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阳光正好

12866浏览    3887参与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武警小哥哥x女大学生

“小哥哥!是你呀!”莫梓馨佯装吃惊的样子差点都要骗过自己了。

“还真是你,不是和你说坏人很多吗?怎么就被骗了?缺钱?”顾霖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多少觉得她蠢得可爱,“过来签字把钱取了。”

“也不是...人家想靠自己的努力挣钱,哪知道会被骗啊,啊?现金啊?能不能给我转weixin?你也知道我容易被骗,现金估计更容易被骗走。”莫梓馨推脱不想签字。

顾霖却没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看得透透的,“不想要?”

“转账好不好?不是有困难找警察吗?”莫梓馨撒娇的拉过他的袖子昂着小脑袋看着他。

“扫我吧。”顾霖划开自己的手机屏幕调出二维码,莫梓馨立即撒开手掏出手机扫了扫他的二维码。

按捺...

“小哥哥!是你呀!”莫梓馨佯装吃惊的样子差点都要骗过自己了。

“还真是你,不是和你说坏人很多吗?怎么就被骗了?缺钱?”顾霖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多少觉得她蠢得可爱,“过来签字把钱取了。”

“也不是...人家想靠自己的努力挣钱,哪知道会被骗啊,啊?现金啊?能不能给我转weixin?你也知道我容易被骗,现金估计更容易被骗走。”莫梓馨推脱不想签字。

顾霖却没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她看得透透的,“不想要?”

“转账好不好?不是有困难找警察吗?”莫梓馨撒娇的拉过他的袖子昂着小脑袋看着他。

“扫我吧。”顾霖划开自己的手机屏幕调出二维码,莫梓馨立即撒开手掏出手机扫了扫他的二维码。

按捺不住的笑意在她的脸上肆意蔓延,顾霖看着她的样子莫名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要说之前莫梓馨有多想舔狗,这会就轮到顾霖了,原本被她的城市实习,结束后就被派到邻市工作。他的工作性质并不稳定,什么时候能休息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还有突如其来的出警任务更是手机说关就关。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这是莫梓馨今天听到的第N次机械的女人声,“社么垃圾男朋友!今天七夕耶!人都不见了!”气得她趴在宿舍的床上捶胸顿足,空荡荡的宿舍就她一个人,明明自己才是唯一一个有男朋友的,结果却更像单身狗,宿友们都组队去隔壁学校联谊了。

“悦悦!你有活动吗?”莫梓馨只能去找闺蜜了。

“今天情人节耶,你找我?你的小哥哥呢?”

“别提那个渣男!道貌岸然伪君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莫梓馨也就敢在闺蜜面前说他坏话,见面怂得跟个小鸡仔一样,一改刚认识那会的嚣张,那都拜顾霖的铁砂掌所赐。

“走!我们去酒吧嗨一晚!”

“我没听错吧?酒吧?他不是不让你去吗?”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的确自从和顾霖一起,莫梓馨收敛了许多,外表文文静静的完全看不出她在酒吧舞池里能有多妖娆。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顾霖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眉头紧锁,明明才九点钟,这小妮子不可能睡这么早。自己好不容易忙完任务就马不停蹄赶过来想陪她过情人节,毕竟她在自己面前念叨了好几天。

顾霖赶紧给她的闺蜜悦悦打电话,巧的是对面也传来了一样的声音,他赶紧联系之前的同事询问了几个她们学校附近的酒吧名字。

“找你女朋友?刚我看到UN那有个女生和她很像,但是那舞姿娴熟的样子应该不是她吧。”

“谢了,我马上过去。”

 

顾霖一走进UN就被舞台上那个两个蹦跶得嗨翻天的小姑娘吸引住,齐逼短裤下包裹的翘臀,及腰的长发随着她在空摆动,性感的舞姿让人挪不开眼,这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还能是谁?别人可能看不透她,但是自己可是把她那扮猪吃老虎的小心思摸得透透的。单手撑着舞台一发力便跳了上去,身手轻盈,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径直往前走,直到走到莫梓馨的跟前停住脚步,“莫梓馨!”

莫梓馨看着隆下来的黑影,一抬眼便看上了自己熟悉的脸庞,举止轻浮指着他的胸膛大声喊道,“渣男!你不是消失了吗?”

顾霖脸色早就黑得乌云密布了,根本不想再和她争论什么,拦腰将她抱起来,莫梓馨挣扎得要下来,周围的人开始围了上来,不让他走,音乐也在这时安静下来,“你谁啊?没看到别人不乐意吗?”

“我是她男朋友!”

“你说是就是了?”

顾霖没再出声,后面上来了一众保镖拦住那群人,空出一条道,抱着莫梓馨往外走,快到门口却发现悦悦还愣在原地,“还不走?”

悦悦小碎步追了上来,“顾霖哥...你?”

“不要告诉她,他们会送你回学校,别乱跑了。”说完便带着莫梓馨上了车,顾霖隐藏了自己二代身份,要不是今天急着找她怕是不会动用家里的力量。

 

“唔...”莫梓馨双手捂着太阳穴揉了揉,睁开惺忪的眼,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心头一惊,掀起被子一看衣服呢?怎么没了?该不会?不敢再想下去了,但心里的答案已经在她的脸上显现出来,红红的眼眶低声抽泣很是让人心疼,不知所措的呆坐着。

“哭?还有脸哭?”听见自己熟悉的身后猛然回头,便看到顾霖单手拿着浴巾擦湿法,莫梓馨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找到了停靠点,跳下床扑进他的怀里。

顾霖将她扯了出来,“如果昨晚不是我来得早,你都不知道在哪哭了,我说没说过不准去酒吧?说没说过不准喝酒?”

“呜呜呜...说...过。”

“收声!不准哭了!”顾霖严肃的目光看得她心里发毛,马上把哭声收了下来,一抽一抽的胸腔幅度渐小,却还是控制不住泪腺。

赤裸着身子光着脚丫踩在木地板上,耷拉着脑袋脚趾不安分的随意踩着空气。

顾霖放下手中的毛巾,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武装皮带对折在空气中用力甩了一下,“呼!”划破风间令人寒颤,莫梓馨的身体不自觉的发颤,“我错了...哥哥...不要。”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tter一样


小姐妹冲!

rain.童

阳光穿过云层,少女的乌托邦也在随之消失


家人们,今天的阳光真的好好,拍出来也是真的好看

彩蛋是拍的一张夕阳🌇,超级好看,粉色的

阳光穿过云层,少女的乌托邦也在随之消失



家人们,今天的阳光真的好好,拍出来也是真的好看

彩蛋是拍的一张夕阳🌇,超级好看,粉色的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19章 马鞍上挨打

程可解开侧边的纽扣拉链拉到一半,小裙子就自己掉到地上了,上身剪裁良好面料柔软的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从上至下解开。

 墨子昱走向前拉着她往暗室走,按在高高的马鞍上脚不着地,脚尖要用力去够才能点到地面,完全没有安全感让人心里有些发慌。

“呜呜呜...子昱哥,我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要拿出认错的态度来。”墨子昱把她的手压在马鞍腿上“咔”扣上手环,脚腕被分腿器固定在两边,“别乱动,越动越宽。”

程可当然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现在的姿势,“哥哥...轻点。”

“可以哭,但不能大喊大叫,我也不想再听到你多说一句废话,好好反省。”墨子昱脸色冷得铁青,要是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一准......

程可解开侧边的纽扣拉链拉到一半,小裙子就自己掉到地上了,上身剪裁良好面料柔软的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从上至下解开。

 墨子昱走向前拉着她往暗室走,按在高高的马鞍上脚不着地,脚尖要用力去够才能点到地面,完全没有安全感让人心里有些发慌。

“呜呜呜...子昱哥,我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要拿出认错的态度来。”墨子昱把她的手压在马鞍腿上“咔”扣上手环,脚腕被分腿器固定在两边,“别乱动,越动越宽。”

程可当然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现在的姿势,“哥哥...轻点。”

“可以哭,但不能大喊大叫,我也不想再听到你多说一句废话,好好反省。”墨子昱脸色冷得铁青,要是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一准也被吓得腿软。

藤条在他手上反出光泽,被打磨光滑的藤条上没有一根多余的毛刺,确认再上不会伤到她后抵到她的大腿上,轻轻挥弹引得程可精神紧绷,“放松。”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后面的放不上来,小姐妹快冲!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18章 逃课还离家出走 胆大包天

即便程可的身份隐藏得再好,上次墨子昱带着人去张总办公室抓人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走漏了风声,现在整个Z市上流社会都知道这个程可和墨子昱关系匪浅,以至于温家不知道在哪打听到了程可还知道她和温一帆是同学。


温父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子,又端起架子,“在学校要和同学搞好关系,听说你们班的程可身份不一般?”

拿着摩托帽准备出门的温一帆神色向下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温一帆对程可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欣赏,她身上的不卑不亢,冷艳的让人挪不开眼。

人往往在不了解一个人只能从她的表面上体现的那一面去展开联想,但实际是如何,也许无从得知。

就比如现在的程可光着腚坐在高脚登上吃饭,一边...

即便程可的身份隐藏得再好,上次墨子昱带着人去张总办公室抓人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走漏了风声,现在整个Z市上流社会都知道这个程可和墨子昱关系匪浅,以至于温家不知道在哪打听到了程可还知道她和温一帆是同学。

 

温父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子,又端起架子,“在学校要和同学搞好关系,听说你们班的程可身份不一般?”

拿着摩托帽准备出门的温一帆神色向下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温一帆对程可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欣赏,她身上的不卑不亢,冷艳的让人挪不开眼。

人往往在不了解一个人只能从她的表面上体现的那一面去展开联想,但实际是如何,也许无从得知。

就比如现在的程可光着腚坐在高脚登上吃饭,一边忍受身下的疼痛,一边忍受墨子昱的凌冽的眼神。

“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好了?还敢跑?”

“我...没有。”

 

事情是这样的,开学没多久后程可虽然不太喜欢温一帆,但是后来接触下来发现他人还是不错的,没有什么坏心眼,好几次收留她们俩到一个小组完成作业。

“总感觉你好像生活的很压抑?如果有我能帮忙的随时开口。”恰逢独处的时候温一帆来了这么一句,程可眼皮一跳,怎么和上次那个美人计那么像?

“好吃好喝好住,有什么压抑的?”程可便转身出去了,留下温一帆一个人,他的目光深邃,盯着不远处的那片湖,眼底多了份笃定。

 

“程同学,你的绘画这么差!你看看你画的这是什么?花不像花,鸟不像鸟。”教授指着她的画数落得一无是处。

程可心里肠子都悔青了,要不是因为想要好好搞钱,怕墨子昱送的珍品挑不出最贵的来亏大了,自己也不会去学珠宝鉴定,这个课竟然还有绘画基础课,真的让她头疼的不止一点半点。

“还有!半个学期过去了,你逃了多少节?别以为你让别人给你喊到我就不知道了。”

程可低着头看着教授茶杯上漂浮的茶叶不禁在想,这茶闻着也不香下次去墨子昱藏室顺点出来贿赂一下这个老头子好了,一想到这嘴角情不自禁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程可!程可!”教授看着她这幅样子就来气,“不要以为家里有点钱就了不起了!把你家长叫过来!”

“老师...老师,别生气嘛,我其实是个孤儿,没有家长。”程可一听叫家长立刻回过神来,这都多大了还叫家长,都18成年了。

教授摆了摆手,“别扯这些,监护人有吧?不叫人过来你以后就不用上我的课了,我教不了你。”

程可意识到玩脱了这会,“您别生气,我现在就叫。”说完便赶紧出门打电话。

“徐律,有空吗?过来学校一趟?”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现在不在Z市,飞回去估计也要两三个小时,要不我让助理先过去?他还在Z市。”徐律皱着眉,心里盘算了所有的可能性。

“啊不用不用,也没大事,我自己可以解决。”说完就挂了电话。

“少主夫人,少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让您在这等着。”墨兰面色如常站她身旁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你通知他了?”

墨兰直接了当的否认,“我没有,可能是刚才教导主任路过听到了什么吧,我看到他在路过办公室还站在这趴门听墙角。”

“那你在这等一会他,我先去个洗手间。”程可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再不跑被墨子昱逮到怕是屁屁都打烂,毕竟自己和墨兰串通好了逃课去公司办公。

急匆匆的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把手机关机了,一个没留神迎面撞上了人,一抬头就看到温一帆,“怎么了?这么急?”

“没事。”说完赶紧就溜了,生怕这人察觉到什么,毕竟保持距离做同学挺好的,再进一步也是没法信任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不容易跑到校门口拦了一辆的士就催促他赶紧开车,“小姐,你去哪?”

“机场!”

“好嘞!”师傅油门一踩便加速往前开。

 

风程仆仆出现在教授办公室门前的墨子昱看着墨兰一个人眉头微皱,“程可呢?”

“去洗手间了。”墨兰恭敬的回话,脑袋微垂。

“多久了?”墨子昱似乎觉察到什么,“进去看看。”

墨兰赶紧往洗手间的方向跑过去,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哪里有程可的身影,墨子昱等在门口听到了他怀疑的点,“少主夫人不在里面。”

“找!马上去!”

这会哪还顾得上在办公室气得发恼的教授,墨子昱拨通了凌风,“马上定位程可。”

“已经同步发您手机上了。”

墨子昱看着手机上的红点越来越临近机场,火冒三丈,压了压胸口的怒火吩咐了一句,“安排人过去,带回公馆。”气定凝神的敲开了教授的门。

 

“您好!我是程可的家长。”墨子昱向前礼仪周正的伸出手,教授看着眼前这位仪表堂堂的年轻人,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让人不由来的生畏。

“你就是程可的家长?这么年轻?”

“我是她的未婚夫,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了。”

“这样呀,那我和你说,你可得好好管管她,这都其中了三分之二的课都没来上,还有给她补补绘画课吧。”

“好的,还麻烦老师您费心了。”

教授苦口婆心劝着墨子昱要好好说教说教程可,一边劝一边数落她。

墨子昱架子都快碎在地底下了,何轩站在一旁看得有些心疼,少主何曾如此谦卑,都怪这个少主夫人!都这么大了还逃课,逃课就算了还被发现,大学还被叫家长,这会还敢跑。

墨子昱一再保证一定会严加管教才从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她回到公馆没?”

“已经到了。”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这章有拍!

明天更下一章!

小姐妹冲!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75章 SP剧本定制小镇 集体受罚小腿(中)

这章内容走在边缘了

发不上来

小姐妹快冲!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这章内容走在边缘了

发不上来

小姐妹快冲!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买麦子
傍晚的阳光正好从你身后照过来,...

傍晚的阳光正好从你身后照过来,清风吹动你摇曳生姿,我刚好从旁边经过,恰巧目睹了你倾城的容貌。

傍晚的阳光正好从你身后照过来,清风吹动你摇曳生姿,我刚好从旁边经过,恰巧目睹了你倾城的容貌。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74章 SP订制剧本小镇(上)

L君没有回答她,递给她一本手册,里面是关于这次人物设定的背景和需要遵守的相关规定,这两天洛洛的身份是家里独宠的军阀大小姐,父母忙得几乎不着家,所以才安排了家庭教师管教她,但前面的家庭教师都被她调皮捣蛋的个性气走了。

一路上的洛洛都在看手册上的内容,要想好好玩自然是要不按常理出牌,实在是太合适brat,几乎就是为brat设计的游乐园。


“没想到我们还能一起上学!”王晴坐在位置上笑得整个人都往后仰了,苏毓拉着洛洛的小手,“洛洛!你上学那会是不是很多人追?这也太清纯了吧!”

“哈哈哈哈...我这个个性谁能追得动我?”洛洛上学那会天不怕地不怕,有多爱玩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早恋自然是...

L君没有回答她,递给她一本手册,里面是关于这次人物设定的背景和需要遵守的相关规定,这两天洛洛的身份是家里独宠的军阀大小姐,父母忙得几乎不着家,所以才安排了家庭教师管教她,但前面的家庭教师都被她调皮捣蛋的个性气走了。

一路上的洛洛都在看手册上的内容,要想好好玩自然是要不按常理出牌,实在是太合适brat,几乎就是为brat设计的游乐园。

 

“没想到我们还能一起上学!”王晴坐在位置上笑得整个人都往后仰了,苏毓拉着洛洛的小手,“洛洛!你上学那会是不是很多人追?这也太清纯了吧!”

“哈哈哈哈...我这个个性谁能追得动我?”洛洛上学那会天不怕地不怕,有多爱玩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早恋自然是没那么心思的。

“安静安静!有必要提醒你们,这是女校,对礼节尤为在意,女孩们紧实点你们的屁屁!”小学弟端着老师的架子,奶奶的一点也不吓人,洛洛和苏毓差点就笑出声,也就王晴还巴拉了一下她们俩,“你们俩认真点。”明显这三个女孩完全没入戏,“违反课堂纪律,责罚30下,家长执行。”这是才注意到课室后面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助教NPC,在宽大的本子上记录下事情原委和责罚事项。

三人面面相觑,表情在这一刻也凝结住了,正襟危坐的看着站在讲台上的小学弟,哪里还敢造次不把他放眼里。

“呵,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现在!全员跪在桌子上,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小学弟发出命令后她们三,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起身,似乎谁先动谁最掉面子那般暗暗较劲。

“你们还剩10秒准备,晚了可能就不是这么简单了,10.9...”王晴知道小学弟说的是真的,这会哪还顾得上面不面子,赶紧起身,踩着凳子跪到桌子上,双手握拳举过头顶。

苏毓和洛洛见状,紧随其后乖乖服从命令,但脸上依然写满了不服和傲气。

五分钟不到几人的手已经酸得有些软,洛洛趁着小学弟低下头看通讯器时把手放下缓了一秒又赶紧举起来。

课室后面目睹一切的助教应声响起,“许妍洛,违规偷懒加罚5下。”恰巧L君就此时已经站到教室门口了,听到这句话对上洛洛那惊慌失措的眼神。

“还记得我早上怎么说的吗?希望不会收到老师的任何投诉,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跪在桌子上吗?”L君直勾勾的看着洛洛,语气不怒而威,让她紧张得心里有些发慌,但更多的是觉得羞耻,周围有外人,还有平时的好朋友,要让自己怎么承认错误?这也太羞耻了吧,洛洛犹豫不决,紧紧咬着下唇不愿吱声。

“现在是连认错都不会了吗?”L君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洛洛害怕的往后缩,眼看着失去平衡要跌落到地上时L君一把将她扛到肩膀上,“啪啪啪啪...”巴掌落在裙子上,洛洛挣扎着要下来,春光乍现间露出纯白色的内内,小学弟和助教的礼貌性的别过脸,苏毓和王晴两人见到小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还是第一次看到L君揍洛洛,颇有几分看戏的意思,差点忘了下一个肯定是自己。

“别打了...别在这可以吗?”洛洛带着哭腔求饶,两只手撰紧了L君背上的西服起了褶皱,猝不及防下一秒她的两条大长腿露到了空气中,立刻脸红得像颗烂番茄,“对不起!我错了...别...”洛洛两只小手拼命往后够却怎么也够不着那个就剩下内内遮掩的小屁屁,别提有多羞了。

“呜呜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在这。”洛洛一点也不像在朋友面前挨揍更不愿让外人瞧见自己的如此隐私的位置。L君其实也只是吓吓她,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的洛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周围已经升起了白色幕布隔绝了其他人...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长更5K+

橙不拉几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青春值得骄傲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青春值得骄傲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57章 大腿面挨了马术鞭

一场会议下来,安安头都大了,明明每一个字都能听懂但偏偏它们连在一起就让她云里雾里了,文档左半边记录下了每个部门的问题点以及会议上的决策,另外半边记录自己听不懂的名词。

把文档发给林愈,赶紧寻了个去洗澡的借口跑了,不用猜都知道自己做的会议记录不符合他的要求。


林愈扫了一眼文档里的扎眼的错别字和那一长串被单个拎出来的专有名词,“呵,这学费算是白交了。”

安安洗完澡披着浴袍小心翼翼走出来,趴在门沿上看张望,耳边突然响起,“找什么?还不过来。”

安安侧过头就看到林愈手执马术鞭靠椅子上直直的看着她,“哥...”带着几分求饶的语气撒着娇。

“过来。”周身的气场全开,安安的小屁屁下...

一场会议下来,安安头都大了,明明每一个字都能听懂但偏偏它们连在一起就让她云里雾里了,文档左半边记录下了每个部门的问题点以及会议上的决策,另外半边记录自己听不懂的名词。

把文档发给林愈,赶紧寻了个去洗澡的借口跑了,不用猜都知道自己做的会议记录不符合他的要求。

 

林愈扫了一眼文档里的扎眼的错别字和那一长串被单个拎出来的专有名词,“呵,这学费算是白交了。”

安安洗完澡披着浴袍小心翼翼走出来,趴在门沿上看张望,耳边突然响起,“找什么?还不过来。”

安安侧过头就看到林愈手执马术鞭靠椅子上直直的看着她,“哥...”带着几分求饶的语气撒着娇。

“过来。”周身的气场全开,安安的小屁屁下意识的绷紧,不敢磨蹭赶紧走到他跟前。

睡袍下两条光溜溜的长腿显得尤为诱人,林愈扫了一眼那让他魂牵梦绕的细腿,身体有些发烫,清了清嗓子,“坐这。”

安安坐在凳子上看着显示器上赫然躺着那份会议记录,被标红的错别字显得尤为刺眼,“开完会什么感受?”

这不是家长检查作业吗?“学海无涯。”

“还有呢?”

“额...学艺不精。”

“你这是学艺不精吗?是不用心吧?小学生都不止于一份报告里这么多错别字,不检查就直接发给我了?能用吗?”林愈的声声质问让安安一下子小脸涨得通红,被明确指出如此低级的错误,作为一个成年人还是一个有工作经验的人,多少有些惭愧。

“还有,旁边这些专业名词上课老师没讲过?”

安安也不敢不回话,即便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的小嘴巴缝上,“嗯...讲过吧。”

“吧?讲没讲过不知道?”

“公司申请破产的流程也不清楚?让你去上学都学了什么?就学会怎么玩了?还是觉得还没到考试,平时就好糊弄了?知识点不清晰也得过且过?等期末再临时抱佛脚?”

一下子直击安安内心深处的那点小秘密了,看着是班长,是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但是像她这样囫囵吞枣的学习状态似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林愈看她成绩好也没发现那么多,现在倒是实战便知真假。

“说话!”林愈稍稍抬高了声音,安安揪着两根小手指吓了一跳,“哥哥...我错了。”

“你是一直这样还是最近这样?”

听到林愈问这样的问题,小脑袋瓜子转得飞快,要是说一直这样就露馅了,要是说最近这样定然怪在她贪玩,似乎都不太好,纠结了好半天都没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

见她走神,林愈甩了一鞭到桌子上,清脆而响亮,“啪!”

抖机灵的一缩,赶忙吐出一个答案,“最近。”

“给你一个小时把错别字改过来,把不会的专业名词弄懂,等会抽查。”说完把马术鞭放在桌子上,进了浴室。

 

时间紧迫的安安改完报告后赶紧将左右的专业名词词义搜了出来,理解记忆,不断在脑海里搜索老师提到的关键点。

“时间到,起来站到对面。”林愈单手撑着桌子俯下身子检查她修改后的会议记录。

“有三点没记录到,谁去跟进新开在H市酒店的项目?”安安惊慌失措,完全想不起来刚才开会提到了这个。林愈见她一脸懵的模样又问道,“人脸识别现在有什么问题?”

“唔...”

“刚才开会走神了?”

“对不起...”

“上课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没有没有!”赶忙否认,安安心里默念打算也不愿摊上林愈这样的老板了,可他又是自己的家长,偏偏还以这种方式来检查学习情况,真的让人触不及防。

又抽了一轮专业名词,前面几个还能对答如流,后面就开始支支吾吾磕磕巴巴的想要糊弄过去,越是如此,林愈问得越刁钻。

“你觉得自己学得怎么样?”此刻的安安感觉自己像极了当初被他带在身边还的实习生,她内里的那点长年累月的骄傲在此刻显得如此嘲讽,羞得不吱声。

 

林愈似乎有着极好的耐心等着她,好半天才见眼前的小人的嘴里吐出几个字来,“不怎么样...”

“是老师没教好还是我没教好?”林愈也不恼,这个答案意料之中。

“是我自己没认真学,哥哥...对不起。”以前从来就没有人管过安安学习,毕竟在老师和长辈眼里她都是一个好学生,好孩子,带着学霸滤镜似乎都忽略了她其中的学习过程。

“为什么不认真学?”

“呜呜呜...”直逼安安面对她内心最原始的劣根性,“不要问了好不好?你要打就打...”感觉自己似乎被他看得一干二净,羞耻的脚趾抓地。

“收起你那点眼泪,我要打就打?”林愈气得发笑,原本只是想让她面对自己心底里那点偷懒的小毛病,没想真的教训她,哪知她这般态度。

“好!坐到桌子上”安安服从他的命令坐在桌子上,林愈执着马术鞭掀起她的睡袍落到两旁。

“双手举过头顶,握拳。”安安有些茫然,这是要打哪?顾不得那么多,只能乖乖按他说的双手握拳举过头顶。

 

眼睁睁的看着马术鞭落在了大腿上,马上映出一道红,“啊!”

“啪!”又一下,安安本能的用手去揉着大腿面上的红印子,“呜呜呜...疼!”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小柚子
阳光正好,今天你微笑了吗,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差哦
阳光正好,今天你微笑了吗,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差哦
一个小朋友🍭

【纪实】小朋友和先生的日常(15)

我猜你们都睡了,那我来更文吧!大晚上的聊点什么呢?聊聊工具怎么样Ծ ̮ Ծ


和先生逛体育用品店的时候,他拉着我径直走向登山棍,拿起一个还甩手比划了一下说“这个不错,以后家里放一个,还能加长,站远点也能打”

小朋友内心:以后又要多扔一个工具了▼_▼


我想扔工具,一直都想,虽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到了,但不妨碍我想扔了它们。曾经甚至偷偷藏起来过,结果就是:在先生的凝视下自己找出来,选出其中一个工具交给先生,然后趴在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之后再痛哭流涕的挨一顿手板


现在依然想扔工具的小朋友:我们好久没用工具了吧?扔了吧!

先生疑惑:怎么了,想买新的吗?

疯狂摆...

我猜你们都睡了,那我来更文吧!大晚上的聊点什么呢?聊聊工具怎么样Ծ ̮ Ծ


和先生逛体育用品店的时候,他拉着我径直走向登山棍,拿起一个还甩手比划了一下说“这个不错,以后家里放一个,还能加长,站远点也能打”

小朋友内心:以后又要多扔一个工具了▼_▼


我想扔工具,一直都想,虽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到了,但不妨碍我想扔了它们。曾经甚至偷偷藏起来过,结果就是:在先生的凝视下自己找出来,选出其中一个工具交给先生,然后趴在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之后再痛哭流涕的挨一顿手板


现在依然想扔工具的小朋友:我们好久没用工具了吧?扔了吧!

先生疑惑:怎么了,想买新的吗?

疯狂摆手:不是不是,反正好久没用了以后也用不到对吧~

先生冷笑:留着吧,就你这作死的样子,早晚用的上


其实先生教育我,从来不拘泥于工具种类。小红,小绿,戒尺,竹板,藤条,热熔胶,数据线,经络拍,腰带,竹拍子,甚至随手能捞起的东西,我都挨过,之前先生还发明过新玩法:凭感觉猜工具

具体玩法是:

步骤一:小朋友(就是可怜的我)平趴,把脸埋在手臂里不能看

步骤二:先生随机挑一个工具,“啪”,我根据痛感猜工具

步骤三:猜对了,换下一个工具

猜错了呢?重复步骤二直到猜对然后换下一个工具ಥ_ಥ


只是先生现在发现,最好用的还是直接上手,方便又高效👍

虽然现在的小朋友不用挨工具了,但是这个游戏可好玩了,真的,保证玩一次再也不想玩下一次的那种,你们快去试试吧(⑉꒦ິ^꒦ິ⑉)


香香香啦
枝桠交叉 阳光斑驳 树叶在发...

 枝桠交叉 阳光斑驳 树叶在发光欸

 枝桠交叉 阳光斑驳 树叶在发光欸

爱喝不加糖的一滴滴

第73章 夹着姜条吃饭还挑食吗?(H)

“好久没见你来了。”烧烤师傅将烤好的食物送上来,“这不想您的手艺就来了嘛。”

 “这么多年了,这小嘴还是这么甜!多吃点哈。”

洛洛被眼前的美食勾得食指大动,撒开荒的吃,就像被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终于得到了满足,别提有多快乐了。

“果然还是吃垃圾让人更加快乐。”小声感慨了一句,手边的手机突然震个不停,洛洛低头一看是L君,小心脏马上提到了嗓子眼,怦怦地跳得飞快,放下手里的烤鸡腿,深深呼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喂,老公。”

“在哪?”

“嗯?啊,我在学校,想着回来找老师聊聊天。”说得底气还挺足,但其中有多虚L君眼睛眯得闪过一道精光。

“哪个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和老师关系这么好?”当...

“好久没见你来了。”烧烤师傅将烤好的食物送上来,“这不想您的手艺就来了嘛。”

 “这么多年了,这小嘴还是这么甜!多吃点哈。”

洛洛被眼前的美食勾得食指大动,撒开荒的吃,就像被压抑了许久的欲望终于得到了满足,别提有多快乐了。

“果然还是吃垃圾让人更加快乐。”小声感慨了一句,手边的手机突然震个不停,洛洛低头一看是L君,小心脏马上提到了嗓子眼,怦怦地跳得飞快,放下手里的烤鸡腿,深深呼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喂,老公。”

“在哪?”

“嗯?啊,我在学校,想着回来找老师聊聊天。”说得底气还挺足,但其中有多虚L君眼睛眯得闪过一道精光。

“哪个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和老师关系这么好?”当初上学那会L君可没少当她家长,在老师面前听她投诉,再三要求L君好好管管她,殊不知洛洛的屁屁可没少因为老师们告状青一块紫一块的,特别是那些女老师,自从知晓洛洛名义上的这位好哥哥帅得令人无法挪开视线起,整个系的女老师像是盯上了她那般。

“总有那么几个的,你下班了?”

“嗯,早点回来,等你吃饭。”L君说完便把电话挂了,对洛洛刚刚那翻说辞还是持有怀疑态度。

 

洛洛囫囵吞枣的把鸡腿吃完,依依不舍看着那根烤全翅,买完单便赶紧往学校外跑。

“赶紧回去,L君到家了。”

一路上洛洛前前后后准备好说辞,猜想着他会问什么问题,要如何回答才能不让他起疑心。

用口喷清新了口气,“哈!”捂着小嘴哈气,仔细检查了一番才放下心来。

 

一走进家门,就看到L君已经坐在饭厅候着了,“过来吃饭。”

“嗯。”乖乖坐到他对面,热腾腾的饭菜应该还他知道洛洛往回走时就放到锅里热了一番,刚刚就已经在烧烤摊上吃了两根火腿肠一个烤鸡腿,心心念念的鸡全翅没吃到,着实可惜,一股脑的只夹眼前那盘黑椒牛肋条。

L君夹了娃娃菜放进她碗里,洛洛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刚想张口拒绝便听到他说:“不准挑食。”

洛洛像只小牛吃草咬着娃娃菜,随便嚼了下便咽下去不想去回味它的味道,“吃饱了,你慢慢吃。”说完便起身想要走。

“坐下,才吃了几口?”说完便又夹了一筷子西洋菜和生菜放到她碗里,洛洛看着绿油油的青菜就头皮发麻,它们说不上多难吃,但比起烧烤来说的确少了些风味,不好吃是真的。

“哥哥...我不饿。”

“坐下。”L君不带温度的吐了两个字,洛洛站着两只小手撑着桌子,手指抵得发白。

“不然让我重复第三遍。”L君微微扬起头看着洛洛,洛洛心力有些发毛,总感觉自己像是要被他看穿了那般,难道是他已经知道了?

还没对视上三秒,洛洛就败下阵来,乖乖做回到座位上,却迟迟不动筷子,L君自顾自的继续吃饭没有理她。

 

直到L君吃完了看着她,她碗里的菜还是一点也没少,起身坐到她旁边,“不想吃?”

“吃饱了。”

“嗯,吃了几根牛肋条一点娃娃菜就饱了?这米饭可一点也没少。”L君漫不经心的陈述事实,“我怎么不知道你胃口这么小?”

洛洛心虚不敢吱声,L君见她如此便问了起来,“刚去哪了?”

“学校。”

“见了哪个老师?”

“莫主任。”

“撒谎”凑巧的是这次动手术的患者的就是莫主任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学校见到他。

“我...”洛洛动了动唇,心里只打鼓。

“想好了再回答。”L君不动声色的威胁让洛洛紧张得额头全是汗。

 

都被点到这个份上了哪里还敢编出新的谎话来,“我...就去吃了点烧烤,真的憋死我了,呜呜呜...忌口了那么久。”

“你忘了为什么吃药了?为什么忌口?挑食还有理了?还觉得委屈你了?”L君冷声呵责。

洛洛不敢吓得不敢吱声,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筷子啪嗒跌落在桌子上。

L君一把扯过她压到膝盖上,半身裙一下子扯落到地上,“啪啪啪啪啪....”


全文在爱发电和海棠上

ID和lofter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