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阎魔爱

45509浏览    672参与
独角兽兽子
“害人终害己,你死后,灵魂也会...

“害人终害己,你死后,灵魂也会落入地狱。”


参考照片:张淳朴

“害人终害己,你死后,灵魂也会落入地狱。”


参考照片:张淳朴

🍊afu
{ 蜘蛛、老婆婆和少女 }“爱...

{ 蜘蛛、老婆婆和少女 }
“爱,你怎么了”
“没什么,婆婆”
“有烦心事吗?”
   ……

雨季来临,于是又开始重温《地狱少女》了
配合窗外的昏暗
耳边单曲循环《蜘蛛と老婆と少女》
曲子的评论里,有一句话很喜欢的话:
“心脏是一座有两间卧室的房子,一间住着痛苦,另一间住着欢乐,人不能笑得太响。否则笑声会吵醒隔壁房间的痛苦。”

啊——画完后很满足!

{ 蜘蛛、老婆婆和少女 }
“爱,你怎么了”
“没什么,婆婆”
“有烦心事吗?”
   ……

雨季来临,于是又开始重温《地狱少女》了
配合窗外的昏暗
耳边单曲循环《蜘蛛と老婆と少女》
曲子的评论里,有一句话很喜欢的话:
“心脏是一座有两间卧室的房子,一间住着痛苦,另一间住着欢乐,人不能笑得太响。否则笑声会吵醒隔壁房间的痛苦。”

啊——画完后很满足!

小楼一夜听春雨

奈落X阎魔爱

奈落即地狱,小爱即地狱少女

有没有太太写文,求粮。(呐喊)

奈落X阎魔爱

奈落即地狱,小爱即地狱少女

有没有太太写文,求粮。(呐喊)

整点薯条吃吃

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画的列表的点图🤤

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画的列表的点图🤤

柳下盛今

这份怨恨,将流入地狱…

这份怨恨,将流入地狱…

BeneFit

蝶恋花•空余残躯若梦

“那个夜晚很长,很长,

道路上的火把燃尽了生命

碎裂的石块下

你的灵魂尚在哭泣

无人来擦去无端横流的血迹,无人来拭干你的泪水

在这片死寂村庄里

你的灵魂尚在哭泣

无人为你哀歌,无人为你留下一束梦境里的花

心脏在隐隐作痛,诉说着未尽的歌谣

浅浅的呼吸着”


晚夕轻沉六道乡,

浅风枯树,却已泪千行。

悲泪难言今何岁,月色清寒身将颓。

隆冬飞雪刺心际,

灰云空寂,浸染蓝衣间。

摇橹声声缠梦隙,回眸凄凄余哀戚。

[图片]


仍旧是改写曾经的稿子【炒冷饭罢】

仍旧是仅为她作的浅词

“那个夜晚很长,很长,

道路上的火把燃尽了生命

碎裂的石块下

你的灵魂尚在哭泣

无人来擦去无端横流的血迹,无人来拭干你的泪水

在这片死寂村庄里

你的灵魂尚在哭泣

无人为你哀歌,无人为你留下一束梦境里的花

心脏在隐隐作痛,诉说着未尽的歌谣

浅浅的呼吸着”


晚夕轻沉六道乡,

浅风枯树,却已泪千行。

悲泪难言今何岁,月色清寒身将颓。

隆冬飞雪刺心际,

灰云空寂,浸染蓝衣间。

摇橹声声缠梦隙,回眸凄凄余哀戚。


仍旧是改写曾经的稿子【炒冷饭罢】

仍旧是仅为她作的浅词

清茶与酒🍃

【地狱少女】飞蛾

*地狱少女衍生文

*有原创角色→爱

*实属文艺复兴产物


01

黑泽响知道自己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世俗的人们通常将它们称之为“妖怪”。

那些长相丑陋、面容恐怖的怪物们徘徊在人世的每一个角落。

大部分时间里他们没有办法接触到活着的人们,活着的人们也无法看见不属于此世的他们。


除去黄昏的那段时间。

人们通常将之称为“逢魔之时”。


黑泽响对那样的世界而着迷,那是他日复一日平淡到如同死水一样的世界中不一样的涟漪。

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知道那些非人的存在心中在绝大部分时候没有对活人的怜悯,他们是怨恨、憎恶、绝望的化身,漆黑的水面是令人窒息的泥潭,靠的太...

*地狱少女衍生文

*有原创角色→爱

*实属文艺复兴产物



01

黑泽响知道自己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世俗的人们通常将它们称之为“妖怪”。

那些长相丑陋、面容恐怖的怪物们徘徊在人世的每一个角落。

大部分时间里他们没有办法接触到活着的人们,活着的人们也无法看见不属于此世的他们。


除去黄昏的那段时间。

人们通常将之称为“逢魔之时”。


黑泽响对那样的世界而着迷,那是他日复一日平淡到如同死水一样的世界中不一样的涟漪。

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知道那些非人的存在心中在绝大部分时候没有对活人的怜悯,他们是怨恨、憎恶、绝望的化身,漆黑的水面是令人窒息的泥潭,靠的太近就会被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所以他有选择地去观察,亦有选择地去忽略。


比如现在在十字路口和他擦肩而过的年轻男人除去面容上的双目,他的身上还有无数只半开半合的眼睛;跟在他背后一步之遥过马路的美艳女性藏在阴影下的半张脸却是森森白骨;对面正在路边打扫的环卫老汉只有一个头颅;以及……

“你在看什么?”

有着一双过大的蓝紫色眼瞳的小女孩拦住他傍晚放学回家的去路,明明和人类有着相似的面容,可却像僵硬的人偶盯住他的眼睛。

黑泽响不做回答,他甚至没有将目光分给这个看上去就不正常的小女孩,只是像每个和他不同的普通人一样抬脚跨过她的头顶。

“唔!他居然无视我!”

“公主……”黄色的稻草人蹲下来耐心地和她说道:“小姐说该回去了。”


“回去了,菊里。”


有佛铃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黑泽响回过头。



02

“又是学校呢……”

“曾根老师的感慨也听过很多次了呢。”

“因为又是和石元老师搭档真的会比较腻味。”

“所以说考虑过不做体育老师吗?”

“那还真是敬敏不谢,毕竟数理化那些知识学习起来都太麻烦了。”

“古文也可以呢。”

“那可是花魁擅长的,与我无关哦。”


正在整理花坛的老人呵呵一笑,将用于擦汗的毛巾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对两位老同事说道:

“毕竟我们的工作就是游荡在地狱和人间。”

“学校……有的时候就是半封闭起来的小社会。”


穿着红色运动服的美艳女性唔了一声,算是赞同他们中年龄最大、资历最深厚的老者的看法。

“山童已经去了吗?”

“话说菊里呢,怎么又看不见她人影了?”


“说不定她在这里你会更生气。”

有着儒雅外貌的男性一边翻阅着自己手上刚拿到的学生花名册,一边说道。


“你这样说我已经更生气了。”女性说道。


老者笑道:“好了,该去工作了。”



03

这是哪里?

夕阳映在他的身后,河水照在他的眼前。

他踩在光与影的交界处看到水中穿着湿漉漉白色里衣的娇小少女。


“明明是个人类却能够来到这里吗?”

声音来自脚下。


黑泽响低头看去,和一双蓝紫色的眼瞳对上。


“你要是继续向前就会掉落地狱被恶鬼啃食哦。”像是人偶一般的小女孩鬓角带着血红色的山茶花,“他们最喜欢你这种充满灵气的活人灵魂啦。”


黑泽响知道,所以才会随身携带父母曾请德高望重的僧侣施加过法术的红绳。

但他现在——


雪白的布带阻挡他的视线,天地在眼前反转,于是让那个湿漉漉的身影也变得不再清晰。

黑泽响伸出手,想要询问——



04

“哗啦——”

老旧的教室门在左右拉动的时候卡在了轨道中,这让想从里面出来的少女为难地停在门前放下手中的清扫用具,试图先解决眼前的困境。

不过这明显不是她单独就能解决的。


为了打扫,她来的很早,现在还没有其他同学到。不过就算来了,她也不觉得会有人主动出手帮忙,还不如她自己想办法快点解决问题。


“怎么办……”


她又试图去打开后门,但是那扇门的钥匙却还在老师和班长手中。

她从三楼往下看,校门口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学生。现在只有前门这一条路可以离开。

总不能真的把教室前门弄坏出去,这样会给她引来更多的麻烦。


“门卡住了吗?”

她抬头看去。


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抵着前门上下的位置一用力,将它又推回了该去的轨道上。

门被打开了。

黑泽响帅气的面容出现在她的眼前,见到她也能很自然地笑起来。

“看样子要和老师借用一点润滑油。”



05

“一目连,你说谁才是怨恨者?”

“谁知道呢,也许人人心中都怀有怨恨。”



06

电车带着轰隆作响的噪音越过他的眼前,穿着黑色水手服的少女站在月台的对面看着他。



07

“啊……黑泽同学……”短发的少女小声和他打招呼。

她并不擅长与人面对面交流,即使是普通的寒暄也要将头低下避免和对方的视线直视。


他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对方应当是有一头秀丽的黑色长发的,但是现在这头短发却实在不像是出自专业理发师之手,被修剪得太随意而变得古怪起来。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并不记得了。

“你好。”他微笑:“你是乘这班电车回家吗?”



08

“小姐,为什么她的怨恨对象会是这个人?”穿着露肩长襦绊的女性依在临水的走廊边问里面的少女,她低头看着自己刚染成豆蔻红色的指尖,在永恒不变的夕阳下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是因为骨女是个敢爱也敢恨的女性呢。”轮入道笑道。

“然而这样的女性……不,应该说不仅仅是女性。”一目连站在她身旁看着远处盛开的彼岸花,缓缓说道:“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做不到,也不希望别人去做。”黑色水手服的少女将手中的玻璃珠往远方滚去,“虚假的平稳被打破,于是滋生怨恨。”


玻璃珠落入走廊边的河水中,发出轻微的声响后沉没。



09

是喜欢吗?

是喜欢吧。


想见面吗?

会见面吗?

能见面吗?



10

“喂!相田!你家伙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少女被用力地撞在女厕所的墙壁上,层次不齐的短发晃动着遮住她咬住下唇的嘴。

左臂有些痛,但还好没有撞到需要写字做事的右臂。

这堂课是体育课,现在和往常一样应该没有人发现女生厕所里的这件事。


“像你这样的人居然好意思跟踪黑泽同学!”


“我没有!”她立马抬起头,磕磕绊绊地解释:“我真的没有!只是、只是顺路的电车——啊!”

她的头发被人狠狠地揪住。


所有人都在对她斥责辱骂。

“你还说你没有!那你为什么不能晚一班车再走!”

“所有人都知道黑泽同学不应当靠近,你居然敢越线!”


她没有越线,她也不会越线。



11

“真是可怜啊。”

天花板上无人发现的巨大单眼缓缓闭合。



12

与黑泽君一个班是她难得的幸运。


她可以随时看见他。


温柔的、和蔼的、不属于任何人的黑泽君。



13

他会有喜欢的人吗?



14

“当然会有的吧。”


“不、不可能!曾根老师不会懂得!”她语气激动地反驳,但几秒后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和师长说话,又将那些激动的情绪咽了回去,她不停地摇头:“不会的,黑泽同学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人。”


“但是如果有一天有的话。”

“像他这样的高中生不是很正常吗?”



15

不正常、完全不正常。



16

死水泛起涟漪,她是那颗玻璃珠。



17

想要触碰、想要拥抱、想要亲吻。



18

有错吗?



19

“那是火光,会将你烧死。”


即便如此……



20

她颤抖着手握住系着红线的黄色稻草人,泪水像是暴雨打湿她,让她不停地打着寒颤。

窗外的夕阳像是泼上血色般晕开不详的颜色,人间和地狱的界限在此刻变得暗昧不清。

“为、为什么?”



21

“什么为什么?”

他询问,微笑的眼眸中是理所当然的回答。

“喜欢一个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22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你怎么会喜欢别人!”

“黑泽、黑泽响怎么会、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23

黑泽响。



24

“……怨恨已闻。”



25

“像这样和你近距离的见面应该是第一次吧。”他安心地坐在船头看她。

即便刚经历过地狱一般的场景,他现在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穿着和服摇桨的少女并未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介意。

他晃晃悠悠地从船上站起来,然后自己一跃而下。


像是玻璃珠滚进水中。


“还会再见的吧,爱。”



26

主动舍弃人类的身份,黑泽响会变成什么。



27

黑发赤眸的少女看着教室里那个安静看书的短发少女,无人可知她的胸膛上被烙印的痕迹。



28

这世间,爱与恨从来不会在有朝一日中止结束。

脂虫
爱,你在想什么? (屑人终于开...

爱,你在想什么?

(屑人终于开始画老婆了

小爱呜呜呜,我好爱你

爱,你在想什么?

(屑人终于开始画老婆了

小爱呜呜呜,我好爱你

柠檬凌ling
我的童年女神--阎魔爱sama

我的童年女神--阎魔爱sama

我的童年女神--阎魔爱sama

梨啊梨啊圆
我永远喜欢小爱💔

我永远喜欢小爱💔

我永远喜欢小爱💔

BeneFit
夕阳下 落寞的彼岸花

夕阳下

落寞的彼岸花

夕阳下

落寞的彼岸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