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阮氏玲

10099浏览    148参与
玙笙啊

【红星组】听海

红星组

无厘头回忆向,涉及中/越/战/争注意


一.

海的声音是怎样的?

南方的女孩柔声弯眸,指指不远处无边的海岸线,轻言海洋就在眼前为何不去亲身感受。

北方的少年爽朗一笑,拿起海螺放在耳边,告诉你大海的声音就在其中。

阮氏玲是很爱海的,爱那片无忧无虑,爱那片湛蓝天池,她喜欢和王耀一起坐在岸边观海,那时的日子还没现在这样局促,他们还只是遥远的东方大地上两个孩童,还无须在意以后的利益牵扯。

但终究只是暂时。

南海刺耳的鸣笛打破了幻想,从此一衣带水唇齿相依皆成往昔,轻狂的白熊手持女孩的画笔为宁静的蓝海之畔染上战火硝烟,即便一同采莲的好友也挡不住那人扩张的野心与脚步。


二....

红星组

无厘头回忆向,涉及中/越/战/争注意


一.

海的声音是怎样的?

南方的女孩柔声弯眸,指指不远处无边的海岸线,轻言海洋就在眼前为何不去亲身感受。

北方的少年爽朗一笑,拿起海螺放在耳边,告诉你大海的声音就在其中。

阮氏玲是很爱海的,爱那片无忧无虑,爱那片湛蓝天池,她喜欢和王耀一起坐在岸边观海,那时的日子还没现在这样局促,他们还只是遥远的东方大地上两个孩童,还无须在意以后的利益牵扯。

但终究只是暂时。

南海刺耳的鸣笛打破了幻想,从此一衣带水唇齿相依皆成往昔,轻狂的白熊手持女孩的画笔为宁静的蓝海之畔染上战火硝烟,即便一同采莲的好友也挡不住那人扩张的野心与脚步。


二.

“她当真要那么做?”

王耀踱步于大堂,额前细汗将青年的紧张展露无余,门旁的壮年男人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砸在门框上发了声:

“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那个姓黎的一心想着北边的毛子,根本没想老伙计的利益!”

男人口中的毛子自然是布拉金斯基那头白熊,只是不知阮氏玲是何想法,充其量她不过是苏/联在东南亚的一颗棋子,何来如此气焰?他当真不知其中危害?王耀终于是停止了无意义的徘徊,手抚上大堂上端正放好的刀刃,拂去不知不觉间落上的尘埃,剑身明亮倒映出自己目光寒冰。

三个阶段的抗战接踵而至,战场上日日不绝的炮鸣如恶魔的低语,似乎低吟着持续战争的魔咒。所幸战争的双方都不是脑子发热的家伙——尽管有的是人希望他们不要结束战争。

一个月的战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以摧毁两个国家的战/略/部/署,打破一场迷梦。可惜放到如今,却也没几人还记得了。


三.

王耀还记得攻进河内时,阮氏玲那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这世间一切的不可能都在一瞬间聚集,两人相差无几的面孔此时表情却天差地别。

“你输了。”

她记得他这样说。

“你没赢。”

他记得她这样说。

忽而一阵大风卷过,谁也说不清三月哪来如此大风,只不过二人记忆中的话语都随风而逝,还有混杂在话语中苦涩不堪的对不起,也消逝的无影无踪。

就算当时的王耀听到了又能怎样呢?她只是阮氏玲,不是他的子民,他没有必要理会或接受这样无厘头的道歉。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道歉的不是越/南,否则那群上司总要大张旗鼓的掩盖,那群居心囧测的家伙总要猜测。

但也该庆幸,王耀没听见。

说从今往后可能早了些,但在阮氏玲心里却是个解放,经此一役王耀毁了一切予己的援助,心中自是空落了些许,倒是干净了眼眸。

这样就不欠他什么了。


肆.

战争的目的自然不是这个,但好强的女孩总要找些理由掩盖自己的失败。很自然的,在王耀撤军后很快便宣布了自己的胜利。

只不过,仍谁一看都知是假。


End——

bb几句,很抱歉这篇文章毫无逻辑,并没有侧重点,内容暧昧

想写的都没写出来,未来预计重写

601班张小雷

害瞎摸的阿尔国花被我搞崩了,和平鸽也跟个鬼一样

害瞎摸的阿尔国花被我搞崩了,和平鸽也跟个鬼一样

礼微山

【APH好茶】《月下花王》226-228 + 《月南的记忆》1-3

植物研究员的亚瑟+花王的耀。

前面的情节太长,就不贴了,请走妖气娘:http://www.u17.com/comic/57747.html?source=rank


就从上次断更的章节放起。上次更到:插播的关于阮氏玲与花王的番外。

打算这次抽空就填掉这个坑,说清楚阮妹子是怎么挂的。然后后面还有亚瑟一个小高潮。如无意外,和以前一样,每周5页+。

阅读顺序:右→左

后续我就放LOF这儿了。 

【APH好茶】《月下花王》226-228 + 《月南的记忆》1-3

植物研究员的亚瑟+花王的耀。

前面的情节太长,就不贴了,请走妖气娘:http://www.u17.com/comic/57747.html?source=rank


就从上次断更的章节放起。上次更到:插播的关于阮氏玲与花王的番外。

打算这次抽空就填掉这个坑,说清楚阮妹子是怎么挂的。然后后面还有亚瑟一个小高潮。如无意外,和以前一样,每周5页+。

阅读顺序:右→左

后续我就放LOF这儿了。 

起司鸳铃

发一下最近的图

p1是稿子,其余都是摸鱼

发一下最近的图

p1是稿子,其余都是摸鱼

金佳璐头号舔狗
阿越好飒 又飒又秀气

阿越好飒 又飒又秀气

阿越好飒 又飒又秀气

起司鸳铃

是越姐!她叫阮氏玲!

2020年的第一幅指绘,感觉还不错

第二张看看能不能动?

是越姐!她叫阮氏玲!

2020年的第一幅指绘,感觉还不错

第二张看看能不能动?

黑塔利亚翻运工

【红星组】On Kisses and Heartbeats

Notes:

1.个人渣翻,水平不足请见谅

2.难得主动一回的越妹,很纯

3.越妹瞳色存疑,原作为棕色

4.请在评论区告诉我大家是否更喜欢角色名


原作作者:Hoshi-Zuuri

原文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764477/1/On-Kisses-and-Heartbeats


             On Kisses and Heartbeats


=== ...

Notes:

1.个人渣翻,水平不足请见谅

2.难得主动一回的越妹,很纯

3.越妹瞳色存疑,原作为棕色

4.请在评论区告诉我大家是否更喜欢角色名


原作作者:Hoshi-Zuuri

原文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764477/1/On-Kisses-and-Heartbeats


             On Kisses and Heartbeats


=== 

  这源于一个吻。来自孩提时代国/家的双唇轻轻拂过脸颊。        

        “这、这是什么?”

  “一……一个亲亲!祝你好运!” 

  “好运?” 

  “是~的!因为……因为,我喜欢的人亲了我,而我又亲了你,所以你喜欢的人现在亲你啦!” 

  她面上绽开微笑。谢谢你。 

  长夜漫漫终将逝去,最好在黎明之前离开。


===

        越/南站了起来,伸展酸痛的肌肉。她摆出双手抱头的姿势,先向左倾斜,然后向右,向前,再向后。放松;深呼吸。 

  “好运么。” 

  来自另一国/家的小小幼童跨越世界,在越/南不想要也不需要的事上给予了小小幸运。 

  至少她的大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她心里清楚的很,但选择不去争论。 

  女性国/家打着哈欠,感到放松的肌肉仍有些紧张。她眨了眨眼,试着游入文件的字海,最终还是叹息一声。这堆文件不会很快变少的,而且马上就要日落了,越/南在日落之后什么也干不成。

        她的自我牵引着缕缕念想,扰乱了思绪。

  “祝你好运。”

  那一刻越/南做了个决定,又几乎同时迟疑困惑起来。她到底是怎么想到要去见中/国的?她摇了摇头,一定是因为整天埋头于堆积如山的文书工作而筋疲力尽的缘故吧。

  但是拜访中/国可以帮她放松,释放她内心的紧张情绪。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和那家伙在一起总让越/南觉的自在,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

  或是她知道为什么。她的意欲可能会否认,但她自己知道真相。

  这太荒谬了,绝对他妈的荒谬。她一定是疯了,病字头里大风的风。 

     但不管是不是疯了,此刻越/南正站在中/国家门口,为是该敲门还是该回家做着思想斗争。5秒,10秒,15秒过去,越/南开始转身。20秒,25秒,30秒过去,她停下了转身的动作,再回头看了眼门。35秒,40秒,45秒过去了,终于她支撑着自己按响了门铃。有那么一会儿什么都没发生,接着便传来脚步声,西/藏慌慌张张的打开门,伸长脖颈向外探头。  

  “Tashi delek,我是越/南!” 

  “中/国先生在家里,你是来看他的吗?” 

  她稍沉默了一下:“是。” 

  “请跟我来!”

        西/藏领了越/南进去。走了一会儿,他停下来敲敲里屋的门。

  “中/国先生,越/南来访!”

  门是香/港开的:“你想见哥哥?”

  越/南给他一眼:“是又如何?”

  特/别/行/政/区耸耸肩,大步走出大厅。西/藏跟在他身后,把越/南独自留给了中/国。

  “越/南!进来吧。”

  她应声进入房间,关上身后的门,开口却伴着结巴:“晚、晚上好。”

  中/国正坐在房间中央,绘制一幅水墨图。万种灰影在画布上变幻抖动片刻,然后成了一幅仍未完成的,为茂林覆盖着的山峰景象。

        “你画的真好。”

  “我有很多时间用来练习。”

  听他这样回答,她笑起来:“你说得好像这是件坏事一样。”

  中国轻笑着:“也许是吧。”

  随着一声叹息,越/南的紧张情绪在他身边轰然倒塌。她感到自己已然放松,紧绷的肩背肌肉逐渐松弛。

  “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来骚扰你。”

  “啊,讲真的?”

  越/南笑的得意。“当然。”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她顿住。然后——

  “抓你的鼻子!”

  “什...什么...嘿!还回来!”

  越/南大笑着,中/国很快加入进来了争夺游戏,他们笑的身体发颤,一两滴眼泪从紧闭的眼皮底下流出。越/南现在彻底放松了,彻底。

       然后她做了件匪夷所思的事。

  越/南身体前倾,将嘴唇迅速地贴了在中/国的唇上,然后拉开。

  她触电般的僵住。中/国也因此而惊讶的眨了眨眼,但他没有更多的反应,没有言语,没有行动。

  越/南感到一阵深深的耻辱。她跳起来冲出门去,沿着长廊狂奔,直到发现自己已跑到了外面的院子。她坐下来,开始严厉谴责自己。她不需要爱,她不想要爱,她不想让这种情绪使自己陷入困窘。

  但她做了。越/南,在这弥足珍贵的真心时刻,卸下了她的所有防护,让灵魂袒露。

  而她将因此受苦。

        越/南听到长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中/国坐到了她的旁边。她羞愧地移开目光,闪躲地看他一眼,然后继续盯着地面。他坐得很直,面带平和。

  她喜欢他的坐姿:笔直,但不僵硬;考究,但是飘逸。她喜欢他的样子,坚定,而非强硬。她喜欢他的行事方式,老成,又具新意。她爱他的所有。

  “越/南。”

  她紧握着双手放在膝盖上:“对不起。”

  “越/南,看着我。”

  咬紧下唇,越/南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中/国叹了口气,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如此深邃而美丽的琥珀色,几乎从她第一眼看到它们的时候,就已经为之着迷。相较之下,她的眼睛是带有绿色阴影的朴素棕褐。完全不引人注意,你绝不会再多看一眼的那种。越/南把她的目光从那双眼睛上挪开。

  “看着我。”

  越/南把目光投向他的脸:“你找我想干什么?”

  中/国凝视了她几秒,接着靠近,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越/南的眼睛因震惊而圆睁,然后在快乐中缓缓闭上。中/国的手臂环着她,他的手指缠着她的头发,轻轻抚弄。

        对越/南来说,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中/国将她压向自己,他们唇辅相连,万物完美。

  最终他们还是因缺氧而分开了。但中/国仍紧紧地环着她,把她的身体贴在他的身上。越/南感受着他,他身体的温暖,他衣服布料沙沙的摩挲声响,他身上那股子茉莉与梅的香气,他的呼吸扫过她脖子的温暖,他的心脏紧压着她的前胸跃动,他的心跳,他的心跳,他的心跳,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的温暖,他的气息,还有他自己。

  越/南让自己放松地沉浸在中/国的怀抱里。她闭上眼睛,沉浸于此刻的极乐。什么都不存在了。除了她,中/国,还有这个通往庭院的小窗台,什么都不存在了。

  中/国深吸了口气,在她耳边轻声细语道:

        “王耀。” 

  越/南因震惊睁大了眼睛。她又将它们缓缓闭上,享受着那一刻的信任和幸福,启唇对自己吐出了那两个字,王耀。 

  现在轮到她了。越/南全神贯注,在中/国耳边低语她的名字。 

  “玲。” 

  中/国在心中默念着她的名字;她感到他的下巴从她肩上移开了,然后是再一次的接吻,她的脊背因这愉悦而颤抖起来。然后他们分开,中/国把他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鼻尖微微掠过。 

  中/国温柔地向她微笑,他温暖的琥珀色眼睛里溢满了情愫。 

  “......谢谢......” 

  他眨了眨眼,显得很惊讶。“为什么会这么说,玲?”  

  越/南为他用名字称呼而感到快乐。 

  想到过去几个小时发生的事,她热泪盈眶。“我……我……”

  当她趴在中/国身上哭泣时,泪水溢出了她的眼眶。他紧紧地环着她,在她哭泣的时候低声安慰着。 

  过了一会儿,泪水止住了流淌,越/南看向中/国的眼睛: 

  “……为一切……”越/南轻吻他的面颊。中/国把手探向她的后脑勺,支撑着她,让她更靠近自己。 

  “我爱你,王耀……” 

  中/国收紧了胳膊。 

  “……我也爱你……” 

  越/南珍惜他的温暖,他吻她的唇的感觉,他的心脏在她胸膛上跃动的感觉。


===

  你能所知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去爱,并且得到回报。


                            The End

今天也想吃麻辣香锅

10年的本子。无授权渣翻,侵删。

P 1-4为耀越。 P 5为本子封面。

无授权侵删

请勿转出乐乎

10年的本子。无授权渣翻,侵删。

P 1-4为耀越。 P 5为本子封面。

无授权侵删

请勿转出乐乎

今天也想吃麻辣香锅

10年的一个本子,自扫自译,无授权。

P6实际上是P4,不知道为什么修改不成功😭

渣翻轻喷。

P1-6是耀越的部分。P7为本子封面。

无授权侵删

请勿转出乐乎

10年的一个本子,自扫自译,无授权。

P6实际上是P4,不知道为什么修改不成功😭

渣翻轻喷。

P1-6是耀越的部分。P7为本子封面。

无授权侵删

请勿转出乐乎

呆萌神🐱

窥(算是莲花簪的一个小番外前传吧)

阮氏玲来到中。国,卸完了货之后刚准备回家,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便顺路走了这个城市cbd里的那家健身房,从自己的情报得到的王耀时间表显示他应该待会儿会在这进行例常的训练

她有点好奇他会做些什么样的项目,比起以前体格又增强了些许没,对自己来说或许有些参考价值也说不定?

阮氏玲走到前台,才随意地询问了下这家健身房的若干个训练项目和计划,准备拿起几个传单看看没过多久就瞥见王耀正要进来走了,她瞄了下时间,他今天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

她压低了帽子背过头去,他没有注意到她,她索性放下传单咬了咬牙交了钱买了入场券,偷偷追了过去并跟踪着王耀,找准了一个颇隐避的地方找好一个角度远远隔着玻璃观测着他的一举一动。...

阮氏玲来到中。国,卸完了货之后刚准备回家,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便顺路走了这个城市cbd里的那家健身房,从自己的情报得到的王耀时间表显示他应该待会儿会在这进行例常的训练

她有点好奇他会做些什么样的项目,比起以前体格又增强了些许没,对自己来说或许有些参考价值也说不定?

阮氏玲走到前台,才随意地询问了下这家健身房的若干个训练项目和计划,准备拿起几个传单看看没过多久就瞥见王耀正要进来走了,她瞄了下时间,他今天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

她压低了帽子背过头去,他没有注意到她,她索性放下传单咬了咬牙交了钱买了入场券,偷偷追了过去并跟踪着王耀,找准了一个颇隐避的地方找好一个角度远远隔着玻璃观测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他随意地挽着头发,在几套有氧热身后脱了上衣便开始力量练习了,慢慢由轻到重

这其实不是她第一次暗中观察王耀了,以前也这样过,他从前并没有现在这样的时间跑去什么健身房,那段时间只能常见到他整天在工地里做苦力,被扬起的建筑灰尘弄得灰头土脸篷头垢面的,连午餐都只能吃冷的,因为没有办法热隔夜的冷饭,只能独自默默地坐在脚手架上快速解决。

他昔日的弟弟妹妹们那时大多不太瞧得起他,只有阮氏玲会稍微注意到他的努力,因为她也得面对这种境况,她虽然警惕他,抱怨他,但却无法无视他。

也不知他这么卖力什么时候是个头呢,阮氏玲不敢想太多,因为他一天不停下来,她也不敢松懈半刻。

如今他居然还能有进健身房的时间了,算是熬出了一半的头吧,阮氏玲想。

过了好一会儿,王耀看来打算暂时停止强度最大的无氧训练歇息会儿,他弯下腰双手扶膝,努力平缓自己的呼吸,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和脸颊落在地上,有些则顺着他胸膛肌肉的线条淌过浸湿了他的皮肤。

他应该是没有使用药物和激素的,只是想让自己的力量更大些,阮氏玲判断,因为他的力量进步神速,但肌肉看起来并不大,只是比较紧实而已。

这也好。。。。亚洲女性的话,还是比较欣赏肌肉看起来不是那么大块的吧。。。

阮氏玲看得发起呆来,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严重失态,面红耳赤的她马上迫使自己回神

她想起她还有任务,要记住他所有训练的布奏然后回参考他,不过王耀突然往这边看过来了,几乎要和她四目相对,她惊慌失措地转身避开落地玻璃,避免正面面对他暴露自己,平息了下自己呼吸后,她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了,虽然不确定王耀是否真发现了她但为了保险便跑到前台拿走了所有的计划表匆忙离开了

---------------------------

虽然因为中途的离开不知道今天王耀的全部训练步奏,不过凭着记忆结合自己拿来的这些所有计划表一对比参考下也能猜得出个大概了

她打算把他做过的事情也做一遍,虽然对于她来说强度还太大,她没坚持多久就不得不停下来了

那就干脆减半吧,适当地减少一些强度,以后慢慢加强好了。

我也不能太落后吧。她想

内轮羽多野
一个月前的儿童画果然还是自己的...

一个月前的儿童画
果然还是自己的画风自己最喜欢啊——
小孩子真可爱啊——

但我是个勒啬,唉

一个月前的儿童画
果然还是自己的画风自己最喜欢啊——
小孩子真可爱啊——

但我是个勒啬,唉

北极 宓子

[梅与莲]赠我以花

之前说要给越姐生日写文但是因为开学没能赶上,怎么说呢,还是很抱歉,所以赶了篇梅与莲

有矫情有ooc,百合无差

――――――――――――――――――

林晓梅初来的时候水土不服吃了不少苦,简单来说就是发烧吐得昏天黑地,完了床上一躺脑子里回马灯似的过家乡的风景,好像下一秒就要魂回故里。

反正脑子里就是嗡嗡地响,深刻地疼,没受过这等待遇在家里被宠坏的娇小姐眼泪汪汪地咬手帕,心里想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受罪。

她本来想赌气考个国外好大学飞越大江大海和大洋,最后实力不允许,心也一软,飞机票直接折成半张,飞到越南就下了降。

最后就在河内待了下来,连说话都要重新学。

未免太过委屈。

她心想着,扯...

之前说要给越姐生日写文但是因为开学没能赶上,怎么说呢,还是很抱歉,所以赶了篇梅与莲

有矫情有ooc,百合无差

――――――――――――――――――

林晓梅初来的时候水土不服吃了不少苦,简单来说就是发烧吐得昏天黑地,完了床上一躺脑子里回马灯似的过家乡的风景,好像下一秒就要魂回故里。

反正脑子里就是嗡嗡地响,深刻地疼,没受过这等待遇在家里被宠坏的娇小姐眼泪汪汪地咬手帕,心里想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受罪。

她本来想赌气考个国外好大学飞越大江大海和大洋,最后实力不允许,心也一软,飞机票直接折成半张,飞到越南就下了降。

最后就在河内待了下来,连说话都要重新学。

未免太过委屈。

她心想着,扯着哭腔先学了撒娇的言语,用来对付房东小姐的铁石心肠,以多骗上几颗糖。房东小姐还是太年轻几个回合就着了道,末了垂头丧气地看着她得意地炫耀舌尖上半化的水果糖,好冲淡良药的苦味。

但没心没肺如林晓梅还是有苦恼的时候,那就是喝药喝得嘴里没味,她瞧着房东小姐端着咖啡气定神闲嘴角噙着笑,不免气闷。

“我也要~”

“这不行,你是病人。”

“切。”

这个字倒是全球通用,阮氏玲听了笑容更盛。她从来老实比不得这古灵精怪的异乡少女,偶尔这么捉弄赢一次,倒是滋味不错。

越南漫长的雨季五月为始,雨丝在那时便长满了阁楼暖黄的窗。





林晓梅落地一片嘈杂景象,到了这里大字不识一个的人没头苍蝇似的乱转,突然看见一片不合时宜的花在街角开得热烈。

她大约那时就已经开始头昏脑胀,就这样直直走了过去,走的执着而莫名。

花丛中的人起身,满脸诧异地看着她。

眉眼温柔啊。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嘴里塞着温度计,口腔里弥漫着苦味,惊恐地爬起来看见坐在床边发呆的人,转过头来盯着她。

“Chinese?”

“.....Yes.”

大概这就到了女孩的极限,对方苦恼地皱眉思考了片刻翻找来一本词典。

自然是英文的。

林晓梅就这么愣愣地失了警惕心,让对方抓住指尖点到冰冷的纸张上,落得生涩的字眼。

房东。

需要。

那自然是很好,她忙不迭地点头顺带抽回发烫的手指,结果被对方不依不饶地抓住手腕,缓慢地在颤抖的掌心的划下别的什么意味。

那不是自己所知晓的语言。她满腹疑惑看着对方认真的脸,楼阁上已近黄昏点起暖意的光,年轻女孩的目光单纯,林晓梅却觉得说不出来的,觉得温柔。

明明不是多绝色的脸,却突然堵住了娇气小姐无处安放的小小脾气。

她只觉得心颤,发烫的意味从指尖,流淌至耳尖。

N A M E

原来如此。

她的名字,从此刻在她的掌纹。







烧退后她想了想自己这么蹭吃蹭喝待了好几天这情分用钱还不太好,于是撸起袖子开始做起了不要钱兼职的赔本买卖。房东小姐表情复杂地盯了她好一阵,终于点头许可。

她帮身高矮自己一些的房东小姐搬动花盆晒晒太阳,闲暇之余咬着笔盖背新语言的语法单词,背得头痛就眼神飘忽到一旁核对账目的她身上,那人无意识地卷着头发,长发盘起来,有几缕偷偷地落下来。

她几乎就要伸出手去,却在瞬间清醒,突兀地收回来。

然而对方还是感受到手带过的风,回头,对她笑。

她喊了她的名字,用了中国语,轻轻柔柔,让林晓梅觉得自己名字从所未有的好听。

梅。

这片土地上从来没有的花,此刻想要永远扎根在这里。






林晓梅什么都有。

她生得漂亮,性格大方,母亲爱父亲惯还有几个宠的不得了的哥哥,所以她任性,有自己小小的骄傲,无可厚非,只增加多点可爱。

那时候漂亮女孩都喜欢花,就如花丛总伴着蝴蝶,林晓梅也不例外,甚至爱屋及乌,对一个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的人,一见钟情。

她数了又数,101朵,幻想着那是自己的,高兴地在床上打滚。

那个人是一个花店的老板,自然而然地比她大不少。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跑去告白,告诉家人她要和他在一起,听信哄人的话半夜收拾行装淋着雨跑去敲花店的门,没有人在,也没有挡雨的伞。

她失魂落魄地上了开往机场的车,落地不久咨询台的小姐接跑过来送毛巾,末了小心翼翼地问她下大雨飞机都延误了要不要改签,林晓梅愣愣,然后笑着说不了。

她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学会长大,好面对亲人,好认清自己。

她爱的不是那个人,只是那束花,因为阳光太明媚,所以她不小心就迷了眼。

林晓梅下了飞机进了城市,好多的咖啡店好多的花店,她带着仍有的小小别扭不喜欢那些各色的玫瑰,突然看见一处街角开满温柔的色彩,黑头发的女孩俯身起身,她就在她的目光中走向她。

满世界都是花,只有她一个人在那里,比花好看。






玲仍然在那里忙碌,林晓梅忽然就忍不住想起一首诗。

如果可以/ 当然让你永远尝着蜂蜜糖/ 拿着风铃草/ 站在象牙塔/ 光明正大晒月亮

“小梅,今天辛苦你了。”

话题不对,她警惕起来。“我是义务劳动,我很有原则的。”

那人便笑起来说好,反手抽出一枝花递过来。林晓梅瞪眼,却还是不争气地伸手接过来。

父母亲都是很爱花的人,林晓梅亦然,因此她读了这么多年书,也许知识什么的写不下来几个,花语倒是可以倒背如流。

花语平时自然没什么用的,家人们对她的爱好头疼无比却也无可奈何,便由她去了,她便记着记着,直到今日,只有两次派上用场,一次是她莫名的初恋,还有一次,便是这时。

店里那么多香水百合,她给她的是开在中央的风铃草,那么漂亮。

她在那瞬间想,那么可不可以自以为是地觉得想法成真,但是看看对方的面庞,忽然又觉得,来日方长。

慢慢也好。

“谢谢你,送我花。”

人间是什么东西/ 我看也不要看










―――――――番外―――――

玲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从小老师这样说,母亲这样说,只有父亲摇摇头,说还不够。

还不够?可是她哪里都有好好听话,放弃文学,她认真勤恳地学习科学,考最好的大学,纵使她从来快乐过。

她一生唯二的任性,一次是偷偷抄了一本的没有名气的诗,全是有关花的美好句子,父亲发现后愤怒地将它撕碎,她哭着将它们捡到盒子里,第二次是义无反顾地放弃一切开一个花店,她从小的梦想,父亲沉默了很久终于点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花。

后来她知道了,因为她遇见了一个人,她一下子就想起那些诗,那最温柔,她抄的最认真的诗,曾歪歪扭扭地待在封面。

我的院子里有四万万朵玫瑰花

每天清晨 我捧一本书坐在院子里

路过的路人都会称赞我的玫瑰 也有想要折去一两朵的

我通通不理不睬

直到有一天你来 笑眼眯成月牙 问我 看的什么书啊

我就知道 这四万万玫瑰花

统统是你的

―――――――――――――――――

科普和矫正:

1.越南有梅花,不过她们的梅花都是那种金色的,和我们的红梅不一样

2.101朵玫瑰:永恒的爱

风铃草:温柔的爱

3.文章中所出现诗歌均来自网络,非原创

银吞

“看看你的周围,”女人伏在地上,半边脸颊埋在泥淖里,雨水密密沥沥地打下来,汇成小小的一洼后自她秀气的鼻梁滑下。

她急促地呼吸着,睫毛翕动的瞬间显出其上絮碎的水迹,透过眼睫看她的目光是一片迷濛。阿尔蹲在一旁,女人的气息也不过针那么细弱,空气一针一针地刺入她的肺里,血液随雨洇湿衣料,再像烟雾般弥散在积水中。

“高温,潮湿,瘴气,还有瘴气一样的贫病,我们什么没有?”她吃力地转动乌黑眼珠,笑容还轻巧,“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连这些都能忍受,还有什么不能失去?”

阿尔听不下去了。他抽出刀锋刺入女人的喉咙,那具身体剧烈抽搐过一刹,身体的主人陷入了短暂的休眠。

他站起身,沉默地抹掉面庞上的雨水,手心一片不辨色泽的污渍...

“看看你的周围,”女人伏在地上,半边脸颊埋在泥淖里,雨水密密沥沥地打下来,汇成小小的一洼后自她秀气的鼻梁滑下。

她急促地呼吸着,睫毛翕动的瞬间显出其上絮碎的水迹,透过眼睫看她的目光是一片迷濛。阿尔蹲在一旁,女人的气息也不过针那么细弱,空气一针一针地刺入她的肺里,血液随雨洇湿衣料,再像烟雾般弥散在积水中。

“高温,潮湿,瘴气,还有瘴气一样的贫病,我们什么没有?”她吃力地转动乌黑眼珠,笑容还轻巧,“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连这些都能忍受,还有什么不能失去?”

阿尔听不下去了。他抽出刀锋刺入女人的喉咙,那具身体剧烈抽搐过一刹,身体的主人陷入了短暂的休眠。

他站起身,沉默地抹掉面庞上的雨水,手心一片不辨色泽的污渍。他想起那个被自己视若师长的人。基尔伯特的手腕上铐着枷锁,红瞳纯粹而平静:“我一直在问自己,到了非战争不可的时候了吗?”

“他输过一次,现在你也输掉了啊。”十余年后基尔伯特帮伊万拍了拍衣袍后的尘土,叹口气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