好好看过破云,甚至外面为了骂破云的都好好看完了整本书,正常的对于这对cp没什么意见,也没有那种全世界都要给你让道。骂破云的很多都知道磕蟹脚那么多根本不奇怪,毕竟原文写的就有问题,甚至在闻劭对江停的爱这点上对比你们所谓的理解还真的挺讽刺的。甚至当时破云的结局:因为大boss钟情于受放水让受赢成了当年原耽圈最大的笑话了。

   我还是那句话是个思想成熟和分的清虚拟现实和没有那么游手好闲的人是不会为了你们所谓的正义感而去骂人把自己所谓的不合理的规则强加于别人,而且你们身上所谓的正义感我也看不见就对了

  打了破云tag和江停tag就不是圈地自萌?那好隔壁全球都大火的jojo奇妙冒险中磕非官配cp的人比磕官配的还要多,其中有个究极大boss迪奥但凡看过的都知道他有多么可恶把主角害的有多惨,可以说是毁了主角的一切,比闻劭还要恶毒,但是他就是可以和主角组cp,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原作tag和主角名字的tag。我怎么没见别人官配粉这么伸张正义呢?甚至还能和对方好好相处。还有hp里的德哈和伏哈也是差不多的道理。真的建议你去别人家tag出警伸张正义的骂人去,看看别人能不能把你冲烂了😅

  也别说我挂你没素质,你不是说了尊重是相互的吗?那你来闻劭和也别说我挂你没素质,你不是说了尊重是相互的吗?那你来闻劭和kqtag骂人就不要提什么相互尊重了。

  最后再来看一下她的神奇发言

  



四叶

  嗯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嫌弃第一遍抄的不好看又抄了一遍

  你们喜欢我给江停的信的字体还是这个字体?

  为什么我写信的帖子没有我写文的热,明明信里面包含了文....可能是大家看到图懒得点开

  嗯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嫌弃第一遍抄的不好看又抄了一遍

  你们喜欢我给江停的信的字体还是这个字体?

  为什么我写信的帖子没有我写文的热,明明信里面包含了文....可能是大家看到图懒得点开

瑰玮

晨安――第十七章

  江停靠在闻劭怀里,听着耳边一声一声有力且微快的心跳,不知不觉红了耳垂。

  “他们这儿的长明灯做得倒是比广安城里的精致,买一个给你怎么样?”

  闻劭话是这么说,却已经带着江停来到了一家摊子前,摊主是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埋头扎着手里的长明灯的支架。见闻劭和江停来了,慌忙放下手里的活计用不太熟练的汉话说道:“您好,要买灯吗?”

  “嗯,多少钱一只。”

  “八文钱单色灯,十文可以选颜色,十三文可以写愿望。”

  “买一只。”

  闻劭递过去一枚碎银,看见小女孩慌忙去找零钱,就说:“不必找了,有笔墨吗?”

  “有的……”

  江停从女孩手里接过沾了墨汁的笔。看着手里的......

  江停靠在闻劭怀里,听着耳边一声一声有力且微快的心跳,不知不觉红了耳垂。

  “他们这儿的长明灯做得倒是比广安城里的精致,买一个给你怎么样?”

  闻劭话是这么说,却已经带着江停来到了一家摊子前,摊主是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埋头扎着手里的长明灯的支架。见闻劭和江停来了,慌忙放下手里的活计用不太熟练的汉话说道:“您好,要买灯吗?”

  “嗯,多少钱一只。”

  “八文钱单色灯,十文可以选颜色,十三文可以写愿望。”

  “买一只。”

  闻劭递过去一枚碎银,看见小女孩慌忙去找零钱,就说:“不必找了,有笔墨吗?”

  “有的……”

  江停从女孩手里接过沾了墨汁的笔。看着手里的长明灯,沉吟两秒,信手提笔,书下了三句诗:

  闻道应龙天边来,

  江起涟漪一字开。

  劭曰美德趋利害,

  正正写到这里,却在下一行提笔一个停字,就不知如何写下去。闻劭见状,握住江停握笔的手,手把手的写下了:

  停云月落嫁衣裁。

  “一天天的想什么呢。”江停嗔怪一句,把毛笔还给那女孩,又说道:“你一天天都没想过别的?能不能稍微正经点?”

  “现在满脑子都是正正经经的安国大将军。”

  “……滚。”

  江停骂了他一句,捧着灯走开了。闻劭笑了笑,忙不跌的跟了上去。

  写着那四句诗的长明灯飘飘悠悠的飞上天,融入绚烂的灯流中,向着天边飞去。

  “所以我什么时候能给你穿嫁衣?什么时候我俩才能成婚?”

  “下辈子吧。”

  “……哥你不能这样。”

  “为什么我不能。”

  闻劭凑近江停耳畔,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我都把你睡了,你可不能赖账。而且那么多人惦记你,今晚宴会上我都看见闻蓝闻霄的眼睛都粘你身上了。”

  “可闭嘴吧你!”

  人群里,一个蒙面的白衣女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江停,随即在面纱下微微勾唇一笑,隐入人潮消失不见。

  闻劭和江停笑闹了一阵,也就结伴回了行宫。闻珺和闻央站在行宫前等着他们,见他们回来了也只是简单寒暄几句,便也各自回宫了。

  闻央走在宫中小径上,迎面走来的是被随从推着的闻霄,闻央曲膝行礼,正欲绕开,却听见闻霄说道:“如今这番晚,了六姐是准备到哪里去?”

  “我见今日晚宴师父没有来,担心她。”

  “乌妃娘娘近来身子可安好?”

  “师父自然是安好,用不着汉王殿下担心了。”

  行宫的别院住着乌妃陈双玉,闻央轻轻叩了叩门,问道:“师父?您睡了吗?”

  “吱呀――”

  陈双玉宫内没有点灯,她推开门说道:“进来。”

  闻央走进宫里,陈双玉挽起袖子点了桌上的宫灯,说道:“今日怎生的来找我?”

  “师姐身死,如今我们又该怎么办?”

  “尚霖本就非是阳间人,曾经我收她也只是看在她爹的面子上,死了不足为惜。”

  陈双玉在案旁坐下,又说道:“你想问的也不是这个――坐吧。”

  ――――――――――――――

  辛苦更文的某个人:

  “啊……要开学了……不想开学……”

玥妹睡不着

  续上文KK死后。

  黑桃K死后,许多集团的老总或市局里的人,连夜被抓捕。

  江停也因此立了一等功,但颁奖典礼时,江停却没参加。

  江停待在杨媚家里,自从闻劭死了,他就一直待在房间里,脸上因为不打理,已经有了少许扎人的胡子。

  “江哥,该吃午饭了。”杨媚敲了敲房门,语气些许担心。

  “江哥?你在吗?”杨媚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以为江停出事了。

  “杨媚,你先忙去吧。”在杨媚马上要把门敲烂强行进入时,江停的声音传来了。

  “江哥……那饭我放在微波炉旁边……吃的时候要热一下嗷!”杨媚叹口气,走了。

  当日下午,江停收到了陌生来电。

  江停不耐的皱皱眉,按下挂断的...

  续上文KK死后。

  黑桃K死后,许多集团的老总或市局里的人,连夜被抓捕。

  江停也因此立了一等功,但颁奖典礼时,江停却没参加。

  江停待在杨媚家里,自从闻劭死了,他就一直待在房间里,脸上因为不打理,已经有了少许扎人的胡子。

  “江哥,该吃午饭了。”杨媚敲了敲房门,语气些许担心。

  “江哥?你在吗?”杨媚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以为江停出事了。

  “杨媚,你先忙去吧。”在杨媚马上要把门敲烂强行进入时,江停的声音传来了。

  “江哥……那饭我放在微波炉旁边……吃的时候要热一下嗷!”杨媚叹口气,走了。

  当日下午,江停收到了陌生来电。

  江停不耐的皱皱眉,按下挂断的按键,可对方如同你不接我就不放弃的倔驴,持续不断的打来。

  江停在半小时后,按下接听键。

  “亲爱的,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就此……忘了吧?”闻劭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 ? ? ? ! ! ! 闻…闻劭?”江停眼泪听见声音,就如同密码箱得到密码一样,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亲爱的,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就此……忘了吧?”电话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哪怕现在江停情绪不稳,但他还是听出来了,这是录音,不是真的闻劭。

  江停跌坐在地上,如同一个轻飘的卫生纸,无力躺在地上,左手臂遮住了眼睛,脑海中开始回忆他和闻劭的一点一滴。

  “亲爱的,累吗?”

  “亲爱的红皇后,惊喜,喜欢吗?”

  “亲爱的,集团有事需要你,会帮我的对吧?”

  “亲……”

  闻劭的声音一句句落在江停的心里,脑海里。

  眼泪滑落在地板上,左手无力般的滑落。

  雪一般的眼睛,被泪水淹没,脸上因为哭的原因,带了点红。

  “亲爱的,人死不能复生,不如就此……忘了吧。”

  我知道你爱上我了。

  但是我爱你,不愿你死。

  也不愿你因为失去我而难过。

  文笔不好 见谅

  

  

四叶

  不估价了,我自己写的也没打算卖,红蓝自取

  不估价了,我自己写的也没打算卖,红蓝自取

四叶
  感谢太太底图,红蓝自取

  感谢太太底图,红蓝自取

  感谢太太底图,红蓝自取

洝余

kq短打

有的人就是这样,不断的得寸进尺,不断的贪婪,不断的索取


   “哥,差不多就可以了。他们那边不用顾忌太多”闻劭懒洋洋的趴在江停后背,头轻轻的蹭着江停的颈窝。

    “别闹,柯柯。”江停笑着推攘着身后的脑袋。又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工作。“好歹是第一次和他们合作,我们怎么也得照顾点”

     “哥,我们没必要在乎这些的。快来睡吧”闻劭急切的拖着江停上床,对于他来说那些人可有可无。谁叫他的红皇后愿意呢?那便顺着他呗。谁知这一顺就顺了5天,不行了闻劭立即把江停抱起来扔上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不断的得寸进尺,不断的贪婪,不断的索取


   “哥,差不多就可以了。他们那边不用顾忌太多”闻劭懒洋洋的趴在江停后背,头轻轻的蹭着江停的颈窝。

    “别闹,柯柯。”江停笑着推攘着身后的脑袋。又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工作。“好歹是第一次和他们合作,我们怎么也得照顾点”

     “哥,我们没必要在乎这些的。快来睡吧”闻劭急切的拖着江停上床,对于他来说那些人可有可无。谁叫他的红皇后愿意呢?那便顺着他呗。谁知这一顺就顺了5天,不行了闻劭立即把江停抱起来扔上了床……

     “闻老板,谈合作呢,怎么还带着男宠啊”说着向四周环顾一看挑衅一笑。闻劭向来不在意别人说了什么,可如果是他的红皇后那就……

     “红心Q”江停毫不避讳,语气平静,似乎毫不在意只是礼貌的打打招呼。

    “红心Q?”王志强仰了仰脑袋,伸了伸懒腰。“那又怎样?不就是一个陪床的吗?”……




    “哥,我在就说了不用在乎他们”闻劭轻搂着江停,在他的头顶落下一个有一个吻

    

     欢迎点梗啊,我都不知道写什么

缘道君

【破云kq】盖章

  “你听说了没,那位———”说话的人压低了声音,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个k,继续说道,“不行。”

  “不会吧!”

  “怎么可能?”

  听的人大为咋舌,议论纷纷。

  “怎么不会?咱这酒吧开了那么久,杰哥没少来吧,那位也来过几次,一水儿的嫩模,你见他碰过谁?”

 “这么说好像也是,我记得杰哥每次带人来都包场,老板前两天还特地按着杰哥的口味去挑新人回来调教呢。可那位,每次来根本没水花儿,谈完生意就走人,从来没传出过什么。”

   “这么看真像是不行?”

  “该不是啊,咱这儿什么药没有。我倒是听说他老子晚年信佛,怕不会是因为这个....”

  “你是说那位还是个雏儿?”...

  “你听说了没,那位———”说话的人压低了声音,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个k,继续说道,“不行。”

  “不会吧!”

  “怎么可能?”

  听的人大为咋舌,议论纷纷。

  “怎么不会?咱这酒吧开了那么久,杰哥没少来吧,那位也来过几次,一水儿的嫩模,你见他碰过谁?”

 “这么说好像也是,我记得杰哥每次带人来都包场,老板前两天还特地按着杰哥的口味去挑新人回来调教呢。可那位,每次来根本没水花儿,谈完生意就走人,从来没传出过什么。”

   “这么看真像是不行?”

  “该不是啊,咱这儿什么药没有。我倒是听说他老子晚年信佛,怕不会是因为这个....”

  “你是说那位还是个雏儿?”

  “这么一说好像都通了......”

  

  闻劭是在一日午后散步时听到的这则谣言,据说已经在仰光传开了。

  “哥,他们说我不行,说我是童子鸡。”

  “谣言止于智者。”江停放下手里的书,把闻劭揭开的衬衫扣子给扣回去。

  然后那两颗扣子再下一秒又被解开。

  “别,不行,我腰还酸。”

  闻劭指指自己的脖子,“给我盖个章就好。”

  第二日,闻劭出门前对着镜子照了照,依稀可见颈间的红痕,遂心满意足得出了门。

  江停摸着后腰,后悔为什么会信了那人的鬼话。就该知道下一句是,“章都盖了,你撩我的,怎么可以不做。”

  

无虞.

KQ 侵浸

注意是kq!

感谢宝宝@丝儿 点梗


支队长办公室门急促地响了三声,江停还没来得及从面前电脑里的口供资料上移开眼,又是三声,比刚刚更急,夹杂着支队实习生的喊声:“江队?江队?您在里面吗?”


江停面无表情关上电脑窗口,朝办公室门方向说了句“进”。


实习生小步走了进来,一脸慌张样。

“什么事?”江停微微仰头面带疑惑问道。

“昨天……昨天和那个缅甸佬一起抓进来的……一起抓进来的秃瓢……”


“怎么了?”这几天市局事情颇多,江停就差没住在里面,饶是他此刻心情烦躁,也耐着性子继续听实习生挤牙膏。


“死,死了!已经紧急让法医过去了。”


“死了?!”一......

注意是kq!

感谢宝宝@丝儿 点梗




支队长办公室门急促地响了三声,江停还没来得及从面前电脑里的口供资料上移开眼,又是三声,比刚刚更急,夹杂着支队实习生的喊声:“江队?江队?您在里面吗?”


江停面无表情关上电脑窗口,朝办公室门方向说了句“进”。


实习生小步走了进来,一脸慌张样。

“什么事?”江停微微仰头面带疑惑问道。

“昨天……昨天和那个缅甸佬一起抓进来的……一起抓进来的秃瓢……”


“怎么了?”这几天市局事情颇多,江停就差没住在里面,饶是他此刻心情烦躁,也耐着性子继续听实习生挤牙膏。


“死,死了!已经紧急让法医过去了。”


“死了?!”一瞬间江停眼里满是惊愕。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手掌朝里向外摆了摆,示意实习生出去。


实习生得到指示忙不迭从江队办公室小跑出去,衣摆不小心被门把手挂住,差点在门口摔趴下。


江停保持刚才的姿势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椅上得有两三分钟,像是下定决心似的重重搓了把脸,将椅背上的外套拿起披在了身上,朝审讯室走去。


金杰昨天在现场挨了江停实实在在的三耳光,现在正肿着半边脸拷坐在审讯室里。漆黑的短发像刺猬毛一样一撮一撮支棱着,嘴角下方还有点没擦干净的血迹。但即使是这样,被拷在了公安局,他身上也没有半点颓败模样,看到江停出现在审讯室门口,还挑衅般的朝他扬了扬下巴。


“又来审我啊?江队每天就这么闲?”他看着江停,笑吟吟的,手铐随动作撞在桌上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


半晌江停都没说话,眼睛紧盯着金杰,犀利得仿佛可以穿透皮肤直抵心脏。


在江停转身走出审讯室时金杰又开口了,语气一如昨天被抓时一样,重复说了那句“你明明知道我会被释放的。”


你明明知道我会被释放的。


审讯室的铁门重重一响之后被关上,江停朝值班警察吩咐了句“看好了”之后大步离去。



恭州禁毒二支队为昨天的抓捕行动策划了月余,其实也并不算亏,抓到了黑桃k的二把手及一名与之交易的拆家¬——如果顺利的话确实是这样的。


江停回到支队长办公室,昨天和金杰一起被拷回来的那个秃瓢的尸检报告已经放在桌子上了。


死亡原因那一行赫然写着胸主动脉破裂造成的心源性猝死。


据当时的值班警察交代,那人进去之后审完一直老老实实靠墙角蹲坐着,估计是睡了一段时间,等再进去的时候已经开始凉了。


秃瓢死前留下的供词和金杰分毫不差——金杰是一个缅甸化工企业里跑原材料采购的,负责从中国进口所需原材料,货看到一半就被突然上前的警察给抓了。


江停看着两份一模一样的供词,半晌笑出了声。


下班时间还没到江停就在市局门口公交车站坐上了回家的那路车,他太累了——他什么都做了,又仿佛什么都没做。


以往如果能按正常时间下班的话江停会在市局食堂吃完晚饭或者在就近的超市买一点菜再回家,今天他什么都没做,甚至连他每天提着上下班的公文包都放在了办公室。


到小区楼下时已经快要六点了,天光渐暗。

换鞋的时候江停发现鞋柜二层赫然摆放着一双不属于自己的黑色皮鞋,惊异一瞬间在他脸上闪过,下一瞬间又变成了然。


江停走进门,脱衣服洗手一如往常。闻劭坐在餐桌旁,面前摆了几道菜,是他从酒店打包过来的,还冒着热气。


江停无视他也没当回事,朝江停问道:“今天不加班吗?我还以为等下还需要借用你的厨房热菜呢。”


“出去。”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嗯?如果我出去的话你能好好吃……”


“我说出去!”闻劭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停骤然加大的音量打断,记忆里江停从未如此失态过。


“金杰那小子不懂事,如果关他两天你能消气的话我没意见。”闻劭面上还是那副绅士儒雅的样子,注视着江停,眼神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真诚。


下一刻江停骤然上前,一把擒住了闻劭的衬衫领口“你他妈给我出去!从这里滚出去!从我的生活……”

话到一半又没声了,仿佛被扼住了喉咙,明明被扼住喉咙的是闻劭。


前一秒,就在江停擒住他衣领的那一刻,闻劭将他乱掉的一缕鬓发,轻轻拨回了耳后。

“江停,先吃饭。”





后来,金杰在看守所关了几天,因为证据不足取保候审,随即无法定罪而被释放了。



end

Nautilus

【破云KQ】江南旧曾谙

某时会忆江南,可闻先生与江郎还未真正赏玩过水烟朦胧之月夜。


见最多的便是连绵横断的崎岖山岗,连伫立在里的鎏金佛塔,也因着飞溅的红淋漓与地狱蔓延至土地之上的化学品,一同沦为最廉价的赝品。


此地生养不出第二个无双之人,闻先生对此只是赋之一笑。痴痴缠缠,恩恩怨怨,倒也为此而起。原是闻劭不信谶语一词,哪料得花楹竟让这位无神论者栽了跟头。


闻先生大抵不会命下属斫去婆娑的。闻劭想到这个地方笑开了,他侧过头去看江停,江停一时琢磨不到他的用意,问他怎么了。闻劭摇头,说只是想起了一些旧事而已。


可是这座城的旧事好多。


闻劭说,穷山恶水,许是出不了一个密涅瓦的。江停望着他,好半晌,似...

某时会忆江南,可闻先生与江郎还未真正赏玩过水烟朦胧之月夜。


见最多的便是连绵横断的崎岖山岗,连伫立在里的鎏金佛塔,也因着飞溅的红淋漓与地狱蔓延至土地之上的化学品,一同沦为最廉价的赝品。


此地生养不出第二个无双之人,闻先生对此只是赋之一笑。痴痴缠缠,恩恩怨怨,倒也为此而起。原是闻劭不信谶语一词,哪料得花楹竟让这位无神论者栽了跟头。


闻先生大抵不会命下属斫去婆娑的。闻劭想到这个地方笑开了,他侧过头去看江停,江停一时琢磨不到他的用意,问他怎么了。闻劭摇头,说只是想起了一些旧事而已。


可是这座城的旧事好多。


闻劭说,穷山恶水,许是出不了一个密涅瓦的。江停望着他,好半晌,似笑。闻先生问江郎笑何等物?江停说,笑你。


江停拿这话激他,闻劭未露一丝反应,连屏息都轻,昏暗月光下看不出是否失态,但江停想他的确暂停了那么一瞬间。


 既然闻劭不吭声,江停也断断没有缩在壳后的道理,他先前那番话语糊涂的些轻佻,三分尾音往上扬,无端带出一股风流。


 中缅边境只隔一道细细铁丝网,隔开富饶和贫瘠,隔开繁华和贫穷。


后半夜独自发酵的思念没有人回应,闻劭还是冷静,冷静到寒凉。


自少时于东濒大西洋的麻州生长,口音自然不杂一丝异端。长岛的一处宅子,虽花木丰盛,荒疏气息却不加遮掩的流露,死亡把一切蒙尘。几件旧玉件,主人赠予小主人的礼物。


闻先生短居此,亦是闻母曾舞姿偏迁处。


不少疑惑至今没有一个确切答案,因为主人已逝。奢华茶厅,一副油画,一位优雅的女子,镶在一只做工精巧的银框。极之美丽的女人。


琦玉年华,绝色不可挡之。何等铜雀台,才可让她那绝色娇躯免受糟蹋?南唐后主的词不假,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玉器雕江南百景,闻劭不曾去过。闻母念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时,闻先生横竖不过龆年。讲的青绿秀水,列席金樽倾倒,闻劭也忘了一半。


粉白墙色,衬着江南好是温婉。黛瓦上,谁家飞燕归入帘栊?水墨滃染出的一方天地间,竹篾丝绢的纸鸢,任谁讲,自有一派灵心如玉。捣衣河边,戏语巧笑斟满寸寸韶光。


街边桥头有老翁老妪轻哼鸣吴侬软语的吴曲,江南从来都不只是地理上的名词。​​​沉醉如何问前程。


自是闻劭未闻的。念的够久会化为心头一疾,一句同我游江南可好?见着江停又哽在喉头,觉时敢与江郎携游江南。


梦间看不清江停的面容,只得见他穿着玄色底红色纹袍,他纤腰作舞,和着吴娃钟意之吴曲。


江南好,盛不下闻先生的一片痴缠。江南女儿的双髻,也不属江郎。不是慕江南,倒不如讲他闻劭慕江停许久经年,但江停未分给他半眼好神色。


闻先生不清楚自己个的七情六欲,或是天父不舍这等奇才受辱罢。也许当时江停并未有一缕怨怼,但闻劭在江停面前始终摆不脱那影子。


他给自己造了座囚笼,把当时那个稚子连同他不愿诉诸人前的心境定格在心底。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四叶
  朋友看完之后跟我说的

  朋友看完之后跟我说的

  朋友看完之后跟我说的

玥妹睡不着

kq.我爱你

  私设

  “瞄准,手稳住,亲爱的,对准目标,开枪。”闻劭趴在江停肩头,声音温柔而诱人。

  眨眼的功夫,枪声响起,仓库里正在交易的人们瞬间神经绷起,正抽烟的买货人,瞬间倒地。

  “亲爱的,好枪法。”头从肩头上离开,鼓了鼓掌,张开双臂准备拥抱。

  江停把枪扔在地上,便双手插兜离开。

  闻劭笑了笑,也不在乎他的忽视,只是捡起枪也跟着离开了。

  时间一转。

  森林上头冒着黑色的烟雾,地上的人们,已经在森林四周围上警线。红蓝的灯光闪烁在草丛之外。

  闻劭,即黑桃K,左手按住右手臂麻住的地方,保持着平时的微笑,江停拿着枪站在他面前,枪口对着地面。

  “亲爱的,瞄准,手......

  私设

  “瞄准,手稳住,亲爱的,对准目标,开枪。”闻劭趴在江停肩头,声音温柔而诱人。

  眨眼的功夫,枪声响起,仓库里正在交易的人们瞬间神经绷起,正抽烟的买货人,瞬间倒地。

  “亲爱的,好枪法。”头从肩头上离开,鼓了鼓掌,张开双臂准备拥抱。

  江停把枪扔在地上,便双手插兜离开。

  闻劭笑了笑,也不在乎他的忽视,只是捡起枪也跟着离开了。

  时间一转。

  森林上头冒着黑色的烟雾,地上的人们,已经在森林四周围上警线。红蓝的灯光闪烁在草丛之外。

  闻劭,即黑桃K,左手按住右手臂麻住的地方,保持着平时的微笑,江停拿着枪站在他面前,枪口对着地面。

  “亲爱的,瞄准,手别抖,对着我,开枪。”

  江停慢慢抬起枪,仿佛不想看见什么吓人的东西一样,头朝着左边,眼睛紧紧闭上。

  “亲爱的开枪,我爱你。”

  枪声再次响起,子弹正中闻劭的心脏。

  你赢下了我的心。

  闻劭这边刚死,警方那里就收到了黑桃K集团的所有贩毒以及这个地区吸毒的名单和证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