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阮应

741浏览    79参与
橘酱肉松小貝

【巍生】忘却酩酊-20

标签:鬼王巍巍×杀手生生/现代架空AU/连载慢更he

[20.旧烟蒂]

罗浮生和阮应都被带回了沈宅,公子景早就在那儿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回来后连忙跟着沈巍一同进入了卧室,去查看昏迷过去的罗浮生的情况。

吓坏了的阮应则是被安置到了客房,窝在被子里一头闷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罗浮生家里和学校那边的事情沈巍全给料理妥了,之后一直在房间里守着罗浮生,男人眼底里全是红血丝,脸上的神情也憔悴,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担心罗浮生还是单纯没休息好。

罗浮生脖子上的伤口被公子景处理过后便无大碍了,只是那抓痕未消,看着还十分狰狞吓人。青年休息够了,动动手指醒了过来,一看到床边守着的沈巍,开口第一句就是...

标签:鬼王巍巍×杀手生生/现代架空AU/连载慢更he

[20.旧烟蒂]

罗浮生和阮应都被带回了沈宅,公子景早就在那儿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回来后连忙跟着沈巍一同进入了卧室,去查看昏迷过去的罗浮生的情况。

吓坏了的阮应则是被安置到了客房,窝在被子里一头闷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罗浮生家里和学校那边的事情沈巍全给料理妥了,之后一直在房间里守着罗浮生,男人眼底里全是红血丝,脸上的神情也憔悴,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担心罗浮生还是单纯没休息好。

罗浮生脖子上的伤口被公子景处理过后便无大碍了,只是那抓痕未消,看着还十分狰狞吓人。青年休息够了,动动手指醒了过来,一看到床边守着的沈巍,开口第一句就是要他滚蛋。

“生生……”沈巍坐在床边很无措,哑着声音唤了他一声,眉梢旁边全是愁,垂眸小声说:“我会好好同你解释的。”

青年不乐意看他,偏过头的时候还觉得脖子疼,怒气是半点没消减下去,说话跟吼人没什么两样:“这是哪儿?我弟弟呢?”

“在沈宅,小白他没事,在客卧里,现在还在睡。”

听见阮应没事后罗浮生放心了许多,但语气依旧强硬,“你出去,我现在看见你就心烦。”

罗浮生存心要在他这儿撒气,看沈巍还死赖着不走便气得扯了手边的枕头往他身上砸,沈巍接住后又闷着声拿去给他放好。

罗浮生坐起身子来看向了旁边矮柜上的一个玻璃杯,沈巍这下也不忌讳了,直接当着罗浮生的面用异能把房间里这些危险物品全给挪开了。

罗浮生暴怒:“滚你妈的!”

不久后房间里就换了一个人。

罗浮生能在沈巍面前耍浑,但在井然面前耍不起来,他手里捧着碗沈巍煮的清粥,听着井然把这些事情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后那碗粥也见了底。

罗浮生把碗放到桌子上,面上的表情已经淡然许多,没什么情绪地问道:“沈巍人呢?”

井然惊讶:“你这么快就原谅他了?”

“不是,我现在特想抽他。”

井然:“……”

为了避免一场家庭暴力的发生,井然坐着没动,等着看罗浮生还有什么想问的没有。

“你说我和沈巍其实以前见过。”

男人点头,说:“对,但是他把你记忆消除了。”

“那要怎么才能想起来?”

“你本就有鬼族血脉,再加上有沈巍的心头血庇护,烙印也有了,你俩早就魂灵相连了,他对你使用的那些异能没多大用处,估计你自己好好想想就能想起来。”

这下轮到罗浮生没话说了。

到底还是没抽成。

罗浮生喝了碗粥后又睡下了,他身子还是虚弱,再加上这事冲击太大了,他一个唯物主义者的世界观崩塌得彻底,二十一世纪的新思想现在是半点不剩,满脑子都是神啊鬼啊,还有什么狗屁魂器和那缺德鬼王。

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还想起了昨天许星程的样子来,不由得又被吓得一激灵。

罢了……得亏他是个接受能力强的,既然都是亲眼看见的东西,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罗浮生紧了紧被子,照井然说的那样努力回想着许久之前在龙城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井然从罗浮生屋子里退出来的时候看见沈巍和公子景也正好从阮应房里出来,井然忙把公子景拉到自己身边来,向沈巍问问道:“你们干什么去了?”

“给小白解释了一下情况。”

“那你把小景也带着去干嘛。”

公子景捏着井然的小指,答着:“怕他情绪太激动,必要的时候我给他安神。”

井然:“……”

合着就是个吉祥物。

阮应没过多久也出来了,他把昨天那身衣服换下来了,穿的沈巍给准备的新衣服,面上没什么精神,垂着脑袋出来要跟他们道别。

沈巍先带着他去一楼饭厅吃了点东西,说着:“你哥还在睡,要不要等他醒了再走?”

阮应还有点发怵,看着面前三个都不是人的家伙……不对,这怎么有点像骂人。

他咬着嘴唇小声说:“我还有事,巍、巍哥,等我哥醒了帮我跟他说声,我先走了,晚点联系他。”

“等等,”沈巍叫住他,也看出了这小孩是在怕自己,更放轻了语气说,“这边离市中心有点远,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人民医院。”

沈巍也没问他去那里干嘛,送到之后就看那小孩火急火燎地走了。

阮应绕到了住院部大楼的背后去,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也按时赴约,被阮应一把拽住手腕扯进不惹眼的小巷子中,就怕有人看见后以为是医闹过来劝架。

宫铁心被人扯着领子抵在了墙上,阮应像只被逼急了的小兽,恶狠狠地盯着他问:“昨天晚上在许宅的人是不是你?”

宫铁心像是猜到了他会这样质问一般,脸上的表情依旧漠然,眼眸之中也并不起波澜,慢条斯理地将阮应的手拂了下去,再理了理自己的领口褶皱道:“小朋友,今天这么着急找我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回答我!”

那人垂眸沉默片刻,继而抬头与他对视:“是我。”

少年眼眶都红了,又想起井然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字,颤着声音问:“你是缚魂师?昨天的事情都是你计划的?”

宫铁心大方地点头承认,“你都知道了?也难怪,毕竟你哥哥在和鬼王谈恋爱。”

阮应惊讶地瞪大眼睛,心想他怎么会知道……

宫铁心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抬手像往常那般揉了揉阮应的头发,却被对方倔强躲开了。

男人叹气道,“我最开始就和你说过,我不是好人。但你放心,我的目标不是你,也不是你哥。”

阮应愣在原地,脑袋里一片空白。

宫铁心抬手看了下腕表,继续说:“我下班了,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吃晚饭?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不然事情也不会进展得这么顺利。”

少年气得捏紧了拳头,发生这种事之后他怎么还能心平气和地说出一起吃晚餐这种话?

“你利用我?骗子!亏我还……”

阮应咬着嘴唇偏过头去,把最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里。他转身就走,背过身时抬手擦了下眼角溢出来的一滴眼泪。

亏我还那么喜欢你。

男人靠在墙面上,看着阮应失魂落魄的背影若有所思,最后他点起一支烟,白色烟雾顺着他的手指向上缠绕,与灰蒙蒙的阴天融为一体。

阮应和宫铁心认识的时候是两个月前,阮应接到了指名给他的委托,他看了看内容觉得能胜任,便接下来了。

委托内容是去找几个在逃的通缉犯,一周一个,委托人会提前给他发嫌犯的位置,抓住了之后不要尸体,要半死不活的,然后送到指定位置的车辆上。

阮应根本没细想,心想自己又不是帮着警察做事的,但这单也算是为民除害了,不用自己去花心思查位置不说,只需要费点力气开几枪或是动动刀子,也算是份美差。

他接了单之后便一直和委托人通过邮件来往,执行任务的第一晚阮应就觉得奇怪,当他把比他还高出一头的通缉犯带到指定地点时,车旁居然还有个人在等他。

一般来说匿名委托者都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杀手自然也是,他还是头一次出任务时见着来接应他的人,不由得好奇地多看了几眼。

尽管他们双方都戴了口罩,黑夜之中也还是把对方的眉眼都看了七八分清楚,阮应甚至看见那人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他在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阮应觉得他有点诡异。

男人帮他把晕过去的人塞进后备箱,再低声向他说了句:“谢谢,辛苦了。”

那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或许由于沉默太久还带着一丝喑哑,一听就知道不是变声器处理过的,阮应又吓了一大跳,这人怎么连声音也不伪装,真的不怕被人出来吗?

少年沉默片刻,思索着他是不是该回一句不辛苦。

之后几周的任务也是如此,男人每晚都会在车旁等待着他,结束时再轻轻说一句辛苦了。

结果这人还真把阮应的好奇心给勾出来了,在最后一次任务结束后不禁问他:“你是委托人吗?”

当然,阮应那口罩自带变声器,一说话就处理成另一种声线了,这让他的心理压力消减了许多。

那人点头。

阮应又问:“这些人你都带去干什么啊?”

对方笑笑,说着:“小朋友,你听说过人体实验吗?”

阮应心里一惊,瞪圆了眼睛看他。

好变态。

他好喜欢,好感兴趣。

这或许就是从小被罗浮生训练出来的恶趣味吧。

任务结束后他们也还是继续用邮件联系,阮应对他感兴趣,也对他所说的人体实验感兴趣,但总觉得他不会是个坏人。

就算坏也应该坏不到哪里去吧?眼睛长得那么好看。

阮应怀疑自己是怀春了,不然怎么老是惦记着个脸都没看过的男人。

没过几天阮应就去了趟医院,他班上有个关系好的同学出了场小车祸,在人民医院的外科住院。那同学伤得不重,还能跟阮应有说有笑的,阮应就坐在床边帮他削苹果,垂下脑袋的时候听着有人开门进来。

“哎,今天宫医生亲自来检查啊?王姐不在?”

“王姐今天调休,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少年动作一顿,这声音,阮应这辈子都忘不了。他猛地抬头望向那位医生,正好和男人对上眼神。

对方对着他勾起唇角笑了笑,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长得真好看啊。

阮应心里扑通扑通直加速,心里一直想着完了完了。

操了,真动心了,他一血气方刚还没满二十岁的小青年即将迎来人生第一春了。

———————————————————————————

大家好 我又磕到北极圈去了

老宫正式上线!!cp名可以叫心软??

瑰意琦行生绮罗。

【二十七】无他(小章完结)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


岑庞阮的故事算是完结了。

我终于可以用微信体写校园生活惹😋

别人不知道,反正是虐 我了,我写个虐文太难了😭😭😭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


岑庞阮的故事算是完结了。

我终于可以用微信体写校园生活惹😋

别人不知道,反正是虐 我了,我写个虐文太难了😭😭😭

瑰意琦行生绮罗。

【二十六】无他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


下章这个故事应该就要完结了。

巍生要回去过正常的校园(分手)生活了。

会回到顺叙的模式接 去写剧情。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


下章这个故事应该就要完结了。

巍生要回去过正常的校园(分手)生活了。

会回到顺叙的模式接 去写剧情。

瑰意琦行生绮罗。

【二十五】无他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了


一个努力走剧情的 划线。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A03见。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真心开始不适宜未成年以及不愿看虐文的朋友了★★★了


一个努力走剧情的 划线。

瑰意琦行生绮罗。

【十六】无他(短程高速a03)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短程高速公路,开往秋名山,一去不回头 

★从这章开始,以插叙的形式更文

★时间线跳至巍生开始专心做任务

★以岑子默、庞嘉、阮应为中心的缉毒探员的故事,由网飞《毒枭》为原素材基础,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

★继续私设如山,剧情幼稚,常识逻辑崩坏,请见谅


短程高速公路,开往秋名山,一去不回头 

零拢拢

短小…😷

大家要做好防护呀,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短小…😷

大家要做好防护呀,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要卖萌吗

【阮应&林风】他们的二三事

送给摇摇的生贺! @摇啊晃 生日快乐!简短了些,开了个简陋的儿童c。

正文

  1

  小阮应最近拥有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他只悄悄的告诉了小区门口的一只大黄狗,连爸爸妈妈他都没有说,本来这只大黄狗他也不想说的,但是每次他回小区的时候,它都要追着咬他的鞋子,为此他还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回答妈妈关于他鞋子不见了的问题。

  “大黄啊,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哦?”小阮应死死的拽着狗嘴边小小的鞋子一角,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张白胖的小脸蛋憋得通红一片,糯米似的门牙更是吃力的咬着自己软嘟嘟的小嘴巴,勉强也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压印。

  “唔....汪!”如果狗会说话的话,...

送给摇摇的生贺! @摇啊晃 生日快乐!简短了些,开了个简陋的儿童c。

正文

  1

  小阮应最近拥有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他只悄悄的告诉了小区门口的一只大黄狗,连爸爸妈妈他都没有说,本来这只大黄狗他也不想说的,但是每次他回小区的时候,它都要追着咬他的鞋子,为此他还想尽了一切办法去回答妈妈关于他鞋子不见了的问题。

  “大黄啊,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哦?”小阮应死死的拽着狗嘴边小小的鞋子一角,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张白胖的小脸蛋憋得通红一片,糯米似的门牙更是吃力的咬着自己软嘟嘟的小嘴巴,勉强也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压印。

  “唔....汪!”如果狗会说话的话,那它一定是在骂人。

  “你答应我了?那我的鞋子就给你当做奖励吧!”实在抢不过的小阮应勉为其难的将手里的鞋子一把塞进了狗的嘴巴里,还十分高兴的揪住狗嘴巴旁边的毛摇了摇,就单脚跳着往家的方向回去了。

  在摔了好几个屁股蹲后,小阮应终于到家了,他先在门口装模作样的来回晃荡了几下,确定妈妈在厨房里做饭后,他赶忙三两下将自己脚上的另一个鞋子扔进垃圾桶里,就这么光着脚跑客厅里玩去了。

  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小阮应,当天晚上就被妈妈提着后脖颈的衣服,按在膝盖上狠揍了几下屁股,这下好了,本来白天摔的屁股蹲就已经很痛了,又被拿着拖鞋揍了,更痛了。所以此时的小阮应就一边小手捂着屁股,一边还得捏着自己嘴巴防止哭太大声吵到邻居,每次还要哭几声停下来听有没有邻居骂他太吵,哭都不让他好好哭。

  阮妈妈最头痛的就是家里的孩子太皮了,如果他是上蹿下跳的皮,她还不会担心什么,但他们家的孩子是傻乎乎的皮,就是那种被拐卖了还要坑自己的那种,让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说起小阮应这个秘密,也挺让人哭笑不得的。

  “妹妹,粗奶丸啊!”含糊不清的小奶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小阮应眼巴巴的蹲在一家小洋房门前,等着自己喜欢的漂亮妹妹出来找他玩。

  “我马上就粗奶!”一声更加软糯糯的奶音从门内回答着,不一会儿,另一个小丸子走了出来,她扎着两个好看的小揪揪,一身卡通小洋裙,跟个小公主似的。

  两个一边高的小豆丁就这么手牵着手出去玩了,但是胖嘟嘟的手谁也拉不住谁,小阮应心急得干脆一把拉住了小姑娘的裙子,就这么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走。

  这个小姑娘是才搬过来的一户人家,看他们住的小洋楼可以知道,是一户有钱人家。而小阮应是在一次偶然中遇到她的。

  那天是一个晴朗的天,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型游乐场里有一个小沙丘,这小沙丘是小阮应最喜欢玩的,他能一个人玩沙子玩一天。

  这天他照常来到了这里,想玩一个有趣的游戏,他拿出自己拎了很久的小铲子,将小沙丘挖出一个坑后,小阮应一屁股坐了进去,然后小手疯狂扒拉想将自己埋起来,他要当一颗刚种下的种子。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人小手短,出不来了。这可把小阮应吓坏了,他想哭,又怕引来坏人将他抱走,但心里又十分的委屈,最后他只能扁着嘴巴,默默的流眼泪。

  小姑娘就是这时候出现的,她应该也是特地过来玩的,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哭得委委屈屈的小阮应。

  “一颗会哭的小白菜?”惊奇的软糯奶音,像溪水一样透亮。

  “嗝...我不是白菜。”小阮应哭太急,还打起了嗝,但他还是一脸认真的纠正对方的错误称呼。

  “就是白菜!略略略!”小姑娘有点不高兴,立时便大声的连叫了好几遍白菜,一边叫还一边做鬼脸。

  “呜呜嗝...哇!”本来就心里委屈的小阮应现在是彻底放声哭起来了,他满是沙子的小胖手一边抹眼泪,一边拍打着身下的小沙丘。

  “你是在玩捉迷藏吗?”小姑娘好奇的看着眼前人奇怪的造型,但是捉迷藏不该是把头藏起来吗?为什么这个人只藏了半边身子?

  “我被困住了,出不去!”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上都是沙子脏脏的痕迹,小阮应又开始拍打起了自己身下的沙子。

  “这样呢?”小姑娘将小阮应腿上的沙子扒开,然后看着他,示意他站起来试试。

  “哇!好厉害!”小阮应一下子爬起来了,一双眼睛亮亮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妹妹,我们做好朋友吧!”

  “我不是妹妹,我叫林风。”林风不高兴的撅了撅嘴,每个人都叫他妹妹,明明他的名字不叫妹妹。

  “但是妹妹好听呀,我叫阮应。”小阮应坚持着自己的叫法,他觉得妹妹小小的,一看就比他小,妈妈说比他小的都要叫妹妹。

  “我要叫你白菜!”林风不服输的一定要叫自己最开始叫的。

  这就是小阮应和小林风的相遇了。

  2

  “阮应!可以帮我把情书交给林风吗?”阮应看着眼前害羞的女生,以及对方手里粉红色的信封,默默的接了过来。

  “哦。”他淡淡的答应一声,面无表情的将信封揣在了裤兜里。

  现在正是放学时间,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伴着往校门外走,没错,小阮应和小林风两个人长大了,他们现在已经是龙城中学的两名高中生,而像刚刚的场景,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好慢啊,白菜。”阮应刚走出大门,早已经等在一旁的林风立刻抱怨着拉住了他的手,不满的狠狠捏了对方的手指一下。

  “等会儿告诉你一个秘密。”有别于刚刚面对女生时的冷淡,阮应神秘兮兮的向林风挤眉弄眼,并悄悄的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口袋。

  “你偷偷藏了糖?快给我!”林风看对方的裤子口袋鼓鼓的,以为里面有吃的,立刻高兴的要去拿,但手却被阮应紧紧的握住了。

  “哎呀,回去再给你,快走。”阮应拉着对方就往家的方向走。

  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路摇晃着走在回家的大马路上,因为林风每次甩手的时候幅度都很大,好几次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都被甩开了,阮应干脆十指紧握,任对方在那兀自甩得开心。

  回到林风的家后,他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只剩保姆阿姨在打扫卫生,他们俩就鬼鬼祟祟的一溜烟跑进了楼上的房间。

  “快快快,给我看看。”林风将门一关就要去掏阮应的口袋,但是对方扭来扭去的就是不给他看,有点心急的林风干脆将阮应按在床上,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去压着他,然后将手从中间的缝隙中伸进去,想摸到裤子口袋。

  两人的姿势十分的亲密,身子面对面的紧紧贴在一起,因为身高相差不多,基本上是头挨头,脚碰脚,只在腰的位置有个小小的缝隙。

  “诶,找到了!不对,怎么硬硬的,这是什么?”林风一开始摸到了一个长长的东西,他兴奋的以为自己摸到糖了,立刻用力的一抓,但是随后他感觉手里的这个东西硬硬的,而且性状也不像是吃的啊。

  “嘶,放手放手!你抓错了!不在这里!”阮应被对方手中的力道抓得龇牙咧嘴,他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屁股,让林风能够正确的摸到口袋里的东西。

  “什么啊,原来是信啊!这有什么好看的。”林风翻看了一下手里粉红色的信封,然后随手放在了书桌上,并不打算拆开来看。

  “你是觉得无所谓,我每天收得也很累好不好?”阮应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不高兴的嘟了嘟嘴,他这个一不高兴就嘟嘴的习惯倒是没变。

  “那犒劳一下你?”林风翻身趴在床上,双脚一翘一翘的嬉笑道。

  “喏。”阮应指了指自己嘟起的嘴巴,示意对方要犒劳就赶快。

  “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要亲亲。”话落,林风便撑着阮应的胸膛,吧唧一口亲在了对方的嘴巴上。

  说起来他们亲亲这个习惯,也是从小就一直保持着没变呢。

  “说起小时候我就生气,不行,一下不够,我要多亲几下。”阮应略带气愤的将林风反压在身下,嘴巴密密实实的堵住了身下人的嘴唇,像吃糖果一样细致的舔了舔,然后舌头就这么探了进去,嬉闹的亲吻渐渐变了味道,空气中开始浮起一些名为躁动的因子,微小的水啧声中偶尔掺杂着一两声轻喘,少年人的欲望总是来得很快。

  阮应小的时候确实经常被自己妈妈说缺根筋,之后事实证明他也确实缺根筋。那时候他一心认为林风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这声妹妹一叫就叫到了小学一年级,直到有一天他去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同样要去上厕所的林风。

  “妹妹,你上厕所的地方在对面。”阮应指了指女孩子们上厕所的地方,自己严肃认真的拦住了要进男厕所的林风。

  “我要在这里上厕所。”林风憋得有点狠了,他一张白嫩的小脸都泛着红,一只手死死的拽着阮应,想把对方给拉开。

  “不行,你不能进去。”阮应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拽,就是不让林风进去。

  “白菜!我快憋不住了!”带着哭腔的声音急急的喊道。

  “你没有小jj就是不能进去!”阮应一边帮林风抹着眼泪,一边小小声的哄着。

  “我有小jj的,你快让开!”林风一把掀开自己的裙子,让对方看自己的小jj。

  阮应当时就觉得自己小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他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这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理过林风。

  最后还是林风答应每天给他一个亲亲,他们才和好的。

长大后的白菜和林风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117894


零拢拢

逐渐玄幻(x
还记得名字嘛?什么妖魔鬼怪hhhh

逐渐玄幻(x
还记得名字嘛?什么妖魔鬼怪hhhh

零拢拢

在?吵个架?
不想老实走剧情
还是这种没有营养的日常更让我快乐,耶!

在?吵个架?
不想老实走剧情
还是这种没有营养的日常更让我快乐,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