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阮籍

10818浏览    410参与
春霖秋雨

漫谈 忘川风华录 竹林间

漫谈 忘川风华录 竹林间
写在前面:感谢大佬的帮助(后加的
先说好:竹林间写的不是很好,这个曲风也不是很妙,这是忘川这几首歌中我最喜欢的题材,却是我认为能排垫底的作品(自然和谁唱没有关系,写得好的东西让罗大佑的破锣嗓子唱都能超神,野百合也有春天,皇后大道东,写的不好的让华健学友来也没用,就是这样的道理。
【举杯坐饮放歌竹林间 清风拂面悄然拨动初弦,便推开烦恼与尘喧 便还是当时的少年】
清风拂面拨动初弦来自阮籍咏怀: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后面似乎就没有了,还是当时的少年我认为不需要硬安一个典故,如果诸位想看,b站up主消亡的pieta写了,不敢恭...

漫谈 忘川风华录 竹林间
写在前面:感谢大佬的帮助(后加的
先说好:竹林间写的不是很好,这个曲风也不是很妙,这是忘川这几首歌中我最喜欢的题材,却是我认为能排垫底的作品(自然和谁唱没有关系,写得好的东西让罗大佑的破锣嗓子唱都能超神,野百合也有春天,皇后大道东,写的不好的让华健学友来也没用,就是这样的道理。
【举杯坐饮放歌竹林间 清风拂面悄然拨动初弦,便推开烦恼与尘喧 便还是当时的少年】
清风拂面拨动初弦来自阮籍咏怀: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后面似乎就没有了,还是当时的少年我认为不需要硬安一个典故,如果诸位想看,b站up主消亡的pieta写了,不敢恭维(不是写的不好,但是典故讲解的目的应该是要弄明白在讲的什么而不是任何一个可能是典故的地方就安上去,比如重重叠叠的醉眼就不需要典故或者说者可以是一个大典故。
那么,为什么竹林间收到我这样的评价呢?
第一,整个填词都在宣言的是淡忘了世间,清风击节,月下授琴,庄生,竹影,玄远,淡忘时间,这是什么?很抱歉阮籍和嵇康都绝不只是这样的人,魏晋风度也绝不仅仅是七个同志一起在竹林里玩耍,魏晋时代的名士都是经历过大的悲痛和动荡的,他们的放荡,风度和纯真或许是遗世独立的,但这不代表他们会这样直接摒弃世界与山水为伴,他们都是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希望一展宏图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或许是政治的黑暗或许是其他的什么而壮志难酬,这样的他们才开始思考人生和万物的规律,而据说竹林间还写阮籍,如果真的写阮籍,那就继续扣分。阮籍的人生是很痛苦的。
之前的人物志写阮籍就让我考虑了很久迟迟不敢动笔,当时还想着阮籍写完了去写嵇康,结果阮籍那篇日暮穷途写的那叫一个烂,烂到我自己都忘了有那篇文章。而阮籍都无法把控,嵇康有何从谈起呢?一提竹林七贤嵇叔夜的大名就赫然摆在眼前,自然,有人会说:你自己就是个dd还评价别人?这话不能这么说,我是写不好,但是我评价一个烤箱不行我还得自己发热烤东西吗?诚然,竹林间比一般的很多填词都要好,自然比我强太多,但是他的对手是忘川的其他选手。
魏晋风度复杂,难懂,甚至到了矛盾的地步,绝不仅仅是一种感情,比如王戎。
王戎给我们最为熟知的,是雅俗共赏,当然作为竹林七贤之一这位爷绝对在玄学和清谈上的能力不容小觑,阮籍就这样说:濬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不如共阿戎谈,可是这个阿戎却也是出了名的吝啬鬼,注意啊,严监生那是编的,王戎可是活的。官至司徒那可是三公之一,却竟然一毛不拔,这不俗吗?此外,王戎和他的爱人感情已经到给历史留下成语的地步:卿卿我我。
难道那些名士真的只有那样空泛的雅致和山水竹林吗?
很明显不是,山涛也雅俗共赏,而且似乎也不被其他的名士排挤,自然有人搬出来与山巨源绝交书要反驳,但是这确实只是做给司马当局看的,这之后嵇康走之前还和自己的儿子说:有巨源伯伯在,你是不会成为孤儿的。
嵇康被杀,向秀就马上站队到司马集团的队伍里。
自然,嵇康绝对也不是在竹林里喝酒长啸嗑药扪虱而谈的人,如果不关心国事天下事,嵇康不会成为魏晋风度的精神领袖。又有名士作风又关心国家大事的,诸葛亮算一个。
语文课老师总是喜欢甩词,什么魏晋风度盛唐气象,拜托,谁能正常的解释出魏晋风度?语文老师或许可以可人家希望我们自己渐悟,那没辙了,整个年级可能就只有几个人能真的去读书并且理解魏晋风度(自然没我,兄弟我就一个写文的。
再插一句,名士风流和出仕为官一点也不冲突,东晋四大执政王导,桓温,谢安,庾亮,都可称为名士,这几位清谈也都是一把好手。同样的名士风流甚至可以做皇帝,东晋皇帝司马昱也是算作魏晋风度代表人物之一的,那就更别去说官至三公的王戎,就连王羲之也跑去变成王右军了嘛,谢安甚至游山玩水之后抓回来出仕打出了淝水之战的胜利把差点完蛋的东晋悬崖勒马。可见名士也能做官,而这几位做官的名士都仅仅是为了站队保命吗?显然不是,这可见魏晋的名士绝对是有理想的。
嵇康的儿子嵇绍还是一代忠臣。
说回魏晋风度。
首先,魏晋风度要的是自由,人格的独立,气度的宏大,视野的开阔,自我陶冶和自我陶醉(来自易中天老师)风流倜傥,卓尔不群,有理想有抱负,再说一遍,这不代表魏晋的名士就是一群整天高谈阔论胸无大志喝酒嗑药扪虱而谈不说人话整天发酒疯的一帮人,名士有名士的做派,首先要是士,名士,最后成为名士风流和英雄本色。
易中天老师讲魏晋是由英雄和名士缔造的,前一种人缔造时代的版图和时代的政权,第二种人缔造时代的风气和精神,于是我们就需要知道魏晋时代风度是什么。
同样的,最简单的概括魏晋风度就是:真实,自由而漂亮的活着。
真实就是真性情,不去约束自己的天性追求美好,请看刘伶,这位仁兄好酒大家都知道的,他最大的发言就是:醉后何妨死便埋,这可谓真性情,也足够真实。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里。嵇康公然拿官场开涮说什么自己懒床不能早起,不喜欢看公文,公堂上要正襟危坐不能扪虱而谈,加上后面的吕氏兄弟案,嵇康就被抓了起来。
自然,被抓的主要原因还是得罪了钟会。
事件不需要赘述只谈一点,当时钟会想交给嵇康的是学术论文,探讨的似乎是司马家的士族地主和曹魏的庶族地主道路的问题,作为嵇康是支持曹魏的,大多数的名士都是这样,只是嵇康明确表示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不嬉皮笑脸。结果就是司马昭决定动手。
动手的那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知道出了太阳,奏罢一曲广陵绝弦,嵇康赴死。
嵇康为了自己人格的独立选择赴死,而阮籍就只能借酒浇愁。
之所以说竹林间写的不太好,很大的原因就在它没有表达出魏晋风度的核心思想即不羁且漂亮的活着,也没有表现出在那样一个大背景下名士的内心挣扎,衣冠南渡五胡入华中原逐鹿,在这样一个时代之下是拿起还是放下对每个名士都有很大的震荡。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考虑自己如何活,挣扎,孤独,无依,羁绊,彷徨,战栗,名士心中不应该缺少的这些东西都没有被表现出来而只是浅显的讲逃避,请问他们这算是逃避吗?
也许吧,也许。
弥天大网笼罩着世界,没有谁可以展翅飞翔
【放了萦思且濯缨清泉 披襟送来春风扫了喧阗,拨捻起复苏的时节 翩翩淡忘了是何年】
萦思来自吴文英,我们介绍过,念碎劈芳心,萦思千缕;赠将幽素,偷剪重云。濯缨还是那个沧浪之水来的,我们在讲沧浪这个意向的时候介绍过,楚辞的词汇。拨捻应该都是弹琴时的动作,就像是轻拢慢捻抹复挑这样,上来给的意向就是春风复苏这样,直接给整个歌曲带来的就是欢快的基调。
【重重叠叠的醉眼 诞妄了世间,曲曲折折的溪涧 放怀了玄远,水光的潋滟 杯中的皎洁,待一曲清风 邀我击节】
诞妄来自裴铏,无信造作,皆梁朝四公诞妄之词尔。解释是荒诞虚妄,不真实的意思。这里拿着个用实在是没法看懂,可能是为了近似淡忘的音律?不太清楚。溪涧就是山中小溪,只不过强调的是动态美,汉书里写晁错传:上下山阪,出入溪涧,中国之马弗与也(就是那个斩晁错清君侧的晁错。玄远的用法很多,这里可能是玄妙幽远的解释,来自晋书张华传:天道玄远,惟修德以应之耳。水光潋滟晴方好,自然是潋滟的出处,形容水波相连荡漾闪光的样子,击节就是打拍子,著名的用法就是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一曲清风用的很妙,直接写出风的特点甚至还有很好的诗意。
【采薇山阿举杯一饮笑谈间 还记得月下授琴言辞清辨,颤颤巍巍的竹影挑动琴弦 清清缈缈的白发谁似谪仙】
采薇山阿就是嵇康自己写的采薇山阿,散发岩岫。永啸常吟,颐性养寿。竹影挑拨琴弦也是上面一曲清风的用法,清清渺渺的白发不知道在说什么,嵇康走的时候似乎也没有那样形容的白发。谪仙肯定无疑是李白,这样的事情我在步兵那篇文章也干过,世说新语讲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可能就是这样。
【把酒成歌饮不尽清浊人间 醉倒玉山说不尽浊世流连,一梦庄生睥睨浮生万千 一曲广陵世间听天下妄言】
玉山就是山涛形容嵇康来的,如果醉倒就是玉山之将崩,这就是魏晋时代的美学。以玉比人,卫玠就号称璧人,潘岳,庾亮,夏侯玄各个颜值没的说,在魏晋如果长得不够帅甚至办不成事,当然,这条规定对于英雄除外。
对,我说的就是曹操。
明公当年自惭形秽让崔琰扮成魏王去迎接匈奴使者,结果是事后使者说:魏王仪表堂堂,可身边的捉刀人(明公)才是真的英雄。
自然,王敦桓温也不可能好看到哪去,不过自然,这二位爷肯定都是英雄。如果不是东晋阻挠,可能就没有五胡什么事情了(开玩笑的)。
睥睨出自淮南子,斜眼看表示不尊重,过者莫不左右睥睨而掩鼻。一梦庄生可以算是大典故了吧,庄生晓梦迷蝴蝶,庄周做梦这个事情已经成了传统用来描述梦幻的事情。浮生这样的词就是庄子和道家专用,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浮生如何如梦之梦这个事情已经讨论过,广陵就是广陵散,已经失传。自然是因为司马昭把嵇叔夜做了嵇康也没有传给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笑傲江湖和沧海一声笑。
【又在三月悄然竹林间 枝头露珠沾湿了旧琴弦,一杯心事都在心田 月色偏偏清辉一片】
一杯心事都在新田是来自王戎与嵇康居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表示嵇康处事不惊。还是想说一下b站的那个典故文章,真的没必要去硬塞典故,有的写的可以说完全不够匹配,不过能找到那么多自然也是大佬。
清辉我们之前讨论过,皎洁的月光。
【穷途独驾饮一杯天地盛筵 击节放歌时延揽清风袖间,竹影簌簌难掩映青衫翩跹 浊酒尚温饮未尽醉卧樽前】
穷途独驾就是阮籍的专利,穷途而哭的他的发泄方式,大醉是他的抒怀醉卧樽前可能是人生何处似樽前?不太清楚,还有一段副歌没接上来是我的问题,那个尊前的青眼是说阮籍喜欢翻白眼,籍又能为青白眼。之后玄言讲的是阮籍谨慎只谈空玄之言。
【把酒成歌饮不尽清浊人间 醉倒玉山说不尽浊世流连,一梦庄生睥睨浮生万千 一曲广陵世间听天下妄言】
结束了。这是历史上最为矛盾的年代,记得我曾经写过:醒似一梦南柯,醉似万种悲哀。还有一个填词:
日暮穷途泪沾衣,委心劝表加九锡,大醉一场除祸弊,觞仰起,竖子英雄皆忘记。
山水清妙竹林间,亦真亦幻如飞霰,荆路前尘无处辩 ,踯躅中,浮生若梦却非梦。
也是在这个天下,江山易主,中原逐鹿,五胡入华,衣冠南渡,有人闻鸡起舞中流击楫却郁郁而亡,有人心猿意马,心中所想路人皆知,正是这样一个时代,自由,风度,理想从来没有如此的清晰于名士眼前。
山水竹林之间或许又能听到一曲广陵,拿起还是放下,
叔夜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琴声之中,天地为之低昂。

春霖秋雨于京
2020.3.27 am09:07
后:中规中矩,就是这样,100粉计划课可能没机会了,不过想问下大佬们有没有经历过在老福特上有人说要转载文章给稿费的事情,方便说一下吗
希望大家喜欢。
祝大家身体健康,再见。

慎青

超级可爱的「黄泉花」,文很短,求康康QAQ

<黄泉有花,引路为魂>

        黄泉花不高兴了,她听路过的亡魂说,竟然有个和她只颜色不同的曼珠沙华。

  黄泉花觉得,和她撞花瓣就算了,这个曼珠沙华还是她最讨厌的白色。哎,惨白惨白的,哪里好看嘛。

  黄泉花,也就是曼陀罗华,觉得自己的颜色最好看。很漂亮,很耀眼的红。

  于是小黄泉就去和路过的亡魂打听,曼珠沙华在哪,她要去看看,究竟谁好看。

  亡魂告诉小黄泉,曼珠沙华在佛门。

  于是一直懒洋洋的黄泉花,出了地府,去了人间的佛门。

  可小黄泉去了才发现,自己被骗了,根本没看到...

<黄泉有花,引路为魂>

        黄泉花不高兴了,她听路过的亡魂说,竟然有个和她只颜色不同的曼珠沙华。

  黄泉花觉得,和她撞花瓣就算了,这个曼珠沙华还是她最讨厌的白色。哎,惨白惨白的,哪里好看嘛。

  黄泉花,也就是曼陀罗华,觉得自己的颜色最好看。很漂亮,很耀眼的红。

  于是小黄泉就去和路过的亡魂打听,曼珠沙华在哪,她要去看看,究竟谁好看。

  亡魂告诉小黄泉,曼珠沙华在佛门。

  于是一直懒洋洋的黄泉花,出了地府,去了人间的佛门。

  可小黄泉去了才发现,自己被骗了,根本没看到曼珠沙华的影子。而且,她出寺庙时,惊了。

  自己漂漂亮亮的红衣,竟然变成了白衣。

  小黄泉很不高兴,比先前还不高兴,她施法想变回自己的红衣,但法术失效了,没用。

  小黄泉似有所感,抬起头,看着街上的行人,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小黄泉观察了一会儿,发出感叹。

  咿,这里的男人还擦香粉。

  不过好像还有其他不对。他们好像,大多往一个方向涌,而且很多都是青衫书生。

  小黄泉上前问了个书生,大致知道了个始末。

  原来是有个叫嵇叔夜的,为人正直,清雅高傲。文采出众,通晓音律,又善绘丹青。结果被人陷害,要杀头了。

  三千太学生联名请愿,想要让叔夜去太学执教,以此释放叔夜。但没成功,只好来看叔夜最后一眼了。

  小黄泉听完很气,这么好的人,怎么可以死。

  小黄泉跟随人流,来到刑场时,呆住了。这男人长得太好看了,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傀峨若玉山之将崩。

  小黄泉还想再凑近一点,但突然头痛起来。下一刻,发现自己的魂魄,竟入了邢台之上的一把琴。

  邢台上的男人,神态自若,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无可比拟。他仿若看不见手腕上的镣铐,纵情弹着他的琴。

  琴声传遍刑场,原本喧闹的人群霎时安静。直至一曲终了,弦断,人不归。

  “《广陵散》于今绝矣。”

  血染瑶琴,小黄泉变回人形,隐于众人间。

  她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悲意,无着无落的。而她的衣袖,在无察觉中,染上一抹殷红。

  小黄泉正欲离开,又是头痛,魂魄又附在了,场上一人腰间的酒葫芦上。

  那人长得也是极好看的,但与叔夜的清正不同,更给人放荡不羁之感。

  他离开刑场后,回到家,便没命的喝酒,一坛坛的。这让小黄泉怀疑,他腰间挂的酒葫芦只是装饰品,毕竟那么小个葫芦根本不够喝。

  这人除了爱喝酒,还爱驾车,是那种让牛车随便跑的驾车方式。

  这让小黄泉胆战心惊,生怕一个没注意,这葫芦就被抖下来摔成渣渣。但当日薄西山,牛车缓缓停下,那人放声大哭时。小黄泉又觉得宁愿在驾车时颠簸,也不想看到这人这么伤心的样子。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小黄泉大致了解了这个时代,以及这人叫阮嗣宗。

  直至有天,嗣宗家中来了个使者,说是要让嗣宗写什么加九锡的《劝进表》。嗣宗开始不应使者,后使者来催,便边喝酒边写了。

  小黄泉隐约觉得,那是对嗣宗不好的东西。拼命叫着,让嗣宗别写,但旁人都听不到她的声音。

  直至使者走后,嗣宗似自言自语,说着,“我不惧他人言,我只愿真实。”

  小黄泉平静下来,只觉说不出话来。

  一两个月后,嗣宗饮着酒,忽然就咳出血来。血将葫芦染后了,殷红,恰似小黄泉衣袖上增多的殷红。

  那人咳完血,望着未饮尽的酒坛,终于摆脱穷途末路了。

  丧礼那天,白绫铺满屋子,小黄泉在嗣宗死时没哭,这时反倒哭了。她不知为何哭,就是想哭。

  而她的魂魄,也随着他人听不见的人哭声,移至场上一人的玉佩上了……

  尝遍世间悲苦,小黄泉的白衣终于染尽殷红。

  她一步步走回地府,地府的亡魂侧头,看着这个明艳红衣的女子。那些面孔中,有小黄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

  小黄泉却不再看他们,只专心走着路,她躺进那开得热烈的黄泉花海。那些花开得热烈,开得耀眼,殷红的花瓣似染上陈血。

  她忽然间,不再那么喜欢这个颜色了。

  就这样吧,小黄泉闭上眼,又陷入了沉睡。希望下次醒来,自己不要又忘了所有,不要又傻傻地去人间。


参考《世说新语》

商拾三

【国风文学】818魏晋名士那些事儿(1)

想到哪写到哪,有不明cp出没,混乱邪恶。

直说想要头像框和达人,活动之后会在子博备份。


————————————————————

01 竹林七贤那些人

      《世说新语》任诞篇记载: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大意是说,河南人阮籍,安徽人嵇康和另...

想到哪写到哪,有不明cp出没,混乱邪恶。

直说想要头像框和达人,活动之后会在子博备份。


————————————————————

01 竹林七贤那些人

      《世说新语》任诞篇记载: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

      大意是说,河南人阮籍,安徽人嵇康和另一个河南人山涛,他们年纪差不多,嵇康年纪稍小一点。和他们志同道合一起玩耍的,还有安徽人刘伶,阮籍的侄子阮咸,山涛的同县老乡向秀,和山东人王戎。

      这样一看,感觉竹林七贤的地域分布是河南和安徽两省分庭抗礼,唯独多了个山东的王戎和他们格格不入。事实上竹林七贤本就是以嵇阮山为核心聚集而成的小团体,但诸位请注意,这个山东的王戎,那不是一般的王戎,那可是琅琊王氏的王戎啊!

      琅琊王氏,晋代四大门阀之首,鼎盛时期能和司马氏(两晋国姓)并称为“王与马,共天下”的王家,刘禹锡《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里的王家;老祖宗是统一六国的第一功臣王翦,和王戎平辈的有他的从弟王衍、大将军王敦、东晋丞相王导,“书圣”王羲之是王导的堂侄。

      不过琅琊王氏是个大家族,而王戎和王导虽然是同辈,但年纪上已经相差了42岁。但王戎已经是竹林七贤中年纪最小的,甚至比阮籍的侄子阮咸还要略小一点,年纪最长的山涛比他大29岁,拉他入伙的阮籍也比他大24岁,是真真正正的忘年交。

 

 

02 阮籍与王戎

      阮籍和王戎看起来并不是一路人,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阮籍放浪形骸,但却小心谨慎,“口不臧否人物”;而王戎简要沉着,对当世人物的评论却一针见血,而在七贤各奔东西之后,他们也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后世多评阮籍佯狂避世,对他总是唏嘘赞赏,提到王戎却常加贬斥,说他这人贪吝,又苟合权贵。

      这里且先不提二人是是非非,毕竟年轻时的阮、王二人,也是有一段“蜜月期”的:《晋书·王戎传》载阮籍原先与王戎的父亲共同任职尚书郎,王戎当时十五岁,跟着老爹去上班,阮籍每次来找王浑,没说几句就站起了去找王戎,聊到很晚才出来,阮籍是个放浪形骸的耿直boy,竟然直接跟王浑说:“浚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

      浚冲是王戎的表字,你这个做爹爹的根本赶不上你儿子,我和你说话,还不如去找你儿子。关于这段的故事的记载在很多文本里都能找得到,而其中阮籍无一例外地将王戎唤作“阿戎”,这个亲切,这个宠爱,你品、你细品。

      两人的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和谐,传世记载还有王戎二十岁的时候拜访阮籍,当时在座的还有阮籍的好朋友刘公荣,阮籍:“偶有二斗美酒,当与君共饮,彼公荣者无预焉。”

      翻译过来就是,我有两斗酒,咱俩喝,不给他。

      阮籍这个人嗜酒如命,因为听说步兵校尉府上有美酒三百斛(一斛十斗),立刻就给皇帝上书说要当这个官,对酒的吝啬程度就好像鲁迅先生对萨琪玛,这会儿两斗酒能分王戎一半——你接着品。

      不过后来阮籍和王戎关系很微妙,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为王戎风评不是很好,因为他这个人挺抠门,《世说新语》俭啬篇一共只有九条,讲王戎的有四个,做的最绝的一件事就是侄子结婚随份子,只送了一件单衣服,人家结完婚又要了回来。

      竹林七贤集会,王戎来晚了,阮籍就嘲讽王戎:“俗物已复来败人意!”(排调篇)

      不过阮籍一般就是这个处事风格,放浪形骸惯了,他不熟不喜欢的人还懒得开口,《世说新语》的任诞篇就是阮籍的主场,一共五十四篇,阮籍独占其九,也是本篇之首。估计着王戎从十五岁就认识阮籍,太知道这人得怎么顺着捋,要是低头认错没准才真会讨人嫌,所以一点没生气:“王笑曰: ‘卿辈意亦复可败邪? ’ ”

      合着你们这些高雅的人兴致,能是被我一个俗物败坏的嘛。

 

 

03 王戎的才华

      纵观整个《世说新语》,王戎绝对是臧否人物最一针见血的:(赏誉篇)

      王戎目山巨源:“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

      王戎目阮文业:“清伦有鉴识,汉元以来未有此人。”

      王戎评王衍:“太尉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外物。”

      《晋书·王戎》记载:“戎有人伦鉴识,尝目山涛如璞玉浑金,人皆钦其宝,莫知名其器;王衍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表物。谓裴拙于用长,荀勗工于用短,陈道宁糸畟糸畟如束长竿。族弟敦有高名,戎恶之。敦每候戎,辄托疾不见。敦后果为逆乱。其鉴尝先见如此。

 

 

04 小评

      个人感觉阮籍和王戎,某种程度上是殊途同归。

      阮籍身不由己,佯狂避世和穷途之哭一者是自我保全,一者是忧生之嗟,他在放浪和谨慎之间的夹缝里如履薄冰,给人看的都是假象,唯有八十二首咏怀诗字字句句都是痛苦辗转;王戎更通透,于是选择放下身段妥协,做一个世人眼中所不齿的小人,其实也不过是在乱世中所选取的一种自保手段罢了,甚至正因为这种不齿,反倒让自己活得更加痛快和富足(王戎实在京城首富)。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乱世求生,不过如此而已。

 


源清

这是一本书上嵇康还有阮籍的人设图!我爱了啊!我想安利这本书

这是一本书上嵇康还有阮籍的人设图!我爱了啊!我想安利这本书

醺_无偿接词

阮籍同人词

弦弄流水轻响傲然笑对风霜

轻推兰桨寒雨探窗

眉峰眼狭长恣意扇底微摇晃

夜来空城孤荒新棺葬新家娘

觞中酒映垂眼悲凉

相逢在乱岗落花断柔肠 

红袖绝香旧迹昏黄

幽梦藏星稀云茫浊酒两缸 

千算万算梦醒匆忙

深冬寒梅香白衣轻系雪落屋梁


素琴铮铮作响指划成章似兵戈相撞

清风乱皱江上明月话凄凉

北林鸟鸣四方孤影彷徨忧思独心上

春至时还是温润如玉少年郎


饮马策鞭忽访有醇酒名远扬

天下风流醉醒一场

可闻红衣娘轻催付酒债银两

落笔阙旨渊放抬眸名响四方

出世无为又有何妨

怎料那时却故友笑轻狂

难知我心情意渐凉

旧梦葬星稀云茫浊酒两缸

茕茕孑立...

弦弄流水轻响傲然笑对风霜

轻推兰桨寒雨探窗

眉峰眼狭长恣意扇底微摇晃

夜来空城孤荒新棺葬新家娘

觞中酒映垂眼悲凉

相逢在乱岗落花断柔肠 

红袖绝香旧迹昏黄

幽梦藏星稀云茫浊酒两缸 

千算万算梦醒匆忙

深冬寒梅香白衣轻系雪落屋梁


素琴铮铮作响指划成章似兵戈相撞

清风乱皱江上明月话凄凉

北林鸟鸣四方孤影彷徨忧思独心上

春至时还是温润如玉少年郎


饮马策鞭忽访有醇酒名远扬

天下风流醉醒一场

可闻红衣娘轻催付酒债银两

落笔阙旨渊放抬眸名响四方

出世无为又有何妨

怎料那时却故友笑轻狂

难知我心情意渐凉

旧梦葬星稀云茫浊酒两缸

茕茕孑立独自怅惘

烽火燃天光江山更迭一梦黄粱


独酬独倡芳草断肠心浮逐影南向

高楼怅望何时还乡孤心难忘

千丈瑞光远陵危廊金鞍玉勒无双

雪飞炎海化清凉恨难亡


暗淡深渊独往劝进新皇鲜血阶后藏

山川郁乎苍苍淡泊了过往

迷离浑浊目光酒尽空缸嘶哑声清唱

竹叶尽凋亡何时再与君叙畅


(根据《栖凰》翻填的)


三 涧

阮步兵来了

画的很爽 _(:)」∠)_

阮步兵来了

画的很爽 _(:)」∠)_

岷峨烛茫

天寒梦泽深

#一些零碎的片段,死亡以后的某个瞬间。

#cp为嵇阮、李杜及二苏,不当之处请见谅。

•阮先生与他梦里的亡魂

“我倒是想陪你一壶酒。”

复而又说,可惜酒太冷,只能陪你最后一盅了。

不若一酒换一梦,终不算亏欠。

他梦里的亡魂惦记着三更的冷酒。

你说你多傻啊,明明什么都清楚。

那不叫玉碎,嵇叔夜,石存瓦全。

何其不甘啊。

诗意流淌,蕴出泪来。

待到春明,待到寒枯花暖,绯夏蝉鸣,再赴一次山阳罢。

你知我余生所愿。

——不过再见你一面。


•长安驿站的某个老人

 君问长安何处?

 你且望那少年,踏碎盛唐三千里明月。需得一壶浊酒,浇醉千般愁绪作了锦绣诗...

#一些零碎的片段,死亡以后的某个瞬间。

#cp为嵇阮、李杜及二苏,不当之处请见谅。

•阮先生与他梦里的亡魂

“我倒是想陪你一壶酒。”

复而又说,可惜酒太冷,只能陪你最后一盅了。

不若一酒换一梦,终不算亏欠。

他梦里的亡魂惦记着三更的冷酒。

你说你多傻啊,明明什么都清楚。

那不叫玉碎,嵇叔夜,石存瓦全。

何其不甘啊。

诗意流淌,蕴出泪来。

待到春明,待到寒枯花暖,绯夏蝉鸣,再赴一次山阳罢。

你知我余生所愿。

——不过再见你一面。


•长安驿站的某个老人

 君问长安何处?

 你且望那少年,踏碎盛唐三千里明月。需得一壶浊酒,浇醉千般愁绪作了锦绣诗章。

 若见他啊一去不返一路风霜,替我一句此行珍重。

 若他尚且记得洛阳小友……

 罢了。

 长安太大,小心失了路。


•一封未曾寄出的家书

 辙顿首。

 初五日,雪甚可喜,复查公生前书信。雪急扑朔,忽见旧地渑池。辙与兄寒灯相对,同床夜雨听萧瑟。公言今宦游相别之日浅,而异时退休相从之日长,未料梦醒需得半生。

 辙方知是梦,唯恍恍不堪之态。然几欲诉得衷肠,却见眉山千里春暖,庭中小儿并坐。

 又闻学堂稚子愚钝,口出鄙俚之词:

 有客高吟拥鼻。

 ——“无人共吃馒头。”


 【你终知这烟火人间不过一梦】

果壳生姜
/ “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

/


“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

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


“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

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婉儿

灰姑娘子上和王子元姬哈哈哈哈哈


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画哈哈哈哈

灰姑娘子上和王子元姬哈哈哈哈哈


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画哈哈哈哈

基酒非酒

28-嵇康和他的朋友们

嵇康将自己的两篇得意之作,《养生论》和《答难养生论》的pdf文件,上传到了“竹林七贤”群。

阮籍:写得真好,感动

刘伶:很有道理,收藏了!


第二天。

阮籍:昨晚上喝了半斤,媳妇儿说我夜里非要给我闺女数完天上的星星,唉,今天可头疼死了

刘伶:你这点酒量还好意思说,我喝完了,满天星都是我家天花板上的彩灯!


于是嵇康默默退出了群聊,并拨通了刘伶媳妇的电话。

嵇康将自己的两篇得意之作,《养生论》和《答难养生论》的pdf文件,上传到了“竹林七贤”群。

阮籍:写得真好,感动

刘伶:很有道理,收藏了!


第二天。

阮籍:昨晚上喝了半斤,媳妇儿说我夜里非要给我闺女数完天上的星星,唉,今天可头疼死了

刘伶:你这点酒量还好意思说,我喝完了,满天星都是我家天花板上的彩灯!


于是嵇康默默退出了群聊,并拨通了刘伶媳妇的电话。

白娘不是白娘子

看完魏晋有美男过后的脑内小剧场

慕容冲:作为皇子,难道我会像耽美小说男主一样爱上把我当娈童的人吗?绝无可能

韩子高:作为将军,难道我会像耽美小说男主一样和上司搞基吗?绝无可能

潘安:作为美男,难道我就会当个渣男吗?绝无可能

高长恭:作为北齐高家的人,难道我就一定是神经病吗?绝无可能

何晏:作为男子,难道我就不许穿女装吗?绝无可能

嵇康:作为爱豆,难道我就必须回应粉丝吗?绝无可能

阮籍:作为高冷型爱酒人士,难道我会接受主公的指婚吗?绝无可能

王献之:作为王羲之的儿子,难道我的字就注定比他差吗?绝无可能

PS:王献之的tag打不下了……

PPS:有错的话请指正,谢谢(゚⊿゚)ツ

慕容冲:作为皇子,难道我会像耽美小说男主一样爱上把我当娈童的人吗?绝无可能

韩子高:作为将军,难道我会像耽美小说男主一样和上司搞基吗?绝无可能

潘安:作为美男,难道我就会当个渣男吗?绝无可能

高长恭:作为北齐高家的人,难道我就一定是神经病吗?绝无可能

何晏:作为男子,难道我就不许穿女装吗?绝无可能

嵇康:作为爱豆,难道我就必须回应粉丝吗?绝无可能

阮籍:作为高冷型爱酒人士,难道我会接受主公的指婚吗?绝无可能

王献之:作为王羲之的儿子,难道我的字就注定比他差吗?绝无可能

PS:王献之的tag打不下了……

PPS:有错的话请指正,谢谢(゚⊿゚)ツ

Mersiyue

【嵇康X阮籍】别

*私设嵇康赴刑前夜私会阮籍

*仍然很短


入夜。


嵇康急匆匆地穿林,月光斑驳,他却无暇顾及,踩了树影,步履愈来愈急。


他怀里还揣着琴,是当年在山中寻长啸的阮籍时,途中巧遇的一位樵夫赠予的。他与那樵夫交谈甚欢,大到庄周之道小到养生食俗,二人观念都颇为契合。樵夫归家取了古琴,执意赠予他。嵇康推辞不过,方收下与阮籍下山。


阮籍的木屋依稀可见,嵇康呼吸已然紊乱,却仍急促地向前。他仿佛听见阮籍轻笑着唤叔夜,邀他进屋,又仿佛看到清举的身影立于屋前,等他到来。


夜深。


阮籍未闩门,心底仍存一丝希望。


他斜卧榻上,端...

*私设嵇康赴刑前夜私会阮籍

*仍然很短





入夜。



嵇康急匆匆地穿林,月光斑驳,他却无暇顾及,踩了树影,步履愈来愈急。



他怀里还揣着琴,是当年在山中寻长啸的阮籍时,途中巧遇的一位樵夫赠予的。他与那樵夫交谈甚欢,大到庄周之道小到养生食俗,二人观念都颇为契合。樵夫归家取了古琴,执意赠予他。嵇康推辞不过,方收下与阮籍下山。




阮籍的木屋依稀可见,嵇康呼吸已然紊乱,却仍急促地向前。他仿佛听见阮籍轻笑着唤叔夜,邀他进屋,又仿佛看到清举的身影立于屋前,等他到来。






夜深。



阮籍未闩门,心底仍存一丝希望。



他斜卧榻上,端了酒,一口一口呷。他想,世人皆道他阮步兵清高孤傲,倒还有更甚于他的嵇中散。



脚步声愈发清晰,阮籍本以为已然做好万全的思想准备,苦心堆砌成的坚固城墙却还是在嵇康推门而进的一瞬分崩离析。




“叔夜……”他猛然站起,声音都在颤。



嵇康未答,只是一下一下喘着粗气。“你可是一路奔来的?”阮籍讶然询问,扶了嵇康坐定。



阮籍倒了杯酒,却不放于桌上,端了递于嵇康眼前。嵇康缓了气,小声答谢,接过酒,一饮而尽。



阮籍便坐他身侧,定定地望他,细细用目光把他的面庞描摹一遍,才注意他脸色苍白异常,眼窝深陷,消瘦了不少。






“叔夜,你许久未来了。”阮籍斟酌着,终是没忍心,如此开口。



“阮兄……”一直低头的嵇康忽然抬首,小心翼翼对上他的目光,“你可知晓?”



“嗯。”阮籍语调依旧沉稳,他答得很快。






明日,是叔夜赴刑之日。


他又怎会不知。






须臾嵇康开口,语调一如往昔,沉着清朗:“阮兄,此生,我已无憾。”



“不攀附权贵,不享受繁华。有良师益友为伴,有忠义清明之举,有琴书诗文之好。”



蓦地又想到什么,竟轻轻叹气,“终有一憾。广陵散,势必将失传矣。”



阮籍默默无言,只是一杯一杯饮酒,嵇康偏头望他,只见他手腕在抖,抖得他思绪也乱了。




泪光闪烁,一行清泪从阮籍眼角悄然而下,他阖了眼,“只是叔夜,你尚且如此年轻……!”




嵇康闻言转眄,起身一手抱了琴,一手牵了阮籍手腕,大了胆叫了句,“嗣宗。”



阮籍梦醒般倏然睁眼,黑色瞳仁旁布了红丝,他也起身,由着嵇康牵他入了竹林。






嵇康静坐,便从第一弦第一音开始,与指间溢出的乐曲相融。他从不弹凄惨之曲,奏哀伤之调,阮籍方觉今日更是铮铮有力,不似向前声。他亦觉月色清朗风也潇肃,涤荡得嵇康愈加风骨。




曲中,阮籍思绪纷杂,忆起他们竹林会友饮酒作诗;想起嵇康树下打铁,树荫翳不了挺拔的身形;念起一同山中长啸;记起众人开怀畅饮,谈天说地,潇洒风流……





曲终,嵇康对阮籍深深作揖。他道,阮兄,明日,你且不要来了。






说完,起身而别。




嵇康背过身,方流下忍了许久的泪来。身后阮籍仿佛用尽了气力,喊道:“叔夜!”他终未回头。他心里一遍遍默念,阮兄,你可要好好活着。







细听,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fin.



叔夜不让嗣宗去是怕他受牵连,还是想让他好好活着。

挽鱼

?语塞。

原图来自百度百科。

侵删。

?语塞。

原图来自百度百科。

侵删。

婉儿
我最近好不正常233333 摩...

我最近好不正常233333

摩的果然比牛车舒服啊

我最近好不正常233333

摩的果然比牛车舒服啊

落泱🍃【被迫断网一月至425】偶尔诈尸

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阮籍《咏怀》

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阮籍《咏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