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8534浏览    760参与
愿不渡

雷人脑洞

1.


在一个世界里,大家争吵着到底是“粤桂”好,还是“粤闽”好。大家不断争吵,闹得沸沸扬扬。


粤作为当事人之一,犹豫要不要找那两人商量商量,毕竟现在闹得确实有点大了。当打给桂的电话是被闽接起时,可怜的粤还未意识到不对劲。


结果就是粤推开房门是接受到了暴击——闽和桂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行不可描述之事!竟没注意到门边还有个人!


粤挥门而去,含泪发了条微博——“TM那俩自己在一起了!!”

大家震惊,纷纷倒戈隔壁北极圈“闽桂闽”。

最后解释清楚了,这也让网友明白了——3p最香!!冲鸭!


“既然争不出结果,不如直接都在一起૧(●´৺`●)૭”

其实哥三纯友谊。...

1.


在一个世界里,大家争吵着到底是“粤桂”好,还是“粤闽”好。大家不断争吵,闹得沸沸扬扬。


粤作为当事人之一,犹豫要不要找那两人商量商量,毕竟现在闹得确实有点大了。当打给桂的电话是被闽接起时,可怜的粤还未意识到不对劲。


结果就是粤推开房门是接受到了暴击——闽和桂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行不可描述之事!竟没注意到门边还有个人!


粤挥门而去,含泪发了条微博——“TM那俩自己在一起了!!”

大家震惊,纷纷倒戈隔壁北极圈“闽桂闽”。

最后解释清楚了,这也让网友明白了——3p最香!!冲鸭!


“既然争不出结果,不如直接都在一起૧(●´৺`●)૭”

其实哥三纯友谊。



2.


《关于琼与夏威夷谈起了恋爱这件事》

《关键这事大家都不知道》

“谈个恋爱跟谍战似的”



3.


晚上王耀与桂逛街,遇到了迷路的费里。


费里遇见王耀十分紧张,涨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嘴梗在那。突然费里眼睛飘向一边吃瓜的桂,慌忙开口道:“耀,你家妹妹真好看!”


突然被cue的桂:???勿cue谢谢。

“这不该有我,我应该在车底”

萭 笩 颩 澕

种花高校的日常(七)

(多数故事改编自我和我同学的鲨蔽日常)

(含有微量京冀/苏皖/粤桂)


1.“辽上哪去了”

“他因为睡觉起来心脏突突跟老师请假了”

“但是,”黑的双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心脏要不突突,那不完了吗”


2.“津,你的脸色为何如此差劲”

“别提了,京冀内俩人天天搁五楼等我,我刚回来就脚前脚后地给我唱粉红的回忆”


3.某天晚自习下课闽去撤硕洗手,到了门口发现撤硕关着门,并且里面灯光一亮一灭好似午夜惊魂

闽强忍着心中恐惧打开了门,才发现是掌握了撤硕灯开关大权的沪正带领十八班弟兄们在撤硕蹦迪


4.苏在阅读每日一个表白小妙招后在皖的宿舍楼下点521根镁条表白皖

皖感动...

(多数故事改编自我和我同学的鲨蔽日常)

(含有微量京冀/苏皖/粤桂)



1.“辽上哪去了”

“他因为睡觉起来心脏突突跟老师请假了”

“但是,”黑的双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心脏要不突突,那不完了吗”


2.“津,你的脸色为何如此差劲”

“别提了,京冀内俩人天天搁五楼等我,我刚回来就脚前脚后地给我唱粉红的回忆”


3.某天晚自习下课闽去撤硕洗手,到了门口发现撤硕关着门,并且里面灯光一亮一灭好似午夜惊魂

闽强忍着心中恐惧打开了门,才发现是掌握了撤硕灯开关大权的沪正带领十八班弟兄们在撤硕蹦迪


4.苏在阅读每日一个表白小妙招后在皖的宿舍楼下点521根镁条表白皖

皖感动的都瞎了


5.晚饭,粤加菜时用力过猛把筷子杵折在盘子里

桂因为笑到把食堂桌子掀上天花板而引来实验室对其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批判


6.“这次体测谁请假了”

“云和川吧”

“云来月经,川呢”

“不知道啊,可能是月老吧”


7.“赣已经在那笑了一节课了”

“啊,你说赣啊,他上节课学数学老师笑结果忘了自己怎么笑了,搁那努力回忆呢”


8.“最后排内睡觉的谁啊,同桌关心他一下”

上课摸鱼正爽的粤听了老师的话后马上放下笔,给同桌闽盖了件外套


张某某的小肉爪

关于闽的二三事(私设省拟梗概)

闽是在夜晚的荒郊野岭里出现的,南方的丘陵连绵起伏,树影在狂啸的风中瑟瑟发抖,在绵延的山路上他被途中抓蛇的粤带回村里去。

闽是被粤绑回去当食物的,但在锅里煮的时候没忍住尿了裤子,活生生把粤的食欲给憋回去了。

粤说,你等着,我迟早有天炖了你。

很多年后,闽觉得那时候相信粤的自己很傻,其实粤的话就没靠谱过。


闽不会说话,不会理人,淡漠着双眼。

因为是捕蛇途中带回来的,村里人便随意管他叫“阿蛇”。

其实闽在这片土地出生很久了,只是融入人类社会很晚,各种各样的方言在他还不算大的脑子里盘旋交错,搞得他头昏脑胀,便也不说话,哼唧哼唧就算应了人。

他不记得自己的年岁,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出生的。...

闽是在夜晚的荒郊野岭里出现的,南方的丘陵连绵起伏,树影在狂啸的风中瑟瑟发抖,在绵延的山路上他被途中抓蛇的粤带回村里去。

闽是被粤绑回去当食物的,但在锅里煮的时候没忍住尿了裤子,活生生把粤的食欲给憋回去了。

粤说,你等着,我迟早有天炖了你。

很多年后,闽觉得那时候相信粤的自己很傻,其实粤的话就没靠谱过。


闽不会说话,不会理人,淡漠着双眼。

因为是捕蛇途中带回来的,村里人便随意管他叫“阿蛇”。

其实闽在这片土地出生很久了,只是融入人类社会很晚,各种各样的方言在他还不算大的脑子里盘旋交错,搞得他头昏脑胀,便也不说话,哼唧哼唧就算应了人。

他不记得自己的年岁,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出生的。

这种症状人们把它叫做失忆。

但是,很多年后,他想起来了,原来他的一生是反复的几段旅程,上面铺满的破碎后重新再来的绝望与希冀。


在村里人的熏陶下,闽学着上山打猎和下海捕鱼,不多几年他就变成了这方面的一把好手,那时候他还看起来很小,就跟在粤后面,他们编了竹筏漂流在山溪之间寻找食物和生存的机会。

当然没捕到肯定是要被粤拉着教育一番,做不好事情会被吃了巴拉巴拉......


这块土地是荒芜之地,距离中原很远,庙堂之高的人管不到这里,于是会发生很多不愉快的事情,这种矛盾重重来自口腹之欲,换言之,生存之欲。

这个村子在入海口处,按常理说,该是依海而活,可是如果遇上暴虐的天气,平民百姓不敢下海,那么从哪里获得食物呢?

他们的刀子有时还会指向一些猛兽,用命为代价去换一丝可能;有时是指向地上本认为是污秽的生灵,昆虫老鼠皆是食物;但有时锋利的刀子会刺向共同生长的其他人,人的恶欲在那个贫穷潦倒的年代是永无止境的。

中原人所嗤之以鼻的蛮夷之举,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命运多舛和世事无常。

大家都是捕食者,大家都是被捕食者。


村里的老婆婆吃肉喜欢细嚼慢咽,但她们对于闯入这片土地的外人下刀毫不手软。

大家不愿意去深想这种行为是否道德,因为饥肠辘辘的人没有选择道德的路径。

闽知道这个行为是残忍的。

然而,当大家坐在大桌子前,一起愉快地享用饭菜,彼此寒暄时,闽在灯火的温馨中迷失了方向。他心中默默地接受了村里人对他的接纳与和蔼。

婆婆的孙子早夭,儿子媳妇都死在打猎路上,便把他作为唯一的孩子,她不叫他“阿蛇”,她叫他“阿命”。

他是她的命。


其实这片土地一直不太安全,但现在这种不安达到了巅峰,当时的兴化府对海域泛滥的倭人防范得捉襟见肘。有一天,粤和村里一帮成年人都出门了,这个村里来了群不速之客,闽看见村里的妇孺都备上了武器抵御外敌。

就是那一天,天都昏暗了,倭寇闯进村里,他们的首领挥舞着扇子指挥倭寇烧杀抢掠,嘴里鼓鼓囊囊都是鸟语,像是诡秘的咒语,又像是乌鸦的啼叫。

闽这时还没长成大人模样,被婆婆藏在身后,他眼睁睁看见婆婆被倭寇的长刀刺入胸膛却死死护住他。

“阿嬷。”那是他这辈子说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她的血那么红,那么刺眼?

阿嬷,你的血滴到我眼睛里去了,好难受啊。

闽揉了揉眼睛,对她说,我眼睛好疼啊。

我好疼,你不应该起来帮我吹一吹吗?

你起来啊?

透过血光,闽看见他们一村子的人坐在大桌子边上吃饭的样子,婆婆对他笑着将炸鱼喂到他嘴里,将她亲手编的吊坠挂在他脖子上,告诉他,“保佑我孙子一生安康。”


后来成年人们回来了,粤推开房门看见闽孤零零地站在那个老人尸体边上,身上都是血,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粤想,他好像长高了些。


由于周边原有的海贼借势作乱,戚家军的工作量很大。村里人便给戚家军送去可以保存的光饼,全力配合他们打战。

这场征战自然是以胜利告终的,但是那些逝去的生命却是多少贼人的死亡都无法弥补。


闽离开了粤,也离开了这个村子,他知道自己得成长。天上下了大雨,淋湿了他一身,忽然一支油纸伞举到他头顶,他抬头,看见一对年轻的夫妻。

女人问:“孩子,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闽摇摇头,但在他的眼睛里藏在许多的话。

男人问他:“是不是倭患的缘故。”

那一刻,他想起死去的婆婆,崩溃地哭了出来。

夫妻俩看他可怜,将他带回一个新的村子,教他在新的地方生存。

这对夫妻没有孩子,便将他视为己出,他们管他叫,“阿命”

后来闽回想起来,原来那时他还是没学会怎么长大。


闽守着这片土地一年又一年,他想,他还是幸运的,这片土地一直很少战乱,所有人都说,这里是有福之地。

但是,平静的幸福迟早会被打破。

他远远在海上看见膏药旗,便知道,他们又来了。

闽地的许多地方都成了火葬场,多年后,学生们还会在这里谈论那些死去的人,那些灵异的传说。

这片小村庄也不会幸免,当屠刀下躺满了尸体和鲜血,悲鸣声再也发不出来,他对着满城的硝烟跪下,身后是有幸躲进山里的人,他们一起看着这触目惊心的惨剧,哀痛不已。


这一次,闽不想坐视不管,他跟着一群青壮年挥别了故乡踏上征程。

没想到,粤也在这里,还有桂和云。在军中面对共同的敌人,他们有了深厚的战友情。


战争平稳进行着,已经有所成效,本以为大家可以稍微放松了,内部却又爆发了新一轮争执,这次的矛盾双方由异族变为同胞。

在一次次被上级催着在各地进行烧杀之后,闽看着一个个消失的同胞萌生了疑问,我们做的是对的吗?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问。

没想到桂一跃而起拿出枪指着他。

粤呵斥着,你干什么,怎么拿枪对着我们的同伴。

“他动摇了,你没看见吗?他动摇了!”,桂高喊着。

我动摇了吗?

是我拯救中华民族的心动摇了?还是,我对四大家族的忠诚动摇了?

桂说,我们只要熬过去了就好,他们只是一时间没办法分辨出百姓来,只有我们才能获取国际支持不是吗?

可是谁都清楚,那些在煎熬中被牺牲的普通人呢?我们真的不在乎吗?

为什么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一起抗战的善良的同胞而不是倭/寇呢?


闽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他回头,看见粤远远跟着他。

闽问,我要投敌了,你跟过来干嘛?

粤说,我只是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嘛。

闽笑笑,说,那你要想好,下一次和他们见面,就是敌人了。

粤也笑着回应到,没关系,我们的终点是一样的。


在短暂的岔路口,他们兵刃相向,但最后,他们会走到一起,因为这里是名为华夏的地方。


大家一天天反围剿,一天天失去耐心,第五次还被苏联派的两人搞得一塌糊涂,鲁拿着前几年收到的潍县对蒋的控诉连睡梦都不得安宁。

当晚,闽和粤悄悄爬上房顶,看着漫天星斗,希冀着美好的未来。他们很渺小,也羡慕着湘和赣的意气风发。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和平呢?”粤问。

“很快的,一定很快的。”闽回答。

这个回答会是正确答案吗?

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是在历史的低谷中寻找一处聊以慰藉的地方,不知道今夕何夕。

泪水沾湿了眼眶,粤觉得,那个想象中富足美满的未来实在太遥远了。

闽只能胡诌着:“我们以后会很有钱的,一定会的。”

“真的吗?”

“会的,一定会的。”

闽想,大概是以前太过幸福,以至于面对这么一点小小的挫折他便受不了了。

明明大家都说自己是有福之地啊,为什么我总是学不会长大呢?

闽不知道,当他将这份信心交给粤,他要从谁那里再要到信心。

他们那时候只是疯狂地期待着那个吃得饱穿得暖的一天,仅此而已,就仿佛耗尽了一生的痛。


多年后,大家都以为过了这个坎能一起飞黄腾达,但现实并不是这样,解放的进程卡死在了金门,闽看着建国后高高兴兴的其他省份,叹息着望向对岸,他成了唯一没有完全解放的省份。

对着对岸不熄的炮火,闽地上空盘旋着无数轰隆隆的战斗机,而对岸就是他那个屑妹妹。

因为上面的资源倾斜不下来,闽只好出国寻找机会。

最初的时候是粤和他一起,后来粤开始富足便更喜欢待在家里过小日子。

闽想,看来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大家好像逐渐忘了家里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的孩子,只有粤还偶尔通通电话。

“你在那里怎么样?”

“我在这里挺好的。”

但其实闽拿着小抹布夹着话筒,累得直不起腰来。

就算回去了,大家也只是问他,“啊,你今年又只待这么些天啊。”


吃得饱穿得暖,其实后来人不知道,这样一件小事,要多少代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才能完成。


好不容易经济有了起色,闽终于能放心回到故土,那一年春节,他们几个省份聚在一起,粤下厨煮了一桌饭菜。

云打趣着模仿当初桂的黑历史:“他动摇了!”

“搞屎棍,那时候脑子不清晰,你脑子不清晰的时候比我还烂。”桂一脸嫌弃。

“我啥时候脑子不行了?”云质问桂。

桂敲桌子,义愤填膺:“谁前不久吃毒蘑菇倒进了医院,当初打战都没这么频繁去医院啊!”

闽大概是猜到了他们想逗他开心,便笑了。


其实他还是没有等到完全可以放松的时日,但是望着漫天星河,闽长舒一口气,这样的生活已经比原来好很多了。

“阿蛇,欢迎回家。”这个是粤给他递的小纸条。其实闽早就有了更加文雅的名字,“阿蛇”对于他是古早的记忆了。

粤大概是经济好了,性格也变得内敛了些,觉得当面说有点紧张。

收到了这样的心意,闽也更加安心。

饭桌上那个“爱拼才会赢”的音乐大概就是某些人特地放的了。

闽远远望向对岸,那里还有他未完成的使命在等着他。


Down
@苏北辰我的 点的阿闽!抱歉是...

@苏北辰我的 点的阿闽!抱歉是真的不会设计衣服😭

@苏北辰我的 点的阿闽!抱歉是真的不会设计衣服😭

初日外
本职商人们,中间和右边的也可以...

本职商人们,中间和右边的也可以是海盗和土匪

我爱帅哥

本职商人们,中间和右边的也可以是海盗和土匪

我爱帅哥

自闭了
对自己家乡的一点印象()

对自己家乡的一点印象()

对自己家乡的一点印象()

别赞评论了看看孩子作品吧

怪东西

@疯帽子小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艾特疯疯(?

怪东西

@疯帽子小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艾特疯疯(?

一只那喵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游戏里的闽和辽(好拗口咳咳

 闽宝服装原设也是来自乱流老师

@极光收发器 辽宝的原设 有一点私心小改 真的很喜欢雷比老师画的小精灵一样的辽😢💕

@乱流 乱流老师的无冕设下的新游戏里的闽和辽(好拗口咳咳

 闽宝服装原设也是来自乱流老师

@极光收发器 辽宝的原设 有一点私心小改 真的很喜欢雷比老师画的小精灵一样的辽😢💕

初日外
论他们三把头发放下来谁头发长...

论他们三把头发放下来谁头发长

(感觉应该差不多(???))

三个美女(不是)

论他们三把头发放下来谁头发长

(感觉应该差不多(???))

三个美女(不是)

初日外

诞生——海の儿子


美人鱼她弟


诞生——海の儿子


美人鱼她弟



津门逮鱼户

既然停课了那就更新吧咕咕咕!

来源于我对津津绿化的怨念

津津:还好只是如果(抓头)

最后一p是2018年前十四的数据

既然停课了那就更新吧咕咕咕!

来源于我对津津绿化的怨念

津津:还好只是如果(抓头)

最后一p是2018年前十四的数据

Redsea•CYLC

关于我想模仿宝石的质感却又失败的那件事。

关于我想模仿宝石的质感却又失败的那件事。

花鹭川泽纳污
《学生噩梦之期末考试近在咫尺》...

《学生噩梦之期末考试近在咫尺》

失踪人口回归!马上考试了真的好慌!这学简直不是人上的呃呃呃呃啊啊啊……🤧

✨祝各位期末考试顺利!!!💪🙏

(寒假等我回来🥺


《学生噩梦之期末考试近在咫尺》

失踪人口回归!马上考试了真的好慌!这学简直不是人上的呃呃呃呃啊啊啊……🤧

✨祝各位期末考试顺利!!!💪🙏

(寒假等我回来🥺


肯RJT佩雷特

当瓷穿越到了all瓷世界(5)

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拖更了多久

那个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合集很雷人(如果是的话我会删文并且不会继续更新了)

正文:

自从旅行回来之后,瓷惊讶地发现美竟然真的少来打扰自己了,当然是指私底下的。

最近家里的疫情反弹,对此瓷不止一次感到疲惫。让瓷感到难受的不仅仅是繁杂的防疫工作,还有一部分人不配合搁那上蹿下跳给孩子们气得喘岔气儿的。

经过这么多天瓷似乎也习惯了这奇妙的生活,虽然有时候突然被从旁边蹿出来的人堵路还是有点社死。

早上六点,瓷被一通电话吵醒了,他忍住要把手机扔出去的冲动,看了看来电者——闽。瓷有点迷惑,他的孩子太多,说实话大多平时也不怎么接触,今天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难不成...

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拖更了多久

那个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合集很雷人(如果是的话我会删文并且不会继续更新了)

正文:

自从旅行回来之后,瓷惊讶地发现美竟然真的少来打扰自己了,当然是指私底下的。

最近家里的疫情反弹,对此瓷不止一次感到疲惫。让瓷感到难受的不仅仅是繁杂的防疫工作,还有一部分人不配合搁那上蹿下跳给孩子们气得喘岔气儿的。

经过这么多天瓷似乎也习惯了这奇妙的生活,虽然有时候突然被从旁边蹿出来的人堵路还是有点社死。

早上六点,瓷被一通电话吵醒了,他忍住要把手机扔出去的冲动,看了看来电者——闽。瓷有点迷惑,他的孩子太多,说实话大多平时也不怎么接触,今天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难不成是受什么委屈了吗?

如此一想,瓷不敢懈怠,马上按下接听键问:“阿闽你怎么了?是不是被谁欺负了?”

对面那人听见瓷的声音还愣了一下,五秒后才用小得有点无力的声音道:“今天你应该不用上班吧,可不可以出来,和我一起……”

“要干什么?”

“有……有事想和……呃和你说。”闽意识到自己发音不标准后立马纠正了过来,希望瓷没有发现他的这个错误。

当然瓷因为闽的声音太小也没有注意他的发音什么的,想到自己今天确实没什么工作,所以陪陪孩子也是应该的,所以答应半个小时后去闽的家里。

瓷换下了自己平时的社畜三件套,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服,开车去了闽家。到达闽家小区门口的时候,瓷打开车窗示意外面穿戴整齐的孩子上来。待闽坐好后,瓷问:“想去哪里?”

“爹,你喜欢樱花吗?”闽问。

“抛开一切不说,樱花挺漂亮的。”瓷一直都认为樱花纯洁烂漫,从不希望它与某些东西纠缠在一起。

随后闽报了一个樱花多的地方,让瓷继续开车。瓷一直心系闽的状况,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喊自己出来,如果有一定不要憋着容易生病。

闽看着旁边絮絮叨叨的瓷,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他开始安心下来:“没事,难道平时不能和你出来吗?”

“当然不是,自己的孩子哪有不疼的,但是我感觉你好像情绪很消沉。”在瓷的印象中,闽不会那么安静,毕竟前天他还因为粤说梦话要吃自己的事在粤醒来之后给了他一巴掌,然后俩人打到了中午。

闽和瓷说的地点瓷之前也听说过,那里的樱花已经不知道开了多少回了,但是瓷总是因为工作或者美的破事没有来过。因为疫情原因,人比以往少了很多,但是瓷闽二人下车后依然能听见大人的闲聊声和小孩子们的嬉戏打闹声。

闽说不想去太多人的地方,所以瓷一直带着他往人少的平地走。今天天气不错的,但是白色阳光都被粉色的花瓣遮挡,显得眼前的一切都很虚幻。

闽自瓷见到他开始就一直带着口罩,瓷只能看到他碧蓝的双眸。因为瓷比他高,所以很轻易地就能俯视那对眸子。闽在用一种恍惚的眼神看向瓷,而瓷眼里含笑,他看到了闽如大海般的眼睛里,倒映着花瓣和自己。

一段时间后,瓷带着闽回家。在车上,瓷问:“你要不要喝奶茶?”

“嗯。”闽下意识地回应。

瓷看着身旁的闽,红色的眼睛里不知何时汇聚的液体滑落了瓷白皙的脸。好像是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瓷,瓷伸手搂住了愣住的闽,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在车上不用带口罩了,会很闷的。”

“不……不闷……”闽还是没有摘下,瓷也没有再去强求。

不知不觉过了一天,瓷回到家里的时候,房间里顿时发出大地都要振动的叫声:“爹你快救救我!粤仔又要吃我!”

瓷连忙上楼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自己家的粤闽二人。

粤:“我真没吃他,是我一醒来这家伙就给了我一巴掌。”

瓷:“是不是你又说梦话了?”

闽非常委屈地窝在被子里用和蚊子般大小的声音向瓷诉苦道:“我梦见粤仔要吃我。”

几分钟后,瓷选择让他们两个人处理这件事,然后去了门外。此时天以全黑,瓷站在晚风中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个人,但瓷还是在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再次哭了出来。

瓷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即使自己再落魄,也会在他坠落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去接住他。






佛曰慌甚

p1是暂定人设的豫娘娘(以后也可能会换成豫哥)

p2是私设的闽姐姐(我永远喜欢江南美人们U ´꓃ ` U)

p1是暂定人设的豫娘娘(以后也可能会换成豫哥)

p2是私设的闽姐姐(我永远喜欢江南美人们U ´꓃ ` 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